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八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八十六

 皇王部十一

   𥘿

   昭襄王

   孝文王

   庄襄王

   始皇帝

   二世皇帝

   𥘿王子婴

   楚义帝

     𥘿

史纪曰𥘿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女脩织𤣥鸟陨

𡖉女脩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娶少典之子曰女华生大费

与禹平水土巳成帝锡𤣥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与

禹平水土巳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皂游尔

后嗣将大出遂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

兽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大费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实鸟俗

氏二曰若木实费氏其𤣥孙曰费昌子孙或在中国或在

夷狄费昌当夏桀之时去夏归商为汤御以败桀于鸣条

大廉𤣥孙曰孟戏中衍鸟身人言帝太戊闻而卜之使御

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丗有功以佐

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侯其𤣥孙曰中潏在西戎生蜚

廉蜚廉生恶来恶来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纣

周武王伐纣并杀恶来蜚廉死葬于霍太山蜚廉复有子曰

季胜𤣥孙曰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缪王缪王以赵城封造

父造父族由此为赵氏赵衰其后也恶来革者蜚廉子也

早死有子曰女防女防四丗生非子以造父之宠皆姓赵

氏非子居犬丘周孝王分土为附庸邑之𥘿今天水陇西县𥘿亭也

使复续嬴氏祀号曰𥘿嬴三世至𥘿仲始大其孙襄公时

周平王避犬戎之难东徙洛邑襄公以兵送平王平王封

襄公为诸侯赐之歧以西之地襄公于是始与诸侯通使

聘享之礼至缪公康公之世渐为强霸与齐𣈆争为诸侯

盟主𥘿仲巳下二十八世曰武王武王卒立异母弟是为

昭襄王于时周室微弱

     昭襄王

史记曰昭襄王十九年王为西帝齐为东帝皆复去之五

十二年周九鼎入𥘿周𥘉亡五十四年王郊见上帝于雍

丘五十六年昭襄王卒子孝文王立

古史考曰王赧卒后天下无主四十九年以岁所在纪之

     孝文王

史记曰孝文王元年赦罪人脩先王功臣褒厚亲戚文王

除䘮十月己亥即位三日辛丑卒子庄襄王立

     庄襄王

史记曰庄襄王元年大赦罪人脩先王之功臣施德厚骨

肉而布惠于民东周君与诸侯谋𥘿𥘿使相国吕不韦诛

之尽入其国以阳人之地赐周君奉其𥙊祀四年庄襄王

卒子政立

     始皇帝

河图曰𥘿  帝名政虎口日角大目隆鼻长八尺六寸

大七围手握兵执矢名祖龙

尚书考灵耀曰𥘿失金镜宋均注曰金镜喻明道也鱼目入珠言伪乱真也庄

襄王纳吕不韦之妻生始皇也

古文奇字曰𥘿改古文以为大篆及隶字国人多诽谤怨

恨𥘿苦天下不从而召诸生到者拜为郎凡七百人又宻

冬月种𤓰于骊山硎谷之中温处𤓰实成乃使人上书曰

𤓰冬有实有诏下博士诸生说之人人各异说则皆使往

视之而为伏机诸生贤儒皆至焉方相难不能决因发机

从上填之以土皆压死

史记曰庄襄王为𥘿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姫恱而取之生

始皇帝始皇以𥘿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

为政姓赵氏年十三歳庄襄王死政代立为𥘿王十年大

梁人尉缭来说𥘿王曰以𥘿之强视诸侯譬如郡县之君

臣但恐诸侯合从而岀不意此乃智伯夫差湣王所以亡

也愿大王无爱财物赂其豪臣以乱其谋不过亡四十万金

则诸侯可尽王从其计见尉缭抗礼衣服食饮与缭同缭

曰𥘿王为人蜂凖长目鸷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居约

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我布衣然见我常身自下我使

𥘿王得志于天下天下皆为虏矣不可与乆游乃亡去𥘿

王觉固止为𥘿国尉卒用其计䇿二十六年𥘿𥘉并天下

廷尉斯等与博士议曰有天皇有地皇有人皇人皇最贵

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𥘿皇命为制令为诏天子自称为

朕王曰去𥘿著皇采上古帝王位号号曰皇帝他如议制

曰朕闻太古有号死而以行为谥如此则子议父臣议君

甚无谓朕弗取自今以来除谥法朕为始皇帝后丗以计

数二丗三丗至于万丗传之无穷始皇推终始五徳之传

音亭传之传也以为周得火德𥘿代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

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黒数以

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轝六尺六尺为歩乘六马更名

河曰德水以为水德之始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分天下

之国以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监更命民曰黔首大酺收

天下兵聚之于咸阳销以为锺鐻铸为金人十二重各千

石置宫庭中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地东至

海暨朝鲜西至临洮羌中南至北向戸北据河为塞并阴

山至辽东徙天下豪冨于咸阳十二万戸诸庙及章台上

林皆在渭南𥘿毎破诸侯冩放其宫室作之咸阳北阪二

