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国利病书 (四部丛刊本)/册四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册四十 天下郡国利病书 册四十一
清 顾炎武 撰 清 钱邦彦 撰附录 昆山图书馆藏稿本
册四十二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3-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50-41.djvu/2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3-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50-41.djvu/3

韶州府

镇三翁源之镇曰三华在三华岭下隆庆壬申南贛都御史李棠平诸寇遂建镇城以善后行台在焉县主

簿领英德之镇曰清溪在淸溪巡司上成化中巡检彭骥立小砖城周回一百五十丈遇警入镇地方赖之

年乆渐圯曰浛光在县西一百里浛洭县废址洪武中置浛光巡司岁乆倾圯正徳元年同知韩铣立为镇城清远怀集SKchar2

寇至则居民㩀镇以守

堡八曲江之堡曰上道曰白沙 曰SKchar舗 曰鲜溪 曰黄金

已上七堡俱防江𫟪多盗仁化之堡曰髙冈在县东北十里长江曰石塘在县西四十里石塘都

曰繁华在县东五十里古下

营四十三曲江之营曰中堂曰苏渡曰乱石曰鱼梁曰磨刀曰白

茫曰簔衣曰黄茅曰乌石曰高桥曰小坑曰连环曰大岭曰白土

在城南五十里虎榜山左曰濛𣿞在驿左五里曰官村仁化之营曰平安在县东北五十里扶

曰𥂟石在县东五十里扶溪都曰厚塘在县东五十里扶溪都曰水西在县北七十里康溪都恩

乳源之营曰白花在县北一百八十里瓦窑冈英德之营曰金皂口曰虎尾

清远西山猺寇道出于此嘉靖中立今废曰鱼梁埠曰麻埠曰燕石在清泉都曰大庙

在𥠖峒营下正德八年通判何旵立三营前临大江后通山峒最为要害山猺海寇赖以保障曰杀鸡坑曰

流寨在懐义都近淸远境今废曰鹿子矶曰黄寨当清远猺寇出入之路嘉靖中立今 废曰沙

口埠在三板滩下曰三板滩在清溪下曰望夫冈在县东二十里曰石尾曰塘角

口巡司下正德三年宪吴廷举立曰猺田在象冈都曰朱峒在大陂都并正德中通判莫相立

跌牛石嘉靖中立防东山猺寇今废曰𥠖峒在塘角营下今移镇隔江曰太平在懐义都今废鬼

在县西一里许今废曰县前在南山下曰波罗坑在白蕉铺下

寨六曲江之寨曰鸡冠在府城北十里曰古羊在城北五十里曰老龙在城北三十里

上窑在城西北三里乳源之寨曰天德在县东十五里一名石门寨周回石甃如城元义士邓可贤率众守

翁源之寨曰麻砂在县东南五十里冝阳乡一名撗石寨

关二乳源之关曰风门在风门山下曰小梅在县西三十里地名马头相传唐开元前上京通

隘三十一楽昌之隘曰黄土岭在县东三十里路通仁化境曰龙山口

东北三十里通桂阳县曰铜锣坪在县东三十里曰象牙山曰塘口在县西北一百五十里通宜章

曰九牛岭在县南五十里通乳源境仁化之隘曰风门凹曰赤石迳在县西四

十里平山都曰七里迳在县西六十里石塘都曰长江在县北七十里扶溪都曰城口在县北九

十里康溪都乳源之隘曰分水凹在县南一百二十里曰平头路通湖广宜章乡县曰黄

金峒路呾宜章曰曰月坪杉木角路通阳山曰高车岭在县西北一百七十里

曰平在县西梅花峒俱乡民守御翁源之隘曰桂丫山曰南北岭去县一百八十里长安

曰东桃岭去县一百二十里怀德乡曰银场迳去县一百五十里长安乡曰冬SKchar岭曰

佛子凹去县一百二十里曰道姑岩曰甲子磜以上八隘俱近江西龙南

惠州河源南雄始兴多贼故置曰梅花在长安乡去县一百二十里路通河源县曰画眉在长安乡去县

一百九十里路通龙南县曰九曲去县二十里抵曲江英德曰太平去县七十里抵始兴曲江英德之隘

曰㰖坑在甘棠下都

坑冶 铜冈银场在乳源县溪都宋末废元再启衅民不胜苦复禁大富铅场在翁源县东一百二

十里懐德都宋皇祐元年宋末铅尽故废大湖铅场在翁源县西北四十里长安乡宋皇佑置后以费大

利小遂废开阳里鐡场在翁源县北九十里长安乡宋皇佑置 后废梯子岭锡场在英德淸泉都

苲岭每采锡流水伤稼𠪱代随开随禁

南雄府

堡五保昌之堡曰脩仁 始兴之堡曰界滩 曰斜潭 曰江口

 曰水口

隘二十保昌之隘曰平田凹 曰不劳石 曰南畒 曰叶田䓁

六口子 曰红梅 曰北坑村子口 曰百歩 曰芋头岭 曰

赵坑口子 曰百顺 曰林溪石闲塘源三口子 曰冬SKchar 曰

红地村口子 始兴之隘曰沙田 曰猪子狭 曰花腰石 曰

河溪庙 曰桂丫山 曰凉口 曰杨子坑

惠州府

镇五 河源之镇曰回龙北四十里赤溪水口曰平地永顺都漳溪长楽之镇曰南

南九十里曰鉴兴南五十里永安之镇曰中镇

堡一 河源之堡曰石城在古城嘉靖二十一年知县刘锦立

营二十七 归善之营曰蚬壳冈嘉靖三十年博二县民自建曰大星港口

曰西涌曰郁头曰盘贠曰干溪曰碧甲博罗之营曰

橘子铺曰南坑曰桥子头三营地方俱界龙门第六七䓁屯嘉靖二十九年佥事尤瑛立以防流贼

曰㯽榔潭 海丰之营曰油坑在石塘曰河田曰赤冈与海豊惠来连

界南离海三十里北深山多盗成化八年曰射道山在县南二十里嘉靖十一年曰湖东澳曰鱼

尾澳 曰南沙 曰南灶曰长沙即丽江浦一名长沙港口在县南八十里曰石

山曰大德曰大磨  和平之营曰东营东岳睹侧曰南营南门外俱佥事施儒

曰西营西门曰北营北门曰中军兵备道前俱佥事尤瑛脩建

寨十四  归善之寨曰富沙围县东旷野数十里南临江北阻金斗水元季土豪刘守正㩀之何真

引兵环而攻之数日乃克曰周径郡城南延袤数十里中有SKchar田其外冈阜复崖壁峭立东口通麻庄南口出中峒

北口扺横江西口接大岭路皆险峻山石曲折下流涧水旧常屯兵于此以援郡城曰船澳

见故河源之寨曰三王南四里元末寇起何真于此御之长楽之砦曰天柱县南九十

里其上容千人曰高明南五十里洪武中立曰黄洞西南一百里 兴 宁之寨曰茅冈东南二十

曰龙母西十曰杨塘西十五里曰留塘西十五里有水周环之曰和山在和山

曰罗英北二十里诸砦皆前后吏民𣗳栅拒敌之所然留塘和山其险可㩀曰武婆西河外二里许五代时县妪武

姓者团合乡落筑城自卫又称武婆城

关三 河源之关曰红朱关曰佛迹潭曰塔下三关在县治南延袤五里今废

隘四十七 河 源之隘曰南湖在县迳之外近赤溪宋田曰中村在惠化上坪与龙南为界

曰古云在大洲都二啚诸镇隘有惊屯兵备御长楽之隘曰丹竹曰桔洞曰中溪

俱西贼渊薮溪洞阻深蹊径岐错安逺丹竹楼黄鄕堡贼巢邻势相聮络加之以冶铁之卒䨇头角上髙坑九莭狐䓁山乌合酿祸

邑南七十里猴子同漳寇入掲阳必由之诏安小假之贼蓦越饶平之小榕或由大埔之苦竹既入潮境奔溃肆出西北五花嶂九

连山数百里𮎰𭏟玄径奸宄投窜其中 敕兵宪镇于长楽设诘奸簿一员设十三都巡司于此以扼吉贛南侵设水口巡司于南

以断漳汀入冦东西虽无官守东以四都隘西以大坪隘皆民兵戍之

和平之隘曰乌虎镇东六十里弘治十五年立今废曰东水西通翁源县曰驴子

南抵龙南曰黄竹坑北抵龙南曰阳波曰三浙水东北八十里在岑冈龙南抵界嘉靖三十三年

曰𥠖头镇东一百二十里广三图三十四年立曰古镇与阳波三隘曰三角山

曰髙车水正德五年立今废曰九连山去县一百里曰银坑曰古楼坪在泉沙埔其迳

通掲阳兴宁二县及芙蓉梅林䓁隘曰榕𣗳七都水口地方上通梅林赤竹诸迳及归善程乡二县曰平塘曰

董源塘曰大莂曰荺竹嶂去车塘隘十里以安远兴宁贼多出没正德十二年兵备佥事顾应祥议立

曰曽田曰梅林在塘湖通海丰及本县绵洋七𪨶迳黄沙䓁隘曰黄沙上通塘湖龙村下通黄流

渡左通海豊葵头嶂右通中镇大迳地方曰赤竹迳 曰隘头岭琴冈都地方通归善上通九丫𣗳下通围

曰滑石迳琴冈都通坡都下棉洋地方曰七𪨶迳曰分水凹其迳通揭阳潮阳海丰诸县距

本县棉洋留沙诸乡十馀里通海林黄沙诸隘曰鹅䑕嶂琴江都上镇通十三都巡司曰赤溪嶂通海

兴宁之隘曰四都东四十五里曰大坪西北六十里金北西曰迳心东五十里乆废

筠竹岭西二十里曰水口东南四十里曰龙归曰罗冈西北八十里乆废附县志议

邑界汀贛僻于郡东北隅山城孤立势若悬危迤北九十里大望山盗界连九县山高地广盗贼奔窜于此官军急难扑㓕

永安之隘曰解沙迳琴江都上镇𡊮田曰芙蓉迳琴江都上镇通河源曰象鼻迳

都四曰火戴迳琴江都地名秋溪曰逃军嶂曰中溪嶂曰大迳曰下迳曰

青草湖琴江都上镇通河源蓝能曰公坑琴江曰横排琴江

烽堠十八 归善之烽堠曰大星岭曰竹山岭曰潭洲角曰西涌

岭曰碧甲岭以上平海所海豊之烽堠曰牛鼻曰丽江山曰丽江门曰

平安曰新迳曰小漠以上六处俱濵海地方海寇出没之区曰甲子港曰青山曰娘

冈曰银瓶山曰白沙湖曰大磨山曰东坑山俱捷胜所

海澳四 归善之澳曰大星海平海曰淘娘山碧甲巡司对属东莞大鹏所地方可

藏贼船数百艘嘉靖三十一年巡简孙镛请于海道填塞可守海丰之澳曰海丰所曰甲子门

潮州府

镇五海阳之镇曰北关在县东南六十里潮阳之镇曰兴安在县治三十里其曰

大场曰夏岭曰新港以上俱在𬶍江今废

堡三海阳之堡曰潘田在县西一百三十里饶平之堡曰竹林在宣化都大埔之

堡曰乌槎营在三河巡司


营四府营曰教场军在南门外揭阳之营曰狮子在霖田都程乡之营曰北

在县北门外平远之营曰石镇在县治一百里

寨一曰柘林去府治一百三十里

隘五十六海阳之隘曰新关在龙溪都曰万里桥在大和都曰汤田在豊政都

在归仁都潮阳之隘曰北关在北曰河溪在县北二十五里曰门辟在县北六十里

曰河渡门在招𭣣村揭阳之隘曰桃山在县曰官溪在县曰蓝田在县

曰霖曰在县西程乡之隘曰上井在溪南都曰松源在柗源都曰马头在万安三图

曰腰古在义化都曰圆子曰山径在石室都饶平之隘曰鱼村曰小榕俱在县东

曰九村曰岭脚俱在县东北曰黄岗曰黄山坑大埔之隘曰虎头砂

在县曰平砂在县曰长窖在县东南曰箭竹凹在县曰大麻在县西曰阴

那口在县西曰鸦鹊坪在县曰莒村在县曰天门岭在县曰枫朗

曰白猴在县东南惠来之隘曰武宁界潮曰大陂界海平远之隘曰

石镇村在县西南曰九曲岃在石窟都曰崆头障在县西北曰俞田迳在县东南普宁

之隘曰北关在北门右曰南关在学前右澄海之隘曰冠陇曰𬶍浦曰南洋

曰乌汀背  论曰潮郡十县皆阻山带海而最为险害者程乡

之径饶平惠来澄海之澳港平远之隘山峒葱郁海涛喷薄或连

闽越或通广惠琼崖及外夷之属号为水国最霸胜矣山川之气

代有慿依故治则贒哲藉以兴乱则鲸鲵薮之狐兔穴之其初汉

一大县尔再析而四又再而七已又再析而十行部典𨛦及防守

之员绶累累不绝岂非有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于历年山海之氛民莫必其命耶迩

来自任公整饬兵戎兹土稍得息肩后至者傥亦有当暑戒寒之

思乎语曰不恃无乱恃在御乱恃吾无以生乱深虑哉是可以长

兵防 兵署 镇守SKchar兵府正统末黄萧养乱设副总兵贼平裁革后以广东界在江闽多警复设总

兵驻札程乡兴宁嘉靖四十三年督抚侍𭅺吴桂芳奏移潮州驻札南澳SKchar兵府万暦三年提督尚书殷正茂奉部咨

㩀福建巡抚刘尧诲㑹题开设驻札南澳信地以为聮守两省门户𠫵将府原设后因设SKchar兵驻潮遂改惠潮陆路𠫵

将为惠潮把SKchar后总督御史李迁题复万历八年总督侍𭅺刘尧诲题革十一年总督侍𭅺郭应聘题复

矿冶 潮矿冶出海阳䓁五县每年𦗟各县啇民采山置冶每冶

一座岁纳军饷银二十三两前去𭣣矿炼鐡各山座数不等计通

共饷银一千两 海阳县豊政都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约二十座揭阳县蓝田山场

程乡县柗口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约五六座大埔县清远洲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约十平远县长

田义化山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约十馀座

盐法 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潮盐产于潮阳䓁四县招收䓁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灶户盐丁纳课粮开埕漏晒塩𭣣积在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以待盐啇到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败卖不得船

 载出百里外即为私盐有禁潮阳招𭣣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饶平东界小江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澄海西界小

 江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惠来𨺚井场  榷盐广济桥啇从本府管桥官领票到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收买运至桥门照依先纳在库

