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八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八十一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八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八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八十二

  人事部二十三

   丑丈夫     丑妇人

    丑丈夫

释名曰丑臭也如臭秽

说文曰音蚩酉反可恶也

又曰丈十尺也从手而持十也

又曰夫从一大象人形也一象簪形冠而既簪人二十而

SKchar成人也故成人曰丈夫

尚书曰洪范六极五曰恶孔安国曰丑陋也

毛诗曰不见子都乃见狂且注曰狂且犯丑之人

左传曰贾大夫貌恶娶妻而羙三年不言不𥬇御以如皋

射雉获之其妻始𥬇

又曰叔向适郑𩰺薎恶恶丑貌也欲观叔向从使之收器者而

往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将饮酒闻之曰必𩰺明也下

执其手以上曰昔贾大夫恶娶妻三年不言不𥬇如皋射

雉获之其妻始𥬇而言贾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巳我之不

能射汝遂不言不𥬇夫今子少不飏言丑貌不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艹石)无言吾

几失子

又曰宋华元为植巡功植将主也城者曰睅其目皤其腹睅岀目皤大腹

广雅曰仳倠媒婄儓𧟵䫪䫂𠯠睢颏鹘䫏丑也仳鼻之切倠火遗切始音

倍儓音台𧟵蒲比反䫪差丈切䫂丁可切为许为切睢音佳颏古来切鹘音骨䫏音欺

家语曰髙柴字子羔长不满六尺状貌甚恶为人笃孝知

名孔氏之门仕为郕宰○又曰耗土之人丑

史记曰𥘿相蔡泽魋颜蹙頞頞鼻堇也

又曰澹台灭明字子羽状貌甚恶欲事孔子孔子以为材

薄既而受业退而脩行行不由径非公事不见卿大夫南

游至江弟子三百人从之设取子去就名施乎诸侯孔子

闻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子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叹书曰田鼢孝景帝皇后同母弟也辩有口学盘盂诸书