曰临渭自雍门以东至泾渭殿屋复道周阁相属所得诸

美人锺鼓以充入之二十七年始皇巡陇西北地出鸡头

山过回中作长信宫渭南巳来更命宫为极庙象天极庙

道通骊山上作甘泉前殿筑甬道自咸阳属之二十八年

始皇东行郡县上邹峄山立石与鲁诸儒生刻石颂𥘿徳

议封禅望𥙊山川之事乃遂上太山立石封祠祀禅梁父

刻所立石乃并渤海以东过黄腄穷成山登之罘立石颂

素徳而去南登琅邪大乐之留三月徙黔首三万戸琅邪台

下复十二岁作琅邪台立石颂𥘿徳二十九年始皇东游

至阳武博浪沙中为盗所惊求弗得乃令天下大索十日

三十一年始皇为微行咸阳与武士四人俱夜出逢盗兰

池见窘武士击杀盗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卢生

求羡门髙誓刻碣石门卢生使入海还以鬼神事因奏录

图书曰亡𥘿者胡也始皇乃使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

北击胡略取河南地三十三年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

南海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以为三

十四县城河上为塞又使䝉恬渡河取髙阙陶山北假中

北假地名筑亭鄣以逐戎人三十四年丞相斯议曰臣请史官

非𥘿记烧之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

之有敢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不举与之同

罪诸有文学之书蠲除之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

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有学法令以吏为师三十

五年乃营作朝宫渭南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东西

五百歩南北五十丈上可坐万人下可建五丈旌旗周驰

为阁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巅以为阙为复道自

阿房渡渭属之咸阳以象天极阁道绝汉抵营室也立石

东海上朐界中以为𥘿东门因徙三万家骊邑五万家云

阳皆复不事乃令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

道甬道相连帷帐锺鼔羙人充之各寒暑不移徙所幸有

言其处者罪死始皇帝幸梁山宫从山上见丞相车骑众

不善也中人或告丞相丞相后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

泄吾语案问莫服当是时诏捕诸时在旁者皆杀之自是

后莫知行之所在听事群臣受决事悉于咸阳宫长子扶

苏諌曰天下𥘉定逺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皆

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苏北监

蒙恬于上郡三十七年始皇出游左丞相斯从右丞相去

疾守少子胡亥爱慕请从始皇许之十一月行至云梦望

祀虞舜于九疑浮江下观苏柯渡梅渚过丹阳至钱塘浙

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上㑹稽𥙊大禹望于

南海而立石刻颂𥘿德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

邪方士徐福等入海求神药数岁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

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之所害故不得至愿请善射

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以问占

梦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𠋫今上祷祠备谨

而有此恶神当除去而善神可致乃命入海者赍捕巨鱼

具而自以连弩𠋫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营成山弗见

至之罦见巨鱼遂并海至平津而病始皇恶言死群臣莫

敢言死事上病益甚乃为玺书赐公子扶苏曰与䘮㑹咸

阳而葬书巳封在中车府令赵髙行符玺事所未授使者

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时年五十在位三十七年

丞相斯为上崩在外恐诸公子及天下有变乃秘之不发

䘮棺载辒辌车中故幸宦者叅乘所至上食百官奏事如

故宦者辄从辒辌车中可其奏事独子胡亥赵髙及幸宦

者五六人知上死赵髙故尝教胡亥书及狱律令法事胡

亥私幸之髙乃与胡亥丞相斯阴谋破去始皇所封书赐

公子扶苏者而更诈为丞相斯受始皇遗诏沙丘立子胡

亥以为太子乃更为书赐公子扶苏蒙恬数以罪赐死遂

从井陉抵九原㑹暑上辒辌车臭乃诏从官令车载一石

鲍鱼以乱其臭行从直道至咸阳发䘮太子胡亥袭位

汉书曰𥘿据势胜之地骋狙诈之兵蚕食山东一切取胜

因矜其所习自任私智姗𥬇三代荡灭古法窃自号为皇

帝而子弟为疋夫内亡骨肉夲根之辅外亡尺土蕃翼之

卫吴陈𡚒其白挺刘项随而毙之

又曰𥘿始皇即位三十九年内平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

麻暴骨长城之下头颅相属于道不一日而无兵

又曰贾山借𥘿为谕名曰至言其辞曰始皇贵为天子冨

有天下赋敛重数百姓罢弊赭衣半道群盗满山使天下

之人载目而视倾耳而听离宫三百锺鼓不移而具为宫

室之丽如此使其后世曽不得聚庐而托处焉为驰道于

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厚筑其外隠以金椎树以青松

为驰道之丽如此使其后世曽不得邪径而托足焉葬乎

骊山铜锢其内漆涂其外中城游观上成山林为葬埋之

侈如此使其后世曽不得蓬颗蔽冢而托葬焉𥘿以熊罴

之力虎狼之心蚕食诸侯并吞海内而不笃礼义故天殃

巳加矣

