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卷第27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卷 太平广记
卷第二百七十七 梦二

梦 闾英 宋琼 宋颖妻 卢元明 元渊 许超 北齐李广 萧铿 徐孝嗣 梁江淹 代宗 徐善 梦休征上 隋文帝 唐高祖 戴胄 娄师德 顾琮 天后 薛季昶 玄宗 魏仍 陈安平 李瞿昙 赵良器 奚陟 张𬸦 裴元质 潘玠 樊系 吕𬤇
下一卷 

[编辑]

闾英[编辑]

  后魏闾英为肥城令,梦日堕所居黄山水中,林人以车牛挽致不出,英抱戴而归。后至散骑常侍。(出《梦隽》)

宋琼[编辑]

  后魏宋琼母病,冬月思瓜。琼梦见人与瓜,觉。得之手中。时称孝感。(出《梦隽》)

宋颖妻[编辑]

  后魏宋颖妻邓氏,亡十五年。忽梦亡妻向颖拜曰:“今被处分为高崇妻,故来辞。”流涕而去。数日崇卒。(出《梦隽》)

卢元明[编辑]

  后魏卢元明,字幼章,为中书侍郎。孝武永熙末,乃居洛东缑山。时元明梦友(友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人王由携酒就之言别。赋诗为赠。及觉,忆其诗十字云:“自兹一去后,朝市不复游。”元明叹曰:“由性不狎俗,旅寄人间,乃有今梦。诗复如此,必有他故也。”经三日,果闻由为乱兵所害。寻其亡日,乃是发梦之夜焉。(出《梦记》)

元渊[编辑]

  后魏广阳王元渊,梦着衮衣倚槐树,问占者杨元稹。元稹言:“当得三公。”退谓人曰:“死后得三公耳,槐字木旁鬼。”果为朱荣所杀,赠司徒。(出《酉阳杂俎》)

许超[编辑]

  许超梦盗羊入狱,问杨元稹,元稹曰:“当得城阳令。”后封城阳侯。(出《酉阳杂俎》)

北齐李广[编辑]

  北齐侍御史李广,博览群书。修史。夜梦一人曰:“我心神也。君役我太苦,辞去。”俄而广疾卒。(出《独异志》)

萧铿[编辑]

  齐宜都王铿年七岁,出阁,陶弘景为侍读。八九年中,甚相接遇。后铿遇害。时弘景隐山中,梦铿来,惨然言别曰:“某今命过,无罪,后三年。当生某家。”弘景访之以幽中事,多秘不出。及觉,即使人至都参访,果与梦符。弘景因此著《梦记》。(出《梦记》)

徐孝嗣[编辑]

  徐孝嗣,字始昌。曾在率府,昼卧北壁下。梦两童子,遽云:“移公床。”孝嗣惊起,壁有声,行数步而壁倒,压床。(出《谈薮》)

梁江淹[编辑]

  宣城太守济阳江淹少时,尝梦人授以五色笔,故文采俊发。后梦一丈夫,自称郭景纯,谓淹曰:“前借卿笔,可以见还。”探怀得五色笔,与之。自尔淹文章踬矣。故时人有“才尽”之论。(出《南史》)

代宗[编辑]

  李辅国恣横无君,代宗渐恶之。因寝,梦登楼,见高力士领数百铁骑,以戟刺辅国,流血洒地,前后歌呼,自北而去。遣谒者问其故,力士曰:“明皇之命也。”帝觉。不辄言。及辅国为盗所杀,帝异之,方以其梦话于左右。(出《杜阳杂编》)

徐善[编辑]

  江南伪中书舍人徐善,幼孤,家于豫章。杨吴之克豫章,善之妹为一军校所虏。既定,军校得善,请以礼聘之。善自以为旧族,不当与戎士为婚,固不许,乃强纳币焉,悉掷弃之。临以白刃,亦不惧,然竟虏之而去。善即诣杨都,求见吴杨渥而诉之。时渥初嗣藩服,府廷甚严,僣拟王者。布衣游士,旬岁不得一见。而善始至白沙,渥夜梦人来言曰:“江西有秀才徐善,将来见公。今在白沙逆旅矣,其人良士也。且有情事,公可厚遇。”且即遣骑迎之。既至,礼遇甚厚,且问所欲言,善具白其妹事。即命赎归于徐氏。时歙州刺史陶雅闻而异之,因辟为从事。(出《稽神录》)

