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太师礼部尚书沈文悫公神道碑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子太师礼部尚书沈文悫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录于《小仓山房文集

乾隆三十四年九月七日,礼部尚书、太子太傅沈文悫公薨于家。余三科同年也,故其子种松来乞铭。余按其状,而不觉呜咽流涕。曰:诗人遭际,至于如此,盛矣哉,古未尝有也!在昔《卿云》赓歌,则有八伯;喜起赓歌,则有皋陶;《卷阿》矢音,则有召公。其人皆公侯世卿,非藉诗进者。唐人或以单词短句受知,而目色偶及,恩眷已终。即晚遇如伏生、桓荣,亦不过蒲轮一征,几杖一设,而其他无闻焉。惟公以白发一诸生,受圣人知三十年。位极公孤,家餐度支,远封荣祖,近荫贵孙。薨后皇情纡眷,赐谥赐祭,赐葬赐诔,赠太子太师,崇祀乡贤。呜呼,如公者,古何人哉,古何人哉!然而,皆天也,非人也。

公讳德潜,字确士,自号归愚,吴郡长洲人。弱冠补博士弟子,丙辰荐博学鸿词,廷试报罢。戊午举于乡,己未登进士,入翰林。壬戌春,与枚同试殿上。日未昧,两黄门卷帘,上出,赐诸臣坐,问谁是沈德潜。公跪奏:“臣是也。”“文成乎?”曰:“未也。”上笑曰:“汝江南老名士,而亦迟迟耶?”其时在廷诸臣,俱知公之简在帝心矣。越翼日,授编修。屡和上诗,称旨,迁左中允、少詹事,典试湖北。归,召入上书房,再迁礼部侍郎,校戊辰天下贡士。公自知年衰,荐齐召南自代,而己请老。上许之,命校御制诗毕,乃行。上赋诗以赐,曰:“朕与德潜可谓以诗始,以诗终矣。”

归后,眷益隆。三至京师,祝皇太后、皇上万寿,入九老会,图形内府。而皇上亦四巡江南,望见公,天颜先喜。每一昼接,必加一官,赐一诗。嗟乎!海内儒臣耆士,穷年兀兀,得朝廷片语存问,觉隆天重地。而公受圣主赐诗至四十馀首。其他酬和往来者,中使肩项相望,不可数纪。尝进诗集求序,上欣然许之,于小除夕坤宁宫手书以赐,比以李、杜、高、王。海外日本,琉球诸国,走驿券索《沈尚书诗集》。盛矣哉,古未尝有也!然公逡巡恬淡,不矜骄,不干进,不趋风旨。下直萧然,绳菲皂绨,如训蒙叟。或奏民间疾苦,流涕言之;或荐人才某某,展意无所依回;或借诗箴规,吁尧咈舜,务达其诚乃已。诸大臣皆色然骇,而上以此愈重公。公既老,所选诗或不能手定。庚辰进《本朝诗选》,体例舛午,上不悦,命廷臣改正付刊,而待公如初。此虽皇上优老臣,赦小过,使人感泣,而亦见公之朴忠,有以格天之深也。

公尝训其孙惟熙曰:“汝未冠,蒙皇上钦赐举人,亦知而翁十七次乡试不第乎?”公乡举时已六十有六,其时虽觭梦幻想,必不自意日后恩荣至此。而从来人主之权,能与人爵,未必能与人寿。倘皇上虽有况施,而公不能引其年以待之,则亦帝力于公何有矣!观公之九十七岁方薨,然后知苍苍者有意锺美于公,以昌万古诗人之局。而皇上与天合德,先天而天不违。公之年与恩俱,亦有莫之为而为者。呜呼,此岂人力哉?

公醇古淡泊,清臞蘁立,居恒恂恂如不能言,而微词隽永。无贤不肖,皆和颜接之。有讥其门墙不峻者,夷然不以为意。诗专主唐音,以温柔为教,如弦匏笙簧,皆正声也。所著古文、诗各三十卷,诗馀一卷。

先娶俞氏,后朱氏,均赠夫人。以庚寅二月二日葬元和之姜村里。铭曰:

古松得天,让万木先。虽槁暴于前,而偿以后泽之绵绵。则较夫早达者,转觉赢焉。皤皤沈公,杖朝而走。帝曰懋哉,朕知卿久。朕有文章,待卿可否。殿上君臣,诗中僚友。公拜稽首,老泪浪浪。从古传人,半仗君王。蒙陛下将臣,置日月旁。以星云色,为名姓光。生论定矣,死何勿彰!吁嗟乎,宫为君,商为臣,宫商应声,先生之诗之神。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