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贛州府志/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嘉靖贛州府志
卷十一
卷十二 

藝文[编辑]

言者,心之聲;文,又言之精也。其紀述,惟取有關世敎、備國典,匪直足以鳴一代之盛,而後之徵文獻者,亦有考焉。

[编辑]

章貢紀功碑[编辑]

紹興二十有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東南第六將校齊述以八營四千人叛,脅制者二千人,附賊者又二千人。皇帝命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忠州團練使李耕䕶殿陛之師致討。詔耕曰:「汝善撫吾師。師之在外者,汝皆制之;立功者,視汝奏加厚賞。」耕至軍于獅子岡,劉綱以洪州兵駐城之東南,崔寧副之;張寧以循州兵駐城之南,郭蔚副之;張訓通以鄂州兵駐于北;陳敏以福建兵駐于東,呼延迪副之;鄧酢以寧都民兵扼水東;王暦、陳脩年以漕屬給餉,刋木輦石,攻具大興。上仁聖,不忍誅,屢下金字符賜以生路,許從招撫。耕遣辯者直諭禍福,無自新意,乃服袍誓曰:「聖恩等天地,而羣醜罔革。耕受龯來南,繼奉命守兹土,其敢曠日,卽殄滅之,無遺種乃巳。諸軍其用命!」敏築甬道將畢,十一月二十三日,天未明,耕促雲梯天橋徑薄東北隅,神臂克敵弓交發命中,砲十三梢飛石相屬,敢死士先登,諸軍扳甓躍而上。賊棄城巷戰,耕督麾下躪之。寧蔚戒其軍毋動,更嚴備以待。賊敗,縋西城,訓通綱扼其衝,半溺于江,餘轉走城南,突寧蔚寨。士鏖擊,一賊不得縱。耕披灰燼瓦礫,立治所,歛賊骨築京觀,葬無辜爲叢塜等,列功狀以聞。有旨,耕爲觀察使,綱等遷兩秩,將士遷一秩,減磨勘年有差。桐鄉朱新仲,屏居曲江,實憐章貢,念諸公戮力一心,以克有成功,因贛人之請,爲書本末,刻石示後。銘曰:「帝御明堂,蓋乾載坤。子視八紘,澤傾四籝。有悖于德,始煩震霆。章貢迫歲,何悍覆城?選將殿廬,推轂禁營。肆檄外屯,戮力合盟。猛氣斗衝,怒頰鯨吞。砲飛摧山,橋梁殞星。椎鼓一誓,拏雲立登。豨突𪊽奔,一迹不存。數實轅門,鼓歌轟轟。崆峒之高,摩天以青。維兹贛人,旣乂且寧。篤其忠醇,永陶太平。」

平茶寮碑[编辑]

平茶寮碑

平浰頭碑[编辑]

平浰頭碑

重修府城記[编辑]

重修贛州府城記

修城記[编辑]

修贛州城記

新建巡撫院記[编辑]

新建贛州巡撫院記

提督都察院題名記[编辑]

贛州提督都察院題名記

重建射圃無𨓜亭記[编辑]

重建射圃無逸亭記

觀德亭記[编辑]

君子之扵射也,内志正,外體直,持弓矢審固,而後可以言中,故古者射以觀德,德也者,得之扵其心也。君子之學,求以得之扵其心。故君子之扵射,以存其心也。是故躁扵其心者其動妄,蕩扵其心者其視浮,歉於其心者其氣餒,忽扵其心者其貌惰,傲扵其心者其色矜。五者,心之不存也;不存也者,不學也。君子之學於射,以存其心也。是故心端則體正,心敬則容肅,心平則氣舒,心專則視審。心通故時而理,心純故讓而恪,心宏故勝而不張、負而不弛。七者備而君子之德成。君子無所不用其學也,扵射見之矣。故曰:爲人君者以爲君鵠;爲人臣者以爲臣鵠;爲人父者以爲父鵠;爲人子者以爲子鵠。射也者,射己之鵠也。鵠也者,心也。各射己之心也,各得其心而已。故曰「可以觀德」矣。作《觀德亭記》。

平浰頭記[编辑]

平浰頭記

兩關船橋記[编辑]

