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十七 太平御览 卷之八十八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十九

太平御览卷第八十八

皇王部十三

   汉孝文皇帝

   孝景皇帝

   孝武皇帝

    汉孝文皇帝

春秋演孔图曰戴玉英玉英文帝之首表象玉英而秀出

光中再光曰光也再再中也汉含孳曰夜景移位复中支

庶起也仁雄出日角用为仁人之雄杰既戴玉英且日角

也谓用于天下

史记曰孝文皇帝讳恒讳恒之字曰常谥法慈惠爱民曰文髙祖之中子也

髙祖十一年立为代王都中都髙后八年髙后崩吕产等

欲为乱以危刘氏大臣共诛之使迎代王王问左右郎中

令张武等议日汉大臣皆故髙帝时大将习兵多谋诈今

诛诸吕新喋血京师此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大王

称疾无往以观其变中尉宋昌进曰夫𥘿失其政诸侯豪

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然卒践天子位者刘

氏也天下绝望一矣髙帝封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此所谓

盘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𥘿苛政约法令施

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也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

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尉以节入北军一呼士皆左𥘵为

刘氏叛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髙帝子独

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

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卜之龟兆得

大横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代王曰寡人固

以为王矣又何王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也代王乃

命宋昌叅乘张武等六人乘传诣长安至髙陵休止而使

宋昌先驰之长安观变昌至渭桥丞相巳下皆迎宋昌还

报代王驰至渭桥群臣拜谒太尉勃进曰愿请间言昌曰

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太尉乃跪上天子之

玺符代王谢曰至代邸而议之遂驰入代邸宗室大臣列

侯吏二千石皆伏固请代王西向让者三南向让者再遂

即天子位即日夕入未央宫三年匈奴入北地居河南为

寇帝自甘泉之髙奴因幸太原见故群臣皆赐之举功行

赏十三年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少女缇萦自伤泣

迺随其父至长安上书愿没入为官婢赎父刑罪使得自

新书奏天子天子怜悲其意乃下诏曰夫刑至断支体刻

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

又曰孝文皇帝从代来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

御无所増益有不便辄弛以利民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

