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八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八

皇王部十三

   漢孝文皇帝

   孝景皇帝

   孝武皇帝

    漢孝文皇帝

春秋演孔圖曰戴玉英玉英文帝之首表象玉英而秀出

光中再光曰光也再再中也漢含孳曰夜景移位復中支

庶起也仁雄出日角用爲仁人之雄傑旣戴玉英且日角

也謂用於天下

史記曰孝文皇帝諱恒諱恒之字曰常謚法慈惠愛民曰文髙祖之中子也

髙祖十一年立爲代王都中都髙后八年髙后崩吕産等

欲爲亂以危劉氏大臣共誅之使迎代王王問左右郎中

令張武等議日漢大臣皆故髙帝時大將習兵多謀詐今

誅諸吕新啑血京師此以迎大王爲名實不可信願大王

稱疾無徃以觀其變中尉宋昌進曰夫𥘿失其政諸侯豪

傑並起人人自以爲得之者以萬數然卒踐天子位者劉

氏也天下絶望一矣髙帝封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此所謂

盤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強二矣漢興除𥘿苛政約法令施

德惠人人自安難動摇三也夫以吕太后之嚴立諸吕爲

三王擅權專制然而太尉以節入北軍一呼士皆左SKchar2

劉氏叛諸吕卒以滅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髙帝子獨

淮南王與大王大王又長賢聖仁孝聞於天下故大臣因

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卜之⻱兆得

大横占曰大横庚庚余爲天王夏啓以光代王曰寡人固

以爲王矣又何王卜人曰所謂天王者乃天子也代王乃

命宋昌叅乗張武等六人乗傳詣長安至髙陵休止而使

宋昌先馳之長安觀變昌至渭橋丞相巳下皆迎宋昌還

報代王馳至渭橋羣臣拜謁太尉勃進曰願請間言昌曰

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太尉乃跪上天子之

璽符代王謝曰至代邸而議之遂馳入代邸宗室大臣列

侯吏二千石皆伏固請代王西向讓者三南向讓者再遂

即天子位即日夕入未央宫三年匈奴入北地居河南爲

宼帝自甘泉之髙奴因幸太原見故羣臣皆賜之舉功行

賞十三年齊太倉令淳于公有罪當刑少女緹縈自傷泣

迺隨其父至長安上書願没入爲官婢贖父刑罪使得自

新書奏天子天子憐悲其意乃下詔曰夫刑至斷支體刻

肌膚終身不息何其楚痛豈稱爲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

又曰孝文皇帝從代來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馬服

御無所増益有不便輙弛以利民嘗欲作露臺召匠計之

直百金上曰百金中民十家之産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

之何以臺爲上常衣綈衣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曵地幃

帳不得文繍以示敦朴爲天下先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

以金銀銅錫爲飾呉王詐病不朝就賜几杖羣臣如袁盎

等稱說雖切常假借用之羣臣如張武等受賂遺金錢覺

上乃發御府金錢賜之以愧其心弗下吏專務以德化民

是以海内殷冨興於禮義後七年六月帝崩於未央宫遺

