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卷之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纪卷之二 大越史记全书
本纪卷之三
本纪卷之四 

李纪[编辑]

圣宗皇帝[编辑]

讳日尊,太宗长子也。其母金天太后枚氏。初梦月入怀,因有娠,以顺天十四年癸亥二月二十五日生于龙德宫,天成元年,册为东宫太子。太宗崩,遂登太宝。在位十七年,寿五十岁,崩于会仙殿。
帝善于继承,诚心爱民,重农恤刑,柔远能迩,置博士科,厚养廉礼,文脩武备,海内谧宁,足为良主。然疲民力以筑报天之塔,费民财以造霪潭之宫,此其所短也。

乙未龙瑞太平二年宋至和二年春正月,修大内诸殿宇。

二月,以诞日为承天圣节。

占城来贡。

冬十月,大寒。帝谓左右曰:“朕深居宫中,御兽炭,袭狐裘,犹寒如此,念囚人在囹圄中,缧绁之苦,曲直未分,食不克肠,衣不盖体,为风寒所逼,或死非辜,朕甚悯之。其令有司发衾席,及饭日二次给之。”

宋封帝为交趾郡王。

丙申三年宋嘉祐元年春正月,真腊国来贡。

夏四月,下劝农诏。

造崇庆报天寺,发铜万二千斤铸洪锺。帝亲制铭文。

丁酉四年宋嘉祐二年春正月,筑大胜资天宝塔,高数十丈,其制为十二层即报天塔也

遣使遗异兽于宋,曰麟。司马光曰:“使是真麟,非时自至,不以为瑞。若伪,为远方之笑。愿厚赐遣还。”

冬十二月,起天福、天寿二寺。以黄金铸梵王、帝释二像奉事之陈朝行谒寺礼即此

戊戌五年宋嘉祐三年春,修祥符门。

己亥彰圣嘉庆元年宋嘉祐四年春三月,伐宋钦州,耀兵而还,恶宋之反复也。

秋八月,帝御水晶殿,朝百官令戴幞头著靴,方许入朝。戴幞头著靴自此始。

定军号曰御龙、武胜、龙翼、神电、捧圣、宝胜、䧺略、万捷等号,皆分左右,额并黥天子军三字。

庚子二年宋嘉祐五年春,谅州牧申绍太捕逃亡兵入宋境,获指挥使杨保材及士卒牛马而还。

秋七月,宋兵来侵,不克乃遣使部侍郎余靖赴邕州会议。帝遣费嘉祐往。靖厚遗嘉祐,及移书请还保材,不许。

八月,播占城乐曲及节鼓音,使乐工歌之。

造行宫于霪潭之侧观鱼。

辛丑三年宋嘉祐六年春二月,选民间女十二人入后宫。

罗顺州献白象。

壬寅四年宋嘉祐七年春,嘉林郡献眸三足龟。

癸卯五年宋嘉祐八年。时帝春秋鼎盛,行年四十,未有嗣命,祇候内人阮芃求嗣于圣主寺,其后倚兰夫人有娠,生皇子乾德,是为仁宗世传帝祷祝祈嗣未验,因遍游寺观,车驾所至,男女奔走,瞻望不暇,惟一女采桑,倚立兰草中。帝望见,召入宫,得幸,命为倚兰夫人,欲得男女,命芃赍香供祷于圣主寺,僧教芃以投台托化之术,芃从之。事觉,斩芃于寺门前,后人目其处曰芃原寺,在慈廉县驿望社,芃原在寺门西,今存

甲辰六年宋英宗曙治平元年春正月,遣使如宋。

夏四月,帝御天庆殿听讼。时洞天公主侍侧,帝指公主谓狱吏曰:“吾之爱吾子犹吾父母斯民之心。百姓无知,自冒刑宪,朕甚悯焉。自今以后,罪无轻重,一从宽宥。”

丙午龙章天嗣元年宋治平三年春正月二十五日亥时,皇子乾德生。后日立为皇太子,改元大赦,封其母倚兰夫人为宸妃。

史臣吴士连曰:太子国本,不可不早建。春秋书子同生,意有在矣。帝春秋已高,幸而皇子生,欣喜倍常,遽立为皇太子,大赦天下,以繋万民之望,宜哉。

秋九月,命郎将郭满建塔仙游山。

爪哇商人献夜光珠,还价钱万镪。

丁未二年宋治平四年春二月,牛吼、哀牢等国献金银、沉香、犀角、象牙、土宜等物。

宋加封帝开府仪同三司,寻加南平王

以员外郎魏仲和、邓世资为都护府士师,改书家十人为按狱吏。赐仲和、世资每岁俸钱各五十镪,禾一百结及鱼塩等物;狱吏各二十镪,禾一百结,以养其廉。

甲申三年二月以后天贶宝象元年,宋神宗熙宁元年。按清化珉升平塔记,以是年为神武元年也。春二月,皇子明仁王生缺名,仁宗同母弟也。

真登州献白象二,因此改元天贶宝象元年。

改土磊鄕为超类鄕,以元妃所生地也。

占城献白象,后再扰边。

乙酉天贶宝象二年七月以后神武元年,宋熙宁二年。春二月,帝亲征占城,获其主制矩及其众五万人。是也帝征占城,久不下,还至居连州,闻元妃相内治,民心化治,境内按堵,尊崇仸教,俗号观音女,曰:“彼一妇人乃能如是,我男子何庸?”再攻克之。

夏六月班师。秋七月,帝还自占城,献俘于太庙,改元神武元年。制矩请以地哩、麻令、布政三州赎罪。许之,放制矩还国地哩今广南

冬十月丁丑,翳夹日。

庚戌神武二年宋熙宁三年春,造紫宸殿。

夏四月,旱,发厍粟钱帛赈贫民。

秋八月,脩文庙,塑孔子、周公及四配像,画七十二贤像,四时享祀。皇太子临学焉。

辛亥三年宋熙宁四年春正月,帝书仸字碑,长丈有六尺,留于仙游寺。

自春至夏不雨。

占城来贡。

定赎罪钱有差。

冬十二月,帝不豫。诏有司误入官职都左右廊者,杖八十。

壬子四年正月以后仁宗太宁元年,宋熙宁五年春正月庚寅,帝崩于会仙殿。上尊号曰应天崇仁至道威庆龙祥明文睿武孝德圣神皇帝,庙号圣宗。

史臣吴士连曰:恤刑仁民,王正之所先。圣宗虑夫囹圄囚人,或有无辜,因饥寒而至死也,则发给衾席饮食,使养其生;虑夫刑狱官吏,或有家贫,因鬻而受赂也,则增级俸钱食物,使富其家。虑民之乏食也,则下劝农之诏;遭岁之大旱也,则出赈贫之令。始终一心,皆出于诚。况又崇道学,明制度,文事骎骎乎内举矣。南平占,北伐宋,武威赫赫乎外扬矣。虽他小有过举,亦不失为贤君。或曰仁柔有馀,刚断不足,愚未见其然也。

