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庄漫录/卷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墨庄漫录
全书始 卷一 下一卷▶


仆以闻见虑其忘也,书藏其箧。归耕山间,遇力罢释耒之垄上,与老农憩谈,非敢示诸好事也。其间是非毁誉,均无容心焉。仆性喜藏书,随所寓榜曰“墨庄”,故题其首曰《墨庄漫录》。淮海张邦基子贤云。

范蜀公乞致仕,章四上,未允。第五章言臣所怀有可去者二:谓言青苗不见听,一可去;荐苏轼、孔文仲不见用,二可去。章既上,遂得请。

张宣徽安道守成都,眷籍娼陈凤仪。后数年,王懿敏仲仪出守蜀,安道祝仲仪,致书与之。仲仪至郡,呼凤仪曰:“张尚书顷与汝留情乎?”凤仪泣下。仲仪曰:“亦尝遗尺牍,今且存否?”曰:“迨今蓄之。”仲仪曰:“尚书有信至汝,可尽索旧帖,吾欲观之,不可隐也。”遂悉取呈,韬于锦囊甚密。仲仪谓曰:“尚书以刚劲立朝,少与多仇。汝毋以此黩公。”乃取书对凤仪,并囊尽焚之。后语安道,张甚感之。王、张姻家也。

东坡在杭州,一日游西湖,坐孤山竹阁,前临湖亭上。时二客皆有服,预焉。久之,湖心有一彩舟渐近,亭前靓妆数人。中有一人尤丽,方鼓筝,年且三十馀,风韵娴雅,绰有态度。二客竞目送之。曲未终,翩然而逝。公戏作长短句云:“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蓉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毗陵一士人姓常,为《蟹》诗云:“水清讵免双螯黑,秋老难逃一背红。”盖讥朱勔父子。

范纯仁尧夫丞相薨,礼官谥曰“忠宣”。考功邓忠臣议曰:“每思捐身而开策,常愿休兵而息民。只知扶危而济倾,宁恤跋前而疐后。”又曰:“谗言乱国,而明蔡确之无罪;奸党投石,而谓大防之可原。当众人莫敢言之时,在偏州无所用之地。义形正色,愤激至诚。非特救当世正人端士之织罗,直欲戒后世乱臣贼子之迷国。徇公忘己,为国惜贤。”又曰:“父母之国,有时而去;股肱之义,于是或亏。放之江湖,忽如草芥。纫兰泽畔,更甚屈原之忠;占鵩坐隅,已分贾生之死。”又曰:“侧席南望,而怏浮云之蔽;趋节东归,而咏零雨之蒙。”又曰:“法座想见其风采,诏书相望于道涂。”云云。时论皆以为允当。崇宁初,追夺元谥,并定谥覆官并罚铜。二年六月,言者再论,忠臣得宫祠。

东坡作《儋耳山》诗云:“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傍石,尽是补天馀。”叔党云:“‘石’当作‘者’,传写之误。一字不工,遂使全篇俱病。”

王荆公书清劲峭拔,飘飘不凡,世谓之横风疾雨。黄鲁直谓学王蒙,米元章谓学杨凝式。以余观之,乃天然如此。

武帝建安二十年冬十月,始置名号,至五大夫与旧列侯关内侯凡六等,以赏军功。名号侯爵十八级,铜印龟纽墨绶;五大夫十五级,铜印环纽亦墨绶,皆不食租。此印决曹氏物也。表舅唐悊端仲见之,亦以予言为然,乃赋诗云:“关中金印岂秦关,想见风流汉已还。大飨似书谯县石,兰亭宁数会稽山。空余此日归囊槖,曾是当年杂佩环。万户况将取如斗,此章何足系腰间。”后范左辖谦叔在方城,以书求借,舅氏不与也。前阙。

崇宁初,既立党籍,臣僚论元祐史官云:初,大臣挟其私忿,济以邪说,力引儇浮与其厚善布列史职。或毁诋先烈,或凿空造语以厚诬,若范祖禹、黄庭坚、张耒、秦观是也;或隐没盛德而不录,若曾肇是也;或含糊取容而不敢言,若陆佃是也:皆再谪降。时旧史已尽改矣。

王巩定国为太常博士,常从术士作轨革,画一堂庑,庭中有明珠一枚,旁置棋局。未几为御史朱光庭所抨,得补外。

东坡在海外,琼州士人姜公弼来从学。坡题其扇云:“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或作朱厓。端合破天荒。”公弼求足之。坡云:“候汝登科,当为汝足。”后入广,被贡至京师。时坡已薨,乃谒黄门于许下,子由乃为足之云:“生长芸间已异芳,风流稷下古诸姜。适从琼管鱼龙窟,秀出羊城翰墨场。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锦衣他日千人看,始信东坡眼目长。”

