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十八 太平御览 卷之八十九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九十

太平御览卷第八十九

皇王部十四

   汉孝昭皇帝

   废帝海昏侯

   中宗孝宣皇帝

   孝元皇帝

   孝成皇帝

   孝哀皇帝

   孝平皇帝

   少帝孺子

   王莾

     孝昭皇帝

汉书帝纪曰孝昭皇帝讳弗之字曰不武帝少子也母赵倢妤本

以有奇异得幸服䖍曰婕妤有奇手指不伸案外戚传曰望气者云比有奇女天子气故称奇异也

及生帝有奇异文颖曰十四月乃生遂立为太子年八歳武帝崩太

子即皇帝位始元元年春二月黄鹄下建章宫太液池中

如淳曰谓之液者天地和液之气所为池案时汉用土德服色尚黄鹄色皆白而今更黄以为土德之端故纪之也

言承阴阳津液以作之公卿上寿赐诸侯王列侯宗室金钱各有差

巳亥上耕于钩盾弄田应劭曰时帝年九岁未能亲耕帝籍钩盾宦者近署故往试耕为戏

弄也案西京故事弄田在未央宫中也元鳯元年左将军上官桀桀子骠骑一

将军安与大将军霍光争权欲害之诈使人为燕王旦上

书言光罪时帝年十四觉其诈皆伏虽后有譛光者上辄

怒曰大将军国家忠臣先帝所属敢有譛毁者坐之光由

是得尽忠元年  夏四月帝崩于未央宫案帝九岁即位十三年寿

二十二也六月葬平陵

汉书赞曰昔周成王以孺子继位而有管蔡四国流言之

变孝昭㓜年即位亦有燕盖上官逆乱之谋成王不疑周

公孝昭委任霍光各因其时以成名大矣哉承孝武奢侈

馀弊师旅之后海内虚耗戸口减半光知时务之要轻繇

薄敛与民休息至始元元鳯之间匈奴和亲百姓充实举

贤良文学问民所疾苦议盐铁而罢推酤尊号曰昭不亦冝

乎〇后汉班固昭帝述曰孝昭㓜冲冢𫳐惟忠燕盖诪张实

睿实聦罪人斯得邦家和同

魏文帝周成汉昭论曰或方周成王于汉昭帝佥髙成而

下昭余以为周成王体上圣之休气禀贤妣之胎诲周邵

为保𫝊吕尚为太师口能言则行人称辞足能履则相者

导仪目厌威容之美耳饱仁义之声所谓沉渍𤣥流而沐

浴清风者矣犹有咎悔聆二叔之谤使周公东迁皇天赫

怒显明厥咎犹启金縢稽诸国史然后乃窹不亮周公之

圣德而信金縢之教言岂不暗哉夫孝昭父非武王母非

邑姜养帷盖主相则桀光体不承圣化不胎育保无仁孝

之质佐无隆平之治所谓生于𭰹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然而德与性成行与体并年在二七早知夙逹发燕书之

