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东庙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东庙记
作者:宋濂 明
1371年
本作品收录于《銮坡集/05》和《嘉靖赣州府志/卷11

又名《赣州圣济庙灵迹碑

圣济庙者,初兴于赣,渐流布于四方,所在郡县多有之。神盖姓石氏,名固,赣人也,生于秦代,既殁,能发祥为神。

汉高六年,遣颍阴灌懿侯婴略定江南,至赣。赣时属豫章郡,与南粤接壤。尉陀寇边,婴将兵击之,神降于绝顶峰,告以克捷之期,已而有功。馆神于崇福里,人称为石固王庙。

大中元年,里民周谅被酒为魅所惑,坠于崖下;符爽行贾长汀,舟几覆。咸有所禳,谅即返其庐,爽见神来护之。于是卜贡江东之雷冈,相率造新庙,塐石为像奉焉。相传庙初建时,天地为之晦冥,录事吴君暨司户萧君,令康、黄二衙官先后往视,皆立化,二君亦继亡,逮今祀为配神云。自时厥后,神屡显嘉应。州之东北有二洲,曰蓝淀,曰干渡。每当长夏水易涸,隐起若冈阜,舟楫不通。

嘉祐八年,赵抃报政而归,适遘焉,亟徼灵于庙,水清涨者八尺。清涨,俗谓无雨而水自盈也。

元祐元年夏,五月不雨,遍𫄨山川弗应。郡守孔平仲迎神至郁孤台,烛未见跋,甘霖如泻。四年,东城灾,风烈火炽,将延于库庾。林颜正佩郡章急呼神曰:“盍悯我蒸民?”俄,反风灭火。六年复灾,耄倪遥望雷冈而拜,月明如昼,忽阴云四合,大雨骤至,虐焰顿息。

建炎三年,隆祐太后孟氏驻跸于赣,金人深入至造水,仿佛睹神拥阴兵甚众,乃旋。

绍兴十九年,鄱阳许中为郡,欲新神之宫,召大姓二十人立庭下谕之,众推张锐、郭文振心计开敏,宜为纠率。二人谢不能。许乃分一番纸,如其人之数,书二为正、副字,杂封之,令自得墨者职如书。各取其一开之,则得书者二人也。众以神与心通,不日而宫成。二十七年,禁兵合山寇据城逆命,子女玉帛,驱辇殆尽。高宗命都统制李耕歼之,阴霾挟逆风为患,士卒弗能前。耕私祈焉,顷之,风顺天朗,一鼓而城平。自是王师南征。无不祠以牲牢,乞阴兵为助者。

淳熙十六年,岁当大比,州人士刘文粲以梦征于神,梦三十人执高竹而立,因更名筌,遂入乡选。

嘉定十年夏,大霖雨,江水暴溢,城不浸者一版,民惧为鱼,泣祷甚哀,水寻退亡害。

绍定三年,黥卒朱先率其徒陈达、周进、蔡发以叛。有旨除荆襄监军陈垲提刑江西,仍护诸将致讨。夜驻庐陵,梦神告曰:“先将窜番禺,尔宜速图。”垲密命胡岩起、李强疾趋至赣,合三寨兵戮之。

淳祐七年,湖南夷獠曾甲啸众倡乱,声摇江右,部使者郑逢辰檄王舜进攻,如有神立青霄上,凶徒沮骇,卒就殄灭。九年,安远崔文广为变,倚石壁作窟穴。潼川姚希得来持宪节,驻兵守之,久且弗拔。寇见云中若旗帜飞翻,其胆遂落,渠魁乃擒。

景定三年,郡有黎氏狱,胥吏受赇,搒掠良民,使之承。左司吴革疑焉,神告以生兆,卒白其冤。

至元十七年,闽卒张彦真入庙,舌吐数寸,足悬半空,自述其阴私颇悉,类有人鞫谳之。

盖神之显灵,其事不翅数百,而于雨旸疫疠之祷,验者尤伙,备见于唐、宋碑碣及《嘉济实录》。濂唯各举其著者书之,所不书者可以例知也。

宋宝庆间,莆田傅烨为赣县东尉,艳神之为,撰为繇辞百章,俾人占之,其响答吉凶,往往如神面语之者,此亦阴翊治化之一端也。吴杨溥时,以神能御菑捍患,有合祭法,署为昭灵王。宋五封至崇惠显庆昭烈忠佑王,赐庙额曰“嘉济”。元三易,封为护国普仁崇惠灵应圣烈忠佑王,复更之以今额,其褒扬光署可谓备矣。至若高宗所赐赭黄袍、缠丝马脑带,及南唐李煜五龙砚,至今犹藏庙中云。

濂稽诸经,国有凶荒则索鬼神而祭之,士有疾病则行祷于五祀。先王必以神为可依,故建是祠祝之制也。世之号为儒者,多指鬼神于茫昧,稍与语及之,弗以为诬,则斥以为惑,不几于悖经矣乎?有若神者,功在国家,德被生民,自汉及今,孰不依之?虽近代名臣,若刘安世,若苏轼兄弟,若洪迈,若辛弃疾,若文天祥,亦勤勤致敬而弗少怠。是数君子者,将非儒也邪?何其与世人异也?

濂初被召而起,神示以文物之祥,后果入翰林为学士,心久奇之。今故特徇祝史韦法凯之请,为撰《灵迹碑》一通,使刻焉。或谓高帝未尝伐粤,第遣陆贾赍玺绶立佗为南粤王。濂按传记所载,婴之略定豫章在六年庚子,佗之称臣在十一年乙巳,其未臣之前,恶知不来侵境而婴击退之邪?恐史家以其事微,故略之尔。敢并及之,系之以诗曰:

神雷之冈翠谷嵯,五螭夭矫含精徽。崇祠四阿俨翚飞,像变翕赩五采施。阴爽袭人动曾醾,发祥传自炎刘初。粤氛侵徼告捷期,岂或天星陨魄为。

降灵于人赞化机,以石为氏理则宜。大中卜迁墨食龟,有声惣惣达四垂。风霆号令疑所司,斥逐厉鬼旸雨时。禾役穟穟岁不饥,民萌鼓腹酣以嬉。

建炎火德值中衰,宫车驻跸赣水糜。完颜黥卒大步追,神兵暗树云中旗。卷甲疾走如窜狸,蛮猺啸呼引獠夷。禁军荷祋据城陴,屠刘壮健到婴儿。

威神有赫助王师,一歼凶竖无孑遗。贡江水落洲如坻,巨舟皆胶牢弗移。鞠躬再拜叩灵墀,赤日火烈云不衣。洪涛清涨没石矶,阴翊王度功何疑。

紫泥鸾诰自天题,爵为真王手执圭。风马云舆时往来,赭袍笼黄带缠丝。五龙宝现角鬛奇,袭藏山中夜吐辉。阳阴斡运无端倪,焄蒿凄怆如见之。

休咎有征神所持,委以惚恍邈难知,奚不来索庭中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