梦休征上[编辑]

隋文帝[编辑]

  隋文帝未贵时,常舟行江中。夜泊中,梦无左手。及觉,甚恶之,及登岸。诣一草庵。中有一老僧,道极高。具以梦告之。僧起贺曰:“无左手者,独拳也,当为天子。”后帝兴建此庵为吉祥寺。居武昌下三十里。(出《独异志》)

唐高祖[编辑]

  唐太宗为秦王时,年十八,与晋阳令刘文靖首谋之夜。高祖梦堕床下,见遍身为虫蛆所食,甚恶之。咨询于安乐寺智满禅师。师俗姓贾氏,西河人也,戒行高洁。师曰:“此可拜乎!夫床下者,陛下也。群明食者,所谓群生共仰一人活耳。”高祖嘉其言。又云:“贫僧颇习《易》,以卦之象,明夷之兆。按《易》曰,巽在床下,纷若无咎,而早吉晚凶。斯固体大,不可以小,小则败。大则济,可作大事。以济群生,无往不亨,乃必成乎。”高祖动容曰:“虽蒙善诱,未敢当。”禅师眄秦王曰:“郎君与大人并叶兆梦,是谓干父之盅,考用无咎。天理人事,昭然可知,不可固拒,天之与也。天与不取,必受其咎。无乃不可乎?”高祖拜而谢曰:“弟子何幸,再烦郑重叮咛之意,敢不敬从。”(出《广德神异录》)

戴胄[编辑]

  戴胄素与舒州别驾沈裕善。胄以唐贞观七年死。至八年八月,裕在州,梦其身行于京师义宁坊西南街。每见胄著故弊衣,颜容甚悴,见裕悲喜。问公生平修福,今者何为?答曰:“吾昔误奏杀人,吾死后,他人杀羊祭我。由此二事,辩答辛苦,不可具言。今亦势了矣。”因谓裕曰:“吾平生与君善友,竟不能进君官位,深恨于怀。君今自得五品,文书已过天曹,相助欣庆,故以相报。”言毕而寤,向人说之,冀梦有征。其年冬,裕入京参选。有铜罚,不得官。又向人说所梦无验。九年春,裕将归江南,行至徐州,奉诏书,授裕五品,为婺州治中。(出《冥报记》)

娄师德[编辑]

  娄师德布衣时,常因沉疾,梦一人衣紫,来榻前再拜曰:“君疾且间矣,幸与其偕去。”即引公出。忽觉力甚捷,自谓疾愈。行路数里,见有廨署,左右吏卒,朱门甚高,曰:“地府院。”惊曰:“何地府院而在人间乎?”紫衣者对曰:“冥道固与人接迹,世人又安得而知之?”公入其院,吏卒辟易四退。见一空室,曰“司命署”。问职何如?对曰:“主世人禄命之籍也。”公因窃视之,有书数千幅,在几上。傍有绿衣者,称为案掾。公命出己之籍,按取一轴以进,公阅之,书己名,载其禄位年月,周历清贯,出入台辅,寿凡八十有五。览之喜,谓案椽曰:“某一布衣耳,无饥冻足矣,又安敢有他望乎?”言未毕,忽有一声沿空而下,震彻檐宇。案椽惊曰:“天鼓且动,君宜疾归,不可留矣。”闻其声,遂惊悟,始为梦游耳。时天已曙,其所居东邻有佛寺,击晓锺。盖案椽所谓天鼓也。是日疾亦间焉。后入仕历官,咸如所载者。及为西京(明抄本京作凉)帅,一日,见黄衣使者至阁前曰:“冥途小吏,奉命请公。”公曰:“吾尝见司命之籍,纪吾之位,当至上台,寿凡八十有五,何为遽见命耶?”黄衣人曰:“公任某官时,尝误杀无辜人,位与寿为主吏所降,今则穷矣。”言讫,忽亡所见。自是卧疾,三日乃薨也。(出《宣室志》)

顾琮[编辑]

  顾琮为补阙,尝有罪系诏狱,当伏法。琮一夕忧愁,坐而假寐。忽梦见其母下体,琮愈惧,形于颜色。流辈问,琮以梦告之,自谓不祥之甚也。时有善解者贺曰:“子其免乎?”问何以知之?曰:“太夫人下体,是足下生路也。重见生路,何吉如之。吾是以贺也。”明日。门下侍郎薛稷奏刑失入,竟得免。琮后至宰相。(出《广异记》)

