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九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九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九十七     皇王部二十二

   西晉惠皇帝    趙王倫

     惠皇帝

晉書曰孝惠帝諱𠂻字正度武帝第二子也太始三年

爲皇太子時年九歳太熈元年四月己酉武帝崩是日太

子即皇帝位大赦改元爲永熈尊皇后楊氏曰皇太后立

妃賈氏爲後以太尉楊駿爲太傅輔政秋八月壬午立廣

陵王遹爲皇太子以中書監何劭爲太子太師吏部尚

書王戎爲太子太傅永平元年春正月詔改永熈二年爲

永平元年又詔子弟及羣官並不得謁陵三月辛夘誅太

傅楊駿駿弟衛將軍瑤太子太保濟中護軍張劭散𮪍常

侍叚廣楊邈左軍劉禎河南尹李斌中書令蔣俊東夷校

尉文淑尚書武茂皆夷三族壬辰大赦賈后矯詔廢皇太

後爲庶人徙於金墉城告於天地宗廟誅太后母龐氏壬

寅徴大司馬汝南王髙爲太宰與太保衛瓘輔政六月賈

後矯詔使楚王瑋殺太宰汝南王亮太保菑陽公衛瓘

乙丑以瑋擅害亮瓘殺之九月辛丑徴征西大將軍梁王

彤爲䘙將軍録尚書事以趙王倫爲征西大將軍都督雍

梁二州諸軍事三年春二月巳酉賈后弒皇太后於金墉

城五年冬十月武庫火焚累代之寳十二月景戍新作武

庫大調兵器六年八月秦雍氐羌悉叛推氐羌帥齊萬年

僣號稱帝圍於涇陽七年春正月癸丑周處及齊萬年戰

於六陌王師敗績處死之九年春正月左積弩將軍孟觀

伐氐戰於中亭大破之𫉬齊萬年徴征西大將軍梁王彤

録尚書事以北中郎將河間王顒爲鎮西將軍鎮關中成

都王頴爲鎮北大將軍鎭鄴十二月壬戌廢皇太子遹爲

庶人及其三子幽於金墉城殺太子之母謝氏永康元年

正月大赦改元三月癸未賈后矯詔害庶人遹於許昌夏

四月辛卯日有食之癸巳梁王彤趙王倫矯詔廢賈后爲

庶人司空張華尚書僕射裴頠音隗文毀切皆遇害侍中賈謐及黨

與數十人皆伏誅甲午倫矯詔大赦自爲相國都督中外諸

軍如宣帝輔魏故事追復故皇太子位丁酉以梁王肜爲太

宰己亥趙王倫矯詔害賈庶人於金墉城五月己巳立皇孫

臧爲太孫秋八月淮南王允舉兵討趙王倫不尅允及其二

子𥘿王郁漢王迪皆遇害永寜元年春正月乙丑趙王倫纂

帝位景寅遷帝於金墉城號曰太上皇改金墉曰永昌宮廢

皇太孫臧爲濮陽王五星經天縱橫無常癸酉倫害濮陽王

臧三月平東將軍齊王冏俱永起兵以討倫傳檄州郡屯於

陽翟征北大將軍成都王頴征西大將軍河澗王顒常山王

乂豫州刺史李毅兗州刺史王彥南中郎將新野公歆皆舉

兵應之衆數十萬倫遣其將閭和出伊闕張泓孫輔出堮坂

以拒冏孫㑹士猗許超岀黃橋以拒頴及頴將趙驤石超戰

於沮水㑹等大敗棄軍走四月辛酉左衛將軍王輿尚書

淮南王漼七隗勒兵入宮擒倫黨孫秀孫㑹許超士猗

駱休等皆斬之逐倫歸第即日乗輿反正群臣頓首謝

罪帝曰非諸卿之過也詔大赦改元誅趙王倫義陽王

威九門侯質等及倫之黨與五月立襄陽王尚爲皇太孫

六月戊辰大赦増吏位二等庚午東萊王㽔左衛將軍王