皇太子乾德即位于柩前,改元太宁元年。时方七岁,尊生母倚兰元妃为皇太妃,嫡母上阳太后杨氏为皇太后,垂帘同听政,太师李道成夹辅之。

夏四月八日,帝视浴佛。

初御天安殿视朝。

赦都护府囚。

仁宗皇帝[编辑]

讳乾德,圣宗长子也。其母灵仁太后,以龙章天嗣元年丙午正月二十五日诞生,后日立为皇太子。圣宗崩,遂即皇帝位,在位五十六年,寿六十三岁,崩于永光殿。帝日角龙颜,手垂过膝,明哲神武,睿智孝仁,大畏小怀,神助人应,通音律,制乐歌,俗臻富庶,身致太平,为李朝之盛主。惜其慕浮屠,好祥瑞,为盛德之累耳。

癸丑太宁二年宋熙宁六年。时淫雨,迎法云佛赴京祈晴,祀伞圆山神。

幽皇太后杨氏,尊皇太妃为灵仁皇太后。灵仁性嫉妒,以生母不得预政,因诉于帝曰:“老母劬劳,以有今日。而今富贵,他人是居,将置老母于何地。”帝乃幽杨太后及侍女七十六人于上阳宫,逼令殉于圣宗陵。

史臣吴士连曰:仁宗仁孝,灵仁崇佛,何至杀嫡后,虐无辜,残忍若是哉。盖嫉妒妇人之情,况又生母不得预政。灵仁虽贤,岂能忍耐,得故诉于帝。帝时幼冲,惟以顺母心为悦,而不知其过之大也。太师李道成之出镇于外,安知不因言此耶。

宋封帝为交趾郡王。

太师李道成以左谏议大夫出知乂安州。道成于本州王圣庙内立地藏院,中安佛像及圣宗位号,晨昏奉事焉。

史臣吴士连曰:道成同姓大臣,方居圣宗䘮,因事出镇于外,其感念先帝,盖真情也。因托仸以事帝,特一时所为之事者尔。后之镇乂安者遂以为奉事圣宗之所,终李朝之世,莫以为非。夫君不祭于臣仆,父不祭于支庶,况又与夷为侣哉。盖李朝崇佛之过也。

甲寅三年宋熙宁七年春,有白雀集于禁庭。

占城复扰边。

以李道成为太傅平章军国重事。

诏功臣年八十者,皆赐几杖入朝。

乙卯四年宋熙宁八年春二月,诏选明经博学及试儒学三场。黎文盛中选,进侍帝学。

宋王安石秉政,上言以为我国为占城所破,馀众不满万人,可计取之。宋命沈起、刘彛知桂州,渐起蛮峒兵,缮舟船,习水戦,禁州县不与我国贸易。帝知之,命李常杰、宗亶领兵十馀万击之。水步并进。常杰陷钦、廉等州,亶围邕州,宋广西都监张守节将兵来救。常杰迎击于昆仑关今明广西大南宁府是,破之,斩守节于阵。知邕州苏缄固守不下。我军攻之四十馀日,囊土传城而登城,遂陷。缄令其家属三十六人先死,藏尸于坎中,纵火自焚死。城中感缄恩义,无一人降者。尽屠五万八千馀人,并钦、廉州死亡者几十馀万人。常杰等俘虏三州人而还。宋帝赠缄奉国军节度使,谥忠勇,赐京城甲第一区上田十顷,官其亲族七人,以其子元为阁门祗候。

史臣吴士连曰:宋谥苏缄以忠勇,亦足以彰李常杰之忠勇也。岂可以夙沙例视之哉。

秋八月庚寅,朔日食。

命李常杰总诸军伐占城,不克。常杰乃画布政、地哩、麻令三州山水形势为图而还。改地哩为临平州,麻令为明灵州,招民居之。拜常杰为太尉。

丙辰五年四月以后英武昭胜元年,宋熙宁九年春三月,宋令广南宣抚郭逵为招讨使,赵卨副之,总九将军合占城、真腊来侵。帝命李常杰领兵逆击,至如月江大破之。宋兵死者千馀人。郭逵退,复取我广源州。世传常杰沿江筑栅固守。一夜,军士忽于张将军祠中闻髙声曰:“南国山河南帝居,截然分定在天书。如何逆虏来侵犯,汝等行看取败虚。”既而果然。张将军兄弟二人,兄名叫,弟名喝,皆赵越王之名将。越王为李南帝所败而失国,南帝召而官之。二人曰:“忠臣不事害主之君。”乃逃匿于扶龙山。南帝屡召不应,令曰:“购得首级,重赏千金。”二人皆饮毒卒。吴南晋讨西龙州,李晖贼军次扶兰口,见二人从助王师,云天帝怜其忠臣不二,补滩河龙君,副巡武、谅二江,支曼原巡江都副使。贼平,吴南晋封兄为大当江都护国神王,祠于如月江;弟为小当江都护国神王,祠于南军江口,即其祠也。

