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八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七   皇王部十二

  漢髙祖皇帝項籍  孝  惠皇帝

  前少帝      後少帝

     漢髙祖皇帝

河圖曰帝劉季曰角戴勝斗𮌎龜背龍眼長七尺八寸明

聖而寛仁

又曰劉受紀昌光岀軫五星聚井

龍魚河圖曰髙皇攝正揔萬庭四海歸詠治武明文德道

治承天精元祚興隆恊聖靈

尚書帝命驗曰賊起蜚夘生虎賊起蜚始皇立也卯劉字之别也皇立而劉生虎仁

男髙

又曰有人雄起戴玉英玉英寳物之名戴之謂骨表祈旦失籥亡其金

祈讀曰哲白也謂之素也且失籥户將開金虎獸之長喻於秦君東南紛注精起紛紛動擾

之貌注星之精起謂劉氏也

尚書考靈耀曰卯金岀軫握命孔符卯金劉字之别軫楚分野之星符圖書劉

所握天命孔子制圖書

詩含神霧曰含始吞赤珠刻曰玉英生漢皇刻刻鏤也有玉英之文

春秋演孔圖曰其人曰角龍顔始卯金刀含仁義

春秋燿鈎曰庶人爭權赤帝之精庶人項羽劉季者也争權並欲起也

史記曰髙祖沛豐邑中陽里人姓劉氏字季母媪嘗息大

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暝父太公往視則見蛟龍

於上巳而有娠遂産髙祖髙祖爲人隆凖而龍顔美鬚

左股有七十二黒子仁而愛人意豁如也爲泗上亭長廷

中吏無不狎侮好酒及色常從王媪武負貰酒時飲醉卧

負王媪見其上常有龍恠之髙祖每酤留飲酒讎如淳曰讎

數陪嘗繇咸陽縱觀始皇帝曰嗟乎丈夫當如此也髙

祖以亭長爲縣送徒驪山到豐西澤中止飲夜皆解縱所

送徒徒中壯士願從者十餘人髙祖𬒳酒夜經澤中令一人

行前還報曰前有大蛇當徑願還髙祖醉曰壯士行何畏

乃前拔劒斬虵虵分爲兩道開行數里醉困卧後人來至

虵所有一老嫗夜𡘜人問何哭嫗曰人殺吾子人曰嫗子

何爲見殺嫗曰吾子白帝子也化爲虵當道今爲赤帝子

斬之因忽不見後人至告髙祖髙祖乃心獨喜𥘿始皇帝

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東遊以厭當之髙祖隠於芒碭山

間吕后與人俱來常得之髙祖恠問吕后曰季所居上常

有雲氣故從徃常得季髙祖又喜沛中子弟或聞之多欲

附者𥘿二世元年秋陳勝等起沛令欲以沛應勝沛父老

皆曰生平所聞劉季竒恠當貴且卜筮之莫如劉季最吉

乃立爲沛公祠黄帝𥙊蚩尤於沛庭而釁鼓旗熾皆赤漢

元年冬十月五星聚於東井沛公兵先諸侯至霸上𥘿王

子嬰降軹道旁遂西入咸陽召諸縣豪桀曰父老苦𥘿苛

法乆矣誹謗者族偶語者棄市吾與諸侯約先入𨵿者王

之吾當王𨵿中與父老約法三章耳殺人者死傷人及盗

抵罪餘悉除去𥘿民大喜五年項羽㓕諸侯尊漢王爲皇

帝天下大定髙祖都雒陽置酒南宫髙祖曰通侯諸將無

敢隠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項氏之所以失天

下者何髙起孟康曰姓髙名起也王陵對曰陛下慢而侮人攻城略地

降下者因以予之與天下同利也項羽妬賢嫉能有功者

害之賢者疑之戰勝而不與人功得地而不與人利此所

以失天下者也髙祖曰公知其一未知其二運籌䇿於帷

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

餉饋不絶粮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衆戰必勝攻必取

吾不如韓信此三人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所以取天

下也戍卒婁敬說髙祖曰都雒陽不便不如入𨵿據𥘿之

國上以問張良因勸上即日車駕西都長安九年髙祖大

朝諸侯群臣置酒未央前殿上奉玉巵起爲太上皇壽曰

始大人嘗以臣無頼不能治産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

就與仲力孰多群臣皆稱萬𡻕大爲𥬇樂髙祖廻歸過沛

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發沛中兒得百二

十人教之歌酒酣髙祖擊筑自爲歌詩曰大風起𠔃雲飛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加海内𠔃歸故郷安得猛士𠔃守四方令兒皆和習

