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五百六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六十 太平御览 卷之五百六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六十二

太平衘览卷第五百六十一

 礼仪部四十

     吊

周礼丧祝曰王吊则与巫前郑司农注云丧祝与巫以桃茢执戈在王前

又司巫曰男巫王吊则与祝前女巫后吊则兴祝前女巫与况

前后如王之礼○又太仆曰太仆掌三公孤卿之吊劳王使往也小臣

掌士大夫之吊劳

礼曰知生者吊知死者伤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伤知死

而不知生伤而不吊吊丧不能⿰贝专弗问其所费

又曰将军文子之丧既除丧而后越人来吊主人深衣练

冠待于庙垂涕洟子游观之曰将军文氏之子其庶几乎

亡于礼者之礼也其动也中中礼之变也

又曰死而不吊者三谓轻身亡孝也人或时以非罪攻巳不能有以说之死之者孔子畏

于国是也行止危险之下不乘桥舡

又曰曽子吊于负夏负卫也主人既祖填池祖谓移柩车去载处为行始也

填池当为奠彻声之误奠遣奠设祖奠推柩而反之反于载处荣曽子吊欲更始降妇人

而后行礼礼既祖而妇人降今反柩妇人辟之复升堂矣柩无反而反之又降妇人盖欲矜賔于此妇人

皆非从者曰礼与曽子曰夫祖者且也且未定之辝且胡为

其不可以反𪧐也曽子袭裘而吊子游禓裘而吊曽子

指子㳺而示人曰夫夫也为习于礼者如之何其禓裘而

吊也

又曰哀公使人吊蒉尚遇诸道辟于路𦘕宫而受吊焉

鲁君也𦘕地为宫象曽子曰蒉尚不如𣏌梁之妻知礼也齐庄公袭

莒于夺𣏌梁死焉其妻迎其柩于路而哭之哀庄公使人

吊之对曰君之臣不免于罪则将肆诸市朝而妻妾执

尸也大夫以上于朝士以下于市执拘也君之臣免于罪则有先人之敝庐在

君无所辱命无所辱命辝不受也春秋传曰齐侯吊诸其室

又曰季孙之母死哀公吊焉曽子与子贡吊焉阍人为君

礼弗内也阍人守门者曽子与子贡入于其厩而修容焉更鼎

子贡先入阍人曰郷者巳告矣既不敢止以言下之曽子后入阍人

辟之见两贤相随弥益恭也渉内溜卿大夫皆辟位公降一等而揖

又曰殷既封而吊周反哭而吊封当为空⿱穴之下棺也

孔子曰殷巳悫吾从周

又曰曽子与客立于门侧其徒趍而出徒谓客之旅曽子曰尔

将何之曰吾父死将出哭于巷以为不可发㓙于人馆曰反哭于尔

次舎也礼馆人使专之(⿱艹石)其自有然曽子北面而吊焉

又曰五十无车者不越疆而吊人气力始衰

又曰妇人不越疆而吊人不通于外行吊之日不饮酒食肉焉

吊于葬者必执引(⿱艹石)从柩及圹皆执绋示助之以力车日引棺日绋

丧公吊之必有拜者往谢虽朋友州里舎人可也谓无主后

曰寡君承事示亦为执事来主人曰临君辱临其臣之丧君遇柩于路必

使人吊之君于民臣有父母之恩大夫之丧庶子不受吊不以贱者为有爵者

又曰子张死曽子有母之丧齐衰而往𡘜之或曰齐衰不以

以其无服非之曽子曰我吊也与哉于朋友哀痛甚而往𡘜之非(⿱艹石)凡吊

又曰晋献公之丧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献公杀其子申生重耳避

难出奔是时在翟就吊之且曰寡人闻之亡国𢘆于斯得国𢘆于斯言在丧代

虽吾子俨然在忧服之中丧亦不可乆也时亦不可失也

孺子其圗之劝其反国意欲纳之丧亡失位孺稚也以告舅犯舅犯是重耳之舅狐偃也

字子舅犯曰孺子其辞焉丧人无宝仁亲以为宝宝谓善道可守

者仁亲亲行仁义父死之谓何又因以为利欲反国求为后是利父死而天下其

孰能说之孺子其辞焉说犹解也

又曰羔裘𤣥冠夫子不以吊不以𠮷服吊丧也

又曰卫司徒敬子死子夏吊焉主人未小敛绖而往子㳺

吊焉主人既小敛出绖反𡘜子夏曰闻之也与曰闻诸夫

子主人未改服则不绖

又曰曽子问曰三年之丧吊乎孔子曰三年之丧练不群

立不旅行君子礼以饰情三年之丧而吊哭不亦虚乎

哀不专于其亲也为亲哀则是妄吊

又曰诸侯非问疾吊丧而入诸臣之家是谓君臣为谑

又曰吊者即位于门西东面其介在其东南北面西上于

西门賔立门外不当门孤西面立于阼阶下相者受命曰孤某使某

请事客曰寡君使某如何不淑受命受主人命以出也不言殡者䘮无接賔淑善也

如何不善言君痛之甚使某吊相者入告出曰孤某湏矣称其君名者君薨称子某使人

知通嗣也湏矣不出逆也吊者入主人升堂西面吊者升自西阶东面

致命曰寡君闻君之丧寡君使某如何不淑子拜稽颡吊

者䧏反位孤子也降反位者出反门外位

又曰妇人非三年之丧不逾封而吊逾封越竟也或为越疆

又曰诸侯吊于异国之君则其君为主君为之主吊臣恩为巳也子不敢当

主中庭北面𡘜不拜诸侯吊必皮弁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衰所吊虽巳葬主人必免主

人未丧服则君亦不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必免者尊人君为之庆也未䘮服未成服也既殡成服