为人貌𥨊而贵

又曰诏求能为韩诗者蔡义召见恱之擢为光禄大夫

代杨敞为相时年八十馀短小无𩯭眉貌似老妪行歩偻

伛常吏挟乃行

又曰张良貌(⿱艹石)妇人

范晔后汉书曰周举字宣光汝南人也姿貌短陋而慱学

东观汉记曰永平中徴承宫为博士迁左中郎数纳忠諌

论议切直名播匈奴时单于遣使求欲得见宫诏敕宫自

整饰宫对曰夷狄炫名非识实也臣状丑不可以示逺宜

选长大威容者帝乃以大鸿胪魏应代之

魏志曰管辂容貌丑无威仪言语不择非𩔖

又曰王粲字仲宣山阳髙平人也年十七往荆州依刘表表

以粲貌𥨊而体通脱不甚重也

晋书曰孙秀尚河东公主形陋短小奴仆之下者也

又曰左思貌丑而口讷

又曰张孟阳毎出人恶之辄掷瓦砾盈车

王隐晋书曰刘伶字伯伦长六尺貌甚丑悴常携一壷酒

使人荷锸自随以为死便埋也

孙严宋书曰桓护之字彦宗少倜傥不拘小节形状短陋

而气干强果

又曰少帝㓜而狷急轻脱崄迅细形黄貌色长颈鸟喙嘶

齐书曰张融形貌短丑精神清彻王敬则见融革带寛谓

曰革带太急融曰既非歩吏急带何为

又曰萧坦之肥黒无𩯭诏声嘶时人号为萧痖刚佷专

执群小畏而憎之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赵录曰郭汜字子游上郡人也父士

为县卒随巫而遇一女子于路巫曰此女生贵子君亦有

贵子可相纳之当兴君门士纳之生汜长不满七尺丑极

当时朴讷无慧后为县卒感愤游学师事安平赵孔曜曜

见而伟之曰此生有公骨其当贵逹

又曰前𥘿录曰符雄字元才赵建武中拜龙骧将军貌丑

头大而足短故军称为大头龙骧

又曰徐成纯直亮素为王猛所知长不满六尺丑极当时

车频秦书曰符坚六歳戏于路司隶徐统见而异焉而问

曰符郎此官街小儿戏不畏缚耶答曰吏䌸犯事者不缚

小儿戏统语左右曰此儿有王霸相左右曰此儿状貌甚

丑而君以为相贵异何也曰非尓等所知也

南史曰刘韫人材凡鄙为明帝所宠在湘州雍州使善𦘕

者图其形出行卤簿羽仪常自披玩尝以图示征西将军

蔡兴宗戏之阳(⿱艹石)不解𦘕者指韫形问之曰此何人韫曰

是我其庸底𩔖如此耶

北史曰后魏广陵侯衍弟钦中书监尚书右仆射仪同三

司钦色尤黒故时人号为黒面仆射

唐书曰李辅国本名静忠短小貌陋颇知书计髙力士见之

收在左右与诸奴为伍年四十馀矣为小䆠掌厩中文帐

后迁至封成国公也

又曰⿱⺾⿰𩵋禾丗长容貌丑陋颇有学识性滑稽言杂谐调隋

大业中为都水使者炀帝尝谓之曰卿面何𩔖駏驴丗长

再拜叫呼以手据地蹙项败面为駏驴之状群臣掩口

而𥬇炀帝大恱赐帛百疋

又曰贞观十年文德皇帝崩百官缞绖率更令欧阳询

状貌丑异众或指之许敬宗见而大𥬇为御史所劾左授

洪州都督

周史曰慕容彦超吐浑部人也父亮以彦超贵累赠至三

师彦超即汉髙祖之同产弟也尝冒姓阎氏体黒面胡故

谓之阎昆仑

庄子曰厉人夜半生子其父取火视之恐其似巳也

丑人

又曰鲁哀公问仲尼卫有恶人焉曰哀骀佗大夫之与处

者思不能去也妇人之请于父母曰与为人妻寜为失子

妾者十数而未止也是必有以异乎人也寡人召而观之

果以恶骇天下

又曰支离䟽者頥隐于脐肩髙于顶㑹撮指天五管在上

两髀为胁也

孙卿子曰卫灵公有臣曰公孙吕身长七尺面长三尺而

广三寸名动天下

孔藂子曰子髙见齐王齐王问谁可为临淄宰称管穆焉

王曰管穆容貌陋民不敬他答曰夫见敬在德且臣所称

其能也君不闻晏子乎长不满六尺面状丑恶齐王上下

莫不崇焉以穆体形方之犹贤之逺矣王乃以管穆为临

淄宰也

尸子曰禹长颈鸟喙面目颜色亦恶矣天下犹独贤之

吕氏春秋曰陈有恶人曰敦洽犨麋椎颡色如⿰氵𭝠

又曰列精子髙德行于齐涽王所敬着布衣白缟SKchar㑹朝

歩堂下谓侍者曰我好丑何如侍者曰公艳出而窥井叹

曰恶丈夫也人之阿齐王实不良而言良亦其我之侍者