直百金上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

之何以台为上常衣绨衣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曵地帏

帐不得文繍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

以金银铜锡为饰呉王诈病不朝就赐几杖群臣如袁盎

等称说虽切常假借用之群臣如张武等受赂遗金钱觉

上乃发御府金钱赐之以愧其心弗下吏专务以德化民

是以海内殷冨兴于礼义后七年六月帝崩于未央宫遗

诏无发民男女哭临服大功十五日小功十四纎七日释

史记太史公曰孔子言必世然后仁善人之治国百年亦

可以胜残去杀诚哉是言也汉兴至孝文四十有馀载德

至盛也

汉书曰张苍免相文帝以皇后弟窦广国贤有行欲相之

曰恐天下以吾私广国乃以御史大夫申徒嘉为丞相

又曰武帝从容问东方朔曰吾欲化民岂有道乎朔对曰

愿近述孝文皇帝之时当丗耆老皆闻见之贵为天子冨

有四海身衣弋绨足履革舄以韦带剑雚为席兵木为刃

服度曰兵器如木而无刃衣缊无文集上书囊以为殿帷以道德为丽

以义为准于是天下望风成俗昭然化之

又曰贾捐 --捐之曰孝文皇帝闵中国未安偃武行文时有献

千里马者诏曰鸾旗在前属车在后吉行日五十里朕乘

千里之马独先安之于是还马与道里费

荀恱汉纪曰韩信为左丞相与曹叅灌婴击魏王豹豹SKchar

曰薄SKchar负相之当生天子豹猜此言而反豹败汉王纳

SKchar实生文帝

又曰以孝文之明大朝之治百寮之贤而贾𧨏见排逐张

释之十年不见省冯唐首白屈于郎岂不惜哉夫以绛侯

之忠功存社稷而犹见疑不亦痛乎

帝主丗纪曰孝文即位二十三年年四十七葬霸陵因山

为体庙名頋城〇桓子新论曰汉太宗文帝有仁智通明

之徳承汉𥘉定躬俭省约以惠休百姓救赡困乏除肉刑

灭律法薄葬埋损舆服所谓逹于养生送终之实者也及

始从代征时谋议狐疑能从宋昌之䇿应声驰来即位而

偃武行文施布大恩欲息兵革与匈奴和亲揔撮纲纪故

遂褒増隆为太宗也而溺于俗仪斥逐材臣又不胜私恩

使嬖妾慎夫人与皇后同席以乱尊卑之伦所通而蔽也

风俗通曰孝成皇帝问刘向丗俗多传道文皇帝少生于

军不知父所在日𥙊于代城东门外髙帝数梦见一儿祭

巳使使至代求之果得文帝立为代王后徴到后期不得

立日为再中遂即位为天子躬行至俭集上书囊以为前

殿帷常居明光宫听政为皇太子治三年服天下平米升

一钱有此事不向对曰文帝生而为王者子常居宫阙内

不弃捐 --捐军中𥙊代东门外也髙后八年九月巳酉夕即位

时巳昏夜日不再中也文帝虽节俭未央前殿至奢雕文

及五彩𦘕华欀壁墙轩槛皆饰以黄金其𫝑不可以书囊

为帷又帝率听政宣室不在明光宫也薄太后孝景二年

薨不持三年服也匈奴数犯塞侵扰边境候骑至甘泉𤇺

火通长安由是北边置屯守战设备胡兵连不解转输骚

扰费积虚耗因以年歳不登百姓饥乏榖籴尝至石五百

非一升一钱也上曰临朝揔政施号令何如未及对上复

谓向校尉宗室师𫝊耆旧洽闻亲事先帝历见三世得失

勿有所隐向曰文帝尝过辇郎署呼郎中冯唐问以赵将

廉颇李牧唐言今虽有此人不能用也推辇而去还归禁

中召责让唐邓通以佞幸吮癕见爱赐以蜀郡铜山令得

铸钱通私家之冨侔于王者邦君又为微行数幸通家衣

𦋺袭旃从侍中近臣常侍期门武𮪍猎渐台下骑射狐兔

上曰后世皆言文帝治天下㡬致太平其德偕周成王此

语何从生向曰文帝治礼言者不伤其意臣无以大小至

即从容言上止辇听之言事者多褒之后人见其遗文则

以为然世之毁誉莫能得实审形者少随声者多然文帝

之节俭约身以变天下忍容言者含咽臣子之矩此过人

难及也

典论曰文帝慈孝寛𢎞仁厚躬脩𤣥黙以俭帅下奉生送

终事从约省美声塞于宇宙仁风畅于四海

又曰文帝思贤甚于饥渇用人速于顺流

班固汉书述曰太宗穆穆允㳟𤣥黙化民以躬帅下以德

我德如风民应如草国冨刑清登我汉道

     孝景皇帝

