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六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六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六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六十三

 樂部一

     雅樂上

易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

書曰夔命汝典樂教胄子胄子國子也古者司樂以教國子詩言志歌永

言聲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

周禮曰大合樂以致鬼神以和邦國以諧萬民以安賔客

以恱逺人以作動物

又曰天子宫懸四面如宫諸侯軒懸去南面餘三面其形如軒亦曰曲懸大夫判

又去其北面士特懸凢樂鍾磬之半爲堵全爲肆

又曰大司樂掌成均之法以治建國之學政而合國之子

弟焉鄭𤣥注曰均調也樂師主調其音大司樂主受此成事巳調之樂以樂德教國子中

和祗庸孝友中猶忠也和剛柔適也祗敬也庸有常也以樂語敎國子興道諷

誦言語興謂以善物諭善事也道讀曰遵也者言古以喻今以樂舞敎國子雲門大

卷大咸大韶大夏大護大武

又曰大司樂分樂而序之以𥙊以享以祀乃奏黄鍾歌大

吕舞雲門以祀天神乃奏太簇歌應鍾舞咸池以𥙊地祗

乃奏姑洗歌南吕舞大卷以祀四望乃奏蕤賔歌黄鍾舞

大夏以𥙊山川乃奏夷則歌小吕舞大護以享先妣乃奏

無射歌夾鍾舞大武以享先祖凢六樂者文之以五聲播

之以八音

又曰凢六樂者一變而致羽物及川澤之祗再變而致羸

物及山林之祗三變而致鱗物及丘陵之祗四變而致毛

物及墳衍之祗五變而致介物及土祗六變而致象物及

天神

又曰凢樂圜鍾爲宫夾鍾爲角太簇爲徴姑洗爲羽靁鼓靁鼗

孤竹之管雲和之琴瑟雲門之舞冬日至於地上之圜丘

奏之(⿱艹石)樂六變則天神皆降皆得而禮矣凢樂函鍾爲宮

太簇爲角姑洗爲徴南呂爲羽靈鼗孫竹之管空桑之琴

瑟咸池之舞夏日至於澤中之方丘奏之(⿱艹石)樂八變則地祗

皆出可得而禮矣凢樂黄鍾爲宫大吕爲角大簇爲徴應

鍾爲羽路鼓路鼗隂竹之管龍門之琴瑟九德之歌九磬

之舞於宗廟之中奏之(⿱艹石)樂九變則人鬼可得而禮矣

又曰凢樂事以鍾鼓奏九夏肆夏王夏昭夏納夏章夏齊

夏蔟夏祴夏鷔夏以鍾鼓者先擊鍾次擊鼓九夏夏大也樂之大歌有九祴讀爲陔鼓之陔王出

入奏王夏尸出入奏肆夏牲出入奏昭夏四方賔來奏納夏臣有功奏章夏夫人出𥙊奏齊夏族人侍奏族夏客醉

而出奏陔夏公出入奏驁夏

禮曰凢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於

物而動故形於聲聲成方謂之音方猶文章比音而樂之及干

戚羽毛謂之樂千楯也戚斧也武舞所執也羽翟也旄牛尾也文武所執也樂者音之

所由生也其夲在人心之感於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聲

噍以殺其樂心感者其聲嘽以緩其喜心感者其聲發以

散其怒心感者其聲粗以厲其敬心感者其聲直以廉其

愛心感者其聲和以柔是故先王愼所以感之者宫爲君

啇爲臣角爲民徴爲事羽爲物五者不亂則無怗懘之音

凢音濁者尊清者卑懘弊敗不和皃也宫亂則荒其君驕啇亂則卑其君

壞角亂則憂其民怨徴亂則哀其事勤羽亂則危其財

匱五者皆亂迭相陵謂之慢鄭衛之音亂丗之音也比於慢

矣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也其政散其民流誣上行私

而不可正也是故知聲而不知音者禽獸是也知音而不知


樂者衆庶是也唯君子爲能知樂是故不知聲者不可與

言音不知音者不可與言樂知樂則㡬於禮矣禮樂皆得謂

之有德德者得也樂者爲同禮者爲異同則相親異則相

同謂齊好𢙣謂别貴賤也樂勝則流禮勝則離流謂合行不敬也離謂析居不和也

樂由中出和在心也禮自外作敬在㒵也樂由中出故静禮自外作

故文大樂必易大禮必簡樂至則無怨禮至則不爭揖讓

而天下治者禮樂之謂也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

同節和故百物不失節故祀天𥙊地明則有禮樂幽則有

鬼神如此則四海之内合敬同愛矣故知禮樂之情者能

作識禮樂之文者能述述謂訓其義也作者謂之聖述者謂之明

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

群物皆別化猶生也謂猶形體異也王者功成作樂治定制禮其功大

者其樂備其治辯者其禮具五帝殊時不相㳂樂三王異

丗不相襲禮樂極則憂禮粗則偏矣及夫敦樂而無憂禮

備而不偏者其唯大聖乎春作夏長仁也秋斂冬藏義也

仁近於樂義近於禮故聖人作樂以應天制禮以配地禮

樂明備天地官矣夫禮樂之極乎天而蟠乎地行乎隂陽

而通乎鬼神窮髙極逺而測深厚是故志微噍殺之音作而

