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六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六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六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六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六十二

 禮儀部四十一

   謚    諱    忌日

     謚

釋名曰古者諸侯薨時天子論行以賜謚唯王者無上故

於南郊稱天以謚之當春秋時周室卑微臣謚其父故諸

侯之謚多不以實也

周禮曰太師凢大喪師其瞽而廞作柩謚鄭玄注曰欽興也興言王之行

陳其生時行迹爲作謚

又曰太史掌卿大夫之喪賜謚讀誄其讀謚誄亦以太史賜謚

禮曰巳孤暴貴不爲父作謚鄭𤣥注日子事父母无貴賤等也

又曰公叔文子卒其子戍請於其君曰日月有時將葬矣

請所以易其名者謚者行之迹也君曰昔者衛國㓙飢夫子爲粥

與國之餓者是不亦惠乎君靈公也昔者衛國有難夫子以其

死衛寡人不亦貞乎夫子聽衛國之政修其班制以與四

隣交衛國社稷不辱不亦文乎故謂夫子貞惠文子

又曰㓜名冠字五十以伯仲死謚周道也

又曰死而謚今也昔者生無爵死無謚古謂殷以前也大夫以上乃謂之爵

死有謚也

又曰子曰先王謚以尊名節以壹惠耻名之浮於行也

声譽也先王論行爲謚以尊名者使声譽可得而尊言也惠猶善也言声譽雖衆節以其行一大善者爲謚也

傳曰無駭卒無駭始爲卿未賜族也羽父請謚與族公問於衆仲對

曰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祚之𡈽而命之氏諸侯以字爲

謚因以爲族官有丗功則有官族

又曰鄭人討幽公之亂斵子家之棺而逐其族改葬幽公

謚之曰靈

又曰楚㳟王卒子囊謀謚大夫曰君有命矣子囊曰君命

以爲㳟(⿱艹石)之何毀之赫赫楚國而君臨之撫有蠻夷奄征

南海以属諸夏而知其過可不得謂之恭乎請謚之恭大

夫從之

又曰衛侯賜北宫喜謚曰貞子賜析朱鉏諸曰成子

論語曰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

不耻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漢書曰景令諸侯薨列侯𥘉封及之國大鴻臚奏誄䇿

列侯薨及諸侯太傅𥘉除之官大行謚奏誄䇿

又曰賈山奏事曰聖王作謚三四十丗耳雖堯舜禹湯文

武累丗廣德以爲子孫基業無過三四十丗也

秦始皇帝曰死而以謚法是父子名號有時相襲者以一

至萬則丗丗不相復也故死而號曰始皇帝其次曰二丗皇

帝欲以一至萬也

張璠漢書曰范丹卒三府各遣令史奔弔累行論謚曰冝

爲貞節先生

又曰蔡雍甞至朱穆家冩其書及穆卒雍及門人共謚穆