国朝宗室例除环卫,裕陵始以非袒免补外官。继有登科者,然未有为侍从者。宣和五年,始除子嵩徽猷阁待制,继而子淔亦除。八年,又除子栎,宗室为从官,自伯山始,然皆外任,未有任禁从者。绍兴三年,始除子昼侍郎。皆子字也,然其他字号未有也。十八年,始除不弃侍郎,不字任禁从,自德夫始。

“香泛钓筒萍雨夜,绿摇花坞柳风春。”舒亶信道诗也。信道清才,而诗刻削有如此者。又有云:“空外水光风动月,暗中花气雪藏梅。”又云:“宿雨阁云千嶂碧,野花弄日一村香。”又云:“万壑水澄知月白,千林霜重见松高。”皆警句也。

韩驹子苍诗云:“倦鹊绕枝翻冻影,征鸿摩月堕孤音。”诚佳句也,但太工矣。

浮休居士张芸叟久经迁责,既还,怏怏不平。尝内集,分题赋诗。其女得《蜡烛》,有云:“莫讶泪频滴,都缘心未灰。”浮休有惭色,自是无复躁进意。司马朴之室,浮休之女也。有诗在鄜延路上一寺中,一联云:“满目烟含芳草绿,倚栏露湿海棠红。”或云便是咏烛者。

绍圣初,逐元祐党人,禁中疏出,当责人姓名及广南州郡,以水土美恶系罪之轻重而贬窜焉。执政聚议,至刘安世器之时,蒋之奇颖叔云:“刘某平昔人推命极好。”章惇子厚以笔于昭州上点之云:“刘某命好,且去昭州试命一回。”

杜子美《玄都坛歌》云:“子规夜啼山竹裂,王母昼下云旗翻。”说者多不晓王母,或以为瑶池之金母也。中官陈彦和言:顷在宣和间掌禽苑,四方所贡珍禽不可殚举。蜀中贡一种鸟,状如燕,色绀翠,尾甚多而长。飞则尾开袅袅如两旗,名曰王母。则子美所言,乃此禽也。盖遐方异种,人罕识者。“子规夜啼山竹裂”,言其声清越如竹裂也。

鄱阳胡咏之朝散,生平好道。元符初,尝于信州弋阳县见一道人,青巾葛衣,神气特异。因揖而延之对饮。道人指取大白,满引无算,曰:“君有从军之行,去否?”胡竦然曰:“当去。”盖是时欲就熙河帅姚雄之辟也。道人曰:“西陲方用师,好去。”索纸书诗曰:“济世应须不世才,调羹重见用盐梅。种成白璧人何处,熟了黄梁梦未回。相府旧开延士阁,武夷新筑望仙台。青鸡唱彻函关晓,好卷游帏归去来。”授咏曰:“为我以此寄章相公。”且曰:“章相公好个人,又错了路迳也。”咏叩其说,但云未可立谈。咏问其姓名,亦不肯言,曰:“吾早晚亦游边,可以复相见。”夜艾,咏曰:“先生可就此寝。”曰:“吾归邸中,只在河下。”乃拂衣去。明日,遣人往诸邸寻问,皆云未尝有道人。因告县令,遍邑物色,竟无曾见者。咏至京师,见王副车诜,具告以此。欲持诗谒子厚,诜曰:“慎不可。上方以边事倚办相公,丞相得此,必坚请去。上必疑怪,诘其所以然,君且得罪。”咏以为然,径趋姚幕,从取青唐。暨还阙,则子厚已去矣。他日子厚北归,闻有此诗,就咏求之。其真本已为驸车奄有,乃录寄之。子厚见诗叹曰:“使吾早得此诗,去位久矣,岂复有今日之事乎?”方咏之在边日,尝至秦州天庆观,闻说吕先生在此月馀,近日方去矣。问何以知其为吕,道士云:“道人去时,适道众皆赴邻郡醮。道人顾小童曰:‘吾且去,借笔书壁,侯师归示之。’小童辞以观新修,师戒勿令题涴。乃曰:‘烦贮火殿炉,吾欲礼三清而去。’既而行殿后,砌下有石池,水甚清泚。乃以爪画殿壁,留诗云:‘石池清水是吾心,漫被桃花倒影沈。一到邽山空阙内,消闲尘累七弦琴。’后题回字。众惊叹,以为必吕翁也。”壁甚高,其字非手可能及。邽山,即秦山也。咏思弋阳所遇,有游边之约,岂非即斯人与。此说予闻江元一太初云。

