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宫史/2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八•书籍七[编辑]

史学[编辑]

钦定明史一部[编辑]

圣祖仁皇帝特命开馆修辑明史,乾隆四年告成。本纪二十四卷,志七十五卷,表十三卷,列传二百二十卷,目录四卷。奉旨校刊。

御批资治通鉴纲目一部[编辑]

圣祖仁皇帝万几馀暇,披览朱子纲目及前编、续编,著御论百有馀首,用昭法戒。凡一百四卷,康熙四十六年校刊。

圣祖仁皇帝御制序 朕惟自古帝王言动必记,而史事以兴。顾周礼外史所掌,卷帙寝繁,即记传亦异。千百年来,微言大义,昭揭天壤,必以尼山笔削为断,所从来尚矣。粤自龙门而降,累朝国乘,体制略同。涑水司马氏易分类为合编,盖犹左氏法也。紫阳朱子特起而振举之,纲以提要,目以备详。岁时列于上而天统明,章程系于下而人纪立。增损精切,予夺谨严,庶几春秋大居正之宗指与。虽其间事例隐括,稍有脱误,大都门人一时采辑之过,实非晦庵本意也。自时厥后,有前编,有外纪,有大纪、续编以及考证、集览、发明、质实之类,诸家论著,不一而足。要皆商榷折衷,互相参订。明儒陈仁锡裒集而剞劂之,不可谓非先哲之功臣也,朕几务之暇,留神披阅,博稽详考,纤悉靡遗。取义必抉其精,征辞必搜其奥,析疑正陋,厘异阐幽,务期法戒昭彰,质文融贯。前后所著论断,凡百有馀首。兹允诸臣请,并以付梓,颁布宇内,俾士子流传诵习,开卷了然。不特天人理欲之微,古今治忽之故,一一胪如指掌,即子朱子祖述宣尼维持世教之苦衷,并可潜孚默契于数千载之下。是则朕敦崇古学、作新烝民之至意也。爰叙述以冠篇端,用昭示于无穷焉。

日讲通鉴解义一部[编辑]

圣祖仁皇帝命儒臣条系诸说,撰次为文,排日进讲,亲定成书。

圣祖仁皇帝御制序 史之行传,其体有二,纪事编辞,发凡起例。而褒贬之意寓于言外,俟观者深思而自得,此左氏之传也,涑水之资治通鉴宗之。据事以断是非,原心以定功罪,予夺之不可假,如折狱然,此公、谷之传也,崇安之春秋传宗之。二者缺其一,则史学不备。朱子作通鉴纲目,纲仿春秋,目仿邱明,罗十七代纪载之文,治以二百四十年褒贬之法,论者谓接统春秋,不虚也。朕勤求治道,涵泳六经之馀,乐观前代兴衰得失之迹,故通鉴一书,披览未尝去手。顾其间论断者,人各置喙,间亦有当于作者之意,而未能折衷于中,而断于一。乃命儒臣仿胡安国之体,法春秋之义,撰次为文,依日进讲,寒暑无间,积岁而成编。朕惟东周以前无史而有史,盖古史之精意已大备于尚书,故春秋纪十二公之事,犹然二帝、三王之心法也。威、烈以下,无春秋而有春秋,盖纲目之作,上接夫麟经,故虽班、范诸史之文,实鲁史笔削之遗意也。而世道之升降,政治之隆污,于是乎在。夫危微治忽之介,判于毫芒而相悬,遂至于辽绝。当时或未及见,而后之观者了然。此不可不审其几,而深究其所以然也。是以论古人之行事,既贵其所见之至明,尤贵其居心之至公。盖善论古者如水然,人毋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水无成形于中,故妍蚩毕见于外。无成形者何?公而已矣。水之无成形,犹人之无成心也。无成心者何?公而已矣。夫公者,三代大道之行,而万世法戒之权衡也。朕读史尝著绪论一编,实本至公之意,期于至当之归。而于日讲一书,又以此谆谆申命儒臣。既卒业,将以刊于秘府,颁之群工,大经大法,或劝或惩,灿然毕具,其有裨于经世岂浅鲜也与!

