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一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二百一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一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一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一十四

 職官部十二

     吏部尚書

六典曰吏部尚書侍郎之職掌天下官吏選授勲封考課

之政令其屬有四一曰吏部二曰司封三曰司勲四曰考

功揔其職務而行其制命凡中外百司之事由於所屬皆

質正焉

後漢書曰光武改常侍曹爲吏部曹主舉選齋祀事

魏志曰盧毓爲侍中在職三年多所駮易詔曰官人秩才

聖帝所難必須良佐進可替否侍中毓稟性貞固心平體

正可謂明試有功不懈於位者也其以毓爲吏部尚書使

毓自選代曰得如卿者乃可毓舉常侍鄭沖帝曰文和吾

自知之更舉吾所未聞者乃舉阮武孫邕帝於是用邕

呉志曰李肅字偉㳟南陽人少以才聞善論議臧否得中

甄竒録異薦述後進題目品藻曲有條貫以此服之權擢

爲選曹尚書選舉號爲得才

又曰曁艷字子休爲選曹尚書性峭厲好清議當時郎署

混濁多非其人慾區別賢愚彈指百寮覈選三署皆貶髙

就下降損數等其居位貪鄙志節汙卑者皆以爲軍吏置

營府以處之故怨憤聲積競言艷用私情愛憎不由公理

艷坐自殺

又曰陸喜字文仲頗渉文籍好人倫孫皓時爲選曹尚書

又曰薛綜爲選部尚書固讓顧譚曰譚心精體密貫道逹

微才照人物德服衆望誠非臣所可越先後遂代綜

晉書曰山濤爲吏部尚書濤用人皆先密啓然後公奏

又曰鄧攸爲吏部尚書當時清靜內外肅然後牧馬於家

庭妻SKchar素食不受一錢

又曰嵇紹字延祖裴頠亦深器之每曰使延祖爲吏部尚

書可使天下無復遺才矣

又曰王戎爲左僕射領吏部尚書自戎居選未嘗進一寒

素退一虛名理一𡨚枉殺一疽嫉隨其沉浮門調戸選好

營生廣收八方園田水碓周遍天下聚歛積實不知紀極

又曰呉隱之與太常韓康伯隣居康伯母殷浩之姊賢明

婦人也每聞隱之哭聲輟飡投杼爲之悲泣旣而謂康伯

(⿱艹石)居銓衡當舉此輩人及康伯爲吏部尚書隱之遂階

清級

又曰蔡克居選官苟進之徒望風畏憚𥘉克未仕時河內

山簡嘗與瑯邪王衍書曰蔡子尼今之正人衍以書示衆

曰山子以一字拔人然未易可稱後衍聞克在選官曰山

子正人之言驗於今矣

晉起居注曰太康四年八月詔曰選曹銓管人才冝得忠

恪寡慾抑華崇夲者尚書朱整周愼廉敬以道素自居是

其人也其以整爲吏部尚書

虞預晉書曰盧欽字子(⿱艹石)少好學爲尚書僕射領吏部欽

清實選舉稱爲廉平

晉陽秋曰陳羣爲吏部尚書制九格登用皆由於中正考

之簿丗然後授任

晉書諸公賛曰李胤爲吏部尚書正身率職不撓故能行

其所見遂刋定選例而著於今

宋書曰顔竣爲吏部尚書留心選舉自強不息任遇旣隆

奏無不可後謝莊代竣意多不行竣容貌嚴毅莊風姿甚

美賔客喧訴常懽𥬇荅之時人語曰顔竣嗔而與人官謝

莊𥬇而不與人官

又曰蔡廓爲吏部尚書廓因𫝊隆問𫝊亮選事(⿱艹石)悉以見

付不論不然不能拜亮以語録尚書徐羨之羨之曰黃門

巳下悉以委蔡自此巳上冝共叅同異廓曰我不能爲徐

干木署𥿄尾遂不拜干木羨之小字也選案録尚書與吏

部尚書連名故廓雲𥿄尾

又曰王𢎞自領選將加榮祿於人者每先呵責譴辱之然

後施行(⿱艹石)美相盻接語欣歡者必無所諧人問其故荅曰

王爵旣加於人又相撫勞便成與主分功此所謂姧以事

