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九百一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一十八 太平御览 卷之九百一十九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二十

太平御览卷第九百一十九

 羽族部六

  鹅   鸭   鹜   凫

    鹅

礼记内则曰舒雁翠郑𤣥注曰翠尾舒雁鹅也谓不利人

尔雅曰鵱鷜鹅郭璞曰今之野鹅舒雁鹅郭璞曰出如舒雁今江东呼𪀉音加

广雅曰鴐鹅野鹅也

吴志曰景帝有疾使巫视鬼欲试之乃杀一鹅埋之于苑

中架屋施床几以妇人服物着上乃使巫视之(⿱艹石)说

家中妇形状者加赏此巫视日竟昼夕无所道帝催问之

急乃曰实不见有鬼但见一头白鹅在墓上所以不即白

疑是神鬼变化而作定无复改易不知何故景帝乃厚赐

晋书曰永嘉中洛阳东北歩广里地䧟有二鹅出焉一白

一苍白者不能飞苍者飞去董养字仲道叹曰昔有周时

盟㑹狄泉即此地也苍胡白国象其可尽言乎

又曰刘毅家在京口酷贫尝与郷曲士大夫往东堂共射

时𢈔恱为司徒右长史要府州僚佐出东堂毅巳先至遣

与恱相闻曰身并贫踬营一游甚难君如意人无处不可

为适岂能以此堂见让曰恱素豪径前不答时众人并避

唯毅留射如故恱厨馔甚盛不以及毅毅既不去恱甚不

欢毅又相闻曰身今年未得子鹅岂能以残炙见惠恱又

不答及毅贵奏解恱都督将军官深相挫辱恱不得志疽

发背少日而卒

宋书曰胡蕃为髙祖从事征广固累月未抜忽有鸟如鹅

苍黒色飞入髙祖帐里众皆骇愕蕃起贺曰苍黑色者戎

虏戎虏归我大𠮷之祥也明旦攻城䧟之

又曰孔静居山阴宋武微时往𠉀之静时寝梦人语曰天

子在门𮗜寤即遣人出看而帝适至静虚已接待乃留帝

𪧐夜设粥无鲑新伏鹅𡖉令煮以为食贼平以静为奋威

将军

又曰刘暄𥘉为江夏王宝𤣥郢州行事执事过刻王妃索

煮肫帐下咨暄暄曰旦巳煮鹅不烦复此宝𤣥恚曰舅殊

无渭阳之情

齐书曰下彬禽兽决录目云鹅性顽而傲盖比潘敞也

又曰桂阳之役朝庭周章诏檄乆之未就髙帝引江淹入

中书省先赐酒食淹素能饮啖食鹅炙垂尽进酒数升文

诰亦办

南史曰何逺为永康令人甚称之太守王彬巡属县诸县

皆盛供帐以待焉至武康逺独设糗水而巳彬去逺送至

境进斗酒𨾏鹅而别彬戏曰卿礼有遇陆纳将不为古人

所𥬇乎

三国典略曰𢈔信自建康遁归江陵湘东王因赐妾徐氏

妾与信弟掞私通掞欲求之无致言者信庭前有一苍鹅

乃系书于鹅颈信视之乃掞启遂题纸尾曰畜生乞汝

唐书曰元和十二年李诉袭蔡州兵至悬瓠城夜半雪甚

城旁有鹅鸭池诉令惊击之以杂其声

列子曰黄帝与炎帝战以雕雁鹅为旗帜

鲁连子曰君鹅鸭有馀食士不足半菽

孟子曰仲子以兄之禄为不义避兄离母处于陵他日归

则有馈其兄生鹅者嚬曰恶用是鶂鶂者为其母杀是

鹅与之食其兄自外至曰是鶂鶂肉也出而吐之赵岐曰鶂鶂鹅声也

战国䇿曰管燕得罪于齐王谓左右曰子孰能与我赴诸

侯乎左右莫对管燕连然流涕曰悲夫士何其易得而难

用也田需对曰士三食不得厌而君鹅鹜有馀食下宫曳

绮縠而士不得以为縁且财者君之所轻死者臣之所重

君不肯以所轻与士而责之以所重事非士易得而难用也

异苑曰傅承为江夏守有一𩀱鹅失之三年忽引导得三

十馀头来向承家

秦记曰符殷食鹅炙知黒白之处人不信既而试之果然

说曰㑹稽有孤居老姥养一鹅鸣唤清长时王逸少为

太守就求市之未得逸少乃携故亲命驾共往观之姥闻

二千石当来即烹以待之逸少既至殊丧往意叹息弥日

俗记曰京下刘光禄飬好鹅刘后军从京还镇寻阳以一

𩀱鹅为后军别纯苍色颈长四尺许头似龙此一𩀱鹅可

堪五万自后不复见有此𩔖

张鸿传曰鸿为慕容晃黄门𥘉刑鸿不熟頥下生黄须

根长寸馀乃遣出宫看鹅鸭

沈𤣥鹅赋序曰先大夫俞颖川者殊精意于善鹅求得骏