 饷银每啇半名上塩船一只毎只九舱每舱二十八吊每吊一百五十斤实秤塩一万斤对纳饷银七两四钱一分六毫秤加塩一

 斤即为挟带七倍行罚掣放上桥另领户部引目照住三河发卖  盐  饷天顺以前岁徴三百馀两历成化弘治正

 德间知府谈伦奏 准盐利代纳南澳虗粮遂增至四千两𠪱嘉𨺚间又増至一万八千二百八十八两九钱万历十三年又添増

 閠月饷五百八两十四年因布政追徴塩钞遂增钞啇十名徴银二千六百一十二两抵纳海阳䓁县户口塩钞银十六年又増埠

 头菜塩饷银一千两通计共饷银二万二千三百九十六两九钱桥商原额七十名万历十四年增钞商十名代纳通府塩

 钞本年内又増啇二十名足一百之数每岁纳饷上盐分为六大班至二十年改为四大班分为四十小班每小班一名纳饷银五

 十六两上塩三万七千八百斤一岁共纳饷银二百二十四两上塩十万六千斤领引四十三道毎引带塩一千七百五十斤万历

 十年以前先纳饷后卖塩近年以来饷增路塞今年纳饷明年卖塩啇始称困饷期一至有以数金贴人代纳者

行塩地方广啇从塩法道领引到招收䓁场照引㡬道买塩若干白海运至南雄逾岭接卖淮商从西关而下直抵三姑

滩谓之南塩桥商领给军门大票到东界䓁埸买塩听管桥官掣秤上桥领户部引目至三河接卖汀商逾岭𬨨贛州袁临䓁府瑞

金㑹昌石城等七县从东关而下谓之汀塩二路合卖自正德四年起各定地方嘉靖四十五年广商侵卖𬨨界潮塩路塞𨺚庆二

年又开至万历十一年复塞路塞饷増是以十四年以后尚有积饷在库一万五千零两而未上塩者啇民之困至此极矣

埠头菜盐桥下海阳等七县埠头先因啇外奸民告饷二千两后被势侵其饷逋负万历十六年察院蔡梦说革去一半

尚存一千两责令桥商贩纳每季纳二百五十两每小班纳二十五两饷通百商匀纳塩轮二十商领示镇埠𤼵卖

龙川和平塩饷桥上饷塩运至长楽县𬨨青溪岭食入龙川和平二县原无另饷万历十八年因广商射利告纳饷

争卖惠潮道从二县民议愿食潮塩断令潮商代纳又増饷银二百一十一两六钱八分岁夏冬二季追解

衙塩道府县儒学并诸职衙门所用细塩从百啇上桥班数抽银贩塩煎送岁用银八十两在正饷之外

冒起宗阳电山海信防图说

阳电地方北枕山南面海东接广肇西通雷廉葢岭西二郡之咽喉也

水陆迂回不下二千里粤稽祖制神电一卫以及阳江海朗𩀱鱼宁川

四所皆附于边海又设新兴阳春信宜高州石城五所皆附于边山水

陆犬牙相制有司泛中恊守亦一尉一史之意㦲而泄泄至今日仅存

其名矣试言陆信北自新兴捻村兵营接蓝坑营交界起东自恩平官

迳接新会信界起历琅营而西抵石城之髙岭营与富廉接界止

郊洞辽旷丛阴莾薄计程一千二百馀里设有恩平阳电高州吴川肆

兵营分布信防据险扼吭此则陆信之大略也以水信言之东则自广

海寨芒州接界起西至白鸽寨州交界止汪洋瀚海寇盗出没计汛

凡八百里设有海朗𩀱鱼限门莲头肆水寨札船分守扼要哨防此则

海防之大略也葢海广则隙多地广则险众也近年兵额日缩饷额日

亏船额日减军额日缺虽规制如𥘉而迹类象人涂马所谓指臂使而

首尾应者则茫乎未之讲也

  肇属山海图说

肇属自新兴而下弥望𮎰峦𤎆炊寥落北自稔村兵营起至石井营而

抵恩平县则百三十里东自官来迳至靖东营而抵恩平则八十里地

当新会新宁之交山贼肆出标掠非严兵防御地方无安枕之期若马

冈仓歩开平等处肩宁会而枕封庆尤索称逋逃数邑错壤𡈽孽窃

发虽开平屯额设官兵七十馀名而去县治则九十里矣议者谓恩阳

守𬾨秋冬应移札于恩平岂无见㢤繇平南营而东至莲塘稍涉而南

至长宁凡百二十里而抵阳江县自县而南三十里则有海殷寨啇贾

辐辏㕓市星罗越港门而历铳城是为北津抚民此𠩄谓大要害也自

寨而东二十里则有海朗所去阳江仅五十里有警呼吸可通第所城

孤悬积弁与猾民作奸捍网几如南阳之不可问非严约束之令无以

破海上接济之囮也繇阳江西门归善营历麻桥黄桐蚺蛇楽安髙岭

平望而西上太墟则为阳电兵营矣由太𭏟至儒峒则为电白县界矣

由儒峒转折而东上五十里又为阳江之𩀱鱼寨而所城在焉去阳江

一百七十里去电白八十馀里卒有缓急能一呼而即至㢤是在当事

者万分毖饬务令营寨合防军兵夹䕶庶陆可穪平壤而环海可恃为

长城矣

  海朗寨所图说

按海朗兵册现在官兵计百五十四贠名𢧐船一十二𨾏东接广海西

界𩀱鱼楼船组练雄㩀上㳺屹然一天堑㢤第本港内通阳江阳春䓁

处商贾辏集奸宄易生港中虽设有镜城城设有铳台三座港门津要

似可资控守但港外无台可振势既孤悬由港门而越锐城即北津抚

民环居其地此軰鹰眼未化枭气犹存每以缯艚出海捕鱼为生若邀

劫若接济若勾引未可信其必无也况乎土宄敢于捍网旗军串青袗

子复従而翼之㢤今恊总许三才任事方新应申严𭈹令凡渔舟出入

朝往暮返不许遨逰逗留致开衅际此为救时之第一要著若本寨去

县城三十里去所城二十里𠩄去县城则五十馀里所军弱不能攴而

鋴军少有可用一值汛期督𤼵海朗陆哨官兵为之犄角庶几孤悬者

不至为孤注耳

  𩀱鱼寨所图说

双鱼寨设有寨城一座内置発汛公晋及寨署哨捕兵房守险之制亦

云宻矣兵船一十二𨾏官兵四百四十四员名左哨派守双鱼港内通

𩀱鱼所城港门两山对峙镜台三座复有东山官兵据险而贼未敢卒

犯也去寨八里则有𩀱鱼所城离阳江县一百七十里离电白县九十

馀里声援遮旷实为边海孤城外洋势难遥控觉察责在了军每岁春

汛除督发双鱼一哨官兵外又例调东西两山各营兵协守所城并一

带海岸若冬汛则止𩀱鱼一哨虗应故事矣右哨派守丰头港与海朗

寨接界港内通织箐𭏟五馀里则至太平驿防奸缉盗未可刻踈况龙

高山夙𭈹盗薮山势延绵路通双鱼信海奸宄窥伺踈防常驾客船藏

盗出入相应严饬海朗会哨分防毋以一港为秦越可也

  高属山海图说

自儒垌分界电邑错壤于是有阳电营官兵接防自大墟历麻缌等营

皆地当要冲时闻劫掠历营而西至夏蓝及麻西营凡一百二十里而

抵电白县南有莲头海面在焉港门辽䦚非他处可比也自电城西出

乌石历䈥竹夹呉川之那蓬等营南至上廓凡一百五十里而抵吴川

县去县南二十五里则为限寨港门设有铳台新营设有戍卒乃吴川

一哨官兵为之分防也本港内通芷𦫼及梅禄墟皆盗贼豕𦊅之区又

自电城之乌石历苦藤营西至平岗北入高州菜营而抵髙州府城

乃阳电官兵信地一百三十里也髙州而北由狂逻营至淋水营凡八

十里抵信冝县则与广西之博白陆川为界与猺獠杂居笑驾驭堤防

惟以不踈不扰为善䇿焉高州而南自漎田历樟木等营接阳电兵防

而西入化州再历兵营而至髙岭凡一百三十里西抵石城县深菁丛

林𧲣虎窟穴非申严斥堠不免西贼之冲突自此西下三十里为太安

中火又西去五十里为横山堡皆雷州交错之地地方互相诿缷每致

踈虞若西北之廉州三了那网等处以至息安堡官桥红岭一带地方

原有高州官兵一哨守之近日又移札石城遏入犯之西贼笑统而论

之髙郡南控沧⿰氵𡨋负丛菁故大小放鸡莲头赤水限门海陵皆高凉

之唇歯其新兴恩平石城信冝阳春诸邑则髙凉之门户也

  𨔷头寨港图说

莲头港近在电白县城之南设有铳台三座战船一十七𨾏官兵分防

信海东接双鱼西界限门二百馀里左哨则山厚港为信右哨则以赤

水港为信各分领兵船五𨾏而把总官则领兵船七𨾏札守莲头三港

之中葢以莲头港门辽𣺌无可据也然铳台虽设仅可䖍张声势无能

及远况港外海洋如大小黄埕鸡山博贺青洲皆环对城南𭈹海洋之

最险者议者谓筑桩塞港效往故事庶𬾨电城一重之藩篱是矣然

而水深港阔未易用力且言之易行之难行于有事之日易行于无事

之日难为目前计惟应练舟师习水𢧐勤哨探严汛防多积糗粮使𡈽

兵不敢私家客兵不敢登岸更整𬾨快舰遇贼必追有警必应何难禠

小丑么么之𩲸㢤今点验大船止存陆𭈹一𨾏七𭈹二只其馀尽改八

号艟艚小船笑原其将大改小之意亦欲以橹楫代风涛捷于追给耳

此可𧢲胜于里海波平浪静之处非可施于汪洋万顷长年䄂手之处

也且本寨凡有突犯必系广料聮䑸大船楼棚髙至二三丈艟艚卑小

𫝑不及三之一能仰面而击之㢤至于海船火器莫𬨨班鸠铳而现在

所存者仅一十四门尚不及海双二寨一船之器计非增造五六十门

不可议者欲扣本寨官兵之粮以备料价针头削铁不堪令贼闻也再

查本寨官捕兵原额四百四十员名而悬额不𥙷虚伍充数者居其半

即见伍捕兵皆捕鱼土人虽习惯不畏风波而穷馁不堪鼓属且暮夜

归家擅离汛守诛之不可胜诛今欲一兵得一兵之实用非募广肇习

水之客兵不可也若夫岸贼则有窝主海贼则慿接济在电白海濵如

莲头白蕉南海山厚等村之民专以捕鱼为业中有一等奸民凡遇有

贼在海便轻身投入诈穪被掳使家属告案假为勒赎张夲公然多运

酒糈与贼交通使官兵不敢盘诘教猱升木导虎为伥勾连盘固习为

固然恐非五日京兆所能彻底破除也敢以告后之君子

  限门寨海港图说

限门之要害两屿夹峙厥口水浅屈曲为蜒必俟潮涨舟始放转𢾗回

而后进屿寨防官兵共四百四十贠名𢧐船一十七只以八只派守本

港上接莲头下至堤门港口东西错置铳台四座内通芷𦫼呉川县城

以及梅禄𭏟埠并化州髙州一带港门离县治仅三十里每岁三四间

闽艚贩籴数百人如风雨之骤至人非土著奸伪易滋司是港者塞萌

杜渐视之如敌至可也右哨领船仅九𨾏派防新门接连白鸽寨信海

北港去吴川县九十里内通石城之梁家滩奸宄不时窃𤼵外海尤极

汪洋该哨一官尤冝慎选可令阘冗之庸材钻营之积猾充之㢤大都

本寨据限门之险扼铳城之要大寇未易窥犯绝内港导引察外海情

形是在淂人而已笑

  石城所山海图说

本所隶石城县治洪武年间奉调雷州䘙后千户所官军镇守以邑在

山峒间猺獠编垊错壤杂居且使节络绎啇贾徴逐为四郡之通衢故

也城之北雉堞绕建于山巅东百里抵化州西百里抵楽安所南七十

里抵遂溪北一百二十里扺广西之慱白县东北九十里扺陆川县东

南一百五十里抵呉川县西北一百五十里抵广西之旧林曹村西北

百馀里抵楽民所所虽附县官军以隔属相推诿刁疲散漫城守空虗

故西贼时时突扰截御罔闻查东北六十里有曰三合堡者地接博白

陆川之边界猺狼盗贼更畨骚动曾设官兵防守旋𣸪掣回遂致乘瑕

捣虗岁无宁日非仍复堡兵无以杜鸱张也其正西六十里曰横山堡

当廉路之冲䆳谷丛林逃亡恃为渊海又西一百二十里曰吴浦墩近

慱白县之边界狼猺逼处地方土贼构之出劫此皆西隅原守之险要

亦有原守之军兵核实而整顿之则石城之卦畛固矣此外若东南之

梁家滩壤连遂溪啇船湾泊县西之凌禄司近枕珠池尤㓺盗横𩥦之

地因并及之

  宁川所山海图说

宁川所即附宁川县东南濒海西北负山县城南去二十五里有限门

海港有沙SKchar两行自外逹内凡二十馀里贼若舍舟登岸歩抵芷𦫼距

县所仅五里许耳县之有墟曰梅禄生歯盈万米谷鱼塩板木SKchar具等

皆丘聚于此漳人驾白艚春来秋去以货昜米动以千百计故此墟之

当庶甲于西岭乎盗贼之垂涎而嵅图入犯也计本所见在旗军屯驻

郭内者仅二百八十馀名鹑形鹄状何足为有无惟合限门为截御聮

海港之侦巡水陆交防宁民恊力耽耽者庶有惮乎

  信冝所山防图说

信冝所附县同城设居万山逼近罗旁界连西粤郁林北流等州县穿

溪络谷居杂狼猺丛林宻箐之间奸徒伏焉旗军仅三百馀披破甲持

白挺弱不堪守无问战矣故近日屡创西贼营兵之力居多按正统九

年间曽设有狼兵五百九十馀名给官田米伍百七十馀石以饷之居

以资捍圉行以应征调未尝不资一臂今逃亡故绝仅存者皆亡命之

流孽耳间存真狼一二说者又有非我族类之虞然使抚绥驾驭淂其道

讵狼心之终不可化㢤傥更于懐郷北流之界特设精兵一枝北巩信

宜之籓䘙西壮石城之声授外绝狼猺之窥伺内杜奸宄之勾结是在

县所文武恊力共图之耳

  海朗𩀱鱼莲头限门四寨图说

水汛东自广海寨起西至白鸽寨界止合计四寨为程共八百馀里没

海置戍虽穪鹤列而所守者不徒在险而在要焉四寨情形业各指其

概矣今更合而论之电白𨔷头为最冲吴川限门次之阳江海朗次之

𩀱鱼又次之信地中惟岛屿山湾贼船潜泊如上自海朗则有娘澳大

澳海陵戙船澳若𩀱鱼莲头则有独州青洲大小黄埕放鸡山下而限

门则有新门三合窝硐洲广州湾等处皆可札船贼每寄碇其中窥伺

货艘往来即为掩袭剽掠之事以故阳电特设一𠫵将居中调度傥不

时申严各寨把哨务令兵不离汛更选𬾨坚整快船数只多设扛椇铳

SKchar精选惯历波涛善揺橹谙放镜之目兵共五六十名一遇贼警即飞

驾出洋冲锋追截而各兵船复合力夹攻之贼未有不披靡就擒者固

卦疆以安堂奥其在廉勇之将领乎

  恩平阳电髙州吴川四营图说

六信四营官兵分防两郡要隘通计一千二百馀里法曰分无所不分

则𬾨无所不寡今每营多者一队少者止三四各以之当隼撃豕𦊅之

贼来不能御去不能追徐徐蹒跚(⿰足册)其后而已矣然一二小丑在在有之

又未可以噎废食也今查恩平之东如蚬冈官来迳一带北如田心楼

迳一带俱与新会新宁错壤贼以罗汉山为窟穴官兵不敢越界穷追

相应详请督府分拨标下精勇官兵百名屯札东路之要地𬨨有警报

扼截归巢追兵夹追一鼓成擒笑其在阳电之大墟麻缌等营一𢃄路

通阳春百足大山盗贼潜踪伏劫寔由迳口其聚众紏党则圑札龙高

山其假牧牛为名入山褁粮接济者则附近之𡈽人也此应责成阳江

县严行保甲杜塞盗萌而又于太平等处屯兵百名北可扼百足山迳

之出入南可㫁龙高山之屯聚矣此外如分营置防戢小丑而张声援

次而髙州营次而吴川营棋布已周母容置喙

  神电卫所官军图说

国𥘉开郡设卫立县置所合陆海而犬牙相制有深意存焉豕平日久

军䘙废弛至于今而敝壊极关查神电一䘙原额其军四千八百馀名

仅六百六十有五高州阳江䓁所每所一千一百SKchar二百名仅各存一

百五十SKchar二百馀最多者亦不𬨨三百莫可䆒诘矣今以边海伍䘙所

言之海朗𩀱鱼偏守一隅防御情形已载二寨图说至于神电阳江宁

川皆附县城顷阅阳江所军鹑衣百结无异乞儿神电卫皆豪右𮎛光

