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四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四十四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四十五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四十六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四十五

 职官部四十三

  太子賔客  太子詹事  太子少詹事

  太子中庶子 太子左右庶子

     太子賔客

六典曰太子賔客掌侍从䂓諌赞相礼仪而先后焉凡皇

太子有賔客宴㑹则为之上齿

汉书曰髙祖欲废太子吕后用张良计致啇山四皓以为

賔客又孝武帝为太子立博望苑以使通賔客则其义也

     太子詹事

六典曰太子詹事之职掌统东宫三寺十率府之政令辨

其纲纪而修其职务少詹事为之贰凡太子六官之典制

皆视其事而承受焉

俗说曰江夷为右仆射主上欲用其领詹事语王淮卿可

觅比例淮对曰臣当出外寻访淮后见主上问近所道事

卿巳得比例未淮曰唯谢琰右仆射领詹事琰即谢公之

子恐夷非其例事遂不行

应劭汉官仪曰詹事𥘿官詹省也给也秩比二千石

汉书曰窦婴字王孙孝景即位为詹事帝弟梁孝王母窦

太后爱之孝王朝酒酣上从容曰千秋万歳后传王太后

欢婴引卮酒进上曰天下者髙帝天下父子相传汉之约

也上何以得传梁王太后由是憎婴

又曰孔光父霸字次孺宣帝时以授太子经为詹事

又曰詹事掌皇后太子家有丞属诸官皆属焉成帝鸿嘉

三年帝省詹事属大长秋

晋书曰卞壸为詹事丗称卞壸裁断切直敦实忠于事上

晋起居注曰武帝以王㳟丹阳尹领詹事㳟让表曰今皇

储始建四方是式捴司之任崇替所由冝妙简才贤尽一

时之胜岂臣最庸所可叨忝

晋公卿礼秩曰太始中立詹事掌宫事

沈约宋书曰詹事一人𥘉领官属成帝时悉属少傅魏氏

置詹事揔众职晋𥘉又属二𫝊咸宁复置詹事

齐职仪曰詹事品第三茂陵书秩二千石银章青绶𡱈拟

尚书令位视领护将军

陈书曰后主欲以江揔为太子詹事令管记陆瑜言之于

孔奂奂谓瑜曰江有潘陆之华而无园绮之实辅弼储宫

窃有所难瑜具以白后主后深以为恨乃自言于髙宗髙宗将

许之奂乃奏曰江揔文华之人今皇太子文华不少无藉

于揔如臣愚见頋𨕖敦重之才以居辅导帝曰即如卿言

谁当居此奂曰都官尚书王廊丗有懿德识性敦敏可以

居太子詹事奂又奏曰宋朝范瞱即范㤗之子亦为太子

詹事前代不疑后主固争之帝卒以揔为詹事

唐书曰苏弁改太子詹事弁𥘉入朝班位失序殿中侍御

史邹儒立对仗弹之弁于金吾待罪数刻特释放旧制太

子詹事班次太常宗正卿之下贞元三年御史中丞窦叅

叙定班位移詹事在河南太原尹之下弁乃引旧班制立

台官诘之仍绐云巳白宰相请依旧故为儒立弹之

又曰龙朔二年改詹事为端尹詹事府为端尹府

王珉答徐邈书曰詹事弹一官如尚书左丞矣

     太子少詹事

唐书曰张行成转太子少詹事太宗东征皇太子于定州

监国即行成夲邑也太子谓行成曰今者送公衣锦还郷

于是令有司祀其先人墓

     太子中庶子

汉书百官表曰太子中庶子职侍中

汉书曰王啇字子威𣵠郡蠡吾人啇少为太子中庶子以

肃敬见称

又曰欧阳地馀字长賔为中庶子授皇太子经

又曰冯野王通诗以父任为太子中庶子

魏志曰鲍勋字叔业清白有髙节知名当丗为中庶子在

东宫正色不挠

蜀志曰后主立太子璇以霍弋为中庶子璇好驰射出入

无度弋援引古事尽言䂓諌甚得切磋之体

吴志曰孙登为太子时太𫝊张温言于权曰夫中庶子官

最亲密切问近对冝用俊彦于是乃用陈表等为中庶子

后又以庶子礼拘复令敕中侍坐

又曰羊衜𥘉为中庶子年二十时廷尉监隐蕃结交豪

杰自卫将军全琮等皆倾心敬待惟衜及宣诏郎杨迪拒

绝不与通时人怪之而蕃后叛逆众乃服之

晋书曰安平王孚𥘉为魏太子中庶子魏武帝崩太子号哭过

甚孚諌曰大行晏驾天下恃殿下为命当上为宗庙下为

万国奈何效疋夫之孝太子良乆乃止曰卿言是也时群

臣𥘉闻帝崩相聚号𡘜无复行列孚厉声于朝曰今大行

晏驾天下震动当早拜嗣君以镇海内而但哭𫆀孚与尚

书和洽奉太子以即位是为文帝

又曰温峤为中庶子献侍臣箴甚见𥙷益

又曰王恂启以桓谦为中庶子曰东宫之选中庶子管揔

门下尤不可不得其才也

晋起居注曰武帝咸宁元年诏曰男子皇甫谧沉静履素

守学好古与流俗异趣其以谧为太子中庶子

晋中兴书曰殷仲堪少好学能清言善属文人士咸钦爱