夏四月,赦改元英武昭胜元年。

诏求直言。

擢贤良有文武才者,命管军民。

选文职官员识字者入国子监。

丁巳英武昭胜二年宋熙宁二年春,设仁王会于天安殿。

二月,试吏员以书算刑律。

三月,又大举伐宋钦、廉州,声言宋行青苗役法,残害中国民,兴师问之,欲相救也。

冬十二月,宋赵卨来侵不克,乃还。

戊午三年宋元豊元年正月,修治大罗城。

遣陶宗元遗驯象五于宋,请还广源、苏荗等州及所掠人民。

己未四年宋元豊二年。谅州献白象。

雨雹。

大熟。

宋以顺州归我即广源,宋改顺州

庚申五年宋元豊三年春二月,铸洪钟于延祐寺。钟成,撞之不鸣,以其成器,不可销毁,乃废置于寺之龟田。其田卑湿,多产龟,寺人为之龟田锺。

秋八月,甘露降。帝观竞舟。

辛酉六年宋元豊四年春,日有重光。归所获邕、钦。廉三州人、兵于宋,以广源等州还我故也。

冬十月,太师李道成卒。

壬戌七年宋元豊五年春,以钦圣公主嫁渭龙州牧何彛庆。

癸亥八年宋元豊六年春,帝亲阅黄男,定为三等。

黄龙飞自紫宸殿至会龙殿。

甲子九年宋元豊七年夏六月,遣兵部侍郎黎文盛如永平寨与宋议疆事。

诏天夏造瓦盖屋。

定边界。宋以六县三洞还我。宋人有诗云:因贪交趾象,却失广源金。

乙丑广祐元年宋元豊八年。以黎文盛为太师。时天下无事,皇后遍游山川,意欲兴建寺㙮。

丙寅二年宋哲宗煦元祐元年春,阮远献六足龟,背上有图书。

秋八月,试天下有文学者充翰林院官。莫显绩中选,除翰林学士。

造大覧山寺。

丁卯二年宋元祐二年春三月,造秘书阁。

宋封帝为南平王。

冬十月,帝幸覧山寺。夜宴群臣,亲制覧山夜宴诗二章。

戊辰四年宋元祐三年春正月,封僧枯头为国师或云扬之节钺,与宰臣并立殿上,处断天下事务词讼,未必有也。盖以是时仁宗崇仸,封为国师,询以国事,如黎大行之于吴匡越尔。

置十火书家。

定天下寺为大、中、小,名蓝,以文官贵职兼提举。时寺有田奴,库物故也。

冬十月,作覧山寺㙮。

己巳五年宋元祐四年春三月,定文武及从官杂流等职。

宋兵入石犀州。

浚冷泾川。

庚午六年宋元祐五年。造合欢宫。

辛未七年宋元祐六年春,帝幸谅山观捕象。

冬十一月,以何于为少尉,知殿前诸军事。

黎全义献五色龟。

壬申八年八月以后会豊元年,宋元祐七年秋八月,改元会豊元年。

大熟。定田籍征租,每亩三升给军粮。

癸酉会豊二年宋元祐八年。优钵昙花开。

甲戌三年宋绍圣元年春正月,遣翰林学士莫显绩使占城责岁贡礼。

夏四月,覧山寺㙮成。

乙亥四年宋绍圣二年春,诸王入朝。

夏六月,大旱,放囚,减免賍税。

雨。

丙子五年宋绍圣三年春三月,黎文盛谋反,免死,洮江安置。时帝幸霪潭,御小舟观鱼。忽有雾起,冥霭中闻有船来,橹声戛戛,帝以戈投之。须曳雾散,船中有虎,众惧变色曰:“事逼矣。”渔人穆慎以纲霰之,覆虎上,乃太师黎文盛。帝以大臣有裨赞功,不忍杀,流洮江之寨头。赏穆慎官职财物,赐西湖之地为食邑。先是,文盛有大理国奴,能奇术,故托此,欲行篡弑也。

史臣吴士连曰:人臣篡弑而免罪,失刑政矣,盖帝崇佛之过也。

丁丑六年宋绍圣四年春正月,诏检定诸例,仿依故典。

秋八月,星昼见。时天下豊登,太后多兴造佛寺。

戊寅七年宋元符元年秋八月,地震。

彗星见。

己卯八年宋元符二年。神龙降于梅。

庚辰九年宋元符三年冬十二月,大疫。

辛巳龙符元年宋徽宗佶建中靖国元年春正月,改元,以太尉李常杰兼内侍判首都押衙行殿内外都知事。

修延祐寺。

壬午二年宋崇宁元年春正月立春日,瑞雪降。

二月,大水。

命皇后、妃嫔斋戒设醮祈嗣。

癸未三年宋崇宁二年春,太后发内府钱,赎贫家女之典命者嫁鳏夫。

史臣吴士连曰:女贫而至于雇赁,男贫而至于无妻,天下之穷民也。太后为之造命,亦仁政之所施也。

冬十月,演州人李觉谋反。初,觉学得其术,能变木为人,招集亡赖,据本州筑城作乱。事闻,命李常杰等讨之。觉败,出亡占城,馀党悉平。

占城寇边。

甲申四年宋崇宁三年春二月,命李常杰伐占城。初,李觉亡占城,言中国虚实。占城主制麻那因之入寇,复取制矩所献地哩等三州。至是,命李常杰击破之,制麻那复纳其地。

三月,复定禁卫兵号。

乙酉五年宋崇宁四年春,祠髙禖。

夏六月,太尉李常杰卒。赠入内殿都知检校太尉平章军国重事越国公食邑万户,以弟李常宪继封候爵。常杰升龙太和坊人,世袭簪笏。多谋略,有将才,少以姿貌扬逸,充皇门祇候,侍太宗。累迁内侍省都知。圣宗拜太保,授节钺,经访清化乂安吏民及亲征占城以为前锋将,俘获占主制矩,以功拜辅国太傅,遥授诸镇节度同中书门下上柱国、天子义弟、辅国上将军开国公,复以功拜太尉,卒

秋九月,作白薨㙮于延祐寺二,作石薨㙮于覧山寺三。时帝重修延祐寺,增于旧贯,浚莲花台池,名曰灵沼池。池之外,缭以画廊;廊之外,又疏碧池,并架飞桥以通之。庭前立宝㙮。以月之朔望及夏之四月八日车驾临幸,设祈祚之仪,陈浴仸之式,岁以为常。

丙戌六年宋崇宁五年春正月,彗星见西方长竟天。

太白昼见。赦除逆党人。

丁亥七年宋大观元年夏,地震。

戊子八年宋大观二年春二月,筑堤于机舍坊。

夏月不雨。

己丑九年宋大观三年春,筑洞灵台。

秋,逆人苏厚、杜崇谋反,伏诛。

庚寅会祥大庆元年宋大观四年春,有妇人献鳯雏,具五色九苞。

徐文通献白虎、白马,生距槟榔一本十一茎。

秋八月,占城献白象。

辛卯二年宋政和元年春,清化府献槟榔一本九茎。

秋,大熟。

日重输。

壬辰三年宋正和二年春,甘露降。

占城献白象。

时帝春秋以高,无嗣,诏择宗室子立为嗣。帝弟崇贤侯缺名亦未有嗣。适石七山僧徐道幸至侯家,与语祈嗣事。道行曰:“他日夫人临诞时,必先相告,盖为之祈于山神也。”后三年,夫人因而有娠,生男阳焕。

癸巳四年宋正和三年夏六月,真登州牧夫人公主李氏薨。夫人名玉娇,奉干王长子,圣宗鞠于宫中,及长封公主,适真登州牧黎氏卒,自誓孀居出家为尼,至是薨,年七十有二,神宗尊为尼师

甲午五年宋政和四年春,瑞雪降。

乙未六年宋政和五年春正月,封兰英、钦天、震宝三皇后,三十六宫人。时帝无嗣,故多立皇后及宫人,设醮以祷之。太后构兴佛寺,前后该百馀所。世传后追悔上阳及其侍女之非辜,多起仸寺,为之忏雪。