名存寔缺甚则子衿揽买粮米印官莫敢谁何嗷嗷穷卒岁无粒糈充

腹上下欺䝉三尺不按可谓非吾軰之咎乎其附山伍所若新兴尚当

要道若髙州犹近郡城或可恃以无恐他如阳春周城之一所设居万

 山中去电白且三百馀里天台等处𡈽宄啸聚每从百𠯁山迳口出入

 肆行劫据一遇官兵即走入百足内兔脱矣其出而𭈹召则皆圑札于

 阳春之龙高山中也阳春虽设官兵一哨哨官辖于有司不受营将调

 度相应请拨肇标劲兵五十名扼驻太平闻警即由捷SKchar疾趋至百足

 SKchar口则贼之归路绝矣以上卫所皆附山边海岭表要区当事者极力

 整刷何难渐奏籹宁而前人推之后人今日俟之明日可为长太息也

   北津抚民恊总图说

 北津即今海朗寨港也先年海贼许恩受抚因令插住港口海岸且耕

 且渔复给其子许应举以恊总名色责以统驭抚民恊守北津原议逓

 年将自造料船并渔船共十只目兵二百名往守戙船澳海面口粮以

 出汛日起攴𭣣汛日止此澳孤悬大海中系𩀱鱼寨信地贼船每抛札

其中故以习惯之抚民守之适来抚民官亦久不到汛海贼有无之情

形亦无一字具报浸成故事矣但抚民一枝善鸟铳出八蛟宫蜃宅若

平地今冝申严责成令之𬾨船练兵出洋守汛不时侦报一遵受抚之

初议不则治以弛防梗令之罪无少贷野心狼子庶不至以万顷为三

窟矣

正统六年九月广东阳江守御千户所奏本所上中下三坊隘所在海屿中待有倭寇难

于飞报乞于肇庆府阳江县那贡寿文二都设渡船以备警急从之

髙州府

营十一茂名之营三曰𤍠水在县东一百里曰平铺曰沙田在县东六十里电白

之营曰龙门在德善乡化州之营曰箬叶曰水车石城之营曰马鞍

曰髙楼在县曰两家滩在县东南海澳曰龟子曰青平

堡九茂名之堡曰旧电曰在平山巡司电白之堡曰狮子在德善乡曰三桥

即那夏驿信宜之堡曰岭底在县东六十里曰忠堂在县东九十里化州之堡曰梁家

在州东一百九十里石城之堡曰横山在县西四十里曰三合在县东北五十里

隘四茂名之隘曰桃垌闸 电白之隘曰蕉林在德善乡曰陀埇曰三

乂闸

廉州府

 诸峒 曰贴浪在贴浪都思牙村宋黄令鉴为峒长或传马援征交阯时有黄万定者青州人从征有功留守邉境

 其后子孙分守七峒至宋俱为长官司元世祖以峒长黄世华讨贼功赐牌印至 国朝洪武𥘉始𭣣之仍为峒长云

 曰时罗在时罗都宋峒长黄令岳曰如昔在如昔都思勒村宋黄令德为峒长宣德间为交夷所䧟峒长移居那⿱⺾⿰𩵋禾

 曰慱是在如昔都丫葛村宋黄令钦为峒长宣德间峒长黄建与澌凛峒长黄金广鉴山峒长黄子娇古森峒长黄寛

 叛降交夷嘉靖二十一年莫登庸纳款乃归曰澌凛在贴浪都澌凛村宋黄令谢为峒长𨺚庆五年有赵元璧者广西上

 思州人狡猾惑众袭杀峒长并㩀慱是古森鉴山四峒知州李时英𫉬元璧诛之而其子良臣仍据其地训练精兵六百馀人愿捍

 邉境知州董廷钦招抚时盖万历二十年也二十二年交阯郑柗犯邉良臣与𢧐大败之献俘两院给以冠𢃄然良臣𭧂酷不能

 众既死土酋黄锡诱交人皆背䓁率众攻峒掳良臣妻子知州王世守请兵诛锡䓁四峒始定今议以哨官防守其地不复任峒长

 曰鉴山在如昔都罗浮村宋黄令宣为峒长曰古森在贴浪都宋黄令祚为峒长曰时休近管界巡

 司汉光武时有禢纯旺者亦从马援征交阯贼平留守邕钦界永楽间时罗峒长以事革去旺孙贵成始移守时罗其地今属有司

营三十一合浦之营曰北营在城北濠外曰新寮在府东北五十里清和乡通广西云芦六

湖蕉林䓁处成化间建土城曰山口在永安所城外与慱白化州石城兼界曰清头去永安城五十里

陆湖在府东北曰黄迳去府四十里在大洸港曰木港在府北三十里后设丹竹营今改为铺

曰城隍去府治三百里今改永平巡司以上废钦州之营曰黄土即旧防城营在时罗都交阯兼界州

废知州董廷钦复建改今名曰黄观在新立乡曰坛瓦即旧总捕营在州东北二百里曰龙门

曰平银在州东三十里曰济时在州东七十里曰大暮水在州北三十里以上存曰罗浮

在防城外一百一十里河洲村曰思勒在防城外九十里初以河洲营去州治远馈运悉由夷界又于江平地界设思勒包

冲二营各相应援包冲先废后军兵因事逃散复废思勒曰上扶龙在贴浪都通十万大山接广西交阯

曰白皮在白皮村曰方家在方家村曰烟通在𤇆通岭通龙门海口曰溢坑在乌雷岭北近

曰陆眼在永楽乡以上俱废灵山之营曰那暮在县南二百里慱峨乡曰丹竹在县南一

百七十里上安业乡曰山心在县北二十里宋㤗乡曰管根在县西一百二十里下甲乡以上俱存曰格木

在县西一百里今改为公馆曰谭家在县东十五里上武安乡曰羊角在县西南二百三十里上殳乡圑

去县一百九十里西乡中宁都旧调官军防守迁西乡巡简司于此正德间废巡检司亦迁还旧所以上俱废

堡二𤫊山之堡曰石𨺚在合浦𤫊山二县兼界曰洪崖在县北三十里

关三合浦之关曰东关在府东北今改名条风钦州之关曰天板在州西六十里

渔洪在州西北三十里 隘 四合浦之隘曰新寮府城东五十里今废钦州之隘曰

那苏在如昔都接交夷界如昔峒长黄鳯阳居此曰稔均在那苏南相去七里隘外即交阯大海曰那𨺚

在那苏东相去十馀里隘外即交址大海有小径奸民通夷由此路 墩 十五合浦之墩曰山口

东北一百四十里山口铺旁曰平鸭在府东北一百里平鸭铺旁今废曰珠场在府东南七十里珠场港口

龙潭在府南四十里龙潭寨曰高德在府西南三十里高德港口曰独江在府南一十里独江村

曰安宁在府南十里近山村曰西场在府西五十里葛麻山西场寨曰冠头在府西南五十里冠头岭

钦州之墩曰茶山在州东南十里茶山岭曰青鸠在州西南十里木兰村旁曰金竹

三十里在金竹村有水可通交阯曰大鹿在州南大海中西近交阯界曰小鹿在大鹿墩下曰罗墩

在州南 黄土营与交阯永安州分界 堠 十二合浦之堠曰川江在府东南八十里川江村

曰陇村在府东南七十里陇村寨前曰白沙在府南五十里白沙寨曰丰城在永安城西海旁一

里豊城寨前曰白望在永安城西一里白望村今废曰丹兜在永安城东北五里今废曰英罗在永安城

东十里吴罗寨前曰武刀在府南四十里武刀村曰饮马在府西南四十里饮马村曰珠场曰独

江曰西场俱见

珠池 珠池七曰青莺曰杨梅曰乌坭曰白沙曰平江曰㫁望曰

海渚俱在冠头岭外大海中上下相去约一百八十三里守池巡司一曰珠场寨十七曰乌

 兔曰凌禄曰英罗曰萧村曰井村曰对逹曰豊城曰黄坭曰川江

 曰陇村曰调埠曰珠场曰白沙曰武刀曰龙潭曰古里曰西场

  珠考南越志珠有九品大五分以上至一寸八分分为八品有光彩一邉水平似覆釡锒名珰珠珰珠之次为走珠走珠

  之次为滑珠滑珠之次为官两珠两珠之次为税珠税珠之次苻珠○徐衷南方草木状凡采珠常三月用五牲祈祷若

  祠𥙊有失则风搅海水或有大鱼在蚌左石自蚌珠长三寸半在涨海中其一寸三分其光色一旁小平形似覆釜为苐一珰

  珠凡三品其十寸三分虽有光色形不圆正为苐二滑珠凡三品○万震南州异物志合浦有民善逰采珠儿年十馀便教入

  水求珠官禁民采巧盗者蹲水底剖蚌得好珠吞之而出○杂记珠池居海中蛋人没而得蚌剖珠盖蛋丁皆居海艇中采珠

  以大船环池以石悬大絙别以小䋲系诸蛋腰没水取珠气迫则撼䋲绳动船人𮗜乃绞取人縁大絙上前志所载如此闻永

  楽初尚没水取人多葬沙鱼腹或止䋲系手足存耳因议以铁为耙取之所得尚少最后所得今法木柱板口两角坠石用本

  地山麻䋲绞作兜如 囊状䋲系船两旁惟乘风行舟兜重则蚌满取法无逾此矣注十一

廉州府志永楽七年夏四月交趾万宁贼寇钦州巡海都指挥

李圭讨平之交趾贼阮瑶舡至钦州如洪村焚劫居民及长墽林墟二巡司𪠘舎寨栅殆尽圭奉命以楼舡百艘提兵

万人自广达雷而至遣官军追及交趾万宁县海上破之𫉬舡二十七艘俘𫉬贼首范牙阮边及家属男女一百六十人送京师诛

之 八年冬十二月倭贼䧟廉州府学教授王翰死之十四年

夏五月庚戌增置钦州驿逓交趾总兵官英国公张辅言自广东钦州天涯驿经猫尾港至涌沦佛淘

从万宁县扺交趾多繇水路陆行止二百九十一里比丘温故路近七驿宜设水马逓转以便往来从之设钦州防城佛淘二水驿

宁越涌沦二逓运所佛淘巡简司灵山县龙门安迁二马驿安河格水二逓运所改天涯水驿为水马驿 宣 德二年

冬十二月弃交趾布政司钦州澌凛峒长黄金广䓁以四峒叛附

安南自交趾郡县后简定陈季扩陈月湖相継倡乱皆英国公讨平之永楽十六年土巡简黎利叛宣德二年诡求立陈氏后

遣使诏谕令具实陈氏子孙以闻即与册封如洪武旧制而总兵官王通遂率三司府县官吏还交趾用是后沦于夷矣 钦州时

罗贴浪如昔郡七峒北连左右两江南接交趾宋元置峒长辖峒丁以保守疆境元时黄世华䓁杀贼有功始授以金牌印信𠑽七

峒长官子孙世袭 国𥘉廖永忠取广东郡县皆投款上印绶仍给新印七峒以蕞尔不复给印且革去长官止称峒长以故诸酋

各懐觖望至是金广䓁以澌凛罗浮古森葛原䓁四峒一十九村二百七十户叛附安南黎氏封SKchar略使经略同知佥事䓁官仍世

守其土以属万宁州 正 统五年秋九月巡按御史朱鉴奉 玺书率都布

按三司官至钦州掲榜招叛民黄金广黄寛黄子娇黄建䓁不至

乃还 景泰二年夏四月山猺寇廉州府六月十三日夜黄屋山

贼黄公庞䧟钦州公庞郁林州人三年贼掠石康 天顺三年秋八月

流贼寇灵山县佥事林锦都指挥欧磐画䇿平之时广西八寨诸巢贼紏合渡江

攻䧟城池掳掠人畜占耕石𨺚堡民田𫝑甚猖獗民尽急逃散锦与磐画䇿弭之 诏 禁钦廉啇人毋得

与安南交通先因𫉬安南盗珠贼范贠䓁有敕问安南国王安南回奏迤东濒海村人潜与钦廉贾客交通盗汆珠池

已行惩治本处头目敕出榜禁约钦廉濒海啇贩之人不许潜与安南交通仍令廉州府卫巡视遇贼盗珠务捕擒𫉬䆒问奏请𤼵

 五 年蛮贼流劫廉州府知府饶秉鉴御之大败其众是时广西贼流

劫聚众一千五百馀徒掠百劳大埇䓁村先期秉鉴令所属州县编立火夫委官督领以待至是率民兵前后斩𫉬七百馀级

六年春二月流贼寇石康知县罗绅使其子鉴率民兵出𢧐败之

 三月流贼复掠石康东堂乡罗鉴率兵追之𢧐于倒木岭遇害

时贼众兵少鉴以矢尽为贼所害 冬 十二月贼䧟永安城 广西龙山贼寇𤫊

山太学生擅昭击之𢧐败遇害 成化元年秋八月乙𫑗大藤贼

分寇䧟廉州佥都御史韩雍遣将削平之 三年冬十月流贼䧟

石康知县罗绅死之十一月贼犯𤫊山把SKchar滕汉督兵追之夺回

石康县印 七年以石康县并入合浦时知府林锦具奏裁革 十 六年佥

事林锦征八寨诸贼寨贼自天顺以来负固行劫锦奏调官军征之知府刘烜抚之分住永平诸山 正

德三年寨贼黄师苟称寇佥事邓㮣讨平之自知府刘烜安抚之后八寨馀党时为民

害㮣以三府檄调兵讨之贼皆奔窜命SKchar旗王英千户陈容以招抚诱之凡摛六十馀人至是稍戢 七 年贼首廖

公广寇𤫊山合浦佥事李志刚诱而擒之公广以八寨馀党居永平寨占耕民田不输赋

税日益作孽志刚闻军门以计擒之 八 年秋八月安南入寇钦州百户谢惠帅

兵往御败于淡水湾死之时官军仅满百而贼兵多于我惠不量彼已遂败没免者四五人上状当路匿

不以 十 一年冬十月交贼寇西塩场指挥范铠击败之 十四

年秋八月交贼入寇舟至方家港钦州千户赵瑾撃败之 嘉靖

十年冬十二月贼劫𤫊山县库监生莫如勤率兵擒之先是八年之间劫库

者四未有得贼要领者至是逾城而入杀巡捕百户邵经及民兵七人攻开长春门而去如勤率军快尾之至永淳县𫉬贼杜徳胜

䓁五人鞫岀党𩔗送军门斩之 十 六年夏安南黎太阳黄父命黄父郡来奔

时莫登庸内乱十九年春命兵部尚书毛伯温咸宁侯𬽦鸾如广陈议

处安南冬安南莫登庸䧏纳之十一月初三日登庸素衣繋组率小目耆士䓁各以尺帛东头

赴镇南关投钦遥望 龙亭恐惧制伏脱履跣足北面五拜三叩头毕随向军门再拜时布政杨铨祀儥𠫵政萧晓张岳翁万逹副

使郑宗古佥事许路总兵张纯𠫵将李荣都指挥石泫䓁谕 朝廷恩威暂令待罪还国登庸遣亲侄莫文明旧臣许三省䓁二十

八人奉表入 朝愿请正朔去僣号归钦州四峒侵地伯温纳䧏奏闻 诏从之 二 十一年夏六月

收复四峒民归籍二十六年安南夷裔莫正中莫文明莫福山

率其家属百馀人来奔登庸䓁奔钦州投诉解赴军门提督侍𭅺张岳奏𤼵韶州肇庆清逺安住给米有差

 二十七年冬十月安南叛贼范子仪范子流䓁率众寇钦州百

户许镇与𢧐于龙门港死之命都指挥俞大猷督兵剿之伏诛

子流率舟师拥众至钦州诈称宏瀷己卒以迎莫正中嗣位为名围城劫聚杀伤官兵提督侍𭅺欧阳必进请改福建指挥俞大猷

于广东都司督调汉达土兵一万御之生擒范子流俘斩一千一百名级子仪乘风遁走既而宏瀷擒斩之亟首军门  四

十年春三月海寇至大石屯登岸逼近郊知府熊琦率官兵御之

贼乘潮走四十四年冬海寇呉平劫略入廉州界𠫵将汤克寛

都指挥傅应嘉率舟师追之 四十五年春二月师次龙门追及

于交趾破之 万历四年海北兵备赵可懐上水利议未果行

曰廉州辖州一县二东一百馀里即广西慱白地挿入合浦之间广东开建县虽属肇实梧之接壤臣以开建冝辖扵梧而慱白冝

割于廉然以慱属廉非独廉之利也慱去梧陆行六七日至廉仅二日由梧溯流至慱计十馀日廉至慱三日此地利之便也合

浦至石城息安中间慱白之界数十里奸民肃聚伏路截境径啇旅惊心官司捕缉不能越境其梗道之害又如此慱白人比合浦

多强悍往往劫掠一越境无淂诘问况挟私仇以报复溯上司以抵餙每称兵人祸巳虽郡县吏亦付之无可奈何臣阅审录内事

多连博勾摄公文十无一缴所产谷食多于合浦合浦所产鱼塩陶冶尝转贸慱白慱吏以遏籴为利薮以鱼塩为垄断若属之廉

于民便于政和也 冬 十一月倭寇攻永安所城指挥张本守之遂及海

川营新寮开海兵备佥事督兵御之𫝑盖猖獗杀狼目韦真官军

不能制 十二月副SKchar兵张元勲追倭贼于廉州香草江大破之

 七年𤫊山县石塘狼贼黄璋弟罗和尚构党作乱海北兵备佥

事熊惟学以推官刘子麒率兵讨之为贼𠩄𫉬知府周宗武移檄

谕之乃还遂益兵剿擒罗和尚黄璋弟䧟死 八年贼党覃云明