周斐汝南先贤传曰周燮字彦祖敛頥折頞貌甚丑母欲

不举其父曰吾闻诸圣贤人状皆有异于人兴我宗者必

此儿遂育之

梁兾别传曰子嗣为河南尹嗣一名胡狗时年十六容貌

甚陋不胜冠带道路见者莫不嗤㗛焉

司马徽别传曰刘综欲𠉀徽先使左右问其存亡徽锄园

左右问马君所在徽曰我是徽头面丑陋问者骂之曰即欲

求司马公何等田奴而称徽更刷头饰服而出左右叩头

而谢之

续捜神记曰桓大司马从南州来拜简文皇帝陵问左右

商㳙形貌有人答㳙为肥短黒色形甚丑公云吾见之亦

如此意恶之还州遂病无几而薨

谢绰宋拾遗记曰何尚之颜延年少年好为嘲调二人并

短小常谓颜公为猴颜亦以何为猴常共游戏西池颜问

路人云二人谁似猴路人指何曰彼似猴耳君乃真猕也

束晰发蒙记曰丑男𩱛薎丑女锺离春

丗说曰王广娶诸葛诞女入室言语始交王语妇曰神色

卑下殊不似公休妇曰犬丈夫令妇人比踪英杰

崔骃慱徒论曰博徒见农夫戴笠持耨以芸蓼荼面目骊

黒手足胼胘肤如桑朴足如熊蹄蒲伏垄敏汗出调泥乃

谓曰子触热耕芸背上生盐胫如烧椽皮如领革锥不能

穿行歩狼跋脚戾胫酸谓子草木支体屈伸谓子禽兽形

容似人何受命之薄禀性不纯

桓谭新论曰余尝与郎泠喜出见一老翁粪上拾食头面

垢丑不可忍视喜曰安知此非神仙余曰道必形体如此

无以道焉

风俗通曰齐有一女二家求之其家语其女曰汝欲东家

则左𥘵欲西家则右𥘵其女两𥘵父母问其故对曰愿东

家食而西家息以东家富而丑西家贫而羙也

新序曰齐有田巴先生者行脩于外王闻其贤聘之将问

政焉田巴先生改制新衣拂餙冠带顾谓其妾妾曰佼将

出门问其从者从者曰使过于淄水自照视丑恶甚焉遂见

齐王齐王问政对曰今者大王召臣臣问妾妾爱臣䛕臣

曰佼问从者从者畏臣䛕臣曰佼臣至临淄水而观然后

知丑恶也今王察之齐国治矣

㑹稽录曰任弈字安和句章人也为人貌𥨊无威仪

刘谥之庞郎赋曰其头也则中觡而上下锐额平而承枕

四起

繁钦三胡赋曰莎车之胡黄目深精贠耳狭頥康居之胡

焦头折頞髙辅䧟无眼无黒眸颊无馀SKchar罽賔之胡面象

炙猬顶如持囊隈目赤眦洞頞卬鼻

朱彦时黒儿赋曰丗有非常人实惟彼玄士禀兹至缁色

内外皆相似卧如骊牛𩨍立如乌牛时忿如鸜鹆闘乐似

鸬鹚喜

    丑妇人

周易曰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韩诗外传曰齐王厚送女欲妻屠门肚肚辞以疾其友劝

之曰子孙死腥臭之肆而巳乎何以辞之肚应曰其女丑

其友曰何谓也肚曰吾SKchar善如量而去苦少耳吾SKchar不善

虽以他附益之尚犹不仇今厚送子子丑故耳其友下问

女果丑目如擗杏齿如编蟹

东观汉记曰梁鸿同郡孟氏其女名光状貌丑而黒力能

举石臼择而不嫁至年三十鸿闻而聘之

王隐晋书曰武帝为太子纳妃谋乆不决上欲娶卫瓘女

杨后欲娶贾充女上曰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

卫家种贤而多子端正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

黒也

唐书曰张万福典泗州时遇德宗幸奉天李希烈反陈少

游悉令管内刺史送妻子杨州以为质万福独不肯送谓

使者曰为某白相公万福妻老且丑不足烦相公意独不

又曰中宗好与朝臣狎戏韦庶人微时有一乳母实蛮婢

也既老且丑齿发秃落制于后宫刻列花烛嫁为御史大夫

窦怀贞妻俗谓乳母之𦕓曰阿遮怀贞毎进表状列其官

位必曰国遮欣然有自负之色

庄子曰阳子之宋𪧐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羙

其一人恶恶者贵而羙者贱阳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

