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学纪闻/卷1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困学纪闻
◀上一卷 卷十八 评诗 下一卷▶



陶渊明诗: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淳。又曰:“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东坡云:“渊明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饥则扣门而求食,饱则具鸡黍以迎客。古今贤之,贵其真也。”葛鲁卿为赞,罗端良为记,皆发此意。萧统疵其闲情,杜子美讥其责子,王摩诘议其乞食,何伤于日月乎?《述酒》一篇之意,惟韩子苍知之。

《咏贫士诗》云:“昔在黄子廉,弹冠佐名州。一朝辞吏归,清贫略难俦。”愚按:《风俗通》曰:“颍川黄子廉,每饮马辄投钱于水,其清可见矣。”《吴志·黄盖传》:故南阳太守黄子廉之后。

《古辞》:鸡鸣高树巅,狗吠深宫中。陶渊明《归田园诗》二句效此,唯改“高”为“桑”、“宫”为“巷”。

少陵《和严武军城早秋诗》:已收滴博云间戍,更夺蓬婆雪外城。的博岭,在维州。见《韦皋传》。蓬婆山,在柘州。见《元和郡县志》。

《饮中八仙》,其名氏皆见于《唐史》,唯焦遂事迹,仅见于《甘泽谣》。

《石壕吏》,盖陕州陕县石壕镇也。见《九域志》、《舆地广记》。本崤县,唐改为硖石,熙宁六年省为镇。

《新安吏》仆射如父兄,《汝坟》之诗曰:“虽则如毁,父母孔迩。”此诗近之。山谷所谓:论诗未觉《国风》远。

少陵善房次律,而《悲陈陶》一诗不为之隐;昌黎善柳子厚,而《永贞行》一诗不为之讳。公议之不可掩也如是。

《赠严阁老诗》:扈圣登黄阁,明公独妙年。《旧史·严武传》:迁给事中,时年三十二。给事中属门下省,开元曰黄门省,故云黄阁。少陵为左拾遗,亦东省之属,故云:“官曹可接联。”近世用此诗为宰辅事,误矣。《通鉴》:王涯谓给事中郑肃、韩佽曰:“二阁老不用封敕。”此唐人称给事中为阁老也。

公安送李晋肃入蜀,盖即李贺之父。

王无功《三月三日赋》:聚三都之丽人。“长安水边多丽人,”语本此。

土门壁甚坚,杏园度亦难。土门口在镇州获鹿县,即井陉关也。郭子仪自杏园渡河,围卫州。董秦为濮州刺史,移镇杏园渡。地盖在卫州汲县,非长安曲江池之杏园也。

“杜位宅守岁”,按《李林甫传》,杜位,林甫诸婿也。“四十明朝过”,《年谱》谓:天宝十载,时林甫在相位,盍簪列炬之盛,其炙手之徒欤。又《寄杜位诗》:近闻宽法离新州,想见怀归尚百忧。逐客虽皆万里去,悲君已是十年流。其流贬盖以林甫故。

《示獠奴阿段》,《北史》獠无名字,以长幼次第呼之。丈夫称阿谟、阿段,妇人称阿夷、阿等之类,皆语之次第称谓也。

李尚书之芳。考诸《唐史》,之芳,蒋王恽之曾孙。广德初,诏兼御史大夫,使吐蕃,被留二岁,乃得归,拜礼部尚书。故少陵诗有“奉使失张骞,史阁行人在”之句。

杨绾谥文贞,比部郎中苏端持异议。“雨过苏端”,岂即斯人欤?然少陵称其文章有神交有道,而端终为憸人,岂晚谬乎?

《可叹行》云:“丈夫正色动引经,丰城客子王季友。群书万卷常暗诵,《孝经》一通看在手。豫章太守高帝孙,引为宾客敬颇久。”季友,肃、代间诗人也。殷璠谓其诗放荡,爱奇务险,然而白首短褐。钱起有《赠季友赴洪州幕下诗》云:“列郡皆用武,南征所从谁?诸侯重才略,见子如琼枝。”此即豫章宾客之事也。少陵谓:王也论道阻江湖,期以致君尧舜。季友不但工诗而已。太守宗室。少陵谓:邦人思之比父母。鲍钦止云:“江西观察使李勉,时季友兼监察御史,为副使。”

《出瞿唐峡诗》:五云高太甲,六月旷抟扶。注:不解五云之义。尝观王勃《益州夫子庙碑》云:“帝车南指,遁七曜于中阶;华盖西临,藏五云于太甲。”《酉阳杂俎》谓:燕公读碑,自“帝车”至“太甲”四句,悉不解。访之一公,一公言:北斗建午,七曜在南方。有是之祥,无位圣人当出。“华盖”以下,卒不可悉。愚谓:老杜读书破万卷,必自有所据,或入蜀见此碑而用其语也。《晋·天文志》:华盖杠旁六星曰六甲,分阴阳而配节候。太甲恐是六甲一星之名,然未有考证。以一行之邃于星历,张燕公、段柯古之殚见洽闻,而犹未知焉,姑阙疑以俟博识。

