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三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三十四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三十五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六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三十五

 职官部三十三

  太史令  殿中监六尚附 大 长秋

     太史令

春秋元命苞云屈中挟一而起者为史史之为言纪也天

度文法以此起也

尚书酒诰曰太史友内史友太史内史掌国典法所賔友者也

周书曰维正月王在成周昧爽召三公右史戎夫曰今夕

朕寤遂事其惊余乃取遂事之要戒甲戎夫主之朔望以

闻也

礼记曲礼下曰天子建六太曰太宰太宗太史太祝太工

太卜典司六典

又玉藻曰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

春秋宣上曰赵穿攻灵公于桃园宣子未出山而复太史

书曰赵盾弑其君以示于朝宣子曰不然对曰子为正卿

亡不越境返不讨贼非子而谁宣子曰呜呼我之懐矣自

贻伊戚其我之谓矣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

又襄四曰太史书崔杼杀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

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舎之南史氏闻太史尽死执简以

往闻既书矣乃还

又曰鲁昭公二年晋韩宣子聘鲁观书于太史氏见易象

与鲁春秋曰周礼尽在鲁矣

周礼春官下曰太史掌建国之六典太史曰官也春秋传曰天子有日官诸侯

有日

大戴礼曰太子既冠成人免于保𫝊则有司过之史

春秋文耀钩曰楚立唐氏以为史官苍云如霓围𨋎七蟠中有

荷斧之人向𨋎而蹲蟠犹周也蹲踞也楚惊

唐史曰君慢命又简宗庙命天命也𨋎于天文楚之分也向之而踞是慢命踞简宗庙

于是昼遗炎烟耀于苍云精消无文𨋎火精云水汽围𨋎水也昼日阳也炎火

亦阳也遗之者象蟠所也水难胜火三阳并气且火炎上冝消灭也文则霓也唐史之𠕋上灭苍

告神以史功也

韩诗外传曰据法守职而不敢为非者太史也

毛诗序曰国史明乎得失之迹伤人伦之废哀刑政之苛

吟咏情性以讽其上逹于事变而懐其旧俗者也

春秋后语曰晋太史屠𮮐见晋之乱以其国法归周

国语曰郑桓公为司徒问于史伯曰王室多故史伯周太史也

惧及之焉

汉书曰司马喜生谈谈为太史公如淳曰汉仪注太史公武帝置位在丞相上天

下计书先上太史公副上丞相序事如古春秋迁死宣帝以其官为令行太史文书而巳臣瓉案百官表无太史公

茂陵中书司马谈为太史令迁仕为郎中使西征巴蜀以南略卭筰

昆明还报命是歳天子始建汉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滞周

如淳曰周南洛阳也不得与从事发愤且卒而子迁适反见父于

河洛之间太史公执迁手而泣曰予先周室之太史也自

上世尝显功名虞夏典天官事后世中衰绝于予乎汝复

为太史则续吾祖矣今天子接千岁之绪封秦山而予不

得行是命也夫是命也夫予死汝必为太史为太史无忘

吾所欲论著矣迁俯首流涕曰小子不敏请述论先人所

次旧闻不敢阙卒三歳而迁为太史令

又艺文志曰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举必书所以愼言行

昭法式也

又曰青史子注古史官记事也

又曰孔甲盘盂篇黄帝史官

又曰史籕周宣王大史作大篆

又曰秦太史令胡母敬作博学章

东观汉记曰阴猛以博通古今为太史令

司马彪续汉书曰张衡字平子以郎中迁太史令妙善玑

衡之正纪浑天仪复造候风地动仪以精铜铸成贠径八

尺合盖隆起形如酒杯如有地动樽则震寻其方面知震

所在验之以事合契(⿱艹石)