御撰通鉴纲目三编一部[编辑]

皇上命明史馆诸臣仿朱子通鉴纲目义例,编纂明事为通鉴纲目三编,亲定成书。凡二十卷,乾隆十一年校刊。

皇上御制序 编年之书,奚啻数十百家,而必以朱子通鉴纲目为准。通鉴纲目盖祖述春秋之义,虽取裁于司马氏之书,而明天统,正人纪,昭鉴戒,著几微,得春秋大居正之意。虽司马氏有不能窥其藩篱者,其他盖不必指数矣。尝谓读书立言之士,论世为难。非如朱子具格致诚正之功,明治乱兴衰之故;其于笔削,鲜有不任予夺之私,失褒贬之公者。自纲目成,而义指正大,条理精密,后儒有所依据,踵而成之。由宋迄元,厘然方策。至明代,君臣事迹编辑之难,更倍于诸书。盖明史已成于百年之后,而世变风漓,记载失实,若复迟待,将何以继续编而示来许?爰命儒臣法朱子通鉴纲目义例,增损编摩,大书以提要,分注以备言,每一卷成呈览。朕于几暇,亦时御丹铅,为之参定。虽于天人一贯之精微未之能尽,而惟是谨严之义守而弗失,简正之旨志而必勉。书既成,群臣举唐太宗之事为言,勉从其请,而为之序云。

御定历代年表一部[编辑]

康熙四十四年,圣祖仁皇帝南巡,儒生龚士炯进所编历代年表,上起陶唐,终于隋代,未为全书。特命儒臣编续,自唐迄元,以帝纪为纲,而王侯、宰辅、外藩附列于下,史传所载事迹皆系焉。亲加裁定,复考正三元甲子编年一卷,冠诸简端。凡一百卷,康熙五十一年校刊。

圣祖仁皇帝御制序 古者纪事之书,其体有二:专纪一事而具其始末者,尚书之体也;编年而通纪一时之事者,春秋之体也。自汉司马迁作史记,尽变尚书、春秋之体,而后世为史者皆师之。然其法实不外乎尚书、春秋,其本纪、世家,即春秋通纪时事之体;八书与列传,即尚书专纪一事之体。而所谓年表者,又编年之变例也。历代之史具矣,而表多缺焉。康熙四十四年春,朕南巡吴会,有儒生龚士炯进其所编历代年表若干卷,起陶唐而终于隋。朕惜其用心之勤而业未竟也,乃命侍郎周清原、内阁学士王之枢续之,讫于元至正之末,凡一百卷。其体依仿诸史而微有别者,诸史之表各分一类,而是编则王侯、宰辅以及外藩层次附列于帝纪之下;诸史之表独载废置、朝会、征伐之大者,而是编则每事皆系焉,是其所以异也。代远文繁,亲加裁定,复考正三元甲子编年一卷,列诸简端。昔宋袁枢为纪事本末,朱子以为与资治通鉴相表里,亦犹左氏之于春秋,既依经以作传,而复别为国语,以相错综也。以是知纪事之书,不厌其类之广。盖以历世久远,事物纷赜,观者易于遗忘,故别为一体以提其要,而使致详焉。是编之作,亦所以备史之一类云尔。

功臣传初集一部 功臣传二集一部[编辑]

世宗宪皇帝命建昭忠祠,凡国家抒忠效命之臣,自王、公、大臣至兵丁,皆得入祀。纂辑其事迹始末为功臣传。天命元年雍正十三年为初集,计八十六卷。乾隆元年至二十五年为二集,计二十八卷。

绎史一部[编辑]

康熙四十四年圣祖仁皇帝南巡,知县马骕以所撰绎史进呈,钦定取入内府。一曰太古三皇、五帝十篇,二曰三代夏禹、西周二十篇,三曰春秋十二公时事七十篇,四曰战国、春秋以后至秦五十篇,五曰外录纪天官、地志、名物、制度十篇。凡百六十篇,篇为一卷。

 卷二十七 书籍六 ↑返回顶部 卷二十九 书籍八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