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六 墨荘漫錄 卷第七
宋 張邦基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鈔本
卷第八

墨荘漫録卷第七

西施羙人也三尺童子皆知其為越獻於吳以

亡吳也吳越春秋雲越王使相者得薴羅山鬻

薪之女曰西施鄭旦餙以羅𭮹教以容歩而獻

於吳荘子曰西施病心而矉其里之醜人見而

美之歸亦捧心而矉孟子云西子𮐃不㓗則人

皆掩面而過之注云西子古之好女西施也毛

嬙亦美人也荘子云毛牆䴡SKchar人之所美也魚

見之而深入鳥見之而髙飛釋音注司馬彪雲

毛牆古羙女一雲越王美SKchar也麗SKchar晉獻公嬖

之以為夫人崔譔本作西施又慎子云毛嬙西

施天下之至姣也按左氏傳越之㓕吳在魯哀

公之二十二年孟子嘗見梁惠王齊宣王自哀

公二十二年至魏王之元年一百四年至齊宣

王之元年一百三十二年乃魏惠王之二十九

年也史記荘子傳雲名周與梁惠王齊宣同時

則荘子與孟蓋一時慎子名到與淳與於髠騶

奭之徒皆𢧐國時人亦荘孟一時也又史記表

晉獻公五年伐𮪜戎得𮪜SKchar是歳己酉也至魏

惠王之元年三百七年(⿱艹石)以毛嬙為越王美SKchar

又與𮪜SKchar非同時而崔譔以𮪜SKchar為西施故以

為近故說者謂荘孟慎子所言西施皆越之獻

吳者然予讀管子小稱篇有雲毛嬙西施天下

之美人也盛怒氣於面不䏻以為可好史記表

齊威公小白之元年丙申也魯𣣔與齊公子紏

入後小白齊距魯生致𬋩仲是歳至𧻗"吳計二

百一十三年而𬋩仲之書己言毛嬙西施是二

人者皆前古之人矣豈越之西施冐古之美人

以為名耶是有兩西施矣而毛嬙亦非越王美

SKchar明甚司馬彪之注乃臆說也當更質於愽

政和問朝廷求訪三代鼎彜噐程唐為陜西提

㸃茶馬李朝孺為陜西轉運遣人於鳳翔府破

商北干墓得銅𥂟SKchar二尺餘中有欵識一十六

字又得玉片四十三枚其長三寸許上圓而銳

下濶而方厚半指許玉色明瑩以盤獻之於朝

玉乃留秦州軍資庫道君皇帝曰前代忠賢之

墓安得發掘乃罷朝孺退出其𥂟聖徳髙明有

如此者不然丘冢之厄不止此矣其玉乆在秦

帑近年王庻知秦州日取之而去祁寛居之嘗

見之為予言之然予又見劉褒延仲言比干墓

在衞州西山去城𢾗十里有漢唐以來碑刻甚

多墓周圍𢾗里生異木摎結不可入而居之言

墓在𨵿中未知何也真州六合縣界有山四面

平直曰方山山之左右多古墓冢予從甥魏惇

紹興十二三年間任天長縣尉日有一監司屬

官過邑舘於尉司出一襆物雲昨過方山得之

出以示惇皆美玉也其長二三寸濶一指許厚

三四分光(⿰氵閠)方正上有小竅約百餘枚不知為

何物也惇𣣔丐其一二枚屬官靳而不與且雲

方山民因耕穿一墓得此疑其為玉䇿以予考

之此乃兩漢以前貴近之墓所謂珠𥜗玉押者

古以歛屍惟王公則有之耳蓋與比干墓所𫉬

正同爾

川峽間有一種惡草羅生於野雖人家庭砌亦

有之如此間之蒿蓬也土人呼為䕭麻其枝