又曰殷人吊于圹周人吊于家示民不偝也既葬哀而𡘜踊于是吊之

传曰宋大水公使吊焉曰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艹石)之何不

吊对曰孤实不敬天降之灾又以为君忧拜命之辱臧文

仲曰宋其兴乎禹汤罪巳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

忽焉

又曰齐侯归遇𣏌梁之妻于郊梁战死妻行迎䘮使吊之辞曰殖

之有罪何辱命焉(⿱艹石)有罪不足吊(⿱艹石)免于罪则有先人之敝庐在

下妾不得与郊吊妇人无外事故下犹贱也齐侯吊诸其室传善妇人有礼

又曰㳺𠮷相郑伯以如晋亦贺虒祁也史赵见子太叔曰

甚哉其相蒙也𮐃欺可吊也而又贺之子太叔曰(⿱艹石)何吊

也岂特唯我贺将天下实贺

又曰琴张闻宗鲁死琴张孔子弟子字子开名牢将往吊之仲尼曰齐

豹之盗而孟絷之贼女何吊焉言齐豹所以为盗孟絷所以见贼背由宗鲁

又曰晋顷公卒秋八月葬郑游𠮷吊且送葬魏献子使士

景伯诘之曰悼公之丧子西吊子蟜送葬在家十五年今吾子

无二何故

汉书曰龚胜死有老父来吊其哭甚哀既而曰吁薫以香

自烧膏以明自消龚生竟夭天年非吾徒也

又曰蒋许自元卿遭父忧有吊者盈门后母疾之不与席

不得止旧庐于侧作小庵往如旧也

续汉书曰郭太字林宗退身隐居教授徒众甚盛丧母友

人或千里来吊之

东观汉记曰𥙊遵病薨丧至河南诏遣百官皆诣丧所上

车驾素服往吊望城门举音遂哭而至哀恸复幸城门遇

丧车瞻望涕泣上亲临祠以太牢仪如孝宣帝临霍将军

故事

谢承后汉书曰徐孺子不就诸公之辟及有丧者万里

赴吊常于家预炙鸡一𨾏以一两绵絮浸酒中暴干以褁鸡

径到所赴冢遂以水渍绵使有酒气以鸡置前𥙊毕便去

王隐晋书曰何劭为司徒薨养子歧为嗣𡊮粲吊歧歧

辞以疾粲独𥬇而出曰今年决下歧品王诠谓之曰知死吊

死何必见生歧前多罪尓时不下今何公新亡便下歧品

人谓中正畏强侮弱粲乃止也

邓粲晋纪曰阮藉能为青白眼礼俗之士辄以白眼对之

宗正𥞇喜康之兄也闻藉丧吊焉籍以不哭见其白眼喜

不怿而退也

晋中兴书曰周嵩兄𫖮既𬒳害王敦便入吊嵩嵩曰亡

兄天下之罪人为天下所杀复何吊敦甚衘之

家语曰季桓子死鲁大夫朝服而吊子㳺问孔子曰礼乎

孔子不答他日又问孔子曰始死则羔裘𤣥冠者易之而

已又何疑焉

又曰孔子有母之丧既练阳虎吊焉私于孔子曰今季氏

将大飨镜内之士闻诸乎曰丘弗闻之虽在衰绖亦欲与

往阳虎曰子谓不然乎季氏飨士不及子

礼统曰吊生曰唁吊死曰吊生谓之唁何非有丧之位哭

之事但嗟叹以言故谓之嗟吊死谓之吊何吊者毒也致

有恩厚礼无服属但致伤哀痛毒故谓之吊

白虎通曰檀弓记曰天子哭诸侯爵弁纯衣

又曰遣大夫吊辞曰皇天降灾子独遭离之呜呼哀哉

庄子曰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太公任吊之曰

几死乎曰然子𢙣乎曰然任曰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

意者饰智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艹石)掲日月而行故

不免

又曰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曰察其始

夲无生非徒无生也夲无形非徒无形也夲无气变而有

生今变而之死人且𥨊于巨室我噭噭随而𡘜之自以为

不通乎命故止之

又曰老聃死𥘿失吊之三号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𫆀曰

然然则吊焉(⿱艹石)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今非

