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九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十六 太平御览 卷之九十七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九十八

太平御览卷第九十七     皇王部二十二

   西晋惠皇帝    赵王伦

     惠皇帝

晋书曰孝惠帝讳𠂻字正度武帝第二子也太始三年

为皇太子时年九歳太熙元年四月己酉武帝崩是日太

子即皇帝位大赦改元为永熙尊皇后杨氏曰皇太后立

妃贾氏为后以太尉杨骏为太傅辅政秋八月壬午立广

陵王遹为皇太子以中书监何劭为太子太师吏部尚

书王戎为太子太傅永平元年春正月诏改永熙二年为

永平元年又诏子弟及群官并不得谒陵三月辛卯诛太

傅杨骏骏弟卫将军瑶太子太保济中护军张劭散𮪍常

侍假广杨邈左军刘祯河南尹李斌中书令蒋俊东夷校

尉文淑尚书武茂皆夷三族壬辰大赦贾后矫诏废皇太

后为庶人徙于金墉城告于天地宗庙诛太后母庞氏壬

寅徴大司马汝南王髙为太宰与太保卫瓘辅政六月贾

后矫诏使楚王玮杀太宰汝南王亮太保菑阳公卫瓘

乙丑以玮擅害亮瓘杀之九月辛丑徴征西大将军梁王

彤为䘙将军录尚书事以赵王伦为征西大将军都督雍

梁二州诸军事三年春二月巳酉贾后弑皇太后于金墉

城五年冬十月武库火焚累代之宝十二月景戍新作武

库大调兵器六年八月秦雍氐羌悉叛推氐羌帅齐万年

僣号称帝围于泾阳七年春正月癸丑周处及齐万年战

于六陌王师败绩处死之九年春正月左积弩将军孟观

伐氐战于中亭大破之𫉬齐万年徴征西大将军梁王彤

录尚书事以北中郎将河间王颙为镇西将军镇关中成

都王颖为镇北大将军镇邺十二月壬戌废皇太子遹为

庶人及其三子幽于金墉城杀太子之母谢氏永康元年

正月大赦改元三月癸未贾后矫诏害庶人遹于许昌夏

四月辛卯日有食之癸巳梁王彤赵王伦矫诏废贾后为

庶人司空张华尚书仆射裴𬱟音隗文毁切皆遇害侍中贾谧及党

与数十人皆伏诛甲午伦矫诏大赦自为相国都督中外诸

军如宣帝辅魏故事追复故皇太子位丁酉以梁王肜为太

宰己亥赵王伦矫诏害贾庶人于金墉城五月己巳立皇孙

臧为太孙秋八月淮南王允举兵讨赵王伦不克允及其二

子𥘿王郁汉王迪皆遇害永寜元年春正月乙丑赵王伦纂

帝位景寅迁帝于金墉城号曰太上皇改金墉曰永昌宫废

皇太孙臧为濮阳王五星经天纵横无常癸酉伦害濮阳王

臧三月平东将军齐王冏俱永起兵以讨伦传檄州郡屯于

阳翟征北大将军成都王颖征西大将军河涧王颙常山王

乂豫州刺史李毅兖州刺史王彦南中郎将新野公歆皆举

兵应之众数十万伦遣其将闾和出伊阙张泓孙辅出堮坂

以拒冏孙㑹士猗许超岀黄桥以拒颖及颖将赵骧石超战

于沮水㑹等大败弃军走四月辛酉左卫将军王舆尚书

淮南王漼七隗勒兵入宫擒伦党孙秀孙㑹许超士猗

骆休等皆斩之逐伦归第即日乘舆反正群臣顿首谢

罪帝曰非诸卿之过也诏大赦改元诛赵王伦义阳王

威九门侯质等及伦之党与五月立襄阳王尚为皇太孙

六月戊辰大赦増吏位二等庚午东莱王㽔左卫将军王

