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墨荘漫录 卷第七
宋 张邦基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钞本
卷第八

墨荘漫录卷第七

西施羙人也三尺童子皆知其为越献于吴以

亡吴也吴越春秋云越王使相者得苎罗山鬻

薪之女曰西施郑旦餙以罗𭮹教以容歩而献

于吴荘子曰西施病心而矉其里之丑人见而

美之归亦捧心而矉孟子云西子𮐃不㓗则人

皆掩面而过之注云西子古之好女西施也毛

嫱亦美人也荘子云毛墙䴡SKchar人之所美也鱼

见之而深入鸟见之而髙飞释音注司马彪云

毛墙古羙女一云越王美SKchar也丽SKchar晋献公嬖

之以为夫人崔撰本作西施又慎子云毛嫱西

施天下之至姣也按左氏传越之㓕吴在鲁哀

公之二十二年孟子尝见梁惠王齐宣王自哀

公二十二年至魏王之元年一百四年至齐宣

王之元年一百三十二年乃魏惠王之二十九

年也史记荘子传云名周与梁惠王齐宣同时

则荘子与孟盖一时慎子名到与淳与于髡驺

奭之徒皆𢧐国时人亦荘孟一时也又史记表

晋献公五年伐𮪜戎得𮪜SKchar是歳己酉也至魏

惠王之元年三百七年(⿱艹石)以毛嫱为越王美SKchar

又与𮪜SKchar非同时而崔撰以𮪜SKchar为西施故以

为近故说者谓荘孟慎子所言西施皆越之献

吴者然予读管子小称篇有云毛嫱西施天下

之美人也盛怒气于面不䏻以为可好史记表

齐威公小白之元年丙申也鲁𣣔与齐公子紏

入后小白齐距鲁生致𬋩仲是歳至𧻗"吴计二

百一十三年而𬋩仲之书己言毛嫱西施是二

人者皆前古之人矣岂越之西施冒古之美人

以为名耶是有两西施矣而毛嫱亦非越王美

SKchar明甚司马彪之注乃臆说也当更质于博

政和问朝廷求访三代鼎彝器程唐为陕西提

㸃茶马李朝孺为陕西转运遣人于凤翔府破

商北干墓得铜𥂟SKchar二尺馀中有款识一十六

字又得玉片四十三枚其长三寸许上圆而锐

下阔而方厚半指许玉色明莹以盘献之于朝

玉乃留秦州军资库道君皇帝曰前代忠贤之

墓安得发掘乃罢朝孺退出其𥂟圣徳髙明有

如此者不然丘冢之厄不止此矣其玉乆在秦

帑近年王庶知秦州日取之而去祁寛居之尝

见之为予言之然予又见刘褒延仲言比干墓

在卫州西山去城𢾗十里有汉唐以来碑刻甚

多墓周围𢾗里生异木摎结不可入而居之言

墓在𨵿中未知何也真州六合县界有山四面

平直曰方山山之左右多古墓冢予从甥魏惇

绍兴十二三年间任天长县尉日有一监司属

官过邑馆于尉司出一幞物云昨过方山得之

出以示惇皆美玉也其长二三寸阔一指许厚

三四分光(⿰氵閠)方正上有小窍约百馀枚不知为

何物也惇𣣔丐其一二枚属官靳而不与且云

方山民因耕穿一墓得此疑其为玉䇿以予考

之此乃两汉以前贵近之墓所谓珠𥜗玉押者

古以敛尸惟王公则有之耳盖与比干墓所𫉬

正同尔

川峡间有一种恶草罗生于野虽人家庭砌亦

有之如此间之蒿蓬也土人呼为䕭麻其枝