葉拂人肌肉即成瘡炮浸滛潰爛乆不䏻愈杜

子美除草詩所謂草有害於人曾何生阻修其

毒甚𧊵蠆其多彌道周蓋謂此也劉褒延仲至

蜀嘗見之

宣和間蔡寳臣致君𭣣南唐後主書𢾗軸來京

師以獻蔡絛約之其一乃王師𭣣金陵城垂破

時倉皇中作一䟽禱於釋氏願兵退之後許造

佛像(⿱艹石)干身菩薩(⿱艹石)干身齋僧(⿱艹石)干萬員建殿

宇若干所其𢾗皆甚多字畫老草然皆遒勁可

愛蓋危窘急中所書也又有看經發願文自稱

蓬居士李煜又有長短句臨江仙雲櫻桃結

子春歸盡蝶翻金粉𩀱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玉

鈎羅幕惆悵捲金泥門巷寂寥人去後望殘煙

草低迷而無尾句劉延仲為𥙷之云何時重聴

玉騘嘶撲簾飛絮依約夣囬時

東坡四時冬詞雲真態生香誰𦘕得玉奴纎手

嗅梅花每疑玉奴字殊無意味(⿱艹石)以為潘淑妃

小字則當為玉兒亦非故實劉延仲嘗見東坡

手書本乃作玉如纎方知上下之意相貫愈覺

此聮之妙也

閩廣多異花悉清芬郁烈而末利花為衆花之

冠嶺外人或雲抹麗謂䏻掩衆花也至暮則尤

香今閩人以陶盎種之轉海而來浙中人家以

為嘉玩然性不耐寒極難愛護經霜雪則多死

亦土地之異冝也顔慱文持約謫官嶺表愛而

賦詩云竹稍脫青錦榕葉墮黃雲嶺頭暑正煩

見此緑蕚君𣣔言嬌不吐藏意乆未分最憐月

𥘉上濃香夣中聞䔥然六曲屏西施𢃄㣲醺叢

深珊瑚帳枝轉翡翠裙譬如追風𮪍一抹萬馬

群銅缾汲清泚聊復為子勤願言少湏㬰對此

髯將軍𮗚此詩則花之清淑柔婉風味不見可

知矣

京口北固山甘露寺舊有二大鉄鑊梁天監

鑄東坡游寺詩云䔥翁古鉄鑊相對空團團坡

陀受百斛積雨生㣲瀾是也予徃來𢾗見之然

未嘗稽考本何物為何用也近復游於寺因熟

𮗚之蓋有文可讀雲天監十八年太歳乙亥十

二月丙午朔十日乙卯皇帝親造鉄鑊於觧脫

古佛殿前滿漫㓕一字甘泉種以荷葉供養十方

一切諸仏以仏神力遍至十方盡虛空界窮未

來際令地獄苦鑊變為七珎寳池地獄沸湯化

為八功徳水一切四生觧脫衆苦如蓮花在泥

清淨無染同得安樂到𣵀槃城斯鑊之用本在

烹鮮八珎與染五味生纒我皇淨照慈𬒳無邉

法喜禪恱何取又漫一字檀縁造斯噐囬成勝縁如

含碧水又漫一字發紅蓮道塲供飬永末無遷其後

又雲帥吳虎子近禁道真㮣懐於佐陳僧圓承

又漫一字令宣令鄭休之義不可暁疑當時幹造

之人耳又一行雲五十石鑊然形制不䏻容今

之五十石蓋古之斗斛小也始知二鑊乃當時

植蓮供飬佛之噐耳

李端叔有贈人二小詩一雲通中玉冷夣偏長

花影籠階月浸涼挽斷羅巾留不住覺來猶有

去時香二雲情隨榆筴不勝飄心似楊花暖𣣔

消儗借瓊林大盈庫約君孤注賭妖嬈蓋有所

謂也或雲是與當𡍼楊姝者慱者以勝彩注累

𢾗者至垂敗者惟有畸零不累注𢾗謂之孤

故端叔戱雲

韓退之詩云前計頓乖張居然見其贋廣韻及

字書雲贋五晏切注偽物也東坡嶺外詩云茯

苓無人採千歳化虎魄我豈無長鑱真贋苦難

識韓非子曰齊伐魯索讒鼎魯以其鴈徃齊曰

鴈也魯曰真也古以㕍為贋亦借用也今人(⿱艹石)

