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保定间的捣鬼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次去徐拥黎,在吴佩孚方面似出于诚意,而无耻之政客乘机做买卖,有的包围黎元洪,包办内阁;有的造出空气,沮黎来京,以便拥戴曹锟。本社现访得此种黑幕中的密电一束,先行发表,请国人注意。

  (一)吴景濂东电(6月1日)

  保定曹巡阅使吴巡阅使钧鉴。永密。日前到保,诸荷优遇,心感莫似。对徐问题,今日业经决议,即行通电,使其下野,望合力进行。黄陂复位,大局待决,问题甚多。揆席一人,非将南北各方无恶感或办事有热力者不克胜任。故昨与黄陂研及,提出敬舆兄(张绍曾),黄陂非常赞成,不日派员到保征求同意。特先奉闻,余俟洁清弟到保再面为详陈。吴景濂东。

  据这个电报,张绍曾的内阁是吴景濂向黎元洪推荐的。

  (二)吴景濂、张绍曾边守靖江电(6月3日)

  保定曹巡阅使吴巡阅使均鉴。敦密。近日大局丕变,谣言孔多。谨将由保返津后经过情形奉陈左右。此次约同王议长由保返津,在路中计划,本定积极进行国会,大局听自然变化,由尊处主持。后因次日黄陂约濂谈话,始提及总统问题,内阁问题。总统问题,黄陂表示愿为国牺牲之意。内阁问题,嘱濂代为觅人。嗣因在尊处曾经提出敬舆,故次日黄陂约午餐,即提出敬舆,征其意见。黄陂表示敬舆为总角之交,无可不可,并表示自己复位不要薪,其完全为国之意。又次日黄陂并约敬舆,当面言明希望共事之意。敬舆请其另想。黄陂表示极诚恳之意。至昨日午餐,王幼三等来津,力为孙伯兰运动组阁,并口经济调查会人以自重。而周少朴等亦野心勃勃,大肆活动。故黄陂现为鄂人研究系伯兰党所包围,受其鼓动,态度大变。今日表示不受何方面之拥戴,并须会员八百人同时劝驾,方能就职云。北京徐去,负责无人。全体现阁员顷又对国会表示奉还职权,倘如此迁延,恐生意外变化。望速决大计,免生枝节,至盼至盼。景濂绍曾守靖叩。江印。

  (三)张绍曾江电(6月3日)

  急。保定曹巡阅使吴巡阅使南京齐督军开封冯督军鉴。永密。冬电敬悉。黄陂日来情形似非得多数省份军民及国会之拥戴,不肯到京就职。诚恐因此迁延时日,陷于无政府状态,况诸兄负推倒东海之责,又为首先拥戴黄陂之人,现竟有利用黄陂别有用意之蜚语。实于统一前途,反生阻力。今为救济计,拟请一面续电各省请公同力促黄陂就职,以示至诚。一面请各省迅派全权代表到京,协商政治之善后,以昭大信,且为黄陂不肯就职时救济之预备。总之,时局变化尚在无穷,不得不作因应一切之准备也。如此,则黄陂不至再有所怀疑,即谋我者亦无所施其破坏伎俩。此事关系甚巨。务恳斟酌至善,相机进行,并候明教。张绍曾叩。江。

  (四)吴佩孚支电(6月4日)

  天津王幼珊、吴莲伯两议长,边洁卿议长,张敬舆将军同鉴。江电悉,吴佩孚等为统一民国,故敦请黄陂依法复位。凡有人心,当一致援促,早定国本。内阁问题,乃元首特权,某何人斯,敢行过问?公等请勿以此事相询。周少朴、孙伯兰等果材堪组阁,将来自有实现之日。乌用他人代为运动,令国人冷齿?敬舆以避迹远嫌为是,不宜瓜田李下,自取热中之诮。国事至此,政客军人尚营营只瞀私利,真可痛哭也。幼珊、莲伯两兄应即代表议会,负责敦请元首克日还京,以巩中枢,再由元首提出总理,以南北众望允孚者为宜。内幕私图者,均非有心肝之人。特电奉复,无任企盼。吴佩孚。支。

  边守靖吴景濂张绍曾之“敦密”江电本无王家襄之名,而吴佩孚复电加上王家襄,遂揭穿江电的黑幕。

  (五)张绍曾微电(6月5日)

  急。保定吴巡阅使鉴。两奉支电,自应力劝黄陂到京复职。惟江日弟只发“永密”一电,请将连名江电原文见示,以便质证。弟绍曾叩。微印。

  (六)王家襄吴景濂微电(6月5日)

