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八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六

 皇王部十一

   𥘿

   昭襄王

   孝文王

   莊襄王

   始皇帝

   二世皇帝

   𥘿王子嬰

   楚義帝

     𥘿

史紀曰𥘿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脩女脩織𤣥鳥隕

𡖉女脩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娶少典之子曰女華生大費

與禹平水土巳成帝錫𤣥珪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與

禹平水土巳爲輔帝舜曰咨爾費賛禹功其賜爾皂游爾

後嗣將大出遂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

獸是爲栢翳舜賜姓嬴氏大費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實鳥俗

氏二曰若木實費氏其𤣥孫曰費昌子孫或在中國或在

夷狄費昌當夏桀之時去夏歸商爲湯御以敗桀於鳴條

大廉𤣥孫曰孟戯中衍鳥身人言帝太戊聞而卜之使御

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後丗有功以佐

殷國故嬴姓多顯遂爲諸侯其𤣥孫曰中潏在西戎生蜚

廉蜚廉生惡來惡來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紂

周武王伐紂并殺惡來蜚廉死葬於霍太山蜚廉復有子曰

季勝𤣥孫曰造父以善御幸於周繆王繆王以趙城封造

父造父族由此爲趙氏趙衰其後也惡來革者蜚廉子也

早死有子曰女防女防四丗生非子以造父之寵皆姓趙

氏非子居犬丘周孝王分土爲附庸邑之𥘿今天水隴西縣𥘿亭也

使復續嬴氏祀號曰𥘿嬴三世至𥘿仲始大其孫襄公時

周平王避犬戎之難東徙洛邑襄公以兵送平王平王封

襄公爲諸侯賜之歧以西之地襄公於是始與諸侯通使

聘享之禮至繆公康公之世漸爲強霸與齊𣈆爭爲諸侯

盟主𥘿仲巳下二十八世曰武王武王卒立異母弟是爲

昭襄王于時周室微弱

     昭襄王

史記曰昭襄王十九年王爲西帝齊爲東帝皆復去之五

十二年周九鼎入𥘿周𥘉亡五十四年王郊見上帝於雍

丘五十六年昭襄王卒子孝文王立

古史考曰王赧卒後天下無主四十九年以𡻕所在紀之

     孝文王

史記曰孝文王元年赦罪人脩先王功臣褒厚親戚文王

除䘮十月己亥即位三日辛丑卒子莊襄王立

     莊襄王

史記曰莊襄王元年大赦罪人脩先王之功臣施德厚骨

肉而布惠於民東周君與諸侯謀𥘿𥘿使相國吕不韋誅

之盡入其國以陽人之地賜周君奉其𥙊祀四年莊襄王

卒子政立

     始皇帝

河圖曰𥘿  帝名政虎口日角大目隆鼻長八尺六寸

大七圍手握兵執矢名祖龍

尚書考靈耀曰𥘿失金鏡宋均注曰金鏡喻明道也魚目入珠言僞亂眞也莊

襄王納吕不韋之妻生始皇也

古文竒字曰𥘿改古文以爲大篆及𨽻字國人多誹謗怨

恨𥘿苦天下不從而召諸生到者拜爲郎凡七百人又宻

冬月種𤓰於驪山硎谷之中温處𤓰實成乃使人上書曰

𤓰冬有實有詔下博士諸生說之人人各異說則皆使往

視之而爲伏機諸生賢儒皆至焉方相難不能决因發機

從上填之以土皆壓死

史記曰莊襄王爲𥘿質子於趙見吕不韋姫恱而取之生

始皇帝始皇以𥘿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於邯鄲及生名

爲政姓趙氏年十三歳莊襄王死政代立爲𥘿王十年大

梁人尉繚來說𥘿王曰以𥘿之強視諸侯譬如郡縣之君

臣但恐諸侯合從而岀不意此乃智伯夫差湣王所以亡

也願大王無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乱其謀不過亡四十萬金

則諸侯可盡王從其計見尉繚抗禮衣服食飲與繚同繚

