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保定間的搗鬼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此次去徐擁黎,在吳佩孚方面似出於誠意,而無恥之政客乘機做買賣,有的包圍黎元洪,包辦內閣;有的造出空氣,沮黎來京,以便擁戴曹錕。本社現訪得此種黑幕中的密電一束,先行發表,請國人注意。

  (一)吳景濂東電(6月1日)

  保定曹巡閱使吳巡閱使鈞鑒。永密。日前到保,諸荷優遇,心感莫似。對徐問題,今日業經決議,即行通電,使其下野,望合力進行。黃陂復位,大局待決,問題甚多。揆席一人,非將南北各方無惡感或辦事有熱力者不克勝任。故昨與黃陂研及,提出敬輿兄(張紹曾),黃陂非常贊成,不日派員到保徵求同意。特先奉聞,余俟潔清弟到保再面為詳陳。吳景濂東。

  據這個電報,張紹曾的內閣是吳景濂向黎元洪推薦的。

  (二)吳景濂、張紹曾邊守靖江電(6月3日)

  保定曹巡閱使吳巡閱使均鑒。敦密。近日大局丕變,謠言孔多。謹將由保返津後經過情形奉陳左右。此次約同王議長由保返津,在路中計劃,本定積極進行國會,大局聽自然變化,由尊處主持。後因次日黃陂約濂談話,始提及總統問題,內閣問題。總統問題,黃陂表示願為國犧牲之意。內閣問題,囑濂代為覓人。嗣因在尊處曾經提出敬輿,故次日黃陂約午餐,即提出敬輿,征其意見。黃陂表示敬輿為總角之交,無可不可,並表示自己復位不要薪,其完全為國之意。又次日黃陂並約敬輿,當面言明希望共事之意。敬輿請其另想。黃陂表示極誠懇之意。至昨日午餐,王幼三等來津,力為孫伯蘭運動組閣,並口經濟調查會人以自重。而周少朴等亦野心勃勃,大肆活動。故黃陂現為鄂人研究系伯蘭黨所包圍,受其鼓動,態度大變。今日表示不受何方面之擁戴,並須會員八百人同時勸駕,方能就職雲。北京徐去,負責無人。全體現閣員頃又對國會表示奉還職權,倘如此遷延,恐生意外變化。望速決大計,免生枝節,至盼至盼。景濂紹曾守靖叩。江印。

  (三)張紹曾江電(6月3日)

  急。保定曹巡閱使吳巡閱使南京齊督軍開封馮督軍鑒。永密。冬電敬悉。黃陂日來情形似非得多數省份軍民及國會之擁戴,不肯到京就職。誠恐因此遷延時日,陷於無政府狀態,況諸兄負推倒東海之責,又為首先擁戴黃陂之人,現竟有利用黃陂別有用意之蜚語。實於統一前途,反生阻力。今為救濟計,擬請一面續電各省請公同力促黃陂就職,以示至誠。一面請各省迅派全權代表到京,協商政治之善後,以昭大信,且為黃陂不肯就職時救濟之預備。總之,時局變化尚在無窮,不得不作因應一切之準備也。如此,則黃陂不至再有所懷疑,即謀我者亦無所施其破壞伎倆。此事關係甚巨。務懇斟酌至善,相機進行,並候明教。張紹曾叩。江。

  (四)吳佩孚支電(6月4日)

  天津王幼珊、吳蓮伯兩議長,邊潔卿議長,張敬輿將軍同鑒。江電悉,吳佩孚等為統一民國,故敦請黃陂依法復位。凡有人心,當一致援促,早定國本。內閣問題,乃元首特權,某何人斯,敢行過問?公等請勿以此事相詢。周少朴、孫伯蘭等果材堪組閣,將來自有實現之日。烏用他人代為運動,令國人冷齒?敬輿以避跡遠嫌為是,不宜瓜田李下,自取熱中之誚。國事至此,政客軍人尚營營只瞀私利,真可痛哭也。幼珊、蓮伯兩兄應即代表議會,負責敦請元首克日還京,以鞏中樞,再由元首提出總理,以南北眾望允孚者為宜。內幕私圖者,均非有心肝之人。特電奉復,無任企盼。吳佩孚。支。

  邊守靖吳景濂張紹曾之「敦密」江電本無王家襄之名,而吳佩孚復電加上王家襄,遂揭穿江電的黑幕。

  (五)張紹曾微電(6月5日)

  急。保定吳巡閱使鑒。兩奉支電,自應力勸黃陂到京復職。惟江日弟只發「永密」一電,請將連名江電原文見示,以便質證。弟紹曾叩。微印。

  (六)王家襄吳景濂微電(6月5日)

