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八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三百八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八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八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八十二

  人事部二十三

   醜丈夫     醜婦人

    醜丈夫

釋名曰醜臭也如臭穢

說文曰音蚩酉反可惡也

又曰丈十尺也從手而持十也

又曰夫從一大象人形也一象簮形冠而旣簮人二十而

SKchar成人也故成人曰丈夫

尚書曰洪範六極五曰惡孔安國曰醜陋也

毛詩曰不見子都乃見狂且注曰狂且犯醜之人

左傳曰賈大夫貌惡娶妻而羙三年不言不𥬇御以如臯

射雉獲之其妻始𥬇

又曰叔向適鄭𩰺薎惡惡醜皃也欲觀叔向從使之収器者而

往立於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將飲酒聞之曰必𩰺明也下

執其手以上曰昔賈大夫惡娶妻三年不言不𥬇如臯射

雉獲之其妻始𥬇而言賈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巳我之不

能射汝遂不言不𥬇夫今子少不颺言醜貌不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艹石)無言吾

幾失子

又曰宋華元爲植廵功植將主也城者曰睅其目皤其腹睅岀目皤大腹

廣雅曰仳倠媒婄儓𧟵䫪䫂噅睢頦鶻䫏醜也仳鼻之切倠火遺切始音

倍儓音臺𧟵蒲比反䫪差丈切䫂丁可切爲許爲切睢音佳頦古來切鶻音骨䫏音欺

家語曰髙柴字子羔長不滿六尺狀皃甚惡爲人篤孝知

名孔氏之門仕爲郕宰○又曰耗土之人醜

史記曰𥘿相蔡澤魋顔蹙頞頞鼻堇也

又曰澹臺滅明字子羽狀皃甚惡欲事孔子孔子以爲材

薄旣而受業退而脩行行不由徑非公事不見卿大夫南

遊至江弟子三百人從之設取子去就名施乎諸侯孔子

聞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子以皃取人失之子羽

嘆書曰田蚡孝景帝皇后同母弟也辯有口學盤盂諸書

爲人貌𥨊而貴

又曰詔求能爲韓詩者蔡義召見恱之擢爲光祿大夫

代楊敞爲相時年八十餘短小無𩯭眉貌似老嫗行歩僂

傴常吏挾乃行

又曰張良貌(⿱艹石)婦人

范曄後漢書曰周舉字宣光汝南人也姿貌短陋而慱學

東觀漢記曰永平中徴承宮爲愽士遷左中郎數納忠諌

論議切直名播匈奴時單于遣使求欲得見宮詔勑宮自

整飾宮對曰夷狄炫名非識實也臣狀醜不可以示逺宜

選長大威容者帝乃以大鴻臚魏應代之

魏志曰管輅容貌醜無威儀言語不擇非𩔖

又曰王粲字仲宣山陽髙平人也年十七徃荊州依劉表表

以粲貌𥨊而體通脫不甚重也

晉書曰孫秀尚河東公主形陋短小奴僕之下者也

又曰左思貌醜而口訥

又曰張孟陽毎出人惡之輒擲瓦礫盈車

王隱晉書曰劉伶字伯倫長六尺貌甚醜悴常攜一壷酒

使人荷鍤自隨以爲死便埋也