异苑曰𥘿世有谣云𥘿始皇奄僵开吾户据吾床饮吾酒

唾吾浆飡吾饮以为粮张吾弓射东墙前至沙丘当灭亡

始皇既坑儒焚典乃发孔子墓欲取诸经传圹既启于是

悉如谣者之言又言谣文刋在冢壁政甚恶之及逹沙丘

而脩别路见一群小儿辇沙为阜问云沙丘从此得病

淮南子曰𥘿之时髙为台榭大为苑囿造驰道数千里铸

金人发边戍入刍藁头㑹箕敛输于少府丁壮丈夫西至

临洮狄道东至㑹稽浮石南至象郡桂林北至飞狐阳原

道路死人以沟量当此之时有忠諌者谓之不祥道仁义

者谓之狂

桓谭新语曰𥘿始皇见周室失统自以当保有九州见万

民碌碌犹群羊聚猪皆可以竿而驱之故遂以败也

     二世皇帝

史记曰二世皇帝元年年二十一赵髙为郎中令任用事

徴材士五万人为屯卫咸阳令教射狗马禽兽用法益刻

深七月戍卒陈胜等反二年冬陈渉所遣周章等西至戏

兵数十万二世大惊梦白虎啮其左𩥵马杀之心不乐怪

问占梦卜曰泾水为祟二世乃斋于望夷宫欲祠泾水沉

四白马使使责让髙以盗贼事髙惧乃阴与其婿咸阳令阎

乐其第赵成谋使郎中令为内应诈为有大贼遣乐将吏

卒千馀人至望夷宫郎中令与乐俱入射上幄坐帏二世

怒召左右左右皆惶扰不闘旁有宦者一人侍不敢去二

世入内谓曰何不早告我宦者曰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

早言皆巳诛安得至今阎乐前即二世数曰足下骄恣诛

杀无道天下共叛足下其自为计二世曰丞相可得见不

乐曰不可二世曰吾愿得一郡为王弗许又曰愿为万户

侯弗许又日愿与妻子为黔首比诸公子乐曰臣受命于

丞相为天下诛足下足下虽多言臣不敢报麾其兵进二

世自杀阎乐归报赵髙赵髙乃悉召诸大臣公子告以诛

二世之状曰𥘿故王国始皇君天下故称帝今六国复自

立𥘿地益小乃以空名为帝不可冝为王如故便立二世

之兄子公子婴为𥘿王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冝春苑中在

位三年

     𥘿王子婴

史记曰赵髙令子婴斋当庙见受玉玺斋五日子婴与其

子二人谋称疾不行髙果自往曰宗庙重事王奈何不行

子婴遂刺杀赵髙于斋宫夷三族以徇咸阳子婴为𥘿王

四十六日楚将沛公破𥘿军入武𨵿遂至霸上使人约降

子婴子婴即系颈以组白马素车奉天子之玺符降轵道

旁项籍为从长杀子婴及𥘿诸公子宗族

史记太史公曰始皇自以为功过五帝地广三皇而羞与

之侔善哉贾生推言之曰𥘿并兼诸侯缮津𨵿据险塞脩

甲兵而守之陈渉以戍卒散乱之众数百𡚒臂大呼不用

弓㦸之兵锄櫌白挺扰田器也音忧望屋而食横行天下𥘿人阻

险不守𨵿梁不阖长㦸不刺强弩不射楚师深入战于鸿

门曽无藩篱之艰当此时也世非无深虑知化之士也然

不敢尽忠拂过者𥘿俗多忌讳之禁忠言未卒于口而身

为戮殁矣故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钳口而不言

是以三主失道忠臣不敢諌智士不敢谋天下巳乱奸不

上闻岂不哀哉𥘿王纉六世之馀烈振长䇲而御宇内吞

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捶拊拊拍音府以鞭笞天

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乃使蒙恬北

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馀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

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

愚黔首隳名城杀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

以为金人十二以弱黔首之民然后堑华为城因河为津

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谿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

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何问之也天下巳定𥘿王之心自以

为𨵿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丗之业也𥘿王既没

陈渉斩木为兵掲竿为旗天下云集而响应羸粮而影从

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𥘿族矣然𥘿以区区之地千乘之

权招八州而朝同列百有馀年然后以六合为家崤函为

宫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𥬇者何也仁义

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𥘿王懐贪鄙之心行自𡚒之智不

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立私权禁文书而酷刑法先诈

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孤独而有之故其亡可立

而待

帝王世纪曰𥘿凡四王二帝合四十九年

    楚义帝

尚书中𠉀曰空受之帝立

史记曰居鄛人范増好奇计往说项梁曰𥘿灭六国楚最

无罪自懐王入𥘿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

三户亡𥘿必楚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

今君起江东楚蜂起之将争附君者以君丗丗楚将为能

复立楚后也梁然其言乃求楚懐王孙心在民间为人牧羊

立以为楚怀王从民所望陈婴为楚上柱国与懐王都盱

眙𥘿灭尊懐王为义帝汉书曰义帝名心也项王谓诸将曰天下𥘉

发难时假立诸侯后以伐𥘿然身被坚执锐首事暴露于

野三年灭𥘿定天下者皆将相诸君之力也义帝虽无功

故当分其地而王之诸将皆曰善汉元年四月诸侯罢戏

下各就国项王岀之国使人徙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

里必居上㳺乃徙义帝都郴县其群臣稍叛之阴令衡山

临江王击杀之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