詔無發民男女哭臨服大功十五日小功十四纎七日釋

史記太史公曰孔子言必世然後仁善人之治國百年亦

可以勝殘去殺誠哉是言也漢興至孝文四十有餘載德

至盛也

漢書曰張蒼免相文帝以皇后弟竇廣國賢有行欲相之

曰恐天下以吾私廣國乃以御史大夫申徒嘉爲丞相

又曰武帝從容問東方朔曰吾欲化民豈有道乎朔對曰

願近述孝文皇帝之時當丗耆老皆聞見之貴爲天子冨

有四海身衣弋綈足履革舄以韋帶劒雚爲席兵木爲刃

服度曰兵器如木而無刃衣緼無文集上書囊以爲殿帷以道德爲麗

以義爲准於是天下望風成俗昭然化之

又曰賈捐之曰孝文皇帝閔中國未安偃武行文時有獻

千里馬者詔曰鸞旗在前屬車在後吉行日五十里朕乗

千里之馬獨先安之於是還馬與道里費

荀恱漢紀曰韓信爲左丞相與曹叅灌嬰擊魏王豹豹SKchar

曰薄SKchar負相之當生天子豹猜此言而反豹敗漢王納

SKchar實生文帝

又曰以孝文之明大朝之治百寮之賢而賈𧨏見排逐張

釋之十年不見省馮唐首白屈於郎豈不惜哉夫以絳侯

之忠功存社稷而猶見疑不亦痛乎

帝主丗紀曰孝文即位二十三年年四十七葬霸陵因山

爲體廟名頋城〇桓子新論曰漢太宗文帝有仁智通明

之徳承漢𥘉定躬儉省約以惠休百姓救贍困乏除肉刑

滅律法薄葬埋損輿服所謂逹於養生送終之實者也及

始從代徵時謀議狐疑能從宋昌之䇿應聲馳來即位而

偃武行文施布大恩欲息兵革與匈奴和親揔撮綱紀故

遂襃増隆爲太宗也而溺於俗儀斥逐材臣又不勝私恩

使嬖妾慎夫人與皇后同席以亂尊卑之倫所通而蔽也

風俗通曰孝成皇帝問劉向丗俗多傳道文皇帝少生於

軍不知父所在日𥙊於代城東門外髙帝數夢見一兒祭

巳使使至代求之果得文帝立爲代王後徴到後期不得

立日爲再中遂即位爲天子躬行至儉集上書囊以爲前

殿帷常居明光宮聽政爲皇太子治三年服天下平米升

一錢有此事不向對曰文帝生而爲王者子常居宫闕内

不棄捐軍中𥙊代東門外也髙后八年九月巳酉夕即位

時巳昬夜日不再中也文帝雖節儉未央前殿至奢雕文

及五彩𦘕華欀壁墻軒檻皆飾以黄金其𫝑不可以書囊

爲帷又帝率聽政宣室不在明光宮也薄太后孝景二年

薨不持三年服也匈奴數犯塞侵擾邊境候騎至甘泉𤇺

火通長安由是北邊置屯守戰設備胡兵連不解轉輸騷

擾費積虚耗因以年歳不登百姓飢乏榖糴嘗至石五百

非一升一錢也上曰臨朝揔政施號令何如未及對上復

謂向校尉宗室師𫝊耆舊洽聞親事先帝歷見三世得失

勿有所隱向曰文帝嘗過輦郎署呼郎中馮唐問以趙將

廉頗李牧唐言今雖有此人不能用也推輦而去還歸禁

中召責讓唐鄧通以佞幸吮癕見愛賜以蜀郡銅山令得

鑄錢通私家之冨侔於王者邦君又爲微行數幸通家衣

𦋺襲旃從侍中近臣常侍期門武騎獵漸臺下騎射狐兎

上曰後世皆言文帝治天下㡬致太平其德偕周成王此

語何從生向曰文帝治禮言者不傷其意臣無以大小至

即從容言上止輦聽之言事者多襃之後人見其遺文則

以爲然世之毀譽莫能得實審形者少隨聲者多然文帝

之節儉約身以變天下忍容言者含咽臣子之矩此過人

難及也

典論曰文帝慈孝寛𢎞仁厚躬脩𤣥黙以儉帥下奉生送

終事從約省美聲塞於宇宙仁風暢於四海

又曰文帝思賢甚於飢渇用人速於順流

班固漢書述曰太宗穆穆允㳟𤣥黙化民以躬帥下以德

我德如風民應如草國冨刑清登我漢道

     孝景皇帝

史記曰孝景皇帝孝文帝之中子也文帝𥘉在代前后有

三男及竇太后行前三子更死故景帝得立

漢書曰孝景皇帝諱啓字曰開應劭曰禮謚法布義行剛曰景文皇帝太子也

母竇太后七年六月文帝崩丁未太子即皇帝位

又曰孔子稱斯民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信哉周𥘿之

弊綱宻文峻而姦䡄不勝漢興掃除煩苛與民休息至于

孝文加之以恭儉孝景遵業五六十載之間移風易俗𥠖

