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亭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观亭记
作者:董越 明
本作品收录于《嘉靖赣州府志/卷11

环赣四面皆山,二水合流,则郡所由名者,四面之山,以崆峒[1]为胜,西𨼆[2]次之,储潭[3]、马祖[4]又次之。顾或僻或逺,逰人、过客不时至,独西𨼆坡陀延迤于郡城西,林麓𨼆然,与城相对,且长松、修竹、淸池、蔬圃环䕃区别,而古寺在焉。寺之前为天王阁,高可逺观,其上半为浮图像设,所㩀局促,无觞咏所。毎饯客,辄以为病。成化己亥,五羊何君徳章以名进士来为县。明年,政通人和,公暇适与二三寮友暨邑㳺之良,因饯客,循山而登至西北隅,得一所焉,厥势隆夷,厥位高亢,厥植庶蕃,周回顾瞻,则四山之高者、下者、小者、大者、起者、伏者,风樯相凌、阵马相逐者,举集目前。俯视二流,则𡸁而为虹、衍而为带,激怒而为奔雷疾风、𣽂沄而为挼蓝舗练、飞跃而为跳珠振鹭,而闽商粤贾之烟帆浪楫,汀杨岸芷,渔歌牧笛又𨼆约嘹乱乎其间。东瞻郁孤,荡胸碍目,贺兰天竺,祥符景徳,章贡白鹊,八境图𦘕,以次呈露。香山、坡老之留题,今人可想可诵,因自叹曰:“嗟乎!物固有予待者乎?”遂相与营度,辟而为亭,亭半枕山下,叠以石、覆以陶瓦,翼以栏楯,轮如廓如,工僦扵佣,财出于助,公𥝠一不告劳,㳙吉落成,游观相属,客有善书者,遗“大观”二字,君遂以掲诸楣间,属予为记。夫古之君子,学优而仕,自劳心职务外,未尝不有取以适情。若滁之丰乐、杨之赏心,虽多取于为民,大率以劳不以节,则易致心烦虑乱;心烦虑乱,则施于政事,未必有可观。故文武之有弛张,游豫之于休助,未必无深意者。况贛之为郡,东南介闽广之冲,自北而西,舟楫可通天下,四方賔客所必至,欲一废饮饯之礼,得乎?宜何君于公暇而不忘此举也。自昔固有以兴作为厉民、而一无所事者,亦有因缮治而反著名者,二者皆未为无得。顾所以自处,何如斯亭之作,虽不足当大观之称,然厚重足以观吾仁,周流足以观吾智,蔵纳足以观吾量,虚受足以观吾容,流行坎止足以观吾之用时,含泽布气足以观吾之及物。凡物理人事之盈虚消息,又无不可知,则亦未为无得矣,岂必凌𠀋人登日观而后可以小天下哉?然以我观物,则物,物也;以物观我,则我亦物也。天地不见其为高厚,日月不见其为明,阴阳寒暑不见其为始终,往古来今不见其为先后,在昔人又未尝无善观者。何君能取而有之,则其观又将不止此矣。庸记以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
  1. 南,今赣州市沙石镇峰山。
  2. 西,今赣州市水西镇佛岭一带。
  3. 北,今赣州市储潭镇大湾岭。
  4. 东,今赣州市水东村马祖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