  萬急。保定吳巡閱使鑒。頃接支日致家襄、景濂、潔卿、敬輿一電,文曰:「江電悉。佩孚等為此統一民國,故敦請黃陂依法復位,凡有人心,當一致援促,早定國本。內閣問題,乃元首特權,某何人斯,敢行過問?公等請勿以此事相詢。周少朴、孫伯蘭等果材堪組閣,將來自有實現之日。烏用他人代為運動,令國人冷齒?敬輿以避跡遠嫌為是,不宜瓜田李下,自取熱中之誚。國是如此,政客軍人尚營營只瞀私利,真可痛哭也。幼姍、蓮伯兩兄應即代表議會負責敦請元首克日還京,以鞏中樞,再由元首提出總理,以南北眾望允孚者為宜。內幕私圖者,均非有心肝之人。特電奉復,無任企盼。」等語,查江日家襄景濂並未與敬輿潔卿連名發電。尊處所收江電,究系何人所發,內容如何?乞將原文電復,俾明真相,無任企盼。王家襄、吳景濂微印。

  (七)邊守靖文電(6月4日)

  保定曹巡閱使並轉吳巡閱使鈞鑒。敦密。黃陂復職,忽然猶豫。此中真相,謠言甚多。然據今日調查所得,其真因仍在國會東日之電。該通電只言合法總統,並未提及黎公之字。此中留餘地甚多。且黎公有解散之嫌,恐上台後諸事辦妥,國會與之搗亂,又因為他人傀儡故欲雙方贊成,不為拑制國會之地。此系外人方面之言。特電奉聞,藉備參證,再天津現在空氣之壞,謠言之多,與數月前之北京等。弟從傍觀之,實覺頭疼,已決擬明白歸里修墓,以避塵囂,因祖塋戰事後甚受破壞也。守靖叩。支。

  此電的意思還想造空氣,很明顯的。但此時他也許已接得吳佩孚之支電,故末尾說要回家修墓了。

  (八)邊守靖微電(6月5日)

  萬急。保定曹巡閱使並轉吳巡閱使鈞鑒。敦密。日前江電,弟本因由保到津多日,恐尊處不知近日情形,故據有聞必錄之一,電請存查。此電擬就,適吳、張二公前來,倉卒少加修飾,即行拍出。並未詳核。頃接吳使與弟及王、吳兩議長及張敬輿兄之支電,內開江電云云,是否即系指該電而言?如系指該電,請對蓮伯兄之電即不必詳復,以全支節。以該電原系報告性質,並無主持在內也。再此電中並無王議長之名,合併聲明。蓮伯兄等現在已追憶此中錯誤情形矣。弟守靖叩,微。

  (九)邊守靖微二電(6月5日)

  保定曹巡閱使並轉吳巡閱使鈞鑒。敦密。頃上微電,料應邀鑒。三人連名江電,本系三人共閱後,改正發出。因其中有對王幼姍不滿意之詞,恐該電宣布,因此激起國會暗潮。故決定由弟個人擔任以免支節。務請酌核為盼。弟守靖叩。微二。

  (十)吳佩孚歌電(6月5日)

  天津王幼姍、吳蓮伯兩議長,邊潔卿議長、張敬輿將軍同鑒。幼、蓮兩公微電,及敬輿微電,並潔卿敦密支電,均奉悉。承詢江電原文,茲謹抄奉。文曰:「保定曹巡閱使吳巡閱使鈞鑒。敦密。近日大局丕變謠言孔多……(電文見上〔二〕)……免生枝節,至盼至盼。景濂紹曾守靖叩,江印。」等語。特以奉聞,即希注詧。吳佩孚歌。

  邊守靖微二電要吳佩孚不宣布三日的敦密電,但吳佩孚究竟把此電發表了。

  (十一)張紹曾魚電(6月6日)

  急。保定吳巡閱使鑒。歌電敬悉。晤潔卿,始悉「敦密」江電原委。緣潔卿曾與弟及蓮伯為一次之談話。潔卿欲將天津空氣告知尊處。弟與蓮伯當以黃陂接談經過相告。潔卿誤認同意,聯名發表。故有該電。今細閱該電後半文字,妄加考語,未免失當。奈黨派中人說話習慣向來如此,良可慨也。弟紹曾叩,魚印。

  我們看張紹曾此電,竟想用「黨派中人說話習慣向來如此,良可慨也」一句感慨話輕輕解釋過去,真可謂「欲蓋彌彰」了。

  (十二)吳景濂虞電(6月7日)

  保定吳巡閱使鑒。歌電誦悉。敦密江電,濂絕未列名。此復。吳景濂,虞印。

  

  以上各項通電,讀者自可了解,我們不必再加評語了。我們編輯完了,得一個感想,就是《我們的政治主張》裡說的「公開是打破一切黑幕的唯一武器」。

  

  (原載1922年6月11日《努力周報》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