之髙祖乃起舞慷慨傷懐泣數行下謂沛父兄曰遊子悲

故郷吾雖都𨵿中萬𡻕後吾䰟魄猶樂思沛且朕自沛公

以誅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爲朕湯沐邑後其民世世無

有所與沛父兄諸母故人曰樂飲極歡道舊故爲𥬇樂十

餘日髙祖欲去沛父兄固請留髙祖曰吾人衆多父兄不

能給乃玄沛中空縣皆之邑西獻獻牛髙祖復留止張飲

三日張宴曰張張惟髙祖擊黥布時爲流矢所中行道病甚吕后

迎良醫醫入見髙祖問醫醫曰病可治於是髙祖嫚罵之

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劔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雖

扁鵲亦何益遂不使治病四月甲辰崩于長樂宫時年六

十一在位十二年葬長陵群臣上尊號爲髙皇帝令郡國

諸侯各立髙祖廟以𡻕時祠及孝惠五年思髙祖之悲樂

沛以沛宫爲髙祖原廟也𥘉髙祖不脩文學而性明逹好

謀能聽自監門戍卒見之如舊𥘉從民心作三章之約天

下旣定命蕭何治律令韓信申軍法張蒼定章程如淳曰章歷數

之章術也程者權衡丈尺斛斗之平叔孫通制禮儀陸賈造新語又與功臣

剖符作誓丹書鐵契金匱石室藏之宗廟雖日不暇給規

摹弘逺矣

又曰范増說項羽曰沛公居山東貪於財貨好美姬今入

𨵿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

漢書賛曰漢承堯運徳祚巳盛斷虵著符旗幟尚赤恊于

火德自然之應得天統矣

荀恱漢紀曰項羽自立爲楚王王梁楚地九郡都彭城立

沛公爲漢王王巴蜀漢中四十一縣都南鄭諸侯皆就國

漢王欲攻楚丞相蕭何諌曰雖王漢之惡不猶愈於死乎

且語曰天漢其稱甚羙夫能屈於一人之下則伸於萬人

之上湯武是也願大王王漢撫其民以致賢人收用巴蜀

還定三𥘿天下可圖乃就國

又曰髙祖開建大業統辟元功度量規矩不可尚矣是時

天下𥘉定而庶事草創故韶夏之音未有聞焉

楚漢春秋曰項王在鴻門而亞父諌曰吾使人望沛公其

氣衝天五彩湘糺或似雲或似龍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氣

也不(⿱艹石)殺之

帝王世紀曰豐公家于沛之豐沛邑之陽里其妻夢赤馬

(⿱艹石)龍戯巳而生執嘉是爲太公即太上皇也太上皇之妃

曰媪是爲昭靈后名含始遊於洛池有玉鷄衘赤珠出刻

曰玉英吞此者王含始吞之生邦字季

又曰𤣥晏先王曰禮稱至道以王義道以霸觀漢祖之取

天下也遭𥘿世暴亂不偕尺土之資不權將相之柄發迹

泗亭𡚒其智謀羈勒英雄鞭驅天下或以威服或以德致

或以義成或以權斷逆順不常霸王之道𮦀焉是以聖君

帝王之位而無一定之制三代之美固難及矣後漢班叔

皮王命論曰在昔帝堯之禪曰咨爾舜天之暦數在爾躬

舜亦命禹暨于稷契咸佐唐堯光濟四海弈世載德至于

湯武而有天下雖其遭遇異時禪代不同至于應天順民

其揆一也是故劉氏承堯之祚氏族之世著于春秋唐據

火德而漢紹之始起沛澤則神母夜號以彰赤帝之符由

是言之帝王之作必有明聖顯懿之德豐功厚利積累之

業然後精誠通于神明流澤加於生人故能爲鬼神所福

饗天下所歸往未見運世無本功德不能紀而得堀然在

此位者世俗見髙祖興於布衣不逹其故以爲適遭暴亂

得𡚒其劒遊說之士至比天下於逐鹿幸捷而得之不知

神器有命不可智力求悲夫此世之所以多亂臣賊子者

     項籍

河圖曰恠目勇敢重瞳大力楚之邦

尚書中𠋫曰自號之王霸姓有工項羽爲西楚霸王工項宇之側

史記曰項籍者下相人也地里志云臨淮有下相縣字羽𥘉起時年二

十四季父項梁梁父即楚將項燕爲𥘿將王剪所戮項氏

世世爲楚將封於項故姓項氏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劒

又不成項梁怒之籍曰書足以記名姓而巳劒一人敵不

足學學萬人敵於是項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梁殺人與

籍避仇於呉𥘿始皇帝遊㑹稽渡浙江梁與籍俱觀籍曰

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曰無妄言族矣梁以此竒之籍

身長八尺餘力能扛鼎韋昭曰扛舉也才氣過人𥘿二世元年九

月㑹稽守餘廣曰爾時未云太守也 通 謂梁曰楚漢春秋曰㑹稽假守適通也吾欲

發兵使公及桓楚爲將是時桓楚亡在澤中梁曰桓楚亡

人莫知其處獨籍知召籍使授命召桓楚守曰諾梁召籍