《赠闾丘师太常博士均之孙》谓:凤藏丹霄暮,龙去白水浑。盖称均之文也。考之《旧史》,成都闾丘均,景龙中为安乐公主所荐,起家拜太常博士。公主诛,贬循州司仓。进不以道,其文不足观也已。

“终始任安义”之句,萧使君之贤可见矣。少陵自注其事,足以砥薄俗,惜其名不传也。

“陈仓石鼓又已讹”,按陈仓,在唐为凤翔宝鸡县。石鼓,在天兴县南,乃雍县也。魏太武自东平趣邹山,见始皇石刻,使人排而仆之。“峄山之碑野火焚”,盖此时也。

《遣兴》云:“门户有旌节。”注:引杨国忠以剑南旌节导驾。二字出《周礼》,少陵岂用《新唐史》语哉?

《金华山诗》:上有蔚蓝天,垂光抱琼台。放翁云:“蔚蓝乃隐语天名。”按《度人经》作“郁”。

《成都诗》:初月出不高,众星尚争光。谓肃宗初立,盗贼未息也。胡文定《通鉴举要补遗序》曰:“毂冥濛,众星争耀。”语本于此。

鲜于京兆,仲通也;张太常学士,均、垍也。所美非美,然昌黎之于于𬱖、李实,类此。杜、韩二公晚节所守,如孤松劲柏,学者不必师法其少作也。

《野望诗》:西山白雪三奇戍,南浦清江万里桥。按《唐·地理志》:彭州导江县有三奇戍。《韦皋传》:遣大将陈洎等,出三奇西南。《备边录》所谓三奇营也。一本作“三年”,赵氏本作“三城”,当从旧本“三奇”为是。潏水李氏云:“老杜读书,多不曾尽见。其所读之书,则不能尽注。其间又用方言,如‘岸溉土锉’,乃黔蜀人语,须是博问多读。”

《八哀诗》,将相宗室之外,名士有三焉:苏源明不污伪爵,其最优乎;李邕细行弗饬,次也;郑虔大节已亏,下矣。

“借问悬车守,何如俭德临?”“不过行俭德,盗贼本王臣。”明皇以侈致乱,故少陵以俭为救时之砭剂。

《别李义诗》:丈人嗣王业。又云:“道国继德业,丈人领宗卿。”按《唐书·宗室表、传》:道孝王元庆次子询之子微,嗣王终宗正卿李义,盖微之子也。

《送顾八分文学》,赵氏《金石录》以为前太子文学、翰林院待诏顾诫奢。《醉歌行》云:“东吴顾文学。”即诫奢也。注谓顾况,误。

《李潮八分小篆歌》:潮也奄有二子成三人。《金石录》云:“潮书唯《慧义寺弥勒像碑》与《彭元曜志》,其笔法亦不绝工,非韩、蔡比也。”

《郑驸马宅宴洞中》,今考少陵作《皇甫德仪碑》云:“有女临晋公主,出降代国长公子荥阳潜曜。”又云:“忝郑庄之宾客,游窦主之山林。”郑潜曜,见《孝友传》。

《桥陵诗》:石门雾露白,玉殿莓苔青。《旧史》郑颢梦为联句,与此同。《得房公池鹅诗》:凤凰池上应回首,为报笼随王右军。宋元宪以鹅赠梅圣俞,圣俞以诗谢曰:“昔居凤池上,曾食凤池萍。乞与江湖客,从教养素翎。”宋得诗不悦。圣俞之意,本于少陵。

陶靖节之《读山海经》,犹屈子之赋《远游》也。“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悲痛之深,可为流涕。

真文忠公曰:“杜牧之、王介甫赋息妫、留侯等作,足以订千古是非。”

《文选注》:五言自李陵始。《文心雕龙》云:“《召南·行露》,始肇半章;孺子《沧浪》,亦有全曲;《暇豫》优歌,远见春秋;《邪径》童谣,近在成世。”则五言久矣。

《古诗十九首》,或云枚乘,疑不能明也。《驱马上东门》、《游戏宛与洛》,辞兼东都,非尽是乘作。《文心雕龙》云:“《孤竹》一篇,傅毅之词。”

鹤山云:“《礼》于生子曰诗负,于祝嘏曰诗怀。诗之为言承也,情动于中,而言以承之,故曰诗。”

《列女传·式微》,二人之作,联句始此。皮日休云:“柏梁七言,联句兴焉。”《文心雕龙》云:“联句共韵,柏梁馀制。”