兩關何?贛郡兩關也。贛郡有兩關何?章水西注,曰西河;貢水東下,與章水合,曰東河。河皆深廣,濟者艱焉。是故亂流而舟,舳上艫下,𢖍列如比,民迺攸濟。旣而督府開鎮,戎餉攸湏,官醝計榷禁令,譏察如古爲關然。故曰兩關以禦貨越、征商旅也,厥從乆矣。重作維何?兹歲徂夏,水溢汎濫,漂溺者過半矣。河迺弗關,民則病渉矣,吏則病征矣,商旅利其禁弛,戎餉則日損矣。上下交困,孰爲之所哉?迺維中丞王公,將天子命,䖍秉節龯,來鎮兹𡈽,迺經迺營,迺籌迺度,訏謨逺猶,迺命迺告。臬副侯君,亦維始至,與賛是謀,率迺群吏,請命於公。公乃檄曰:「惟叅酌厥典,惟爾贑郡虞判价、吉郡吳推伯亨、南安郡李推士魁;惟董作厥役,惟爾贑郡郭推文翰、贛衛明指揮贒;惟㑹計厥費,惟爾贛郡幕塵昻霄、贛邑令毛鳯:爾群吏咸事事毋後!」侯君迺申之曰:「惟爾群吏,恪㳟迺事,毋後!」謀旣同矣,廼卜迺筮;龜蓍從矣,廼取其材;材則俻矣,迺召其工;工則集矣,迺約其数:東河爲舟則十其十,西河爲舟則六其十;創作則八十有四,取其盈也;葺理則七十有六,仍其舊也。始事於秋九月丙戌;冬十有一月戊辰,則告成矣。由是民樂於兩河之滸,曰:「吾無病渉也。」商賈行旅樂於途市,曰:「吾無病渉也,吾亦無貨越之譏也。」吏樂於關,曰:「吾無病征也,吾將見戎餉日充以不匱也。」有是哉!工鉅程敏,利愽惠周,可謂臧矣。《傳》曰:「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言及時也。《》曰:「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言節用也。是故兹役也,濟險舉廢,財足用隙,急知者之先務,獲爲政之善經也,可謂有功也矣!《》曰:「肅肅謝功,召伯營之。」其斯之謂與?

重脩淸獻堂[编辑]

重脩淸獻堂

新遷府縣儒學記[编辑]

新遷贛州府縣儒學記

重脩府縣儒學記[编辑]

重脩贛州府縣儒學記

精忠祠記[编辑]

精忠祠記 (汪鋐)

精忠祠記[编辑]

精忠祠記 (錢宏)

淸忠祠記[编辑]

淸忠祠記

章貢臺記[编辑]

江右遐陬,南康古郡;水别二派,來数百里。貢源出新樂,章出大庾,合流城郭,於文爲贛。竒峯恠巖,環視萬狀。予嘉祐六年夏四月以言出守,仲冬始至視事屬。事穣盜息,渝劇成簡;英僚佳賔,間爲觀逰。望闕欝孤,軒豁于前,皁盖白鵲,瞰臨左右。治西北隅有野月野景亭,舊址隳圯,於是斸榛翦蔓,復屋其上,前所謂二水離合氣𧰼左右擁抱,一舉目無毫𩬊遺處,既而命儔舉觴援筆爲記,以新其名「章貢臺」云,盖不失實也。明年六月二十三日記

大觀亭記[编辑]

