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廟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東廟記
作者:宋濂 明
1371年
本作品收錄於:《鑾坡集/05》和《嘉靖贛州府志/卷11

又名《贛州聖濟廟靈跡碑

聖濟廟者,初興於贛,漸流布於四方,所在郡縣多有之。神蓋姓石氏,名固,贛人也,生於秦代,既歿,能發祥為神。

漢高六年,遣潁陰灌懿侯嬰略定江南,至贛。贛時屬豫章郡,與南粵接壤。尉陀寇邊,嬰將兵擊之,神降於絕頂峯,告以克捷之期,已而有功。館神於崇福里,人稱為石固王廟。

大中元年,里民周諒被酒為魅所惑,墜於崖下;符爽行賈長汀,舟幾覆。咸有所禳,諒即返其廬,爽見神來護之。於是卜貢江東之雷岡,相率造新廟,塐石為像奉焉。相傳廟初建時,天地為之晦冥,錄事吳君暨司戶蕭君,令康、黃二衙官先後往視,皆立化,二君亦繼亡,逮今祀為配神云。自時厥後,神屢顯嘉應。州之東北有二洲,曰藍澱,曰乾渡。每當長夏水易涸,隱起若岡阜,舟楫不通。

嘉祐八年,趙抃報政而歸,適遘焉,亟徼靈於廟,水清漲者八尺。清漲,俗謂無雨而水自盈也。

元祐元年夏,五月不雨,遍絺山川弗應。郡守孔平仲迎神至鬱孤臺,燭未見跋,甘霖如瀉。四年,東城災,風烈火熾,將延於庫庾。林顏正佩郡章急呼神曰:「盍憫我蒸民?」俄,反風滅火。六年復災,耄倪遙望雷岡而拜,月明如晝,忽陰雲四合,大雨驟至,虐焰頓息。

建炎三年,隆祐太后孟氏駐蹕於贛,金人深入至造水,仿佛睹神擁陰兵甚眾,乃旋。

紹興十九年,鄱陽許中為郡,欲新神之宮,召大姓二十人立庭下諭之,眾推張銳、郭文振心計開敏,宜為糾率。二人謝不能。許乃分一番紙,如其人之數,書二為正、副字,雜封之,令自得墨者職如書。各取其一開之,則得書者二人也。眾以神與心通,不日而宮成。二十七年,禁兵合山寇據城逆命,子女玉帛,驅輦殆盡。高宗命都統制李耕殲之,陰霾挾逆風為患,士卒弗能前。耕私祈焉,頃之,風順天朗,一鼓而城平。自是王師南征。無不祠以牲牢,乞陰兵為助者。

淳熙十六年,歲當大比,州人士劉文粲以夢徵於神,夢三十人執高竹而立,因更名筌,遂入鄉選。

嘉定十年夏,大霖雨,江水暴溢,城不浸者一版,民懼為魚,泣禱甚哀,水尋退亡害。

紹定三年,黥卒朱先率其徒陳達、周進、蔡發以叛。有旨除荊襄監軍陳塏提刑江西,仍護諸將致討。夜駐廬陵,夢神告曰:「先將竄番禺,爾宜速圖。」塏密命胡岩起、李強疾趨至贛,合三寨兵戮之。

淳祐七年,湖南夷獠曾甲嘯眾倡亂,聲搖江右,部使者鄭逢辰檄王舜進攻,如有神立青霄上,凶徒沮駭,卒就殄滅。九年,安遠崔文廣為變,倚石壁作窟穴。潼川姚希得來持憲節,駐兵守之,久且弗拔。寇見雲中若旗幟飛翻,其膽遂落,渠魁乃擒。

景定三年,郡有黎氏獄,胥吏受賕,搒掠良民,使之承。左司吳革疑焉,神告以生兆,卒白其冤。

至元十七年,閩卒張彥真入廟,舌吐數寸,足懸半空,自述其陰私頗悉,類有人鞫讞之。

蓋神之顯靈,其事不翅數百,而於雨暘疫癘之禱,驗者尤夥,備見於唐、宋碑碣及《嘉濟實錄》。濂唯各舉其著者書之,所不書者可以例知也。

宋寶慶間,莆田傅燁為贛縣東尉,豔神之為,撰為繇辭百章,俾人占之,其響答吉凶,往往如神面語之者,此亦陰翊治化之一端也。吳楊溥時,以神能禦菑捍患,有合祭法,署為昭靈王。宋五封至崇惠顯慶昭烈忠佑王,賜廟額曰「嘉濟」。元三易,封為護國普仁崇惠靈應聖烈忠佑王,復更之以今額,其褒揚光署可謂備矣。至若高宗所賜赭黃袍、纏絲馬腦帶,及南唐李煜五龍硯,至今猶藏廟中云。

濂稽諸經,國有凶荒則索鬼神而祭之,士有疾病則行禱於五祀。先王必以神為可依,故建是祠祝之制也。世之號為儒者,多指鬼神於茫昧,稍與語及之,弗以為誣,則斥以為惑,不幾於悖經矣乎?有若神者,功在國家,德被生民,自漢及今,孰不依之?雖近代名臣,若劉安世,若蘇軾兄弟,若洪邁,若辛棄疾,若文天祥,亦勤勤致敬而弗少怠。是數君子者,將非儒也邪?何其與世人異也?

濂初被召而起,神示以文物之祥,後果入翰林為學士,心久奇之。今故特徇祝史韋法凱之請,為撰《靈跡碑》一通,使刻焉。或謂高帝未嘗伐粵,第遣陸賈齎璽綬立佗為南粵王。濂按傳記所載,嬰之略定豫章在六年庚子,佗之稱臣在十一年乙巳,其未臣之前,惡知不來侵境而嬰擊退之邪?恐史家以其事微,故略之爾。敢並及之,係之以詩曰:

神雷之岡翠谷嵯,五螭夭矯含精徽。崇祠四阿儼翬飛,像變翕赩五采施。陰爽襲人動曾醿,發祥傳自炎劉初。粵氛侵徼告捷期,豈或天星隕魄為。

降靈於人讚化機,以石為氏理則宜。大中卜遷墨食龜,有聲惣惣達四垂。風霆號令疑所司,斥逐厲鬼暘雨時。禾役穟穟歲不饑,民萌鼓腹酣以嬉。

建炎火德值中衰,宮車駐蹕贛水糜。完顏黥卒大步追,神兵暗樹雲中旗。卷甲疾走如竄狸,蠻猺嘯呼引獠夷。禁軍荷祋據城陴,屠劉壯健到嬰兒。

威神有赫助王師,一殲凶豎無孑遺。貢江水落洲如坻,巨舟皆膠牢弗移。鞠躬再拜叩靈墀,赤日火烈雲不衣。洪濤清漲沒石磯,陰翊王度功何疑。

紫泥鸞誥自天題,爵為真王手執圭。風馬雲輿時往來,赭袍籠黃帶纏絲。五龍寶現角鬛奇,襲藏山中夜吐輝。陽陰斡運無端倪,焄蒿淒愴如見之。

休咎有徵神所持,委以惚恍邈難知,奚不來索庭中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