輿謀廢齊王冏事泄廢㽔爲庶人輿伏誅夷三族甲戍以

齊王冏爲大司馬都督中外諸軍事成都王頴爲大將軍

録尚書事河間王顒爲太尉罷承相復置司徒官太安元

年五月癸卯以清河王遐子覃爲皇太子賜孤寡帛大酺

五日以齊王冏爲太師東海王越爲司空秋七月兗豫

徐兾等四州大水冬十月地震十二月丁卯河間王顒表

齊王冏窺伺神器有無君之心與成都王頴新野王歆范

陽王虓許交同㑹洛陽請廢冏還第長沙王乂奉乗輿屯南

上東門攻冏殺之幽其諸子於金墉城廢冏弟北海王寔大

赦改元以長沙王乂爲太尉都督中外諸軍事二年七月中

書令卞粹侍中馮蓀河南尹李含等貳於長沙王爻疑而

害之八月河澗王顒成都王頴舉兵討長沙王乂帝以乂爲

大都督帥軍禦之庚申劉𢎞及張昌戰於清水斬之顒遣

其將張方頴遣其將陸機牽秀石超等來逼京師乙丑帝

幸十三里橋遣將軍皇甫商拒方於冝陽己巳帝旋軍於

宣武塲庚午舎於石樓天中裂無雲而雷九月丁丑帝次

於河橋壬午皇甫啇爲張方所敗甲申帝軍於芒山丁亥

幸偃師辛卯舎於豆田癸巳帝旋於城東景申進軍緱氏

擊牽秀走之大赦張方入京城燒清明開陽二門死者萬

計石超逼乗輿於緱氏冬十月壬寅帝旋於宮石超焚緱氏

服御無遺丁未破牽秀范陽王虓於東陽門外戊申破陸

機於建春門石超斬其大將軍賈崇等十六人懸首銅駝

街張方退屯十三里橋十一月辛巳星晝隕聲如雷王師

攻方壘不利方決千金堰水碓皆涸乃發王公奴婢手

舂給兵廩一品巳下不從征者男子十三巳上皆從役又發

奴助兵號爲四部司馬公𥝠窮踧子六米石萬錢詔命所至

一城而巳壬寅夜赤氣竟天隠隠有聲景辰地震癸亥東

海王越執長沙王乂幽於金墉城㝷爲張方所害甲子大

永興元年春正月成都王頴自鄴諷於帝乃大赦改元

爲永安帝逼於河間王顒宻詔雍州刺史劉沉𥘿州刺史

皇甫重以討之沉舉兵攻長安爲顒所敗張方大掠洛中

還長安於是軍中大餧人相食以成都王頴爲丞相頴遣

從事中郎成SKchar等以兵五萬屯十二城門殿中𪧐所忌者

頴皆殺之以三部兵代𪧐衛二月乙酉廢皇后羊氏幽於

金墉城黜皇太子覃復爲清河王三月河間王顒表請立

成都王頴爲太弟戊申詔曰朕以不徳纂承鴻緒於茲十

有五載禍亂滔天姧逆仍起至乃幽廢重宮宗廟幾絶成

都王頴溫仁惠和尅平暴亂其以頴爲皇太弟都督中外

諸軍事丞相如故秋七月景申朔右衞將軍陳𨋎詔召百

寮入殿中因勒兵討成都王頴戊戍大赦復皇后羊氏及皇

太子覃巳亥司徒王戎東海王越髙密王簡平昌公摸呉王

晏豫章王熾襄陽王範右僕射荀藩等奉帝北征至安陽衆

二十餘萬頴遣其將石超拒戰巳未六軍敗績於湯隂矢

及乗輿百官分散侍中嵇紹死之帝傷頰中三矢亡六璽

帝遂幸超軍餒甚超進水左右奉秋桃超遣第熈奉帝之

鄴頴帥羣官迎謁道左帝下輿涕泣其夕幸於頴府有九

錫之儀陳留王送貂蟬文鶡尾明日乃備法駕幸於鄴唯

豫章王熾司徒王戎僕射荀藩從庚申大赦改爲建武八

月戊辰頴殺東安王繇張方復入洛陽廢皇后羊氏及皇

太子覃匈奴左賢王劉元海反於離石自號大單于安北

將軍王俊遣烏九𮪍攻成都王頴於鄴大敗之頴與帝單

車走洛陽御服分散倉卒上下無齎侍中黃門𬒳囊中賫

𥝠錢三千詔貸用所在買飯食以供宮人止食於道中客舎

宮人有持升餘粇米飯燥及蒜鹽豉以進帝帝噉之御中