《左传》有《虞殡》,《庄子》有《绋讴》,挽歌非始于田横之客。

韦孟在邹诗曰:“我既仙逝,心存我旧,梦我渎上,立于王朝。其梦如何?梦争王室。其争如何?梦王我弼。”吕成公曰:“孟既致为臣而归,拳拳之意犹如此。”

《吴语》越王告吴王曰:“民生于地上,寓也。”老莱子曰:“人生于天地之间,寄也。寄者固归。”《古诗》人生忽如寄,本于此。

东方朔有八言、七言,考之《风》、《雅》,“尚之以琼华乎而”,七言也;“我不敢效我友自逸”,八言也。

《雕龙》云:“张衡《怨篇》,清典可味。”《御览》载衡《怨诗》曰:“秋兰,嘉美人也。猗猗秋兰,植彼中阿。有馥其芳,有黄其葩。虽曰幽深,厥美弥嘉。之子之远,我劳如何?”

陈思王《灵芝篇》曰:“伯瑜年七十,彩衣以娱亲。”今人但知老莱子之事,而不知伯瑜。

陆务观云:“古诗有倡有和,有杂拟、追和之类,而无和韵者。唐始有用韵,谓同用此韵。后有依韵,然不以次。最后有次韵,自元、白至皮、陆,其体乃成。”

《诗苑类格》谓:回文出于窦滔妻所作。《文心雕龙》云:“回文所兴,则道原为始。”又傅咸有回文反复诗,温峤有回文诗,皆在窦妻前。皮日休曰:“傅咸反复兴焉,温峤回文兴焉。”

左思《白发赋》:星星白发,生于鬓垂。诗用“星星”字,出于此。

韩子苍曰:“柏梁作而诗之体坏,河梁作而诗之意乖。”

李义山谓昌黎文若元气,荆公谓少陵诗与元气侔,唯韩、杜足以当之。

山谷云:“学老杜诗,所谓刻鹄不成犹类鹜也。”后山谓:山谷得法于少陵。朱文公云:“李、杜、韩、柳,初亦学《选》诗,然杜、韩变多,而柳、李变少。变不可学,而不变可学。”

朱文公编《小学》书,其《答刘子澄》谓:《古乐府》及杜子美诗可取者多,令其喜讽咏,易入心,最为有益。今本《乐府》及诗皆不取,岂修改而删之欤?子澄著《训蒙新书、外书》。

韩文公《城南联句》“礼鼠拱而立”,出《关尹子》:圣人师拱鼠,制礼。《远游联句》“开弓射鴅吺”,《古文尚书》“驩兜”字也。《管子》云:“鴅然若謞之静。”即“驩”字。又《雨中联句》“高居限参拜”,《战国策》顿弱曰:“臣之义不参拜。”二字本此。

《送广帅诗》:上日马人来。《唐书·环王传》:西屠夷,盖马援还,留不去者,才十户,隋末孳衍至三百,皆姓马,俗以其寓,故号马留人,与林邑分唐南境。《演蕃露》引《传灯录》:中印度,乃在西域。其说误矣。

《抱朴子》曰:“俗士多云:‘今月不如古月之朗。’”李太白诗有《古朗月行》,又《把酒问月》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王胄以“庭草”一句,为隋炀所忌。《初学记》载胄《雨晴诗》:风度蝉声远,云开雁路长。亦佳句也。

“忍过事堪喜”,杜牧之《遣兴诗》也。吕居仁《官箴》引此,误以为少陵。俗言“忍事敌灾星”,司空表圣诗也。

韦处厚《盛山十二诗》,韩文公为序,今见于《唐诗纪事》。十二诗谓:《隐月岫》、《流杯渠》、《竹岩》、《绣衣石榻》、《宿云亭》、《梅溪》、《桃坞》、《胡卢沼》、《茶岭》、《盘石磴》、《琵琶台》、《上士瓶泉》也。

伊川曰:“凡人家法,须月为一会以合族。古人有‘花树韦家宗会法’可取也。”“宗会法”今不传,岑参有《韦员外家花树歌》:君家兄弟不可当,列卿太史尚书郎。朝回花底常会客,花扑玉缸春酒香。韦员外失其名,此诗见一门华鄂之盛。

《墨子》谓西施之沈其美也,岂亦如隋之于张丽华乎?“一舸逐鸱夷”,特见于杜牧诗,未必然也。

张碧,字太碧;黄居难,字乐地,慕太白、乐天也。亦李赤之类欤。

陆鲁望《杂讽》云:“红蚕缘枯桑,童麋来触犀。歌鹅惨于冰,赤舌可烧城。”皆用《太玄》语。又《南征诗》“绕帐生犀一万株”,宋元宪诗“帐犀森别校”、“犀株卫帐并儿勇”,景文诗“合宴传餐帐绕犀”,皆用此。

毛泽民诗:不须买丝绣平原,不用黄金铸子期。本李贺、贯休诗。

李义山《咏贾生》云:“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马子才《咏文帝》云:“可怜一觉登天梦,不梦商岩梦棹郎。”虽同一律,皆有新意。

