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文类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八 国朝文类 卷第六十九
元 苏天爵 编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七十

国朝文𩔖卷第六十九

 传

  李伯渊奇节传      曹居一

居一北渡河常欲作李伯渊传既少暇且未详其

事窃有待焉歳戊申夏卧病相州俄故人僧洞然

过客舎因语及曏壬辰之变之后之事始悉伯渊

诛崔立之所自盖惠安长老恩公有力焉初亰城

荒残恩公徙居皇建院一日莫夜侍者入告曰有

戎衣腰金符者醉堕马门外从者不能起㦯致寇

吾得无累乎令视之识者谓緫帅李伯渊也使扶

诣方丈憩俟其醒语之曰当此大丧乱公何心嗜

酒如是生为男子与其徒沉溺于乱世SKchar若立身

后不朽之荣名哉伯渊矍然若有契于𠂻者见于

色黎眀乃召同志黄慖元帅者相与拜恩而师焉

居无何往诣恩屏人而言曰崔立狂竖乘国家倾

危天子播越辄敢叛乱乃尓吾欲诛之乆矣师谓

男子身后不朽之荣名其在是耶恩拒不可曰尓

⿺辶处出此速祸语殆非老僧所敢闻者伯渊泣且

誓恩察之诚也乃握手叹曰吾情亦不能匿矣公

知老僧故不去此祸乱之地否吾天地间一闲人

自相州遭遇宣宗荷国厚恩二十馀年矣图报万

一此何爱焉在吾教中有大报恩七篇是固当为

者但患力微援寡事不济耳今𦍒闻公举非常之

事树万世之名使老僧朝见而夕死无憾合爪加

额曰惟以必中为公贺未几适驿使有相困者伯

渊因之入见崔立绐曰丞相避扰不岀则今日之

事有大不安者立欲岀心动乘堕辄欲回伯渊厉

声曰我軰兵家子偶堕马又何怪焉因强其行至

故英邸之西通衢中忽有人突出抗言曰屈事愿

丞相与我作主且呼且前伍伯诃不止直诣立马

首挽其鞚时伯渊骖右即㧞刃抱而刺之洞贯至

自中其左掌与之俱坠马崔尚能语曰反为贼奴

所先随毙伯渊暨黄慖䓁五人实共其事乃大呼

曰所诛者此逆贼耳他人无与焉稍稍䑕窜蜂逝

帖如也遂磔崔立之尸祭于承天门下一军哀号

声动天地翼日奔宋恩公在其行时甲午秋七月

也呜呼金之亡也以忠义闻者不为不多至于表

表独见于后世者得三人焉壬辰正月阳翟军溃

奉御完颜陈和尚死战阵其骂敌不屈似颜杲卿

癸巳正月亰城不守同判睦亲府乌古孙孛吉死

宗庙其守节自尽似北地王谌甲午正月蔡州䧟

右丞完颜仲德死社稷从殁者㡬千人彼敬翔之

死国田横之感士有不足方者太史公曰非死之

难处死为难盖贵得其死所也来歙遇害光武赐

䇿曰忧国忘家忠孝彰著此三人者有之今夫伯

渊不𦍒不得在三人之列然可重者身非岀于素

宦世禄虽在军伍中未尝为国家所知况当易代

革命之后虽贲育之勇安所施而一旦蔑视䊳躯

手诛叛逆号祭亡社尽君臣之义竟不堕寇仇孤

军岀奔伟哉后世视之其亦三人之亚欤李姓伯

渊名也或云燕都宝坻县人馀不可考姑载此奇