黃門布𬒳次𫉬嘉市麄米飯盛以瓦孟帝噉兩孟有老父

獻蒸雞帝受之至溫將謁陵帝䘮履納從者之履下拜流

涕左右皆歔欷及濟河張方帥騎三千以陽燧青蓋車奉

迎方拜謁帝躬止之辛巳大赦賞從者有差冬十一月乙

未方請帝謁陵因刧帝幸長安以所乗車入殿中帝馳避後

園竹中方逼帝升車左右中黃門鼔吹十二人歩從唯中書

監虜志侍側方以帝幸其壘帝令具載宮人寳物軍人因略

妻後宮分爭府藏魏𣈆巳來所積之物掃地無遺矣行次

新安寒甚帝墮馬傷足尚書髙光奉進靣衣帝嘉之河間

王顒帥官屬歩𮪍三萬迎於灞上顒前拜帝下車止之以征

西府爲宮唯僕射荀藩司𨽻劉暾也昆太常鄭球河南尹

周馥音服與其遺官在洛陽爲留臺承制行事號爲東

西臺焉景午留臺大赦改元復爲永安辛丑復皇后羊氏

李雄僣號成都王劉元海僣號漢王十二月丁亥詔曰天

禍𣈆邦家嗣莫繼成都王頴自在儲貳政績虧損四海失

望不可承重器其以王還苐豫章王熾先帝愛子令問日

新四海注意今以爲皇太弟以隆我晉邦以司空越爲太

𫝊與太宰顒夾輔朕躬司徒王戎叅録朝政光祿大夫王

衍爲尚書左僕射百官皆復職齊王冏前應還第長沙王

乂輕䧟重刑封其子紹爲樂平縣王以奉其嗣自湏戎車

屢征勞費人力供御之物皆減三分之二戶調田租三分

減一蠲除苛政愛人務本清通之後當還東京大赦改元

以河間王顒都督中外諸軍事二年春正月甲午朔帝在

長安夏四月景子張方廢皇后羊氏七月東海王越嚴兵

徐方將西迎大駕成都王頴部將公師藩等聚衆攻䧟郡

縣害陽平太守李志汲郡太守張延等轉攻鄴平昌公模

遣將軍趙驤擊破之九月壬子以成都王頴爲鎮軍大將

軍都督河北諸軍事鎮鄴河間王顒遣將軍呂㓪屯洛陽

冬十月景子詔曰得豫州刺史劉喬檄稱頴川太守劉輿

迫脅驃𮪍將軍虓拒逆詔命造構凶逆擅刧郡縣合聚兵

衆擅用荀晞爲兗州斷截王命鎮南大將軍荊州刺史劉𢎪

平南將軍彭城王釋等各勒所統徑㑹許昌與喬並力今

遣右將軍張方爲大都督統精卒十萬建武將軍呂㓪廣

武將軍騫貙𠡠俱建威將軍刀黙等爲軍前鋒共㑹許昌

除輿兄第丁丑使前車𮪍將軍石超北中郎將王闡討輿

等赤氣見於北方東西竟天有星孛於北斗平昌公模遣

將軍宋胄等屯河橋十一月立節將軍周權詐𬒳檄自稱

平西將軍復皇后羊氏洛陽令何橋攻權殺之復廢皇

後十二月呂㓪等東屯榮陽成都王頴進據洛陽張方

劉𢎪等並按兵不能禦范陽王虓濟自官渡拔榮陽石超

襲許昌破劉喬於肅喬奔南陽右將軍陳敏舉兵反自號

楚公矯稱𬒳中詔從沔漢奉迎天子逐楊州刺史劉機丹

陽太守王曠光熈元年春正月戊子朔日有蝕之帝在長

安河間王顒聞劉喬破大懼遂殺張方請和於東海王越

越不聽宋胄等破頴將婁裒進逼洛陽頴奔長安甲子越

遣其將祁𢎞宋胄司馬纂等迎帝巳亥𢎞等奉帝還洛陽

乗牛車行宮藉草公卿跋渉六月景辰朔至自長安升舊

毀哀慼流涕謁於太廟復皇后羊氏辛未大赦改元八月

以太尉東海王越録尚書事驃騎將軍范陽王虓爲司空

九月頓丘太守馮嵩執成都王頴送之於鄴冬十月司空

范陽王虓薨長史劉輿害成都王頴十一月庚午帝崩於

顯陽殿在位十六年時年四十八葬太陽陵帝之爲太子

也朝廷咸知不堪政事衛瓘常侍宴撫武帝所坐床曰可

惜此坐和嶠亦以爲言曰皇太子有淳古風而季代多僞

恐不了陞下家事武帝黙然不荅後武帝欲廢太子楊後