就擒先是乡民寗经𬽦讦经知其必来复仇乃率众断其归路官兵捣其巢穴云明计穷食绝乃𫉬之知府周宗武抚其馀党

令守石塘请设山防官得专提调地方赖是以安今石塘犀塘乎宁皆知府周宗武之功也 是 岁设山防通

判一员筑城开市恊守指挥一贠 十年八月乌兔那思蛋民盗

珠永安𠩄千户田治督军捕之战死海北分巡兵备薛梦雷剿平

之 二十一年夷人莫登让为黎氏所逐携其妻仆来奔钦州知

州董廷钦纳之后潜遁他境三十五年冬十二月二十七日交

趾贼突䧟钦州城廉州指挥当弘谟将兵御之雷廉副SKchar兵杨应

春兵及钦州而还涠州游繋张継科自永安𤼵兵次葛蔴山不进

交趾贼翁冨构党乘小舟百馀众至数千人经龙门入州城遂䧟百户吕朝炯狂走吏目挺然𬒳𫉬随释学正李嘉谕骂贼而死杨

应春但兵及钦境还三十六年正月夷贼复侵钦州围其城同知曽遇指

挥当弘谟力保孤城有数十人望城指画者谟引兵射杀之贼退

 二十八日夷贼复寇中军祝国泰百户孔榕御于龙门大𢧐死

之哨官朱子连𢧐扵南屯之朱家巷死之是时守龙门哨百户孔榕巡海中军把SKchar祝国

泰率舟师截其归路是夜雾气黒蔽官兵以铳炮击之贼死伤亦多及天明贼见我师船少外无援兵贼四面绕迫攻打矢石俱尽

二将皆死哨官朱子连𢧐于南屯亦死之 敕 SKchar督两广都史戴耀SKchar督安南都统

使黎维新并兵讨贼三月令逰撃田 押广肇中营标兵并守东

西二山兵札廉州府遣副SKchar兵杨应春诣河州踏㸔屯兵营地及

进兵去处历四峒地方抚峒民募向导得兵九千人秋九月命SKchar

兵官孔宪卿行征夷将军事以海南兵备副使蔡梦说监军进兵

剿贼带𬋩海北兵巡道分守右布政使林梓留守钦州推官李

随军纪功是月进攻花封巢贼穴盘㩀石山不克兵及涂山翁冨莫知𠩄之兵船分四路大海无踪乃还

三十七年十月交南寇平 崇祯五年五月流贼数百劫西场

四十里而遥迨官兵至而贼遁矣 八 年四月海寇平海寇刘香流毒三省猖獗七年致惠潮守巡道二𠫵

将登舟挟留都御史熊佯示招抚以缓其宻檄福建五虎SKchar郑芝龙会剿贼舻群绕死𢧐芝龙𡚒力一鼔殱之馀党悉平

九年三月流贼百馀劫那𨺚

诸峒

贴浪峒在贴浪都思牙村宋为长官司黄令鉴为峒主其孙黄世华在元世祖时以讨两江峒贼黄圣许功授以金牌印信

国初收罢为峒长 时 罗峒在时罗都宋以黄令岳为峒主 国𥘉𭣣印罢为峒长永楽间以事革相传汉有榻纯旺

者从伏波将军马援征交阯有功贼平留守钦邕二界居时休峒在𬋩界巡检司地至是命其孙贵城移守时罗为峒长

思勒峒在如昔都思勒村宋以黄令德为峒主国初收印罢为峒长宣徳间为交阯所侵以其地置金勒千户所遂移守那

 丫 葛在如昔都丫葛村宋以黄令钦为峒主国初𭣣印罢为峒长宣德间其孙黄建叛附安南

澌廪峒在贴浪都澌廪村宋以黄令谢为峒主国初收印罢为峒长宣德间其孙黄国广叛(⿰阝企)安南 罗 浮

在如昔都罗浮村宋以黄令宣为峒主国初收印罢为峒长宣德间其孙黄子娇叛附安南 古 森

在贴浪都宋以黄令祚为峒主国初牧印罢为峒长宣德间其孙叛附安南 按钦州七峒本旧贴浪时罗如昔三都之地洪

武间设如昔巡检司佥其民为弓兵宣德间令黄金广䓁领峒丁弓兵恊守丫葛关而金广䓁遂以澌廪罗浮丫葛古森叛因并

胁思勒峒及佛淘SKchar巡检司九十九村延袤二百馀里以附黎氏黎氏遂以如昔巡司为万宁州丫葛关为阿葛䘙以佛淘SKchar巡司

徙永安州以思勒村为金勒所于是盖百二十年矣兹登庸纳款愿如知州林希元请还我侵叛之地时遣都指挥王相指挥刘滋

知州文章径历娆明相为画定强界而夷情叵测谲诈横生于是不得已为立石定誓铁勒以潭鳞溪为界丫葛以茫溪江为界澌

廪以三岐江为界古森以古森江为界要固当时委任之非人而诸公轻忽弥缝之失其责亦有𠩄分矣偶得净峰张公岳梦山翁

⿰氵専最后驳查公移为录于左后或有考见扵斯云

廉濒海地卑土薄故阳燠之气常泄阴湿之气常盛阳泄故四时

常花三冬不雪一岁之间暑𤍠过半穷腊乆晴或至摇扇故人气

多上壅肤多汗出SKchar2理不宻阴盛故晨夕雾昏春夏雨淫夏连阴

雨即复凄寒衣服器用皆生白故人𩔗多中𣺯间𤼵流毒人面目或

手足倏尔作瘇而不痛医以流气薬攻之不效俗谓之走马胎时或渐移惟以灯火环爆之或男左女右炙手尺泽穴即消然得

酒辄复作盖酒能行气故也阴阳之气既偏而相抟故一日之内气候屡变昼

则多燠夜则多寒廉在宋徙今治而山川夷旷SKchar稍舒泄瘴疠绝

少钦州次之灵山又次之土著之人不闻有患者中原之人至者

独以道里险远征途日乆或触𤍠感寒饮食服不节以时而霍乱

痁疟之疾一歇即𤼵霍乱吐㵼之病多商旅氓隶之人日夜征行伤于饥饨腹痛欲绝俗谓之急沙急以塩擦

背腹手足炒塩一合沃以杯水令饮之大吐而愈半日后甚饥方与食少不戒米饮入口死矣所谓青草

黄茅之毒要亦不善摄生者固有以取之谚曰急脱急着胜似

服薬是固䘙生者所宜知也

投荒杂录云南方诸郡有飓风飓风者具四方之风也按廉地薄

海夏秋间飓风或一岁累𤼵或间岁初起而东转北而西而南或

起扵西转北而东而南皆必对时而后息将起之前海鸟群惊投

𪧐林木皆向南作翻转之状或海吼声大震天脚有晕如虹俗呼

风蓬即岭表录谓之飓母或逾时即大作暴雨挟之撼声如雷㧞

木飞瓦人不能行立马牛不敢出牧是中州所无也

𠫵将 成化壬辰设分守岭西左𠫵将管雷廉高肇四府并广州

府新㑹新宁二县隶焉驻劄肇庆嘉靖癸丑巡抚应槚嫌远辖不

便议以右𠫵将𬋩雷廉左𠫵将兼韶广兵部覆是之 守备 廉

州府守备景泰以来委都指挥一员成化以后革 永 安守备洪武辛酉调雷州䘙前所官军领以指挥

一员专驻哨守弘治年革 灵 山守备天顺初调广卫二卫官军六千分上下班防守成化十六年掣回广州䘙弘治

十四年掣回惠州䘙成化以前间委都指挥今以廉州䘙指挥千百户各一员领旗军一百名防守行粮俱本县存留仓支给

钦州守备宣德间交寇黎利叛始命广东都指挥程㻛领军于钦城南北立四营以守后因之都指挥指挥间用成化六

年以后始专用指挥

营堡 宋 海门镇太平兴国八年建即今廉州 南 賔砦天顺元年建即钦州 如 洪

亦名如洪镇在钦州三十里永楽乡今废居民云鳯江上有洲洲上官署故址犹存意即旧立砦处 咄 

州时罗都 如 昔砦亦名如昔镇在钦州如钦都国朝改为巡检司后没交趾今复之 今 营 标营

崇祯五年巡道刘之柱请建以中军一员辖之

廉州府营俱札教场 海 川营 清湖营隔一江广西慱白县分界至墀海三十里至古

立一百里至高仰司三十里上城隍四十里下石康一百里 杨 苗营石康过去二十里 城 隍营

上永平三十里一路去石塘五十里一路去古立三十里 古 立营在府二百三十里万安乡东至石塘营五十里去永

平司三十里下高仰司一百里兵饷知府郑抱素措给 北 塞营至武利林𭏟司二十里至古立七十里东南下高仰

司三十里古立北塞俱御慱白兴业贼路崇祯九年兵巡张国经建〇钦州营即教场 攘 外

苏及新开田近四峒 澌 廪(“㐭”换为“面”)去州二百五十里防城之外𬋩峒民近交趾十里 防 城营在时罗乡

交趾界正德元年夷目范汝舟登界邦民黄全济争田始立营 那 逻营在州西一百五十里那罗埠𬋩下永

楽一都近上思州界〇𤫊山营 石塘营与广西兴业县分界至永平三十里至清湖营一百十里 管

根营县西北一百七十里上下殳地方居宋 太那线那峰之内地今移风木𭏟居三营之外 宋 泰营县西北二百里

即宋太乡南宁交界陈阜江三十里永淳县界 那 线营县西北二百里那线村𬋩上宁乡近南宁界

 那峰营县三百五十里𬋩中宁下宁二乡去西乡巡司四十里去南宁七十里 风 木营与横州八寨贼

界守此以防西贼之路崇祯九年知府郑抱素建  荡  寇营在武利乡合浦灵山之界去北塞三十里上灵山八十里

小路至石康一百二十里 陆 屋营在县西一百二十里下殳乡去格木营十里 洪 崖营县东北三十里

髙山深谷横州猺贼出没之冲 沿 途小营 府城东路至雷州息安堡

清水营 蓬伞营 白水营 佛子营 新寮营 楠木营 闸

口营 茅山营 山心营 张家营 横桥营 新兴营 茅坪

营 平鸭营 白沙营 窑罗营 海川营已上诸营因沿路盗贼肆劫往来公差使

客不便万暦十七年廉州䘙指挥蔡仕请议砍山立营每营拨兵九名防守道路赖以宁静 府 城西路至钦

州 上洋营石桥营 那暮营 府城西北至灵山 马长埇

 石塘营 丹竹营 乌家营 福子营 木构营

 按营号虽多兵数或只一二队葢以哨官加把总名号便于屯

 守耳至于营地因时改移今㫺不同者随寇盗出没生𤼵之处

 扼要而设耳是以志古营并其地里于右以待后之考稽

古营 北营在城北濠外嘉靖三十三年知府何御设召狼兵防守又建石桥以便往来 达 达营

治东北佥事林锦建安插召来达达岁乆圯壊各达交领官修葺清头营去永安城五十里今废 陆 湖

在府治东北新兴里六湖峒今废 黄 迳营去府治四十里黄迳村大洸港今废 木 港营在府治北

三十里嘉靖十六年知府张岳以既建丹竹营遂改为铺 石 𨺚营在合浦县归德乡通广西龙山八寨

乃木头峒猺獞出没之所最为地方咽喉成化六年佥事林锦建今废灵山民快一十名兼狼兵守之 罗 浮

在钦州防城外一百一十里嘉靖十九年因安南献回四峒侵地后军门议于河洲社立一大营揆军兵共二百名以指挥或

千百户一员统率防守四峒地方至二十八年为夷寇范子仪所毁𠫵将俞大猷以河洲深入夷界呈请改建于此

 思勒营在钦州防城外九十里至罗浮营二十里嘉靖十九年军门议立河洲大营以营去州治逺军兵粮饷往来悉

由夷界又于江平地界设恩勒冲包二小营互相策应每营各拨军兵五十名以千百户一员统领防守后𠫵将俞大猷议废冲包

 上 扶龙营在钦州贴浪都通十万大山与广西上思州接界又西八十里到西牙坂峒䓁村与交趾思廪(“㐭”换为“面”)接界

嘉靖十年为上思州夷目赵盘赵溥作乱始立营于此拨总旗一名领军五十名守之知州林稀元以非要地议罢分军二十名守

陆眼营馀掣回守城 白 皮营在州东南白皮村与合浦分界正德八年贼入寇军门命建之守以军状各二十五名

知州林希元为有事安南复建今废方家营在钦州西方家村乃海西停泊之处正德十三年夷贼于此登岸剽掠知

州李纯始建防守后废知州林希元为有事安南复建今亦废 烟 通营在州南烟通岭之阳即沿海巡検司

旧址水通龙门海口海舟可至之处知州林希元为有事安南始建今废  坑营在州东南乌雷岭之北原无嘉靖十

六年有事安南夷贼杜文庄泊舟鸟雷下以觇动息官军捕𫉬知府张岳始立营拨本䘙旗军五十名守之后掣回今安南事息营

 陆 服营在州永楽乡陆眼村与广西宣化县武黎冰口相接宻迩四峒狼贼不时越境竹劫嘉靖十五年知州林

希元申议立营拨官军五十一名并遍宣化灵山附近居民防守后以有事安南取回官军惟民守如故十八年复申前议拨上扶

龙营军二十名以百户一员领之重修其营仍为记嘉靖二十六年宣化县太平等啚民与狼猺复行肆劫知州黄希白中议掣回

军士召狼兵十百户领之三 黄𮗚营在州新立乡狼兵九十名防守以陆眼营百户兼统之 那 迫营

在州菩提乡狼兵七十五名防守以陆眼营百户兼统之 八 角营在州西乡召狼兵一百二十名防守以百户一员领

之 那罗营在州西乡召狼兵一百名防守以八角营百户兼统之 圑 围营在州西乡召狼兵四十五

名防守以八角营百户兼统之 总 捕营在陆眼村新立䓁乡东跨灵山西南跨钦州北跨广西宣化诸县

 以上六营俱嘉靖二十六年知府黄希白因广西宣化䓁县民猺作寇申议军门建立每嵅于南宁廉州二府推委䘙指挥一

 员带军六十名上下轮流提调陆眼䓁六营官兵哨守 那 苏营在钦州如昔都与交趾万宁州接界如昔峒长

黄鳯阳居此知州林希元为有事安南于此建营召雷州䘙军二百名守之十七年安南事息掣回 凤 口营去州治三

十里鳯凰山下今废 圑 光营在州永楽乡万历三十年新设哨官领之 那 暮营在灵山县东南

二百五十里慱峨乡佥事林锦建年久倾圯嘉靖三十三年知府何御议复 格 木营在灵山县西南一百

里下安业乡钦灵往来之冲天顺间盗贼出没佥事林锦建后贼平营亦废今改公馆 丹 竹营在𤫊山县南一

百七十里上安业乡为乌家驿之交险塞䝉翳寇盗窈伏嘉靖十五年知府张岳建掣新竂堡军士二十名防守二十三年营𬒳

冲崩三十四年知府何御改设于高阜处 谭 家营在𤫊山县东十五里上武安乡天顺六年佥事林锦建正德四年

事李瑾调永安所官军防守嘉靖十二年佥事王崇以地方无事掣回 圑 河营去灵山县一百九千里西乡中

宁都佥事林锦都指挥欧磐同建调官军防守以安宁上中下三者之民故也正德后地方无事营堡遂废今迁西乡巡检司于此

 山心营县北二十里宋太乡猺贼出没处与洪崖堡互相守望 管 根营县西一百二十里下

甲乡为宣化县五六啚贼患而设 羊 角营县西南一百二十里上殳乡近宣化五六啚而设

墩䑓 川江墩府东南八十里川江村前 陇 村墩府东南七十里陇村寨前 珠 场

府东南七十里珠场港口 调 阜墩府东七十里黄稍村前 白 龙墩府南七十里前监采珠衙门

居八寨之中珠场巡司衙门东西八寨俱属𬋩东塩场巡司前时衙门亦在此今迁东寨川江村系𬋩塩丁

武刀墩府南四十里武刀村 龙 潭墩府南五十里下村海崖邉即龙潭寨 程 径墩府南五十里许

屋村 望 子墩府南六十里高岭之上即冠头岭大海 石 子墩府南六十里庞屋村前

深路墩府南六十里 安 宁墩府城十里即西江水下干体哨兵舡住扎之所 草 头墩府西南二

十里独江村前先到草头次到高德 高 德墩府城南三十里高德港口 崩 沙墩府南四十里小岭村西

珊瑚墩府西二十五里过上洋铺中火向西此墩在西门外去过四江 白 虎墩府南五十里系饮马村前

帚捍墩府西三十里乌宁村前 大 树墩府西四十里箔竂村 鲎 港墩府西五十里系西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𭏟此墩低可迁西埸后岭上望见鸦埇连塘䓁处 那 𨺚墩病西五十五里系西场之西那𨺚村前 葛 蔴