鹅𩔖于张猛虎亦多好者于时有绿眼黄喙折翼頳头然

经颖川之好者焦叔明以太康中得大苍鹅从喙至足四

尺有九寸体色豊丽鸣声惊人三年而为𭧂犬所害惜其

不终故为赋云

崔豹古今注曰夫鹅似鹄而大颈长八尺善闘好啖蛇

列异传曰庐山左右常有野鹅数千为群长老传言尝有

一狸食明日见狸唤于沙州之上如见系缚

南越志曰化蒙县祠山上有湖湖中有泉鹅如今野鹅弄

吭山泉故号为泉鹅

两京记曰净影寺沙门慧逺讲经𥘉在郷养一鹅常随逺

听经及逺入京留在寺昼夜鸣呼不止僧徒送入京至此

寺大门放之自然知逺房便入驯狎毎闻讲锺即入堂伏

(⿱艹石)闻汎说他事鸣翔而出如是六年忽哀叫庭宇不肯

入堂二旬而逺卒寺内有逺碑亦述其事

岭南异物志曰南道之酋豪多选鹅之细毛夹以布帛絮

而为𬒳复纵撗纳之其温柔不下于挟纩也俗云鹅毛柔

暖而性冷偏冝覆婴儿而辟惊癎也

云南记曰韦齐休使云南屯城驿西墙外有大池斗门垂

柳夹䕃池中鹅鸭甚众

幽明录曰晋义熙中羌主姚略坏洛阳阴沟取砖得一𨾏

雄鹅并金色交颈长鸣声闻九皋

临海记曰郡东南有砶山髙三百馀丈望之如雪山上有

湖古老相传云金鹅之所集八挂所植下有溪金光焕然

又曰郡东有宴室山古老云越王时山上起望海馆山下

有湖湖中有金鹅飞鱼

唐书曰贞观二十年吐蕃遣其大臣禄东赞奉表曰圣天

子定四方日月所照之国并为臣妾而髙丽恃逺阙于臣

礼天子自领百万渡辽致讨隳城䧟阵指日凯旋奴𦆵闻

陛下发驾少选之间巳闻归国雁飞迅越不及陛下速疾

奴𮮐预子婿喜百常夷夫鹅犹雁也故作金鹅奉献其鹅

黄金铸成髙七尺中可实酒三斛

淮南子曰鲁般墨子以木为鹅而飞三日集而不可使为

工也

唐书曰髙祖义兵至河东隋将尧君素城守时围甚急君

素乃为木鹅置表于颈具论事𫝑浮之黄河下河阳守者

得之逹于东都越王侗见而叹息

     鸭

尔雅曰舒凫鹜也郭璞曰鸭也

广雅曰凫鹜鸭也

魏氏春秋曰司马文王镇许昌徴还击姜维至京师帝于

平乐观临军与左右小臣谋因文王辞剑之巳书诏文王

入帝方食粟优人云午等唱曰青头鸡青头鸡者鸭也帝

惧不敢发景王因是谋废帝

江表传曰魏文帝遣使求闘鸭群臣奏冝勿与权曰彼在

谅暗之中所求(⿱艹石)此岂可与言礼哉具以与使者

吴志曰建昌侯孙虑于堂前作𨶜鸭栏颇施小巧陆逊正

色曰君侯冝勤览经典用此何为虑即毁之

陈书曰齐人渡江至𤣥武湖西北莫府山南我军自覆舟

东移顿郊坛北与齐人对是时食尽调市人馈军皆是麦

屑为饭以荷叶褁而分给兵士皆困㑹文帝遣送米三千

石鸭千头帝即炊米煮鸭誓申一战将士及防身计粮数

脔人人褁饭嫓以鸭SKchar帝命众军蓐食攻之齐军大溃

三国典略曰髙徳众正相齐未诛之前家有赤鸭群行于

庭犬来逐遂成碎血

北史曰元善以髙颖有宰相之具常言于上曰杨素粗踈

⿱⺾⿰𩵋禾威怯愞元胄元昊正似鸭耳可以付社稷者唯独髙颖

上𥘉然之

唐书曰齐王祐太宗第五子好养鸭未反前忽有野狸入

笼中咬四十馀鸭皆断其头及败同恶而诛者四十四人

抱朴子曰有白虎七变法取三月三日杀虎血鸭血等合和之

𥘉生草似胡麻者生取其实合之可以移形易貌

西京杂记曰髙祖既作新丰并移旧社放犬羊鸡鸭于通

途亦竞识其家

𫝊子曰鸭足何以眅鸡足何以盺眅吾不知也何况问

天地乎

金楼子曰海鸭大如常鸭班白文亦谓之交鸟

SKchar记曰武帝升望月台南端有三青鸭飞俄而下帝恱

之至夕鸭𪧐于台端化为三小童皆著青绮文𥜗各执鲸

文大钱五枚置帝几前

风俗通曰鸡伏鸭𡖉鶵成入水鸡母随岸呼之鶵出而随

母鸭鸡异𩔖能相随也

博物志曰中诸药毒巳死者取生鸭断头以鸭项内病者

口中得血三两滴入喉中即⿱⺾⿰𩵋禾

语林曰傅信贫母羸病𢘆惊悸信乃取鸡鸭灭毛放承尘

上行落转恐怖

石崇金谷诗序曰吾有庐在河南金谷中去城十里有田

十顷羊二百口鸡猪鹅鸭之属莫不毕备

寻阳记曰周访与啇人共入宫亭庙𪧐明起如厕见一白