曰立嫡以長不以賢豈可動乎太子遂定及居大位政岀

群下紀綱大壤貨賂公行天下爲之市賈焉帝又甞幸華

林園聞蛙聲謂左右曰此鳴者爲官乎爲私乎或對曰在

官地者爲官在私地者爲私及天下荒亂百姓餒甚帝曰

何不食內糜其蒙蔽皆此𩔖也

王隠𣈆書曰髙堂隆尅鄴宮屋材雲後(⿱艹石)干年當有天子

居此宮惠帝止鄴宮治屋者土剝更泥始見刻字計年正

     趙王倫

晉書曰趙王倫字子彛宣帝弟九子也母曰栢夫人魏嘉

平𥘉封安樂亭侯五等建改封東安子拜諌議大夫武帝

受封琅瑘郡王元康𥘉遷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鎭𨵿

中倫刑賞失中氐羗反叛徴還京師㝷拜車𮪍將軍太

子太傅𭰹交賈郭謟事中宮大爲賈后所親信求録尚書

張華裴頠固執不可又求尚書令華頠復不許敏懐太子之

廢也使倫領右軍將軍時左衛司馬督司馬雅及常徙督

許超並常給事東宮二人傷太子無罪與殿中中郎士猗節

謀廢賈后復太子以華頠不可移難與圖權倫執兵之要

性貧冒可假以濟事乃說倫嬖人孫秀曰中宮凶妒

道與賈謐等共廢太子今國無適嗣社稷將危大臣將起

大事而公名奉中宮與賈郭親善太子之廢皆雲預知一

朝事起禍必相及何不先謀之乎秀許諾言於倫倫納焉

事將起而秀知太子聦明(⿱艹石)還東宮將與賢人圖政量巳

必不得志更說倫曰太子剛猛不可私請明公素事賈后

時議皆以公爲賈氏之黨今雖欲建大功於太子太子含

𪧐怒必不加賞於明公矣當謂逼百姓之望翻覆以免罪

耳此乃所以速禍也今且緩其事賈后必害大子然後廢

後爲太子報讎亦足以立功豈徒免禍而巳倫從之秀乃

微泄其謀使謐黨頗聞之倫秀因勸謐等早害太子以絶

衆望太子旣過害倫秀之謀益甚而超雅懼後難欲悔其

謀乃辭疾秀復告右衛佽飛督閭和和從之期四月三日

景夜一籌以鼔聲爲應至期乃矯詔勑三部司馬曰中

宮與賈謐等殺害太子今使車𮪍入廢中宮汝等皆當從

命賜爵𨵿中侯不從誅三族於是衆皆從之倫又矯詔開

門夜入陳兵道南遣翊軍校尉齊王同將三部司馬百人

排閣入華林令駱休爲內應迎帝幸東堂遂廢賈后爲庶

人幽之於建始殿中書監侍中黃門侍郎八座皆夜入殿執

張華裴頠解紹杜斌等於殿前殺之尚書始疑詔有詐郎

師景露板奏請手詔倫等以爲沮衆斬之以殉明日倫坐

端門屯兵北向遣尚書和郁送賈庶人於金墉㝷矯詔自

爲使持節大都督中外諸軍事相國侍中王如故一依宣文

輔魏故事以其丗子散𮪍常侍拲領冗從僕射子馥前將

軍封濟陽王䖍黃門郎封汝隂王詡況羽散𮪍侍郎霸城

侯孫秀等皆封大郡並據兵權文武官侯封者數千人百

官㹅巳聽於倫倫素庸下無智䇿復受制於秀秀之威權

振於朝廷天下皆事秀而無求於倫秀起自琅瑘小吏累

官於趙國以謟媚自逹旣執機衡遂恣其姦謀多殺忠良以

逞私憾前衛尉石崇黃門郎潘岳皆與秀有嫌並見誅於

是京邑君子不樂其生矣淮南王允齊王冏以倫秀驕僣

內懷不平秀等亦𭰹忌焉乃岀冏鎮許奪允護軍允發起

兵討倫允旣敗滅倫加九錫 --(右上『日』字下一橫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増封五萬戶倫無學不知書

