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九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八百九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九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四

 獸部六

     馬二

史記曰造父以善御幸於周穆王得驪𩦸溫驪驊騮緑耳

之駟西廵守樂而忘歸

又曰楚莊王有愛馬衣以文繡置華屋之下㗖以𬃅脯馬

死欲以大夫禮葬之樂人優孟入殿門大𡘜曰請以人君

之禮葬之以彫玉爲棺文梓爲槨豫章爲題湊發甲卒爲

壙老弱負土諸侯聞之皆知大王賤人貴馬也王曰爲之

奈何請爲王言六畜之塟以龍竈爲槨銅爲棺齊以

薑桂薦以木蘭衣以火光塟人腹中王乃以馬屬太官

又曰巴蜀沃野西近卭笮有笮馬旄毛

又曰馬蹄躈千躈苦吊切牛千足此亦比千乗之家

又曰陸地牧馬二百蹄牛蹄角千皆與千戶侯等

又曰東胡使求冒頓千里馬冒頓問羣臣羣臣曰千里馬

匈奴寳也勿與昌頓曰與人隣國奈何惜一馬遂以與也

又曰冒頓圍髙祖於平城所𮪍西方盡白馬東方盡青龍

北方盡烏驪南方盡騂馬

又曰郭隗謂燕昭王曰臣聞古人有以千金求市千里馬

而不能得於是與㳙人金請爲市之賫千金覔之而絶域

有千里馬巳死乃用五百金市其首而還王怒曰安用死

馬首乎徒費五百金㳙人荅曰死馬首尚用五百金況生

馬乎天下以王好馬馬必將至矣未朞年果有獻千里馬

者三疋

又曰任安爲衛將軍舎人與田仁會俱爲舎人居門下心

同相愛二人家貧無錢用以事將軍家家監使飬惡齧馬

兩疋同牀臥仁竊言曰不知人哉家監任安曰將軍尚不

知人乃況家監也

又曰項王駿馬名騅常𮪍及被圍於垓下乃悲歌忼苦莽

苦改爲歌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及

至烏江謂亭長曰吾𮪍此馬五歳所當無敵甞一日千里

不忍殺以賜公

又曰大宛有善馬在貳師城匿不肯與漢使天子旣好宛

馬使壯士車令等持千金以請宛王貳師城善馬宛國

饒漢物相與謀曰貳師馬宛寳馬也遂不肯與漢使

怒妄言推金而去宛貴人怒遮攻漢使取財物天子大怒

拜李廣利爲貳師將軍發屬國𮪍及郡國惡少年數萬人

以伐宛期至貳師城取善馬

漢書曰孝文皇帝時有獻千里馬者詔曰鸞旗在前屬車

在後𠮷行日五十里朕乗千里之馬獨先安之乃還馬

又曰鄭當時以任俠自喜孝景時爲大子舎人五日洗沐

常置驛馬長安諸郊請謝賔客夜以繼日

又曰萬石君過官門闕必下車趍見輅馬必式焉

又曰石建爲太僕奏事自下讀之驚恐曰書馬者與尾而

五今乃四獲譴死矣又石慶爲太僕御岀上問車中幾馬

慶以䇿數馬畢曰六馬

又曰𥘉天子發易書發易書以卜也以卜曰神馬當從西北來得烏孫

馬好名曰天馬及得宛汗血馬益壯更名烏孫馬曰西極

馬宛馬曰天馬

又曰武帝求賢詔曰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有負俗之累

而立功名夫泛駕之馬亦在御之而巳

又曰元狩二年馬生余吾水中在朔方北元鼎四年馬生渥窪

水中作天馬之歌

又曰大宛國別邑七十餘城多善馬汗血言其先天馬子

言大宛國喬山其上有馬不可得因取五色馬母置其下與集生駒皆汗血因號曰天馬子也

又天馬歌曰太一貺天馬千里下霑赤汗沫流赭大宛馬汗血沾濡也

志俶儻精權竒籋浮雲籋音躡言馬上浮雲也上馳體容與迣

萬里迣音逝迣超踰今安匹龍爲友

又歌曰天馬來從西極渉流沙九夷服天馬來暦無草徑

千里循東道天馬來開逺門竦子身逝崐崘天馬來龍之

天馬龍之𩔖馬來龍必至之媒也遊閶闔觀玉臺

又曰孝武之丗聞天馬蒲陶則通大宛安息自是之後明

珠文甲通犀翠羽之珎盈於後宮龍文魚目汗血之馬駿

充於黃門

又曰烏孫國大昆彌治赤谷城山多松樠不田作種樹畜

逐水草與匈奴同俗國多馬冨人至四五千疋

又曰王褒聖主得賢臣頌曰及至駕齧膝驂乗且王良執

靶韓哀附輿縱馳騁騖忽如草靡過都越國蹶如歴塊追

奔電逐遺風周流八極萬里一息何其遼哉人馬相得也

又曰御史大夫衛綰奏馬髙五尺九寸以上齒未平馬十歳齒

不得出𨵿

又曰昌邑王賀召皇太后菓下馬乗之

後漢書曰光武時有獻名馬者日行千里又進寳剱價兼

百金帝以馬駕皷車劒賜𮪍士

又曰劉盆子旣立乗鮮車大馬赤屏泥赤屏泥謂以緹油屏泥於

䄡絡