曰𥘿王爲人蜂凖長目鷙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

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我布衣然見我常身自下我使

𥘿王得志於天下天下皆爲虜矣不可與乆遊乃亡去𥘿

王覺固止爲𥘿國尉卒用其計䇿二十六年𥘿𥘉并天下

廷尉斯等與愽士議曰有天皇有地皇有人皇人皇最貴

臣等昧死上尊號王爲𥘿皇命爲制令爲詔天子自稱爲

朕王曰去𥘿著皇採上古帝王位號號曰皇帝他如議制

曰朕聞太古有號死而以行爲謚如此則子議父臣議君

甚無謂朕弗取自今以來除謚法朕爲始皇帝後丗以計

數二丗三丗至於萬丗傳之無窮始皇推終始五徳之傳

音亭傳之傳也以爲周得火德𥘿代周德從所不勝方今水德之

始改年始朝賀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節旗皆上黒數以

六爲紀符法冠皆六寸而轝六尺六尺爲歩乗六馬更名

河曰德水以爲水德之始剛毅戾深事皆決於法分天下

之國以爲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監更命民曰黔首大酺收

天下兵聚之於咸陽銷以爲鍾鐻鑄爲金人十二重各千

石置宫庭中一法度衡石丈尺車同軌書同文字地東至

海暨朝鮮西至臨洮羌中南至北向戸北據河爲塞並隂

山至遼東徙天下豪冨於咸陽十二萬戸諸廟及章臺上

林皆在渭南𥘿毎破諸侯冩放其宫室作之咸陽北阪二

曰臨渭自雍門以東至涇渭殿屋複道周閤相屬所得諸

美人鍾鼓以充入之二十七年始皇廵隴西北地出雞頭

山過回中作長信宫渭南巳來更命宫爲極廟象天極廟

道通驪山上作甘泉前殿築甬道自咸陽屬之二十八年

始皇東行郡縣上鄒嶧山立石與魯諸儒生刻石頌𥘿徳

議封禪望𥙊山川之事乃遂上太山立石封祠祀禪梁父

刻所立石乃並渤海以東過黄腄窮成山登之罘立石頌

素徳而去南登琅邪大樂之留三月徙黔首三萬戸琅邪臺

下復十二𡻕作琅邪臺立石頌𥘿徳二十九年始皇東遊

至陽武愽浪沙中爲盗所驚求弗得乃令天下大索十日

三十一年始皇爲微行咸陽與武士四人俱夜出逢盗蘭

池見窘武士擊殺盗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盧生

求羡門髙誓刻碣石門盧生使入海還以鬼神事因奏録

圖書曰亡𥘿者胡也始皇乃使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

北擊胡略取河南地三十三年略取陸梁地爲桂林象郡

南海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並河以東屬之隂山以爲三

十四縣城河上爲塞又使䝉恬渡河取髙闕陶山北假中

北假地名築亭鄣以逐戎人三十四年丞相斯議曰臣請史官

非𥘿記燒之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

之有敢偶語詩書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不舉與之同

罪諸有文學之書蠲除之令下三十日不燒黥爲城旦所

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若有學法令以吏爲師三十

五年乃營作朝宮渭南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東西

五百歩南北五十丈上可坐萬人下可建五丈旌旗周馳

爲閣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巔以爲闕爲複道自

阿房渡渭屬之咸陽以象天極閣道絶漢抵營室也立石

東海上朐界中以爲𥘿東門因徙三萬家驪邑五萬家雲

陽皆復不事乃令咸陽之旁二百里内宫觀二百七十複

道甬道相連帷帳鍾鼔羙人充之各寒暑不移徙所幸有

言其處者罪死始皇帝幸梁山宫從山上見丞相車騎衆

不善也中人或告丞相丞相後損車騎始皇怒曰此中人

泄吾語案問莫服當是時詔捕諸時在旁者皆殺之自是

後莫知行之所在聽事群臣受決事悉於咸陽宫長子扶

蘇諌曰天下𥘉定逺方黔首未集諸生皆誦法孔子今皆

