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一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一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一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一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一十四

 职官部十二

     吏部尚书

六典曰吏部尚书侍郎之职掌天下官吏选授勲封考课

之政令其属有四一曰吏部二曰司封三曰司勲四曰考

功揔其职务而行其制命凡中外百司之事由于所属皆

质正焉

后汉书曰光武改常侍曹为吏部曹主举选斋祀事

魏志曰卢毓为侍中在职三年多所驳易诏曰官人秩才

圣帝所难必须良佐进可替否侍中毓禀性贞固心平体

正可谓明试有功不懈于位者也其以毓为吏部尚书使

毓自选代曰得如卿者乃可毓举常侍郑冲帝曰文和吾

自知之更举吾所未闻者乃举阮武孙邕帝于是用邕

呉志曰李肃字伟㳟南阳人少以才闻善论议臧否得中

甄奇录异荐述后进题目品藻曲有条贯以此服之权擢

为选曹尚书选举号为得才

又曰曁艳字子休为选曹尚书性峭厉好清议当时郎署

混浊多非其人欲区别贤愚弹指百寮核选三署皆贬髙

就下降损数等其居位贪鄙志节污卑者皆以为军吏置

营府以处之故怨愤声积竞言艳用私情爱憎不由公理

艳坐自杀

又曰陆喜字文仲颇渉文籍好人伦孙皓时为选曹尚书

又曰薛综为选部尚书固让顾谭曰谭心精体密贯道逹

微才照人物德服众望诚非臣所可越先后遂代综

晋书曰山涛为吏部尚书涛用人皆先密启然后公奏

又曰邓攸为吏部尚书当时清静内外肃然后牧马于家

庭妻SKchar素食不受一钱

又曰嵇绍字延祖裴𬱟亦深器之每曰使延祖为吏部尚

书可使天下无复遗才矣

又曰王戎为左仆射领吏部尚书自戎居选未尝进一寒

素退一虚名理一𡨚枉杀一疽嫉随其沉浮门调戸选好

营生广收八方园田水碓周遍天下聚敛积实不知纪极

又曰呉隐之与太常韩康伯邻居康伯母殷浩之姊贤明

妇人也每闻隐之哭声辍飡投杼为之悲泣既而谓康伯

(⿱艹石)居铨衡当举此辈人及康伯为吏部尚书隐之遂阶

清级

又曰蔡克居选官苟进之徒望风畏惮𥘉克未仕时河内

山简尝与琅邪王衍书曰蔡子尼今之正人衍以书示众

曰山子以一字拔人然未易可称后衍闻克在选官曰山

子正人之言验于今矣

晋起居注曰太康四年八月诏曰选曹铨管人才冝得忠

恪寡欲抑华崇夲者尚书朱整周愼廉敬以道素自居是

其人也其以整为吏部尚书

虞预晋书曰卢钦字子(⿱艹石)少好学为尚书仆射领吏部钦

清实选举称为廉平

晋阳秋曰陈群为吏部尚书制九格登用皆由于中正考

之簿丗然后授任

晋书诸公赞曰李胤为吏部尚书正身率职不挠故能行

其所见遂刋定选例而著于今

宋书曰颜竣为吏部尚书留心选举自强不息任遇既隆

奏无不可后谢庄代竣意多不行竣容貌严毅庄风姿甚

美賔客喧诉常欢𥬇答之时人语曰颜竣嗔而与人官谢

庄𥬇而不与人官

又曰蔡廓为吏部尚书廓因𫝊隆问𫝊亮选事(⿱艹石)悉以见

付不论不然不能拜亮以语录尚书徐羡之羡之曰黄门

巳下悉以委蔡自此巳上冝共叅同异廓曰我不能为徐

干木署𥿄尾遂不拜干木羡之小字也选案录尚书与吏

部尚书连名故廓云𥿄尾

又曰王𢎞自领选将加荣禄于人者每先呵责谴辱之然

后施行(⿱艹石)美相盻接语欣欢者必无所谐人问其故答曰

王爵既加于人又相抚劳便成与主分功此所谓姧以事