民醇厚周言成康漢言文景美矣

又曰孝景即帝位竇嬰爲太子詹事帝弟梁孝王母竇太

后愛之孝王朝因醼昆弟飲是時上 未立太子酒酣上

於是從容曰千秋萬𡻕後傳王太后大欣嬰引巵酒進於

上曰天下者髙祖天下也父子相傳漢之約也何以得與

梁王太后由此憎嬰

帝王世紀曰孝景帝即位十六年年四十八葬陽陵廟名

德陽

班固漢書述曰孝景莅政諸侯放命尚書放命圯族鯀之惡懐其族𩔖吴楚七

國亦然也克伐七國王室以定非怠非荒務在農桑著于甲令

民用寜康

魏陳王曹植漢景帝賛曰景帝明徳繼文之則肅清王室

克滅七國省役薄賦百姓殷昌風移俗易齊美成康

    孝武皇帝

史記本紀曰考武皇帝漢書音義曰諱撤也孝景帝中子也母曰王

太后孝景四年以皇子爲膠東王七年栗太子廢爲臨江

王以膠東王爲太子孝景十六年崩太子即位爲孝武皇

漢書武帝紀曰後三年正月景帝崩甲子太子即位元朔

四年冬行幸甘泉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獲白

麟乃作白麟之歌元鼎四年冬十月行自夏陽東幸汾隂

十一月甲子后𡈽祠于汾隂睢之上⿱⺾⿰𩵋禾林曰睢音雖如淳曰睢者河之東岸也

元封元年應劭曰始封太山故政年也行自雲陽北歷上郡西河五原

出長城山登單于臺至于朔方臨北河勒兵十八萬騎旌旗

徑千餘里威震匈奴還祠黄帝于橋山乃歸甘泉遂東廵

於海上夏四月上還登封太山王者功成治定告成功於天封岱宗也助天髙也刻

石記號有金䇿石函SKchar玉檢之封焉降明堂案郊祠志曰𥘉天子封太山太山東北趾古時有明堂也

行自太山復東廵於海上至碣石文𨽻曰在遼西絫縣絫縣今罷屬臨榆此石着

海旁韋昭地理曰在古北平SKchar城西南也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春幸緱

氏遂至東萊夏四月還祠太山至SKchar服䖍曰瓠子隄名也蘇林曰在甄城

以南濮陽以西黄百歩𭰹五丈臨決河命從臣將軍以下皆負薪塞河隄

作瓠子之歌四年冬十月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應劭曰回中在

安定髙平有險阻蕭𨵿在其北通至長安也孟康曰回中在北池山險有武帝故宫如淳曰三輔黄圖云回中宫在

遂北廵蕭𨵿如淳曰匈奴傳匈奴入朝郍蕭𨵿在安定朝郍縣也五年冬南廵狩

至于盛唐如淳曰縣名也韋昭曰南郡也望祀虞舜于九疑應劭曰舜葬蒼梧九疑山

今在零陵營道也𥙊𤅬天柱山應劭曰𤄵音潜南嶽霍山𤄵縣名屬廬江文頴曰天柱山𤄵縣南有

自㝷陽浮江親射蛟江中獲之舳艫千里太𥘉元年

曰用夏正以正月爲𡻕首故改年爲太𥘉行幸太山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祀

上帝于明堂天漢三年應劭曰時頻年苦旱故改年爲天漢以祈甘雨晉灼曰取雲漢之詩

雨意也𥘉𣙜酒酤三月行幸泰山修封祀明堂還幸北地

祠常山瘞𤣥玉夏四月赦天下行所過母出田租太始三

年行幸甘泉宮饗外國客二月令天下大酺五月行幸東

海獲赤鴈作朱鴈之歌幸琅耶禮日成山孟康曰禮日祠日也韋昭曰成

山在東萊界還幸建章宫後元二年朝諸侯王于甘泉宫賜宗

室立皇子弗陵爲皇太子張晏曰昭帝也後但名弗以多難諱丁夘帝崩于

五柞宮案帝年十七即位即位五十四年壽七十一歳也張晏曰有五柞之樹故因以名宫在盭庢縣也

葬於茂陵

漢書賛曰漢承百王之弊髙祖撥亂反正文景務在養民

至于稽古禮文之事猶多闕焉孝武𥘉立卓然罷黜百家

表章六經遂疇咨海内舉其俊民與之立功興太學脩郊

祀改正朔定曆數恊章律作詩樂建封禪禮百神紹周後

號令文章煥焉可述後嗣得遵洪業而有三代之風如武

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儉以濟斯民雖詩書所稱