曰忠文論曰夫謚者上之所贈非丁之所造故顔冉至德不聞有謚蔡朱二子各以衰代藏否不立故私

范曄後漢書曰夏侯㳟善爲文章諸儒共謚曰宣明子牙

少習家業著賦頌讃凢四十篇舉孝廉早卒郷人號曰文

德先生

魏書曰有司議謚以爲鍾繇昔爲廷尉辨理刑獄决嫌明

疑民無怨者猶于張之在漢也詔曰太傳功髙德茂位爲

師傳論行賜謚當先依此兼叙廷尉于張之德耳乃榮謚

曰成侯

于寳晉記曰何曽卒下禮官謚愽士𥘿秀議曰曽資性驕

奢不脩軌則弈丗以來宰臣輔相未有受詬辱之聲𬒳

司之劾父子塵累而蒙恩貸(⿱艹石)曽者也謹按謚法名與實

爽曰繆怙威肆行曰醜曽冝謚爲繆醜

又曰太尉魯公賈充薨𥘉充用韓謚爲賈氏嗣上特許之

及議謚愽士秦秀曰充位冠群后惟民之望而悖禮溺情

以乱大倫案謚法昏乱紀度日荒充冝謚曰荒上弗從賜

謚曰武

晉書曰太康八年太常上謚故太常平陽男郭弈爲景侯

有司奏云晉受命以來祖宗號謚群下未有同者故郭弈

與景皇同不可聽冝謚曰穆

晉中興書曰中宗即尊號也時賜謚多由封爵不考徳行

王遵上䟽曰臣聞大行受大名小行受小名名則實稱不

誣而巳近代以來惟爵得謚武官牙門有爵必謚卿校常

伯無爵悉不賜謚甚失制謚之夲今中興肇建勲徳兼𬒳

冝𭰹體前訓使行以謚彰豈可限以有爵中宗納焉自後公

卿無爵而謚自遵始也

沈約宋書曰江智淵出爲北中郎長史𥘉上寵SKchar宣貴妃

殷氏卒使群臣議謚智淵上謚曰懷上以不盡嘉號甚銜

之後車駕幸南山乗馬至殷氏墓群臣皆𮪍從上以馬鞭

指石柱謂智淵曰此柱上不容有懷字智淵益懼

宋書曰劉康祖出軍至壽陽數十里㑹魏永昌王以長安

之衆八萬𮪍與康祖相及於尉康祖有八千人乃結車營而

進魏軍四靣來攻衆分爲三且休且戰康祖率厲士將無

不一當百魏軍死者太半流血没踝矢中頭而死於是大

敗舉軍淪覆免者𦆵數十人魏人傳康祖首示彭城百姓

王贈益州刺史謚曰壯

又曰蕭𨋎素爲諸曁令到縣十餘日掛衣冠於縣門而

去獨居屏事非親戚不得至其籬門妻 齊太尉王儉女

乆與別居遂無子卒親故迹其事行謚曰貞文先生

又曰曇首卒文帝臨慟歎曰王詹事所疾不救國之衰也

中書舎人周赴侍側曰王家欲衰賢者先殯上曰直是我

家衰耳以預誅羡之等謀追封預寧縣侯謚曰文

又曰王晏爲吏部尚書令王儉雖貴而踈晏旣領選權行

臺閣與儉頗不平儉卒禮官欲依王遵謚爲文獻晏啓上

曰遵乃得此謚但宋來不加素族出謂人曰平頭憲事巳

行矣

後魏書曰孝文太和十六年改謚宣尼曰大聖尼父告謚

孔廟

齊書曰長沙威王晃武帝嘗幸鍾山晃從駕以馬矟刺道

邊枯蘖上令左右數人引之銀SKchar2皆卷聚而矟不出乃令

晃復馳馬抜之應手便去毎逺州獻駿馬上輙令晃於華

林中調試之髙帝常曰此我家任城也武帝縁此意故謚

曰威任城即魏任城王彰也

梁書曰蕭子顯卒請謚手勑曰恃才傲物冝謚曰驕

又曰徐勉卒武帝聞而流涕即車駕臨殯皇太后亦舉哀

朝堂有司奏謚居敬行簡曰簡執心決斷曰肅因謚簡肅

又曰蕭機字智通位湘州刺史美姿容善吐納家旣多書

愽學強記然而好弄尚力逺士子近小人爲州專意聚歛

無政績頻𬒳案劾將葬有司請謚詔曰王好内怠政冝謚

煬(「旦」改為「𠀇」)