君者也(⿱艹石)求者絶官敘之分旣無以爲惠又不微借顔色

即大成怨府亦鄙薄所不任問者恱伏

又曰江湛爲吏部尚書家甚貧不營財利餉饋盈門一無

所受無兼衣餘食嘗爲上所召遇澣衣稱疾經日衣成然

後赴

又曰𢈔仲文性好㓗爲吏部尚書用少府卿劉道錫爲廣

州刺史道錫至鎭餉白檀牽車常自乗焉或以白文帝帝

見問曰道錫餉卿小車裝飾甚麗有之乎仲文懼起謝

又曰𢈔炳之爲吏部尚書通貨賄吏部令史錢泰能彈琵

琶王客令史周伯齊善歌詣炳之宅諮事因留𪧐尚書舊

制令史諮事不得𪧐停外雖有八座命亦不許爲所司奏

免官也

又曰少帝即位以蔡廓爲吏部尚書不肯拜乃以王惠代

焉惠𬒳召即拜未嘗接客人有與書永官者得轉聚置閣

上及去職其封如𥘉時談者以廓之不拜惠之即拜雖事

異而意同也

齊書曰禇彥回遷吏部尚書有人求官密䄂中將一鉼金

因求清閑出金示之曰人無知者彥回曰卿自應得官無

假此物(⿱艹石)必見與不得不相啓此人大懼𭣣金而去彥回

敘其事而不言其名時人莫之知也

又曰禇炫爲吏部尚書炫居身清立非弔問不𮦀交遊論

者以爲美及在選部門庭蕭索賔客罕至出行左右常捧

一黃𥿄帽風吹𥿄剝殆盡

南史曰𥘉謝朓告王敬則敬則女爲朓妻常懷刀欲報朓

朓不敢相見及當拜吏部謙挹尤甚尚書郎范縝嘲之曰

卿人才無慙小選但恨不可刑於寡妻朓有愧色

南史曰蔡徴拜吏部尚書啓後主借鼓吹後主謂所司曰

鼓吹軍樂有功乃授蔡徴不自量揆紊我朝章然其父景

歷旣有締搆之功冝且如啓拜訖即追還

梁書曰蕭子明爲吏部尚書性凝簡負才氣見九流賔客

不與交言但舉扇一撝而巳衣冠竊恨之

又曰謝覽字景滌朏之弟瀹之子也自祖至孫三代居選

部時以爲榮

又曰王泰字仲通爲都官尚書能接人士士皆願其居選

官頃之爲吏部尚書衣冠傾屬

又曰謝舉字言揚遷掌吏部舉祖莊宋代再典選至舉又

三爲此職前代未有也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永寜伯郭撫字仲安金城人也𥘉爲

吏部尚書與郎姚範清心虛求搜揚俊乂內外稱之以擬

魏之崔毛

後魏書曰崔玄伯遷吏部尚書命有司制官爵撰朝儀恊

音樂定律令申科禁玄伯揔而裁之以爲永式及置八部

大夫擬八座玄伯通署三十六曹如令僕統事

又曰崔亮遷吏部尚書時羽楚新害張尋之後靈太后令

武官得依資入選官貟旣少應選者多前尚書李韶循常

擢人百姓大爲嗟怨亮乃奏爲格制不問士之賢愚專以

停解日月爲斷雖復官須此人停日後者終於不得庸才

下品年月乆者灼然先用沉滯者皆稱其能

又曰郭祚爲吏部祚持身㓗清重惜官位至於銓授假令

得人必徘徊乆之然後下筆即雲此人便以貴矣由是頗

勞滯當時每招怨言然所用者皆量才稱職時人以此歸

又曰元順爲吏部尚書時三公曹令史朱暉素事録尚書

髙陽王雍雍欲以爲廷尉評頻頻託順順不爲用雍遂下

命用之順投於地雍聞之大怒昧爽坐都㕔召尚書及丞

郎畢集欲待順至於衆挫之順日髙方至雍攘𬒮撫幾而

言曰天子之子天子之弟天子之叔天子之相四海之內

親尊莫二元順何人以身成命投棄於地順鬚眉俱張仰

面㸔屋憤氣奔湧長歔而不言乆之搖一白羽扇徐而謂

雍曰髙祖遷宅中土剏定九流官方清濁軌儀萬古而朱

暉小人身爲省史何令爲廷尉清官殿下旣先皇同氣冝

遵成旨自有短垣而復踰之雍曰身爲丞相録尚書如何

不用一人爲官順曰庖人雖不理庖尸祝不得越樽俎而

代之未聞有別㫖令殿下叅選事順又厲聲曰殿下必如

是順當依事聞雍遂𥬇而言曰豈可以朱暉小人便相忿

恨遂起呼順入室與之極飲順之亢毅不撓皆此𩔖也

又曰元脩義遷吏部尚書及在銓衡唯事貨賄授官大小

皆有定價時中散大夫髙居者有旨先敘上黨郡缺遂求

之脩義私已許人抑居不與居大言不遜脩義命左右臺