舆谋废齐王冏事泄废㽔为庶人舆伏诛夷三族甲戍以

齐王冏为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成都王颖为大将军

录尚书事河间王颙为太尉罢承相复置司徒官太安元

年五月癸卯以清河王遐子覃为皇太子赐孤寡帛大酺

五日以齐王冏为太师东海王越为司空秋七月兖豫

徐兾等四州大水冬十月地震十二月丁卯河间王颙表

齐王冏窥伺神器有无君之心与成都王颖新野王歆范

阳王虓许交同㑹洛阳请废冏还第长沙王乂奉乘舆屯南

上东门攻冏杀之幽其诸子于金墉城废冏弟北海王寔大

赦改元以长沙王乂为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二年七月中

书令卞粹侍中冯荪河南尹李含等贰于长沙王爻疑而

害之八月河涧王颙成都王颖举兵讨长沙王乂帝以乂为

大都督帅军御之庚申刘𢎞及张昌战于清水斩之颙遣

其将张方颖遣其将陆机牵秀石超等来逼京师乙丑帝

幸十三里桥遣将军皇甫商拒方于冝阳己巳帝旋军于

宣武场庚午舎于石楼天中裂无云而雷九月丁丑帝次

于河桥壬午皇甫啇为张方所败甲申帝军于芒山丁亥

幸偃师辛卯舎于豆田癸巳帝旋于城东景申进军缑氏

击牵秀走之大赦张方入京城烧清明开阳二门死者万

计石超逼乘舆于缑氏冬十月壬寅帝旋于宫石超焚缑氏

服御无遗丁未破牵秀范阳王虓于东阳门外戊申破陆

机于建春门石超斩其大将军贾崇等十六人悬首铜驼

街张方退屯十三里桥十一月辛巳星昼陨声如雷王师

攻方垒不利方决千金堰水碓皆涸乃发王公奴婢手

舂给兵廪一品巳下不从征者男子十三巳上皆从役又发

奴助兵号为四部司马公𥝠穷踧子六米石万钱诏命所至

一城而巳壬寅夜赤气竟天隠隠有声景辰地震癸亥东

海王越执长沙王乂幽于金墉城寻为张方所害甲子大

永兴元年春正月成都王颖自邺讽于帝乃大赦改元

为永安帝逼于河间王颙宻诏雍州刺史刘沉𥘿州刺史

皇甫重以讨之沉举兵攻长安为颙所败张方大掠洛中

还长安于是军中大喂人相食以成都王颖为丞相颖遣

从事中郎成SKchar等以兵五万屯十二城门殿中𪧐所忌者

颖皆杀之以三部兵代𪧐卫二月乙酉废皇后羊氏幽于

金墉城黜皇太子覃复为清河王三月河间王颙表请立

成都王颖为太弟戊申诏曰朕以不徳纂承鸿绪于兹十

有五载祸乱滔天姧逆仍起至乃幽废重宫宗庙几绝成

都王颖温仁惠和克平暴乱其以颖为皇太弟都督中外

诸军事丞相如故秋七月景申朔右卫将军陈𨋎诏召百

寮入殿中因勒兵讨成都王颖戊戍大赦复皇后羊氏及皇

太子覃巳亥司徒王戎东海王越髙密王简平昌公摸呉王

晏豫章王炽襄阳王范右仆射荀藩等奉帝北征至安阳众

二十馀万颖遣其将石超拒战巳未六军败绩于汤阴矢

及乘舆百官分散侍中嵇绍死之帝伤颊中三矢亡六玺

帝遂幸超军馁甚超进水左右奉秋桃超遣第熙奉帝之

邺颖帅群官迎谒道左帝下舆涕泣其夕幸于颖府有九

锡之仪陈留王送貂蝉文鹖尾明日乃备法驾幸于邺唯

豫章王炽司徒王戎仆射荀藩从庚申大赦改为建武八

月戊辰颖杀东安王繇张方复入洛阳废皇后羊氏及皇

太子覃匈奴左贤王刘元海反于离石自号大单于安北

将军王俊遣乌九𮪍攻成都王颖于邺大败之颖与帝单

车走洛阳御服分散仓卒上下无赍侍中黄门𬒳囊中赍