宿州灵壁县张氏兰皋园一石甚奇,所谓小蓬莱也。苏子瞻爱之,题其上云:“东坡居士醉中观此,洒然而醒。”子瞻之意,盖取李德裕平泉庄有醒醉石,醉则据之,乃醒也。蒋颖叔过见之,复题云:“荆溪居士暑中观此,爽然而凉。”吴右司师礼安中为宿守,题其后云:“紫溪翁大暑醉中读二题,一笑而去。”张氏皆刻之。其石后归禁中。

姑苏士人家有玉蟾蜍一枚,皤腹中空,每焚香置炉边,烟尽归腹中,久之冉冉复自蟾口喷出。亦异物也。

退之诗:“风能拆芡胔,露亦染梨腮。”鲁直本亦作“风棱露液”。又《与兴元宴集》诗云:“庄漫华墨间。”墨当作黑。华阳黑水惟梁州;兴元,梁州也。

吴安中少年时为堠子诗云:“行客往来浑望我,我于行客本无心。”喜为人书之。

李商隐《锦瑟》诗云:“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人多不晓。《刘贡父诗话》云:锦瑟,令狐绹家青衣。亦莫能考。《瑟谱》有适、怨、清、和四曲名。四句盖形容四曲耳。

唐子西尝见桃李盛开,而梅尚存数枝,因作诗。时张无尽天觉被召,乃以诗投之云:“桃花能红李能白,春来何处无颜色。不应尚有一枝梅,可是东君苦留客。向来开处当严冬,桃李未在交游中。只今已是丈人行,勿与少年争春风。”无尽大加称赏。

延安夫人苏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内也,有词行于世。或以为东坡女弟适柳子玉者所作,非也。

崇宁三年,邦基伯父文简公宾老,自翰苑拜左丞,而伯父倪老后除内相。宣和八年,文粹中自翰苑拜右丞,而其季虚中除内相。皆兄弟相代于北扉,亦盛事也。

广陵先生逢原尝为《暑热思风》诗云:“力卷雨来无岁旱,尽驱云去放天高。”客有传示王介甫,叹曰:“有致君泽民之志,惜乎不振也。”

逢原一日与王平甫数人登蒋山,相与赋诗。而逢原先成,举数联。平甫未屈,至闻“仰跻苍厓颠,下视白日徂。夜半身在高,若骑箕尾居。”乃叹曰:“此天上语,非我曹所及。”遂阁笔。

襄阳有一曹掾,不为郡将所礼,屡窘几殆。一日,掾被召,以诗上郡将而别之,有云:“已觉目光在牛角,未信鞭长及马腹。”郡将虽嘉赏而愈衔之。

蔡元度鲁公在位,锡赉无穷,而用度亦广。京师感慈寺修浮图,题三千缗。时有吴炼师者,丹阳人,辟榖修养,馆于西园庵中。后有隙地,吴劝令莳麦。既获,颇厌狼籍。公见之,题诗于庵曰:“塔缘便舍三千贯,月俸无逾一万缗。却向西园课小麦,老来颠倒见愁人。”

胡师文元质侍郎利州,一日昼寝书室,蹶然而兴,呼吏问曰:“适有人投讼牒,曰称吴伴姑。”吏曰无有。斯须复梦如初,既觉,复呼吏曰:“倅厅庖舍在何所,其户牖何向?”吏具白之。即命驾至彼,率倅同观,指一隅命锸发之。不数尺得一妇人尸,倒植水中,衣履犹未败。盖前倅子舍之婢,因捶死瘗于此,人莫知之。因命具棺衾,荐以佛事。复梦妇人云:“今免倒形,以就安宅,且将诉于阴府矣。”感激而去。高邮人徐伯通与直时为馆客,亲见此事。