史记曰孝景皇帝孝文帝之中子也文帝𥘉在代前后有

三男及窦太后行前三子更死故景帝得立

汉书曰孝景皇帝讳启字曰开应劭曰礼谥法布义行刚曰景文皇帝太子也

母窦太后七年六月文帝崩丁未太子即皇帝位

又曰孔子称斯民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信哉周𥘿之

弊纲宻文峻而奸䡄不胜汉兴扫除烦苛与民休息至于

孝文加之以恭俭孝景遵业五六十载之间移风易俗𥠖

民醇厚周言成康汉言文景美矣

又曰孝景即帝位窦婴为太子詹事帝弟梁孝王母窦太

后爱之孝王朝因宴昆弟饮是时上 未立太子酒酣上

于是从容曰千秋万岁后传王太后大欣婴引卮酒进于

上曰天下者髙祖天下也父子相传汉之约也何以得与

梁王太后由此憎婴

帝王世纪曰孝景帝即位十六年年四十八葬阳陵庙名

德阳

班固汉书述曰孝景莅政诸侯放命尚书放命圯族鲧之恶懐其族𩔖吴楚七

国亦然也克伐七国王室以定非怠非荒务在农桑著于甲令

民用寜康

魏陈王曹植汉景帝赞曰景帝明徳继文之则肃清王室

克灭七国省役薄赋百姓殷昌风移俗易齐美成康

    孝武皇帝

史记本纪曰考武皇帝汉书音义曰讳撤也孝景帝中子也母曰王

太后孝景四年以皇子为胶东王七年栗太子废为临江

王以胶东王为太子孝景十六年崩太子即位为孝武皇

汉书武帝纪曰后三年正月景帝崩甲子太子即位元朔

四年冬行幸甘泉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获白

麟乃作白麟之歌元鼎四年冬十月行自夏阳东幸汾阴

十一月甲子后𡈽祠于汾阴睢之上⿱⺾⿰𩵋禾林曰睢音虽如淳曰睢者河之东岸也

元封元年应劭曰始封太山故政年也行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

出长城山登单于台至于朔方临北河勒兵十八万𮪍旌旗

径千馀里威震匈奴还祠黄帝于桥山乃归甘泉遂东巡

于海上夏四月上还登封太山王者功成治定告成功于天封岱宗也助天髙也刻

石记号有金䇿石函金𭰖玉检之封焉降明堂案郊祠志曰𥘉天子封太山太山东北趾古时有明堂也

行自太山复东巡于海上至碣石文隶曰在辽西絫县絫县今罢属临榆此石着

海旁韦昭地理曰在古北平𭛌城西南也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春幸缑

氏遂至东莱夏四月还祠太山至SKchar服䖍曰瓠子堤名也苏林曰在甄城

以南濮阳以西黄百歩𭰹五丈临决河命从臣将军以下皆负薪塞河堤

作瓠子之歌四年冬十月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应劭曰回中在

安定髙平有险阻萧𨵿在其北通至长安也孟康曰回中在北池山险有武帝故宫如淳曰三辅黄图云回中宫在

遂北巡萧𨵿如淳曰匈奴传匈奴入朝郍萧𨵿在安定朝郍县也五年冬南巡狩

至于盛唐如淳曰县名也韦昭曰南郡也望祀虞舜于九疑应劭曰舜葬苍梧九疑山

今在零陵营道也𥙊𤅬天柱山应劭曰𤄵音潜南岳霍山𤄵县名属庐江文颖曰天柱山𤄵县南有

自寻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舳舻千里太𥘉元年

曰用夏正以正月为岁首故改年为太𥘉行幸太山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祀

上帝于明堂天汉三年应劭曰时频年苦旱故改年为天汉以祈甘雨晋灼曰取云汉之诗

求雨之意也𥘉榷酒酤三月行幸泰山修封祀明堂还幸北地

祠常山瘗𤣥玉夏四月赦天下行所过母出田租太始三

年行幸甘泉宫飨外国客二月令天下大酺五月行幸东

海获赤雁作朱雁之歌幸琅耶礼日成山孟康曰礼日祠日也韦昭曰成

山在东莱界还幸建章宫后元二年朝诸侯王于甘泉宫赐宗

室立皇子弗陵为皇太子张晏曰昭帝也后但名弗以多难讳丁卯帝崩于

五柞宫案帝年十七即位即位五十四年寿七十一歳也张晏曰有五柞之树故因以名宫在盭庢县也