孫嚴宋書曰桓護之字彥宗少倜儻不拘小節形狀短陋

而氣幹強果

又曰少帝㓜而狷急輕脫嶮迅細形黃貌色長頸鳥喙嘶

齊書曰張融形貌短醜精神清徹王敬則見融革帶寛謂

曰革帶太急融曰旣非歩吏急帶何爲

又曰蕭坦之肥黒無𩯭詔聲嘶時人號爲蕭瘂剛佷專

執群小畏而憎之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趙録曰郭汜字子游上郡人也父士

爲縣卒隨巫而遇一女子於路巫曰此女生貴子君亦有

貴子可相納之當興君門士納之生汜長不滿七尺醜極

當時朴訥無慧後爲縣卒感憤遊學師事安平趙孔曜曜

見而偉之曰此生有公骨其當貴逹

又曰前𥘿録曰符雄字元才趙建武中拜龍驤將軍貌醜

頭大而足短故軍稱爲大頭龍驤

又曰徐成純直亮素爲王猛所知長不滿六尺醜極當時

車頻秦書曰符堅六歳戱於路司𨽻徐統見而異焉而問

曰符郎此官街小兒戱不畏縛耶荅曰吏縳犯事者不縛

小兒戱統語左右曰此兒有王覇相左右曰此兒狀皃甚

醜而君以爲相貴異何也曰非尓等所知也

南史曰劉韞人材凡鄙爲明帝所寵在湘州雍州使善𦘕

者圖其形出行鹵簿羽儀常自披翫嘗以圖示征西將軍

蔡興宗戱之陽(⿱艹石)不解𦘕者指韞形問之曰此何人韞曰

是我其庸底𩔖如此耶

北史曰後魏廣陵侯衍弟欽中書監尚書右僕射儀同三

司欽色尤黒故時人號爲黒面僕射

唐書曰李輔國本名靜忠短小貌陋頗知書計髙力士見之

収在左右與諸奴爲伍年四十餘矣爲小䆠掌廐中文帳

後遷至封成國公也

又曰⿱⺾⿰𩵋禾丗長容貌醜陋頗有學識性滑稽言雜諧調隋

大業中爲都水使者煬帝嘗謂之曰卿面何𩔖駏驢丗長

再拜叫呼以手據地蹙項敗面爲駏驢之狀羣臣掩口

而𥬇煬帝大恱賜帛百疋

又曰貞觀十年文德皇帝崩百官縗絰率更令歐陽詢

狀貌醜異衆或指之許敬宗見而大𥬇爲御史所劾左授

洪州都督

周史曰慕容彥超吐渾部人也父亮以彥超貴累贈至三

師彥超即漢髙祖之同産弟也嘗冒姓閻氏體黒面胡故

謂之閻崑崙

莊子曰厲人夜半生子其父取火視之恐其似巳也

醜人

又曰魯哀公問仲尼衛有惡人焉曰哀駘佗大夫之與處

者思不能去也婦人之請於父母曰與爲人妻寜爲失子

妾者十數而未止也是必有以異乎人也寡人召而觀之

果以惡駭天下

又曰支離䟽者頥隱於臍肩髙於頂㑹撮指天五管在上

兩髀爲脅也

孫卿子曰衛靈公有臣曰公孫呂身長七尺面長三尺而

廣三寸名動天下

孔藂子曰子髙見齊王齊王問誰可爲臨淄宰稱管穆焉

王曰管穆容貌陋民不敬他荅曰夫見敬在德且臣所稱

其能也君不聞晏子乎長不滿六尺面狀醜惡齊王上下

莫不崇焉以穆體形方之猶賢之逺矣王乃以管穆爲臨

淄宰也

尸子曰禹長頸鳥喙面目顔色亦惡矣天下猶獨賢之

呂氏春秋曰陳有惡人曰敦洽犨麋椎顙色如⿰氵𭝠

又曰列精子髙德行於齊涽王所敬着布衣白縞SKchar㑹朝

歩堂下謂侍者曰我好醜何如侍者曰公艷出而窺井歎

曰惡丈夫也人之阿齊王實不良而言良亦其我之侍者

周斐汝南先賢傳曰周爕字彥祖歛頥折頞皃甚醜母欲

不舉其父曰吾聞諸聖賢人狀皆有異於人興我宗者必

此兒遂育之

梁兾別傳曰子嗣爲河南尹嗣一名胡狗時年十六容皃

甚陋不勝冠帶道路見者莫不嗤㗛焉

司馬徽別傳曰劉綜欲𠉀徽先使左右問其存亡徽鋤園

左右問馬君所在徽曰我是徽頭靣醜陋問者罵之曰即欲

求司馬公何等田奴而稱徽更刷頭飾服而出左右叩頭

而謝之

續捜神記曰桓大司馬從南州來拜簡文皇帝陵問左右