作真鴈人必𥬇之

東坡在黃州陳慥季常在岐亭時相徃來季常

喜談飬生自謂吐納有所得後季常因病公以

書戱之雲公飬生之効有成績今又示病彌月

雖使臯陶聴之未昜平反公之養性正如小子

之圓覺可謂害腳法師鸚鵡禪五通氣毬黃門

妾也前軰相與可謂善謔也

崇寧二年三月一日衞州𫉬嘉縣民職氏殺豬

𥙊神而民劉氏獵犬得其棄首骨㗸之狺狺四

日不食民使其子析之其左牡齒臼中得肉如

拇諦視之如來像也髻有珠如粟瞑目跏趺瞳

子𨼆然荘SKchar畢具𮗚者萬人⿱目兆載之伯宇嘗記

其事⿱目兆無咎又作賛以稱嘆之政和丁酉予侍

親在真州時慈受禪師懐深住持資福寺一日

深老謂先君曰近赴村落冨人家齋見群犬爭

㗸嚙一牛脛骨甚狂噬相嗾不已村人持挺驅

逐亦竟不去衆頗異因奪而破之其中血髄已

堅凝如玉自成一菩薩形衣紋瓔珞相好竒特

雖雕𤥨有所不及其家乃取去藏之此與職氏

豬齒事極相𩔖佛之慈悲化身無所不在此警

於好殺者俾生信心哀𢚓有情故示希有之異

闡提者得不少悛乎

翟三丈公巽宣和末蔡絛約之用事外召從官

七人公巽𠕂以瑣闥召力辭之未至闕有指揮

落職宮祠継而復還待制公作謝表有雲彈貢

禹之冠城非本志奪伯氏之邑其又何言又雲

惟一與一奪之命無有二三而三仕三己之心

敢懐慍喜人多稱之

翟公巽謝對衣金𢃄鞍馬表雲顧臣非緇衣之

宜敝予又改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徒行葉少

藴謝賜暦日表雲豈特千歳之日可坐而致將

使百畆之田勿奪其時汪彥章賀進築𨺚兊二

州及城寨表雲我陵我阿不以山谿之險有民

有社在吾邦域之中皆用經史全語有工者

SKchar詞樂語前軰以爲文章餘事然鮮䏻得體王

安中履政和六年天寧節集英殿宴作敎坊

致語其誦聖徳雲蓋五帝其臣莫及自致丕平

凡三代受命之符畢彰殊應又雲歌太平旣醉

之詩頼一代之有慶得乆視長生之道叅萬歳

以成純可謂妙語也至放小兒隊詞雲戢戢兩

髦已對㐮城之問翩翩群舞卻從沂水之歸放

女童詞雲奏閬圃之雲謡已瞻天而獻祝曳廣

寒之電䄂將偶月以言歸益更巧䴡而切當矣

履道之掌內製可謂盡軄凢樂語不必典雅惟

語時近俳乃妙如王履道天寧節宴小兒致語

雲五百里采五百里衞外並有截之區八千歳

春八千歳秋共上無彊之夀又正旦宴小児致

語雲君子有酒多且㫖得盡群心化國之日舒

以長對揚萬壽孫近叔詣宣和春晏女童致語

雲黛耜載耕於帝籍廣十千維耦之彊青娃徃

祓於髙禖兆則百斯男之慶皆為得體然未(⿱艹石)

