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江西觀察使武陽公韋公遺愛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唐故江西觀察使武陽公韋公遺愛碑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4》和《全唐文/卷0754

皇帝召丞相延英便殿講議政事,及於循吏,且稱元和中興之盛,言理人者誰居第一?丞相墀言:「臣嘗守土江西,目睹觀察使韋丹有大功德被於八州,歿四十年,稚老歌思,如丹尚存。」丞相敏中、丞相植皆曰:「臣知丹之為理,所至人思,江西之政,熟於聽聞。」乃命首臣紇干眾上丹之功狀,聯大中三年正月二十日詔書,授史臣尚書司勳員外郎杜牧,曰:「汝為丹序而銘之,以美大其事。」

臣某伏念天寶、建中艱難之餘,根於河北,枝蔓於齊、魯、梁、蔡。闢為章句書生以蜀叛,錡為宗室老以吳叛。其他高下其目,跂而欲飛者,往往皆是。憲宗皇帝高聽古議,廣諫益聖,任賢使能,考校法度,號令未出,威先雷霆。十有四年,擒殛兇狠,方行四海,罔不率伏。當是時,凡五徵兵,解而復合,僅八周歲,天下晏然,不告勞苦,實以守土多循良吏,而丹居第一。周召伯治人於陝西,召穆公有武功於宣王時,仲尼採《甘棠》、《江漢》之詩,絃而歌之,列於《風》、《雅》。班固敍漢宣帝中興名臣,言治人者亦首述黃霸、龔遂,次將相下。今下明詔刻丹治效,令得與元和功臣,彰中興得人之盛,懸於無窮,用古道也。

謹案韋氏自漢丞相賢已降,代有達官,寬有大功於後周,封鄖國公。鄖公曾孫幼平,為岐州參軍;生抱貞,為梓州刺史;生政,為漢州雒縣丞,贈右諫議大夫;雒縣生武陽公。公字文明,以明《五經》登科,授校書郎、咸陽尉,以監察御史、殿中侍御史佐張獻甫於邠寧府。徵為太子舍人,遷起居郎、檢校吏部員外郎、侍御史、河陽行軍司馬。未行,改駕部員外郎。會新羅國以喪來告,且請立君,拜司封郎中、兼御史中丞,章服金紫,弔冊其嗣。新羅再以喪告,不果行,改容州經略使,築州城環十三里。因悉城管內十三州,教種茶麥,多開屯田,黃賊畏服,詔加大中大夫。貞元末,拜河南少尹,連拜檢校秘書監,兼御史中丞、鄭滑行軍司馬,皆未至。拜右諫議大夫。

憲宗即位,劉闢以蜀叛,議者欲行貞元故事,請釋不誅。公再上疏曰:「今不誅闢,則朝廷可以指臂而使者,惟兩京耳,此外而誰不為叛?」因拜劍南東川節度使、兼御史大夫。時劉闢急攻梓州,公至漢中,表言攻急守堅,不可易帥,高崇文客軍遠鬬,無所資,若與梓州,綴其士心,必能有功。遂召拜晉、慈、隰三州觀察使。

不半歲,元和二年二月,拜洪州觀察使。洪據章江,上控百越,為一都會。屋居以茅竹為俗,人火之餘,烈日久風,竹戛自焚,小至百家,大至蕩空。霖必江溢,燥必火作,水火夾攻,人無固志,傾搖懈怠,不為旬月生產計。公始至任,計口取俸,除去冗事,取公私錢,教人陶瓦,伐山取材,堆疊億計。人能為屋,取官材瓦,免其半賦,徐責其直,自載酒食,以勉其勞。初若艱勤,日成月就,不二周歲,凡為瓦屋萬四千間,樓四千二百間,縣市營廐,名為棟宇,無不創為。派湖入江,節以斗門,以走暴漲。闢開廣衢,南北七里,蕩渫汚壅,築堤三尺,長十二里。堤成明年,江與堤平。鑿六百陂塘,灌田一萬頃,益勸桑薴,機織廣狹,俗所未習,教勸成之。凡三周年,成就生遂,手為目覩,無不如志。

公之為政,去害興利,機決勢去,如孫、吳乘敵,不可當向。輔以經術,仁撫智誘,慈母之心,赤子之欲,求必得之,故人自盡力,所指必就。子產治鄭,未及三年,國人尚謗。黃霸治潁川,前後八年,始曰愈治。考二古人行事,與公相次第,不知如何。元和五年薨,年五十八。其銘曰:

章武皇帝,披攘經營。凡十四年,五大徵兵。
人不告病,肩於太寧。將相是矣,豈無循良。
考第理行,誰高武陽?武陽所至,為人父母。
於洪之功,洞無前古。洪始有居,水火是苦。
二者夾攻,死無處所。曰天所然,不嗟不訴。
武陽始至,材瓦是聚。公錢不足,以俸為助。
能為居宇,貰貸付與。日載酒餚,如撫稚乳。
不督不程,誘以美語。未二周星,創數萬堵。
幾半重樓,如《詩》翬羽。錮以長堤,繚四千步。
明年水平,人始歌舞。災久事鉅,一日除去。
灌田萬頃,益種桑薴。俗所未有,罔不完具。
寂寥千年,誰守滋土?大中聖人,元和是師。
圖讚功勞,武陽豈遺。乃命史臣,刻序碑辭。
寵假武陽,為人慰思。訓勸守吏,勉於為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