府西六十里葛蔴村前 新 设墩 崇祯九年冬巡道张国经议建 乌

家铺西贼常自 马头岭下三十里至此 鸦 埇村距乌家十五里 连 塘村距鸦埇五里 西 场

后岭上距连塘五里此为西场设也 进 牛岭墩界府城石康之中此为石康设也 已 上俱

合浦 旧志云按廉州墩堠总二十一所曰安宁独江即草头墩高德饮马即白虎墩龙潭武刀珠场系旧前所设曰冠头

白沙陇村川江则知府张岳为安南建也内安宁独江高德三墩地方有警只系村夫防守冠头即望子墩本卫拨军十名兼村夫

防守其馀各墩平时则寨军守之有警则村夫协守盖边海御寇之地故尤致重焉  茶  山墩州东南十里茶山岭

嘉靖十六年事安南故立 青 鸠墩州西南三十里木兰村旁 金 竹墩州西北三十里水通交趾

大鹿墩在大海中东钦州西交趾 小 鹿墩在大鹿下 龛 罗墩在防城与永安界以上俱废

施家墩州南三十里 尖 山墩州南十里 何 家墩州东南二十里 蔴 蓝墩州东南五

 乌 雷墩州东南 以上五墩逓年各百里  拨旗军二名了守 俱  钦州地

关隘 东关在府治东北岁乆倾壊嘉靖十五年知府张岳改砌门楼一座曰风关 天 板关在州西六

十馀里宣德间以本州千户所千户一员军十名守之 鱼 洪关在州东二里宣德间建以千户所旗军五名守

 三 关俱守备都指挥程玚创立弘治中州民胡真以索财为

  民害呈革

新寮闸在府治东五十里成化六年佥事林锦建今废 稔 均隘在钦州那苏东南相去七里隘外即

交趾小港通入有SKchar夷人塞今废 那 𨺚隘在那苏东相去十馀里隘外即交趾小港通入东而居民二十馀家有小

径奸民通夷者率由于此今废

备倭 皇明洪武二十七年七月始命安陆侯呉杰永定张金宝

䓁率致仕武官往广东训练沿海卫所官军以备倭寇是时方有备倭之名

天下镇守凡二十一处广东曰备倭巡视海道副使一员都指挥

一员卫指挥一员专管巡海听广东巡视海道副使备倭都指挥

节制所辖永安钦州二所每所各官一员督管军船三艘旗军三

百名各分上下班出海巡哨以防倭寇

涠州逰撃 涠州在珠母海中当冠头岭之南约二百里每天将

阴雨辄望见之晴霁则否周围七十里昔为寇穴万历六年移雷

州民耕住其地万历十八年设逰撃一员镇之二十八年移于永

安所距涠州一日之程距廉州一百八十里之逺呼吸难通巡道

张国SKchar议移驻于冠头岭俯瞰六池为廉门户犹得臂指之用而

未果行

珠池 乌泥池至海猪沙一里 海 猪沙至平江池五里 平 江池至独𭣄沙洲八里

独㰖沙洲至杨梅池五十里 杨 梅池至青婴池十五里 青 婴池至断望池五十里

断望池至乌泥池SKchar计 按珠池之事汉唐无考自刘𬬮置媚川一百八十三里 都宋开宝以还遂相沿袭置场置司或

采或罢迄无定制我洪武二十九年诏采而已未有专官也正统初始令内官一员分镇雷廉正德年又取回镇雷者总属于廉嘉

靖年巡抚林公富尽奏除之专其任于兵备宪臣此廉郡之大幸也

海寨此营堡𩔗也当入SKchar武志乃附于此者寨为珠池设也 乌 兔寨至凌禄五十里至乌泥池

二十里守军五名 凌 禄寨至英罗一十里至乌泥池十五里守军五名 英 罗寨至萧村五里至

乌泥池十五里守军五名 萧 村寨至井村五里至海猪沙十三里守军五名 井 村寨至对达五里至海猪

沙十里守军五名 对 达村至豊城十里至海猪沙十里守军五名 自 英罗至对达俱近

海有箔只宜迁近不可挿逺 豊城寨至黄泥十里至海猪沙十五里守军五名

黄泥寨在大廉港之北去海猪沙愈逺今无军守 以 上八寨俱永安所地 川江寨

至调阜三里至平江池十里守军十一名 陇 村寨至调埠三里至平江池十里守军十一名 调 埠寨

场十里至平江池十里守军十一名 珠 场寨至白沙二十里至江池十里守军十一名 自 川江至

北俱近珠池不可挿箔 白沙寨至武刀十里至杨梅池十里守军十一名 武 刀

至龙潭十里至杨梅池十五里守军十一名 本 寨沙尾有箔五所俱在池不可挿

 龙潭寨至古里十里至青婴池十五里守军十一名 古 里寨近冠头至青婴池二十里守军十一名

西场寨在大洗港东去葛蔴江二里许守军十一名

 按沿海建寨盖自今始由西而东而北凡十七处分军巡哨以防盗取之患然法禁稍踈军士即玩盗者有𠩄贿则得者不以

 闻择人而任可不慎与

铜柱考 水经注杨孚南裔异物志昔马文渊积石为塘达于象

浦建金标为南极之界林邑记建武十九年马援植两铜柱于象

林南界与西屠国分汉南疆 晋地理志日南郡象林注今有铜

柱汉立此为界金供税 隋书大业元年刘方败林邑迳马援铜

柱南八日至其国都刻石纪功 唐南蛮传林邑南大浦有五铜

柱山形若𠋣盖西跨重岩东临大海汉马援所植也至明皇时诏

何履光以兵定南诏取安宁城及塩井复立马援铜柱乃还桞文

安南都䕶张舟复立铜柱 酉阳杂爼马伏波壮还留遗兵十馀

家居寿冷岸南而对铜柱悉姓马自相婚姻至隋有三百馀户交

州以其流寓号曰马流言语衣服尚与同山川移昜铜柱入海

马流人常识其处 马总传元和中以处州刺史迁安南都䕶廉

清不挠用儒术教其俗政事嘉羙獠夷安之建二铜柱于汉故处

镵著唐德以名伏波之裔五代史晋天福五年楚马希范平群

蛮自谓伏波之后立铜柱于溪州即历代史册考之则伏波铜柱

当植扵交趾九真日南三郡之外所谓林邑界上者是已今分茆

岭之铜柱已不可见惟指近岸海中积石若丘阜处目之不应

立汉界反在内地 按水经注言铜柱在林邑不言在钦江疑分

茆铜柱马SKchar所植也 崇祯九年张国经遣峒官黄守仁查访铜

柱逺近形状六阅月回称无有到其地者有贴浪老叟名黄朝㑹

万历二十四年亲至其地而见之其茅果分两邉而垂下分茅

岭去铜柱之所尚多一望之逺颇斜向交趾夷人年年以土石培

之今高不满一丈见者皮骨多寒不敢近前其大不知几许字之

有无亦不得知问其道径所繇则曰自贴浪扶龙至板䝉一日板

𫎇至那䝉那来一日那来至观狼动罗一日动罗至江那一日江

那至北㰖一日北㰖至北癸一日北癸至新安一日新安至八尺

石桥尚竹八日方见分茅铜柱自过江板蒙起沿途俱夷地贴浪

要十六日钦州要二十日方到守仁遂执笔记之以报是铜柱一

耳未尝有别铜柱也

运道遗迹 合浦大洸港有潮西通名九河江江口有赤羊墩蛋

人取蚝于此又名赤蚝墩父老相传马伏波征交趾时合浦由外

海运粮至军恒苦乌雷风涛之险及海寇攘夺之患遂以昏夜凿

白皮蜂腰之地以通粮船乃束羊扵鼔系铃扵鸟置之墩上以疑

寇此河直通龙门七十二SKchar抵钦城其掘凿处约长七八里阔五

六丈深三四丈其两头潮水尚通但中间木植交生耳此水一通

寔钦廉舟楫之利嘉靖己亥太守张净峰公与义民文通尝亲至

其地踏勘欲䟽凿之不果予以为廉境之山由东迤逦而南直出

海上曰冠头岭由西迤逦而南直出海外曰乌雷岭今二山对峙

相去可二十里古谓合浦为海门迨谓此耶诚华夷之强域南徼

之厄塞附海之邦所无者冠头之东地亦蜂腰大潮亦没假令二

地以不便舟揖之故皆可凿之使通皆可不必踏外洋之险若为

边圉乆远计其无乃非先王设险守国之义耶谩记诸此

入交三道 一由广东自马伏波以来水军皆由之自钦州南大

海扬帆一日至西南岸即交州潮阳镇也又云自廉州𤼵舟师进

都斋一由广西至宋始开广西路亦分为三自慿祥州入者由镇

南关一日至文渊州自思明府入温丘者过摩天岭一日至思𨹧

州自龙州入者一日至平西隘一由云南至元始开云南路亦分

为二由蒙自县者经莲花滩入交之石泷由河阳隘者循洮江左

岸十日至平原州然皆山迳难行张辅则繇慿祥沭晟则从𮐃自

以抵白鹊县皆不循伏波故道彼用夹攻之䇿故也

西南海道 嘉靖中知府饶岳访得广东海道自廉州冠头岭前

海𤼵舟北风顺利一二日可扺交之海东府若沿海岸行则乌雷

岭一日至白龙尾白龙尾二日至土山门又一日至万宁州二日

至庙山三日至海东府二日至经熟社有石堤陈氏所筑遏元兵

者又一日至白藤江口过天寮巡司南至安阳海口又南至多鱼

海口各有支港以入交州自白藤而入则经水旁东潮二县至海

阳府复经至灵县过黄径平滩䓁江其自安阳海口而入则经安

阳县至海阳府亦至黄径䓁江由南䇿上洪之北境以入其自涂

山而入则取古斋又取宜阳县经安老县之北至平河县经南䇿

上洪之南境以入其自多鱼海口而入则由安老新明二县至四

岐溯洪江至快州经咸子关以入多鱼南为太平海口其路由太

平新兴二府亦经快州咸子关口由冨良江以入此海道之大略

也盖自钦州天涯驿经猫尾港七站至若由万宁抵交趾陆行止

二百九十一里 宋设砦二鹿井砦在钦州西南控象鼻沙大水

口入海通交州水路三村砦在钦州东南控宝蛤湾至海口水路

东南转海至雷州逓角场钦州西南边有水口六谭家水口黄

标水口藏埇水口西阳水口大湾水口大亭水口

 奏复屯田䟽             林希元知州

为复屯田以省转输以足军饷事照得本州官米粮米原额二千

九百二十八石六斗零除无徴停徴实在只有二千四百九十九

石除解京师外𤼵永豊仓以给本州官吏师生及所官军俸粮只

得二千八十石仅供半年之食尚欠粮一千八百石例拨外州县

以足之当其远处逾年乃至官军欠粮毎四五月以为常按记称

无三年之积则国非其国今本州无半年之积岂可以为州㢤臣

始入州境陆行三日始扺州城见平原旷野高可种黍下可种稲

皆为荒服成田者十仅一二所种只水稲一种黍稷蔴麦俱无其

田半没荒禾稲十不七八询之耕民皆不粪不耘撒种于地仰成

扵天然犹亩收三四石盖其地极膏腴也数岁力薄则昜其处又

数岁而复之故熟田常少𮎰田常多要皆土广人稀之故也臣差

官各处踏勘抛𮎰田土所近城郭去处则自往勘量已得田一百

顷节䝉上司明文踏勘荒田招人承种给与牛种但本州僻处一

方生意㣲薄少有流民其土居无粮人户交怕差役甘于佃耕人

田不肯承种官田以此无可耕种照淂本州洪武年间设立屯田

六十二顷生落城东厢新立乡灵山县下东乡䓁处拨钦州千户

所百户二员领军出种宣德年间始罢田归有司给民耕种办纳

粮差今查前项屯田民间开耕者固有废为荒地者尚多现各处

抛𮎰田土无数又不必原田之拘也但承种之人当议处尔臣按

屯田之法古今不同大要有三有兵旅乆驻欲省转输之劳而屯

种者汉武帝立屯田于墩煌赵𠑽国屯田于湟中是也有因乱后

田𮎰而屯种者东晋之简流民屯田于江西后魏籍州郡人户十

之一以为屯田是也有因军饷不是而屯种者 本朝拨各𠩄卫

之军出野耕种是也 本朝屯田之法今己废壊军民逃亡过半

耕种之人多非本军皆民承佃臣欲因今之法𠫵用之古将勘过

𮎰开田地及原废未垦屯田招人耕种不拘军馀客居及无粮人

户但愿承田者悉与之人给田三十亩依钦州下则官田则例亩

科米一斗七升一合该米五石一斗仍拨田十亩与为宅舎不科

其税十人为一甲甲有头五甲为一屯 有总一屯稲田一十五

顷共田二十顷该米二百二十五石一屯设老人一名专理其事

给田四十亩用酬其劳不征其税五屯之田计一百顷八十亩督

责耕种征𭣣税粮屯老责之甲头甲头责之屯丁以本州判官掌

之而总督于知州无牛种者给与牛种今查得𮎰田一百顷八十

亩可作五屯岁可得粮一千二百七十五石已招得军馀朱镛冯

宁䓁六十人客居廖达章料记䓁六十人尚欠八十人方足四屯

之田查得本州额设民快一百八十名除守库守监守城追捕巡

捕一百名可拨八十名于附近新立二乡屯种以足四屯之数今

春夏在田耕种秋成之后赴州操练及春复归田耕种尚田一屯

缺人耕种臣查得钦州千户所岁拨军一百名分上下班出海巡

哨常在孟埇海口驻札下班之军月办银三钱以备该所公用臣

欲于附近孟埇茶山木𨺚䓁处拨田二十顷令二军朋种一分田

隋班上下更迭耕种军一百名可种田五十分以足一屯督耕徴

粮俱如民屯之法主之备倭官本州亦淂督责之一军月减米五

斗军一百名月减米五十石岁减米六百石屯粮减米二者通计

一年可得粮一千八百七十五石如此则不待取拨于外官军之

食可足矣以军馀客居无粮人户屯田即东晋简流民屯田于江

西后魏籍州郡人户十之一屯田之遗意也以民快屯田即唐府

兵无事则耕有事则𢧐之遗意也以哨军屯田即汉人屯田墩煌

湟中且耕且𢧐之遗意也愚臣之法似若可行然此法也军馀客

户则利军官粮户则不利民快则利官军则不利何也各处𮎰田

数多军馀客户欲种而不得一与之田人皆楽受故利军官弗得

馀丁差使粮户不得多占𮎰田更昜耕种故不利民快苦于杂差

种田可以自逸而租昜输故利哨军习于安逸今使耕田而又减

粮故不利知其利害不为所揺则法行矣如𫎇𠃔臣所奏乞 敕

该部行抚按衙门详议举竹则转输可免军饷可足一州之幸也

 广塩课议            张应𪧐知州

㫺汉之七国呉以煮海独冨强名山大川SKchar为利薮钦廉之境濒

海者半而钦州之海澨曽无一灶煮塩且州境西与北接攘西粤

其食塩靡不仰给于廉其塩船靡不取道于钦查得郡之塩啇其

子母之赀仅以十计即有金者鲜于长芦淮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擅赀巨万者天渊

也而视长芦淮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者利更饶更速不两月可子母全收不必远募

啇而中塩者可辐辏独其额课归公家者什一而旁落者什五费

用之孔多浸鱼之手众充邉饷者几何而入私槖者盈溢葢瘠下

而上不肥天地自然之利国家竟不得尽赖其用也窃谓合浦之

白皮䓁处濒海钦亦濒海邉海即可产塩钦亦何独不可产塩计

民力农𨻶尽多暇时计道里啇运更无便益若无论其是否土著

是否灶丁令得沿海增灶尽力烹煮山野多薪不必如浙之计丁

分草场也闽广多啇不必如淮扬长芦尽大啇巨贾也随到随中

随掣随放不必淹𣻉停留费时旷日也若然则斥卤可尽为桑田

而课额足仰禆军饷以钦之利供钦之费以钦之饷饷钦之兵不

加赋而可加兵固足术也不特此今塩商自郡而至钦例先输课

于府旋又输于州以额外夹𢃄者多而惧盘问又私输于长墩司

经几多胥吏费㡬多需索守几多时日故官课一而私课三总之

课也总之充饷也何不并归一处照条鞭一体投柜可省加耗之

应解者应解应支销者支销在州犹在府也诚使装载于斯投

纳于斯秤掣于斯不逾日随可放行便啇者多矣若此则于旧额

之外量増以益饷彼亦楽从也所禆扵国家经费岂浅鲜㢤言利

不称善政然不病民不病啇第于公私上下间塞旁漏之孔而衰

多益寡无亦彼此两利乎舍塩扵屯而欲求加兵加饷是道旁之

筑舎终为说铃𦘕饼而已此必不得之数也

雷阳志略 雷郡潮汐与广州略同其壮盛悉视月之朔望为𠉀

一月之间再盈再虗如前月二十五六潮长至朔而盛初三而大

盛后乃渐杀新旧相乘日遅一日每岁八九月潮𫝑独大夏至潮

大于昼冬至潮大于夜此其大较也雷地视广尤近海故潮辄先

至海康东西之泉俱自涧谷而下至南渡与潮水合平时潮水利

扵田亩惟飓发则咸潮逆起稼乃大伤故东洋田俱筑堤岸以遏

之遂溪之潮利害与海康同徐闻最迫海但其也稍亢暴潮不能

深入田园灌溉大半取资溪涧罕咸卤患其调黎东西潮亦互异

调黎东每日两潮两汐西一潮一汐调黎潮东减而西满那黄潮

西减而东满凡春则水小不潮不汐者二三日冬不潮不汐者或

五六日无常期大潮大汐谓之大水渔者集焉不潮不汐谓之小

水渔不取渔其渡琼者亦视潮汐为进退潮吼而暴舟楫戒止矣

雷之语三有官语即中州正音也士大夫及城市居者能言之

有东语亦有客语与漳湖大𩔗三县九所乡落通谈此有黎语即

琼崖临高之音惟徐闻西乡言之地乡莫晓大抵音兼角徴盖角

属东而徴则南也雷地尽东南音盖本诸此耳东语己谬黎语益

侏𠌯非正韵其孰齐之 田有夏秋二米起于宋天𥢗四年颁示

天下𭄿农桑官令所在州邑农出秋粮桑出夏税其制遂定 国

初有农桑绢令天下农民率栽桑麻木绵其不种者致之罚寻照

桑株起科纳绢乆之分𣲖于米又立河泊所以榷渔利岁有常额

其后逃绝过半亦𣲖其课于民户按田每亩官税一斗七升起科

加耗一合二勺民税二升起科加耗七合一勺二抄其赋甚轻