君者也(⿱艹石)求者绝官叙之分既无以为惠又不微借颜色

即大成怨府亦鄙薄所不任问者恱伏

又曰江湛为吏部尚书家甚贫不营财利饷馈盈门一无

所受无兼衣馀食尝为上所召遇浣衣称疾经日衣成然

后赴

又曰𢈔仲文性好㓗为吏部尚书用少府卿刘道锡为广

州刺史道锡至镇饷白檀牵车常自乘焉或以白文帝帝

见问曰道锡饷卿小车装饰甚丽有之乎仲文惧起谢

又曰𢈔炳之为吏部尚书通货贿吏部令史钱泰能弹琵

琶王客令史周伯齐善歌诣炳之宅咨事因留𪧐尚书旧

制令史咨事不得𪧐停外虽有八座命亦不许为所司奏

免官也

又曰少帝即位以蔡廓为吏部尚书不肯拜乃以王惠代

焉惠𬒳召即拜未尝接客人有与书永官者得转聚置阁

上及去职其封如𥘉时谈者以廓之不拜惠之即拜虽事

异而意同也

齐书曰禇彦回迁吏部尚书有人求官密䄂中将一鉼金

因求清闲出金示之曰人无知者彦回曰卿自应得官无

假此物(⿱艹石)必见与不得不相启此人大惧𭣣金而去彦回

叙其事而不言其名时人莫之知也

又曰禇炫为吏部尚书炫居身清立非吊问不𮦀交游论

者以为美及在选部门庭萧索賔客罕至出行左右常捧

一黄𥿄帽风吹𥿄剥殆尽

南史曰𥘉谢朓告王敬则敬则女为朓妻常怀刀欲报朓

朓不敢相见及当拜吏部谦挹尤甚尚书郎范缜嘲之曰

卿人才无惭小选但恨不可刑于寡妻朓有愧色

南史曰蔡徴拜吏部尚书启后主借鼓吹后主谓所司曰

鼓吹军乐有功乃授蔡徴不自量揆紊我朝章然其父景

历既有缔构之功冝且如启拜讫即追还

梁书曰萧子明为吏部尚书性凝简负才气见九流賔客

不与交言但举扇一㧑而巳衣冠窃恨之

又曰谢览字景涤朏之弟瀹之子也自祖至孙三代居选

部时以为荣

又曰王泰字仲通为都官尚书能接人士士皆愿其居选

官顷之为吏部尚书衣冠倾属

又曰谢举字言扬迁掌吏部举祖庄宋代再典选至举又

三为此职前代未有也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永寜伯郭抚字仲安金城人也𥘉为

吏部尚书与郎姚范清心虚求搜扬俊乂内外称之以拟

魏之崔毛

后魏书曰崔玄伯迁吏部尚书命有司制官爵撰朝仪恊

音乐定律令申科禁玄伯揔而裁之以为永式及置八部

大夫拟八座玄伯通署三十六曹如令仆统事

又曰崔亮迁吏部尚书时羽楚新害张寻之后灵太后令

武官得依资入选官贠既少应选者多前尚书李韶循常

擢人百姓大为嗟怨亮乃奏为格制不问士之贤愚专以

停解日月为断虽复官须此人停日后者终于不得庸才

下品年月乆者灼然先用沉滞者皆称其能

又曰郭祚为吏部祚持身㓗清重惜官位至于铨授假令

得人必徘徊乆之然后下笔即云此人便以贵矣由是颇

劳滞当时每招怨言然所用者皆量才称职时人以此归

又曰元顺为吏部尚书时三公曹令史朱晖素事录尚书

髙阳王雍雍欲以为廷尉评频频托顺顺不为用雍遂下

命用之顺投于地雍闻之大怒昧爽坐都㕔召尚书及丞

郎毕集欲待顺至于众挫之顺日髙方至雍攘𬒮抚几而

言曰天子之子天子之弟天子之叔天子之相四海之内

亲尊莫二元顺何人以身成命投弃于地顺须眉俱张仰

面㸔屋愤气奔涌长歔而不言乆之摇一白羽扇徐而谓

雍曰髙祖迁宅中土创定九流官方清浊轨仪万古而朱

晖小人身为省史何令为廷尉清官殿下既先皇同气冝

遵成旨自有短垣而复逾之雍曰身为丞相录尚书如何

不用一人为官顺曰庖人虽不理庖尸祝不得越樽俎而

代之未闻有别㫖令殿下叅选事顺又厉声曰殿下必如

是顺当依事闻雍遂𥬇而言曰岂可以朱晖小人便相忿

恨遂起呼顺入室与之极饮顺之亢毅不挠皆此𩔖也

又曰元脩义迁吏部尚书及在铨衡唯事货贿授官大小

皆有定价时中散大夫髙居者有旨先叙上党郡缺遂求

之脩义私已许人抑居不与居大言不逊脩义命左右台

