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学记闻 (四部丛刊本)/卷之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 困学记闻 卷之九
宋 王应麟 撰 江安傅氏双鉴楼藏元刊本
卷之十

困学纪闻卷之九

           浚 仪 王 应麟 伯厚甫

 天道

三五历纪天去地九万里淮南子以为五亿万里春秋元命包

 阳极扵九周天八十一万里洛书甄曜度一度千九百三十

 二里天地相去十七万八千五百里孝经援神契周天七衡

 六间相去万九千里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合十一万

 九千里从内衡以至中衡中衡以至外衡各五万九千五里

 𨵿令内传天地南午北子相去九千万里东卯西酉亦九千

万里四隅空相去九千万里天去地四十千万里天有五亿

 五万五千五百五十里地亦如之各以四海为脉论衡天行

 三百六十五度积凡七十三万里天去地六万馀里灵宪自

 地至天一亿万六千二百五十里垂天之晷薄地之仪皆千

 里而羌一寸周髀天离地八万里冬至之日虽在外衡常出

 极下地上二万里周礼䟽案考灵耀徔上临下八万里天以

 圎覆地以方载河圗括地象西北为天门东南为地户天门

 无上地户无下极广长南北二亿三万一千五百里东西二

 亿三万三千里广雅天圜南北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

 五歩东西短减四歩周六亿十万七百里二十五歩徔地至

 天亿一万六千七百八十七里半下度地之厚与天髙䓁天

 度云东方七宿七十五度南方七宿百一十二度西方七宿

 八十度北方七宿九十八度四分度之一四方三百六十五

 度四分度之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二十八宿间相距积

 百七万九百一十三里径三十五万六千九百七十里月令

 正义考灵耀云一度二千九百三十二里千四百六十一分

 里之三百四十八周天百七万一千里是天圎周之里数也

 以围三径一言之直径三十五万七千里此二十八宿周回

 直径之数也然二十八宿之外上下东西各有万五千里是

 为四逰之极谓之四表㩀四表之内并星宿内緫三十八万

 七千里天之中央上下正半之处一十九万三千五百里地

 在扵中是地去天之数也安㝎胡先生云南枢入地下三十

 六度北枢出地上三十六度状如𠋣杵此天形也一昼一夜

 之间凡行九十馀万里人一呼一吸谓之一息一息之间天

 行八十馀里人之一昼一夜有一万三千六百馀息是故一

 昼一夜而天行九十馀万里𦤺堂胡氏谓天虽对地而名未

 易以智识窥非地有方𠩄可议之比也

河圗括地𧰼云天左动起扵牵牛地右动起扵毕尸子云天左