羙者自羙吾不知其美也阳子曰弟子记之行贤而去自

贤之行何往而不受哉

郭子曰许𠃔妇是阮德如妹甚丑交礼竟许永无复入理

桓范劝之曰阮嫁丑女与卿故当有意冝察之许便入见

妇即出提裙𥚑停之许谓妇曰妇有四德卿有几答新妇

所乏唯容士有百行君有其几许曰皆备妇曰君好色不

好德何谓皆备许有惭色遂雅相重

刘向列女传曰齐孤逐女者其状甚丑三逐于郷五逐于

里过时无所容乃造襄王之门而求见王辍食而起谨敬

左右曰三逐于郷者不忠五逐于里者少礼何足为遽王

曰子不识也夫牛鸣而马不应者异𩔖故此 人必有异

者遂见与之语而嘉之

又曰齐𪧐瘤者东都采桑之女闵王之后也闵王宣王子也项有

大瘤故号曰𪧐瘤𥘉闵王游至东 百姓尽观𪧐瘤女采

桑如故王召问曰寡人出游车𮪍甚众百姓无长少弃事

来观汝不视何也对曰妾受父母教采桑不受教观大王

王曰此女也惜其𪧐瘤女曰中心何谓𪧐瘤何伤王大恱曰

此贤女也命后车载之女曰女不受父母之教而随大王

是奔女也王大惭曰寡人失之贞女一礼不备虽死不从

及归遣使奉礼加金百镒娉迎之父母惊惶欲洗沐为衣

裳女曰变容更服恐见不识于是如故随使者闵王归见

诸夫人告曰今日出游得一圣女及至诸夫人见者皆大𥬇

王曰未饬耳饬与不饬相去十百女曰饬与不饬相去千

万不足言何独十百也王曰何以对曰昔者尧舜桀纣俱

为天子尧舜安于节俭茅茨不剪采椽不斵后宫衣不曳

地食不重味至今数千岁天下归善桀纣不自饬仁义为

髙台榭深池泽后宫蹈绮縠弄珠玉身死国亡为天下㗛

至今千馀岁天下归恶由是观之饬与不饬相去千万

闵王大感立以为后期月之间化行邻国诸侯朝之侵

三晋惧𥘿楚立帝号及女死燕遂屠齐

又曰齐锺离春者齐无盐邑之女锺离姓春名也其为人极丑无

𩀱臼头深目长壮大节卭鼻结喉顶上少发折腰出𮌎皮

(⿱艹石)⿰氵𭝠行年三十无所容入行嫁不售流弃莫执于是乃

拂拭短褐自诣宣王愿乞一见谒者曰晏齐之不售女也

闻大王之圣愿备后宫之扫除顿首司马门外谒者以闻

宣王方置酒于渐台左右闻之莫不掩口而𥬇王曰此天

下强颜女子也乃召见之谓曰昔先王为寡人娶妃疋皆

以备有列位者今夫人不容郷里布衣而欲干万乘之主

有何异乎锺离春曰窃慕大王之羙义耳王曰然何善曰

尝隐善王曰试一行之言未卒忽不见王大惊立发隐书

而读之乆不能解明日复召之但扬目衘齿举手拊SKchar

殆哉如此者四矣王曰愿闻命对曰今大王之国西有撗

𥘿之患南有强楚之讟外有二国之难内聚姧臣众人不

附春秋四十年壮男不立故不务众子而务众妇尊所好

而忽所恃一旦山陵崩坠社稷不定此一殆也渐台五层

黄金白玉琅玕翡翠万人疲极比二殆也贤者伏匿于山

林謟䛕强行于左右耶伪立于夲朝不得通入此三殆也

酒浆流湎以夜继昼女乐俳优纵横大㗛外不脩诸侯之

礼内不康国家之理此四殆也王暗然无声喟然而叹曰

痛乎无盐君之言于是立坏渐台罢女乐退謟䛕去雕𤥨

选兵马宝府库辟四门招进直言卜择𠮷日立大子拜无

盐君以为王后齐国大安皆丑女之力也

习凿齿襄阳记曰黄承产沔南名士也谓诸葛孔明曰君

择妇否有丑女黄头黒色而才堪相配孔明许焉即载送

之时人为㗛乐郷里为之嗟曰莫作孔明择妇正得河外

丑女

束晢发蒙记曰丑男𩱛篾丑女锺离春通俗文曰不媚曰

可恶曰嬒乌㑹大丑曰㚠呼交丑称曰娭乌在

何承天纂曰嫫母丑人也

楚辞曰西施媞媞而不得见𠔃嫫母勃屑曰侍而

又曰圭璋杂于甑室陇廉与孟陬同宫举丗以为常俗固

将愁苦而终穷

刘思真丑妇赋曰才质陋且俭姿容剧嫫母鹿头猕猴面

椎额复出口折頞靥楼鼻两眼䫜一交如臼肤如老桑皮

耳如侧两手

宋玉登徒子好色赋曰登徒子妻蓬头挛耳挛牛善反牛美

唇历齿旁行伛偻又疥且痔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