又曰蕭曄爲晉陵太守曄𥘉至郡屬旱躬自祈禱果𫉬甘

潤郡多猛獸爲害曄在政六年此𭧂遂息卒于郡𥘉曄𥨊疾

歴年官曹擁滯有司案謚法言行相違曰僣乃謚曰僣

陳書曰𡊮泌爲司徒左長史卒于官臨終戒其子芳華曰

吾於朝廷素無功績暝目之後斂手足旋葬無得受贈謚

其子述泌遺意朝廷不許謚曰質

唐書曰開元中贈左丞相程行諶謚曰貞歧王府長史裴

子餘謚曰孝同時列上中書令張說省之曰程裴二謚可

謂謚之無愧也

又曰貞元中太常奏馬燧謚景武上改爲莊武以避太祖

又曰元和中賜太子賔客于頔謚曰思𥘉有司謚曰厲至

是特易之右丞張正甫封其勑請還夲謚𥙷闕髙龯上䟽

曰夫謚者所以懲𢙣勸善激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使忠臣義士知勸亂

臣賊子畏罪孔子修春秋乱臣賊子懼盖爲此也垂範如

此尚不能救况又隳其典法乎

大戴禮曰周公旦爲太師相嗣王作謚法者行之迹也號

者功之狀也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細行受小

名行出於巳名出於人謚愼也以人行之始終悉愼録之

以爲名也

禮記外傳曰古者生無爵死無謚古謂夏殷之前謚法周公所爲

也堯舜禹湯皆後追議其功耳謚者行之迹也累積平生

所行事善𢙣而定其名也有大行受大名謂之景行景大也有

大善(⿱艹石)湯文武者小善受小名(⿱艹石)宣若成其德狹也文經天地其德慱也武

定禍亂其功大也

五經通義曰謚者死後之稱累生時之行而謚之生有善

行死有善謚所以勸善戒𢙣也謚之言列其所行身雖死

名常存故謚也

白虎通曰謚者何謂也謚之爲言引也引列行之跡也所

以進勸威德使上務禮節死乃謚之詩云靡不有𥘉鮮克

有終始終不能(⿱艹石)一故據其終後可知也今丗所以臨葬

而謚之何因衆㑹欲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也謚或一言或兩言何文者

一言爲謚質者兩言爲謚故湯死後稱成湯是明二言爲

謚也謚七十二品禮謚法曰翼善傳聖曰堯仁聖盛明日

舜慈惠愛民曰文剛德理直曰武天子崩大臣至郊謚之

者何以爲臣子之義莫不欲褒稱其君掩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美者故之

郊明不得欺天也

又曰卿大夫老歸死有謚何謚者別尊卑彰有德卿大夫

歸無過猶有禄位故有謚也夫人無謚者何無爵故無謚

或曰夫人有謚夫人國之母修閨門之内即下亦化之故

設謚以彰其善惡春秋傳曰葬宋㳟SKchar傳曰其稱謚何

賢也傳曰哀者何莊公夫人也卿大夫妻無謚者何賤也八妾

所以無謚何卑賤無所能豫猶士畢小不得有謚太子夫

人無謚何夲婦人隨夫太子無謚則夫人不得有謚天子

太子元士也士無謚知太子亦無謚也附庸所以無謚何

卑小無爵也王制曰古者之制爵禄凢五等附庸不在其

中明附庸無爵也號謚何法生稱火死稱灰 -- 灰 也

抱朴子曰上古無謚始於周家耳黄帝謚盖後人追爲之

謚取其治丗時行迹而巳非黄帝群臣之作也俗人通自

不信仙寕肯追以仙謚黄帝乎

穆天子傳曰爲盛SKchar謚曰哀俶人

荀氏家傳曰荀爽對象䇿日臣聞火生於木故其徳孝漢之謚帝稱孝者其義取此故

制使天下皆誦孝經選吏則舉孝廉以孝爲務也

列女傳曰魯黔婁先生死曽子與門人徃弔焉曰何以爲

謚其妻曰以康爲謚昔先君甞賜之粟三十鍾先生辭而

不受是其餘冨也君嘗欲授之以國相先生辭而弗爲是

其餘貴也彼先生者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

戚於貧賤不汲汲於冨貴求仁而得仁求義而得義其謚

爲康不亦冝乎

崔駰章帝謚議曰臣聞號者功之表謚者行之迹據徳録

功各當其實孝經曰天地明察神明章矣

唐書數堯之德曰平章百姓言天之常德也詩曰追琢其

章金玉其相亹亹文王綱紀四方

又曰倬彼雲漢爲章於天喻文王聖徳有金玉之質猶雲

漢之在天也舉表拆義四方德附矣易曰先天而天弗違

後天而奉天時臣愚以冝上尊号曰章唐獨孤及謚吕諲

曰肅嚴郢駮曰國家故事宰臣之謚有二字以彰善旌徳

焉夫以吕公文能無害武能禁暴貞則幹事忠則利人盛

烈宏規不可備舉傳叙八元之德曰忠肅㳟懿(⿱艹石)以美謚

擬於形容請曰忠肅及重議曰謚法在懲𢙣勸善不在字

多必稱其大而畧其細故言文不言武言武不言文三代

以下朴散禮壞乃有二字之謚非古也其源生於衰周漢

興簫何張良霍去病霍光俱以文武大畧佐漢致太平其事

業不一謂一文不足以紀其善於是有  文成景桓