東坡元祐秋宴教坊致語雲南極呈祥侯秋分

而老人見西夷慕義渉流沙而天馬來又春宴

致語雲稍寛中昃之SKchar一均湛露之澤方將麴

櫱群賢而惡㫖酒鼓吹六藝而放鄭聲雖白雪

陽春莫致天顔之一𥬇而獻芹負日各𦘕野人

之寸心則又不可跂及矣樂語中有俳諧之言

一兩聮則伶人於進趨誦詠之間尤覺可𮗚而

警絶如石𢡟敏(⿱艹石)外州天寧節賜宴雲飛碧篆

之爐煙薫為和氣動紅鱗之酒面起作㤙波何

安中得之外州上元雲五雲縹緲出危嶠於靈

鼉九陌熒煌下繁星於陸海暗塵隨馬素月流

天如熈熈登春䑓舉欣欣有喜色孫仲益和州

送交代雲渭城朝雨𭔃別恨於垂楊南浦春波

𦕈愁心於碧草皆為人所膾灸也

翟公巽知宻州侯䝉元功自中書侍𭅺罷政歸

郷公有啓雲得請真祠歸榮故里雖老成去國

之昜而明哲保身之全多士嘆嗟餞韓侯之出

邦人尉喜詠季子之來歸又雲乗安車而過

諸子未慕昔賢揮賜金以娯故人用償夙志公

平時四六多聱牙髙古而此啓特平昜誠太平

太守筆也後元功於里第築臺曰髙藍光旣落

成公就䑓張具為宴自作致語有云公槐避寵

衣繍歸榮從外方之赤松𭔃髙懐於緑野珎禽

綷羽借雞樹之遺棲曲沼囬塘分鳳池之餘潤

晉世語雲劉放為中書監孫資為中書令共領

樞要夏侯獻曹肇心內不平殿中有雞棲𣗳二

人相謂曰此亦乆矣其䏻復幾指放資也又晉

書荀朂守中書監毗賛朝政及遷尚書令朂乆

在中書專掌機事失之甚慍人有賀者怒曰奪

我鳳凰池何賀焉故公用雞樹鳳池皆中書事

考之方見其工

李昭玘成季自京東西路提刑移東路西路置

司在兊東路置司在青州謝上表有雲去長安

之日雖遙千里之圍望岱宗之雲猶均一雨之

杜子美佳人詞雲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𪧐本

草合𭭕或曰合昏陳藏噐雲葉至暮則合故曰

合昏今夜合花是也又徃在詩云當寧䧟玉座

白間剝畫蟲文選景福殿賦雲皎皎白間㣲㣲

列錢注白間牎也又大食刀歌雲得君亂𢇁與

君理北史齊文宣帝髙洋神武第三子神武嘗

令諸子各理亂𢇁帝獨抽刀斬之曰亂者湏斬

神武以為然

范忠宣公薨朝廷賜墓碑之額曰世濟忠直時

唐彥猷君益知頴昌為表其居曰忠直坊范公

之子正平正思直謂君益曰荷公之意但上之

所賜刻於螭首掲於墓隧假寵於范氏(⿱艹石)𧦧於

康荘以為徃來之𮗚非朝廷之意也君益曰此

州郡之事於君家無與也二公曰先祖先人功

名聞於逺邇何待此而顯且十室之邑必有忠

信流俗所尚識者所恥異時不獨吾家為人嗤

誚公亦寧逃於指議故不得不力請也時李端

叔官於許下乃見唐公且言曰頃胡文公㳟𪧐

知蘇州時蔣堂希魯將致政歸文恭昔為諸生

嘗受學於蔣公乃即其里第表之為難老坊蔣

公見之不樂曰此俚俗歆熖內不足而假之人

以為夸者非所望於故人也願即撤去文恭謝

之𣣔如其請則營繕已畢乃資其嘗𫉬芝草之

瑞更為靈芝文公退而語人曰識必因徳而後

達蔣公之徳蓋所畏而其識如此非吾所及也

君益聞端叔之言遂撤去之范氏二公聞之乃

謝端叔曰非公之語莫遂吾心也因復𥬇曰凢

以伎䏻物貨自營啚售於人則多曰元本某家

至於假供御供使州土為名殆與此一𩔖顔子

居陋巷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SKchar而不改其

樂故與禹稷同道當時未聞表其巷爲何坊也

端叔亦𥬇之後復陳此語於君益君益亦大𥬇

李資政邦直有與韓魏公書雲前書戱問玉梳

金箆者侍白鬚翁幾𣣔談死矣然常山頗多老

伶人吹彈甚熟日使敎此五六人者近稍便串

異時願侍飲期一釂觴也玉梳金箆蓋邦直之

SKchar也人或問命名之意邦直𥬇曰此俗所謂

和尚置梳箆也又有與魏公書雲舊日梳箆固