诈亮霍光之诚岂有启金縢信国史而后乃寤哉使夫成

昭均年而立易世而化质臣而治换乐而歌则汉不独少

周不独多〇魏丁仪周成汉昭论曰成王昭帝俱以襁褓之

㓜托于冢𫳐流言䜛兴此其艰险相似者也夫以发金縢

然后垂泣计日力便𮗜诈书明之迟速既有差矣且叔父

兄子非相嫌之处异姓君臣非相信之地霍光罹人谤而

不出周公赖天变而得之推此数者齐本而论末计重而

量轻汉昭之优周成甚明者也成王秀而获实其美在终

昭帝苗而不秀其得在始必不得巳而论二主余与夫始

者也

    废帝海昏侯

汉书曰昌邑哀王髆天汉四年立十一年薨子贺嗣立十

三年昭帝崩无嗣大将军霍光徴王驾典䘮王乘传诣大

安邸夜漏未尽一刻以火发书其日中贺发晡时至定陶

行百三十五里侍从者马死相望于道郎中令龚遂諌王

令还郎谒者五十馀人贺到济阳求长鸣鸡道买积竹杖

文颖注曰合竹作杖也过𢎞农使大奴善以衣车载女子旦至广明

东都门遂曰礼奔䘮望见国都哭此长安东郭门也贺曰

嗌痛不能哭至城门遂复言贺曰城门与郭门等耳旦至

未央宫东阙遂曰昌邑帐在是阙外驰道北文颖曰吊哭帐未至

帐所有南北行道马足未至数歩大王冝下车也向阙西

面伏哭尽哀止王曰诺到哭如仪王受皇帝玺绶袭尊号

即位二十七日行淫乱大将军光与群臣议白孝昭皇帝

后废贺归故国𥘉贺在国时数有怪尝见白犬髙三尺其

颈似人而冠方山冠后复见熊左右皆莫见又大鸟飞集

宫中王知恶之辄以问郎中令龚遂遂为言其故后又血污

王坐席王问遂遂叫然号曰空宫不乆妖祥数至血者阴忧

象也冝畏愼自省贺终不改节居无何就征既即位后王梦

青蝇之矢积西阶东可五六石以屋版瓦覆发视之青蝇

或曰恶蛇矢也问遂而不用其言卒至于废大将军光更尊孝

武帝曽孙是为宣皇帝

汉书曰昌邑王即位好弄SKchar闘虎使官奴𮪍乘游戏掖庭

之中与孝昭帝宫人淫乱诏掖庭令敢泄言腰斩王受玺

凡二十七日有罪千一百二十七条霍光迺即持其手解

脱其玺组奏上太后扶王下殿岀金马门群臣随送王西

面拜曰愚戆不任汉事起就乘舆副车大将军光送至昌

邑邸光谢曰王行自绝于天臣等驽怯不能杀身以报德

负王不敢负社稷愿王自爱

汉书曰王吉字子阳为昌邑中尉上䟽諌曰大王不好书

术而乐逸游冯试樽衔服虎曰樽促也或曰桂也撙音子本反驰骋不止口

倦乎叱咤手苦于辔棰身劳乎车舆朝则冒霜露昼则𬒳

埃尘夏则为大暑之所暴炙冬则为风寒之所偃薄偃靡也遇

疾风而靡也薄迫也数以耎脆之玉体耎柔而兖切犯勤劳之烦毒非所

以全寿命之宗也又非所以进仁义之隆也夫广厦之下

细毡之上明师居前劝诵在后上论唐虞之际下及殷周

之盛学仁圣之风习治国之道忻忻焉发愤忘食日新厥

德其乐岂不长哉大王诚留意则心有尧舜之志体有乔

松之寿美声誉发而上闻则福禄其臻而社稷安矣

     中宗孝宣皇帝

汉书帝纪曰孝宣皇帝讳询字次卿询之字曰谋武帝曽孙戾太子孙

也太子纳史良娣生皇孙纳王夫人生宣帝号曰皇曽

孙生数月遭巫蛊事太子良娣皇孙王夫人皆遇害曽孙

坐系郡邸狱邴吉为廷尉监治巫蛊怜曽孙之亡辜使女

徒乳养私给衣食至后元二年望气者言长安狱有天子

气上遣使者皆杀之内署令郭穰夜至郡邸狱吉拒闭不

得入曽孙赖吉得全因遭大赦吉乃载曽孙送祖母史良娣

家后有诏掖庭养视上属籍宗正时掖庭令张贺尝事戾

太子哀曽孙奉养甚谨以私钱供给教书既壮为取暴室

啬夫许广汉女曽孙因依𠋣广汉兄弟及祖母家受诗于

东海澓仲翁澓音髙才好学然亦喜游侠闘鸡走马具知

闾里之姧邪吏治得失周遍三辅常困于莲芍卤中尤乐

鄠杜间率常在下杜劭应曰下杜杜陵之下时㑹诸朝舎长安尚冠

里身足下有毛遍身及足下皆有毛卧居数有光曜毎买

饼所从买家辄大售亦以此自怪元平元年昭帝崩无嗣霍

光征昌邑王贺贺淫乱废七月光奏遣宗正得至尚冠里

舎沐浴赐御府衣太仆以𫐉猎车奉迎曽孙就齐宗正府

封为阳武侯群臣上玺即皇帝位甘露三年匈奴呼韩耶

单于皆来朝赞谒称藩臣而不名黄龙元年帝崩于未央

宫在位二十五年

汉书曰宣帝始立谒见髙庙大将军光叅乘上内严惮之(⿱艹石)