商㳙形皃有人荅㳙爲肥短黒色形甚醜公雲吾見之亦

如此意惡之還州遂病無幾而薨

謝綽宋拾遺記曰何尚之顔延年少年好爲嘲調二人並

短小常謂顔公爲猴顔亦以何爲猴常共遊戱西池顔問

路人云二人誰似猴路人指何曰彼似猴耳君乃真獼也

束晳發蒙記曰醜男𩱛薎醜女鍾離春

丗說曰王廣娶諸葛誕女入室言語始交王語婦曰神色

卑下殊不似公休婦曰犬丈夫令婦人比蹤英傑

崔駰慱徒論曰愽徒見農夫戴笠持耨以芸蓼荼靣目驪

黒手足胼胘膚如桑朴足如熊蹄蒲伏壟敏汗出調泥乃

謂曰子觸熱耕芸背上生鹽脛如燒椽皮如領革錐不能

穿行歩狼跋腳戾脛酸謂子草木支體屈伸謂子禽獸形

容似人何受命之薄稟性不純

桓譚新論曰余嘗與郎泠喜出見一老翁糞上拾食頭靣

垢醜不可忍視喜曰安知此非神仙余曰道必形體如此

無以道焉

風俗通曰齊有一女二家求之其家語其女曰汝欲東家

則左𥘵欲西家則右𥘵其女兩𥘵父母問其故對曰願東

家食而西家息以東家富而醜西家貧而羙也

新序曰齊有田巴先生者行脩於外王聞其賢聘之將問

政焉田巴先生改製新衣拂餙冠帶顧謂其妾妾曰佼將

出門問其從者從者曰使過於淄水自照視醜惡甚焉遂見

齊王齊王問政對曰今者大王召臣臣問妾妾愛臣䛕臣

曰佼問從者從者畏臣䛕臣曰佼臣至臨淄水而觀然後

知醜惡也今王察之齊國治矣

㑹稽録曰任弈字安和句章人也爲人皃𥨊無威儀

劉謚之龐郎賦曰其頭也則中觡而上下銳額平而承枕

四起

繁欽三胡賦曰莎車之胡黃目深精貟耳狹頥康居之胡

焦頭折頞髙輔䧟無眼無黒眸頰無餘SKchar罽賔之胡靣象

炙蝟頂如持囊隈目赤眥洞頞卬鼻

朱彥時黒兒賦曰丗有非常人實惟彼玄士稟茲至緇色

內外皆相似臥如驪牛𩥇立如烏牛時忿如鸜鵒闘樂似

鸕鷀喜

    醜婦人

周易曰老婦士夫亦可醜也

韓詩外傳曰齊王厚送女欲妻屠門肚肚辭以疾其友勸

之曰子孫死腥臭之肆而巳乎何以辭之肚應曰其女醜

其友曰何謂也肚曰吾SKchar善如量而去苦少耳吾SKchar不善

雖以他附益之尚猶不讎今厚送子子醜故耳其友下問

女果醜目如擗杏齒如編蟹

東觀漢記曰梁鴻同郡孟氏其女名光狀貌醜而黒力能

舉石臼擇而不嫁至年三十鴻聞而聘之

王隱晉書曰武帝爲太子納妃謀乆不決上欲娶衛瓘女

楊後欲娶賈充女上曰衛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

衛家種賢而多子端正而長白賈家種妬而少子醜而短

黒也

唐書曰張萬福典泗州時遇德宗幸奉天李希烈反陳少

遊悉令管內刺史送妻子楊州以爲質萬福獨不肯送謂

使者曰爲某白相公萬福妻老且醜不足煩相公意獨不

又曰中宗好與朝臣狎戲韋庶人微時有一乳母實蠻婢

也旣老且醜齒髮禿落制於後宮刻列花燭嫁爲御史大夫

竇懷貞妻俗謂乳母之𦕓曰阿遮懷貞毎進表狀列其官

位必曰國遮欣然有自負之色

莊子曰陽子之宋𪧐於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羙

其一人惡惡者貴而羙者賤陽子問其故逆旅小子對曰

羙者自羙吾不知其美也陽子曰弟子記之行賢而去自

賢之行何徃而不受哉

郭子曰許𠃔婦是阮德如妹甚醜交禮竟許永無復入理

桓範勸之曰阮嫁醜女與卿故當有意冝察之許便入見

婦即出提裙𥚑停之許謂婦曰婦有四德卿有幾荅新婦

所乏唯容士有百行君有其幾許曰皆備婦曰君好色不

好德何謂皆備許有慙色遂雅相重

