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太師禮部尚書沈文愨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子太師禮部尚書沈文愨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三十四年九月七日,禮部尚書、太子太傅沈文愨公薨於家。余三科同年也,故其子種松來乞銘。余按其狀,而不覺嗚咽流涕。曰:詩人遭際,至於如此,盛矣哉,古未嘗有也!在昔《卿雲》賡歌,則有八伯;喜起賡歌,則有皋陶;《卷阿》矢音,則有召公。其人皆公侯世卿,非藉詩進者。唐人或以單詞短句受知,而目色偶及,恩眷已終。即晚遇如伏生、桓榮,亦不過蒲輪一徵,几杖一設,而其他無聞焉。惟公以白髮一諸生,受聖人知三十年。位極公孤,家餐度支,遠封榮祖,近蔭貴孫。薨後皇情紆眷,賜諡賜祭,賜葬賜誄,贈太子太師,崇祀鄉賢。嗚呼,如公者,古何人哉,古何人哉!然而,皆天也,非人也。

公諱德潛,字確士,自號歸愚,吳郡長洲人。弱冠補博士弟子,丙辰薦博學鴻詞,廷試報罷。戊午舉於鄉,己未登進士,入翰林。壬戌春,與枚同試殿上。日未昧,兩黃門卷簾,上出,賜諸臣坐,問誰是沈德潛。公跪奏:「臣是也。」「文成乎?」曰:「未也。」上笑曰:「汝江南老名士,而亦遲遲耶?」其時在廷諸臣,俱知公之簡在帝心矣。越翼日,授編修。屢和上詩,稱旨,遷左中允、少詹事,典試湖北。歸,召入上書房,再遷禮部侍郎,校戊辰天下貢士。公自知年衰,薦齊召南自代,而己請老。上許之,命校御製詩畢,乃行。上賦詩以賜,曰:「朕與德潛可謂以詩始,以詩終矣。」

歸後,眷益隆。三至京師,祝皇太后、皇上萬壽,入九老會,圖形內府。而皇上亦四巡江南,望見公,天顏先喜。每一晝接,必加一官,賜一詩。嗟乎!海內儒臣耆士,窮年兀兀,得朝廷片語存問,覺隆天重地。而公受聖主賜詩至四十餘首。其他酬和往來者,中使肩項相望,不可數紀。嘗進詩集求序,上欣然許之,於小除夕坤寧宮手書以賜,比以李、杜、高、王。海外日本,琉球諸國,走驛券索《沈尚書詩集》。盛矣哉,古未嘗有也!然公逡巡恬淡,不矜驕,不干進,不趨風旨。下直蕭然,繩菲皂綈,如訓蒙叟。或奏民間疾苦,流涕言之;或薦人才某某,展意無所依回;或借詩箴規,籲堯咈舜,務達其誠乃已。諸大臣皆色然駭,而上以此愈重公。公既老,所選詩或不能手定。庚辰進《本朝詩選》,體例舛午,上不悅,命廷臣改正付刊,而待公如初。此雖皇上優老臣,赦小過,使人感泣,而亦見公之樸忠,有以格天之深也。

公嘗訓其孫惟熙曰:「汝未冠,蒙皇上欽賜舉人,亦知而翁十七次鄉試不第乎?」公鄉舉時已六十有六,其時雖觭夢幻想,必不自意日後恩榮至此。而從來人主之權,能與人爵,未必能與人壽。倘皇上雖有況施,而公不能引其年以待之,則亦帝力於公何有矣!觀公之九十七歲方薨,然後知蒼蒼者有意鍾美於公,以昌萬古詩人之局。而皇上與天合德,先天而天不違。公之年與恩俱,亦有莫之為而為者。嗚呼,此豈人力哉?

公醇古淡泊,清臞蘁立,居恒恂恂如不能言,而微詞雋永。無賢不肖,皆和顏接之。有譏其門牆不峻者,夷然不以為意。詩專主唐音,以溫柔為教,如弦匏笙簧,皆正聲也。所著古文、詩各三十卷,詩餘一卷。

先娶俞氏,後朱氏,均贈夫人。以庚寅二月二日葬元和之姜村里。銘曰:

古松得天,讓萬木先。雖槁暴於前,而償以後澤之綿綿。則較夫早達者,轉覺贏焉。皤皤沈公,杖朝而走。帝曰懋哉,朕知卿久。朕有文章,待卿可否。殿上君臣,詩中僚友。公拜稽首,老淚浪浪。從古傳人,半仗君王。蒙陛下將臣,置日月旁。以星雲色,為名姓光。生論定矣,死何勿彰!吁嗟乎,宮為君,商為臣,宮商應聲,先生之詩之神。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