率三十乃税一也即间或加𣲖犹约而易供至弘正间添征羽革

⿰氵𭝠薬诸料其赋始重且𣲖不以时民甚病之嘉靖初御史邵𡺳奏

行均一SKchar其料价于粮著为定额不数十年复有四司铺垫诸𣲖

则又不趐什一矣本府官民田塘一万三千三十一顷有奇官

视民居四十分之一其重者官田起科不䓁每亩约米二斗九升

八合民田米正耗三升二合一勺民米视官才十之一至𣲖额及

钞役民视官又居三之二曩时官府召役必问民米役一而费十

则民米又不趐重矣雷天顺前役简民易以供成化初成化初大

𬒳猺患田亩既𮎰丁口亦耗徭役仍前编造丁粮不足充之始别

立四役凡十年再周而民滋病正德五年知府赵文奎始革四役

复为十年一周民稍苏正德十年知府王秉良复编作三䓁九则

上四则银差多力差少中一则银差少力差多不则俱力差其法

颇详民始便之乆之银之纳索取辄倍而民复病嘉靖十七年

老陈诉𠫵议龚暹乃令银差悉照该役多寡折纳凡遇役作官自

支给不复累民即今循之其丁之多寡亦视粮为率无粮者或十

人始承一丁每岁丁银附里长科纳军饷京库各仓米及铺垫军

器䓁十七项折徴俱从官民米𣲖而民为重均平均徭驿传弓

塩钞五项折徴则从丁粮兼𣲖惟供应监及偶加兵饷始于原

额外量𣲖事后撤之不以为例大率官米一石并加𣲖岁输银三

钱有奇民米一石并加𣲖岁输银八钱有奇丁每一并加𣲖岁输

银三钱有奇而𣲖额四差塩钞俱在内此一府徴纳之总例也𣲖

额十七项前己具列惟四差及塩钞详于左 均平为正役 国

初邑每一百一十户为一里择其丁粮多者统之甲内官吏儒生

及老疾为军者皆复其身馀悉轮役凡十年而周见役者追徴勾

摄馀则否成弘间听甲长隋丁田敛钱于里长以供官府一岁之

用而归其身于农命曰均平乆之有司繁费皆里甲直供嘉靖十

四年御史戴璟定为均平录雷格而未行𠫵议龚暹申𩛙之而雷

始便至嘉靖三十七年御史潘季驯复増损之名永平法分三䓁

曰岁办曰额办曰杂办视其用之急缓以为次第征银在官毋令

里甲亲之为役一 均徭为杂役成弘以前莫考正德后始定银

差力差之例本府银差一百零七役力差八十四役凡一百九十

一役海康县银差六十六役半力差二百三十九役凡三百零五

役半遂溪县银差六十三役力差一百八十三役凡二百四十六

役徐闻县缺载乆之银差输至数倍力差或不能亲供转雇以应

其费亦倍最后乃照丁粮科𣲖入官与均平例同为役二 民壮

亦杂役 国𥘉简民间勇力充之每民壮一名免粮五石人二丁

器械鞍马俱从官给三县民壮计七百有奇分领以SKchar小甲统以

哨官每岁冬操三歇五馀月皆分𣲖各衙门差用遇警方遣海上

巡视旧皆亲役嘉靖间改用银差输银入官招募今俱从丁粮𣲖

征与弓兵均徭例同为役三 驿𫝊亦杂役一马驿供马水驿供船

洪武二十六年定马分上中下上马每疋该粮一百石中每疋该

粮八十石下每疋该粮六十石㸃附近乡村供应不足则以次及

之户粮不满百户许众户辏当鞍辔杂物各照田粮备买舡设水

夫十名粮五石以上十石以下辏合轮当不拘户数后又扵里役

中岁佥二人典之供亿浩繁嘉靖间用御史戴璟议始照粮𣲖银

带征按季给驿而存其羡以待每十年一编近乃逐年𣲖征凡所

属州县有无驿及驿用多寡通融恊济其法尤便为役四 塩钞

其来已乆 国𥘉令府州县男女成丁者岁给塩三斤徴米八升

永楽二年令天下官民大口纳钞一十二贯支塩十二斤小口半

正统三年户口塩钞俱半征惟官吏并随宦大口全徴四年㓜

男女及军俱免征成化十年钱钞兼收钞一贯折钱二文乆之塩

停给钞钱征如故嘉靖二十七年钞一贯折银四厘每口徴银二

分四厘万历二年酌定额银随丁口多寡科𣲖

寰宇记俗有四民一曰客户居城郭解汉音

业商贾二曰东人杂处乡村解闽语乐耕种

三曰深居远村不解汉语推耕垦为活四曰蜑

户舟居穴处亦能汉晋以采海为生

夫廉古珠官也扼塞海北远镇交南视岭外

诸郡最为枢筦凿山为城践海为池有天险

焉飓风一作百里震动南登海角西望天涯

海角亭在郡南天涯亭在钦州真南裔也汉马援既平征侧之乱

标于分茅岭铜柱以为华夷之限于今赖之水经注昔马文渊积

石为塘达于象浦达铜标为南极之界俞益期笺曰马文渊立两铜柱于林邑岸北惟寜越四峒陷入

交阯守土之臣邀功喜事直欲犁庭捣穴郡县之

赖我 圣明谢绝其请憬彼荒夷归我侵地

嘉靖二十一年 夏六月莫登庸来降收 复四峒民归钦州版籍民得免于汤火谁主赐

与媚珠海寨宝藏所兴领以内臣虽尝厘革迄

今未闻投珠于渊也昔人以为所𫉬不𥙷所亡近事

足为明鉴嘉靖二十二年诏采珠二十四年复诏采珠廉州府知府胡 鳌议得共用过官 民银九千馀两仅得珠四

千两碎小㖞匾皆不堪用若夫严永安之军卫以防四达之冲

谨沿海之防以备倭夷之扰复㙛白于我土以

均道里之劳皆安攘之不可废者也今兵备特

札于灵山逹堡增屯于卫北交寇峒獠惟廉为

重可以其僻远而易视之哉


高州府 旧通志

是郡也山丛土厚谿洞中联隋𥘉冯盎盘据三

世跨有八州之地形势使然也东南距海电白吴川

虽有沙𢃄限门之阻而水深潮平倏忽变生备

倭营堡不容少弛西南𠋣于博陆化州石城山箐盘

深猺獞伺隙以䖍刘我人民胡可滋蔓且于二

广为衢术之交寇攘窃𤼵则东西境地㫁绝

矣盍亦豫为之图乎议者欲复高凉旧邑于电白废基以控诸寨卫郡城招募丁壮

于信宜乆失之地以耕以守庶几寇虐可 息而齐 民安矣


雷州府

雷三面距海东通闽浙北负高凉有平田

沃壤之利然雷出而震地湿而热盖五岭之地

南尽于此积土薄而阳气泄也廉雷之交飓

风最大驱潮则咸流逆上挟雨则拔屋撼山

东洋之地弥望𣺌漫凶祲之至不系于人事

矣所持以保障者其捍海之堤乎故西湖以潴

其泽二渠以酾其𣲖然后斥卤之地化为耕桑

而雷之民亦可免于为鱼堤防之饬是在司牧

者他如永安寜川以达石城三道皆陆所以卫

遂溪而守隘之禁当严齐康永宁海澳之冲

也备倭之责九重国𥘉重臣经略之迹犹有

存者安陆侯吴杰等选练而简稽之以固沿海之防非

惟雷郡安而廉琼亦资其控制之利矣

琼州府自汉元封𥘉为朱厓郡初元三年弃之语在事纪马援南征交趾

𣸪开郡县吴晋因之隋开皇六年平王万昌之乱唐高宗乾封初为山贼

所䧟徳宗贞元五年莭度使李𣸪讨平之判官姜孟京崖州刺史张少迁

攻㧞其城宪宗元和初岭南莭度使赵昌进琼𬋩州峒归降图盖至是始

𣸪为良民也十四年安南贼杨清攻䧟都䕶府以清为琼州刺史贡师由

为琼州刺史当在淸之先其后张𩿾平定贼寇始建治绩宋庆暦中广西

贼区希范攻破琼州转运使杜𣏌讨败之因大兵擒贼徒六百馀人寻𫉬

区希范醢之琼州遂平绍兴间琼山民许益为乱𥠖人王日存母黄氏抚

谕诸峒无敢従乱者儋民王髙叛临髙尉陈⿺辶商径造贼垒谕以祸福贼遂

乞降嘉㤗四年琼州西浮峒逃军作乱寇掠文昌县琼管遣兵讨平之元

里顺二年九月丙子海南贼王周紏率十九峒𥠖蛮二万馀人作乱命调

广东福建兵隶湖广行省左丞移刺四奴统率讨捕之𥠖峒自是不靖至

元三年万安军贼吴与期等聚农三千人作乱海南道宣慰司同知王英

邦杰益都人性刚果有大莭膂力绝人善踦射用双刀人𭈹双刀王按

部主贼皆就擒至正十一年临高土人吴国宝等构乱焚掠沿海诸村鄊

人讨平十三年文昌土酋陈子瑚构乱寇干宁州县皆为所有子瑚死弟

庆踵其势与逆党伪万户𡊮元贵镇抚潘荫经历吴绍先千户洪义等

屯据琼城二十四年万州土酋符奴逹陈俊甥等窃掠居民峒首王丽珠

既平陈子瑚兄弟等又自备鞍马兵器扺巢追剿奴逹俊甥悉平二十六

年三月五原都人张贤与弟徳等倡举义兵斩𡊮元贵等恢𣸪郡城及万

州峒首王丽珠率民兵平𣸪万州 本朝洪武二年元南建州知州王官

子廷金结万州王贤保作乱攻万州定安等处海南分司统兵征讨万州

峒首王丽珠定安莫真成随领义兵各剿平之天顺四年十一月邵瑄窃

彂据城瑄后所千户邵伟男兄玉袭故瑄𣣔借职掌卲指挥石鉴不允瑄

赴军门报效鉴又阻之且令窃盗戴毛许清周邝供攀瑄积恨乘本卫官

军外调李翊领军镇化州石政领军𣣔往石城周元领军采珠城池空虗

同毛等夜半越城谋杀鉴不𫉬杀其子夺卫印遂据郡城称伪𭈹封党与

州县皆震动驰报守备髙廉都指挥安福统指挥李翊等往讨闰十一月

𥘉二日𢧐于大西门贼众走散随追往铺前宾宰驿至水泡𥠖峒剿平之

十二月班师遣千户张政解首级献俘

 按吾广十郡惟雷琼距海馀皆多山猺獞峒獠丛焉阳春之西山徳庆

 之下城罗旁绿水尤其要害也连滩巡司介以三营西营连滩营石狗

 营北接四埠叠村埠小力埠大力埠罗傍埠然贼视之如无人焉西山

 贼前数年劫高州破城而入有司素无防守之备遂至于此溪虽剿平

 而贼巢险旷若调肇庆广州连官达舎入处其中或令广西目兵报效

 者居之或立屯田屯兵以镇之否则招𣸪业新民编为保约聮为鄊落

  亦无不可者四䇿审择其一焉贼之生聚岂能𣸪其旧㢤罗旁绿水肆

  害将百年矣逋诛为寇可缓讨乎诚使苍梧军门练兵以振上流之𫝑

  然后调兵分驻郁林钦廉信宜阳春各一二千人以遏其走路乃调广

  州兵従徳庆入新会兵従泷水入又𭈹召鄊夫使自备斧斤随大兵之

  后凡贼巢林木皆聴斩伐旬日间可反掌平也矧高要南岸至髙凉列

  营十数罗奇巡司左有白泥径营白马堡前有大石岭营又前左有绛

  水营又南有步云营近东山西鄊则有龙角营云青营至东营则泷水

  容县之界也与西营相望以扼思贺云稍东则新兴龙滑等二十四山

  西则苍梧岑溪诸猺有可招者使之従征夷自攻夷残党可尽殱矣茂

  名石城连接郁林钦廉等州上通广西山贼亦时出劫叅将驻于新兴

  者与苍梧把总训练兵快相为犄角防守要害相时雕剿或捣其巢穴

  或截其归路俾出无所淂入无𠩄归亦其大略也韶州云县虽时有寇

  窃不为大害惟SKchar察巡捕官賍滥不法者亟绌去之易以智勇之吏俾

  督捕时加防御而已广州属县若连山阳山多交通桂阳上犹郴州诸

  盗又多江右啇贾放债害人激使従乱此当以计销之不许乆寓若清

  远扶罗二山残寇乃广肇叅将之责宜与兵备道恊力殄荡行冯拯括

  洞丁之法以渐役属归于广宁母令奸民投入致生祸変其连従化番

  禺増城龙门巢穴者近虽剿平亦冝备其出没随冝翦之东筦顺徳沿

  海之民肆行劫掠者多混编农守巡加意防御良有司时常诱谕保伍

  鄊校可弗举行乎新宁新㑹之连恩平阳江泷水者多立防堡法亦如

  之化以诗书当渐为乐土矣顺徳香山防海民兵不宜数易有司截其

  工食利其拜见则流患可胜言哉此守巡所宜察也近来打手搃甲罗

  丗举既叛𣸪招还足为殷鉴恵潮程鄊之盗多通贛州和平大埔之盗

  多通汀漳凡鄊夫御海寇有功者使之互引勇士主为寨堡各建社学

  统以鄊约教以礼义而又训练斥堠以备山海之虞工食川时给之近

  曰博罗令舒愚焂为山贼所𢦤然则飬兵由食可无信与大氏寇由海

  入者扼港以制之而又设法断其樵汲则入寇无路矣惟山贼荒忽往

  来多有奸民与之内交潜入邑治则器械衣服米SKchar酒食应时而备故

  巡按御史戴璟议𣣔择招主旧时阳江阳等县俱有抚猺主簿巡检皆

  用土人今阳春县有招主伍经纶长乐县有抚猺巡检陈廷爵侦杀有

  功但此軰固不可全托心腹要在控御有方故平时则用之以抚猺剿

  捕则用之为鄊导譬之大黄之薬不可常服若𣣔通利亦非此不可也

  议者以既截通山鱼塩莫入今虽宁静难保终不为患一经调剿动费

  巨万莫若责令招主每月定赏鱼塩若干又许伊将⿰氵𭝠蜜出山贸昜仍

  谕招主以身家祸福免致挑弄作孽此佥事李香曾以鱼塩之赏得靖

  二三年司兵备者其审裁可否行之禁通猺访淂各处有等奸徒不务

 本等营生专一𭣣买鱼塩指以通山为名往来猺山交结接济牧买楠

  ⿰氵𭝠黄蜡皮张䓁物甚至私买违禁军器盔甲入山货卖或引诱猺人越

  出蔵伏各处河埠窥伺客啇船只到来撑驾相槽船只拦江勾劫财物

  杀伤人命或探𦗟人村富度则又与之怍眼却坐地分賘启衅招尤无

  所纪极已将徳庆等州县通山贼脚䶮贵张马児等拿问外但此弊在

  在有之通合禁革今后军民人等不许指以通山为由𥝠藏违禁军器

  等物交结猺人𥝠通接济引惹衅端为患地方如违许诸人首告擒拿

  从重问拟典刑其言固可采也嗟乎民无信不立若博罗令者可弗鉴

  哉

 论曰书言蛮夷猾夏寇贼奸宄虽唐虞勿能儆㢤然命皋陶惟明刑以流

 宅咨十有二牧惟首言食哉惟时信之所孚翕然率服而民自不犯内治

 固而外患销矣此所以为帝世也今之粤寇不在海则在山兵食亡信不

 能战守而良甿代之就僇方肆其剥奚彼异㢤诗曰如蛮如髦我是用忧

 北虏声息越在沙漠犹可御也南蛮荒忽寇在门庭不可御也来则应

 无䇿去则掣兵无律兵亦终于寇而己诗曰不吊昊文不冝空我师夫山

 深海巨出没往来胡可测也被束缚而索赎者往往困穷流徙为隶比及

 里耆冒死核实既就狱矣终以无賍仗而甘言诡脱岂可胜道哉诗曰君

 子信盗乱是用𭧂盗之诬指逮犴者多矣审谳莫辩死且弗墐而奸宄通

 山谈笑取富未尝犯于有司也是以岭表寇贼日滋诗曰君子秉心维其

 忍之心之忧矣涕既陨之然其机亦岂难图哉抚察旬宣之臣淑问如皋

 陶而日咨察焉渐括峒丁而时使薄敛以嘉恵之佩犊之民将日见其归

 耕也诗曰于𭛌于理至于南海

琼州府兵额 琼崖叅将部下营兵中军员役八十三○前营五百五十八札琼州府城并轮

守防黎各营○左营四百七十二派守定安文昌会同乐会万州清澜诸城○右营三百三十九派守崖州感恩陵水三城并廽风

岭〇后营三百六十八派守儋州澄迈临髙昌化四城并那约营〇铺前营二百二十七防守舗前○防黎把总哨兵一千五百派

守毛塘鹿宴塘心略绕头平金抛太平定全那约南定那大等处○太平营一百四十九防守太平岭门大坡石辣等处○万州长

沙坡心营一百一十一分札长沙坡心二营白沙寨钦SKchar部下哨兵官兵杂役共一千六百七十○钦总

哨下哨官一员督船二十一𨾏札白沙港哨官一员督船六只札铺前港哨官一员督船二只札石港哨官一员督船六𨾏札清

澜港俱守正北面○左司分总哨下哨官一员督船三𨾏札搏敖港哨官一员督船六𨾏札桐栖港惧守正东面○前司分总哨下

哨官一员督船七只札三亚港又船四𨾏札保平港俱守正南面○右司分总哨下哨官一员督船二𨾏札英潮港哨官一员督船

四𨾏札新英港哨官一员督船一𨾏札博顿港俱守正西面

寨五琼山寨曰白沙见兵澄迈寨曰永靖在东阳都曰保义在新安都崖州

寨曰三亚曰连珠在回头岭

营五十七琼山营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前营见兵曰黄岭曰藤寨曰南坤曰大

坡曰大定即塘心营澄迈营曰分哨后营见兵曰定全兵五临髙营曰

分哨后营见兵曰南定在番豹山黎三百名更番戍之曰独木在县定安营曰南

在南雷兵八名曰黄竹在㑹同分界兵五民壮十曰南闾曰南伦民壮二十今改岭背营曰坡

田曰大葵曰金抛即今大坡头营万历辛卯移立官坡改名万全名色把SKchar一兵八十曰五岭𡈽舎兵八

文昌营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左营见兵曰教场分营在县北一里宫兵九十曰铺前

会同营曰分哨左营见兵曰清平在定安分界乐会营曰分哨左营

见兵曰猪母岭在县北五十里儋州营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后营见兵曰七坊曰南巢

曰柗柏曰腰西曰大罗曰催罗曰可墨曰槎莺上八营各旗军五黎兵三十

化营曰乌坭即分哨后营旗军七十募兵十二万州营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左营见兵曰贡田

曰张牙市曰五香曰太平曰葵根曰长沙见兵曰沙牛坝○陵水

营曰分哨右营见兵曰军堡曰葫芦门曰黎庵曰牙狼四营俱清澜军守

曰南万官兵二十曰牛岭弓兵三十旗军二十七崖州营曰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右营见兵曰回