 舒而起牵牛地右辟而起毕昂尔雅注牵牛斗者日月五星之𠩄终始故谓之星纪

杨倞注荀子云天无实形地之上空虗者尽皆天也其说夲扵

 张湛列子注谓自地而上则皆天矣故俯仰喘息未始𩀌天

 也

黄帝书曰天在地外水在天外水浮天而载地又曰地在太虗

 之中大气举之道书谓风泽洞虚金刚乘天佛书谓地轮依

 水轮水轮依风轮风轮依虗空虚空无𠩄依风泽洞虗者风

为风轮𠩄谓大气举之也泽为水轮𠩄谓浮天载地也金刚

乘天者道家谓之刚风岐伯谓之大气葛稚川云自地而上

 四千里之外其气刚劲者是也张湛解列子汤问曰太虗无

穷天地有限朱文公曰天之形虽包扵地之外而其气常行

乎地之中则风轮依虗空可见矣

三礼义宗天有四和崐崘之四方其气和暖谓之和天道左转

 一日一夜转过一度日月左行扵天而转一日一夜匝扵四

 和愚按周髀云天地四极四和注谓四和者谓之极子午卯

 酉得东西南北之中义宗之说夲此

白𧆞通曰日月SKchar千里徐整长暦曰大星径百里中星五十小

星三十𣈆鲁胜正天论谓以冬至之后立晷测影凖度日月

星案日月裁径百里无千里星十里不百里未详其说

月令正义引前汉律历志二十八宿之度不载四分度之一愚

 谓天度列为二十八宿唯斗有馀分续汉志斗二十六四分退二

 𣈆志斗二十六分四百五十五皆有馀分唐一行谓太𥘉历今赤道

 星度其遗法也续汉志黄道度与前志不同贾逵论云五纪

论日月循黄道南至牵牛北至东井率日日行一度月行十

 三度十九分度七今史官一以赤道为度不与日月行同而

 沈存中谓二十八宿度数皆以赤道为法唯黄道度有不全

度者盖黄道有斜有直故度数与赤道不䓁蔡伯静亦谓暦

 家欲求日月交会故以赤道为起算之法月令正义引赤道

 度其以是欤淮南子天女训箕十一四分一与汉𣈆志不同

日右转星左转约八十年羌一度汉文帝三年甲子冬至日在

斗二十二度唐兴元元年甲子冬至日在斗九度九百六十

 一年差十三度见李肇国史补裴胄问董生云正观三年已

丑冬至日在斗十二度毎六十年馀羌一度此李淳风之说

也汉太𥘉元年丁丑冬至日在斗二十度至庆暦甲申崇天

历冬至日在斗五度八十四分每八十五年退一度每年不及者一

羌见武经緫要岁羌之说不同贾逵云古暦冬至日在建星

即今斗星太初暦冬至日在牵牛初何承天云尭冬至日在

湏女十度太初暦冬至在牵牛初四分景初暦在斗二十一

祖冲之云汉𥘉用秦暦冬至日在牛六度太初暦日在牛初

 四分法日在斗二十二𣈆姜岌以月蚀知冬至在斗十七今

 参以中星课以蚀望冬至日在斗十一通而计之未盈百载

 𠩄羌二度沈存中云颛帝历冬至日宿斗𥘉今宿斗六度尧

 典日短星𭥦今日短星东壁

信都芳曰浑天覆观以灵宪为攵盖天仰观以周髀为法刘智

 谓黄帝为盖天颛顼造浑仪春秋攵曜钩谓帝尭时羲和立

 浑仪而前朝韩显苻浑仪法要序以为伏羲立浑仪未详𠩄

 出

后汉天攵志黄帝始受河圗𨷖苞授䂓日月星辰之𧰼故星官

 之书自黄帝始𨷖苞似是人名氏当考

刻之长短由日出之蚤晚景之长短由日行之南北此语盖出于方氏礼

 