芒刺在背后张安丗代光叅乘天子从容肆意甚安及光身

死而宗族竟诛

汉书赞曰孝宣之治信赏必罚综核名实政事文学法理

之事咸精其能至于𠆸巧工匠器械自元成间鲜能及之

亦足以知吏称其职民安其业者也遭值匈奴乖乱推亡

固存李奇曰宣帝能朝呼韩而固存走郅支使远遁是推亡也信威北夷单于慕义稽

首称藩功光祖宗业垂后嗣可谓中兴侔德殷宗周宣矣

东观汉记曰光武下诏曰唯孝宣皇帝有功德其上尊号

曰中宗〇帝王丗纪曰宣帝庙名乐游

后汉班固宣帝述曰中宗明明寅用刑名时举传纳听断

惟精柔远能迩𬊤耀威灵龙荒朔漠莫不来庭丕显烈祖

尚于有成

    孝元皇帝

汉书帝纪曰孝元皇帝讳奭之字曰盛宣帝太子也母曰共哀

许皇后昔微时生民间及即位壮大和仁好儒见宣帝所

用多文法吏以刑名绳下大臣杨恽等坐刺讥辞语而诛

尝从容言陛下持刑太𭰹冝用儒生宣帝作色日汉家自

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理之奈何纯任德教且俗儒不逹

时冝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何足任乃叹曰乱我家

者太子也由是踈太子而爱淮阳王明察好法冝为吾子

而王母张婕妤尤幸上欲代太子然以少依许氏故终不

背焉宣帝崩太子即位频年行幸甘泉河东郊祀大畤祠

后土幸长杨射熊馆布车骑大猎竟宁元年崩于未央宫

在位十六年时年四十三

班固汉书赞曰臣外祖兄弟为元帝侍中应劭曰元成帝纪皆固父彪所

作臣班彪自说外祖言金敝也语臣曰元帝多才艺善史书鼓琴瑟吹

洞箫自度曲𬒳歌声分忖节度穷极要妙少而好儒及即位

徴用儒生委之以政薛贡韦匡迭为𫳐相而上牵制文义优

游不断孝宣之业衰矣然寛𢎞尽下岀于恭俭号令温雅

有古之风烈

应劭汉官仪曰孝武时天子以下未有帻元帝额上有壮

发不欲使人见乃始进帻群寮随焉

帝王世纪曰孝元皇帝庙名长寿

    孝成皇帝

汉书帝纪曰孝成皇帝讳骜字太孙元帝太子母曰王皇后元

帝在太子宫生帝于甲观𦘕堂如淳曰甲观馆名𦘕堂堂名为世嫡皇

孙宣帝爱之字曰太孙常置左右及为太子好经书为人

寛博谨愼𥘉居桂宫上尝急召太子出龙楼门不敢绝驰

应劭曰驰道天子之道西至直城门𣈆灼曰黄图西出南头弟二门得绝乃度上迟

之以状对上于是大恱乃著令太子得绝驰道其后幸酒

宴乐幸酒好酒也上不以为能而定陶恭王有才母傅昭仪又

爱上以故欲以恭王为嗣赖侍中丹护太子家辅助有功

上亦以先帝尤爱故得无废元帝崩太子即位频年幸甘

泉汾阴郊祠绥和二年崩于未央宫在位二十六年时年

四十五

汉书曰成帝好为微行从期门郎及私奴宫客多至十馀

人皆帯持刀剑或乘小车御者在道上或皆𮪍出入市里

郊野逺至旁县谷永曰今陛下弃万乘之冨贵乐人家之

贱事厌髙美之尊称好疋夫之卑字如淳曰称张放家人是卑字买私

田于民间畜私奴车马北宫挺身与群小晨夜相随乌集

醉饱吏民之家乱服共坐混淆无别典门户奉𪧐卫之臣

执干戈守空宫公卿百僚不知陛下所在积数年矣

汉书赞曰臣之姑晋灼曰班彪之姑后宫为婕妤父子兄弟得侍

帷幄数为臣言成帝善脩容仪升车正立不内頋疾言亲

指临朝渊嘿尊严(⿱艹石)神可谓穆穆天子之容矣博览古今

容受直辞公卿称职遭世承平上下和睦然耽于酒色赵

氏乱内外家擅朝言之可为于邑建始以来王氏始执国

命哀平矩祚莾遂篡位盖其威福之所由来者乆矣

帝王世纪曰成帝庙名池阳

杨雄酒赋叙曰汉孝成皇帝好酒雄作酒赋以讽之

    孝哀皇帝

汉书帝纪曰孝哀皇帝讳欣欣之字曰喜元帝庶孙定陶㳟王之

子也母曰丁SKchar好文辞法律入朝上令诵诗通习能说说

帝称其才时王祖母𫝊太后私赂遗上所幸赵昭仪及

帝舅主根根及昭仪见上无子亦欲预自结皆劝帝以为

嗣乃立为太子成帝崩太子即帝位建平二年待诏夏贺

良等言赤精子之䜟汉运中衰当再受命今冝改元易号乃

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𥘉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