风岭有营兵守感恩营曰分哨右营见兵曰莪茶曰陀兴曰必改

堡十一文昌堡曰杨桥○会同堡曰冯家○昌化堡曰吉家曰渔

鳞洲曰小洲塘○万州堡曰南头曰牛塘曰莲塘曰乌石○崖州

堡曰榆林旗军七十五感恩堡曰县门儋州所军一百

琼州府志 沿海冲要

府城北十里曰白沙港宋设水军赵汝珞拒元兵扵此

国朝隆庆𥘉始设白沙寨兵船防守与海口层齿相

通凡大商舟船皆住泊焉是琼治之咽喉也 东六十里

曰铺前港深广可容商船凡倭寇贼船常从此入即李

茂澚党住泊为患处势与白沙相𠋣是琼治之胸项也

铺前东去二十里至文昌白峙澚四十里至木兰澚五十

里至急水门八十里至抱虎湾一百里至抱陵港不数里至

铜鼓角一𢃄以来常有贼舟湾泊登岸取水乘间𭧂掠

至于清澜一港海门寛阔水道逶迤内达文昌县治外

通大海七洲洋贼船倭寇顺风南抵此其先据盖琼郡之

肘腋最宜加关防者也 清澜南去六十里至冯家湾四十里

至㑹同哆南八十里至乐㑹博敖屡𬒳寇害其为要地更

当备守八十里至万州那鹿港那鹿出外洋有南北二澚

贼船常扵此取水四十里至大塘湾六十里至旧陵水三十里

至牛头岭突出海口六十里至桐栖盐水港六十里至黎庵

港四十里至玡琅澚六十里至榆林港常有贼船寄泊遇

警便扵各处防之惟三亚一港东至万州西逹昌化东南

风𤼵时有大泥诸畨沿海登岸抢夺濵民最宜防守

三亚一百二十里至崖州大蜑保平二港上一百二十里有黄流抱

驾二港六十里至莺哥嘴数十里至吉家潵八十里至感恩

深田湾又八十里至北黎港三十里至鱼鳞洲皆属三亚信

地距昌化英潮有百里焉 府城西去七十里曰澄迈石

广可泊船约五十里至马袅三十里至石牌又百馀里至临

高县博顿港有兵船防扵此百馀里至儋州洋浦三牌石

海口入新英港港口有二沙线不识水道则坏舟泊船虽穏

便但闻警出船不及故海上多故须轮哨船时出海口了守

亦琼郡之腰络不可踈备者也南去约八十里至海头港内

岸石壁难以进舟一百里至乌泥港逼昌化城又三十里至英

潮湾俱贼船出没处 按琼郡州县俱附海濵周回数

千里时有倭寇畨船之警今设东西二路左右前司分哨防

守䇿应而统领于白沙寨兵家所谓星布棋置之势况

加以天堑之险苐夷情叵测风波靡常尤当于冲要处

整饬兵船精选器械查喆墩堠巡察海道始可保孤

屿之金汤也故特详之于篇以备防海者采焉

诸黎村峒

琼山黎东曰清水峒今为东黎都南曰南岐南椰南虚

环琅南坤居采岭平沙湾居碌居林峒南岐七峒今

为西黎都惟沙湾三峒尚称生熟黎叛服不常沙湾峒

自平黎马屎后向化当差 澄迈黎南曰南黎今为一都二都

水土平善西曰西黎今为一都终都尚囿于风SKchar时出为

害 临高𥠖峒大率有八曰坟劳曰坡头曰那律曰番吉

曰略绕曰番溪曰柗柏曰重绕八峒皆以番豹山为险秪

容一人入过此十里则西至重绕坡透等峒东至畨溪等

峒南至畨洒等峒时出为害 定安𥠖南曰南闾峒去

县三百里地夷旷民乐居之见充里甲惟光螺在县西南四

百里思河在县东南三百里原系黎峒出没之冲时为民患

 文昌黎曰斩脚峒治平已乆田地经丈入有司特人丁尚

属土舍随军聴调而已附峒地多险厄为琼文定会游

贼往来之区 乐㑹黎曰纵横峒去县四百馀里北接思河

光螺南接万州青山声势相𠋣驭失其道啸聚为乱

 儋州黎视诸处最蕃昔梁隋间儋耳归附者千馀峒

指此今生熟凡五都曰抱驿曰𥠖附曰顺化曰来格曰来王

弘治五年招至桐横一处嘉靖九年招至脩途打招畨洋

下台那㛌大落影打爽水头八处东黎属土舎峒首部

领南黎属州部领其馀自耕食不属州 昌化𥠖散处山

谷不相统摄与民杂居不为寇害旧有土职二员以招黎

为名而既归有司遂不复领于土舎 万州旧有民𥠖九

都熟𥠖九十三村西南则鹧鸪啼峒去州一百二十里与陵水黎

停等峒濳通北则龙吟峒去州五十里与思河纵横二峒潜通

不复统于土舎时出为患陵水黎北有黎亭去县二十里南有

岭脚去县三十里岭脚由葫芦门而出黎亭由𥠖罗而出又

有东北肖有大牛岭小牛岭为往来必由之路𥠖人时出遮

道为寇 崖州黎其地多于州境其人十倍之分东西二界

生熟半熟三种屡为害而州之户口日耗凡百徭编取给诸

县膏SKchar田地尽为𥠖有罗活千家为甚德霞抱显次之

感恩𥠖附版籍者什九不附者什一与民杂居无他志患在

崖之生𥠖切近岀没孔道有二一自峨茶总路分入陀兴必改

一自湳麻岭总路分入岭头白沙时出为民患 论曰𥠖

峒内扺五指外界州县者不可胜计此乃其大较耳自梁

冯冼氏收降千馀洞唐采访使谕五州首领亲诣其境则

当时通道之远可知至宋末武略不竞大羊梗道复借途

桴海丁谓所称再涉鲸波是也迨 国𥘉天戈所捣直欲

径穿五指而琼文洞落多齐编民独崖儋诸𥠖愈越省

地其故何哉盖自永乐以来以抚𥠖职之土人借抚为名

夺我熟黎观儋州抱驿首役遂致南蛇之乱崖州旧

图分辖起于土舎之奸如附郭董平三啚为𥠖邢陈三土舎分管

故梁之崖州隋之延徳唐之洛场落屯县宋之盛徳堂诸

基皆没于今黎图中侵可知矣间有念王土者未尝不披

舆图而抱恨也以故洪武时指挥张庸⿰纟⿱𢆶匹欲开五指纵横

之路及邵宗李贵之徒亦厪长虑即成化时副使凃棐注

尤殷使后居其位者以前人之心为心犁庭开道寝

食在念则古之书村书峒者今皆为都为图矣何天顺间

感恩令罗铉卖𥠖图于土舎娄鉴弘治末备兵使者副使

贪赂邀功卖乆化之编图归负固之土孽致启后

来诸𥠖之尾大吁可惜也

琼山县营新旧凡十三堡寨  逹子营 民壮营 扬

威营 振武营以上四营今废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武前营即浙营以上俱防

张隘山营 黄岭营藤寨营分踪营原名南坤营

 大坡营大定营即塘心营大会营在居碌峒即马屎贼

水蕉营 红花堡藤寨堡 望楼堡白沙寨

 澄迈县寨二营七 永靖保义 分哨后营 篱谨

营 营所 篱藏判壅 居便 定全营 临髙县营

八分哨后营 那零达南略独木罗壮 平郎

居啼三营俱嘉靖初建后废令移南略营于此 定 安县营

十一 鹿窟留平 南斗黄竹南闾南伦 坡田大

葵 枫木大平五岭石盘 文昌县营八堡二 白

延架 乌𭣄坎 赤岸木栏 铜鼓 港门 扬威左营

 教场分营铺前杨桥堡 㑹同县营二堡一分哨左

营冯家堡 清平营 乐㑹县营二 分哨左营

猪母岭 儋州寨二营十七 归姜田头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后营

 保吉坟坏蓬虚七坊南巢柗柏腰西大罗

催罗 可墨槎莺那大乐化日南清宁昌化县

营一堡三 乌坭营即分哨后营吉家鱼鳞洲小洲塘

万州营新旧十二堡四新潭莲塘扬威左营贡田

张牙市五香太平南头蒲荢葵根长沙沙牛埧

 南头堡牛塘堡 莲塘堡 乌石堡陵水县营十二堡

四分哨右营 军堡葫芦门 黎庵牙狼 镇南驭

北 络䌇 马骝桥鸭塘白茅营南万牛岭膺

修堡石赖堡岭脚堡 𥠖亭堡 崖州寨二营十丨堡

十 三亚分寨连珠寨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威右营 牙刀 乐罗 否浅

 抱活 罗蓬半岭 残宇 椰根 锦卧千家抱怀

 莪茶回夙岭藤桥 乐安营 楽定药弩营 乐平

营 深沟堡 𭅺凤 多银 抱拖 𭅺芒石梓高村

山麻落机高岭东高岭西望楼榆林 多零回风

门 感恩县营六堡四分哨右营 莪茶陀兴必改

南北沟 白沙沟 深田堡 岭头 湳麻县门

海寇 嘉靖四十五年贼呉平寇昌化五月总兵汤克寛破

呉平于崖州擒其妻子十二月贼何乔林容等掠陵水犯

崖州 隆庆元年贼曽一本何乔䓁掠文昌犯临高陵水十

月指挥石子方以计擒何乔三年七月林容败死其党苏大

李茂等𭣣集馀众九月犯清澜杀指挥崔世承 五年八月指

挥髙卓战死于煎茶头 六年贼许万载犯澄迈围昌化

李茂犯万州攻乐会漳寇荘酋引倭犯琼山文昌李茂降

击倭走之 万历二年四月贼林凤入清澜杀百户蔚章及军

民二千馀人十七年游击沈茂令珠贼供扳陈徳乐李茂盗

池诱擒之其党陈良德及茂家人那么等复叛犯清澜文昌万

州寻讨平之

黎寇 万历二十七年琼山居林等峒𥠖首马屎倡乱定安

临高诸黎应之雷廉副总兵黎国耀等率兵三路进攻擒之

设水会所于马屎巢穴即水蕉村筑城屯田四十一年冬崖州𥠖

抱由罗治等作乱官军败绩䧟乐平营围崖州总兵王鸣

鹤督各路官兵并西粤狼兵讨平之

呉会期奏议 黎居良民五之一宜于兵威削平之际开

通十字大路于其间大约以道里计之自府至崖千里而近

自儋至万六百里而遥此心至迳之一也细数之自府至沙湾

三百里而遥自崖至罗活三百里而近俱为坦途矣度其

中未开通处不过二百里耳官军属武官领之民兵属有

司领之土兵属乡保兵领之通力合作相其谿壑易其险

阻假以数月而琼崖之路可由黎峒中行矣儋万视此

其上则又杀焉四路交逵度中达城量地置堡就堡立

屯以攻则取以战则固矣

海瑞奏略 臣𥨸观琼州黎岐譬之人焉𥠖岐心腹

州县四肢𥠖岐为寇是心腹之疾也心腹之疾不除将必

浸淫四溃而为四肢之患为今之计莫若敕群臣中知识

事机力可大任不贪富贵志在立功者以之充兵备副使

以专治黎之任琼去京师万里当事请裁或致遅误

设立县所限其大㮣乘机审势聴其便宜凡一功招民置

军设里达学迁创县所屯田迪司驿递诸事不许抚按臣

等从中节制年年借用许其调广西土兵广东汉逹官

军打手值变故许其调用约万人量拨一次大征银粮之

半以充其费三年后考其成功七年稽其变化之效彼得

专任之柄寛其行事而又功少不完不迁其官事少不

效必重其罪欲不尽心力而为之不可得也


上兵部七事一𥠖岐所居之地虽有高山峻岭而亦多

平衍峒场膏SKchar田地其村峒可立县所者甚多今据大征

剿平及人所常行共见者则崖州罗活峒抱显村感恩

古镇州陵水𭅺温峒琼山大坡头营儋州七坊峒凡立县迁

县必先置所栘屯其不必立所者亦宜拨军兵数百名防