秀亦以狡𭶑胡八小才貪滛昩利所共立事者皆邪佞之

徒唯競榮利無深謀逺略倫秀並惑巫鬼聽妖邪之說

使牙門趙奉詐爲宣帝神語令倫早入西宮又言宣帝於

北邙爲趙王佐助於是別立宣帝廟於邙山謂逆謀可成

秀等部分諸軍分佈腹心使散𮪍常侍義陽王威兼侍中

出納詔命矯作禪讓之詔使持節尚書令滿𡚒僕射崔隨

爲副奉皇帝璽綬以禪位於倫倫僞讓不受於是宗室諸

王群公卿士咸假稱符瑞天文以勸進倫乃許之左衛王

與前軍司馬雅等率甲士入殿譬諭三部司馬示以威賞

皆莫敢違其夜使張林等屯守諸門義陽王威及駱休逼

奪天子璽綬夜漏未盡內外百官以乗輿法駕迎倫恵帝

乗雲母車鹵簿數百人自華林西門出居金墉城尚書和

郁兼侍中散𮪍常侍琅耶王𧇖中書侍郎陸機從到城下

而反使張衡衛帝實幽之也倫從兵五千人自端門登太

殿滿𡚒崔隨樂廣進璽綬於倫乃僣即帝位大赦改元建

始諸黨皆登卿將並列大封其餘同謀者咸超階越次不

可勝紀至於奴卒廝役亦加以爵位毎朝㑹貂蟬盈坐時

人爲之諺曰貂不足狗尾續而以茍且之惠取恱人情府庫

之儲不充於賜金銀冶鑄不給於印故有白板之侯君子

恥服其章百姓亦知其不終矣倫親祠太廟還遇大風飄

折麾蓋孫秀旣立非常之事倫敬重焉秀任文帝爲相國

時所居內府事無巨細必諮而行倫之詔令秀改革有所

與奪自書青𥿄爲詔或朝令夕改者數四百官轉昜如流

矣時齊王冏河間王顒成都王頴並擁強兵各據一方秀

知冏等必有異圖乃選親黨及倫故吏爲三王叅佐及郡

守秀本異與張林有𨻶雖外相推崇內實忌之及林爲衛

將軍𭰹怨不得開府潛與拲牋具說秀專權動違衆心而

功臣皆小人撓亂朝廷可一時誅之拲以書白倫倫以示

秀秀勸倫誅林倫請宗室㑹於華林園召林秀及王輿入因

收林殺之誅三族及三王起兵討倫檄至倫秀始大懼遣其

中堅孫輔爲上將軍督諸軍以拒義師倫復受太子詹事劉

琨節督河北將軍率歩𮪍千人催諸軍與義軍戰於激水

大敗退保河上劉琨燒斷河橋自義兵之起百官將士咸

欲誅倫秀以謝天下秀知衆怒難犯不敢岀省及聞河北

軍悉敗憂懣不知所爲義陽王威勸秀至尚書省與八

座議征戰之備秀從之使京城西四品以下子弟十五以

上皆詣司𨽻從倫出戰內外諸軍悉欲刧殺秀秀懼自崇

禮闥走還下舎衛將軍趙泉斬秀等以徇使倫爲詔曰吾

爲孫秀等所誤以怒三王今巳誅秀其迎太上復位吾歸

老於農𠭇傳詔以騶虞幡勑將士解兵文武官皆奔走

莫敢有居者黃門將倫自華林東門出及拲皆還汶陽里弟

於是以甲士數千迎天子於金墉百姓咸稱萬歳帝自端

門入升殿御黃室送倫及拲付金墉城梁王肜表倫父子

凶逆冝伏誅百官㑹議於朝堂皆如彤表遣尚書𡊮敞持

節賜倫死飲以金屑苦酒倫慙以巾覆面曰孫秀誤我於

是収拲馥䖍詡付廷尉獄考竟百官是倫所用者皆斥免

之臺省府衛僅有存者自兵興六十餘日戰及殺害近十

萬人



太平御覽卷第九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