丙申七年宋政和六年夏六月,僧徐道幸尸解于石室山寺。石室,县名,即今之宁山县,名仸迹山,乃徐道行来逰时,见山洞中素石有人足迹,道行以其足迹印之符合。俗传道幸尸解。先是,崇贤侯夫人杜氏怀娠,至是产难。侯追念道行前日之言,使人驰报。道行即易服澡身,入岩中尸解而逝。夫人寻生得男,即阳焕也。鄕人以其异,纳尸龛中奉事之。今仸迹山是其处也。每岁春三月七日,士女会于寺,为一方胜逰,后人讹以为僧忌日。其尸至明永乐年间,为明人所焚,鄕人再塑像事之,如初今存

丁酉八年宋政和七年春正月,延成侯缺名卒。诏罢藏阄戏及开贺执卓,仍发御府金银钱帛厚赙之。

是月,守太堂人献白鹿。

甘蔗甲人献玄鹿。

二月,甲明盗杀牛令。皇太后曰:“比者京城鄕邑人多逃亡,以盗牛为业,百姓穷窘,数家共耕一牛。昨尝以为言,国家已有禁令。今之杀牛有甚往时。”帝于是诏诸盗杀牛,杖八十,徒犒甲,其妻杖八十,徒桑室妇,并偿其牛,邻家不告者,杖八十。

三月丙辰,帝幸章山,庆成万豊成善宝㙮。有皇龙见。

又幸应豊今义兴行宫,省耕公田

夏五月,员外郎吴绍献夏田禾一茎九穗。

驸马郎杨景通献白鹿。

司农州首领何永禄献赤马生距。

𩆍音岑作火头黎兵、曹儿并献白鹿。直邪甲人献白獐。

六月,帝幸应豊行宫省耕。不雨,祷于行宫。

皇龙见于洞灵祈祷宝台。

忠义侯缺名卒。

秋七月二十五日,倚兰皇太后崩,火葬,仍以侍女三人殉。上尊谥曰扶圣灵仁皇太后。

史臣吴士连曰:火葬佛教也。殉葬秦俗也。仁宗皆行之,或者承太后之遗命欤。

秋八月,葬灵仁皇太后于天德府寿陵。

冬十月,帝幸启瑞行宫省敛。是夜月重轮。求宗室子育于宫中。下诏曰:“朕临兆民,久无后嗣,天下重器,伊谁可传,宜育崇贤、成庆、成广、成昭、成兴侯之子,择其善者立之。”时崇贤侯子阳焕年方二岁,而聪敏。上深爱之,遂立为皇太子。

占城献金花三朵。

戊戌九年宋重和元年春正月,诏选民兵黄男。

二月,真腊国使朝见。设春筵宴礼,及庆成七宝㙮。会诏有司僃仪仗于灵光殿,偕引使观之。

三月,以大黄男壮勇者充玉阶、兴圣都及御龙兵三百五十人。

户部左侍郎李秀蠲卒。

夏五月,贬礼部右侍郎黎伯玉为内人书家。

旱,祈祷得雨。

秋七月中元节,罢执卓,以遇灵仁太后盂兰盆日故也。

占城来贡。九月辛巳,设庆成胜严圣寿寺千佛会,使占城使观之。

丙戌,帝御灵光殿,观覧舟,设秋筵宴礼。

冬十一月,遣员外郎阮伯度、李宝臣遗白黒犀二及驯象三于宋。

是岁,甘露降,帝手书天下太平圣躬万岁八字于碑,命工镌之。

禁京城内外,诸人家奴仆不得刺墨、胸脚,如禁军样,及刺龙文于身上,犯者没官。

己亥十年宋宣和元年春正月,帝幸快场捕白象。

夏四月,都曹潘田献白鹿。

五月,设庆成净虑寺会。

龙见于京师茶肆。

秋七月,造景兴清阑二舟。诏诸军造战舰、治兵甲,欲亲征麻沙洞也。

八月甲申,帝御灵光殿观竞舟。设秋筵宴礼。此后每岁八月竞舟设宴,以为常。

冬十月,阅武捷、羽林等六兵曹之壮勇者,为玉阶、兴圣、捧日、广成、武都火头。其下等为玉阶、兴圣、捧日、广城、武都、御龙兵。

会天下军人盟于龙墀。诏曰:“朕膺一祖二宗之业,奄有苍生,是四海兆姓之民,均如赤子,致异域怀仁而款附,殊方慕义以来賔。且麻沙洞丁生于吾之境土,而麻沙洞长世作予之藩臣。蠢尔庸酋,忽负先臣之约,忘其岁贡,乃缺故典之常。朕每思之,事非得已,其以今日,朕自将讨之。咨尔将师六军,各尽汝心,咸听朕命。”乃颁器械授将士。帝御景兴舟,发自千秋步,旌旗蔽日,劎㦸攅霜,虎贲鼓噪,士气百倍。是日黄龙见飞逐舟。行次龙水峡。成庆侯献六眸龟,胸上有王字。花浪又涨。帝自将击麻沙洞,破之。俘其洞长魏滂等数百人,获金币牛羊不可胜数。命偏将入沿边诸洞招谕逃亡,使各㱕业。

十二月,朔,㱕自麻沙洞,献魏滂于太庙。大飨将士,颁四钱帛有差。

庚子天符睿武元年宋宣和二年春正月,朔,群臣上表劝加上尊号,仍请改元。允之。

二月,设广照灯会。

三月,真腊国来贡。

夏六月,漆作甲主都邓安献白雀。

秋九月,黄龙见。

占城来贡。

大熟。

冬十月,筑众仙台。

十二月,以内人书家潘景、牟俞都为内常侍。

辛丑二年宋宣和三年春三月,僧王爱献槟榔一本七茎。太师陈度上言此物不足为瑞,罢之。设庆成宝天寺重明殿会。

夏五月,大水溢大兴门外。

秋七月紫草番人何午献白獐。

造广教寺。

大蝗。

冬十月,复以黎伯玉为内常侍。

壬寅三年宋宣和四年春二月,僧杨须献白碧玉一玨双玉曰玨

三月戊寅,设庆成队山崇善延龄宝㙮会。

禁诸人不得以竹木杖及利器相殴。

夏四月,以李奉等二十人为狱吏,按民间词讼。

五月,交甲管范波司献白鹿。

秋八月,己亥,帝御灵光殿观竞舟。

初制银缨引卤簿。

丁未,员外郎李元献槟榔珠一颗。诏却之。

冬十二月,遣员外郎丁庆安、袁士明遗驯象于宋。时袁士明有故不迁宫,赐其子崇为奉信郎。

是岁,诏诸收捕盗贼外亡,而为世家所夺者,世家与逃亡同罪。收捕吏辄停留在家,不经官者,杖八十。

癸卯四年宋宣和五年春正月,二十五日,诞圣节。初造推轮舞舍,令宫女舞其上以献觞。

二月,设春筵宴礼于崇渊殿。

初作曲柄雨盖。

壬寅,帝幸龙水海捕象。

丁未,设庆成奉慈寺会。丙辰还京师。

三月,辛巳,设庆成仙逰广孝寺会。追荐圣宗及上阳皇太后。

夏四月,甲申,真腊国五人来附。

禁宰牛。诏曰:“牛者稼穑之所重,利人不少。今后三家为一保,不得杀而食之,违者寘之刑宪。”