曵之居对众大呼天唱贼人问居曰白日公庭安得有贼

居指脩义曰此座上者违天子明诏物多者得官京师白

劫此非大贼乎脩义失色居行骂而出

三国典略曰东魏以杨愔典选尝六十人为一甲愔令其

自叙讫不省文簿便次第呼之呼误以慕容为长孙一人

而巳有职人鲁澷汉自言微贱不蒙记愔曰卿前在元子

思坊乘驴遥见我不下以方麹障面我何不识卿耶澷汉

惊服愔又谓之曰名以定体果自不虚令史唱名误以卢

士𭰹为士琛深自言其名愔曰卢郎朗润所以加玉

北齐书曰假孝言为吏部尚书孝言既无深鉴又待物不

平抽擢之徒非贿则旧有将作丞崔成忽于众中抗言曰

尚书天下尚书岂独假家尚书也孝言无辞以答唯厉色

遣下而巳

又曰陈孔奂为吏部尚书太子叔宝欲以江揔为太子詹

事令管记陆瑜言之于奂奂谓瑜曰江有潘陆之才而无

园绮之实辅弼储后窃有所难瑜具以白太子太子深以

为恨乃自言于陈主将许之奂乃启曰江揔文章之人今

太子文藻不少无藉于揔如臣愚见愿选敦重之才以居

辅导陈主曰即如卿言谁当居此奂曰 尚书王廊丗有

懿德识性敦敏可以居之太子时亦在侧乃曰廊王泰之

子不可为太子詹事奂又启曰宋朝范蔚宗即范泰之子

亦为太子詹事前丗不疑太子固争之陈主卒以揔果共

太子为长夜之饮养良娣陈氏为女太子微行游揔家陈

主怒而免之

隋书曰牛𢎞为吏部尚书其选举先德行而后文才所进

用多称职吏部侍郎髙丗夲鉴赏机晤清愼绝伦然爽俊

有馀迹以轻薄时宰多以此疑之唯𢎞深识其真推心委

任隋之选举于斯为最

又曰牛𢎞拜吏部尚书时髙祖又令𢎞与杨素⿱⺾⿰𩵋禾威薛道

衡许善心虞丗基崔子发等并召诸儒论新礼降杀轻重

𢎞所立议众咸推服之仁寿二年献皇后崩王公已下不

能定其仪注杨素谓𢎞曰公旧学时贤所仰今日之事决

在于公𢎞了不辞让斯须之间仪注悉备皆有故实素叹

曰衣冠礼乐尽在此矣非吾所及也

又曰韦丗康拜吏部尚书前后十馀年间多所进拔朝廷

称为廉平尝因休暇而谓子弟曰吾闻功遂身退古人常

道今年将耳顺志在悬车汝辈以为云何子福嗣答曰大

人澡身浴德名立宦成盈满之诫先哲所重欲追踪二踈

㐲奉尊命

唐书曰韦思谦弱冠举进士累𥙷应城令歳馀调选思谦

在官坐公事微殿旧制多不进官吏部尚书髙季辅曰自

居选部今始得此一人岂以小疵而弃大德特进超授监

察御史由是知名

又曰李巽为吏部尚书病极郎官相率省疾巽𥘉不言其

病与之考校程课啇榷公利至其夕而终

唐新语曰裴光廷为吏部始制循资格以一贤愚遵平辙

者喜其循常负材用者受其抑屈宋璟固争不得及光廷

卒有司定谥以其用循资格非奖劝之道谥为克平

先贤行状曰崔琰委授铨衡揔齐清议十有馀年文武群

才多所明抜朝廷归美天下称平

𡊮子曰魏家置吏部尚书专选天下百官夫用人人君之

所司不可以假人者也使治乱之柄制在一人之手权重

而人才难居此职称此才者未有一也

说曰王浚冲裴叔则二人揔角诣锺士季须㬰去后客

问锺曰二童是谁锺曰裴楷清通王戎简要后二十年此

二贤为吏部尚书当尓时天下无滞才

丗语曰安定梁鹄善八分书𥘉为吏部尚书太祖求为洛

阳令鹄以为北部尉鹄避地荆州太祖定荆州太祖求鹄

鹄乞以书赎死乃令书信幡宫门题

语林曰𡊮真为监运范𤣥平作吏部尚书大坐语𡊮卿此

选还不失护军𡊮曰卿何事人中作市井

魏名臣奏曰羽林右监朱遗言天下之任非吏部尚书所

能独办令长以下可专付吏部守以上八座举

𫝊咸集表曰昔毛玠为吏部尚书无敢好衣美食者魏武

叹曰孤之法不如毛尚书令使吏部用心如毛玠风俗之

易在不难矣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一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