杜甫诗:“东阁观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多不详逊在扬州之说。以本传考之,但言逊天监中为尚书水部郎,南平王引为宾客,掌书记室。荐之武帝,与吴均俱进幸。后稍失意,帝曰:“吴均不均,何逊不逊。”逊卒于庐陵王记室,亦不言在扬州也。及观逊有《梅花》诗,见于《艺文类聚》、《初学记》云:“兔园标节物,惊时最是梅。御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注临邛杯。应知早雕落,故逐上春来。”余后见别本,逊,东海剡人,举本州秀才。射策为当时之冠,历官奉朝请。时南平王殿下为中权将军扬州刺史,望高右戚,实曰贤主,拥彗分庭,爱客接士。东阁一开,竞收扬、马;左席皆启,争趋邹、枚。君以词艺早闻,故深亲礼,引为水部,行参军事,仍掌文记室云云。乃知逊尝在扬州也。盖本传但言南平引为记室,略去扬州尔。然东晋、宋、齐、梁、陈,皆以建业为扬州,则逊之所在扬州,乃建业耳,非今之广陵也。隋以后始以广陵名州。

润州苏氏家书画甚多。书之绝异者有太宗《赐易简御书》、宋玉《大言赋》、《并名真戒酒批答》、钟繇《贺吴灭关公上文帝表》、王右军《答会稽内史王述书》、《雪晴寄山阴张侯帖》、献之《秋风词》、梁萧子云《节班固汉史》、唐褚遂良模本《兰亭》、李太白《天马歌》、贺知章《醉中吟》、张长史《书逸人壁》、颜鲁公《进文殊碑读》、李阳冰篆《新泉铭》、永禅师《真草千文》、齐己题赠,并皆真迹。名画则顾凯之《雪霁图》、《望五老峰图》、北齐《舞鹤图》、阎立本《醉道士图》、吴道子《六甲神》、薛稷《戏鹤》、陈闳《蕃马》、韩干《御马》、戴嵩《牛图》、王维《卧披图》、边鸾雀竹、李将军晓景屏风、李成山水、徐熙草虫、黄荃墨竹、居宁翎毛、董羽龙水、刘道士鬼神、刁处士竹石、钟隐乳兔。物之尤异者有明皇赐苏小许公四代相玉印、赞皇父子石研、石兔、竹拂、连理拄杖、陈后主宫娃七宝束带、雷公斧、珊瑚笔架、玉连环,皆希世之宝。后皆散逸,或有归御府者,今不知流落何处。

荆公退居金陵,蒋山学佛者俗姓吴,日供洒扫,山下田家子也。一日风堕挂壁旧乌巾,吴举之复置于壁。公适见之,谓曰:“乞汝归遗父。”数日,公问幞头安在,吴曰:“父村老,无用,货于市中,尝卖得钱三百文供父,感相公之赐也。”公叹息之。因呼一仆同吴以元价往赎,且戒茍以转售,即不须访索。果以弊恶犹存,乃赎以归。公命取小刀,自于巾脚刮磨,粲然黄金也,盖禁中所赐者。乃复遗吴。吴后潦倒,竟不能祝发,以竹工居真州。政和丙申年,予尝令造竹器,亲说如此。时已年六十馀,贫窭之甚,亦命也。

吕温卿为浙漕,既起钱济明狱,又发廖明略事,二人皆废斥。复欲网罗参寥,未有以中之。会有僧与参寥有隙,言参寥度牒冒名。盖参寥本名昙潜,因子瞻改曰道潜。温卿索牒验之,信然。竟坐刑之归俗,编管兖州。未几,温卿亦为孙杰鼎臣发其赃滥系狱。人以为灾人者,人必反灾之。

孔雀毛著龙脑则相缀,禁中以翠尾作帚,每幸诸阁,掷龙脑以辟秽,过则以翠尾扫之皆聚,无有遗者。亦若磁石引针,琥珀拾芥,物类相感也。

中表钱渻子全,穆父之孙,蒙仲之子。三岁丧父,自少刻苦能立,好学有节操。何桌榜登科,即丁母艰,及第十馀年,未尝到官。试中学官,除济南府教授。车驾驻跸扬州,有荐权国子博士者,始入局参谒长贰。方茶,疾作仆地,舆归,一夕而殂,竟无一日之禄,惜哉!命薄如此,可为奔求躁图之戒。

世传宗室中昔有昏谬,俗呼为拨撒太尉。一日坐宫门,见钉铰者,亟呼之,命仆取弊履,令工以革护其首。工笑曰:“非我技也。”公乃误曰:“我谬也,误呼汝矣。适欲唤一锢漏俗呼骨路者耳。”闻者大笑之。

王黼将明盛时,搜求四方瑰奇之物,以充玩好。有人以桃核半枚来献,中容米三四斗,其间题咏之字满矣。李之仪端叔题云:“观此桃,则退之所谓‘华山十丈莲’信有之矣。”今不知存否也。子尝观《洽闻记》云:吐谷浑桃如大石瓮,岂非此桃也耶?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