天后[编辑]

  唐则天后梦一鹦鹉,羽毛甚伟,两翅俱折。以问宰臣,群公默然。内史狄仁杰曰:“鹉者陛下姓也。两翅折者,陛下二子,庐陵相王也。陛下起此二子,两翅全也。”武承嗣、武三思连项皆赤。后契丹围幽州,檄朝廷曰:“还我庐陵相王来。”则天乃忆狄公之言曰:“卿曾为我占梦。今乃应矣。朕欲立太子,何者为得?”杰曰:“陛下内有贤子,外有贤侄,取舍详择,断在圣衷。”则天曰:“我自有圣子,承嗣、三思是何疥癣。”承嗣等惧,掩耳而去。即降敕追庐陵,立为太子,充元帅。初募兵,无有应者。闻太子行,北邙山头皆兵满,无容人处。贼自退散。(出《朝野佥载》)

薛季昶[编辑]

  唐薛季昶为荆州长史,梦猫儿伏卧于堂限上,头向外。以问占者张猷,猷曰:“猫儿者爪牙,伏门限者。阃外之事,君必知军马之要。”未旬日,除桂州都督岭南招讨使。(出《朝野佥载》)

玄宗[编辑]

  玄宗尝梦落殿,有孝子扶上。他日以问高力士,力士云:“孝子素衣,此是韦见素耳。”帝深然之。数日,自吏部侍郎拜相。(出《广异记》)

[编辑]

  玄宗梦入井,有一兵士,著绯裈,背负而出。明日。使于兵号中寻访,总无此人。又于苑中搜访,见一掌关,著绯裈,便引见。上问:“汝昨夜作何梦?”对曰:“从井中背负日出登天。”上睹其形状,与梦相似。乃问:“汝欲官乎?”答曰:“臣不解作官,臣家贫。”遂敕赐钱五百千。(出《定命录》)

魏仍[编辑]

  魏仍与李龟年同选。相与梦。魏梦见侍郎李彭年,使人唤,仍于铨门中侧耳听之。龟年梦有人报,侍郎注与君一畿丞。明日共解此梦,以为门中侧耳是闻字,应是闻喜。果唱闻喜尉,李龟年果唱蕲州蕲县丞。仍后贬齐安郡黄岗尉,准敕量移。乞梦,梦拾得一毛蝇子。与李龟年占议,云:“毛字千下有七,应去此一千七百里。”如其言。(出《定命录》)

陈安平[编辑]

  给事中陈安平子,年满赴选。与乡人李仙药卧,夜梦十一月养蚕。仙药占曰:“十一月养蚕,冬丝也。君必送东司。”数日,果送吏部。(出《朝野佥载》)

李瞿昙[编辑]

  饶阳李瞿昙,勋官番满选。夜梦一母猪极大。李仙药占曰:“母猪,狘主也。君必得屯主。”数日,果如其言。(出《朝野佥载》)

赵良器[编辑]

  赵良器尝梦有十馀棺,并头而列。良器从东历践其棺,至第十一棺破,陷其脚。后果历任十一政,至中书舍人卒。高适任广陵长史,尝谓人曰:“近梦于大厅上,见叠累棺木,从地至屋脊。又见旁有一棺,极为宽大,身入其中,四面不满。不知此梦如何?”其后累历诸任,改为詹事,亦宽漫之官矣。(出《定命录》)

奚陟[编辑]

  奚侍郎陟,少年未从官,梦与朝客二十馀人,就一厅中吃茶。时方甚热,陟东行首坐,茶起西,自南而去。二碗行,不可得至,奚公渴甚,不堪其忍。俄有一吏走入,肥大,抱簿书近千馀纸,以案致笔砚,请押。陟方热又渴,兼恶其肥,忿之,乘高推其案曰:“且将去。”浓墨满砚,正中文书之上,并吏人之面手足衣服,无不沾污。及惊觉。夜索纸笔细录,藏于巾笥。后十五年,为吏部侍郎。时人方渐以茶为上味,日事修洁。陟性素奢,先为茶品一副,馀公卿家未之有也。风炉越瓯,碗托角匕,甚佳妙。时已热,餐罢,因请同舍外郎就厅茶会。陟为主人,东面首侍。坐者二十馀人。两瓯缓行,盛又至少,揖客自西而始,杂以笑语,其茶益迟。陟先有痟疾,加之热乏,茶不可得,燥闷颇极。逡巡,有一吏肥黑,抱大文簿,兼笔砚,满面沥汗,遣押。陟恶忿不能堪,乃于阶上推曰:“且将去。”并案皆倒,正中令史面,及簿书尽污。坐客大笑。陟方悟昔年之梦。语于同省。明日,取所记事验之,更无毫分之差焉。(出《逸史》)