漏刻以百二十为度八月诏曰夏贺良等言皆违经背古

不合时冝甲子制书非赦令也皆蠲除之贺良等皆伏辜元

寿三年帝崩于未央宫在位六年时年二十五

汉书曰孝哀皇帝性不好音及即帝位下诏曰孔子不云

乎放郑声郑声淫其罢乐府官郊祀乐及古之兵法武乐

在经法非郑卫之乐者条奏别属他官

又曰董贤少为太子舎人美丽自喜上即位见幸岀则叅

乘入侍左右旬月之间赏赐巨万贵震朝廷尝与上昼寝

籍上䄂上欲起贤未𮗜上不欲动揺之乃断䄂而起又召

贤女弟为昭仪更名其舎为椒风以配椒房武库禁兵尚

方珍宝上第尽在董氏乘舆乃其副也贤为大司马卫将

军年二十二上置酒从容视贤曰吾欲法尧禅舜何如侍

中王闳曰天下乃髙皇帝天下非陛下天下也统业至重

天子无戏言上乃黙然不恱

    孝平皇帝

汉书帝纪曰孝平皇帝讳衎之字曰乐元帝孙中山孝王之子也

年三岁时为王哀帝崩迎中山王即位元始五年为王莾

所鸩而崩有司议礼臣不殇君皇帝年已十四冝以礼敛

加元服

汉书赞曰孝平之世政自莾出褒善显功以自尊盛观

其文辞方外百蛮无思不服休徴嘉应颂声并作至乎变

异见于上民人怨于下莾亦不能文也

     少帝孺子

汉书曰孝平皇帝崩无子嗣绝宣帝曽孙有五人王莾恶

其长也兄弟不得相后乃徴宣帝𤣥孙广威侯婴年二岁

记以卜相最吉莾遂居摄如周公故事改曰居摄元年

月立婴为皇太子号曰孺子建国元年乃䇿命孺子以为

安定公莾执孺子手流涕曰今予迫皇天威命不得如周

公哀叹良乆孺子下殿北面称臣百寮莫不感恸莾敕阿

乳母不得与语常在四壁中至于长大不能名六畜后莾

以女孙妻之

帝王丗纪曰婴为孺子三年而废为安定公十五年而失

国始二年平陵方望等将婴聚众为天子数月更始乃杀

     王莾

汉书曰王莾字巨君孝元皇后之弟子也父及兄弟皆以

元成丗封侯辅政凡九侯五大司马唯莾父曼早死不侯

五侯侈靡莾独孤贫因折节为俭受礼经勤身博学事母

及寡㛐孤兄子行甚整又外交英俊内事诸父丗父鳯疾

莾侍病乱发垢面鳯且死以托太后及帝拜黄门郎永始

中封为新都侯游者为之谈说虚誉隆洽太后姊子淳于

长为九卿先进在莾右莾阴求其罪因大司马白之长伏诛莾以获忠直遂

擢为大司马辅政欲令名誉过前人遂克巳不倦岁馀成帝