  万急。保定吴巡阅使鉴。顷接支日致家襄、景濂、洁卿、敬舆一电,文曰:“江电悉。佩孚等为此统一民国,故敦请黄陂依法复位,凡有人心,当一致援促,早定国本。内阁问题,乃元首特权,某何人斯,敢行过问?公等请勿以此事相询。周少朴、孙伯兰等果材堪组阁,将来自有实现之日。乌用他人代为运动,令国人冷齿?敬舆以避迹远嫌为是,不宜瓜田李下,自取热中之诮。国是如此,政客军人尚营营只瞀私利,真可痛哭也。幼姗、莲伯两兄应即代表议会负责敦请元首克日还京,以巩中枢,再由元首提出总理,以南北众望允孚者为宜。内幕私图者,均非有心肝之人。特电奉复,无任企盼。”等语,查江日家襄景濂并未与敬舆洁卿连名发电。尊处所收江电,究系何人所发,内容如何?乞将原文电复,俾明真相,无任企盼。王家襄、吴景濂微印。

  (七)边守靖文电(6月4日)

  保定曹巡阅使并转吴巡阅使钧鉴。敦密。黄陂复职,忽然犹豫。此中真相,谣言甚多。然据今日调查所得,其真因仍在国会东日之电。该通电只言合法总统,并未提及黎公之字。此中留余地甚多。且黎公有解散之嫌,恐上台后诸事办妥,国会与之捣乱,又因为他人傀儡故欲双方赞成,不为钳制国会之地。此系外人方面之言。特电奉闻,藉备参证,再天津现在空气之坏,谣言之多,与数月前之北京等。弟从傍观之,实觉头疼,已决拟明白归里修墓,以避尘嚣,因祖茔战事后甚受破坏也。守靖叩。支。

  此电的意思还想造空气,很明显的。但此时他也许已接得吴佩孚之支电,故末尾说要回家修墓了。

  (八)边守靖微电(6月5日)

  万急。保定曹巡阅使并转吴巡阅使钧鉴。敦密。日前江电,弟本因由保到津多日,恐尊处不知近日情形,故据有闻必录之一,电请存查。此电拟就,适吴、张二公前来,仓卒少加修饰,即行拍出。并未详核。顷接吴使与弟及王、吴两议长及张敬舆兄之支电,内开江电云云,是否即系指该电而言?如系指该电,请对莲伯兄之电即不必详复,以全支节。以该电原系报告性质,并无主持在内也。再此电中并无王议长之名,合并声明。莲伯兄等现在已追忆此中错误情形矣。弟守靖叩,微。

  (九)边守靖微二电(6月5日)

  保定曹巡阅使并转吴巡阅使钧鉴。敦密。顷上微电,料应邀鉴。三人连名江电,本系三人共阅后,改正发出。因其中有对王幼姗不满意之词,恐该电宣布,因此激起国会暗潮。故决定由弟个人担任以免支节。务请酌核为盼。弟守靖叩。微二。

  (十)吴佩孚歌电(6月5日)

  天津王幼姗、吴莲伯两议长,边洁卿议长、张敬舆将军同鉴。幼、莲两公微电,及敬舆微电,并洁卿敦密支电,均奉悉。承询江电原文,兹谨抄奉。文曰:“保定曹巡阅使吴巡阅使钧鉴。敦密。近日大局丕变谣言孔多……(电文见上〔二〕)……免生枝节,至盼至盼。景濂绍曾守靖叩,江印。”等语。特以奉闻,即希注察。吴佩孚歌。

  边守靖微二电要吴佩孚不宣布三日的敦密电,但吴佩孚究竟把此电发表了。

  (十一)张绍曾鱼电(6月6日)

  急。保定吴巡阅使鉴。歌电敬悉。晤洁卿,始悉“敦密”江电原委。缘洁卿曾与弟及莲伯为一次之谈话。洁卿欲将天津空气告知尊处。弟与莲伯当以黄陂接谈经过相告。洁卿误认同意,联名发表。故有该电。今细阅该电后半文字,妄加考语,未免失当。奈党派中人说话习惯向来如此,良可慨也。弟绍曾叩,鱼印。

  我们看张绍曾此电,竟想用“党派中人说话习惯向来如此,良可慨也”一句感慨话轻轻解释过去,真可谓“欲盖弥彰”了。

  (十二)吴景濂虞电(6月7日)

  保定吴巡阅使鉴。歌电诵悉。敦密江电,濂绝未列名。此复。吴景濂,虞印。

  

  以上各项通电,读者自可了解,我们不必再加评语了。我们编辑完了,得一个感想,就是《我们的政治主张》里说的“公开是打破一切黑幕的唯一武器”。

  

  (原载1922年6月11日《努力周报》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