张𬸦[编辑]

  张𬸦曾梦一大鸟,紫色,五彩成文,飞下,至庭前不去。以告祖父,云:“此吉祥也。昔蔡衡云:凤之类有五,其色赤文章凤也,青者鸾也,黄者鹓雏也,白者鸿鹄也,紫者𬸚𬸦也。此鸟为凤凰之佐,汝当为帝辅也。”遂以为名字焉。𬸦初举进士,至怀州,梦庆云复其身。其年对策,考功员外骞味道,以为天下第一。又初为岐王属,夜梦着绯乘驴。睡中自怪,我衣绿裳,乘马,何为衣绯却乘驴。其年应举及第,授鸿胪丞,未经考而授五品。此其应也。(出《朝野佥载》)

裴元质[编辑]

  河东裴元质初举进士。明朝唱策,夜梦一狗从窦出,挽弓射之,其箭遂撆。以为不祥,问曹良史,曰:“吾往唱策之夜,亦为此梦。梦神为吾解之曰:狗者第字头也,弓第字身也,箭者第竖也,有撆为第也。”寻而唱第。果如梦焉。(出《朝野佥载》)

潘玠[编辑]

  潘玠自称,出身得官,必先有梦。与赵自勤同选,俱送名上堂,而官久不出。后玠云,已作梦,官欲出矣。梦玠与自勤同谢官,玠在前行,自勤在后。及谢处,玠在东,公在西,相视而笑。其后三日,果官出。玠为御史,自勤为拾遗。同日谢。初引,玠在前先行,自勤在后。入朝,则玠于东立,自勤于西立,两人遂相视而笑。如其梦焉。(出《定命录》)

樊系[编辑]

  员外郎樊系,未应举前一年,尝梦及弟。榜出,王正卿为榜头。一榜二十六人。明年方举,登科之后,果是王正卿为首。人数亦同。系又自校书郎调选,吏部侍郎达奚珣,深器之,一注金城县尉。系不受。达奚公云:“校书得金城县尉不作,便作何官?”系曰:“不敢嫌畿尉,但此官不是系官。”经月馀,本钵更无缺与换,抑令入甲,系又不伏。其时崔异于东铨注泾阳尉,缘是优缺,不授。异,尚书崔翘之子。遂别求换一缺,适遇系此官不定。当日榜引,达奚谓云:“不作金城那,与公改注了。公自云合得何官耶?”亲云:“梦官合带阳字。”达奚叹曰:“是命也。”因令唱示,(“示”原作“云”,据明抄本改)乃泾阳县令。(出《定命录》)

吕𬤇[编辑]

  吕𬤇尝昼梦地府所追,随见判官。判官云:“此人勋业甚高,当不为用。”𬤇便仰白:“母老子幼,家无所主。”控告甚切,判官令将过王。寻闻(“闻”原作“问”,据明抄本改。)左右白王:“此人已得一替。”问替为谁?云是蒯适。王曰:“蒯适名士,职当其任。”遂放𬤇。𬤇时与妻兄顾况同宿。即觉,为况说之。后数十日,而适摄吴县丞,甚无恙。而况数玩𬤇。以为欢笑。适月馀罢职,修第于吴之积善里。忽有走卒冲入,谒云:“丁侍御传语,令参三郎。”适云:“初不闻有丁侍御,为谁?”卒曰:“是仙芝。”适曰:“仙芝卒于馀杭,何名侍御?”卒曰:“地下侍御耳。”适恶之曰:“地下侍御,何意传语生人。”卒曰:“兼令相追,不独传语。名籍已定,难可改移。”适求其白丁侍御:“己未合死,乞为求代。”卒去复来,云:“侍御不许,催令促装。”因中疾,数日而死。(出《广异记》)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广记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