之以孝行称烈宗闻其名召为太子中庶子甚相知恱

又曰温峤拜太子中庶子峤在东宫特见嘉宠僚属莫与

为比峤与阮放等共劝太子游谈老㽵不教以经史太子

甚爱之数䂓諌讽议

又曰肃宗之在东宫孔演领太子中庶子于时中兴肇构

庶事草创演经学渊博该识旧典朝仪轨制多取正焉由

是元明二帝并亲爱之

沈约宋书曰中庶子汉置古者丗禄卿大夫之子即为副

倅谓之国子天子诸侯丗子必有庶子官以掌教之

齐书曰𡊮粲言于帝曰臣观张绪有正始遗风冝为宫职

复转中庶子

陈书曰王玚父冲尝为玚辞领中庶子丗祖顾谓冲曰所

以乆留玚于承华正欲使太子微有玚风法耳

唐书官品志曰中庶子四人功髙者一人为𥙊酒行则负

玺前后部护驾

陶氏家传曰侃迁太子中庶子君少而好学善谈玄理尤

明诗易以孝行闻于时储𨕖殊难其人特召君焉

山公启事曰中庶子鈌冝得俊茂者以济阴太守留俨城

阳太守石崇叅选

晋齐王攸与山涛书曰太子中庶子东宫显职加侍接左

右诚冝得笃粹有行检之人必允众望

     太子左右庶子

六典曰左庶子之职掌侍从赞相驳正启奏中允为之二

凡皇太子从祀朝㑹则版奏外办中严入则解严焉凡令

书下左春坊则与中允司议郎等覆启以画诺右庶子之

职掌侍从左右献纳启奏中舎人为之二凡皇太子监国

于宫内下令书太子亲画日至春坊则宣𫝊之

礼记曰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职诸侯卿大夫之庶子

掌其戒令与其教理别其等正其位国有大事则帅国子

而致于太子唯所用之(⿱艹石)有甲兵事则授之车甲合其卒

伍置于有司

汉书曰成帝以𫝊喜有志行为太子庶子

魏志曰鲍勋字叔业为庶子在东宫正色不挠

魏氏春秋曰阮浑字长威籍之子也少知名为太子庶子

吴志曰华融字德𦼆广陵江都人祖父避乱居山阴时皇

象亦寓居山阴吴郡张温来就象学欲得所舎或告温曰

有华徳蕤者虽年少美有令志可舎也温遂止融家朝夕

谈讲俄而温为选部尚书乃推擢融为太子庶子遂知名

显逹

晋书曰郑黙武帝时太原郭弈俱为庶子朝廷以太子官

属冝称陪臣黙上言皇太子体皇极之尊无私于天下宫

臣皆受命天朝不同藩国事遂不施行

晋起居注曰太康十年诏尚书郎王琛每所陈论意在忠

谠其以为太子庶子

隋书曰刘行夲为太子左庶子时左卫率长史夏侯福为

太子所昵尝于阁内与太子戏福大𥬇声闻于外行夲时

在阁下闻之待其出行夲数之曰殿下寛容赐汝颜色汝

何物小人敢为亵慢付执法者治之数日太子为福致请乃释之

隋书曰刘行夲为左庶子太子尝得良马令夏侯福乘而

观之太子甚恱因欲令行夲乘行夲不从正色而进曰至尊

置臣于庶子之位者欲令辅导殿下以正道非为殿下作

弄臣也太子惭而止

又曰刘行夲拜太子左庶子领治书如故皇太子虚𬓛

惮时唐令则亦为左庶子太子昵狎之每令以弦歌教内

人行夲责之曰庶子当匡太子以正道何有嬖昵房帷之

间哉令则甚惭而不能改

又曰刘行夲为左庶子卒后而太子勇废文帝曰(⿱艹石)使刘

行夲在勇当不及于此

唐书官品志曰庶子四人掌侍从左右献纳得失髙功者

一人与舎人共掌其坊之禁令

又曰贞观中诏曰皇太子与百官书䟽未有制式近代巳

来例皆名白无以别贵贱今凡处分论事之书皇太子并

画令右庶冝巳下署名宣奉行书案画日其馀与诸子亲及师

傅等书不在此限

又曰于志宁为太子右庶子撰諌𫟍二十卷以进于太子

承乾也

又曰杜正伦为太子左庶子太宗谓曰国之储副自古所

重必择善人为之辅佐今太子年在㓜冲志意未定朕(⿱艹石)

朝夕见之可得随事诫约今既委以监国不在目前知卿

志怀贞悫能执直道故辍卿于朕以匡太子冝知委任轻

重也

又曰太宗谓太子左庶子于志宁曰古者太子既生卜士

负之即置辅弼昔成王㓜小周邵为𫝊日闻正道习以成

性今皇太子既㓜卿当辅之正道无使邪僻开其心勉之

无怠当称所委官赏可不次而得也

又曰李百药授太子右庶子时太子颇留意典坟然闲宴

之后嬉戏过度百药作赞道赋以讽焉词多不载太宗见

而遣使谓百药曰朕于皇太子处见卿所献赋悉述古来

储二事以诫太子甚是典要朕𨕖卿以辅弼太子正为此

事大称所委但湏善始令终耳因赐彩物三百假

又曰李义琰为太子右庶子同中书门下三品义琰博

多识典故上毎有顾问言多切直章怀太子之废也上慰

勉官寮尽舍罪令复其位薛元超等皆舞𮛫谢恩义琰独

引罪涕泣时论美之

山涛启事曰东宫官属冝得髙茂者庶子贾模𡙇冝𥙷刘

粹周蔚惟加所裁诏用粹

环济要略曰庶子主宫中并诸吏之适子及支庶在版籍

者也行其秩序作其徒役授八次八舎之职以徼候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