入須㬰梁眴籍曰可行矣於是籍遂拔劒斬守頭遂舉呉

中兵使人收下縣得精兵八千人項梁乃渡江而西凡六

七萬人軍下邳此時沛公亦起沛往焉乃求楚懷王孫立

以爲楚懷王王召宋義以爲上將軍項羽爲魯公次將范

増爲末將諸別將皆屬宋義號爲卿子冠軍項羽晨朝上

將軍宋義即其帳中斬宋義頭出令軍中曰宋義與齊謀

反楚楚王隂令羽誅之當是時諸將皆懾服莫敢枝梧

曰梧當枝猶枝桿也臣瓉曰小杜爲枝邪柱爲梧今屋梧邪柱是也皆曰首立楚者將軍家

也今將軍誅亂乃相與共立羽爲假上將軍懷王因使羽

爲上將軍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釡甑燒廬舎持三日

糧以示士必死無一還心於是至則圍王離與𥘿軍遇九

戰絶其甬道大破之虜王離諸將皆從壁觀楚戰士無不

一當十呼聲動天地項羽召見諸侯諸侯入轅門張晏注曰軍行

以車爲陣轅相𠋣爲門曰轅門無不SKchar行而前莫敢仰視項羽引兵西屠

咸陽殺𥘿降王子嬰燒𥘿宫室火三月不滅收其寳貨婦

女而東人或說項王曰𨵿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以

霸項王見𥘿宮室皆以燒殘破又心懐思欲東歸曰冨貴

不歸故郷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說者曰人言楚人沐猴

而冠耳果然張晏曰沐猴猕猴也項王自立爲西楚霸王王九部都

彭城漢之二年漢王伐楚皆巳入彭城收其寳貨項王乃

從蕭晨擊漢軍而東至彭城大破漢軍漢軍皆走相

隨入榖泗水二水皆在沛郡彭城殺漢卒十餘萬人漢卒皆南走山

楚又追擊之靈壁東徐廣曰在彭城睢水上徐廣曰睢水彭城西水入泗水漢軍

却爲楚所擠擠排多殺漢卒十餘萬皆入睢水睢水爲之

不流圍漢王三匝於是大風從西北起折木發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沙石

窈𡨋晝晦逢迎楚軍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

𮪍遁去漢之四年項王西與漢俱臨廣武而軍孟康注曰築兩城相

對在廣武敖倉西三皇山山上相守數月當此時彭越數反梁也絶楚糧

道項王患之楚漢乆相持未決丁壯苦軍旅老弱罷轉漕

項王謂漢王曰天下匈匈數𡻕者徒以吾兩人耳願與漢

王挑戰李竒曰挑身獨戰不湏衆也挑音茶了反瓉曰挑戰擿撓敵求戰古謂之致師决雌雄無

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爲也漢王𥬇謝曰吾寧闘智不能闘

力項王命壯士出挑戰漢王有善𮪍射者樓煩應劭曰樓煩今樓煩

楚挑戰三合樓煩輙射殺之項王大怒乃自𬒳甲持㦸

挑戰樓煩欲射之項王瞋目叱之樓煩目不敢視手不敢

發遂走還入壁不敢復出漢王使人間問之乃項王也漢

王大驚於是項王乃即漢王相與臨廣武間而語漢王數

之項王怒甚欲一戰漢王不聽項王伏弩射中漢王漢王

傷走入成臯項王乃與約中分天下割鴻溝以西者爲漢

文頴曰於榮陽下引河東爲鴻溝以通宋鄭陳蔡曹衛兵濟汝淮泗㑹於楚即今官渡水也鴻溝而東

者爲楚項王巳約乃引兵解而東歸漢欲西歸張良陳平

說曰楚兵疲食盡此天亡楚之時也漢王乃追項王至垓

下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夜

聞漢軍四靣皆楚歌應劭曰楚歌者雞鳴歌也漢巳略得其地楚歌者多也項王乃

大驚曰漢皆巳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項王乃夜起飲

於帳中有羙人名虞徐廣曰云虞氏常幸從駿馬名騅常𮪍之於

是項王乃悲歌慷慨自爲詩曰力𢪛山𠔃氣蓋世時不利

𠔃騅不逝騅不逝𠔃可奈何虞𠔃虞𠔃奈(⿱艹石)何歌數闋美

人和之項王泣下數行左右皆泣莫能仰視於是項王乃

上馬𮪍麾下壯士𮪍從者八百餘人直夜潰圍南出馳走

平明漢軍乃覺之令𮪍將灌嬰以五千𮪍追之項王渡淮

𮪍能屬者百餘人耳項王至隂陵徐廣曰在淮南迷失道問一田

父田父紿曰左文頴曰紿欺也欺令左也左乃䧟大澤中以故漢追及

之項王乃復引兵而東至東城漢書音義曰縣名屬臨淮乃有二十八

𮪍漢𮪍追者數千人項王自度不得脫謂其𮪍曰吾起兵

至今八𡻕矣身七十餘戰所當者破所擊者服未嘗敗北

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於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項王