节以附野史之末云

  金同知沁南军节度使事杨公传 姚燧

金之季年天兵滋张庭臣专谋一力惴惴以不卒

保河外为惧揵河之北绵地数千里信敌牧蒐其

中不敢认寸尺为己旧时则有(⿱艹石)沧海河间恒山

辽阳易水平阳东莒𣈆阳上党九公集创残饿羸

之馀收其魂魄化悸为果岀而用之㦯一二年或

四三年七公竟无事效相继亡败恒山声言入援

踧踖不敢近亰师形渉拥众自卫独上党不首鼠

谋去𭕒提孤军辟府马武根窟潞泽沁辉懐孟卫

七州之心终始北捍者十二年最名纯臣戏下激

义多节死声迹著者襄垣铜鞮襄垣悬府五百里

鞮襄垣又百里府控十馀壁皆阻山为守独襄

垣居易地受敌西北东三道之锋府议非得绵上

招抚使显守不可牢即版显移绵众往始显部将

有杨公者与显同里用武略闻显战每求副往连

以劳得官至是从守襄垣籍其部众𦆵一旅合县

民得千人敌嫌梗已未尝渉旬月不一至公开门

延之昼止其驱夜斫其营凡战御事朝荷夕集不

以劳显若此者五年其后堑夷城穿如蜂室石积

其下者四望各尽一射人心转一不线发揺敌以

为难稍引不逼㑹从显从上党公再复潞州皆再

有劳诏进显银青荣禄大夫沁州节度使元帅左

监行元帅府事公懐逺大将军同知沁南军节

度使事时县官调用特怯其待战劳一赉以官地

多入敌懐数告身无所上㮣遥领故仍治襄垣公

一日请显曰以今形势襄垣今年跌眀年保无马

武愿分部曲百人立鞮以缓兵冲显𠃔以便版

公以前官行鞮令公至治栅北碛处艰危中且

期年声呼牒招山逋谷窜稍出集附敌悉众攻公

行夜至隘楼禠衣止宿其上中敌侦刺未殊犹张

空拳抟数人以偾显闻𡘜曰铩吾翼矣眀年显死

又眀年上党公释师飬安亰城一实公言公代人

讳闰少孤鞠于姊之夫禹家即今荣禄显也始显

以募兵戍郡迁戍潞改孟战有劳调临洮司录临

洮尤深地战又有劳迁招抚绵上取上党节度公

一从行死事之年生二十有九后如于年子仁风

谓燧冝传庶他日职馆者得渉笔以承金史之漏

云仁风历懐邢洛三治中有善政

  烈妇胡氏传       王恽

刘平妻胡氏濵州渤海县秦台郷田家子至尢庚

午平挈胡洎二子南戌𬃷阳垂至宿沙河岸夜半

有虎突来咥平左曵之而去胡即抽刀前追可

十许歩及之径刺虎划肠而出毙焉趣呼夫犹生

曰可忍死去此若他虎复来柰何委装车遂扶伤

携㓜渉水而西黎眀及季阳堡诉于戍长赵侯为

救药之军中聚观哀平之不幸咤胡之勇烈也信

𪧐平以伤死赵移其事上闻得复役终身嘻胡柔

懦者也非不惧兽之残酷正以援夫之气激于衷

知有夫而不知有虎也平虽死其志烈言言方之

太山SKchar妇何壮毅哉

  何长者传        胡长孺

何长者敬德无字或号之为孤岩善人上海县浦

东民家子朴谨不妄頋语善积蓄㑹计事呉郡张

瑄行舶筦库不十年赢羡莫可胜数一发不以自

私瑄父子方𠋣之重而敬德弃去矣杭呉眀越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楚与幽蓟莱宻辽鲜俱岸大海固舟航可通相传

