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百九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十 太平御览 卷之八百九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二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一

 兽部三

     虎上

说文曰虎山兽之君也

春秋运斗枢曰枢星散而为虎

易履卦曰履虎尾不咥人亨

又頥卦曰虎视耽耽其欲逐逐

易革卦九五象曰大人虎变其文炳也

易通卦验曰立秋虎始啸

月令曰仲冬虎始交

礼记曰孔子过太山侧有妇人𡘜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

听之使子贡问之曰子之哭也一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

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为不

去曰无苛政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左传宣四年曰若敖娶于䢵生𨷖伯比若敖卒从其母畜

于䢵淫于䢵子之女生子文焉䢵夫人使弃诸梦中

乳之䢵子田见之惧而归夫人以告告女私通所生遂使收之楚

人谓乳为榖谓虎为于莬故命之曰𨷖榖于莬

春秋考异邮曰三九二十七七者阳气成故虎七月而生

阳立于七故虎首尾长七尺般般文者阴阳𮦀也

春秋演孔图曰天命汤白虎戏朝其终白虎在野

尔雅曰甝白虎汉宣帝时南郡𫉬白倏虎献其皮骨爪牙也虎里虎虪音叔甝胡甘切

汉书曰猛虎之犹与不如蜂虿之致蠚

又曰宣帝元狩南郡获白虎以为宝

又曰李广北平郡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

羽视之石也明日射之终不能入矣

又曰马迁书曰猛虎在山中百兽震恐及陷槛阱揺尾而求

食积威纳之渐也

又曰李敢子禹有宠于太子禹有勇上召禹使刾虎悬下

圏中未至地有诏引出之禹以剑斫绝累欲刾虎上壮之

遂放焉

后汉书曰刘昆字桓公光武时为𢎞农太守先是崤渑驿

道多虎灾行旅不通昆为政三年仁化大行虎皆负子渡

河帝闻而异之后徴为光禄勲诏问昆曰前在江陵返风

灭火后守𢎞农虎北渡河行何徳政而致是事昆对曰偶

然耳左右皆𥬇其质讷帝叹曰此乃长者之言也顾命书

诸䇿

又曰宋均迁九江太守郡多虎𭧂数为人患常募设㨫阱

而犹多伤害㨫为机以捕兽阱谓穿地䧟之均到下记属县曰夫虎豹在

山鼋鼍在水各有所托且江淮之有猛兽犹北土之有鸡

豚也今为人害咎在残吏而劳勤张捕非忧恤之夲也其

务退姧贪思进忠善可一去㨫阱除削课制其后传言虎

相与东游渡江

又曰法雄为南郡太守郡濵带江沔又有云梦薮泽云梦泽今

在安永𥘉中多虎狼之暴前太守赏募张捕反为所害者

甚众雄乃移书属县曰凡虎狼之在山林犹人之居城市

古者至化之代猛兽不扰皆由恩信寛泽仁及飞走太守

虽不德敢忘其义记到其毁坏㨫阱不得妄捕山林是后

虎害稍息人以获安在郡数歳岁常丰稔

又曰童恢字汉宗为不其令户人尝为虎所害乃设槛捕

之生获二虎恢咒虎曰天生万物唯人为贵虎狼当食六

畜而残暴于人王法杀人者死伤人则论法若是杀人者

当垂头服罪自知非者当号呼称𡨚一虎低头闭目状如

震惧即时杀之一乃踊跃自奋遂放之

谢承后汉书曰豫章刘陵字孟髙为长沙安成长先时多

虎百姓患之皆从他县陵之官脩德政逾月虎悉岀界去

民皆还

汉皇德传曰丗祖遣邓禹西征送之于道既返因于野王

猎路见二老翁即禽丗祖问曰禽何向并举首西指言此

中多虎臣每即禽虎亦即臣大王勿往也

方言曰虎陈魏宋楚之间或谓之李父江淮南楚之间谓

之李耳虎食物值耳即止以触其讳故或谓之于䖘于音今江南山夷呼虎为䖘自关东西或

谓之伯都也

风俗通曰呼虎为李耳俗说虎夲南郡中庐李氏公所化

为呼李耳因喜呼班便怒

龙鱼河图曰悬文虎鼻门上冝官子孙带印绶悬虎鼻门

中周一年取烧作屑与妇饮之二月中便有儿生贵子勿

令人知之泄则不验也亦勿令妇人见之

春秋后语曰楚黄歇说𥘿昭王曰天下强国莫过于𥘿楚

今闻大王欲伐楚此犹两虎相与𨷖而驽犬受其弊不如

善楚也