张璠汉记曰𥘉王师败于曹阳欲浮河东下侍御史太史

令王立曰去春太白犯镇星于斗过天津荧惑又逆行守

河北不可犯也由是遂北渡河将自轵𨵿东出立又谓宗

正刘艾曰前太白守天𨵿与荧惑㑹金火交㑹革命之象

也汉祚终矣晋魏必有兴者后立数言于帝曰天命有去

就五行不常盛代者土也丞汉魏也能安天下者曹姓唯

委任曹氏而巳曹公闻之使人语立曰知忠于朝廷天道

深逺幸勿多言

应劭曰太史令秩六百石掌天时星历凡歳奏新年历凡

国𥙊祀䘮娶之事奏良日国有瑞应灾异记之

又曰太史令秩六百石望郎三十人掌故三十人昔在颛

顼南正重司天火正𥠖司地唐虞之际分命羲和历象日

月星辰敬授民时至于夏后殷周世叙其官皆精研术数

穷神知化当春秋时鲁有梓愼晋有卜偃宋有子韦郑有

禆灶观乎天文以察时变其言屡中有备无害汉兴甘石

唐都司马父子抑亦次焉未涂偷进茍忝兹阶既暗𠋫望

竞饰邪伪以㓙为𠮷莫之惩糺

汉旧仪曰承周史官至武帝置太史公司马迁父谈世为

太史迁年十三使乘传行天下求古诸侯之史记

魏志曰黄龙见谯桥桓𤣥问太史令单飏飏曰其国当有王

呉志曰呉范字文则㑹稽上虞人也刘盛兵西陵范曰后

当和亲终皆如言其古验明审如此权以范为𮪍都尉领

太史令数从访问欲知其诀范秘惜其术不以至要语权

权由是恨也

又曰韦曜字𢎞嗣孙亮即位诸葛恪辅政表曜为太史令

撰呉书

沈约宋书曰太史掌暦数灵台专候日月星气焉

丗本曰沮诵苍颉作书宋裒注曰沮诵苍颉黄帝之史

唐书曰乾元元年改太史局为司天台掌天文历数风云

气色有异则宻封以闻其小吏有司历保章正灵台郎挈

壷正等官各有差

吕氏春秋曰夏太史令终古见夏桀惑乱载其圗法而泣

乃出奔啇啇太史髙𫝑见纣之迷乱载其图法出之周晋

太史屠乘见晋之乱以其圗法归周

帝王世纪曰黄帝使苍颉取象鸟迹始作文字之篆史官

之作盖自此始记其言行𠕋而藏之

文士传曰张衡性精微有 巧艺特留意于天文阴阳笇

数由是迁太史令

环济要略曰太史令取善纪述者使记时事天子圗书计

最典籍皆副焉

贾𧨏书曰不知日月之时节不知先王之讳与国之忌不

知风雨雷电之𤯝凡此属太史之任也

杨雄太史令箴曰昔在太古爰𥘉肇记天地之纪重离是

司降及唐虞乃命羲和钦(⿱艹石)昊天百政攸亘夏帝不愼羲

和不令𭰫时乱日帝旅爰征庶寮至殷唯天为难夏氏黩

德而明神不蠲

荀恱申鉴曰古者天子诸侯有事必告庙左右二史臧否

成败无不存焉得失一朝荣辱千载善人劝焉悖人惧焉

故先王重之以副赏罚以辅法教冝于今者官以其方各

书其事歳尽则集之于尚书

     殿中监六尚附

六典曰殿中监掌服御之事惣尚食尚药尚衣尚乘尚舎

尚辇六局之官属备其礼物而供其职事少监为之贰

尚食奉御掌常谨其储供辩其名数直长为之贰

尚药奉御掌合和药物辩药上中下之三品直长为之贰

尚衣奉御掌衣服详其制度辩其名数

尚乘奉御掌内外闲厩之马辩其麄良而率其习驭直长

为之贰

尚舎奉御掌殿庭张设汤沐而㓗其洒扫直长为之贰

尚辇奉御掌舆辇伞扇之分分其次叙而辩其名数直长

为之贰

     大长秋

天官书有䆠者四星在帝座之西周官有宫正宫伯皆主王宫

中官之长宫人掌王之六寝也内宰理王内之政令以阴礼教六宫阴礼妇礼也阉人寺人

官战国时有䆠者令秦有将作尉卫少府各一人并皇后卿也

汉景帝中六年改将作为大长秋颜师古秋收成之时长者𢘆乆之义故以为皇

后官或用中人或用士人中人阉人也成帝加置太仆一人掌

太后舆焉通谓之皇太后卿皆随太后宫为官号无太后

则阙至后汉复増置丞中宫谒者令中宫尚书中宫私府

中宫永巷令中宫黄门冗从仆射虎贲官𮪍中宫官署令

药长并⿰𥘈籴大长秋历魏晋宋梁陈后魏皆有长秋之号而

官属省置不同北齐有长秋寺置卿中尹各一人掌诸宫问

掖庭等并用宦者隋改曰内侍省炀帝改为长秋监置令

一人丞二人并用士人唐武德𥘉复为内侍省皆用官者

后汉书曰郑众字季产南阳犨人也为人谨敏有心永平

中𥘉给事太子家肃宗即位拜小黄门迁中常侍和帝𥘉

窦太后秉政后兄大将军宪等并窃威权朝臣上下莫不

附之而众独一心王室不事豪党帝亲信焉及宪兄弟图

作不䡄众遂首谟诛之以功迁大长秋

又曰良贺位为大长秋清俭退厚阳嘉中诏九卿举武猛

贺独无所荐帝引问其故对曰臣生自草茅长于宫掖既

无知人之明又未尝交加士𩔖昔卫鞅因景监以见有识

知其不终今得臣举者匪荣伊辱固辞之

又曰曹腾字季兴顺帝在东宫邓太后以腾年少谨厚使

侍皇太子书特见亲爱及即位腾为小黄门迁中帝侍桓

帝得立腾与长乐太仆州辅等七人以定𠕋功皆封亭侯

腾迁大长秋用事省闼三十馀年奉事四帝未尝有过其

所进逹皆海内名人

又曰曹节字汉豊南阳新野人也灵帝即位以定𠕋功封

长安郷侯时窦太后临朝后父大将军武兴太𫝊陈蕃谋

诛中官节等与长乐五官史朱瑀等矫诏诛武蕃等节迁

长乐卫尉后转大长秋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