头翁访逐之化为雄鸭还舡欲煮之啇人争看遂飞去

广志曰野鸭雄者赤头有距

蔡氏化清经曰水战之鸭何必白缨盈俎之鸡何必长鸣

新言曰譬猛虎浮水不如凫鸭骐𬴊登木不如猿猴

太元经曰素婴之鸭翰音之鸡望视之兔白蹄之豕短喙

之狗脩颈之马君子之貌何独异耶

吴地记曰鸭城者吴王筑城城以养鸭周数百里

笁法真登罗山䟽曰山上有神湖湖中有白鸭

岭南异物志曰广州浛洭县金池黄家有养鹅鸭池尝于

鸭粪中见麸金片遂多收掏之日得一两縁此而致冨其

子孙皆为使府剧职三丗后池即无金黄氏力殚矣

     鹜

说文曰鹜野凫

春秋左传曰公膳日𩀱鸡饔人𥨸更之以鹜子尾怒

春秋繁露曰张汤问仲舒曰祠宗庙或以鹜当凫可不对

曰鹜非凫凫非鹜愚以为不可〇汉书王莽多事诸鬼

三牲鸟兽三千馀种后不能备乃以鸡当雁鹜

东观汉记曰马援与兄子严敦书云学庞伯髙不就犹为

谨敕士所谓刻鹄不成尚𩔖鹜者

说苑曰鹜无他心故庶人以为贽

崔寔政论曰今下僣其上尊卑无别如使鸡鹜蛇颈龟身

五色纷丽亦可贵于鳯乎

唐子曰吾尝㑹賔设乐天忽云兴继以大雨有群鹜成列

飞翔而过此偶尔何异𤣥鸖二八也

广志曰鹜生百𡖉一日再生有露华鹜以秋冬生𡖉并出

蜀晨凫肥而耐寒冝为矐

越地传曰越人为竞渡有轻薄少年各尚其勇为鹜没之

戏有至水底然后鱼跃而岀

     凫

毛诗曰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又曰凫鹥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尔酒既清尔殽既馨公尸

燕饮福禄来成凫鹥在沙公尸来燕来冝尔酒既多尔殽

既嘉公尸燕饮福禄来为

韩诗外传曰赵仓唐击文侯太子击使于外问太子曰

侯何好曰SKchar晨凫好北犬于是遣唐緤北犬奉晨凫献之

侯曰击爱我知我所SKchar

庄子曰凫胫虽短续之则忧

风俗通曰王乔者河东人为叶令乔有神术每月朔望常

自县诣台朝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𮪍宻令太史伺望之

言其临至辄有𩀱凫从东南飞来于是𠉀凫至举罗张

之但得一𩀱履乃诏尚方𧦽视则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

楚辞曰宁与骐𩦸抗轭将与鸡鹜争食乎宁卭卭(⿱艹石)千里

之驹㲹㲹(⿱艹石)水中之凫

焦赣易林曰凫舞鼓翼嘉乐尭德

李陵赠⿱⺾⿰𩵋禾武诗曰二凫俱北飞一凫独南翔我当留斯馆

子当归故郷

⿱⺾⿰𩵋禾武与李陵书曰乘云附景不足以譬速晨凫失群不

足以喻疾岂可因归雁以运粮托景风以饷军哉

晋书张华传曰人有得凫鸟毛长三丈以示华华见惨然

曰此谓海凫毛也出则天下乱

后周书曰𥘉贺胜至𨵿中自以年位素重见太祖不拜寻

而自悔太祖亦有望焉后从太祖宴于昆明池时有𩀱凫

游于池上太祖乃授弓矢于胜曰不见公射乆矣请以为

欢胜射之一发俱中因拜太祖日使胜得奉神武以讨不

庭皆如此也太祖大恱自是恩礼日重胜亦尽诚推奉

周书曰太祖车驾幸城南园临水亭见𩀱凫争藻戏于池

面引弓射之一发而叠贯从官欢呼拜贺 上命翰林绘

工冩之缣素

南越志曰化蒙县祠山上有池池中有松凫如今野凫栖

息松间故俗谓松凫

吴录地理记曰石首鱼至秋化为寇凫头中有石

冢墓记曰阖闾冢中有玉凫

广州先贤传曰顿𤦺至孝母䘮感慕哀声不绝致飞凫白

鹅栖庐侧见人辄去见𤦺而留

又曰丁宻遭父艰致飞凫一𩀱游庐旁小池见人则驯附

如家所畜后遭母丧宻归至所居一𪧐故𩀱凫复游戏池

崔豹古今注曰凫雁常在海边沙上食沙石皆消烂唯食

海蛤不消随其粪出以为药倍胜馀者

蔡叔闘凫赋曰冠绿葩以耀首缀素毛以㸃


太平御览卷第九百一十九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