民憂思嘽諧慢易繁文簡節之音作而民康樂粗厲猛起𡚒末

廣僨之音作而民剛毅廉直勁正莊誠之音作而民肅敬寛𥙿

内好順成和動之音作而民慈愛流僻邪散簡成滌濫之音

作而民滛亂故樂行而倫清耳目聦明血氣和平移風易

俗天下皆寧故曰樂者樂也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

欲以道制欲則樂而不亂以欲忘道則惑而不樂道謂仁義也欲

謂邪滛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廣樂以成其教樂行而民

嚮方可以觀德矣方猶道也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金石

絲竹樂之器也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三

者夲於心然後樂氣從之

又曰魏文侯問子夏曰吾端冕而聽古樂唯恐卧聽鄭衛

之音則不知倦敢問古樂之如彼何也新樂之如此何也子

夏對曰今夫古樂進旅退旅和正以廣絃匏笙簧㑹守拊

皷始奏以文復亂以武治亂以相訊疾以雅君子於是語

於是道古修身及家平均天下此古樂之發也今夫新樂

進俯退俯姦聲以濫溺而不止及獶侏儒獶雜子女不知

父子樂終不可以語不可以道古此新樂之發也文侯曰

敢問溺音何從而出也子夏對曰鄭音好濫滛志宋音燕

女溺志衛音趍數煩志齊音傲僻驕志四者滛於色而害

於徳是以𥙊祀弗用也詩云肅雍和鳴先祖是聽夫肅肅

敬也雍雍和也夫敬以和何事不行爲人君也謹其所好

𢙣而巳矣君好之則臣爲之上行之則民從之詩云誘民

孔易此之謂也然後聖人作爲鞉皷控褐壎箎此六者德

音之音也然後鍾磬竽瑟以和之干戚旄狄以舞之此所

以𥙊先王之廟也所以獻酬酳酢也所以官序貴賤各得

其冝也所以示後丗有尊卑長㓜之序也鍾聲鑑鑑以立

號號以立撗撗以立武君子聽鍾聲則思武臣石聲磬磬

以立辦辦以致死君子聽磬聲則思死封疆之臣絲聲哀

哀以立廉廉以立志君子聽琴瑟之聲則思志義之臣竹

聲濫濫以立㑹㑹以聚衆君子聽竽笙簫管之聲則思

畜聚之臣皷𥀷之聲懽讙以立動動以進衆君子聽皷鼙之

聲則思將帥之臣君子之聽音非聽其鏗鏘而巳也彼亦有

所合之也君子曰禮樂不可斯湏去身致樂以治心則易

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諒之心生則樂樂則安安

則乆乆則天天則神天則不言而信神則不怒而威致樂

以治心者也致猶深審也子讀如不子之子油然新生好貌也善心生則寡於利欲寡於利欲則樂矣至明

行成不言而見信如天也不怒而見畏如神致禮以治躬則莊敬莊敬則嚴威心

中斯湏不和不樂而鄙詐之心入之矣鄙詐入之謂利欲生外貌斯湏

不莊不敬而易慢之心入之矣故樂也者動於内者也禮

也者動於外者也樂極和禮極順内和而外順則民瞻其

顔色而弗與爭也望其容貌而不生易慢焉極至故德輝

動於内而民莫不承聽理發諸外而民莫不承順故曰致

禮樂之道舉而措之天下無難矣樂也者動於内者也禮

也者動於外者也故禮主其減樂主其盈減猶倦也盈猶溢也禮減

而進以進爲文樂盈而反以反爲文樂以統情禮以理行之情溢而行倦則進

之隘之則使反進則自免徃反謂自損抑也文猶羡也禮減而不進則銷樂盈而不

反則放故禮有報而樂有反滛於聲樂不能止也報續曰褒猶進也禮得其

報則樂樂得其反則安得謂曉其義知其帰禮之報樂之反其義一

也夫樂者先王之所以飾喜也軍旅鈇龯者先王所以飭

怒也故先王之喜怒皆得其儕焉○又曰孔子間居子夏

曰敢問何謂三無孔子曰無聲之樂無體之禮無服之喪

子夏曰三無旣得而聞之矣敢問何詩近之孔子曰夙夜

基命宥密無聲之樂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無體之禮也

凢民有喪匍匐救之無服之喪也子夏曰言盡於此而巳

乎孔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之服猶有五起焉無聲之樂氣志不違無體之禮威

儀遲遲無服之喪内恕孔悲無聲之樂氣志旣得無體之

禮威儀翼翼無服之喪施于四國無聲之樂氣志旣從無

體之禮上下和同無服之喪以畜萬邦無聲之樂日聞四

方無體之禮日就月將無服之喪純德孔明無聲之樂氣

志旣定無體之禮施及四海無服之喪施千孫子

又曰入門而金作示情也升歌清廟示德也下管象武示

事也是故古之君子不必親相與言也以禮樂相示而巳

又曰故天子之爲樂也以賞諸侯之有德者也德威而教

尊五糓時熟然後賞之以樂也

又曰郊特牲曰賔入大門而作肆夏示易以敬賔朝聘者易和恱也

卒爵而樂闋孔子屢嘆之美比禮也樂由陽來者禮由隂作者

隂陽和而萬物得也

傳曰曹太子來朝享曹太子𥘉獻樂奏而歎酒始獻也施父曰

曹太子其有憂乎非歎所也施父魯大夫也

又曰晉郄至如楚聘且莅盟楚子享之子反相爲地室而

懸焉郄至將登金奏作於下擊鍾而奏樂也驚而走出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