叶拂人肌肉即成疮炮浸淫溃烂乆不䏻愈杜

子美除草诗所谓草有害于人曾何生阻修其

毒甚𧊵虿其多弥道周盖谓此也刘褒延仲至

蜀尝见之

宣和间蔡宝臣致君𭣣南唐后主书𢾗轴来京

师以献蔡絛约之其一乃王师𭣣金陵城垂破

时仓皇中作一䟽祷于释氏愿兵退之后许造

佛像(⿱艹石)干身菩萨(⿱艹石)干身斋僧(⿱艹石)干万员建殿

宇若干所其𢾗皆甚多字画老草然皆遒劲可

爱盖危窘急中所书也又有看经发愿文自称

蓬居士李煜又有长短句临江仙云樱桃结

子春归尽蝶翻金粉𩀱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

钩罗幕惆怅卷金泥门巷寂寥人去后望残烟

草低迷而无尾句刘延仲为𥙷之云何时重聴

玉騘嘶扑帘飞絮依约夣回时

东坡四时冬词云真态生香谁𦘕得玉奴纎手

嗅梅花每疑玉奴字殊无意味(⿱艹石)以为潘淑妃

小字则当为玉儿亦非故实刘延仲尝见东坡

手书本乃作玉如纎方知上下之意相贯愈觉

此聮之妙也

闽广多异花悉清芬郁烈而末利花为众花之

冠岭外人或云抹丽谓䏻掩众花也至暮则尤

香今闽人以陶盎种之转海而来浙中人家以

为嘉玩然性不耐寒极难爱护经霜雪则多死

亦土地之异冝也颜慱文持约谪官岭表爱而

赋诗云竹稍脱青锦榕叶堕黄云岭头暑正烦

见此绿萼君𣣔言娇不吐藏意乆未分最怜月

𥘉上浓香夣中闻䔥然六曲屏西施𢃄㣲醺丛

深珊瑚帐枝转翡翠裙譬如追风𮪍一抹万马

群铜瓶汲清泚聊复为子勤愿言少湏㬰对此

髯将军𮗚此诗则花之清淑柔婉风味不见可

知矣

京口北固山甘露寺旧有二大铁镬梁天监

铸东坡游寺诗云䔥翁古铁镬相对空团团坡

陀受百斛积雨生㣲澜是也予往来𢾗见之然

未尝稽考本何物为何用也近复游于寺因熟

𮗚之盖有文可读云天监十八年太歳乙亥十

二月丙午朔十日乙卯皇帝亲造铁镬于解脱

古佛殿前满漫㓕一字甘泉种以荷叶供养十方

一切诸仏以仏神力遍至十方尽虚空界穷未

来际令地狱苦镬变为七珍宝池地狱沸汤化

为八功徳水一切四生解脱众苦如莲花在泥

清净无染同得安乐到𣵀盘城斯镬之用本在

烹鲜八珍与染五味生纒我皇净照慈𬒳无邉

法喜禅恱何取又漫一字檀縁造斯器回成胜縁如

含碧水又漫一字发红莲道场供飬永末无迁其后

又云帅吴虎子近禁道真㮣懐于佐陈僧圆承

又漫一字令宣令郑休之义不可暁疑当时干造

之人耳又一行云五十石镬然形制不䏻容今

之五十石盖古之斗斛小也始知二镬乃当时

植莲供飬佛之器耳

李端叔有赠人二小诗一云通中玉冷夣偏长

花影笼阶月浸凉挽断罗巾留不住觉来犹有

去时香二云情随榆䇲不胜飘心似杨花暖𣣔

消儗借琼林大盈库约君孤注赌妖娆盖有所

谓也或云是与当𡍼杨姝者慱者以胜彩注累

𢾗者至垂败者惟有畸零不累注𢾗谓之孤

故端叔戏云

韩退之诗云前计顿乖张居然见其赝广韵及

字书云赝五晏切注伪物也东坡岭外诗云茯

苓无人采千歳化虎魄我岂无长镵真赝苦难

识韩非子曰齐伐鲁索谗鼎鲁以其雁往齐曰

雁也鲁曰真也古以㕍为赝亦借用也今人(⿱艹石)