崩哀帝即位傅太后丁SKchar皆称尊号丞相朱博奏莾前

不广尊尊之义请免为庶人乃遣就国杜门自守吏民怨讼

莾者以百数元寿元年徴莾岁馀哀帝崩莾为大司马平

帝即位太后临朝皆委政于莾群臣奏莾定䇿安宗庙赐

号安汉公莽以女配帝欲擅权帝母卫SKchar及舅并留中山

莾子宇恐帝大后见怨与师吴章夜持血洒莾门吏发𮗜

之莾执宇送狱死莽因作书八篇以戒子孙冝班郡国令

学官以著官簿比孝经吏人止书者八千馀人咸曰伊尹

为阿衡周公为太宰帝采伊周称号加公为宰衡又加九

锡鸾辂龙旗莽又増法五十条犯者徙之西海徙者以千

万数民始怨矣平帝疾莽作䇿请问愿以身代藏䇿金縢

平帝崩莽恶立长乃选子婴年三岁托以卜相最吉是月

前辉光谢嚣奏武功长孟通浚井得白石下有丹书文曰

告安汉公莽为皇帝符命之兴自此始矣群臣奏安汉公

居摄践祚服天子黻冕南面朝群臣车服岀入如天子郊

祀天地赞者曰假皇帝民臣谓之摄皇帝自称曰予改元

居摄二年东郡太守翟义立严郷侯刘信为天子移檄郡国

众十馀万莽惶惧抱孺子告祷郊庙仿大诰作䇿班于天

下莽既灭翟义自谓威徳巳盛遂谋即真之事矣莽母功

显君死意不在哀令太后下诏议其服莽奏太后下诏议

其服莽母太后称刘京上书言临淄县昌兴亭长辛尝梦

曰吾天公使我告亭长曰摄皇帝当为真即不信此亭中

当有新井旦起视诚有新井入地且百尺梓潼人哀章即

作铜匮为两捡其上书言莽为真天子昏时衣黄衣持匮

至髙庙付仆射以闻莾至髙庙拜受金匮还坐未央前殿

下书即真天子位号曰新以十二月癸酉为建国元年莽按

符命求得王盛从布衣登用百官并改名又改长安为常

安立祖庙五亲庙四又更作小钱与前大钱为二品百姓

不便农商失业民人至泣于市道遣五威将王奇班符命

四十二篇五威将乘乾文车驾坤六马背负鷩鸟之毛服

饰甚伟长安狂女子碧呼道中曰髙皇帝大怒趋归我国

不者九月必杀汝莽捕杀之更名匈奴为降奴是时有用

方技待诏黄门者或问莽形貌待诏曰葬所谓鸱目虎吻

豺狼之声故能食人亦当为人所食问者告之莽诛待诏

后常翳云母屏风非亲近莫得见也更名髙句骊为下句

骊五年丈母皇太后崩立庙长安新室丗丗献𥙊先帝配

食坐于床下又明六筦之令犯禁者至死临淮𤓰田仪𤓰

田名为盗贼琅耶女子吕母亦起莽之南郊铸作威斗(⿱艹石)