葬于茂陵

汉书赞曰汉承百王之弊髙祖拨乱反正文景务在养民

至于稽古礼文之事犹多阙焉孝武𥘉立卓然罢黜百家

表章六经遂畴咨海内举其俊民与之立功兴太学脩郊

祀改正朔定历数恊章律作诗乐建封禅礼百神绍周后

号令文章焕焉可述后嗣得遵洪业而有三代之风如武

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

何有加焉

汉书宣帝纪曰本始三年尊孝武帝庙为世宗庙奏盛德

之舞武帝巡狩所幸郡国皆立庙

荀恱汉纪论曰孝武皇帝规矩万世之业固后世之基地

内脩文学外耀武威以延天下之士先王之风粲然可考

者矣然犹好其文未尽其实发其始不克其终奢侈而无

限穷兵极武百姓空竭万民罢弊当此之时天下骚然海

内无聊而孝文之业衰焉○刘歆宗庙议曰孝武皇帝愍

中国罢劳无安宁之时乃遣大将㐲波楼船之属㓕百越

七郡北攘匈奴降昆耶之众置五属国起朔方以夺其肥

饶之地东伐朝鲜起𤣥兔乐浪以断匈奴之左臂西伐大

宛并三十六国结乌孙起炖煌酒泉张掖以隔氐羌裂匈

奴之右肩单于孤将远遁汉北西垂无事斥地远境起十

馀郡功业既定而封丞相为冨民侯以安天下冨实百姓

其规模可见又招集天下贤俊与恊心同谋兴制度改正

朔易服色立天下之祀建封禅殊官号存周后定诸侯之

制永无逆争之心至今累丗赖之单于守蕃百蕃百蛮服

从万丗之基也中兴之功未有髙焉〇汉武故事曰汉景

帝皇后妊身梦日入其怀景帝又梦见髙祖谓巳曰王美

人生子可名为SKchar及生男日因名之焉武帝生于猗兰殿

年四岁立为胶东王数岁长主抱着其膝上问曰儿欲得

妇不胶东王曰欲得妇长主指左右长御百馀人皆云不

用末指其女问曰阿骄好不于是乃𥬇对曰好(⿱艹石)得阿骄

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长主大恱乃苦要上遂定㛰焉胶

东王为皇太子时年七岁上曰SKchar者彻也因改曰彻丞相

周亚夫宴见时太子在侧亚夫失意有怨色太子视之不

辍亚夫于是起帝曰尔何故视此人耶对曰此人可畏必

能作贼帝𥬇曰因此怏怏非少主之臣也廷尉上囚防年

继母陈杀父因杀陈依律年杀母大逆论而帝疑之诏问

太子太子对曰夫继母如母明其不及母也縁父之爱故

比之于母耳今继母无状手杀其父则下手之日母恩绝

矣冝与杀人者同不冝大逆论帝从之年弃市刑议者称

善时太子年十四帝益以奇之从即位常晨往夜还与霍

去病等十馀人皆轻服为微行且以观戏市里察民风俗

尝至莲勺通道中行行者皆奔避路上怪之使左右问之

云有持㦸诈呵者数十人时微行率不过二十人马七八

疋更歩更𮪍衣如凡庶不可别也亦了无驺御而百姓咸

见之又尝至柏谷夜投亭𪧐亭长不内乃𪧐于逆旅逆旅

翁谓上曰汝长大多力当勤稼穑何忽带剑众夜行此不

欲为盗则淫耳上嘿然不应因乞浆饮翁答曰吾止有溺

无浆也有顷还内上使觇之见翁方与少年十馀人皆持

弓矢刀剑令主人妪出安过客妪归谓其翁曰吾观此文

夫非常人也且亦有备不可图也天寒妪酌酒多与夫及

诸少年皆醉妪自䌸其夫诸少年皆走妪出谢客杀鸡作

食平旦上去是日还宫乃召逆旅夫妻见之赐妪千金擢

其夫为羽林郎自是惩戒希复微行上少好学招求天下

遗书上亲自省校使庄助司马相如等以𩔖分别之好醉

赋毎所行幸及奇兽异物辄命相如等赋之上亦自作诗

赋数百篇下笔即成𥘉不留思相如造文迟弥时而后成

上每难其工妙谓相如曰以吾之速易子之迟可乎相如

曰于臣则可未知陛下何如耳上大𥬇而不责也然性严

急不贷小过刑杀法令殊为峻刻汲黯毎諌曰陛下爱才

乐士求之无倦比得人劳苦神明未尽其用辄巳杀之士

资无巳之诛臣恐天下贤才将尽于陛下欲与谁为治乎

黯言之甚怒上𥬇而喻之行幸欣言中流与群臣饮宴乃

自作秋风辞頋谓群臣曰汉有六七之厄法应再受命宗

室子孙谁当应此者六七四十二代汉者当涂髙也群臣

进曰汉应天授命祚逾周殷子子孙孙万世不绝陛下安

得此亡国之言过听于臣妾乎上曰吾醉言耳然自古以