秋七月,真腊国来贡。

八月,朔,帝御天安殿颁赐群臣秋衣。

帝御灵光殿观竞舟。是夜,帝御崇渊殿,设金盖宴礼。

冬十月,帝幸应豊行宫省敛。是行,造飞桥过波剌江。

十一月还京师。儒、道、释并献贺诗。

筑紫霄台。

是岁大熟。

甲辰五年宋宣和六年春正月,姚索献白雀。

闰月,造祥光舟,其制两腹。

帝幸应豊行宫省耕。帝御行宫,占城国人具翁及其从弟三人来朝。

二月,帝还京师。

夏四月,真腊国金丁阿传及家僮四人来附。

广源首领杨嗣兴献白鹿。

造护圣寺。

五月,占城国人波司蒲陀罗等三十人来附。

秋七月,旱,祈雨。

内作监甲主都苏翁献六眸龟,胸上有善帝二字。

九月,成庆侯缺名卒。

冬十月,筑郁罗台。

十一月,玉阶都李号献金䱓鱼。

十二月,成庆侯夫人何氏饮鸩殉死。

史臣吴士连曰:妇人从一而终,非谓殉也。何氏径情直行,至饮鸩殉死,虽云过矣,然于人所难而易之,亦难能也。抑成庆侯至是水葬而殉之耶。

复以内常侍黎伯玉为礼部侍郎。

广源州小首领莫贤及其部党出亡宋邕州界贡洞。

乙巳六年宋宣和七年春正月,以内常侍牟俞都为中书丞。

邕州执莫贤等,请差人就江南交付。帝遣守富良府中书李献往江南,领还京师。流莫贤于乂安州,妻子并没官。

纸作藩上献槟榔珠,诏却之。

庆成崇阳殿,设宴三日夜。

夏四月,帝幸应豊行宫省耕。

六月,帝自应豊行宫幸莅仁行宫,入内常侍中丞牟俞都,奉㫖宣示内外臣僚曰黄龙见于行宫之秘殿,惟宫女宦官见之。

冬十月,帝御应豊行宫省敛。

十一月,遣入内礼部侍郎黎伯玉讨广源州侬琼莫七人等。将行,伯玉会军盟于大兴门外,宣军令。

黄龙见于洞云祈寿宝台。

诏凡驱人死者,杖一百,刺面五十字,徒犒甲。

丙午七年宋钦宗恒靖康元年春正月,设广照灯会七日夜。赦都护府罪人。

禁百姓春不得伐木。

二月,朔,帝御天安殿观王侯蹴球。

三月,设庆贺五经礼于寿圣寺。

夏五月,壬戌,设仁王会于龙墀。是日黄龙见于永光殿。

秋七月,旱,自六月至是尤甚。

六眸龟见。

淫雨祈晴。

九月,占城来贡。设广照灯会于龙墀,诏占城使臣观之。

冬十一月,帝幸应豊行宫省敛。

闰月,遣令书家严常,御库书家徐延遗驯象十及金银犀兕于宋,谢擒莫贤也。常、延至桂府,见经略司。谓常、延曰:“今年东京及湖南、鼎澧等处,并已调发兵马讨金人,未审㱕期何日。此间路地上传马,铺丁在在更少,请使者领还礼物。”常、延乃还。其年金人粘罕、干离不率众围宋汴京,虏宋帝徽宗、钦宗北㱕。宋国大乱。时金主窝阔台建国于漠北,建元天会

丁未天符庆寿元年宋靖康二年,五月以后高宗构建炎元年。春正月,以御库书家范信判清化府事。

二月,群臣上尊号加宽慈圣寿四字。自正月至二月淫雨,命官祈晴。

员外郎阮义长献三足六眸龟。

三月,农州首领杨彗进长寿生金二块。

夏四月,帝幸应豊行宫省敛。

雨榖。

五月,僧高亭献白雀。

秋七月,丁巳,庆成重兴延寿寺。

冬十一月,宋钦州送还广源州叛党莫七人等。

十二月,天狗星陨,有声如雷。

以延平公主嫁富良府首领杨嗣明。

帝弗豫,召太尉刘庆覃受遗诏曰:“朕闻生物之动,无有不死。死者天地之大数,物理当然。而举世之人,莫不荣生而恶死。厚葬以弃业,重服以损性,朕甚不取焉。予既寡德,无以安百性,及至殂落,又使元元衰麻在身,晨昏临哭,减其饮食,绝其祭祀,以重予过天下,其谓予何。朕悼早岁而嗣膺大宝,居王侯上,严恭寅畏。五十有六年,赖祖宗之灵,皇天孚佑,四海无虞,边陲微警,死得列于先君之后,幸矣。何可兴哀。朕自省敛以来,忽婴弗豫,病既弥留,恐不及警誓言嗣。而太子阳焕年已周纪,多有大度,明允笃诚,忠庸恭懿,可依朕之旧典,即皇帝位。肆尔童孺,诞受厥命,继体传业,多大前功。仍仰尔臣庶一心弼亮。咨尔伯玉,实丈人器,饬尔戈矛,预僃不虞,毋替厥命,朕之瞑目,无遗恨矣。丧则三日释服,宜止哀伤,葬则依汉文俭约为务,无别起坟陵,宜侍先帝之侧。呜呼,桑榆欲逝,寸晷难停,盖世气辞,千年永诀。尔宜诚意,祗听朕言,明告王公,敷陈中外。”丁卯,帝崩于永光殿。

史臣吴士连曰:古大顺之世,人君能体信达顺,以致中和,于是天不爱道,地不爱宝,降甘露,出体泉,产芝草,而龙鳯龟麟诸福之物,莫不毕至。仁宗之世,祥瑞一何多耶。盖由人君所好,故人臣妄献之也。