唐以诗取士,钱起之《鼓瑟》,李肱之《霓裳》是也。故诗人多。韩文公荐刘述古,谓举于礼部者,其诗无与为比。钱起,名在第六,《豹舄赋》。

罗昭谏《咏松》曰:“陵迁谷变须高节,莫向人间作大夫。”其志亦可悲矣。唐六臣,彼何人哉?昭谏说钱癿举兵讨梁,见《通鉴》,其忠义可见。视奴事朱温之杜荀鹤,犹粪土也。

《宋书·乐志·陌上桑》曰“《楚辞钞》以《九歌》、《山鬼》篇增损为之。”东坡因《归去来》为词,亦此类也。

诗一字至七字,张南史《花》、《竹》、《草》是也。一字至十字,文与可《竹》、《石》是也。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白乐天谓牡丹也。“岂知两片云,戴却数乡税”,郑云叟谓珠翠也。侈靡之蠹甚矣。

韩文公诗“离家已五千”,注:引沈休文《安陆王碑》“平涂不过七百”,而不知“弼成五服,至于五千”,本《书》语也。奚以泛引为?

唐彦谦诗:啖螯讥《尔雅》,卖饼斥《公羊》。事出《晋书》、《魏志》。

白乐天《迂叟诗》:初时被目为迂叟,近日蒙呼作隐人。又云:“自哂此迂叟,少迂老更迂。”则迂叟之名,不独司马公也。

“尧韭舜荣”,梁元帝《玄览赋》始用之。李群玉《蒲涧寺诗》:涧有尧时韭,山馀禹代粮。

致堂云:“古乐府者,诗之旁行也。词曲者,古乐府之末造也。”陆务观云:“倚声制词,起于唐之季世。”

寒山子诗,如施家两儿,事出《列子》;羊公鹤,事出《世说》。如子张、卜商,如侏儒、方朔,涉猎广博,非但释子语也。对偶之工者,青蝇白鹤,黄籍白丁,青蚨黄绢,黄口白头,七札五行,绿熊席、青凤裘。而《楚辞》尤超出笔墨畦径,曰:“有人兮山陉,云卷兮霞缨。秉芳兮欲寄,路漫兮难征。心惆怅兮狐疑,蹇独立兮忠贞。”

司空表圣云:“戴容州叔伦。谓: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李义山“玉生烟”之句,盖本于此。

《古诗》“何能待来兹”,兹,年也。《左传》今兹,注云:“此岁。”《吕氏春秋》:今兹美禾,来兹美麦。

梁元帝《赋得兰泽多芳草诗》。古诗为题,见于此。

韩文公云:“六字常语一字难。”《文心雕龙》谓:善为文者,富于万篇,贫于一字。

王俭四言,颇有子建、渊明馀风。其《侍太子九日玄圃宴》云:“秋日在房,鸿雁来翔。寥寥清景,蔼蔼微霜。草木摇落,幽兰独芳。眷言淄苑,尚想濠梁。既畅旨酒,亦饱徽猷。有来斯悦,无远不柔。”

刘苞《九日诗》:曲终高宴罢,景落树阴移。陆务观:夕阳频见树阴移。

吴会,谓吴、会稽二郡也。石湖辩之甚详。魏文帝《杂诗》:适与飘风会。又曰:“行行至吴会。”

应璩《百一诗》:室广致凝阴,台高来积阳。出《吕氏春秋》。

李虚己初与曾致尧倡酬,致尧谓曰:“子之诗虽工,而音韵犹哑。”虚己初未悟,既而得沈休文所谓“前有浮声,后须切响”,遂精于格律。

诗言志。“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包孝肃之志也。“人心正畏暑,水面独摇风”,丰清敏之志也。

张文饶曰:“处心不可著,著则偏;作事不可尽,尽则穷。先天之学,止是此二语,天之道也。”愚谓:邵子诗“夏去休言暑,冬来始讲寒”,则心不著矣。“美酒饮教微醉后,好花看到半开时”,则事不尽矣。

杜正献公诗:因念古圣贤,名为千古垂。何尝广居室?俭为后人师。亚圣乐簟食,寝丘无立锥。文终防势夺,景威耻家为。文园四壁立,郑公小殿移。陈正献公诗:遗汝子孙清白在,不须厦屋太渠渠。二贤相之清风,可以愧木妖之习。

雁湖注荆公诗,于《明妃曲》“汉恩自浅胡自深,人间乐在相知心”,则引范元长之语,以致其讥。《日出堂上饮》之诗“为客当酌酒,何预主人谋”,则引郑氏《考盘》之误,以寓其贬。《君难托》之诗曰:“世事反复那得知,谗言入耳须臾离”,则明君臣始终之义,以返诸正。愚按:杨元素谓:介甫诗“今人未可轻商鞅,商鞅能令政必行”,今睹其行事,已颇类之矣。言,心声也,其可掩乎?