曵之居對衆大呼天唱賊人問居曰白日公庭安得有賊

居指脩義曰此座上者違天子明詔物多者得官京師白

刼此非大賊乎脩義失色居行罵而出

三國典略曰東魏以楊愔典選嘗六十人爲一甲愔令其

自敘訖不省文簿便次第呼之呼誤以慕容爲長孫一人

而巳有職人魯澷漢自言微賤不蒙記愔曰卿前在元子

思坊乗驢遙見我不下以方麴障面我何不識卿耶澷漢

驚服愔又謂之曰名以定體果自不虛令史唱名誤以盧

士𭰹爲士琛深自言其名愔曰盧郎朗潤所以加玉

北齊書曰叚孝言爲吏部尚書孝言旣無深鑒又待物不

平抽擢之徒非賄則舊有將作丞崔成忽於衆中抗言曰

尚書天下尚書豈獨叚家尚書也孝言無辭以荅唯厲色

遣下而巳

又曰陳孔奐爲吏部尚書太子叔寳欲以江揔爲太子詹

事令管記陸瑜言之於奐奐謂瑜曰江有潘陸之才而無

園綺之實輔弼儲後竊有所難瑜具以白太子太子深以

爲恨乃自言於陳主將許之奐乃啓曰江揔文章之人今

太子文藻不少無藉於揔如臣愚見願選敦重之才以居

輔導陳主曰即如卿言誰當居此奐曰 尚書王廊丗有

懿德識性敦敏可以居之太子時亦在側乃曰廊王泰之

子不可爲太子詹事奐又啓曰宋朝范蔚宗即范泰之子

亦爲太子詹事前丗不疑太子固爭之陳主卒以揔果共

太子爲長夜之飲養良娣陳氏爲女太子微行遊揔家陳

主怒而免之

隋書曰牛𢎞爲吏部尚書其選舉先德行而後文才所進

用多稱職吏部侍郎髙丗夲鑒賞機晤清愼絶倫然爽俊

有餘跡以輕薄時宰多以此疑之唯𢎞深識其眞推心委

任隋之選舉於斯爲最

又曰牛𢎞拜吏部尚書時髙祖又令𢎞與楊素⿱⺾⿰𩵋禾威薛道

衡許善心虞丗基崔子發等並召諸儒論新禮降殺輕重

𢎞所立議衆咸推服之仁壽二年獻皇后崩王公已下不

能定其儀注楊素謂𢎞曰公舊學時賢所仰今日之事決

在於公𢎞了不辭讓斯須之間儀注悉備皆有故實素歎

曰衣冠禮樂盡在此矣非吾所及也

又曰韋丗康拜吏部尚書前後十餘年間多所進拔朝廷

稱爲廉平嘗因休暇而謂子弟曰吾聞功遂身退古人常

道今年將耳順志在懸車汝輩以爲云何子福嗣荅曰大

人澡身浴德名立宦成盈滿之誡先哲所重欲追蹤二踈

㐲奉尊命

唐書曰韋思謙弱冠舉進士累𥙷應城令歳餘調選思謙

在官坐公事微殿舊制多不進官吏部尚書髙季輔曰自

居選部今始得此一人豈以小疵而棄大德特進超授監

察御史由是知名

又曰李巽爲吏部尚書病極郎官相率省疾巽𥘉不言其

病與之考校程課啇搉公利至其夕而終

唐新語曰裴光廷爲吏部始制循資格以一賢愚遵平轍

者喜其循常負材用者受其抑屈宋璟固爭不得及光廷

卒有司定謚以其用循資格非奬勸之道謚爲克平

先賢行狀曰崔琰委授銓衡揔齊清議十有餘年文武羣

才多所明抜朝廷歸美天下稱平

𡊮子曰魏家置吏部尚書專選天下百官夫用人人君之

所司不可以假人者也使治亂之柄制在一人之手權重

而人才難居此職稱此才者未有一也

說曰王濬沖裴叔則二人揔角詣鍾士季須㬰去後客

問鍾曰二童是誰鍾曰裴楷清通王戎簡要後二十年此

二賢爲吏部尚書當尓時天下無滯才

丗語曰安定梁鵠善八分書𥘉爲吏部尚書太祖求爲洛

陽令鵠以爲北部尉鵠避地荊州太祖定荊州太祖求鵠

鵠乞以書贖死乃令書信幡宮門題

語林曰𡊮眞爲監運范𤣥平作吏部尚書大坐語𡊮卿此

選還不失護軍𡊮曰卿何事人中作市井

魏名臣奏曰羽林右監朱遺言天下之任非吏部尚書所

能獨辦令長以下可專付吏部守以上八座舉

𫝊咸集表曰昔毛玠爲吏部尚書無敢好衣美食者魏武

歎曰孤之法不如毛尚書令使吏部用心如毛玠風俗之

易在不難矣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一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