朐山海门水中流积淮淤江沙其长无际浮海者

以竿料浅深此浅生角故曰料角眀不可度越云

淮江入海之交多洲号为沙呉濵海处皆与沙相

望其民颇与沙民同俗𩔖剽轻悍急而狡宋季年

群亡赖子相聚乘舟钞掠海上朱清与瑄最为雄

长阴部曲曹伍之当时海濵沙民冨家以为苦崇

明镇特甚清尝佣杨氏夜杀杨氏盗妻子货财去

若捕急辄引舟东行三日夜得沙门岛又东北过

髙句丽水口见文登夷维诸山又北见燕山与碣

石往来若风与鬼影迹不可得稍怠则复来亡虑

十五六返私念南北海道此固迳且不逢浅角识

之廷议兵方兴请事招懐奏可清瑄即日来以吏

部侍郎左选七资最下一等授之令部其徒属为

防海民义隶提刑节制水军江南既内属二人者

从宰相入见授金符千户时方挽漕东南供亰师

运河溢浅不容大舟不能百里五十里辄为堰潴

水又绝江淮溯泗水吕梁彭城古称险处㑹通河

未凿东阿茌平道中车运三百里转输艰而縻费

重二人者建言海漕事试之良便省上方注意向

之初年不过百万石后乃至三百万二人者父子

致位宰相弟侄甥婿皆大官田园宅馆遍天下库

蔵仓𢈔相望巨艘大舶帆交蕃夷中舆𮪍塞隘门

巷故与敬德等夷皆佩于莬金符为万户千户累

爵积赀气意自得敬德方布衣𬞞食汲汲以施贫

赈乏为事劝瑄父子母嗜进厚蔵以速祸菑虽不

能尽用其言颇亦损舍今江南北二人夫妇父人

施钱处往往而在二人者既满SKchar父子同时夷SKchar

殆尽没赀产县官党与家破禁锢而敬德固无一

毫髪累会杭傅氏施天水院桥东地广袤十馀畒

敬德即建天泽院为大釡鬲炊调食羮豊洁芳腴

延方外士行而欲休倦而欲息者常五六十人大

徳十一年大饥巨僧方清㸑散徒敬德素履为人

信重资施倍多他时来者益众无意拒色厌官为

设糜仙林寺中饥民殍者不为衰止敬德请杭好

善有材智人凌郭杨李僧道心性澄六七人又择

饥民得强壮者四五十人借菩堤寺作粥夜鬻置

大瓮中明旦饥民以至先后为次列堂庑下或溢

出门外道上相向坐虗其前以行粥约各持器来

食无持则假与两夫羿一人执礿挹以注器中食

巳以次去日鬻米七八石至十石始六月三日止八

月十三日凡七十日饥民无死寺侧近与往来道

上民食粥忿争𡚒臂大呼殴击人敬德诣其前亟

拜争者愧悔请后不复乃止明年春敬德请破衣

集诸好善人收聚遗骼枯骴数十万具语在破衣

传中夏为粥如昨歳始五月朔日逾三十六日敬

德死年五十七后十八日所馀钱米亦尽遂止缁

素咸曰胡不延长者至中寿今穷人无所赖矣天

泽院不复纳云水僧饥疫弃尸如山乆莫为掩云

沈子南者苕中故相裔孙尝为义乌丞至元十三

年兵自义乌作执之如瓯得不死归客杭犹存妻

二女贫甚薪水佣僦急则如敬德告必得粟钱帛

布比十年不厌尝谓予上海有善人者怜而乞我

袐其人既而假子家僮负米问之则敬德也可不

谓长者哉

胡先生曰故老言宋嘉熙四年歳行庚子大饥赵

恱道尹临安府发廪(“㐭”换为“面”)劝分恐弗暨夺民死中而生

之初恱道无子飬南外宗室子孟传一夕梦之帝

所严卫如大朝㑹仪既谒赞道之陞由阼阶端笏

屏息抑首偻躬不敢仰视帝告曰与欢汝无子救

荒功多赐汝子九人趋下再拜稽首庭中寤以告

家巳而生八子与孟传而九臧应星父记于书当

时湖州作糜食饥人麋脱釡犹沸涌器中人急得

糜食巳辄仆死百歩间饥未至死食糜者百无一

生婺州顾箨米作粽熟而寒之约饥民旦由东门

入与之屦使之北门赋糭西门饮以药复至东门

给钱米出𪧐逆旅舎与为买薪苏旦洗沐广舎不

过栖十人明日复然竟去无一人死长者夜作粥

贮大瓮中盖惩湖州事也有意哉