来不闻一姓遂长王天下者但使失之非吾父子可矣行

幸五柞宫谓霍光曰朕去死矣可立钩弋子公善辅之三

月丙寅上昼卧不觉颜色不异而身冷无气明日色渐变

𨳲目乃发哀告䘮未央前殿朝晡上祭(⿱艹石)有食之者常所

幸御葬毕悉居茂陵园上自婕妤以下二百馀人上幸之

如平生而傍人不见也光闻之乃更出宫人増为五百人

因是遂绝始元二年吏告民盗用乘舆御服者案其题乃

茂陵中明器也民别买得光疑葬日监官不谨容致盗窃

乃收将作以下系长安狱考讯居岁馀邺县又有一人于

市货玉杯吏疑其御物欲捕之因忽不见县送其器推问

又茂陵中物也光自呼吏问之说市人形貌如先帝光于

是嘿然乃赦前所系者岁馀上又见形谓陵令薛平曰吾

虽失世犹为汝君奈何令吏卒上吾陵上磨刀剑乎忽然

不见因推问陵旁有方石以为砺吏卒常盗磨刀剑甘泉

宫恒自然有锺鼓声𠋫者时见从官卤簿似天子自后转

稀至宣帝世乃绝宣帝即位尊孝武庙奏乐之曰虚中有

唱善者告祠之曰白鹄群飞集后庭西河立庙神光满殿

状如月东莱立庙有大鸟迹意路白龙夜见河东立庙

告祠之日白虎衔SKchar置殿前又有一人骑马马异于常马

持捉一札赐将作丞曰闻汝绩克成赐汝金一斤因忽不

见札乃变为金称之有一斤广川告祠之明日有锺磬音

房户皆开夜有光香气闻二三里宣帝亲祠甘泉有顷紫

黄气从西北来散于殿前肃然有风空中有妓乐声群鸟

翔儛蔽天宣帝既亲睹光怪乃疑先帝有神复招诸方士

兾得仙焉

帝王世纪曰孝武皇帝庙名渊龙○幽明录曰汉武帝在

甘泉宫有玉女降常与帝围棋相娱女风姿端正帝密恱

乃逼之玉女因唾帝面而去遂病疮经年故汉书云避暑

甘泉宫此其时也

刘歆七略曰孝武皇帝敕丞相公孙𢎞广开献书之路百

年之间书积如丘山故外有太常太史博士之藏内有延

阁广内秘室之府

桓子新论曰汉武帝材质尚妙有崇先广统之规故即位

而开发大志考合古今获前圣代事建正朔制度招选俊

杰𡚒杨威怒武义四加所征者服兴起六艺广进儒术自

开辟以来唯汉家最为盛图故显为世宗可谓悼尓绝世

之主矣然上乃多过差既欲斥境广土又乃贪利争物之

无益者闻西夷大宛国有马即大发军兵攻取历年士众

多死但得数十疋耳又歌儿卫子夫因幸爱重乃阴求陈

皇后过恶而废退之即立子夫其男为太子后听邪臣之

𧮂卫后以忧死太子出走灭亡不知其处信其巫蛊多征

㑹邪僻求不急之方大起宫室内竭府库外罢天下百姓

之死亡不可胜数此可谓通而蔽者○典论曰孝武帝承

累世之遗业遇中国之殷阜府库馀钱帛仓廪(“㐭”换为“面”)畜腐粟因

此有意平灭匈奴而得清边境矣故即位之𥘉从王恢之

书设马邑之谋自元光以迄征和四五十载之间征匈奴

四十馀与逾广汉绝梓岭封狼居禅姑幕梁北河观兵瀚

海刈单于之旗剿阏氏之首采符离之窟扫五王之庭纳

休屠昆耶之附获𥙊天金人之宝斩名王以千数馘首虏

以万计既穷追其散亡又摧破其积聚虏不暇于救死扶

伤疲于孕重堕㱩元封𥘉躬执武节告以天子自将惧以

两越之诛彼时号为威震匈奴矣

后汉班固武帝述曰世宗晔晔思𢎞祖业畴咨熙载髦俊

并作厥作伊何百蛮是攘恢我疆宇外博四荒武功既抗

亦迪斯文宪章六学统一圣真封禅郊祀𥙊旅百神恊律

改正飨兹永年

魏陈王曹植汉武帝赞曰世宗光光文帝是攘威震百蛮

恢拓土疆简定律历辨修旧章封天禅土功超百王

周𢈔信汉武帝聚书赞曰献书路广藏书柱开𥘿儒出谷

汉简吹灰 -- 灰 芝𭰖即𡈽玉匣封来坐观风俗不岀兰台

陈沈炯𥙊汉武帝陵文曰臣闻桥山虽掩鼎湖之灵可祠

有鲁遂荒大庭之迹不泯伏惟陛下降德猗兰纂灵丰谷

汉道既登神仙可望射之杲于海浦礼曰观而称功撗中

流于汾河指柏梁而髙宴何其甚乐岂不然欤既而运属

上仙道穷晏驾甲帐珠帘一朝零落茂陵玉碗遂岀人间

陵云故基与原田而膴膴别风馀趾带陵阜而茫茫覉旅

𬙊臣岂不落泪昔者承明见猒严助东归驷马可乘长卿

西返㳟闻故实窃有愚𠂻𮮐稷非馨敢望徼福爵台之荐

空怆魏君痽丘之祠未光夏后瞻仰徽猷伏増凄惧


太平御览卷第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