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𡘜之如𡘜其子少者𡘜之如哭

其母彼其所以㑹之必有不蕲言而言不蕲𡘜而哭者是

遁天倍情忘其所受

淮南子曰北塞上之人有喜游者其马无故亡入胡中人

皆吊之其父曰此何知乃不为福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

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知乃不为祸家冨良马其子好

𮪍随马而折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知乃不为福居一

年胡夷大出丁壮者控弦而战塞上之人死者十九此独

以跛之故子父相保

符子曰陶之冨者朱公丧其中子邻人往吊之朱公方拥

SKchar蹲踞棒头而𥬇邻人曰闻有丧将唁子之哀朱公曰生

不致哀死而唁何邻人之不通也

说苑曰孙叔敖为楚令尹一国吏民皆来贺有老父衣麄

衣冠白冠后来吊曰身已贵而骄人者民去之位巳髙檀

权者君𢙣之禄已尊厚而不知足者患处之叔敖再拜敬

受命愿闻馀教父曰位已髙意益下官益髙而心益小禄

已厚而慎不敢取君谨守此三者足以治楚矣

说曰顾彦先性好琴及丧家人常以琴置灵床上张季

鹰往哭顾不胜其恸径上床鼓琴作数曲意抚琴曰彦先

颇复赏此不因又恸哭下执孝子手而去

贺循丧服要记曰始吊朝𤣥端之服也皮弁绖素弁而加

环绖也始死而往朝服者主人未变賔未可以变也

又曰古之吊者皆因朝夕𡘜而入吊賔至主人出即中门

外西面北上拜賔入门即位于堂下当阼阶西面賔入即

位皆𡘜哭止主人拜之

又曰大夫吊于大夫始死而往朝服禓裘如𠮷时也当敛

之时而至则弁绖服皮弁之服以袭裘也主人成服而往

则皮弁绖而加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衰也大夫于士有朋友之恩乃得弃绖

谢兹丧服圗曰天王吊三公及三孤弁绖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衰吊六郷弁

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衰吊大夫弁绖疑衰吊士弁绖缌衰吊畿内诸侯弁

绖缌衰

郭太别传曰贾淑字子厚林亭郷人虽丗有冠冕而性险

害邑里患之林宗遭母忧淑来吊之而巨鹿孙咸直亦至

咸直以林宗贤而受𢙣人吊心怪之不进而去林宗遽追而

谢曰贾子厚诚㓙德然洗心同善仲尼不逆互郷故许其

进也淑闻之改过自厉终成善士又林宗有母丧徐稚往

吊置生刍一束于庐前而去林宗曰此必南州徐孺子也

诗不云乎生刍一束其人如王吾无德以堪之

裴楷别传曰裴楷少知名而风情朗悟𥘉陈留阮籍遭母

丧楷弱冠往吊籍乃离丧位神志晏然至乃纵情啸咏傍

(⿱艹石)无人楷不为改容行止自(⿱艹石)遂便率情独𡘜𡘜毕而退

威容举动无异

陶𠈉传曰𠈉丁母艰在墓下忽有二客来吊不𡘜而退仪

服鳞异知非常人遣随而看之但见𩀱鹤孤而冲天也

列女传曰鲁黔娄先生之死曽子与门人往吊焉隐门而

入立于堂下其妻出衣褐𫀆曽子吊之上堂见先生尸在

牗下枕𡐊席藁缊𫀆无表覆以布𬒳首足不尽敛覆头则

足见覆足则头见

皇览逸礼曰君使大夫吊于国君礼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衰裳弁绖有下大

夫为介亦如之士介者将命者缌衰裳弁绖异姓葛同姓

语林曰陈元方遭父丧形体骨立其母哀之以锦蒙其上

郭林宗往吊见锦𬒳而责之賔客绝百许日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