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百九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八百九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四

 兽部六

     马二

史记曰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穆王得骊𩦸温骊骅骝绿耳

之驷西巡守乐而忘归

又曰楚庄王有爱马衣以文绣置华屋之下㗖以𬃅脯马

死欲以大夫礼葬之乐人优孟入殿门大𡘜曰请以人君

之礼葬之以雕玉为棺文梓为椁豫章为题凑发甲卒为

圹老弱负土诸侯闻之皆知大王贱人贵马也王曰为之

奈何请为王言六畜之葬以龙灶为椁铜为棺齐以

姜桂荐以木兰衣以火光葬人腹中王乃以马属太官

又曰巴蜀沃野西近卭笮有笮马旄毛

又曰马蹄躈千躈苦吊切牛千足此亦比千乘之家

又曰陆地牧马二百蹄牛蹄角千皆与千户侯等

又曰东胡使求冒顿千里马冒顿问群臣群臣曰千里马

匈奴宝也勿与昌顿曰与人邻国奈何惜一马遂以与也

又曰冒顿围髙祖于平城所𮪍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龙

北方尽乌骊南方尽骍马

又曰郭隗谓燕昭王曰臣闻古人有以千金求市千里马

而不能得于是与㳙人金请为市之赍千金觅之而绝域

有千里马巳死乃用五百金市其首而还王怒曰安用死

马首乎徒费五百金㳙人答曰死马首尚用五百金况生

马乎天下以王好马马必将至矣未期年果有献千里马

者三疋

又曰任安为卫将军舎人与田仁会俱为舎人居门下心

同相爱二人家贫无钱用以事将军家家监使飬恶啮马

两疋同床卧仁窃言曰不知人哉家监任安曰将军尚不

知人乃况家监也

又曰项王骏马名骓常𮪍及被围于垓下乃悲歌忼苦莽

苦改为歌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及

至乌江谓亭长曰吾𮪍此马五歳所当无敌尝一日千里

不忍杀以赐公

又曰大宛有善马在贰师城匿不肯与汉使天子既好宛

马使壮士车令等持千金以请宛王贰师城善马宛国

饶汉物相与谋曰贰师马宛宝马也遂不肯与汉使

怒妄言推金而去宛贵人怒遮攻汉使取财物天子大怒

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𮪍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