  陈孝子传        胡长孺

孝子氏陈名斗龙字南仲五世大父询避宋靖康

乱繇许徙家杭昌化县犹号颍城散人以自表大

父景纯大母阮年髙宋故事郊𥙊眀堂禋祀东朝

廷上寿咸诏赐髙年爵民歳百太学生郷贡进士

父母九十皆得九品官封告授大父迪功郎大母

孺人父天泽泽民治诗应宝祐三年临安府举取

元朴下第六名文解尝従叶公采学叶学李公方

子李学徽国文公泽民既屡试尚书礼部不中度

游清献公为相赵忠惠公为尹叶公为宰以行能

上之招致弗就筑室百丈谿上讲所学时太皇太

后籍未下郡县内附徽独不奉诏盗作婺源境上

声动旁近县泽民挈妻与子庐深险处以避一歳

所病山中斗龙才十三巳能奉饮剂废眠忘食祷

神请减己年延父弗效母盛也寻亦病死斗龙处

䘮毁庐墓哭声哀切感动行路人有群雁集其上

飞鸣三日夜乡里谓雁灵有知将葬泽民门人士

相与私谥泽民文节参政文公及翁题墓上曰文

节先生后斗龙娶妻有四子女郷先生孙公朝瑞

以温州路儒学提举言斗龙侍病服丧庐墓时事

移提学得推择为宗晦书院山长将之瓯斗龙之

妻之父之甥盛冲告斗龙曰若母王产(⿱艹石)未一歳

归钱唐闻其家在清湖中斗龙大惊且𡘜即日与

妇诀具装行曰必与母俱归(⿱艹石)弗能得何归为𥘉

泽民以妻无子也以币如钱唐求宜子者得王清

湖斗龙生未周晬王歳期适满遂去吴越俗以女

事人期岁归父母或三五七歳有子女尚不𦗟留

惴惴恐失后聘鬻币物女固不得自制此礼所谓

妾母嫡子它子以为庶母众母诸母如是而去者

或欲比之弃黜以义断子不得母薄乎此论也岂

尝得罪于其父哉长孺之妻之父徐公道隆伯谦

甫母微亦杭人产巳去归既长求之百方弗得议

用六十歳时母生己日始为齐衰三年及是歳之

元日以大理卿直宝章阁提㸃浙西路刑狱公事

死呉兴之难巳天下(⿱艹石)是者固不少使其季丗政

教脩眀如乾道淳熙时风厚俗美男义女贞又安

得是则其遂不克振可知也斗龙至清湖访求母

家及其故时比邻渉二三十年又经乱离固无在

者矣逢白发媪于其处揖而问焉告曰我知之我

家与(⿱艹石)母比屋我与(⿱艹石)母为儿时作伴侣嬉逰相

好若母自昌化归无几时与我言当往江东已而

泣下我方盛年不识其语之为凄楚也亦弗问何

州有间两夫舁若母竹轿西去又折以北与若母

邻者百十家独老身在斗龙谨识之即入江东又

济江逾淮复还饶徽信广德寜国往来数郡间六

年一夕舎永丰县礼贤镇之逆旅氏逆旅人怪斗

龙数过问焉告之故且使侦之其人惊曰吾主人

小妇王自言家清湖今王老矣岂(⿱艹石)母耶走施氏

告良乆出询斗龙父时门巷儿名歳甫去老妇人

哭出斗龙𡘜前拜母子未尝相见而自知其为子

为母也施氏曰若母无子女我家以母还斗龙留

三日奉母归竟如其言母归之歳夏四月徽盗作

溢出昌化境上杀人掠子女夺畜产货财张甚斗

龙为庐百丈山身自负母妇拥后未至山庐路逢

盗数百人斗龙置母夷处稽首曰壮士斗龙㓜不

知母去壮长闻母在江东行求母六年母归未百

十日即相遭于此斗龙(⿱艹石)请夫妇尝死母老谁当

养母者盗咨磋相约违去且语徒勿更至此山惊

母伤孝子心里中人家颇赖之以免斗龙尝莳甘

𤓰圃中秋暮母病渇甚思食𤓰而非𤓰时斗龙视

空蔓中芃芃然披之异根合茎并蒂两实者二摘

以奉啖即日渇巳疾平眀年圃之天罗𤓰如甘𤓰

者亦二王至今兹尚安健也斗龙作百丈谿书院

祠三君子侑以泽民将延师教里子弟学又以百

丈源山地五百畒为义山郷邻饥岁𣃁葛蕨根续

食死以葬逹鲁花赤阿思兰取县学郷邻之言及

祁阳县尹章君硕所移事状廉之而核锐请旌表