东坡文章好讥刺,文与可戒以诗云:“北客若来休问事,西湖虽好莫吟诗。”晚年,郭功父寄诗云:“莫向沙边弄明月,夜深无数采珠人。”饶德操、黎介然、汪信民寓宿州,作诗有略诋及时事者,吕荥阳闻之,作《麦熟》、《缲丝》等四诗,以讽止之。自此不复有前作。

后山云:“苏公之门有客四人:黄鲁直、秦少游、晁无咎则长公之客也,张文潜则少公之客也。”鲁直诗云:“晁子智囊可以括四海,张子笔端可以回万牛。”文潜诗云:“长公波涛万顷陂,少公巉秀千寻麓。黄郎萧萧日下鹤,陈子峭峭霜中竹。秦文倩丽舒桃李,晁论峥嵘走珠玉。”可以见一时文献之盛。

“衣上六花非所好,亩间盈尺是吾心。”“何由更得齐民暖,恨不偏于宿麦深。”《雪诗》无出晏元献、韩持国之右。

晏元献诗:二龙骖夏服,双鹤记尧年。宋元宪诗:轩野龙催驭,尧宫鹤厌寒。刘敬叔《异苑》:太康二年,冬大寒,南州人见二白鹤于桥下,曰:“今兹寒,不减尧崩年。”故山陵挽章用之。

《符瑞图》:日二黄人守者,外国人来降。宋景文云:“青帝回风还习习,黄人捧日故迟迟。”翟公巽云:“青女霜如失,黄人日故迟。”

司马公《早朝诗》:太白明如李。出《汉·天文志》:荥惑逾岁星,居其东北半寸所如连李。又《即事》云:“雨不成游布路归。”出《左传》:自朝布路而罢。今《集》中皆注云:“恐误。”盖未考也。

更无柳絮随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见司马公之心。浮云世事改,孤月此心明。见东坡公之心。

东坡《次韵朱公掞初夏诗》:谏苑君方续承业,醉乡我欲访无功。隋乐运,字承业,录夏、殷以来谏争事,名《谏苑》。文帝览而嘉焉。注谓:《南史》李承业作《谏苑》。误矣。

《答王定国诗》:谨勿怨谤谗,乃我得道资。淤泥生莲花,粪壤出菌芝。赖此善知识,使我枯生荑。此尹和静所谓困穷拂郁,能坚人之志而熟人之仁也。《诗》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浮云世事改,孤月此心明。坡公晚年所造深矣。

夏均父诗:栾城去声色,老坡但称快。呜呼二法门,近古绝伦辈。尝观栾城为《欧阳公碑》云:“公之于文,雍容俯仰,不大声色而义理自胜。”栾城评品文章至佳者,独云不带声色,盖得于公也。欧阳公《与梅圣俞书》云:“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东坡看人文字,于所酷爱者,但称快而已,亦得于公也。

陆务观记东坡诗“翠欲流”,谓:蜀语鲜翠,犹言鲜明也。愚按:嵇叔夜《琴赋》云:“新衣翠粲。”李周翰注:翠粲,鲜色。李善注引《子虚赋》:翕呷翠粲。张揖曰:“翠粲,衣声。”《汉书》作“萃蔡。”萃音翠。班倢伃赋:纷綷兮纨素声。其义一也。以鲜明为翠,乃古语。

后山云:“少好诗,老而不厌。及一见黄豫章,尽焚其稿而学焉。豫章以谓譬之弈焉,弟子高师一著,仅能及之,争先则后之。”此可为学文之法。

东坡与欧阳晦夫诗三首。晦夫,名辟,桂州人,梅圣俞有诗送之云:“我家无梧桐,安可久留凤?”东坡南迁至合浦,晦夫时为石康令,出其诗稿数十幅。事见《桂林志》。注坡诗者以为文忠之族,非也。

《夏小正》:九月荣鞠。东坡诗云:“黄花候秋节,远自《夏小正》。”注止引《月令》,非也。司马公《春帖子》:候雁来归北,寒鱼陟负冰。亦用《夏小正》。

山谷诗,晚岁所得尤深。鹤山称其以草木文章,发帝杼机;以花竹和气,验人安乐。

《题苏若兰回文锦诗图》云:“亦有英灵苏蕙子,只无悔过窦连波。”连波,窦滔字也。《武后记》云:“因述若兰之多才,复美连波之悔过。”

《物理论》云:“虚无之谈,无异春蛙秋蝉,聒耳而已。”山谷《演雅》“春蛙夏蜩更嘈杂”,本于此。

《题王黄州墨迹》:掘地与断木,智不如机舂。圣人怀馀巧,故为万物宗。注不言所出,尝观孔融《肉刑论》云:“贤者所制,或逾圣人。水碓之巧,胜于断木掘地。”此诗意本于此。机舂,即水碓也。