何有加焉

漢書宣帝紀曰本始三年尊孝武帝廟爲世宗廟奏盛德

之舞武帝廵狩所幸郡國皆立廟

荀恱漢紀論曰孝武皇帝規矩萬世之業固後世之基地

内脩文學外耀武威以延天下之士先王之風粲然可考

者矣然猶好其文未盡其實發其始不克其終奢侈而無

限窮兵極武百姓空竭萬民罷弊當此之時天下騷然海

内無聊而孝文之業衰焉○劉歆宗廟議曰孝武皇帝愍

中國罷勞無安寧之時乃遣大將㐲波樓船之屬㓕百越

七郡北攘匈奴降昆耶之衆置五屬國起朔方以奪其肥

饒之地東伐朝鮮起𤣥兔樂浪以斷匈奴之左臂西伐大

宛并三十六國結烏孫起燉煌酒泉張掖以隔氐羗裂匈

奴之右肩單于孤將遠遁漢北西垂無事斥地遠境起十

餘郡功業旣定而封丞相爲冨民侯以安天下冨實百姓

其規模可見又招集天下賢俊與恊心同謀興制度改正

朔易服色立天下之祀建封禪殊官號存周後定諸侯之

制永無逆爭之心至今累丗頼之單于守蕃百蕃百蠻服

從萬丗之基也中興之功未有髙焉〇漢武故事曰漢景

帝皇后姙身夢日入其懷景帝又夢見髙祖謂巳曰王美

人生子可名爲SKchar及生男日因名之焉武帝生於猗蘭殿

年四𡻕立爲膠東王數𡻕長主抱着其膝上問曰兒欲得

婦不膠東王曰欲得婦長主指左右長御百餘人皆云不

用末指其女問曰阿驕好不於是乃𥬇對曰好(⿱艹石)得阿驕

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長主大恱乃苦要上遂定㛰焉膠

東王爲皇太子時年七𡻕上曰SKchar者徹也因改曰徹丞相

周亞夫宴見時太子在側亞夫失意有怨色太子視之不

輟亞夫於是起帝曰爾何故視此人耶對曰此人可畏必

能作賊帝𥬇曰因此怏怏非少主之臣也廷尉上囚防年

繼母陳殺父因殺陳依律年殺母大逆論而帝疑之詔問

太子太子對曰夫繼母如母明其不及母也縁父之愛故

比之於母耳今繼母無狀手殺其父則下手之日母恩絶

矣冝與殺人者同不冝大逆論帝從之年棄市刑議者稱

善時太子年十四帝益以竒之從即位常晨徃夜還與霍

去病等十餘人皆輕服爲微行且以觀戯市里察民風俗

嘗至蓮勺通道中行行者皆奔避路上恠之使左右問之

云有持㦸詐呵者數十人時微行率不過二十人馬七八

疋更歩更騎衣如凡庶不可別也亦了無騶御而百姓咸

見之又嘗至栢谷夜投亭𪧐亭長不内乃𪧐於逆旅逆旅

翁謂上曰汝長大多力當勤稼穡何忽帶劒衆夜行此不

欲爲盗則淫耳上嘿然不應因乞漿飲翁荅曰吾止有溺

無漿也有頃還内上使覘之見翁方與少年十餘人皆持

弓矢刀劒令主人嫗出安過客嫗歸謂其翁曰吾觀此文

夫非常人也且亦有備不可圖也天寒嫗酌酒多與夫及

諸少年皆醉嫗自縳其夫諸少年皆走嫗出謝客殺雞作

食平旦上去是日還宫乃召逆旅夫妻見之賜嫗千金擢

其夫爲羽林郎自是懲戒希復微行上少好學招求天下

遺書上親自省校使莊助司馬相如等以𩔖分別之好醉

賦毎所行幸及竒獸異物輙命相如等賦之上亦自作詩

賦數百篇下筆即成𥘉不留思相如造文遲彌時而後成

上每難其工妙謂相如曰以吾之速易子之遲可乎相如

曰於臣則可未知陛下何如耳上大𥬇而不責也然性嚴

急不貸小過刑殺法令殊爲峻刻汲黯毎諌曰陛下愛才

樂士求之無倦比得人勞苦神明未盡其用輙巳殺之士

資無巳之誅臣恐天下賢才將盡於陛下欲與誰爲治乎

黯言之甚怒上𥬇而喻之行幸欣言中流與群臣飲醼乃

自作秋風辭頋謂群臣曰漢有六七之厄法應再受命宗

室子孫誰當應此者六七四十二代漢者當塗髙也群臣

進曰漢應天授命祚踰周殷子子孫孫萬世不絶陛下安

得此亡國之言過聽於臣妾乎上曰吾醉言耳然自古以

來不聞一姓遂長王天下者但使失之非吾父子可矣行

幸五柞宫謂霍光曰朕去死矣可立鈎弋子公善輔之三

月丙寅上晝卧不覺顔色不異而身冷無氣明日色漸變