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蘇北監

蒙恬於上郡三十七年始皇出遊左丞相斯從右丞相去

疾守少子胡亥愛慕請從始皇許之十一月行至雲夢望

祀虞舜於九疑浮江下觀蘇柯渡梅渚過丹陽至錢塘浙

江水波惡乃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上㑹稽𥙊大禹望于

南海而立石刻頌𥘿德還過吴從江乗渡並海上北至琅

邪方士徐福等入海求神藥數𡻕不得費多恐譴乃詐曰

蓬萊藥可得然常爲大鮫魚之所害故不得至願請善射

與俱見則以連弩射之始皇夢與海神戰如人狀以問占

夢愽士曰水神不可見以大魚蛟龍爲𠋫今上禱祠備謹

而有此惡神當除去而善神可致乃命入海者賫捕巨魚

具而自以連弩𠋫大魚出射之自琅邪北至營成山弗見

至之罦見巨魚遂並海至平津而病始皇惡言死群臣莫

敢言死事上病益甚乃爲璽書賜公子扶蘇曰與䘮㑹咸

陽而葬書巳封在中車府令趙髙行符璽事所未授使者

七月丙寅始皇崩於沙丘平臺時年五十在位三十七年

丞相斯爲上崩在外恐諸公子及天下有變乃祕之不發

䘮棺載輼輬車中故幸宦者叅乗所至上食百官奏事如

故宦者輙從輼輬車中可其奏事獨子胡亥趙髙及幸宦

者五六人知上死趙髙故嘗教胡亥書及獄律令法事胡

亥私幸之髙乃與胡亥丞相斯隂謀破去始皇所封書賜

公子扶蘇者而更詐爲丞相斯受始皇遺詔沙丘立子胡

亥以爲太子乃更爲書賜公子扶蘇蒙恬數以罪賜死遂

從井陘抵九原㑹暑上輼輬車臭乃詔從官令車載一石

鮑魚以亂其臭行從直道至咸陽發䘮太子胡亥襲位

漢書曰𥘿據勢勝之地騁狙詐之兵蠶食山東一切取勝

因矜其所習自任私智姍𥬇三代蕩滅古法竊自號爲皇

帝而子弟爲疋夫内亡骨肉夲根之輔外亡尺土蕃翼之

衛吴陳𡚒其白挺劉項隨而斃之

又曰𥘿始皇即位三十九年内平六國外攘四夷死人如

麻暴骨長城之下頭顱相屬於道不一日而無兵

又曰賈山借𥘿爲諭名曰至言其辭曰始皇貴爲天子冨

有天下賦歛重數百姓罷弊赭衣半道群盗滿山使天下

之人載目而視傾耳而聽離宫三百鍾鼓不移而具爲宫

室之麗如此使其後世曽不得聚廬而託處焉爲馳道於

天下東窮燕齊南極吴楚厚築其外隠以金椎樹以青松

爲馳道之麗如此使其後世曽不得邪徑而託足焉葬乎

驪山銅錮其内漆塗其外中城遊觀上成山林爲葬埋之

侈如此使其後世曽不得蓬顆蔽塚而託葬焉𥘿以熊羆

之力虎狼之心蠶食諸侯并吞海内而不篤禮義故天殃

巳加矣

異苑曰𥘿世有謡云𥘿始皇奄僵開吾户據吾牀飲吾酒

唾吾漿飡吾飲以爲糧張吾弓射東牆前至沙丘當滅亡

始皇旣坑儒焚典乃發孔子墓欲取諸經傳壙旣啓於是

悉如謡者之言又言謡文刋在塚壁政甚惡之及逹沙丘

而脩別路見一群小兒輦沙爲阜問云沙丘從此得病

淮南子曰𥘿之時髙爲臺榭大爲苑囿造馳道數千里鑄

金人發邊戍入芻藁頭㑹箕歛輸於少府丁壯丈夫西至

臨洮狄道東至㑹稽浮石南至象郡桂林北至飛狐陽原

道路死人以溝量當此之時有忠諌者謂之不祥道仁義

者謂之狂

桓譚新語曰𥘿始皇見周室失統自以當保有九州見萬

民碌碌猶群羊聚猪皆可以竿而駈之故遂以敗也

     二世皇帝

史記曰二世皇帝元年年二十一趙髙爲郎中令任用事

徴材士五萬人爲屯衛咸陽令教射狗馬禽獸用法益刻

深七月戍卒陳勝等反二年冬陳渉所遣周章等西至戯

兵數十萬二世大驚夢白虎齧其左𩥵馬殺之心不樂恠

問占夢卜曰涇水爲祟二世乃齋於望夷宮欲祠涇水沉

四白馬使使責讓髙以盗賊事髙懼乃隂與其壻咸陽令閻

樂其第趙成謀使郎中令爲内應詐爲有大賊遣樂將吏

卒千餘人至望夷宫郎中令與樂俱入射上幄坐幃二世

怒召左右左右皆惶擾不闘旁有宦者一人侍不敢去二

世入內謂曰何不早告我宦者曰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

早言皆巳誅安得至今閻樂前即二世數曰足下驕恣誅

殺無道天下共叛足下其自爲計二世曰丞相可得見不

樂曰不可二世曰吾願得一郡爲王弗許又曰願爲萬户

侯弗許又日願與妻子爲黔首比諸公子樂曰臣受命於

丞相爲天下誅足下足下雖多言臣不敢報麾其兵進二

世自殺閻樂歸報趙髙趙髙乃悉召諸大臣公子告以誅

二世之狀曰𥘿故王國始皇君天下故稱帝今六國復自