作真雁人必𥬇之

东坡在黄州陈慥季常在岐亭时相往来季常

喜谈飬生自谓吐纳有所得后季常因病公以

书戏之云公飬生之效有成绩今又示病弥月

虽使皋陶聴之未昜平反公之养性正如小子

之圆觉可谓害脚法师鹦鹉禅五通气球黄门

妾也前軰相与可谓善谑也

崇宁二年三月一日卫州𫉬嘉县民职氏杀猪

𥙊神而民刘氏猎犬得其弃首骨㗸之狺狺四

日不食民使其子析之其左牡齿臼中得肉如

拇谛视之如来像也髻有珠如粟瞑目跏趺瞳

子𨼆然荘SKchar毕具𮗚者万人⿱目兆载之伯宇尝记

其事⿱目兆无咎又作赞以称叹之政和丁酉予侍

亲在真州时慈受禅师懐深住持资福寺一日

深老谓先君曰近赴村落冨人家斋见群犬争

㗸啮一牛胫骨甚狂噬相嗾不已村人持挺驱

逐亦竟不去众颇异因夺而破之其中血髄已

坚凝如玉自成一菩萨形衣纹璎珞相好奇特

虽雕𤥨有所不及其家乃取去藏之此与职氏

猪齿事极相𩔖佛之慈悲化身无所不在此警

于好杀者俾生信心哀𢚓有情故示希有之异

阐提者得不少悛乎

翟三丈公巽宣和末蔡絛约之用事外召从官

七人公巽再以琐闼召力辞之未至阙有指挥

落职宫祠継而复还待制公作谢表有云弹贡

禹之冠城非本志夺伯氏之邑其又何言又云

惟一与一夺之命无有二三而三仕三己之心

敢懐愠喜人多称之

翟公巽谢对衣金𢃄鞍马表云顾臣非缁衣之

宜敝予又改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叶少

蕴谢赐暦日表云岂特千歳之日可坐而致将

使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汪彦章贺进筑𨺚兊二

州及城寨表云我陵我阿不以山谿之险有民

有社在吾邦域之中皆用经史全语有工者

SKchar词乐语前軰以为文章馀事然鲜䏻得体王

安中履政和六年天宁节集英殿宴作教坊

致语其诵圣徳云盖五帝其臣莫及自致丕平

凡三代受命之符毕彰殊应又云歌太平既醉

之诗赖一代之有庆得乆视长生之道叅万歳

以成纯可谓妙语也至放小儿队词云戢戢两

髦已对㐮城之问翩翩群舞却从沂水之归放

女童词云奏阆圃之云谣已瞻天而献祝曳广

寒之电䄂将偶月以言归益更巧䴡而切当矣

履道之掌内制可谓尽軄凡乐语不必典雅惟

语时近俳乃妙如王履道天宁节宴小儿致语

云五百里采五百里卫外并有截之区八千歳

春八千歳秋共上无强之寿又正旦宴小児致

语云君子有酒多且㫖得尽群心化国之日舒

以长对扬万寿孙近叔诣宣和春晏女童致语

云黛耜载耕于帝籍广十千维耦之强青娃往

祓于髙禖兆则百斯男之庆皆为得体然未(⿱艹石)