𥝠钱三千诏贷用所在买饭食以供宫人止食于道中客舎

宫人有持升馀粇米饭燥及蒜盐豉以进帝帝啖之御中

黄门布𬒳次𫉬嘉市麄米饭盛以瓦孟帝啖两孟有老父

献蒸鸡帝受之至温将谒陵帝䘮履纳从者之履下拜流

涕左右皆歔欷及济河张方帅骑三千以阳燧青盖车奉

迎方拜谒帝躬止之辛巳大赦赏从者有差冬十一月乙

未方请帝谒陵因劫帝幸长安以所乘车入殿中帝驰避后

园竹中方逼帝升车左右中黄门鼔吹十二人歩从唯中书

监虏志侍侧方以帝幸其垒帝令具载宫人宝物军人因略

妻后宫分争府藏魏𣈆巳来所积之物扫地无遗矣行次

新安寒甚帝堕马伤足尚书髙光奉进面衣帝嘉之河间

王颙帅官属歩𮪍三万迎于灞上颙前拜帝下车止之以征

西府为宫唯仆射荀藩司隶刘暾也昆太常郑球河南尹

周馥音服与其遗官在洛阳为留台承制行事号为东

西台焉景午留台大赦改元复为永安辛丑复皇后羊氏

李雄僣号成都王刘元海僣号汉王十二月丁亥诏曰天

祸𣈆邦家嗣莫继成都王颖自在储贰政绩亏损四海失

望不可承重器其以王还苐豫章王炽先帝爱子令问日

新四海注意今以为皇太弟以隆我晋邦以司空越为太

𫝊与太宰颙夹辅朕躬司徒王戎叅录朝政光禄大夫王

衍为尚书左仆射百官皆复职齐王冏前应还第长沙王

乂轻䧟重刑封其子绍为乐平县王以奉其嗣自湏戎车

屡征劳费人力供御之物皆减三分之二户调田租三分

减一蠲除苛政爱人务本清通之后当还东京大赦改元

以河间王颙都督中外诸军事二年春正月甲午朔帝在

长安夏四月景子张方废皇后羊氏七月东海王越严兵

徐方将西迎大驾成都王颖部将公师藩等聚众攻䧟郡

县害阳平太守李志汲郡太守张延等转攻邺平昌公模

遣将军赵骧击破之九月壬子以成都王颖为镇军大将

军都督河北诸军事镇邺河间王颙遣将军吕㓪屯洛阳

冬十月景子诏曰得豫州刺史刘乔檄称颖川太守刘舆

迫胁骠𮪍将军虓拒逆诏命造构凶逆擅劫郡县合聚兵

众擅用荀晞为兖州断截王命镇南大将军荆州刺史刘𢎪

平南将军彭城王释等各勒所统径㑹许昌与乔并力今

遣右将军张方为大都督统精卒十万建武将军吕㓪广

武将军骞䝙𠡠俱建威将军刀黙等为军前锋共㑹许昌

除舆兄第丁丑使前车𮪍将军石超北中郎将王阐讨舆

等赤气见于北方东西竟天有星孛于北斗平昌公模遣

将军宋胄等屯河桥十一月立节将军周权诈𬒳檄自称

平西将军复皇后羊氏洛阳令何桥攻权杀之复废皇

后十二月吕㓪等东屯荣阳成都王颖进据洛阳张方

刘𢎪等并按兵不能御范阳王虓济自官渡拔荣阳石超

袭许昌破刘乔于肃乔奔南阳右将军陈敏举兵反自号

楚公矫称𬒳中诏从沔汉奉迎天子逐杨州刺史刘机丹

阳太守王旷光熙元年春正月戊子朔日有蚀之帝在长

安河间王颙闻刘乔破大惧遂杀张方请和于东海王越

越不听宋胄等破颖将娄裒进逼洛阳颖奔长安甲子越

遣其将祁𢎞宋胄司马纂等迎帝巳亥𢎞等奉帝还洛阳

乘牛车行宫藉草公卿跋渉六月景辰朔至自长安升旧

毁哀戚流涕谒于太庙复皇后羊氏辛未大赦改元八月

以太尉东海王越录尚书事骠骑将军范阳王虓为司空

九月顿丘太守冯嵩执成都王颖送之于邺冬十月司空

范阳王虓薨长史刘舆害成都王颖十一月庚午帝崩于

显阳殿在位十六年时年四十八葬太阳陵帝之为太子

也朝廷咸知不堪政事卫瓘常侍宴抚武帝所坐床曰可