環贛四靣皆山,二水合流,則郡所由名者,四靣之山,以崆峒[1]爲勝,西𨼆[2]次之,儲潭[3]、馬祖[4]又次之。顧或僻或逺,逰人、過客不時至,獨西𨼆坡陀延迤於郡城西,林麓𨼆然,與城相對,且長松、修竹、淸池、蔬圃環䕃區别,而古寺在焉。寺之前爲天王閣,高可逺觀,其上半爲浮圖像設,所㩀局促,無觴詠所。毎餞客,輙以爲病。成化己亥,五羊何君徳章以名進士來爲縣。明年,政通人和,公暇適與二三寮友暨邑㳺之良,因餞客,循山而登至西北隅,得一所焉,厥勢隆夷,厥位高亢,厥植庻蕃,周廻顧瞻,則四山之高者、下者、小者、大者、起者、伏者,風檣相凌、陣馬相逐者,舉集目前。俯視二流,則𡸁而爲虹、衍而爲帶,激怒而爲奔雷疾風、𣽂沄而爲挼藍舗練、飛躍而爲跳珠振鷺,而閩商粤賈之煙帆浪檝,汀楊岸芷,漁歌牧笛又𨼆約嘹亂乎其間。東瞻欝孤,盪胷礙目,賀蘭天竺,祥符景徳,章貢白鵲,八境圖𦘕,以次呈露。香山、坡老之留題,今人可想可誦,因自歎曰:「嗟乎!物固有予待者乎?」遂相與營度,闢而爲亭,亭半枕山下,疊以石、覆以陶瓦,翼以欄楯,輪如廓如,工僦扵傭,財出於助,公𥝠一不告勞,㳙吉落成,游觀相屬,客有善書者,遺「大觀」二字,君遂以掲諸楣間,屬予爲記。夫古之君子,學優而仕,自勞心職務外,未嘗不有取以適情。若滁之豐樂、楊之賞心,雖多取於爲民,大率以勞不以節,則易致心煩慮亂;心煩慮亂,則施於政事,未必有可觀。故文武之有弛張,游豫之於休助,未必無深意者。况贑之爲郡,東南介閩廣之衝,自北而西,舟楫可通天下,四方賔客所必至,欲一廢飲餞之禮,得乎?宜何君於公暇而不忘此舉也。自昔固有以興作爲厲民、而一無所事者,亦有因繕治而反著名者,二者皆未爲無得。顧所以自處,何如斯亭之作,雖不足當大觀之稱,然厚重足以觀吾仁,周流足以觀吾智,蔵納足以觀吾量,虚受足以觀吾容,流行坎止足以觀吾之用時,含澤布氣足以觀吾之及物。凡物理人事之盈虚消息,又無不可知,則亦未爲無得矣,豈必凌𠀋人登日觀而後可以小天下哉?然以我觀物,則物,物也;以物觀我,則我亦物也。天地不見其爲高厚,日月不見其爲明,隂陽寒暑不見其爲始終,徃古來今不見其爲先後,在昔人又未嘗無善觀者。何君能取而有之,則其觀又將不止此矣。庸記以俟。

諭俗文[编辑]

諭俗文 (王守仁)

鄊約告諭[编辑]

鄊約告諭 (王守仁)

告諭[编辑]

告諭 (王守仁)

贑縣[编辑]

皆春堂記[编辑]

皆春堂記

贑縣丞𠫇記[编辑]

贑縣丞廳記

徙贛縣東尉治記[编辑]

徙贛縣東尉治記

始䢖文廟記[编辑]

始䢖文廟記

江東廟記[编辑]

聖濟廟者,初興於贛,漸流布於四方,所在郡縣多有之。神蓋姓石氏,名固,贛人也,生於秦代,既歿,能發祥為神。

漢高六年,遣潁陰灌懿侯嬰略定江南,至贛。贛時屬豫章郡,與南粵接壤。尉陀寇邊,嬰將兵擊之,神降於絕頂峯,告以克捷之期,已而有功。館神於崇福里,人稱為石固王廟。

大中元年,里民周諒被酒為魅所惑,墜於崖下;符爽行賈長汀,舟幾覆。咸有所禳,諒即返其廬,爽見神來護之。於是卜貢江東之雷岡,相率造新廟,塐石為像奉焉。相傳廟初建時,天地為之晦冥,錄事吳君暨司戶蕭君,令康、黃二衙官先後往視,皆立化,二君亦繼亡,逮今祀為配神云。自時厥後,神屢顯嘉應。州之東北有二洲,曰藍澱,曰乾渡。每當長夏水易涸,隱起若岡阜,舟楫不通。

嘉祐八年,趙抃報政而歸,適遘焉,亟徼靈於廟,水清漲者八尺。清漲,俗謂無雨而水自盈也。

元祐元年夏,五月不雨,遍絺山川弗應。郡守孔平仲迎神至鬱孤臺,燭未見跋,甘霖如瀉。四年,東城災,風烈火熾,將延於庫庾。林顏正佩郡章急呼神曰:「盍憫我蒸民?」俄,反風滅火。六年復災,耄倪遙望雷岡而拜,月明如晝,忽陰雲四合,大雨驟至,虐焰頓息。