东坡元祐秋宴教坊致语云南极呈祥侯秋分

而老人见西夷慕义渉流沙而天马来又春宴

致语云稍寛中昃之SKchar一均湛露之泽方将麹

蘖群贤而恶㫖酒鼓吹六艺而放郑声虽白雪

阳春莫致天颜之一𥬇而献芹负日各𦘕野人

之寸心则又不可跂及矣乐语中有俳谐之言

一两聮则伶人于进趋诵咏之间尤觉可𮗚而

警绝如石𢡟敏(⿱艹石)外州天宁节赐宴云飞碧篆

之炉烟薫为和气动红鳞之酒面起作恩波何

安中得之外州上元云五云缥缈出危峤于灵

鼍九陌荧煌下繁星于陆海暗尘随马素月流

天如熙熙登春䑓举欣欣有喜色孙仲益和州

送交代云渭城朝雨𭔃别恨于垂杨南浦春波

眇愁心于碧草皆为人所脍灸也

翟公巽知宻州侯䝉元功自中书侍𭅺罢政归

郷公有启云得请真祠归荣故里虽老成去国

之昜而明哲保身之全多士叹嗟饯韩侯之出

邦人尉喜咏季子之来归又云乘安车而过

诸子未慕昔贤挥赐金以娯故人用偿夙志公

平时四六多聱牙髙古而此启特平昜诚太平

太守笔也后元功于里第筑台曰髙蓝光既落

成公就䑓张具为宴自作致语有云公槐避宠

衣繍归荣从外方之赤松𭔃髙懐于绿野珍禽

綷羽借鸡树之遗栖曲沼回塘分凤池之馀润

晋世语云刘放为中书监孙资为中书令共领

枢要夏侯献曹肇心内不平殿中有鸡栖𣗳二

人相谓曰此亦乆矣其䏻复几指放资也又晋

书荀朂守中书监毗赞朝政及迁尚书令朂乆

在中书专掌机事失之甚愠人有贺者怒曰夺

我凤凰池何贺焉故公用鸡树凤池皆中书事

考之方见其工

李昭玘成季自京东西路提刑移东路西路置

司在兊东路置司在青州谢上表有云去长安

之日虽遥千里之围望岱宗之云犹均一雨之

杜子美佳人词云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𪧐本

草合𭭕或曰合昏陈藏器云叶至暮则合故曰

合昏今夜合花是也又往在诗云当宁䧟玉座

白间剥画虫文选景福殿赋云皎皎白间㣲㣲

列钱注白间窗也又大食刀歌云得君乱𢇁与

君理北史齐文宣帝髙洋神武第三子神武尝

令诸子各理乱𢇁帝独抽刀斩之曰乱者湏斩

神武以为然

范忠宣公薨朝廷赐墓碑之额曰世济忠直时

唐彦猷君益知颖昌为表其居曰忠直坊范公

之子正平正思直谓君益曰荷公之意但上之

所赐刻于螭首掲于墓隧假宠于范氏(⿱艹石)𧦧于

康荘以为往来之𮗚非朝廷之意也君益曰此

州郡之事于君家无与也二公曰先祖先人功

名闻于逺迩何待此而显且十室之邑必有忠

信流俗所尚识者所耻异时不独吾家为人嗤

诮公亦宁逃于指议故不得不力请也时李端

叔官于许下乃见唐公且言曰顷胡文公㳟𪧐

知苏州时蒋堂希鲁将致政归文恭昔为诸生

尝受学于蒋公乃即其里第表之为难老坊蒋

公见之不乐曰此俚俗歆熖内不足而假之人

以为夸者非所望于故人也愿即撤去文恭谢

之𣣔如其请则营缮已毕乃资其尝𫉬芝草之

瑞更为灵芝文公退而语人曰识必因徳而后

达蒋公之徳盖所畏而其识如此非吾所及也

君益闻端叔之言遂撤去之范氏二公闻之乃

谢端叔曰非公之语莫遂吾心也因复𥬇曰凡

以伎䏻物货自营啚售于人则多曰元本某家

至于假供御供使州土为名殆与此一𩔖颜子

居陋巷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SKchar而不改其

乐故与禹稷同道当时未闻表其巷为何坊也

端叔亦𥬇之后复陈此语于君益君益亦大𥬇

李资政邦直有与韩魏公书云前书戏问玉梳

金箆者侍白须翁几𣣔谈死矣然常山颇多老

伶人吹弹甚熟日使教此五六人者近稍便串

异时愿侍饮期一釂觞也玉梳金箆盖邦直之

SKchar也人或问命名之意邦直𥬇曰此俗所谓

和尚置梳箆也又有与魏公书云旧日梳箆固

