唐故江西观察使武阳公韦公遗爱碑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江西观察使武阳公韦公遗爱碑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录于《樊川文集/卷04》和《全唐文/卷0754

皇帝召丞相延英便殿讲议政事,及于循吏,且称元和中兴之盛,言理人者谁居第一?丞相墀言:“臣尝守土江西,目睹观察使韦丹有大功德被于八州,殁四十年,稚老歌思,如丹尚存。”丞相敏中、丞相植皆曰:“臣知丹之为理,所至人思,江西之政,熟于听闻。”乃命首臣纥干众上丹之功状,联大中三年正月二十日诏书,授史臣尚书司勋员外郎杜牧,曰:“汝为丹序而铭之,以美大其事。”

臣某伏念天宝、建中艰难之馀,根于河北,枝蔓于齐、鲁、梁、蔡。辟为章句书生以蜀叛,锜为宗室老以吴叛。其他高下其目,跂而欲飞者,往往皆是。宪宗皇帝高听古议,广谏益圣,任贤使能,考校法度,号令未出,威先雷霆。十有四年,擒殛凶狠,方行四海,罔不率伏。当是时,凡五征兵,解而复合,仅八周岁,天下晏然,不告劳苦,实以守土多循良吏,而丹居第一。周召伯治人于陕西,召穆公有武功于宣王时,仲尼采《甘棠》、《江汉》之诗,弦而歌之,列于《风》、《雅》。班固叙汉宣帝中兴名臣,言治人者亦首述黄霸、龚遂,次将相下。今下明诏刻丹治效,令得与元和功臣,彰中兴得人之盛,悬于无穷,用古道也。

谨案韦氏自汉丞相贤已降,代有达官,宽有大功于后周,封郧国公。郧公曾孙幼平,为岐州参军;生抱贞,为梓州刺史;生政,为汉州雒县丞,赠右谏议大夫;雒县生武阳公。公字文明,以明《五经》登科,授校书郎、咸阳尉,以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佐张献甫于邠宁府。征为太子舍人,迁起居郎、检校吏部员外郎、侍御史、河阳行军司马。未行,改驾部员外郎。会新罗国以丧来告,且请立君,拜司封郎中、兼御史中丞,章服金紫,吊册其嗣。新罗再以丧告,不果行,改容州经略使,筑州城环十三里。因悉城管内十三州,教种茶麦,多开屯田,黄贼畏服,诏加大中大夫。贞元末,拜河南少尹,连拜检校秘书监,兼御史中丞、郑滑行军司马,皆未至。拜右谏议大夫。

宪宗即位,刘辟以蜀叛,议者欲行贞元故事,请释不诛。公再上疏曰:“今不诛辟,则朝廷可以指臂而使者,惟两京耳,此外而谁不为叛?”因拜剑南东川节度使、兼御史大夫。时刘辟急攻梓州,公至汉中,表言攻急守坚,不可易帅,高崇文客军远鬬,无所资,若与梓州,缀其士心,必能有功。遂召拜晋、慈、隰三州观察使。

不半岁,元和二年二月,拜洪州观察使。洪据章江,上控百越,为一都会。屋居以茅竹为俗,人火之馀,烈日久风,竹戛自焚,小至百家,大至荡空。霖必江溢,燥必火作,水火夹攻,人无固志,倾摇懈怠,不为旬月生产计。公始至任,计口取俸,除去冗事,取公私钱,教人陶瓦,伐山取材,堆叠亿计。人能为屋,取官材瓦,免其半赋,徐责其直,自载酒食,以勉其劳。初若艰勤,日成月就,不二周岁,凡为瓦屋万四千间,楼四千二百间,县市营厩,名为栋宇,无不创为。派湖入江,节以斗门,以走暴涨。辟开广衢,南北七里,荡渫污壅,筑堤三尺,长十二里。堤成明年,江与堤平。凿六百陂塘,灌田一万顷,益劝桑苎,机织广狭,俗所未习,教劝成之。凡三周年,成就生遂,手为目睹,无不如志。

公之为政,去害兴利,机决势去,如孙、吴乘敌,不可当向。辅以经术,仁抚智诱,慈母之心,赤子之欲,求必得之,故人自尽力,所指必就。子产治郑,未及三年,国人尚谤。黄霸治颍川,前后八年,始曰愈治。考二古人行事,与公相次第,不知如何。元和五年薨,年五十八。其铭曰:

章武皇帝,披攘经营。凡十四年,五大征兵。
人不告病,肩于太宁。将相是矣,岂无循良。
考第理行,谁高武阳?武阳所至,为人父母。
于洪之功,洞无前古。洪始有居,水火是苦。
二者夹攻,死无处所。曰天所然,不嗟不诉。
武阳始至,材瓦是聚。公钱不足,以俸为助。
能为居宇,贳贷付与。日载酒肴,如抚稚乳。
不督不程,诱以美语。未二周星,创数万堵。
几半重楼,如《诗》翚羽。锢以长堤,缭四千步。
明年水平,人始歌舞。灾久事巨,一日除去。
灌田万顷,益种桑苎。俗所未有,罔不完具。
寂寥千年,谁守滋土?大中圣人,元和是师。
图赞功劳,武阳岂遗。乃命史臣,刻序碑辞。
宠假武阳,为人慰思。训劝守吏,勉于为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