無恙亦嘗曽添三兩人更似和尚撮頭𢃄子爾

元祐中哲宗句日一召輔臣於延英閣聴講讀

時曽肇子開蘇轍子由自左右史益除中書舎

人入侍講筵子由作詩呈同省諸公悉和之邇

英延義皆仁宗所建  溝記注官賜生飲茶

將罷賜湯仍皆免拜無復外廷之禮故子開詩

雲二閣從容訪古今諸儒葵藿但傾心君臣相

對疑賔主誰識昭陵用意深邇英閣前槐後竹

𩀱槐極髙而柯葉拂地狀如龍蛇或謂之鳳尾

槐子開詩云鳳尾扶踈槐影寒龍吟䔥瑟竹聲

乾漢皇恭黙尊儒學不似公孫見不冠子由詩

雲銅缾灑遍不勝寒雨㸃勻圓凍未乾囬首曈

曨朝日上槐龍對舞覆衣冠並謂此也

宣和中予在唐州外氏吳家時㐮陽府光化縣

村人耕穴一冢得一噐𩔖鼎而有蓋蓋及鼎腹

皆雷紋中有虬形兩耳為饕餮足為蚩尤製作

甚精一足㣲蝕損尚可立也表舅唐慤端仲𢾗

千得之以予舅氏啚好古愽雅乃以歸之而強

名曰虬鼎且作歌以紀之予得熟視焉予以謂

古之鼎鼐皆無蓋而足皆圓直無作獸形者此

乃敦耳端仲以其腹髙如鼎而敦乃形匾故名

之為鼎耳其饕餮蚩尤與李伯時古噐圖所𦘕

小敦耳足正同但小敦耳之兩獸開口有餙玉

䖏古之玉敦多如此也而此噐乃無餙玉之狀

復無欵識耳又按呂氏春秋雲周鼎饕餮有首

無身食人未咽害及此身此蓋周噐也古噐多

為饕餮蚩尤者深戒於貪𭧂也兩舅皆以予言

為然乃秪名曰虬敦極寳惜之時京西漕時道

陳聞有此噐諷太守王玨來取之舅氏秘而不

出後𣣔自攜徃京師並𨵿中侯金印獻之上方

未㡬而俶SKchar外門避地湘潭平時玩好書𦘕寳

玉悉為賊有不知此噐存亡何所惜哉

天下之事每患於無公論狥於一已之好惡則

其說必偏雖以曲詞夸語以勝於人然卒不(⿱艹石)

公論之使人必信也硯之美者無出於端溪之

石而唐詢彥猷作硯錄乃以青州黑山紅𢇁石

為冠米芾元章則以唐州方城山葛仙公巖石

為冠彥猷則謂紅𢇁石理黃者其𢇁紅理紅者

其𢇁黃文之美者則有旋轉其𢇁凢十餘重次

第不亂資質潤羙發墨乆為水所浸漬即有膏

液出焉此石之至靈者非他石可與較議故列

之於首元章則謂方城SKchar石石理向日視之如

玉瑩如鑑光而著墨如澄泥不滑稍磨之則已

下而不熟生泡發墨生光如⿰氵𭝠如油𡻕乆不退

常如新成有君子一徳之操色紫可愛聲平而

有韻此石近出始見十餘枚矣二公皆於翰學

留意者然此說𢙢未為公也予伯父毅老提學

嘗官青社得紅𢇁石硯雖文采誠如彥猷之說

但石理麤慢殊不發墨時堪為几案之竒玩耳

予外氏居唐州而方城外邑也予徃來必過仙

公山下地名新寨居民多以石為工所貨之硯

紫青白三種石也亦作鼎斛盤盂之𩔖其硯如

吳郡㠛村石之昜得一枚不過百錢惟有一種

曰太陽坑石乃元章所謂近出者坑在山巔其

石色如端溪堅重縝宻作硯極挫墨不𢾗磨而

已盈硯殊可愛也蓋元章性急每用磨墨發艶

甚昜故以適意爲快也然多損筆墨故士人謂

之筆墨劊子可與端州後歴石相抗焉得居上

SKchar下岩之二石之上也予在京西時擇求𢾗年

得一巨璞琢爲玉斗檏不知者以爲無眼之端

溪也余舅吳袞𩔰啚爲余銘其背雲琢雲根陪

玄頴賛斯文貽乆永無磷緇堅以璟之子操同

其炳渡江以來之後亡之矣二公之論當否䆒

心於文房者必䏻訂評之

黃魯直有乞貓詩云秋來䑕軰欺貓死窺甕翻

盆攪夜眠聞道貍奴將𢾗子買魚穿桞聘衘蟬

蔡天啓乞貓於孫元忠亦有詩云廚廩(「㐭」換為「面」)空虗䑕

亦飢終宵咬齧近秋幃腐儒生計惟黃卷乞取

衘蟬與護持余友李廣徳卲以二貓送余仍以

二詩一雲吾家入雪白於霜更有SKchar鞍似閙裝

便請爐邉義手立從他䑕子自跳梁二雲衘蟬

毛色白勝酥搦絮堆綿亦不如老病毗耶湏減

口從今休嘆食無魚






墨荘漫録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