皇太子即位于柩前。令武卫黎伯玉宣示王侯及文武臣僚,退于大兴门外,使诸城吏闭门谨守,毋得往来出入。仍命禁军介之以兵,立天安殿下,既而令开右掖门,召群臣入于龙墀,使伯玉谕王侯及文武臣僚曰:“不幸先帝奄弃群臣,天位弗可久虚。惟予冲人,黾勉嗣之,卿等宜永肩乃心,夹辅王室,非特不辅先帝注望之意,亦使世世子孙享其禄位。”群臣皆拜贺恸哭。使内人杜善,舍人蒲崇以其事告崇贤侯。诏天下诸鄕邑,各依本业如故,毋得藏匿逃亡盗贼,及斗驱杀人者。

壬午,群臣上表殡于壸天殿。癸未,群臣受䘮服于永平阁外。甲申,群臣上表请御正殿。乙酉,始御天安殿视朝。诏群臣除䘮服。是日,幸那岸,观宫女上火坛殉大行皇帝。。

黎文休曰:人子生三年,然后出于𢙇抱,而免于父母。故自天子至于庶人,虽贵贱不同,而三年哀慕之情则一,盖所以报其劬劳也。矧神宗之于仁宗,鞠在宫中,恩莫厚矣。义当慎终追远,其报可也。今未阅月,而遽命群臣除服,未卒哭,而迎两妃后入宫。不知当时将何以仪刑四海,表率百官哉。神宗虽幼弱,而在朝之臣,亦幸其短䘮无一言及之者。可谓朝无人矣。
史臣吴士连曰:仁宗圣学高明,深识死生之故,如昼夜之必然。遗诏所言,言造乎理,足以觉夫不鼓缶歌而为大耋之嗟者,其为教远矣。虽然,在仁宗言之,则为明道之言。在神宗行之,则为失孝之举。文休论之当也。

神宗皇帝[编辑]

讳阳焕,圣宗之孙,仁宗之侄,崇贤候之子,乃夫人杜氏所生也。年方二岁,育于宫中,立为皇太子。仁宗崩,遂登太宝,在位十一年,寿二十三岁,崩于永光殿。
帝之初年,犹有童心。及长,性资聪睿,大度有为,修政立事,任贤使能,正始正终,详密款曲,无失于正。虽身婴恶疾,寻有药之,天意有在也。然酷好祥瑞,崇尚浮屠,奚足贵哉。

戊申天顺元年宋建炎二年春正月丙戌,朔,改元大赦。尊义母宸英夫人为皇太后。

诏凡民有没田土于官,及籍申为田儿者,悉还之。僧道百姓之为路翁者亦免。

赐六兵更番㱕农,遵古制也。

戊子,尊大行皇帝谥曰孝慈圣神文武皇帝,庙号仁宗。

己丑,贬大僚班李崇福,以过西阳城门,巡吏问而不应也。

辛卯,诏国有哀,天下民无得骑马及上蓝舆巾车。

更子,帝初御京筵。

辛丑,以内武卫黎伯玉为太尉,升侯秩;内人火头刘波、杨英珥为太傅,爵大僚班;中丞牟俞都为谏议大夫,迁诸卫秩;内人火头李庆、阮福、高依为太保,爵内上制、内祗候;管甲李山为殿前指挥使,爵大僚班;伶人吴碎为上制御厍书家;徐延为员外郎。又赐伯玉、波、俞都及官职都钱币,有差酬翼赞之功也。

壬寅,使太傅刘波、谏议大夫牟俞都赍仁宗赐崇贤侯礼物于其家。

癸卯,遣和寨人讣于宋及告即位时宋高宗避金人,渡江都临安府

甲辰,诏飞骑都赍仁宗遗诏及帝登极往占城。发御厍金币颁赐百僚有差。

戊申,桄榔场献宋商人漂船九只。武胜都郭卑献桃树四寸生花。

己酉,以陶舜为中书省员外郎,行西上阁门使;尚书省员外郎李宝臣行东上阁门使;范赏、杜六、孔原、范宝、金吉、李概、陶老、阮完为尚书省员外郎;梁玖、陶参、郭淑、阮仁、阮庆、陶相、郭巨寻、阮淬为中书火;李伍、矫义、李个、阮贬、阮仆、阮宽、陶六、杜记、矫绍为祗侯书家。

癸丑,诏谏议大夫牟俞都选旧龙翼为左右玉阶、兴圣、广成武都。

甲寅,真腊二万馀人入寇乂安州波头步。诏入内太傅李公平将官职都及乂安州人讨之。

二月乙卯,诏赦都护府罪人。壬戌,诏免贬黜者一百三十人。

癸亥,李公平败真腊人于波头步,擒其主将及士卒。

乙丑,群臣上尊号曰顺天广运钦明仁孝皇帝。帝谓群臣曰:“朕以幼冲之年,嗣先圣洪业,而天下平定,海宇之内,咸畏其威,皆赖卿等力也。卿等宜慎职守,无萌怠忽,以辅朕之不建也。”

立李氏为皇后。先是,遣员外郎李庆臣及其妻迎殿前指挥使李山之女,员外郎陈玉度及其妻迎太尉黎伯玉侄黎昌之女,册立山女为俪天皇后,昌女为明宝夫人。升山寄侯秩,知谅州军事,赐昌爵大僚班。

淫雨。

丁卯,群臣上表贺登极。

天龙、天崇二寺幡无风自动,其状如舞。车马幸二寺拜谢之。

李公平捷书至京师。

戊辰,帝幸太清、景灵二宫及城内诸寺观,拜谢佛道冥祐公平败真腊人之恩。

黎文休曰: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皆良将临戒制胜之功也。太傅李公平破真腊之寇,于乂安州遣人奏捷。神宗当告捷于太庙,论功于庙堂,以赏公平等克敌之勋。今乃㱕功于佛道,临寺观而拜谢之,非所以劳有功鼓士气也。