《立春诗》:看镜道如咫。出《汲冢周书》王子曰:“远人来欢,视道如尺。”

《呈吉老县丞诗》:觟角虒今无种,蒲卢教未形。注云:“觟角虒,此两姓,今无人。”按《太玄·难》上九云:“角觟角虒,终以直,其有犯。”二字与“解豸”同。亦见王充《论衡》云:“一角之羊也。”注误矣。

“八百老彭嗟杖晚”,出《庄子释文》:彭祖至七百岁,犹曰悔不寿,恨杖晚而唾远。“醇朴乃器师”,二字出《荀子》。

《江西道院赋》:堂密有美枞。出《尔雅注》:《尸子》谓松柏之鼠,不知堂密之有美枞。

后山《挽司马公》云:“辍耕扶日月,起废极吹嘘。”与老杜“桑麻深雨露,燕雀半生成”相似。生成、吹嘘,字若轻而实重。

张文潜《咏孔光》云:“试问不言温室木,何如休望董贤车。”仲弥性《咏韦执谊不看岭南图》云:“政恐崖州如有北,却应未肯受谗夫。”二诗诛奸谀之萧斧也。

朱云为槐里令,上书求见,而即得对,成帝时言路犹未塞也。张文潜诗曰:“直言请剑斩安昌,勿谓朱游只素狂。君看汉家文景业,张侯能以一言亡。”

南丰《麻姑山诗》(送南城罗尉)仿《庐山高》而不逮,绝唱寡和也。

唐子西“佳月明作哲,好风圣之清”,本于李诚之“山如仁者静,风似圣之清。”朱新仲“无人马为二,对饮月成三”,本于秦少游“身与杖藜为二,影将明月成三。”陆务观“谁其云者两黄鹄,何以报之双玉盘”,本于新仲“何以报之青玉案,我姑酌彼黄金罍”。叶少蕴“逸人旧住子午谷,诗客独寻丁卯桥”,务观用之。程致道“明知计出柏马下,正拟身全木雁中”,敖器之用之。

或问崔德符作诗之要,曰:“但多读而勿使,斯为善。”张芸叟云:“年逾耳顺,方敢言诗。”未窥六甲,先制五言者,观此可以戒。

曾文昭公《河间诗》云:“南北车书久混同,河间今有楚人风。独惭太守非何武,已见州闾出两龚。”谓彦和兄弟也。《童蒙训》以为曾子宣作,恐误。

徐师川以谏议召,程致道在西垣封还除书,言与中贵人唱和“鱼须”之句,为人所传。朱文公《语录》云:“师川游庐山,遇宦者郑谌,与之诗。”后村谓:《徐集》不载“鱼须”之篇。愚考《集》中有《次韵郑本然居士》云:“颇知鹤胫缘诗瘦,早弃鱼须伴我闲。”本然居士,岂即郑谌欤?鱼须,笏也。

朱新仲《咏颜鲁公》云:“千五百年如烈日,二十四州唯一人。”又《咏昭君》云:“当时夫死若求归,凛然义动单于府。不知出此肯随俗,颜色如花心粪土。”

《本草》:菊,一名傅延年。朱新仲诗:三径谁从陶靖节?重阳惟有傅延年。前未有用者。

梁文靖公克家。《梅花诗》云:“九鼎燮调终有待,百花羞涩敢言芳。”用王沂公之意,亦魁天下,位宰相。然梁公之句,失于雕琢。

诚斋始学江西,既而学五字律于后山,学七字绝句于半山,最后学绝句于唐人。

诚斋《读贞观政要》云:“拔士新丰逆旅中,怀贤鸭绿水波东。酒倾一斗鸢肩客,醋设三杯羊鼻公。”羊鼻公,谓魏郑公。见《龙城录》。

攻愧记张武子之语,水禽有名信天公者。按《晁景迂集》:黄河有信天缘,常开口待鱼。

苏云卿,广汉人,隐东湖。张魏公为相,使帅漕挽其来。一夕遁去,不知所之。真文忠为诗曰:“魏公孤忠如孔明,赤手能支天柱倾。苏公高节如子陵,寸胶解使黄河清。等是世间少不得,问津耦耕各其适。后人未可轻雌黄,两翁之心秋月白。”

南塘《挽赵忠定公》云:“空令考亭老,垂白注《离骚》。”杨楫《跋楚辞集注》云:“庆元乙卯,治党人方急。赵公谪死于道,先生忧时之意,屡形于色。一日,示学者以所释《楚辞》一篇。

孙烛湖《读通鉴诗》:簿书流汗走君房,那得狂奴故意降?努力诸公了台阁,不烦鱼雁到桐江。又曰:“清浊无心陈仲弓,圆机聊救汉诸公。末流不料儿孙误,千古黄初佐命功。”朱文公谓:二绝甚佳。