之謚雖黷禮甚矣然猶褒不失人唐興叅用周𥘿之制以

魏徴爲文貞簫瑀爲貞𥚹其杜如晦封彛陳叔逹温彦慱

岑文夲唐休璟魏知古崔日用並當時赫赫以功名居宰相

者謚不過一字不聞子孫佐吏有以字火稱屈由此言之

二字不必爲褒一字不必爲貶(⿱艹石)褒貶果在乎字數則是堯

舜禹湯文武成康不如周威烈愼靖也齊桓晉文不如趙

武靈魏安釐也杜如晦王珪以下或成或明或懿或憲

不如蕭瑀之貞𥚹也然肅者威德克就之名以諲之從政

威能閑邪德可濟衆故以肅易名而忠在其中矣亦猶隨

㑹寗俞之不稱文豈必因而重之然後爲美魏晉巳來賈

許之籌筭賈逵之忠莊張旣之政能程普之智勇顧雍

之宻重王渾之噐量劉恢之鑒裁𢈔翼之志畧彼八君

子者方之東平冝無慙德死之日並謚曰肅當代不以爲

貶何嘗徴一字二字以爲之升降乎

     諱

周禮曰小史掌邦國之志奠繫丗辨昭穆(⿱艹石)有事則詔王

之忌諱志謂記也先王死爲忌名爲諱

禮曰禮不諱嫌名二名不偏諱逮事父母則諱王父母不

逮事父母則不諱王父母逺不及也謂㓜孤不及識父母不至於祖名也孝子聞名心瞿

諱之由心也此謂庶人也適士以廣事祖雖不建父母猶諱祖也大夫之所有公諱避君諱也

詩書不諱臨文不諱廟中不諱謂有事於髙祖則不諱曽祖以下尊無二也

夫之諱雖質君之前臣不諱也臣於夫人之家恩逺也質獨對也婦諱不

不出門婦親近於宮中言避之耳大功小功不諱入境而問禁入國而問

俗入門而問諱

又曰二名不偏諱夫子之母名徴在言在不稱徴言徴不

稱在稱舉

又曰過而舉君之諱則起舉猶言也起立者失言而變自新與君之諱同

則稱字謂諸臣之名也

又曰卒𡘜而諱自此而鬼神事之尊而諱其名王父母兄弟丗父叔父姑

姉妹子與父母諱父爲其親諱則子不敢不從諱也諸王父母以不之親諱是謂士也天子諸侯

諱群母之諱宫中諱妻之諱不舉諸其側與從祖昆弟同

名則諱之

傳曰周人以諱事神名終將諱之君父之臣固非臣子所斥然禮旣辛𡘜以大澤

徇曰舎故而諱新曰舎親盡乏祖而諱新死者故言以本諱事神名𢇁將諱之自父至髙祖皆不敢斥言

蕭子顯齊書曰始安貞王道生字孝伯太祖次兄也子鳯

字景慈卒於宋明帝贈始安靖王改華林鳯莊門爲望賢

門太極東堂𦘕鳯鳥題爲神鳥而鸞鳥爲神雀

南史曰王琨避諱過甚父名懌母名㳟心不得犯焉時咸

謂矯枉過正

又曰王亮王攸之子爲晉陵太守在職清公有美政時有

晉陵令沈瓉之性麄踈好犯亮諱亮不堪遂啓代之瓉之

怏怏乃造坐云下官以犯諱𬒳代未知明府諱(⿱艹石)爲攸字

當作酋傍安大猶爲大傍安酋猷(⿱艹石)有心悠無心攸乞告

示亮不及履下牀跣而走瓉之拊掌大𥬇而去

唐書曰賈曽除中書舎人固辝以父忠同音識者以爲中

書是曹司名又與曽父音同字異於禮無嫌曽乃就職

顔氏家訓曰近丗謝舉甚有聲譽聞諱必𡘜爲丗所譏

說桓𤣥呼人温酒自道其父名旣而曰英雄正自麄

語林曰王藍田作㑹稽令人問諱荅曰惟祖惟考四海所知

過無復諱徐邈表不諱太子名議興太守禇爽上表稱皇

太子名尚書下之禮官以時議其可否禮官議疑無適準

正聊率所見以論之曰禮記曰夫人之諱雖質君之前臣

不諱也案夫人國之小君君之一體太子之母也而尚不

諱則太子何嫌乎又禮君前臣名又周公告文王皆稱武王

名可益明矣

     忌日

禮曰君子有終身之喪忌日之謂也忌日不用非不祥也

言夫忌日志有所至而不敢盡私忌日親亡之日忌日者不用舉他事如有時日

之禁也祥善也志有所至至於親以此日忘其哀心如喪時

續漢書曰申徒與屠字同蟠字子龍父母卒蟠思慕不飲酒食

肉十餘年忌日哀戚輙三日不食

晉書曰穆帝納后欲用九月九日是忌月范汪問王彪之

荅云禮無忌月不敢以所不見便謂無之愽士曹耽荀訥

等並謂無忌月之文不應有妨王洽曰(⿱艹石)有忌月當復有

忌𡻕

唐書曰萬𡻕通天中建安王攸冝平契丹凱旋欲詣闕獻

俘内史王及善以爲將軍將入城例有軍樂今属孝明髙

皇帝忌月請備而不奏鸞臺侍郎王方慶奏案禮經但有

忌日而無忌月晉穆帝納后用九月九日是康帝忌月于

疑不定下太常禮官荀納議稱禮只有忌日無忌月語(⿱艹石)

有忌月即有忌時忌𡻕軍樂是軍容與常不同請振作於

事無嫌

孔䕺子曰季節見於子順子順賜之酒辝問其故對曰今

家之忌日也故子順曰飲也禮雖衰麻見於君先生君及

先生與之梁肉無辝所以敬尊長而不敢遂其私也忌日

方於有服輕

蕭廣濟孝子傳王脩字叔治北海人年十𡻕喪母母以社

日亡來年社日脩哀感悲號隣人爲之罷社

說曰前軰人忌日唯不飲酒作樂王丗將以忌日送客

至新亭主人湏㬰欲作音聲王便去時單往衛洗馬墓下

彈馬

語林曰桓𤣥不立忌日政有忌時每至日絃觴無廢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