庚午,帝御天安殿,观国人盟于龙墀。因诏发内府衣服钱帛颁赐之。

甲戌,诏百官家奴皂隶不得娶良民女。

俪天皇后、明宝夫人㱕宁。

使谏议大夫牟俞都如天德府相地,起仁宗山陵。

三月,李公平军还,献俘一百六十九人。

以内令书家费公信为奉议郎内书家,魏国宝为左司。帝观灵光大会以公信国宝为内常侍。

夏四月,旱。帝斋戒蔬食祈得雨。

五月,度老兵都曹武袋等四人为僧。诏蠲宸英太后族百人于藉。

诏诸讼事已经祖宗理判者不得复论,奏为者罪之。

六月,诏群臣及官职都监于大兴门外。欲行送葬仁宗礼也。

葬天德陵。

以诞日为天瑞节。

秋七月中元节,帝御天安殿群臣上表贺。以荐仁宗盂兰盆不设宴礼。

八月,诏刘庆覃、牟俞都选官职都。

甲戌,出仁宗遗诏示群臣诏见前

真腊人入寇乂安州杜家鄕,有船七百馀艘。诏清化府阮河炎及本州杨坞等领兵击败之。

冬十一月,以太尉黎伯玉为太师,改姓张氏。

流广源州人于清化府。

乂安州递奏真腊国书一封,请差人往使其国,不报。[

己酉二年宋建炎三年春正月,入内殿中李安酉献白鹿。赐安酉爵大僚班。

太尉杨英珥献白鹿。

设庆成八万四千宝㙮会于天符阁。

甲午,尊亲生父崇贤侯为太上皇,亲生母杜氏为皇太后,居洞仁宫。

黎文休曰:神宗以宗室之子,仁宗育为子,使继大统,义当以仁宗为父。而称所生父崇贤侯为皇叔,封生母杜氏为王夫人,如宋孝宗之于秀安僖王及夫人张氏,以一其本可也。今乃封崇贤侯为太上皇,杜氏为皇太后,无乃二其本乎。盖神宗时方幼冲,而在朝公卿如黎伯玉、牟俞都又无知体者,故也。

二月,帝斋戒祈雨。

亲王班李禄上言伞圆山有白鹿。帝使太尉杨英珥往捕得之。赐禄爵大僚班。

诏赦天下罪人。

史臣吴士连曰:仁宗尝因设会而赦罪人,非也,然犹藉佛会为名也。帝无事直赦之耳。夫罪人犯法,有轻有重,五等象刑,有上有下,岂可直赦之耶。若一概赦之,则小人幸免,非君子之福也。故古之言治者,虽云不可无赦,亦病于赦。赦过可也,赦罪不可也。易曰:赦过宥罪,书曰:告灾肆赦,怙终贼刑,是也。

三月,李子克上言江底林有白鹿。帝使太尉刘庆覃往捕得之。迁子克枢密使,列明字,秩冠七梁冠。

黎文休曰:夫古人所谓瑞者,以得贒与豊年外,此不足为瑞也。况珍禽异兽不育于国,亦先王之遗戒也。神宗因阮禄、阮子克禄、子克本姓李,文休避陈朝讳,故阮称献白鹿以为瑞物,拜禄为大僚班,子克为明字,则赏者、受者皆非也。何则神宗以献兽拜官,是滥其赏也。禄、克以无功受赏,是欺其君也。

西农州大首领何文广献生金二块,共重三十三两五铢。

夏六月,入内龙图牟俞都献骆马,四足生距。以内常侍费公信为左司,郎中魏国宝为员外郎。

秋八月,造仁宗神主于灵殿。青竹蛇蟠于宝扆。闰月壬午,祔仁宗皇帝神位于太室。

史臣吴士连曰:先王制礼,事亡如事存,故作主以象神,则主神之所依也。虞而作主,练而易主,易主而祔庙,礼节也。仁宗葬在去年六月,至今十四月,练寺又过久矣,而始作主祔庙,慢而不敬甚矣。

甲申,洞仁宫陶甄人、阮人献六眸龟,胸上有谱乐二字。

诏诸王侯百官奴婢,不得依势驱击官军百姓,犯者徒其家主,奴没八官。

冬十月,迁左司费公信为诸卫,赐姓李。

十二月,象公朱会献白龟。

以内常侍杜元善为参知政事,守清化府;御厍书家范信为员外郎。

庚戌三年宋建炎四年春正月,诏百官女不得先适人,俟选充掖庭后不入选者,然后许嫁。

黎文休曰:天生民而作之君,使司牧之,非自奉也。父母之心,谁不欲其子之有宝家。圣人体此心,惟恐匹夫匹妇之不得其所。故诗形桃夭,摽有梅美,嫁之及时,与刺其晚也。神宗诏百官之女选毕然后嫁,此乃自奉,岂为民父母之意哉。
史臣吴士连曰:帝时年未冠,其出此令,盖欲选百官女充掖庭尔,未为甚过举也。至其胜敌而㱕功于仸,献鹿而滥爵与人之类,皆童心之所发,而莫之匡救。苟有至诚以感之,巽言以入之,帝之聪睿有素,其从之也必矣。

内作管甲朱始献金鲫鱼。

以御库书家梁改守清化府。

三月,占城国人雍麻勾来附。

五月,扶秋了管甲费元献白雀。

太上皇崩,谥曰恭皇。

六月,旱,祈雨。

秋九月,久雨,祈晴。

帝御灵光殿观竞舟。

诏赦都护府囚。

冬十月,帝御天灵殿,大阅六兵,定等级。

宋赍宝印金章,封帝为交趾郡王。

十一月,占城来贡。

十二月,帝击球于龙墀,令占使入侍观之。设庆成广严资圣寺会,赦罪人。遣员外郎李奉恩、令书家尹英概如宋报聘。

辛亥四年宋绍兴元年春正月,起二阁于延和内。

三月,皇弟星卒崇贤侯之子也

夏四月,诏王侯公主百官家奴不得娶官职都百姓女。

禁人间女不得效宫䯻妆样。

五月,旱,祈得大雨。

染宏主都何儿献白雀。

起明空大师第。

秋七月群臣上表贺豊年。

史臣吴士连曰:甚矣,当时朝臣之行謟也。五月旱,祈祷幸而得雨;至七月,夏麦已过,秋禾未熟,遽以为豊年,上表称贺。倘至九、十月,而水旱虫蟥,如表贺何。

九月,开宝花园。

诏牟俞都知乂安州。

是月,久雨,祈晴。

冬十月,御前指挥使王吉奏有神降迹于龙墀左锺楼前,长九寸五分,阔五寸。

皇弟周个卒。

十二月,太平鄕阮买献白鹿。左武捷兵杜庆献黄色鲳䰸鱼鲳音昌,䰸音公,即鯸鱼也。帝以为瑞,诏群臣称贺。阁门使李奉恩上言:“彼微物尔,而陛下以为瑞。如麟鳯之来,则陛下以为何物。”帝善其言。