𮗚象赋后魏张渊撰见后魏书初学记云宋张镜非也

大象赋唐志谓黄冠子李播撰李台集解播淳风之父也今夲

题杨炯撰毕懐亮注馆阁书目题张衡撰李淳风注薛士龙

书其后曰专夲巫咸星赞旁览不及陏书时君䏻𦤺之兰䑓

坐卧浑仪之下其𠩄论著河止此耶愚𮗚赋之末曰有少微

 之养𡨜无进贤之见誉耻附耳以求达方卷舌以幽居则为

 李播撰无疑矣播仕陏髙祖时弃官为道士时未有陏志非

 旁览不及也张衡著灵宪杨炯作浑天赋后人因以此赋附

 之非也

步天歌唐志谓王希明丹元子今夲司天右拾遗内供奉王希明

 撰乔令来注二十八舍歌三垣颂五行吟总为一卷郑渔仲曰

 陏有丹元子𨼆者之流也不知名氏作步天歌句中有圗言下

 见象王希眀纂汉𣈆志释之然则王希明丹元子盖二人也

沈约宋志五星聚者有三周将伐𣪞聚房齐桓将霸聚箕汉髙

 入秦聚东井周汉以王齐以霸襄𨹧许氏谓恒星不见星陨

如雨齐桓之祥也沙鹿崩晋文之祥也桓将兴而天文𮥠文

 欲作而地理决王道之革也

后汉永建初李郃上书曰赵有尹史见月生齿龁毕大星占有

 兵变赵君曰天下共一毕知为何国也下史扵狱其后公子

 牙谋杀君如史𠩄言天文志注李氏家书按太史公天官书昔之传天

 数者赵尹皋又谓皋唐甘石因时务论其书传尹史即尹皋

 也其占验仅见扵此赵世家不载

星家有甘石巫咸三家太史公谓殷啇巫咸考之书伊陟赞于

 巫咸作咸乂四萹又曰在太戊巫咸乂王家孔安国云巫氏

 也马融谓殷之巫也郑康成谓巫官孔颖达云咸贤父子并

 为大臣必不丗作巫官言巫氏是也后汉天攵志乃云汤则

 巫咸当以书为正史记正义巫咸吴人今苏州常熟县西海隅山上有巫咸巫贤冢并识之以广 异闻郭

 璞巫咸山赋序巫咸以鸿术为帝尭之医此又一巫咸也

庄子言傅说乘东维𮪍箕尾而比扵列星古赋有云傅说奉中

 闱之祠注云傅说一星在尾北后河中盖后宫女巫也说

 啇良相岂为后宫女巫祈子而祷祠㢤此天官之难眀者也

春秋繁露云天不刚则列星SKchar其行君不坚则邪臣SKchar其官故

 为天者务刚其气为君者务坚其政丁鸿日食封事天不可

 以不刚不刚则三光不眀王不可以不强不强则SKchar牧縦横

 其言出扵此

元祐末日食不尽如钩元苻末日食正阳之朔此皆有阴慝见

 于祲象志壹之动气也

元祐七年三月望月食既王岩叟言汉暦志月食之既者率二

 十三食而复既按元丰八年八月望食之既今未及二十三

 食而复既则是不当既而既也愚谓月食之既犹儆戒如此

 况日食乎

医书素问之中亦尝有九星之言王冰注云上古丗质人淳九

 星垂眀中古道徳稍衰标星蔵曜故星之见者七焉九星谓

 天蓬天内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任天柱天英此盖徔标而

为始𠩄谓九星者此是也䠂辞刘向九叹云讯九鬿与六

神注九鬿谓北斗九星也补注谓北斗七星辅一星在苐六

星旁又招揺一星在北斗杓端北斗经䟽云不止扵七而全

扵九加辅弼二星故也与素问注不同曲礼招揺在上注招

揺星在北斗杓端主SKchar者正义引春秋运斗枢云北斗七星

苐一天枢苐二旋苐三机苐四权苐五衡苐六开阳苐七摇

光揺光则招揺也淮南时则训注招揺斗建也䠂辞补注以

招揺在七星之外𢙢误徐整长暦曰北斗七星间相去九千里皆在日月下其二阴星不见者相

去八千里

王介甫云云阴中之阳风阳中之阴朱攵公云纬星阴中之阳

 经星阳中之阴按素问天元纪大论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

 故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颜之推归心萹孔毅父星说皆仿屈子天问之意然天问不若

 庄子天运之蕳妙巫咸祒之言不对之对过桞子天对矣

 拟天问见太平御覧

古诗黄姑织女时相见之句此𠩄云黄姑即河鼓也吴音讹而

 然

黄帝风经曰调长祥和天之善风也折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奔厉天之怒风也