平园诗:生戎马,死佛狸。荆公诗:生白,杀青。皆佳对。

鹤山诗:只期玉女是用谏,肯为金夫不有躬。本于“玉汝”、“金吾”之对。

林和靖诗:怪书披月看铜墙。放翁文有“铜墙鬼炊”之语,出东方朔《神异经》。

田园图史分贫富,鼎鼐楼台辨有无。洪舜俞诗,用庞颖公、寇莱公事。

本朝绝句,有夹漈《咏汉高祖》五言,乃唐于季子诗。又荆公绝句《咏叔孙通》,亦见《宋景文公集》。

《演蕃露》云:“搏黍为莺,不知何出。”盖未考《诗·葛覃注》也。《缃素杂记》不知麦秋出《月令》,亦此类。《能改斋漫录》考古语所出,详且博矣,然“首如飞蓬”见于《诗》,乃以左思赋为始;“树桃李者夏得休息”,见于《说苑》,乃以狄梁公事为始。若此者非一,是以君子无轻立论。

《方言》:斟,益也。凡病少愈而加剧,谓之不斟,或谓之何斟。吕居仁《答曾吉父诗》:记我今年病不斟。盖用此,而不知者改为“不禁”。

《韦玄成传》:五世圹僚。言五世无官也。吕成公铭汤烈母云:“汤世圹僚,委祉于后。”而婺本改为“圹辽”。东坡《春帖》用“翠管银罂”,出老杜《腊日诗》,而注者改为“银钩”。此邢子才所以有“日思误书”之语也。

吕居仁诗:弱水不胜舟,有此积立铁。又云:“何知若人胸,中有积立铁。”出老杜《铁堂峡诗》:壁色立积铁。又云:“准拟春来泰出游。”出《汉书·田叔传》。又云:“日月已秋罢。”出《元帝纪》。

赵紫芝诗谓:辅嗣易行无汉学,玄晖诗变有唐风。

潘庭坚《题岳麓寺道乡台》曰:“坡仙不谪黄,黄应无雪堂。道乡不如新,此台无道乡。青山非其人,山灵能颉颃。一落名胜手,境与人俱香。悲吟倚空寂,临眺生慨慷。道乡不可作,承君不可忘。”陈枢密宗礼,景定间,持节广东,有诗云:“山川只为蛮烟累,姓字多因谪籍香。”御史虞虙劾之,陈坐谪。其后陈召入,虙镌官。

吴吉甫以晚科试漕闱,《捣药兔长生诗》云:“真水黄芽长,香风玉杵鸣。不为三窟计,永伴一轮明。”省试,《圣人之道犹日中赋》,用“阙抟之月,见沫之星。”第七联云:“桑榆已晚,尚期一战之收。”

汤伯纪《自儆》云:“春秋责备贤者,造物计校好人。一点莫留馀滓,十分成就全身。”此老晚节,庶几践斯言也。

薛士龙诗:左角蛮攻触,南柯檀伐槐。的对也。

徐渊子诗:植杞必植梓,艺兰仍艺荪,过庭遗训在,凿楹故书存。盖以“梓荪”喻“子孙”也。凿楹,出《晏子春秋》。李义山诗:经出宣尼壁,书留晏子楹。

任元受《七夕诗》:切勿填河汉,须留洗甲兵。意亦新。

伊川先生不作诗,唯《寄王子真诗》云:“我亦有丹君信否,用时还解寿斯民。”先生入嵩山,子真已候于松下。问何以知之,曰:“去年已有消息来矣。”盖先生前一年欲往,以事而止。子真名筌,岐下阳平人。元丰中,赐号冲熙处士。张芸叟为《功行碑》,谓超世之资,与陈图南侔。

建隆初,诏五代时命官,投状叙理,复命之。郭恕先诗云:“为逢末劫归依佛,不就新恩叙理官。”飞龙在天,利见大人,而犹不屈,其志如此。

《文鉴》取蔡确《送将归赋》,犹《楚辞后语》之取息夫躬也。

浮溪诗:人间何事非戏剧,鹤有乘轩蛙给廪。《水经注》引《晋中州记》:惠帝为太子,令曰:“若官虾蟆,可给廪。”《晋书》无此语。

张芸叟曰:“岐山石鼓,是《车攻》诗也。‘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则所取也。‘其鱼维何,维鲂及𫚈。何以贯之,维以杨柳’,则所不取者也。”先儒凡今《诗》所无者,尽目为逸诗,误矣。见致堂《论语说》。

朱文公曰:“顾况诗有集,皆不及见韦应物集者之胜。”今按:《韦集》有顾况《奉同郡斋雨中宴集诗》云:“好鸟依嘉树,飞雨洒高城。况与数君子,列座分两楹。文雅一何丽,林堂含馀清。我公未归朝,游子不待晴。白云帝乡远,沧江枫叶鸣。拜手欲无言,零泪如酒倾。寸心已摧折,别离方骨惊。安得凌风翰,肃肃宾天京。”