壬子五年宋绍兴二年夏四月,夜,黄龙自永光殿见于丽光宫。

五月朔,皇次长子天禄生,后封明道王;闰月,皇长女生,寻殇。

是月,暴风覆延章舟。

秋七月,占城国人具般等逃㱕其国,至日丽寨,人执送京师。

八月,真腊、占城寇乂安州。

左羽林兵火头杜广献鲳䰸鱼。

诏太尉杨英珥领清化府乂安州人击真腊、占城,败之。

真登州牧黎法国献玄鹿。

九月,奉卫都令火头丁牛献白鹿。

乂安州令书家陈留献占城人三。先是,其人常伏险要处,据乂安州人转卖真腊国,留因设伏于其处,擒之以献。

冬十月,遣员外郎李奉恩、奉议郎尹英概如宋报聘。

起感灵殿奉天阁。

十二月,帝迎春于广文亭,庆成感灵殿,宴群臣。

尚书李元坐罪死狱中,以其女章英次妃有过,故也。

宋封帝为交趾郡王。

甲寅天彰宝嗣二年宋绍兴四年春正月,朔,赐员外郎魏国宝爵大僚班。

二月,赐谏议大夫牟俞都爵内大僚班。

起天宁、天成二寺及塑帝释像。帝临幸观之。

令书家阮美献青头桃花马,四足生六距两足各一距,后两足各二距。是月,久雨,祈晴。

三月,帝幸五岳观。

夏四月,诏祗候内人火头不得擅出外,违者寘之重罪。有公事者,先奏闻方许出。

五月,庆成永光殿重修故也。

乂安州范信、令书家陈留献白鹿。

右御龙兵火头郭司献蟾蜍珠,状如鱼目。帝曰:“此微物,不足贵。”却之。

右兴武兵王玖献六眸龟,胸上有籒文,诏诸学士及僧道辨之,成“天书下示圣人万岁”八字。

史臣吴士连曰:龟之为灵,以其能告兆也。然世常有之,非若龙鳯麟之罕见也。当时乃以为瑞,而进献之多何哉。至于胸上有文,乃黑白相间而见,群臣辨成文字,是希㫖作謟语以为䛕,媚其君耳,岂真有文字哉。故人君必谨好尚。

六月,皇婆王婆历卒。

秋七月,黄龙夜见于永光殿。

冬十一月,修延生殿五岳观。

十二月,成道候缺名卒。

群臣加上尊号曰顺天睿武祥灵感应宽仁广孝皇帝。大赦。

乙卯三年宋绍兴五年春正月,以御库书家杨掌守清化府。

二月,真腊、占城二国来贡。

三月庆善候缺名卒。

夏四月,诏左司郎中李公信出入禁中奏事,无得禁止。

帝幸五岳观庆成金银三尊像。

以员外郎魏国宝为左司郎中。

自春至夏后不雨。

五月,朔,雨。六月,祗候书家李昌、灌顶僧阮明并献白雀。

诏诸卖田池不得倍钱还赎,违者有罪。

秋七月,太师张伯玉卒。

冬十二月,设度人会迎仙堂。

设庆成大醮于延生殿。

造日鼎清澜延明三舟。

丙辰四年宋绍兴六年春正月,开延光园于冷泾鄕。

古洪锺见。

二月,成兴候缺名卒。

三月,太尉刘庆覃卒。

帝病笃,医治不效。僧明空治之愈,拜为国师,蠲户数百世传僧徐道行将尸解时,病中以药咒付弟子阮至诚,即明空。日后二十年,见国王遭奇疾,即治之,盖此事由也。

夏四月,皇婆吕阿买病卒。

史臣吴士连曰:诸帝之编,未有书皇婆卒。而神宗之世两见焉。盖帝之于保姆特加恩赐之厚故,史从而书之欤。

皇长子天祚生。群臣进金银钱币上表贺。

六月,以左司郎中李公信为少师,列明字秩。

秋九月,谏议大夫牟俞都罢。

冬十月,太尉杨英珥卒。

十二月立春日,帝御崇渊殿,群臣上表贺。其日遇国忌,故复设是礼。左兴圣都火头苏武献神龟,胸中有籒文。群臣辨之,成“一天永圣”四字。

帝幸清化府捕象。

丁巳五年宋绍兴七年春正月,乂安州驿奏真腊将破苏棱寇本州。诏太尉李公平将兵击之。

二月,乂安州地震,江水如血。公平差内人火头邓庆鄕还京师以状文。

公平败真腊人。

三月,大僚班阮公陶献白龟。

帝幸报天寺礼法云佛祈雨,是夜大雨。

夏四月,皇第三子缺名生。

五月,少师李公信献生金一块,重四十七两。

六月,旱,诏阮公陶诣南雩𡊨祈雨。

秋九月,设庆成灵感寺会,赦天下罪人。

诏京城内外三家为保,察诸朝班官职都,不得以其子与他人养育,倚托权势,家无官荫,自犯者收捕奏文,不能察者同罪。

冬十月,壬午,帝幸莅仁行宫省敛。

乙丑,皇第二女生,候封瑞天公主。

十二月,帝还京师。

以守清化府御库书家杨掌为员外郎。

戊午六年十月以后英宗绍明元年,宋绍兴八年夏五月,内人火头许炎献生金一块,重六十六两。

六月,旱,使入内左司郎中魏国宝召臣僚会议。诸卫范信言请赴雩坛祈雨,从之。

秋七月,不雨。帝命有司祈于雩坛及报天寺。

颁赐群臣冬衣。

九月,帝弗豫。立皇长子天祚为皇太子。初帝既立天禄为嗣。至是寝疾,感圣、日奉、奉圣三夫人欲改立,乃遣人赂参知政事徐文通曰:“如受帝命草遗诏,幸无弃三夫人。”文通许诺。及帝疾笃,命撰诏文,通虽受帝命,而志在三夫人,但秉笔不书。俄而三夫人至,哽音粳,悲塞也咽流涕曰:“妾等闻之,古之嗣位,立嫡不立庶。天禄嬖人之子,苟使嗣位,其母必僣,则妒害之情生,如此则妾之母子能免于难乎。”帝因下诏曰:“皇子天祚,年虽幼冲,乃是嫡子,天下皆知。宜嗣朕业,太子天禄可封明道王。”

二十六日,帝崩于永光殿殡于殿之西陛。群臣上尊号曰广仁崇孝文武皇帝,庙号神宗。

冬十月,朔,皇太子天祚即位于柩前,年方三岁,改元绍明元年。大赦。尊母感圣夫人黎氏为皇太后。

会国人盟于龙墀。

遣使讣于宋。

史臣吴士连曰:神宗乘盛业于先王,为太平之天子,其舍嫡长之乳抱,欲立庶孽之长君,盖惩日童心之失,卒之志不获遂者,徐文通之赂彰,三夫人之辝直也。惜乎不立,召社稷大臣,委以托孤之寄耳。鸣呼,邪臣与内庭交好,以致败人事者,自古有之。徐文通、三夫人,此事不犹愈于教之以卫王请命耶,虽然传世以嫡,古今通义,苟得贤辅如伊尹、周公辅太甲、成王,终有辞于永世矣。

大越史记本纪全书卷之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