守俟𥠖平后议撤其凡阳磨赞二村之间乃东西南北之

中可立一大县迁海南卫并兵备道参将府于中使东西

南北皆可以控制𥠖岐且与新立县所为虎豹在山之势

 一感恩土瘠民苦耕作亦非要害可迁于古镇州㑹同

澄迈二县亦非要害似可迁于附近黎峒一各州县巡简

司非要害者皆迁于新立所近地或冲要里社以为关防

 一海南卫十一所屯田正以防御寇也今其地附近黎登版

籍为良民乆矣屯军一无所为可拨其田为民田迁军馀

别营屯田于黎峒中一崖州昌化二所在州县中其旁州

县居民熟弓矢常时皆能自御海寇无俟于本所官军

今若迁崖州所于罗活峒则去崖州止一百里迁昌化所

于古镇州则去县止七十里内可以制𥠖岐外亦可以御海

寇一𥠖人犷悍不肯归化者为州县远欲向化无由并

为奸人所阻隔者亦多今若区处群𥠖当先其易而后

其难既得其易辄立县所则难者欲为乱而无羽翼我

势既壮则彼当向化矣一𥠖𡵨归化当编其峒首村

首为里长所属之𥠖为甲首出入不许仍持弓矢原耕

居田地聴从其便其山林可开垦并绝黎田地招外方

无业民耕作结为里社与𥠖岐错居

叅将俞大猷图说

黎岐居于三州十县之中与吾治地百姓鱼䀋米货相通鸡鸣犬吠相闻出劫

乡村最为便昜我兵既集千谿万径皆可以适其巢穴无一次不𭣣具成功即

今经戮村分其遗𩔗不甚多能据其遗地移吾兵民以杂居之则其子孙耳濡

目染吾民之言语待尚皆可化为百姓矣惜乎自古以来皆上㫖功于贼势方

张之时而不能驾驭于摧败之后能捐大征之财数十万于贼未平之先而靳

经略之财数万于善后之际彼其长养积聚之乆复如前日之盛一有所激复

聚为乱仍动大兵以剿之费用之多贼戮之惨元气之伤亦其𫝑之所必至耳

本职历遍各岗备覧形𫝑无谕各𥠖熟察其情果见近经剿地方如罗活峒冝

立叅将府迁崖州千户所于其内抱顕村冝增设一县古镇州冝立屯所各有

绝𥠖田地以𭣣剿平之功乃各筑城穿地以垂永乆之规又各不经剿黎峒合

光区处以杜后日之患于儋州之摧抱村冝迁镇南巡检司又揆儋州千户所

官一员军一百名陵水之岭脚峒冝迁藤之巡检司又拨南山千户所官一员

军一百名琼山之沙湾冝新设一巡检司及拨海南官一员军一百名各恊镇

之以弭其将来之变仍各筑城穿池以为他日立州县之基又各城池之中俱

盖𠫵将衙门以便周流巡视若夫大路冝通者则南北取直径过迁驿逓以

便官民往来又罗活城冝暂围打手五百名各于镇压之中寓猍招変化之术

间有梗化不驯之徒相机设计去一二村以警其馀五年之后事冝已定渐次

掣其土舍行令更为里长该管黎人就编属之以为甲首纳粮之外不得再加

差役其各州县掌印官务将𬋩下𥠖人严禁童女不得如前披发女身男人务

看衣衫不得如前赤身露腿其首各要加帽包网不得如前簪䯻倒颠各村𥠖

童之㓜小者设杜学以校之使其能言识字每一年间守巡官查考各州县官

変化各熟𥠖几村招抚生𥠖为熟者几村具呈抚院衙门以为殿最如此经略

渐次夆行熟黎不得𠋣生理以为祸土舎亦不得假𥠖以生奸不数年间皆登州县之版

籍矣

语音州城惟正语村落语有数种一曰东语又

名客语似闽音一曰西江黎语即广西捂浔

等处音一曰土军语一曰地𥠖语乃本土音也其

儋崖及生黎与蜑峱番等人语又各不同或

间杂胡语若今呼中帽为古逻系腰为答博是也

夫琼中国外境也大海是环番夷四达广袤三

千馀里西南雄郡无逾此者且边海之饶见

称往古史志越处近海多犀象玳瑁珠玑银铜果布之凑韦昭曰采龙眼荔枝之属布葛布也

潮虽异而气候无恶方舆志周歳皆东风寰宇记云琼海之潮半月东流半月西流潮之

生随长短星不系月之盛衰汉人所谓鳞介易我衣裳者岂其然

乎隋唐之际冯冼内属荒梗之俗为之一变 明

兴 圣谕称为南溟奇甸有华夏之风御制文集敕劳海南

武臣曰南溟浩瀚中有奇甸数千里又谕海南臣民曰海南习礼义之教有华夏之风自是鼎臣⿰纟⿱𢆶匹

出名满神州至诚前如信有征矣慝惟俚峒盘

据腹心而我之控制反石其外生熟杂糅屡为

榛梗元时俚寇海南画䧟止馀琼耳五指珠崖最称险恶文昌

万州尚易驯制特以诸邑营戍寖成废弛恣其

趑趄耳沿边海防尤为诸夷观望名存而实

亡者不独琼管为然也尝闻之珠崖之变起

于发髡应劭风俗通曰珠崖之废起于长吏观其好发髡以为髲方令香蜡藤葛

皮毛齿革取办于琼者不一故齐民腹背

受敌而息肩亡繇柔远能迩盍豫图之

罗定州兵额 中路前营兵五百四十六名中路左营兵五百四十六名东路前

兵四百七十九名东路左营兵四百七十九名东路右营兵四百七十九名东路后营

兵四百七十九名西路前营兵五百八名西路左营兵四百九十七名西路右营兵四百九

十七西路后营兵五百八名防江兵船十二只毎船小甲一名水兵十二名

营堡五十二罗定之营堡曰金迳在州西五十里曰罗镜岗在州西八十里曰洒

去罗境七十里曰云卓去洒上五十里曰大樟根去云卓八十里曰白石去大樟根四十里

水迳去州东五十里曰思贺去水迳三十五里曰镇安去思贺三十里曰平窦去镇安七十里

掘峒去平窦六十里曰马柜去掘峒六十里曰合水去马柜一百六十里东安之营堡曰罗

在州东九十里曰鐡场去罗溪三十五里曰荔枝峒去铁场五十里曰仗峒去荔枝峒九十里

曰安乐去仗峒五十五里曰思药去安乐六十里曰南乡去思乐九十里曰县治去南乡六十八

曰云岭去县治二十五里曰黄沙去云岭六十里曰富禄去黄沙五十里去富禄六

十五曰马塘陂五十五里曰龙埇去马塘一百九十里曰相思胡峒去龙埇四十里

SKchar在县西五十里曰白梅去县西四十里西宁之营堡曰庵罗在州西五十里曰黄坭

去庵罗五十里曰古蓬去黄坭三十五里曰思薬去古蓬五十里曰大刀去思药七十五里曰罗

去大刀三十里曰县治去罗旁七十里曰车滘去县治四十里曰封门所去车滘七十里曰云

去封门所七十里曰新乐去云稍五十五里曰思虑去新乐六十五里曰梅峒去思虑四十里

曰车田去梅峒九十里曰谭章去车田七十里曰扶合水尾去谭章六十里曰排埠去扶合水

尾七十里曰分水岭去排埠八十五里曰函口所去分水岭二十里曰懐乡去函口所六十里

曰白石去懐乡六十里

广东庞尚𩿾抚处濠镜澳夷䟽窃惟广东一省西北联络五岭东南大海

在焉蛮夷杂居禁网踈阔山海之寇啸聚不时诗曰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

土绸缪牖户夫智者镜㡬以先圗勇者乘时以自固此何时也而诿之曰阴

雨未至可乎臣生长海邦习闻已乆除倭夷山寇出没扰攘见在经略者臣

不敢烦凟外谨𢳣其祸切门庭履霜坚冰者著为论列窃效诗人桑土预彻

之义惟 陛下试垂聴焉广州南有香山县地当濒海由雍麦至濠镜澳计

一日之程有山对峙如䑓曰南北䑓即澳门也外环大海接于牂牁曰石峡

海乃蕃夷市舶交易之所往年夷人入贡附至货物照例抽盘其馀番商𥝠

赍货物至者守澳官验实申海道闻于抚控衙门始放入澳候委官封籍抽

其十之二乃听贸易焉其通事多漳泉宁绍及东筦新㑹人为之椎髻环耳

效番衣服声音每年夏秋间夷舶乘风而止往止二三艘而止近増至二十

馀艘或倍増焉往年俱泊浪白等澳限隔海洋水𡈽甚𢙣难于乆驻守澳官

𫞐令搭蓬栖息迨舶岀洋即撤去近数年来始入濠境澳筑室以便交易不

逾年多至数百区今殆千区以上日与华人相接济岁规厚利所𫉬不赀故

举国而来负老携㓜更相接踵今筑室又不知其㡬许而夷众殆万人矣诡

形异服弥满山海剑芒耀日火炮震天喜则人而怒则兽其素性然也奸人

则导之凌轹居民蔑视澳官渐不可长若一旦豺狼改虑不为狗䑕之谋不

圗锱铢之利拥众入据香山分布部落控制要害鼓噪直趋会城俄顷而至

其祸诚有不忍言者可不逆为之虑𫆀议省欲于澳门狭处用石填塞杜番

舶濳行以固香山门户诚是也然驱石塞海经费浩烦无从取给举事当待

何时或欲纵火焚其居以散其党为力较易然往年尝试之矣事未及济㡬

䧟不测自是夷人常露刅相随伺我动静可复用此故智耶议者又欲将澳

以上雍麦以下山径险要处设一关城𣸸设府佐官一员驻札其间委以重

𫞐时加讥察使华人不得擅入夷人不得擅出惟抽盘之后验执官票者听

其交易而取平焉是亦一道也然关城之设𫝑孤而援寡或变起不测适足

以为鸳𪉑之资岂能制其岀乎安邉者贵消祸于未然懐逺者在伸威于既

玩臣愚欲将巡视海道副使移驻香山弹压近地曲为区处明谕以朝廷徳

威厚加赏犒使之撤屋而随舶往来其湾泊各有定所悉遵往年旧例如或

SKchar顾望即呈督抚军门亲临境上慰谕而譬暁之必欲早为万全之虑而

后己若以启衅为SKchar则祸蘖之萌亦当早见而预待之况有旧澳见存皆其

耳目所亲见闻者彼将何从执怨乎番船抽盘虽一时近利而窃据内地实

将来隐SKchar党𩔗既繁根株难㧞后虽百其智力独且奈何或谓彼利中国通

关市岂忍为变孰知非我族𩔗其心必异此殷鉴不远明者睹未萌况己著

乎急则变速而祸小缓则变迟而祸大惟督抚军门加意调停从议酌处母

逆其向慕中国之心就于通事中择其便给者SKchar以殊格使掉其舌锋为说

客开示祸福以阴折其骄悍之气自后舶入境仍泊往年旧澳照常交易无

失其关市岁利复SKchar布通番之令凡奸人之私买番货畔民之投入番船及

略卖人口擅卖兵器者悉按正其罪俾人皆知有法之可畏而不敢为射利

之圗区画既定威信濳孚查往年禁制而防御之者悉遵旧例施行诸夷自

将驯服而黙夺其邪心即祸本濳消矣伏乞敕下该部覆加详议转行督抚

衙门叅之舆论酌以时冝如果臣言可采即便举行此岂独岭海一隅之福

实宗社无强之福也或有为臣私SKchar者谓事关地方休戚今海岛晏然恐无

故而𤼵大难之端谁执其咎建言者殆祸不旋踵矣臣窃念督抚重臣威名

动夷夏毎孜孜焉为海邦万世计熟思详处已非一日若不及今早图将来

孰有能任之者臣揆诸事𫝑如此若复有所顾忌缄口待时是徒计一身之

利害而忍忘全省之安危视天下为一家恐不若是也此臣所以披沥尽言

不敢卷舌藏声坐待滔天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