以伐宛期至贰师城取善马

汉书曰孝文皇帝时有献千里马者诏曰鸾旗在前属车

在后𠮷行日五十里朕乘千里之马独先安之乃还马

又曰郑当时以任侠自喜孝景时为大子舎人五日洗沐

常置驿马长安诸郊请谢賔客夜以继日

又曰万石君过官门阙必下车趍见辂马必式焉

又曰石建为太仆奏事自下读之惊恐曰书马者与尾而

五今乃四获谴死矣又石庆为太仆御岀上问车中几马

庆以䇿数马毕曰六马

又曰𥘉天子发易书发易书以卜也以卜曰神马当从西北来得乌孙

马好名曰天马及得宛汗血马益壮更名乌孙马曰西极

马宛马曰天马

又曰武帝求贤诏曰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有负俗之累

而立功名夫泛驾之马亦在御之而巳

又曰元狩二年马生余吾水中在朔方北元鼎四年马生渥洼

水中作天马之歌

又曰大宛国别邑七十馀城多善马汗血言其先天马子

言大宛国乔山其上有马不可得因取五色马母置其下与集生驹皆汗血因号曰天马子也

又天马歌曰太一贶天马千里下霑赤汗沫流赭大宛马汗血沾濡也

志俶傥精权奇𥬞浮云𥬞音蹑言马上浮云也上驰体容与迣

万里迣音逝迣超逾今安匹龙为友

又歌曰天马来从西极渉流沙九夷服天马来暦无草径

千里循东道天马来开逺门竦子身逝崐崘天马来龙之

天马龙之𩔖马来龙必至之媒也游阊阖观玉台

又曰孝武之丗闻天马蒲陶则通大宛安息自是之后明

珠文甲通犀翠羽之珍盈于后宫龙文鱼目汗血之马

充于黄门

又曰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山多松樠不田作种树畜

逐水草与匈奴同俗国多马冨人至四五千疋

又曰王褒圣主得贤臣颂曰及至驾啮膝骖乘且王良执

靶韩哀附舆纵驰骋骛忽如草靡过都越国蹶如历块追

奔电逐遗风周流八极万里一息何其辽哉人马相得也

又曰御史大夫卫绾奏马髙五尺九寸以上齿未平马十歳齿

不得出𨵿

又曰昌邑王贺召皇太后果下马乘之

后汉书曰光武时有献名马者日行千里又进宝剱价兼

百金帝以马驾鼓车剑赐𮪍士

又曰刘盆子既立乘鲜车大马赤屏泥赤屏泥谓以缇油屏泥于

䄡络

又曰更始既诛王莽乃北都洛阳申屠建李松自长安传

送乘舆服御又遣中黄门从官奉迎迁都二年二月更始自

洛阳而西𥘉发李松奉引马惊奔触北宫铁柱门三马皆

续汉书曰祸也时更始失道将亡之徴

又曰贾复持刘嘉书比渡河及光武于柏人因邓禹得召

见光武奇之禹亦称有将帅节于是署复破虏将军督盗

贼复马嬴光武解左骖以赐之

又曰马援于交阯得骆越铜鼓乃铸为马式还表上之曰

夫行天莫若龙行地莫若马马者兵甲之本国之大用安

宁则以别尊卑之序有变则以济逺近之难昔有骐𩦸一

日千里伯乐见之昭然不惑近丗有西河子舆亦明相法

子舆传西河仪长𡦗长𡦗传茂陵丁君都君都传成纪杨

子阿臣援尝师事子阿受相马骨法考之行事辄有效验

臣愚以为传闻不如亲见视影不如察形今欲形之于生

马则骨法难备又不可得传之于后孝武皇帝时善相马

者东门京铸作铜马法献之诏立于鲁班门外更名鲁班

门曰金马门臣谨备数家骨相以为法马髙三尺五寸围

四尺五寸诏置于宣德殿下以名为马式焉


又曰卓茂为丞相府史尝出行有人认其马茂问曰子亡

马几何时对曰月馀日矣茂有马数年心知其谬嘿解与

之挽车而去顾曰若非公马幸至丞相府归我他日马主

别得亡者乃诣府送马叩头谢之茂性不争如此

又曰或问第五伦曰公有私乎对曰昔人有与吾千里马

者吾虽不受毎三公有所选举心不能忘而亦终不用也

又曰光和元年京师马生人京房易传曰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

又洪范五行传云𥘿孝公二十一年传有马生人非其𩔖

也必有非姓者其后始皇盖吕不韦子终以绝嗣此非姓

又曰光和四年春正月𥘉置𫘧𩦸厩丞领受郡国调马𫘧𩦸

善马也调谓徴发也豪右辜榷马一疋至二百万前书音义曰辜障榷专也谓障馀人

卖买而自取其利

又曰明帝赐东平王苍阴太后器服及遗宛马一疋血从

SKchar上小孔中岀尝闻武帝歌天马霑赤汗今亲见其然

又曰明德马后过濯龙门上见外家门起居者车如流水

马如游龙仓头衣绿褠褠臂衣今之臂鞲以左右手于事便也顾视御者

不及逺矣

谢承后汉书曰朱震字伯厚性刚烈𥘉为从事奏济阴太

守单匡赃罪并连匡兄中常侍车𮪍将军超三府喭曰车

如鸡栖马如狗疾恶如风朱伯厚

续汉书曰张奂字然明为安定属国都尉羌离湳奴感

奂马二十疋大豪尝以金渠八枚遗奂奂召主簿张祁入

于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马如羊不得以入厩使金如粟不

得以入怀尽还不受

东观汉记曰张湛为光禄勲帝临朝或有惰容湛辄諌其

失常乘白马上每见湛辄言白马生复諌矣事具职官部光禄篇

又曰呉汉兵守成都公孙𫐠将延岑遣奇兵出呉汉兵后

袭击破汉汉堕水縁马尾得岀

又曰杜林字伯山与马援卿里素相亲厚援从南方还时

林马⿺辶商死援令子持马一疋遗林曰朋友有车马之馈可

具以备乏林受之居数月林遣子奉书曰将军内施九族

外有賔客望恩者多林父子两人食列卿禄常有盈今送

钱五万援受之谓子曰人当以此为法是伯山所以胜我

又曰上始欲征匈奴与窦固等议出兵调度皆以为塞外

草羙可不湏马榖其各以固等将兵到炖煌当出塞上请

马榖上以固言前后相违怒不与榖皆言案军出塞无榖

马故事马防言宣帝时五将岀征匈奴𠉀𮪍得汉马矢见其

中有粟知汉兵出以故引去以是言之马当与榖上善其

用意微动敕下调马榖防遂见亲近

又曰明徳后诏书流布咸称至德王主诸处莫敢犯禁广

平巨鹿乐成王入问起居车𮪍鞍勒皆纯黒无金银采饰

马不逾六即赐钱五百万

又曰桓典为御史是时官官秉权典执政无所回避常乘

𩣭马京帅畏惮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𩣭马御史

献帝春秋曰曹操与吕布军战败布得操𮪍而不知是问

曰曹使君何在答曰𮪍黄马者是也因得免

魏志曰秽国岀果下马汉时恒献之马髙三尺乘于果树下行

又曰庞意讨𨵿羽亲与羽交战射羽中额时意常乘白马

羽军谓之白马将军

又曰陈思王表文帝曰臣于武皇帝丗得大宛紫骍马一

疋形法应图善持头尾教令习拜今巳能拜又能行与鼔

节相应谨以奉献

又曰文帝与孙权书曰前使于禁及王敦去时所道驺吾

铁骊马本欲使禁自致之念将军傥欲速得今故先以付

往此二马朕常所自乘其调良善走数万疋选之真可乐

也中国虽饶马其知名绝足亦时有耳

又曰朱建平善相马文帝将岀取马建平道遇之语人曰

此马之相今日死矣帝将乘马马恶衣香啮帝膝帝大怒

即杀之

魏书曰曹公所乘马名绝影为矢所中伤颊及足

呉书曰孙坚于西华失利坚被疮堕马卧草中军众分散

不知坚所在坚所𮪍𩣭马驰还营棓地呜呼将士随马于

草中得坚

又曰诸葛恪为将蜀使至上谓使曰元逊为将军君还蜀

可报丞相为致佳马恪起陈谢上曰卿未得马何为谢对

曰夫蜀陛下外厩陛下有诏臣必得之是以谢也

呉志曰魏使以马求易珠玑翡翠玳瑁孙权曰此皆孤所

不用而可以得马何苦而不听与交易

九州春秋曰𥘉吕布𮪍将侯成遣客牧马十五疋客悉驱

马去向沛城欲归刘备成自将𮪍逐之悉得马还诸将合

礼贺成成酿五六斛酒猎得十馀头猪未饮食先持半猪

五𦫵酒自入诣布前跪言蒙将军恩逐得所失马

江表传曰孙䇿性好猎将歩𮪍数百䇿驱驰逐鹿所乘马

精骏从𮪍绝不能及

又曰孙权征合肥骏马上津桥桥南巳撤丈馀无板谷吉

利在马后使权持鞍缓鞚利于后着鞭以助马𫝑遂得超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