无恙亦尝曽添三两人更似和尚撮头𢃄子尔

元祐中哲宗句日一召辅臣于延英阁聴讲读

时曽肇子开苏辙子由自左右史益除中书舎

人入侍讲筵子由作诗呈同省诸公悉和之迩

英延义皆仁宗所建  沟记注官赐生饮茶

将罢赐汤仍皆免拜无复外廷之礼故子开诗

云二阁从容访古今诸儒葵藿但倾心君臣相

对疑賔主谁识昭陵用意深迩英阁前槐后竹

𩀱槐极髙而柯叶拂地状如龙蛇或谓之凤尾

槐子开诗云凤尾扶踈槐影寒龙吟䔥瑟竹声

干汉皇恭黙尊儒学不似公孙见不冠子由诗

云铜瓶洒遍不胜寒雨㸃匀圆冻未干回首曈

昽朝日上槐龙对舞覆衣冠并谓此也

宣和中予在唐州外氏吴家时㐮阳府光化县

村人耕穴一冢得一器𩔖鼎而有盖盖及鼎腹

皆雷纹中有虬形两耳为饕餮足为蚩尤制作

甚精一足㣲蚀损尚可立也表舅唐悫端仲𢾗

千得之以予舅氏啚好古博雅乃以归之而强

名曰虬鼎且作歌以纪之予得熟视焉予以谓

古之鼎鼐皆无盖而足皆圆直无作兽形者此

乃敦耳端仲以其腹髙如鼎而敦乃形匾故名

之为鼎耳其饕餮蚩尤与李伯时古器图所𦘕

小敦耳足正同但小敦耳之两兽开口有餙玉

处古之玉敦多如此也而此器乃无餙玉之状

复无款识耳又按吕氏春秋云周鼎饕餮有首

无身食人未咽害及此身此盖周器也古器多

为饕餮蚩尤者深戒于贪𭧂也两舅皆以予言

为然乃秪名曰虬敦极宝惜之时京西漕时道

陈闻有此器讽太守王玨来取之舅氏秘而不

出后𣣔自携往京师并𨵿中侯金印献之上方

未㡬而俶SKchar外门避地湘潭平时玩好书𦘕宝

玉悉为贼有不知此器存亡何所惜哉

天下之事每患于无公论徇于一已之好恶则

其说必偏虽以曲词夸语以胜于人然卒不(⿱艹石)

公论之使人必信也砚之美者无出于端溪之

石而唐询彦猷作砚录乃以青州黑山红𢇁石

为冠米芾元章则以唐州方城山葛仙公岩石

为冠彦猷则谓红𢇁石理黄者其𢇁红理红者

其𢇁黄文之美者则有旋转其𢇁凡十馀重次

第不乱资质润羙发墨乆为水所浸渍即有膏

液出焉此石之至灵者非他石可与较议故列

之于首元章则谓方城SKchar石石理向日视之如

玉莹如鉴光而着墨如澄泥不滑稍磨之则已

下而不熟生泡发墨生光如⿰氵𭝠如油岁乆不退

常如新成有君子一徳之操色紫可爱声平而

有韵此石近出始见十馀枚矣二公皆于翰学

留意者然此说𢙢未为公也予伯父毅老提学

尝官青社得红𢇁石砚虽文采诚如彦猷之说

但石理粗慢殊不发墨时堪为几案之奇玩耳

予外氏居唐州而方城外邑也予往来必过仙

公山下地名新寨居民多以石为工所货之砚

紫青白三种石也亦作鼎斛盘盂之𩔖其砚如

吴郡㠛村石之昜得一枚不过百钱惟有一种

曰太阳坑石乃元章所谓近出者坑在山巅其

石色如端溪坚重缜宻作砚极挫墨不𢾗磨而

已盈砚殊可爱也盖元章性急每用磨墨发艶

甚昜故以适意为快也然多损笔墨故士人谓

之笔墨刽子可与端州后历石相抗焉得居上

SKchar下岩之二石之上也予在京西时择求𢾗年

得一巨璞琢为玉斗檏不知者以为无眼之端

溪也余舅吴衮𩔰啚为余铭其背云琢云根陪

玄颖赞斯文贻乆永无磷缁坚以璟之子操同

其炳渡江以来之后亡之矣二公之论当否䆒

心于文房者必䏻订评之

黄鲁直有乞猫诗云秋来䑕軰欺猫死窥瓮翻

盆搅夜眠闻道狸奴将𢾗子买鱼穿桞聘衘蝉

蔡天启乞猫于孙元忠亦有诗云厨廪(“㐭”换为“面”)空虗䑕

亦饥终宵咬啮近秋帏腐儒生计惟黄卷乞取

衘蝉与护持余友李广徳卲以二猫送余仍以

二诗一云吾家入雪白于霜更有SKchar鞍似闹装

便请炉邉义手立从他䑕子自跳梁二云衘蝉

毛色白胜酥搦絮堆绵亦不如老病毗耶湏减

口从今休叹食无鱼






墨荘漫录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