斗龙知歳恶民饥官赋食旁午自请无用是妨荒

政盖其意不欲人知去年斗龙来钱唐将从长孺

问学与之语诚可以为孝弟忠信者心欲为之传

以风厉人子属其县士孙寿国录始末以来且曰

县人之所愿得也遂定次其言如右

胡先生曰陈妫姓有虞氏苗裔周兴配胡公以元

女大姫而国之陈绍重华祀为王室三恪及其亡

也子孙用国为氏自秦汉来陈氏孝弟忠信立名

当时而著见后世如太丘长軰𩔖何可一二数孝

子固其后也沩汭遗风馀响犹有在者哉

  史母程氏传       𡊮桷

呜呼余尝得三卯录读之蜀祸之惨诚忍言也夫

朱祀孙之死而复生也蜀民就死率五十人为一

聚以刀悉刺之迺积其尸至莫疑不死复刺之祀

孙尸积于下莫刺者偶不及尸血淋漓入祀孙口

夜半始苏匍匐入林薄匿他所后出蜀为枢宻使

尝袒示人未尝不泣下贺靖权成都录城中骸骨

一百四十万城外者不计呜呼推是考盖可悲也

蜀眉州史氏由唐吏部侍郎俨从僖宗𦍒蜀因家

焉其先墓在青神将二十丗宋丗号名族其出蜀

也今唯居湖州一房读其遗事益悲之史母程夫

人苏文忠公之母之族也夫人将携其家下峡江

以橐金腰SKchar2之兵暴至伏林莽与邻妪谋曰输金

果可生吾儿无资不复能出蜀史宗诚无噍𩔖矣

纵得生旦夕兵复至亦决死均死死以全史儿诚

不恨妪见身死为吾出腰中金告儿使速走湏㬰

兵果执母谢以实亡金遂遇害翼日妪语于邻告

史氏儿儿甫十三从草野得尸如其言窆以归且

亟图其象识曰史光母年五十有四嘉熙二年十

月二十七日申时死兵难儿遂东南来占籍湖州

刻意自𡚒以右科为浙东兵马钤辖钤辖生子圭

文嘉定儒学教授嘉定生子台孙介喜孙台孙儒

术通吏文复有子㡬人而史氏繇嘉熙至于今且

四传矣噫蜀繇秦帝入中夏至于宋凡一千五百

馀年文物大盛绝不知有兵革一旦扫削殆尽迄

今百馀年遗𭏟败𣗥郡县降废㡬半可哀也巳可

哀也巳

赞曰妇人内徳不出门房中歌废𢧐国而下俱不

幸以著非得已也讳莫甚于死従容反复烈士犹

难之况士女乎欧阳公传断臂妇人以愧冯道夫

人以死传宗承平世泽于是乎见作史者乌得废

  李莭妇传        掲傒斯

李莭妇者姓冯氏名淑安字静君大名人山东廉

访使时之孙湖州录事汝弼之女山阴令东平李

如忠之继室也如忠初娶𫎇古氏生子任数岁而

卒继室以冯氏生子任一岁而寡有遗腹子父没

两月乃生名之曰伏讣至东平李及𫎇古之族相

率至山阴尽取其赀及其子任以去冯乃卖(⿰钅义)

质衣服权厝二丧于山阴蕺山下独携二子庐扵

墓时年始二十二唯布衣𬞞食羸形苦莭躬织纴

为女师以自给居二十馀年教二子皆成学遂迁

二䘮反葬汶上邑人王毅以中书平章政事在告

为亲临其䘮而铭其墓齐鲁之人闻之莫不嗟咨

叹息有为泣下者李及𫎇古之族皆大愧悔羞见

冯母子冯视子任反出已子上中书叅知政事王

士熙侍御史马祖常礼部尚书孛术鲁翀翰林学

士呉澂集贤学士𡊮桷奎章阁侍书学士虞集国

司业李端太常博士柳贯軰争为文章盛夸道之

山东浙东群有司交上其事于

朝请褒异焉其子仕伏事母极孝皆SKchar大府有廉

直声而好学不倦

史氏曰李之𥘉丧也其族及其妻之属能扶其二䘮

携其母子返乎汶水之上而抚存之其义孰加焉

乃不逺二千里而来直利其财也当时亦岂𣣔挟

其数岁之子以去恶其无名耳以二族之人生长邹

鲁之邦乃不如一寡妇人哀哉冯氏其亦早有家

教乎

国朝文𩔖卷第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