SKchar目乃發哀告䘮未央前殿朝晡上祭(⿱艹石)有食之者常所

幸御葬畢悉居茂陵園上自婕妤以下二百餘人上幸之

如平生而傍人不見也光聞之乃更出宫人増爲五百人

因是遂絶始元二年吏吿民盗用乗輿御服者案其題乃

茂陵中明器也民別買得光疑葬日監官不謹容致盗竊

乃収將作以下繫長安獄考訊居𡻕餘鄴縣又有一人於

市貨玉杯吏疑其御物欲捕之因忽不見縣送其器推問

又茂陵中物也光自呼吏問之說市人形貌如先帝光於

是嘿然乃赦前所繫者𡻕餘上又見形謂陵令薛平曰吾

雖失世猶爲汝君奈何令吏卒上吾陵上磨刀劒乎忽然

不見因推問陵旁有方石以爲礪吏卒常盗磨刀劒甘泉

宫恒自然有鍾鼓聲𠋫者時見從官鹵簿似天子自後轉

稀至宣帝世乃絶宣帝即位尊孝武廟奏樂之曰虚中有

唱善者吿祠之曰白鵠羣飛集後庭西河立廟神光滿殿

狀如月東萊立廟有大鳥跡意路白龍夜見河東立廟

告祠之日白虎銜SKchar置殿前又有一人騎馬馬異於常馬

持捉一札賜將作丞曰聞汝績尅成賜汝金一斤因忽不

見札乃變爲金稱之有一斤廣川告祠之明日有鍾磬音

房户皆開夜有光香氣聞二三里宣帝親祠甘泉有頃紫

黃氣從西北來散於殿前肅然有風空中有妓樂聲群鳥

翔儛蔽天宣帝旣親覩光恠乃疑先帝有神復招諸方士

兾得仙焉

帝王世紀曰孝武皇帝廟名淵龍○幽明録曰漢武帝在

甘泉宫有玉女降常與帝圍碁相娱女風姿端正帝密恱

乃逼之玉女因唾帝靣而去遂病瘡經年故漢書云避暑

甘泉宫此其時也

劉歆七略曰孝武皇帝勑丞相公孫𢎞廣開獻書之路百

年之間書積如丘山故外有太常太史愽士之藏内有延

閣廣内祕室之府

桓子新論曰漢武帝材質尚妙有崇先廣統之規故即位

而開發大志考合古今獲前聖代事建正朔制度招選俊

傑𡚒楊威怒武義四加所征者服興起六藝廣進儒術自

開闢以來唯漢家最爲盛圖故顯爲世宗可謂悼尓絶世

之主矣然上乃多過差旣欲斥境廣土又乃貪利爭物之

無益者聞西夷大宛國有馬即大發軍兵攻取歷年士衆

多死但得數十疋耳又歌兒衛子夫因幸愛重乃隂求陳

皇后過惡而廢退之即立子夫其男爲太子後聽邪臣之

𧮂衛后以憂死太子出走滅亡不知其處信其巫蠱多徵

㑹邪僻求不急之方大起宫室内竭府庫外罷天下百姓

之死亡不可勝數此可謂通而蔽者○典論曰孝武帝承

累世之遺業遇中國之殷阜府庫餘錢帛倉廪畜腐粟因

此有意平滅匈奴而得清邊境矣故即位之𥘉從王恢之

書設馬邑之謀自元光以迄征和四五十載之間征匈奴

四十餘與踰廣漢絶梓嶺封狼居禪姑幕梁北河觀兵瀚

海刈單于之旗勦閼氏之首採符離之窟掃五王之庭納

休屠昆耶之附獲𥙊天金人之寳斬名王以千數馘首虜

以萬計旣窮追其散亡又摧破其積聚虜不暇於救死扶

傷疲於孕重墮殰元封𥘉躬執武節告以天子自將懼以

兩越之誅彼時號爲威震匈奴矣

後漢班固武帝述曰世宗曄曄思𢎞祖業疇咨熈載髦俊

並作厥作伊何百蠻是攘恢我疆宇外愽四荒武功旣抗

亦迪斯文憲章六學統一聖眞封禪郊祀𥙊旅百神恊律

改正饗兹永年

魏陳王曹植漢武帝賛曰世宗光光文帝是攘威震百蠻

恢拓土疆簡定律曆辨修舊章封天禪土功超百王

周𢈔信漢武帝聚書賛曰獻書路廣藏書柱開𥘿儒出谷

漢簡吹灰芝SKchar即𡈽玉匣封來坐觀風俗不岀蘭臺

陳沈烱𥙊漢武帝陵文曰臣聞橋山雖掩鼎湖之靈可祠

有魯遂荒大庭之跡不泯伏惟陛下降德猗蘭纂靈豐谷

漢道旣登神仙可望射之杲於海浦禮曰觀而稱功撗中

流於汾河指栢梁而髙宴何其甚樂豈不然歟旣而運屬

上僊道窮晏駕甲帳珠簾一朝零落茂陵玉椀遂岀人間

陵雲故基與原田而膴膴別風餘趾帶陵阜而茫茫覉旅

纆臣豈不落淚昔者承明見猒嚴助東歸駟馬可乗長卿

西返㳟聞故實竊有愚𠂻𮮐稷非馨敢望徼福爵臺之薦

空愴魏君痽丘之祠未光夏后瞻仰徽猷伏増悽懼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