 周官小祝宁风旱汉代田之法䏻风与旱此昌𥠖𠩄以讼风

 伯也


龙城录月落参横之语容斋随茟辨其误然古乐府善㢤行云

 月没参横北斗䦨干亲友在门忘寝与飡龙城录语夲此而

 未尝考参星见之时也

天经绍兴三十年王及甫上朱文公谓𩔗集古今言天者极为

 该𬾨

星始则见扵辰终则伏扵戌自辰至戌正扵午中扵未尭典举

 四时之正以午为中月令举十二时之中以未为中以火星论之以

 午为正故尭典言日永星火以正仲夏以未为中故月令言季夏昏火中至申为流故诗曰七月流火以辰为见以戍为

 伏故传曰火见扵辰火伏而蛰者毕诸星亦然诗定之方中亦以十月中扵未也朱子曰尭时昏旦星中扵午月令差扵

 未汉𣈆以来又差今比尧时似差及四分之一

后魏天𧰼志曰班史以日晕五星之属列天文志薄蚀慧孛之

 比入五行说七曜一也而分为二志故陆机云学者𠩄疑

凡星皆出辰𣳚戌故五星为五辰十二舎亦为十二辰

弧与建星非二十八宿而昏眀举之者由弧星近井建星近斗

 月令正义二十八宿连四方为名者唯箕斗井壁四星诗正




月令凡二傩一以季春一以仲秋郑康成谓阴气右行季春之

 中日行历𭥦阳气左行仲秋之月宿直𭥦毕昂有大𨹧积尸

 之气气佚则厉SKchar随而出行扵是索室SKchar疫以逐之王居明

 堂礼曰季春出疫于郊以攘春气仲秋九门磔攘以彂陈气

 御止疾疫然则民之疾系乎日星之行度古者圣君范围扵

 上贤相夑理扵下是为天地之良医皇建有极五福锡民莫

 不寿考且宁傩𠩄以存爱民之意而已

唐  志测景在浚仪岳台(“士”换为“亠”)按宋次道东亰记宣徳门前天街

 西苐一岳台(“士”换为“亠”)坊今祥苻县西九里有岳台(“士”换为“亠”)圗经云昔魏主遥

 事霍山神筑此台(“士”换为“亠”)祷扵其上因以为名

 历数

太初历以前历上元㤗𥘉四千六百一十七岁至扵元封七年

 复得阏逢摄提格之岁孟康注此为甲寅之歳大事记解题

 按通鉴目录皇极经丗太初元年岁次丁丑当考愚按大衍

 暦议云洪范传曰暦记始扵颛顼上元太始阏蒙摄提格之

 岁毕陬之月朔日巳巳立春七曜俱在营室五度秦颛顼暦

 元起乙卯汉太初暦元起丁丑推而上之皆不值甲寅犹以

 日月五纬复得上元本星度故命曰阏蒙摄提格之岁而实

 非甲寅说可以补解题之遗

太衍暦议曰考灵曜命暦序皆有甲寅元其𠩄起在四分暦庚

 申元后百十四歳纬𠩄载壬子冬至则其遗术也按汉志鲁

 𨤲公五年正月𨐌亥朔旦冬至殷暦以为壬子隋志春秋纬

 命暦序云僖公五年正月壬子朔旦冬至然则纬与殷暦同

 故刘洪曰甲寅暦扵孔子时效即命暦序𠩄谓孔子脩春秋

 用殷历也𣈆志姜岌曰考其交㑹不与殷暦相应春秋分记

 曰周正皆建子也今推之暦法积之气𠉀验之日食则春秋

 𨼆桓之正皆建丑庄闵僖文宣之正建子及丑者相半至成

襄昭㝎哀之正而后建子间亦有建亥者非一代正朔自异

尚也暦SKchar而不之正也

历有小暦有大暦唐曺士𫇭七曜苻天暦一云合元万分暦本

 天竺暦法以显庆五年庚申为暦元雨水为岁首世谓之小

 暦行于民间石𣈆调元暦用之后周王朴校㝎大暦削去苻

 天之学为钦天历

刘贶曰历动而右移律动而左转

刘洪曰暦不羌不改不验不用未羌无以知其失未验无以知

 其是失然后改之是然后用之李攵简以为至论

蓂英谓之历草田俅子曰尭为天子蓂荚生扵庭为帝成历而

 大戴眀堂萹谓朱草日生一叶至十五日生十五叶十六日

 一叶落终而复始唐律赋有朱草合朔古有云梧桐不生则九州异注

 谓一叶为一月有闰十三叶平园闰月表用梧桐之叶十三

纳甲之法朱文公谓今𠩄传亰房占法见扵火珠林者是其遗

 说叅同契借以寓行持进退之𠉀虞翻云日月垂天成八卦

 象三日暮震象月出庚八日兑象月见丁十五日干𧰼月盈

 甲壬十六日旦巽象月退𨐌二十三日艮象月消丙三十日

 坤象月灭乙晦夕朔旦坎𧰼水流戊日中𩀌象火𭕒己虞与

 魏伯阳皆会稽人其传盖有𠩄自汉上朱氏云干纳甲壬坤

 纳乙癸震纳庚巽纳𨐌坎纳戊𩀌纳己艮纳丙兊纳丁庚戊

 丙三者得扵干𨐌己丁三者得扵坤始扵甲乙终扵壬癸而