建炎三年,隆祐太后孟氏駐蹕於贛,金人深入至造水,仿佛睹神擁陰兵甚眾,乃旋。

紹興十九年,鄱陽許中為郡,欲新神之宮,召大姓二十人立庭下諭之,眾推張銳、郭文振心計開敏,宜為糾率。二人謝不能。許乃分一番紙,如其人之數,書二為正、副字,雜封之,令自得墨者職如書。各取其一開之,則得書者二人也。眾以神與心通,不日而宮成。二十七年,禁兵合山寇據城逆命,子女玉帛,驅輦殆盡。高宗命都統制李耕殲之,陰霾挾逆風為患,士卒弗能前。耕私祈焉,頃之,風順天朗,一鼓而城平。自是王師南征。無不祠以牲牢,乞陰兵為助者。

淳熙十六年,歲當大比,州人士劉文粲以夢徵於神,夢三十人執高竹而立,因更名筌,遂入鄉選。

嘉定十年夏,大霖雨,江水暴溢,城不浸者一版,民懼為魚,泣禱甚哀,水尋退亡害。

紹定三年,黥卒朱先率其徒陳達、周進、蔡發以叛。有旨除荊襄監軍陳塏提刑江西,仍護諸將致討。夜駐廬陵,夢神告曰:「先將竄番禺,爾宜速圖。」塏密命胡岩起、李強疾趨至贛,合三寨兵戮之。

淳祐七年,湖南夷獠曾甲嘯眾倡亂,聲搖江右,部使者鄭逢辰檄王舜進攻,如有神立青霄上,凶徒沮駭,卒就殄滅。九年,安遠崔文廣為變,倚石壁作窟穴。潼川姚希得來持憲節,駐兵守之,久且弗拔。寇見雲中若旗幟飛翻,其膽遂落,渠魁乃擒。

景定三年,郡有黎氏獄,胥吏受賕,搒掠良民,使之承。左司吳革疑焉,神告以生兆,卒白其冤。

至元十七年,閩卒張彥真入廟,舌吐數寸,足懸半空,自述其陰私頗悉,類有人鞫讞之。

蓋神之顯靈,其事不翅數百,而於雨暘疫癘之禱,驗者尤夥,備見於唐、宋碑碣及《嘉濟實錄》。濂唯各舉其著者書之,所不書者可以例知也。

宋寶慶間,莆田傅燁為贛縣東尉,豔神之為,撰為繇辭百章,俾人占之,其響答吉凶,往往如神面語之者,此亦陰翊治化之一端也。吳楊溥時,以神能禦菑捍患,有合祭法,署為昭靈王。宋五封至崇惠顯慶昭烈忠佑王,賜廟額曰「嘉濟」。元三易,封為護國普仁崇惠靈應聖烈忠佑王,復更之以今額,其褒揚光署可謂備矣。至若高宗所賜赭黃袍、纏絲馬腦帶,及南唐李煜五龍硯,至今猶藏廟中云。

濂稽諸經,國有凶荒則索鬼神而祭之,士有疾病則行禱於五祀。先王必以神為可依,故建是祠祝之制也。世之號為儒者,多指鬼神於茫昧,稍與語及之,弗以為誣,則斥以為惑,不幾於悖經矣乎?有若神者,功在國家,德被生民,自漢及今,孰不依之?雖近代名臣,若劉安世,若蘇軾兄弟,若洪邁,若辛棄疾,若文天祥,亦勤勤致敬而弗少怠。是數君子者,將非儒也邪?何其與世人異也?

濂初被召而起,神示以文物之祥,後果入翰林為學士,心久奇之。今故特徇祝史韋法凱之請,為撰《靈跡碑》一通,使刻焉。或謂高帝未嘗伐粵,第遣陸賈齎璽綬立佗為南粵王。濂按傳記所載,嬰之略定豫章在六年庚子,佗之稱臣在十一年乙巳,其未臣之前,惡知不來侵境而嬰擊退之邪?恐史家以其事微,故略之爾。敢並及之,係之以詩曰:

神雷之岡翠谷嵯,五螭夭矯含精徽。崇祠四阿儼翬飛,像變翕赩五采施。陰爽襲人動曾醿,發祥傳自炎劉初。粵氛侵徼告捷期,豈或天星隕魄為。

降靈於人讚化機,以石為氏理則宜。大中卜遷墨食龜,有聲惣惣達四垂。風霆號令疑所司,斥逐厲鬼暘雨時。禾役穟穟歲不饑,民萌鼓腹酣以嬉。

建炎火德值中衰,宮車駐蹕贛水糜。完顏黥卒大步追,神兵暗樹雲中旗。卷甲疾走如竄狸,蠻猺嘯呼引獠夷。禁軍荷祋據城陴,屠劉壯健到嬰兒。

威神有赫助王師,一殲凶豎無孑遺。貢江水落洲如坻,巨舟皆膠牢弗移。鞠躬再拜叩靈墀,赤日火烈雲不衣。洪濤清漲沒石磯,陰翊王度功何疑。

紫泥鸞誥自天題,爵為真王手執圭。風馬雲輿時往來,赭袍籠黃帶纏絲。五龍寶現角鬛奇,襲藏山中夜吐輝。陽陰斡運無端倪,焄蒿淒愴如見之。

休咎有徵神所持,委以惚恍邈難知,奚不來索庭中碑。

重修嘉濟廟記[编辑]

今天子咸淳六禩,大宗丞、權持左郎官李雷應,被㫖知贑州。贑地大而俗囂,山寛而田狹,俗囂故易以譟,田狹故易以饑。侯未至,以爲難;將至,以爲憂。廼七月下車,膏雨霈流,嘉氣紛集,民聲太和,四郊以寧。侯曰:「莫喻所從來也。」百姓欹之曰:「我𡈽渢渢,黍稷芄芄。孰啓我侯?我神之功。我氓蚩蚩,牛犢熈熈。孰相我侯?我神之威。」侯驚,召父老相率告于庭曰:「州之東有廟曰『嘉濟』,自秦漢以來,血食至今。我民司命,匪神其孰尸之?」侯憮然曰:「我何以得此於神哉?抑神實德我,我其有不致力於神?」廼肅籩豆,乃潔牲牷,晨起詣廟,以謝以祈。既竣事,周視庭宇,不遑于寧。始䢖議營度,刋木于厓,浮竹于津。厥材既堅,厥工惟時,植圯支仆,撤去庳陋,傭力奔走,咸勸於事。堂室言言,廊廡嚴嚴,有門秩然,有亭翼然。於是神位具宜,廟制大俻,王公皇皇,衮冕衣裳。祠既畢,則以其餘修通逵,以便來逰者;葺三浮梁,以利絶江者。錢可二百萬,粟可二百石,悉出侯所節縮,故役易成而民不知。明年四月,侯除荆湖南路提㸃刑獄,未行,粟米在市,蠶麥滿野,鷄犬相聞,逹于嶺表,訖侯去視始至如一日焉。百姓復欹之曰:「奕奕廟貌,我侯新之。侯爲我民,匪神是𥝠。田有稻梁,野無干戈。㣲侯之賜,故以室家?起舞僊僊,伐皷淵淵。何以報侯?萬有千年!」予時卧山中,州從事具本末來屬予書其事。予按祭法,能禦大菑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神之爲靈昭昭矣!謹叙次下方,納諸廟門爲記。

𩁹都[编辑]

修城記[编辑]

修𩁹都城記

重修大成殿記[编辑]

重修𩁹都大成殿記

重修明倫堂[编辑]

重修𩁹都明倫堂記

新遷儒學記[编辑]

新遷𩁹都儒學記

信豐[编辑]

重修樵樓記[编辑]

重修信豐樵樓記

重建明倫堂記[编辑]

重建信豐明倫堂記

興國[编辑]

重脩尊經閣記[编辑]

重脩尊經閣記

安湖書院記[编辑]

安湖書院記

三程先生祠記[编辑]

三程先生祠記

㑹昌[编辑]

肇建府舘記[编辑]

肇建府舘記

盤古山記[编辑]

盤古山記

蕭帝巖記[编辑]

蕭帝巖記

安逺[编辑]

望昕亭記[编辑]

望昕亭記

寜都[编辑]

重脩城記[编辑]

重脩寜都城記

重建縣堂記[编辑]

重建寜都縣堂記

金精山記[编辑]

金精山記

瑞金[编辑]

新建譙樓記[编辑]

新建瑞金譙樓記

綿江公舘記[编辑]

綿江公舘記

龍南[编辑]

重建廟學記[编辑]

重建龍南廟學記

石城[编辑]

琴江公舘記[编辑]

琴江公舘記

 卷十 ↑返回頂部 卷十二 

校勘記[编辑]

  1. 南,今贛州市沙石镇峰山。
  2. 西,今贛州市水西镇佛嶺一带。
  3. 北,今贛州市儲潭鎮大灣嶺。
  4. 東,今贛州市水東村馬祖巖。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