又曰𥘿惠王谓陈𨋎曰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或谓寡人救

之便或曰勿救便寡人不能自为决愿子为寡人计之𨋎

曰亦尝有以卞庄子之刾虎闻于王者乎王曰不闻𨋎曰

卞庄子方刾虎而卞竖子止之曰两虎方食牛牛甘必争

争必𨶜闘则大者伤小者死从伤而刾之一举必有𩀱虎

之名卞庄子以为然立而頋之有顷两虎果𨶜大者伤小

者死一举果有𩀱虎之功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是必大

国伤小国亡从伤而伐之一举必有二实此犹卞庄子刾

虎之𩔖也惠王曰善卒不救待其败而攻之果大克也

吴越春秋曰吴王葬昌门外金玉精上为白虎

列士传曰𥘿召公子无忌无忌不行使朱亥奉璧一𩀱𥘿

王大怒将朱亥着虎圈中亥瞋目视虎眦裂血出溅虎终

不敢动

穆天子传曰有虎在于葭中七萃之士曰髙奔戎乃生

捕虎而献之天子命为押而畜之东虞是曰虎牢因名其地

今荥阳成皋县是也

山海经曰孟山鸟䑕同穴之山其上多白虎也

又曰狄山爰有熊文虎幽都之山黒水上有𤣥虎

尸子曰虎豹之驹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气

又曰中黄伯曰余左执太天行之夔而右抟雕虎

韩子曰庞共与太子质于邯郸谓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

虎王信乎王曰不二人言王信乎王曰不三人言王信乎

曰寡人信之庞共曰夫市无虎明矣然而三人言成市虎

今邯郸去魏逺于市议臣者过三人愿王察之庞共从邯

郸还竟不得入

又曰夫虎之所以能伏狗者爪牙也使虎释其爪牙而使

狗用之则虎反服于狗矣人主者以刑德制臣今君失其

刑德而使臣用之则君反制于臣矣

管子曰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放虎于市观其惊骇

列子曰梁鸯曰养虎之法凡顺之则喜逆之则怒此血气

者性也夫食虎物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恐怒也不

敢以全物与之为其决之之怒也庄子

孟子曰晋人有冯妇者善抟虎有众逐虎望见冯妇趍而迎之

孙卿子曰见寝木以为伏虎

吕氏春秋曰衣人在寒食人在饥陈思称投虎千金不如

一豚肩

南子曰中行缪伯手抟虎而不能生也中行缪伯晋臣也力能抟虎而

能伏之也

又曰蛇不可使为足虎不可使縁木

淮南万毕术曰烧角入山则虎豹自逺恶其𦤀也

又曰昔者牛哀病七日化而为虎其兄启户而入虎抟而

杀之方其为虎不知其尝为人也方其为人不知其且为

虎也且犹将也

又曰虎啸则谷风生

说苑曰孔鸟爱羽虎豹爱𤓰所以辅其身也

抱朴子曰虎及鹿兔皆寿千歳满五百歳者其色皆白

又曰或问为道者多在山林山林虎狼之室何以避之

抱朴子曰古之入山者佩黄神越章其广四寸其字百二

十以封泥着所住之四方各百歩则虎狼不敢近其内也

又曰山中寅日称虞史者虎也

又曰蔡诞入山还其家云被谪到昆仑昆仑山下白虎蜲

蛇长百馀里其口中牙皆如三百斛舡大

风俗通曰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噬食鬼魅今人卒得

病焼皮饮之系其衣服亦辟恶此甚验

又曰桃梗苇茭𦘕虎谨案黄帝书上古之时有神荼与郁

垒兄弟二人性能执鬼度朔山上桃树下简阅百鬼鬼

道理妄与人祸荼与𣡡垒䌸以苇索执以食虎于是官常

以腊馀文饰桃人𦘕虎于门皆是追效前事兾以御凶也

又曰宋均为九江太守虎负子渡江按虎毛婆娑岂犯阳

侯波里语云狐欲渡河无奈尾何舟人尚有惧况虎耶若

被四海虎亦能至鬼方也

璅语曰周王欲杀王子冝咎立伯服释虎将执冝咎叱之

虎弭耳而服

蒋济万机论曰猛虎不处卑势鸷鸟不立垂枝也

西京𮦀记曰李广与兄弟猎于SKchar山之北见卧虎焉射一

矢毙断其髑髅以为枕示服猛也铸铜象其形为溲器示

厌服之也

又曰余所知有鞠道龙善为幻术尝向余说曰东海人黄

公少时为幻𥘿末有白虎见东海诏遣黄公以赤刀往厌

之术既不行遂为虎所杀三辅人俗用以为戏汉朝亦取

之为角抵戏焉

王子年拾遗录曰始皇二年謇㳙国𦘕工者名烈𧜟刻白

王两虎削玉为毛有如真矣不㸃两目睛始皇使馀工夜

㸃之为睛旦往虎即飞去明年南郡有献白虎二头始

皇使视之乃是先刻玉始皇命去目睛二虎不能复去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