劉向列女傳曰齊孤逐女者其狀甚醜三逐於郷五逐於

里過時無所容乃造襄王之門而求見王輟食而起謹敬

左右曰三逐於郷者不忠五逐於里者少禮何足爲遽王

曰子不識也夫牛鳴而馬不應者異𩔖故此 人必有異

者遂見與之語而嘉之

又曰齊𪧐瘤者東都採桑之女閔王之後也閔王宣王子也項有

大瘤故號曰𪧐瘤𥘉閔王遊至東 百姓盡觀𪧐瘤女採

桑如故王召問曰寡人出遊車𮪍甚衆百姓無長少棄事

來觀汝不視何也對曰妾受父母教採桑不受教觀大王

王曰此女也惜其𪧐瘤女曰中心何謂𪧐瘤何傷王大恱曰

此賢女也命後車載之女曰女不受父母之教而隨大王

是奔女也王大慙曰寡人失之貞女一禮不備雖死不從

及歸遣使奉禮加金百鎰娉迎之父母驚惶欲洗沐爲衣

裳女曰變容更服恐見不識於是如故隨使者閔王歸見

諸夫人告曰今日出遊得一聖女及至諸夫人見者皆大𥬇

王曰未飭耳飭與不飭相去十百女曰飭與不飭相去千

萬不足言何獨十百也王曰何以對曰昔者堯舜桀紂俱

爲天子堯舜安於節儉茅茨不剪採椽不斵後宮衣不曳

地食不重味至今數千𡻕天下歸善桀紂不自飭仁義爲

髙臺榭深池澤後宮蹈綺縠弄珠玉身死國亡爲天下㗛

至今千餘𡻕天下歸惡由是觀之飭與不飭相去千萬

閔王大感立以爲後朞月之間化行隣國諸侯朝之侵

三晉懼𥘿楚立帝號及女死燕遂屠齊

又曰齊鍾離春者齊無鹽邑之女鍾離姓春名也其爲人極醜無

𩀱臼頭深目長壯大節卭鼻結喉頂上少髮折腰出𮌎皮

(⿱艹石)⿰氵𭝠行年三十無所容入行嫁不售流棄莫執於是乃

拂拭短褐自詣宣王願乞一見謁者曰晏齊之不售女也

聞大王之聖願備後宮之掃除頓首司馬門外謁者以聞

宣王方置酒於漸臺左右聞之莫不掩口而𥬇王曰此天

下強顔女子也乃召見之謂曰昔先王爲寡人娶妃疋皆

以備有列位者今夫人不容郷里布衣而欲干萬乘之主

有何異乎鍾離春曰竊慕大王之羙義耳王曰然何善曰

嘗隱善王曰試一行之言未卒忽不見王大驚立發隱書

而讀之乆不能解明日復召之但揚目衘齒舉手拊SKchar

殆哉如此者四矣王曰願聞命對曰今大王之國西有撗

𥘿之患南有強楚之讟外有二國之難內聚姧臣衆人不

附春秋四十年壯男不立故不務衆子而務衆婦尊所好

而忽所恃一旦山陵崩墜社稷不定此一殆也漸臺五層

黃金白玉琅玕翡翠萬人疲極比二殆也賢者伏匿於山

林謟䛕強行於左右耶僞立於夲朝不得通入此三殆也

酒漿流湎以夜繼晝女樂俳優縱橫大㗛外不脩諸侯之

禮內不康國家之理此四殆也王闇然無聲喟然而歎曰

痛乎無鹽君之言於是立壞漸臺罷女樂退謟䛕去彫𤥨

選兵馬寳府庫闢四門招進直言卜擇𠮷日立大子拜無

鹽君以爲王后齊國大安皆醜女之力也

習鑿齒襄陽記曰黃承産沔南名士也謂諸葛孔明曰君

擇婦否有醜女黃頭黒色而才堪相配孔明許焉即載送

之時人爲㗛樂郷里爲之嗟曰莫作孔明擇婦正得河外

醜女

束晢發蒙記曰醜男𩱛篾醜女鍾離春通俗文曰不媚曰

可惡曰嬒烏㑹大醜曰㚠呼交醜稱曰娭烏在

何承天纂曰嫫母醜人也

楚辭曰西施媞媞而不得見𠔃嫫母勃屑曰侍而

又曰珪璋雜於甑室隴廉與孟陬同宮舉丗以爲常俗固

將愁苦而終窮

劉思真醜婦賦曰才質陋且儉姿容劇嫫母鹿頭獼猴靣

椎額復出口折頞靨樓鼻兩眼䫜一交如臼膚如老桑皮

耳如側兩手

宋玉登徒子好色賦曰登徒子妻蓬頭攣耳攣牛善反牛美

脣歴齒旁行傴僂又疥且痔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