 天地五十五数具焉又有九天九地之数干纳甲壬坤纳乙

 癸自甲至壬其数九故曰九天自乙至癸其数九故曰九地

       者九天之上六甲子也九地之下六癸酉也

五运六气一歳五行主运各七十二日少阴君火太阴湿土少

 阳相火阳明燥金太阳寒水厥阴风木而火独有二天以六

 为莭故气以六期为一备地以五为制故运以五歳为一周

 左氏载医和之言曰天有六气降生五味即素问五六之数

 易洪范月令其致一也杨退修谓五运六气通之者唯王冰

 然迁变行度莫知其始终次序程子曰气运之说尭舜时十

 日一雨五日一风始用得

朱文公尝问蔡季通十二相属起于何时首见何书又谓以二

 十八宿之象言之唯龙与牛为合而他皆不𩔖至扵虎当在

 西而反居寅鸡为鸟属而反居西又舛之甚者韩文考异毛

 颖传封卯地谓十二物未见𠩄徔来愚按𠮷日庚午既差我

 马午为马之证也季冬出土牛丑为牛之证也蔡邕月令论

 云十二辰之㑹五时𠩄食者必家人𠩄畜丑牛未羊戍犬酉

 鸡亥豕而已其馀虎以下非食也月令正义云鸡为木羊为

 火牛为土犬为金豕为水但阴阳取象多涂故午为马酉为

 鸡不可一㝎也十二物见论衡物势萹说文亦谓巳为蛇象

自帝尭元年甲辰至宋徳祐丙子凡三千六百三十三年帝尭

 而上六阏逢无纪致堂云有书𢍆以来凡㡬鸿荒㡬至徳矣

 广雅自𨳩辟至𫉬麟二百七十六万歳分为十纪葢茫诞之

 说刘道原疑年谱谓大庭至无懐氏无年而有緫数尭舜之

 年众说不同三綂历次夏商西周与汲冢纪年及商历差异

 况𨳩辟之初乎王质景文云浑沦以前其略见于释氏之长

 含经𨳩辟以后其详见于邵氏之皇极经丗

以十一星行暦推人命贵贱始于唐贞元初都利术士李弥干

 聿斯经本梵书程子谓三命是律五星是暦晁氏谓冷州鸠曰武王伐

 殷歳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

 五星之术其来尚矣

㝎之方中公刘之诗择地之法也我辰兵在论𠇮之说也传云

 不利子商则见姓之有五音诗𠮷日维戊庚午则见支干之

 有𠮷㐫

五代史马重绩传漏刻之法以中星考昼夜为一百𠜇六十分

 刻之二十为一时时以四𠜇十分为正此自古𠩄用也今考

 五代㑹要晋天福三年司天䑓奏漏𠜇经云昼夜一百刻分

 为十二时毎时有八刻三分之一六十分为一刻一时有八

 刻二十分四刻十分为正前十分四刻为正后二十分中心

 为时正上古以来皆依此法欧阳公作史于六十分之上𨷂

 八刻二字不若㑹要之明白

数术记遗云丗人言三不䏻比两乃云捐 --捐闷与四维甄鸾注艺

 经曰捐 --捐闷者周公作先布夲位以十二时相従徐援称捐 --捐闷

 是奇两之术御覧引艺经作悁闷三不䏻比两者孔子𠩄造

 布十干扵其方戊己在西南四维东莱子𠩄造布十二时四

 维

桓谭新论曰老子谓之玄杨子谓之太玄石林谓太玄皆老子

 绪馀老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之为九故九而九之为

 八十一章太玄以一玄为三方自是为九而积之为八十一

 首金楼子云扬雄有太玄经杨泉有太元经

潜虚心学也以元为首心法也人心其神乎濳天而天潜地而

 地温公之学子云之学也先天圗皆自中起万化万事生乎

 心岂惟先天哉连山始艮终而始也归蔵先坤阖而辟也易

 之干太极之动也玄之中一阳之𥘉也皆心之体一心正而

 万事正谨始之义在其中矣邵子曰玄其见天地之心乎愚

 于虚亦云虚之元即乾坤之元即春秋之元一心法之妙也

 张文饶衍义以飬气释元似未尽夲㫖

管子㓜官萹冬十二始寒尽刑十二小榆赐予十二中寒收聚

 十二中榆大收十二寒至静十二大寒之阴注云阴阳之数

 日辰之名盘洲扵闰十一月用中榆立闰葢出于此

国史志云暦为算本治暦之善积算逺其验难而差迟治暦之

 不善积算近其验易而差亦速

暦元始扵冬至卦气起扵中孚豳诗于十月曰为改岁周以十

 一月为正葢本此曰为改岁用周正何以卒歳乃夏正

困学纪闻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