立𥘿地益小乃以空名爲帝不可冝爲王如故便立二世

之兄子公子嬰爲𥘿王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冝春苑中在

位三年

     𥘿王子嬰

史記曰趙髙令子嬰齋當廟見受玉璽齋五日子嬰與其

子二人謀稱疾不行髙果自往曰宗廟重事王奈何不行

子嬰遂刺殺趙髙於齋宫夷三族以狥咸陽子嬰爲𥘿王

四十六日楚將沛公破𥘿軍入武𨵿遂至霸上使人約降

子嬰子嬰即係頸以組白馬素車奉天子之璽符降軹道

旁項籍爲從長殺子嬰及𥘿諸公子宗族

史記太史公曰始皇自以爲功過五帝地廣三皇而羞與

之侔善哉賈生推言之曰𥘿并兼諸侯繕津𨵿據險塞脩

甲兵而守之陳渉以戍卒散亂之衆數百𡚒臂大呼不用

弓㦸之兵鉏櫌白挺擾田噐也音憂望屋而食横行天下𥘿人阻

險不守𨵿梁不闔長㦸不刺強弩不射楚師深入戰於鴻

門曽無藩籬之艱當此時也世非無深慮知化之士也然

不敢盡忠拂過者𥘿俗多忌諱之禁忠言未卒於口而身

爲戮殁矣故天下之士傾耳而聽重足而立拑口而不言

是以三主失道忠臣不敢諌智士不敢謀天下巳亂姦不

上聞豈不哀哉𥘿王纉六世之餘烈振長筴而御宇内吞

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捶拊拊拍音府以鞭笞天

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爲桂林象郡乃使蒙恬北

築長城而守藩籬却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

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於是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

愚黔首隳名城殺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鏑鑄

以爲金人十二以弱黔首之民然後塹華爲城因河爲津

據億丈之城臨不測之谿以爲固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

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何問之也天下巳定𥘿王之心自以

爲𨵿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孫帝王萬丗之業也𥘿王旣没

陳渉斬木爲兵掲竿爲旗天下雲集而響應羸糧而影從

山東豪俊遂並起而亡𥘿族矣然𥘿以區區之地千乗之

權招八州而朝同列百有餘年然後以六合爲家崤函爲

宫一夫作難而七廟隳身死人手爲天下𥬇者何也仁義

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𥘿王懐貪鄙之心行自𡚒之智不

信功臣不親士民廢王道立私權禁文書而酷刑法先詐

力而後仁義以暴虐爲天下始孤獨而有之故其亡可立

而待

帝王世紀曰𥘿凡四王二帝合四十九年

    楚義帝

尚書中𠉀曰空受之帝立

史記曰居鄛人范増好竒計往說項梁曰𥘿滅六國楚最

無罪自懐王入𥘿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雖

三户亡𥘿必楚今陳勝首事不立楚後而自立其勢不長

今君起江東楚蠭起之將爭附君者以君丗丗楚將爲能

復立楚後也梁然其言乃求楚懐王孫心在民間爲人牧羊

立以爲楚懷王從民所望陳嬰爲楚上柱國與懐王都盱

眙𥘿滅尊懐王爲義帝漢書曰義帝名心也項王謂諸將曰天下𥘉

發難時假立諸侯後以伐𥘿然身被堅執銳首事暴露於

野三年滅𥘿定天下者皆將相諸君之力也義帝雖無功

故當分其地而王之諸將皆曰善漢元年四月諸侯罷戯

下各就國項王岀之國使人徙義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

里必居上㳺乃徙義帝都郴縣其群臣稍叛之隂令衡山

臨江王擊殺之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