惜此坐和峤亦以为言曰皇太子有淳古风而季代多伪

恐不了陞下家事武帝黙然不答后武帝欲废太子杨后

曰立嫡以长不以贤岂可动乎太子遂定及居大位政岀

群下纪纲大壤货赂公行天下为之市贾焉帝又尝幸华

林园闻蛙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为私乎或对曰在

官地者为官在私地者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馁甚帝曰

何不食内糜其蒙蔽皆此𩔖也

王隠𣈆书曰髙堂隆克邺宫屋材云后(⿱艹石)干年当有天子

居此宫惠帝止邺宫治屋者土剥更泥始见刻字计年正

     赵王伦

晋书曰赵王伦字子彛宣帝弟九子也母曰柏夫人魏嘉

平𥘉封安乐亭侯五等建改封东安子拜諌议大夫武帝

受封琅瑘郡王元康𥘉迁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镇𨵿

中伦刑赏失中氐羌反叛徴还京师寻拜车𮪍将军太

子太傅𭰹交贾郭謟事中宫大为贾后所亲信求录尚书

张华裴𬱟固执不可又求尚书令华𬱟复不许敏懐太子之

废也使伦领右军将军时左卫司马督司马雅及常徙督

许超并常给事东宫二人伤太子无罪与殿中中郎士猗节

谋废贾后复太子以华𬱟不可移难与图权伦执兵之要

性贫冒可假以济事乃说伦嬖人孙秀曰中宫凶妒

道与贾谧等共废太子今国无适嗣社稷将危大臣将起

大事而公名奉中宫与贾郭亲善太子之废皆云预知一

朝事起祸必相及何不先谋之乎秀许诺言于伦伦纳焉

事将起而秀知太子聦明(⿱艹石)还东宫将与贤人图政量巳

必不得志更说伦曰太子刚猛不可私请明公素事贾后

时议皆以公为贾氏之党今虽欲建大功于太子太子含

𪧐怒必不加赏于明公矣当谓逼百姓之望翻覆以免罪

耳此乃所以速祸也今且缓其事贾后必害大子然后废

后为太子报仇亦足以立功岂徒免祸而巳伦从之秀乃

微泄其谋使谧党颇闻之伦秀因劝谧等早害太子以绝

众望太子既过害伦秀之谋益甚而超雅惧后难欲悔其

谋乃辞疾秀复告右卫佽飞督闾和和从之期四月三日

景夜一筹以鼔声为应至期乃矫诏敕三部司马曰中

宫与贾谧等杀害太子今使车𮪍入废中宫汝等皆当从

命赐爵𨵿中侯不从诛三族于是众皆从之伦又矫诏开

门夜入陈兵道南遣翊军校尉齐王同将三部司马百人

排阁入华林令骆休为内应迎帝幸东堂遂废贾后为庶

人幽之于建始殿中书监侍中黄门侍郎八座皆夜入殿执

张华裴𬱟解绍杜斌等于殿前杀之尚书始疑诏有诈郎

师景露板奏请手诏伦等以为沮众斩之以殉明日伦坐

端门屯兵北向遣尚书和郁送贾庶人于金墉寻矫诏自

为使持节大都督中外诸军事相国侍中王如故一依宣文

辅魏故事以其丗子散𮪍常侍拲领冗从仆射子馥前将

军封济阳王䖍黄门郎封汝阴王诩况羽散𮪍侍郎霸城

侯孙秀等皆封大郡并据兵权文武官侯封者数千人百

官㹅巳听于伦伦素庸下无智䇿复受制于秀秀之威权

振于朝廷天下皆事秀而无求于伦秀起自琅瑘小吏累

官于赵国以謟媚自逹既执机衡遂恣其奸谋多杀忠良以

逞私憾前卫尉石崇黄门郎潘岳皆与秀有嫌并见诛于

是京邑君子不乐其生矣淮南王允齐王冏以伦秀骄僣