乃欲東渡烏江瓉曰在牛渚也烏江亭長艤船待孟康曰艤音蟻附着岸也如淳

曰南方人謂整船向岸曰艤謂項王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衆數十萬

人亦足王也願大王急渡今獨臣有船漢軍至無以渡項

王𥬇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爲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

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靣目見

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

吾𮪍此馬五歳所當無敵嘗一日千里吾不忍殺之以賜

公乃令𮪍皆下馬歩行持短兵接戰獨籍所殺漢軍數百

人項王身亦𬒳十餘創頋見漢𮪍吕馬童曰(⿱艹石)非吾故人

乎馬童靣之張晏曰以故人難親斫之故皆靣之也如淳曰靣不視正也指王翳曰

曰指示王翳也此項王也項王乃曰吾聞漢購我頭千金邑萬戸

吾爲汝得徐廣曰亦可取是功德之德也乃自刎而死漢以魯公禮葬項

王於榖城

太史公曰吾聞之周生周時賢也曰舜重瞳子又聞項羽亦重

瞳子豈其苗裔乎何其興之暴也夫𥘿失其政陳渉首難

豪傑蜂起相與並爭不可勝數然羽非有尺寸乗𫝑起隴

畒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𥘿此時山東六國而齊趙韓魏燕五國並伐𥘿故云五

諸侯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號爲霸王位雖不終

近古以來未嘗有也

周生烈子曰桀紂是湯武之梯𥘿項是大漢之階也四逆

不興則三順不勝也

蔣子萬機論曰項羽(⿱艹石)聽范増之䇿則平歩取天下也

譙周法訓曰劉項方爭父戰於前子闘於後

    孝惠皇帝

史記曰孝惠爲人仁弱髙祖以爲不𩔖我也常欲廢太子

而立戚SKchar子如意𩔖我戚SKchar得幸常從上之𨵿東日夜啼

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吕后年長常留守希見上益䟽髙祖崩

太子襲號爲惠皇帝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趙王惠帝慈

仁知太后怒自挾與趙王起居飲食太后欲殺之不得間

孝惠元年十二月帝晨出射雉趙王少不能早起太后聞

其獨居使人特鴆而飲之犂明孝惠還趙王巳死徐廣曰犂猶比

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燻耳使居厠中命曰人SKchar

數日乃召孝惠帝來觀人SKchar孝惠見問迺知是戚夫人也

迺哭因𡻕餘不能起使人請太后曰此非人之所爲臣爲

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飲爲滛樂不聽政故

有疾

又曰太史公曰孝惠皇帝髙后之時𥠖民得離戰國之苦

君臣俱欲休息乎無爲故惠帝垂拱髙后女主稱制政不

出閨房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

殖矣

漢書曰孝惠諱盈之字曰滿應劭曰禮謚法柔質慈民曰惠矣七年帝崩于未央

案帝年十七即位在位七年矣葬安陵

漢書賛曰孝惠内脩親親外禮𫳐相可謂寛仁之主遭吕

太后虧損至德悲夫荀恱漢紀曰立皇后張氏帝姉魯元

公主之女也太后欲以重親故以配於帝也論曰夫婦之

際人道大倫姉子而爲后昬於禮而瀆於人情非所以示

天下作民則也群臣莫諌過也

班固漢書𫐠曰孝惠短世髙后稱制罔頋天顯吕宗以敗

    前少帝

史記曰惠帝崩太子即位爲帝號令一出太后太后稱制

宣平侯女爲孝惠皇后時無子佯有娠取羙人子名之殺

其母立所名子以爲太子也孝惠崩太子爲帝帝壯或聞

其母死非眞皇后之子乃出言曰后安能殺吾母而名我

太后聞而患之恐其後爲亂於是乃幽之於永巷中群臣

奉旨廢帝

    後少帝

史記曰后元年立孝惠後宮子弘爲襄成侯二年以爲常

山王更名義四年廢少帝立常王義爲帝更名私不稱元

年者以太后制天下事也八年太后崩   大臣誅諸

吕相與隂謀曰少帝及梁淮陽常山王皆非眞孝惠子迺

相與隂使人召代王至長安共尊立爲天子東平侯興居

曰誅吕氏吾無功請得除宫迺與太僕汝隂侯滕公入宫

前謂少帝曰足下非劉氏不當立乃召乗輿載少帝出少

帝曰欲將我安之乎代王遂入而聽政夜有司分部誅滅

梁淮陽常山王及少帝於帝邸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