北斗欲以厌胜众兵莽见盗贼起乃命 太史推三万六

千岁历纪六年一改元布天下大募天下丁男及死罪囚

吏民奴名曰猪突狶勇以为锐卒莽见盗贼多欲规为自

安遂营长安城南堤封百顷亲举筑三千即言符命黄帝

以百二十女致仙乃遣分行天下博采淑女莽梦见长乐

宫铜人起立恶之使尚方镌灭铜人膺文又令虎贲武士入

髙庙杖剑四面提击桃汤赭鞭鞭洒屋壁又言黄帝建华

盖以登仙乃造之百官窃言此似轜车非仙物也莽知西

方溃叛乃遣分行天下井田众制㑹世祖与兄齐武王等

功拔𣗥阳立刘圣公为天子莽愈恐欲外视自安乃染其

发𩯭进所徴天下淑女立杜陵史氏女为皇后娉黄金三

万斤遣王邑王寻等兵百万号曰虎牙五威兵定山东围

昆阳丗祖来救昆阳邑等大败𨵿中闻之震恐命张邯称

符命事因曰易言伏戎于莽升其髙陵三岁不兴莽皇帝

名升谓刘伯升髙陵谓翟义封也犹殄灭不兴后莽兵败

莽忧惫不能食但饮酒㗖鳆鱼读军书倦因慿𥧌不复就

床也但为厌胜遣壊渭陵延陵门䍒罳曰无使民复思汉

也崔发言周礼左传国有太灾则哭以厌之莽乃至南郊

陈符命仰天曰皇天即授臣莽何不殄灭众贼因搏心大

哭气尽伏而叩头诸生小民甚悲哀及能诵䇿文者除为郎拜

将军九人为九虎将汉承相司直李松与邓曅攻京师以

王曼为校尉略地至长门宫而茂陵董喜等并假以号称

汉将长安旁兵四㑹城下争欲先入城贪立本大功莽分赦

城内狱囚皆授兵杀狶饮其血誓曰大功莽分不为新室

者社鬼记之众兵发掘莽妻子父祖冢烧其棺及九庙明

堂火照城中少年朱第张鱼等烧作室门斫敬法闼呼曰

反虏王莽何不出降火及掖庭莽避火宣室火辄随之宫

人妇女啼呼曰当奈何莽绀祠服带玺韨绀𭰹清袀音弋句切袀纯也言

纯为绀服也韨音弗持虞帝匕首天文郎案式于前曰时加某莽旋

席随斗而坐曰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群臣扶掖莽

自前殿南下椒除西出白虎就车之渐台欲阻池水独把

持符命威斗公卿大夫从官尚千馀人王邑昼夜战罢极

入见其子侍中睦解衣冠欲逃邑叱之令还父子共守莽

军人入殿中呼曰反虏王莽安在有羙人出房曰在渐台

众兵追之围数百重台上亦与战莽入室下晡时众兵上

台台上商人杜吴杀莽取其绶校尉公賔就见呉问绶主

所在曰室中西北陬就识斩莽首军人争分裂莽身支节

肌皮脔分争相杀者数千人传莽首诣更始悬于宛市中

百姓共提击之或切食其舌

应劭汉官仪曰㥽本无巾如今半㥽而巳王莽无发因为

施巾故里语曰王莽头秃施㥽屋

汉书赞曰王莽始起外戚折节力行以要名誉宗族称孝

师友归仁及其居位摄政成哀之际勤劳国家直道而行

动见称述其窃位南面处非所据㒹覆之𫝑险于桀纣而

莽晏然自以黄虞复出迺始恣睢𡚒其威诈滔天虐民穷

凶极恶毒流诸夏乱延蛮貊犹未足逹其欲焉是以四海

之内嚣然䘮其乐生之心中外愤怨逺近俱发城池不守

支体分裂遂令天下城邑为墟丘垅发掘害遍生民辜及

朽骨自书传所载乱臣贼子无道之人考其祸败未有如

莽甚者也昔𥘿燔诗书以立私议莽诵六经以文奸言同

归殊途俱成灭亡此皆亢龙绝气非命之运紫色䵷

馀分闺位圣王之驱除云尔非命非天命也紫间色䵷邪音岁月之馀分为闰言皆非





太平御览卷第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