内怀不平秀等亦𭰹忌焉乃岀冏镇许夺允护军允发起

兵讨伦允既败灭伦加九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増封五万户伦无学不知书

秀亦以狡𭶑胡八小才贪淫昩利所共立事者皆邪佞之

徒唯竞荣利无深谋逺略伦秀并惑巫鬼听妖邪之说

使牙门赵奉诈为宣帝神语令伦早入西宫又言宣帝于

北邙为赵王佐助于是别立宣帝庙于邙山谓逆谋可成

秀等部分诸军分布腹心使散𮪍常侍义阳王威兼侍中

出纳诏命矫作禅让之诏使持节尚书令满𡚒仆射崔随

为副奉皇帝玺绶以禅位于伦伦伪让不受于是宗室诸

王群公卿士咸假称符瑞天文以劝进伦乃许之左卫王

与前军司马雅等率甲士入殿譬谕三部司马示以威赏

皆莫敢违其夜使张林等屯守诸门义阳王威及骆休逼

夺天子玺绶夜漏未尽内外百官以乘舆法驾迎伦恵帝

乘云母车卤簿数百人自华林西门出居金墉城尚书和

郁兼侍中散𮪍常侍琅耶王𧇖中书侍郎陆机从到城下

而反使张衡卫帝实幽之也伦从兵五千人自端门登太

殿满𡚒崔随乐广进玺绶于伦乃僣即帝位大赦改元建

始诸党皆登卿将并列大封其馀同谋者咸超阶越次不

可胜纪至于奴卒厮役亦加以爵位毎朝㑹貂蝉盈坐时

人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而以茍且之惠取恱人情府库

之储不充于赐金银冶铸不给于印故有白板之侯君子

耻服其章百姓亦知其不终矣伦亲祠太庙还遇大风飘

折麾盖孙秀既立非常之事伦敬重焉秀任文帝为相国

时所居内府事无巨细必咨而行伦之诏令秀改革有所

与夺自书青𥿄为诏或朝令夕改者数四百官转昜如流

矣时齐王冏河间王颙成都王颖并拥强兵各据一方秀

知冏等必有异图乃选亲党及伦故吏为三王叅佐及郡

守秀本异与张林有𨻶虽外相推崇内实忌之及林为卫

将军𭰹怨不得开府潜与拲笺具说秀专权动违众心而

功臣皆小人挠乱朝廷可一时诛之拲以书白伦伦以示

秀秀劝伦诛林伦请宗室㑹于华林园召林秀及王舆入因

收林杀之诛三族及三王起兵讨伦檄至伦秀始大惧遣其

中坚孙辅为上将军督诸军以拒义师伦复受太子詹事刘

琨节督河北将军率歩𮪍千人催诸军与义军战于激水

大败退保河上刘琨烧断河桥自义兵之起百官将士咸

欲诛伦秀以谢天下秀知众怒难犯不敢岀省及闻河北

军悉败忧懑不知所为义阳王威劝秀至尚书省与八

座议征战之备秀从之使京城西四品以下子弟十五以

上皆诣司隶从伦出战内外诸军悉欲劫杀秀秀惧自崇

礼闼走还下舎卫将军赵泉斩秀等以徇使伦为诏曰吾

为孙秀等所误以怒三王今巳诛秀其迎太上复位吾归

老于农𠭇传诏以驺虞幡敕将士解兵文武官皆奔走

莫敢有居者黄门将伦自华林东门出及拲皆还汶阳里弟

于是以甲士数千迎天子于金墉百姓咸称万歳帝自端

门入升殿御黄室送伦及拲付金墉城梁王肜表伦父子

凶逆冝伏诛百官㑹议于朝堂皆如彤表遣尚书𡊮敞持

节赐伦死饮以金屑苦酒伦惭以巾覆面曰孙秀误我于

是收拲馥䖍诩付廷尉狱考竟百官是伦所用者皆斥免

之台省府卫仅有存者自兵兴六十馀日战及杀害近十

万人



太平御览卷第九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