程可久沙随先生。《自题眄怡斋》云:“乞得胶胶扰扰身,霜筠露菊便相亲。劝君莫厌羹藜藿,违己由来更病人。六月松风万籁寒,笙竽频到枕屏间。夜深梦绕康庐阜,瀑布溅珠过药栏。葵花已过菊花开,万里西风拂面来。问字今朝几人至,细看屐齿破苍苔。”

朱新仲云:“唐之诗人,达者唯高适。”适位不过常侍,本朝欧、王、苏、黄出,徐、陈、韩、吕继之八人,一相、三执政、三从官,何其盛也!

山谷诗云:“能与贫人共年谷,必有明月生蚌胎。”为富不仁者可以警。

少陵诗:东屯稻田一百顷,北有涧水通青苗。东屯,乃公孙述留屯之所,距白帝五里,稻米为蜀第一。郡给诸官俸廪,以高下为差,帅漕月得九斗。王龟龄诗云:“少陵别业古东屯,一饭遗忠畎亩存。我辈月叨官九斗,须知粒粒是君恩。”东屯有青苗陂。

有问“心远”之义于胡文定公者,公举上蔡语曰:“莫为婴儿之态,而有大人之器;莫为一身之谋,而有天下之志;莫为终身之计,而有后世之虑。此之谓‘心远’。”

宋正甫诗:三圣传心惟主一,《六经》载道不言真。

攻愧先生书桃符云:“门前莫约频来客,坐上同观未见书。”

葛鲁卿《借书诗》:大胜扬雄辞子骏,更殊班嗣阻君山。

朱希真避地广中,作《小尽行》云:“藤州三月作小尽,梧州三月作大尽,哀哉官历今不颁,忆昔升平泪成阵。我今何异桃源人,落叶为秋花作春。但恨未能与世隔,时闻丧乱空伤神。”唐李益《问路侍御六月大小》云:“野性迷尧历,松窗有道经。故人为柱史,为我数阶蓂。”

山谷诗:金石在波中,仰看万物流。出《孟子注》:万物皆流,而金石独止。

野处《雪诗》:天上长留滕六住,人中会有葛三来。葛三事,出《太平广记》。葛仙公第三子。

王逢原诗:退之昔裁诗,颇以豪横恃。暮年意气得,金玉多自慰。买居纪厢荣,顾影乐冠佩。喜将闾巷好,持与妻子议。彼哉何足道?进退兹焉系?安知九列荣,顾是德所累。”谓《南内朝贺归》及《示儿诗》也。朱子曰:“此篇所夸,乃《感二鸟》。符读书之成效极致,而《上宰相书》,所谓行道忧世者,已不复言矣。”邓志宏亦谓:爱子之情则至矣,导子之志则陋也。

致堂曰:“韩退之赋石鼓曰:‘孔子西行不至秦,故不见录。’孔子编《诗》岂必身历而后及哉?信斯言也,《车邻》、《驷驖》,胡为而收之也?”

荆公《伤杜醇》曰:“隐约不外求,耕桑有妻子。藜杖牧鸡豚,筠筒钓鲂鲤。”《吊王致》曰:“老妻稻下收遗秉,稚子松间拾堕樵。”二人,四明乡先生也。固穷守道如此,今人知者鲜矣。利欲滔滔,廉耻寥寥,孰能景慕前修哉!

唐子西《内前行》云:“宅家喜得调元手。”唐时宫中,谓天子为宅家。《通鉴》:韩建发兵围十六宅,诸王呼曰:“宅家救儿!”刘季述等至思政殿,皇后趋至,拜曰:“军容勿惊宅家。”

文宋瑞《指南录·为或人赋》云:“悠悠成败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终。金马胜游成旧雨,铜驼遗恨付西风。黑头尔自夸江总,冷齿人能说褚公。龙首黄扉真一梦,梦回何面见江东!”南齐乐豫谓徐孝嗣曰:“人笑褚公,至今齿冷。”谓褚渊也。

翁与可《上徐直翁诗》:六丈谋谟同辈服,二郎官职乃翁知。

郑德言侃。为国子、博士,私试策问师道,祭酒不悦,台评及之。李艮翁丑父。为诗饯之曰:“诸生幸不笑韩愈,官长何因骂郑虔?”

柳文云:“王氏子著论,非班超不能读父兄之书,而力侥狂疾之功以为名。先君子尝为《投笔诗》,其末云:“兰台旧家学,胡不绍箕裘。”

邓志宏曰:“诗有四忌:学白乐天者忌平易,学李长吉者忌奇僻,学李太白者忌怪诞,学举子诗者忌说功名。”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