又曰更始旣誅王莽乃北都洛陽申屠建李松自長安傳

送乗輿服御又遣中黃門從官奉迎遷都二年二月更始自

洛陽而西𥘉發李松奉引馬驚奔觸北宮鐵柱門三馬皆

續漢書曰禍也時更始失道將亡之徴

又曰賈復持劉嘉書比渡河及光武於柏人因鄧禹得召

見光武竒之禹亦稱有將帥節於是署復破虜將軍督盜

賊復馬嬴光武解左驂以賜之

又曰馬援於交阯得駱越銅鼓乃鑄爲馬式還表上之曰

夫行天莫若龍行地莫若馬馬者兵甲之本國之大用安

寧則以別尊卑之序有變則以濟逺近之難昔有騏𩦸一

日千里伯樂見之昭然不惑近丗有西河子輿亦明相法

子輿傳西河儀長𡦗長𡦗傳茂陵丁君都君都傳成紀楊

子阿臣援甞師事子阿受相馬骨法考之行事輙有效驗

臣愚以爲傳聞不如親見視影不如察形今欲形之於生

馬則骨法難備又不可得傳之於後孝武皇帝時善相馬

者東門京鑄作銅馬法獻之詔立於魯班門外更名魯班

門曰金馬門臣謹備數家骨相以爲法馬髙三尺五寸圍

四尺五寸詔置於宣德殿下以名爲馬式焉


又曰卓茂爲丞相府史甞出行有人認其馬茂問曰子亡

馬幾何時對曰月餘日矣茂有馬數年心知其謬嘿解與

之挽車而去顧曰若非公馬幸至丞相府歸我他日馬主

別得亡者乃詣府送馬叩頭謝之茂性不爭如此

又曰或問第五倫曰公有私乎對曰昔人有與吾千里馬

者吾雖不受毎三公有所選舉心不能忘而亦終不用也

又曰光和元年京師馬生人京房易傳曰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

又洪範五行傳雲𥘿孝公二十一年傳有馬生人非其𩔖

也必有非姓者其後始皇蓋呂不韋子終以絶嗣此非姓

又曰光和四年春正月𥘉置騄𩦸廐丞領受郡國調馬𩦸

善馬也調謂徴發也豪右辜榷馬一疋至二百萬前書音義曰辜障𣙜專也謂障餘人

賣買而自取其利

又曰明帝賜東平王蒼隂太后器服及遺宛馬一疋血從

SKchar上小孔中岀甞聞武帝歌天馬霑赤汗今親見其然

又曰明德馬後過濯龍門上見外家門起居者車如流水

馬如游龍倉頭衣緑褠褠臂衣今之臂韝以左右手於事便也顧視御者

不及逺矣

謝承後漢書曰朱震字伯厚性剛烈𥘉爲從事奏濟隂太

守單匡贓罪並連匡兄中常侍車𮪍將軍超三府喭曰車

如雞棲馬如狗疾惡如風朱伯厚

續漢書曰張奐字然明爲安定屬國都尉羌離湳奴感

奐馬二十疋大豪甞以金渠八枚遺奐奐召主簿張祁入

於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馬如羊不得以入廄使金如粟不

得以入懷盡還不受

東觀漢記曰張湛爲光祿勲帝臨朝或有惰容湛輙諌其

失常乗白馬上每見湛輙言白馬生復諌矣事具職官部光祿篇

又曰呉漢兵守成都公孫𫐠將延岑遣竒兵出呉漢兵後

襲擊破漢漢墮水縁馬尾得岀

又曰杜林字伯山與馬援卿里素相親厚援從南方還時

林馬⿺辶商死援令子持馬一疋遺林曰朋友有車馬之饋可

具以備乏林受之居數月林遣子奉書曰將軍內施九族

外有賔客望恩者多林父子兩人食列卿祿常有盈今送

錢五萬援受之謂子曰人當以此爲法是伯山所以勝我

又曰上始欲征匈奴與竇固等議出兵調度皆以爲塞外

草羙可不湏馬榖其各以固等將兵到燉煌當出塞上請

馬榖上以固言前後相違怒不與榖皆言案軍出塞無榖

馬故事馬防言宣帝時五將岀征匈奴𠉀𮪍得漢馬矢見其

中有粟知漢兵出以故引去以是言之馬當與榖上善其

用意微動勑下調馬榖防遂見親近

又曰明徳後詔書流布咸稱至德王主諸處莫敢犯禁廣

平鉅鹿樂成王入問起居車𮪍鞌勒皆純黒無金銀采飾

馬不踰六即賜錢五百萬

又曰桓典爲御史是時官官秉權典執政無所廻避常乗

𩣭馬京帥畏憚爲之語曰行行且止避𩣭馬御史

獻帝春秋曰曹操與呂布軍戰敗布得操𮪍而不知是問

曰曹使君何在荅曰𮪍黃馬者是也因得免

魏志曰穢國岀菓下馬漢時恆獻之馬髙三尺乗於菓樹下行

又曰龐意討𨵿羽親與羽交戰射羽中額時意常乗白馬

羽軍謂之白馬將軍

又曰陳思王表文帝曰臣於武皇帝丗得大宛紫騂馬一

疋形法應圖善持頭尾教令習拜今巳能拜又能行與鼔

節相應謹以奉獻

又曰文帝與孫權書曰前使于禁及王敦去時所道騶吾

鐵驪馬本欲使禁自致之念將軍儻欲速得今故先以付

徃此二馬朕常所自乗其調良善走數萬疋選之真可樂

也中國雖饒馬其知名絶足亦時有耳

又曰朱建平善相馬文帝將岀取馬建平道遇之語人曰

此馬之相今日死矣帝將乗馬馬惡衣香嚙帝膝帝大怒

即殺之

魏書曰曹公所乗馬名絶影爲矢所中傷頰及足

呉書曰孫堅於西華失利堅被瘡墮馬臥草中軍衆分散

不知堅所在堅所𮪍𩣭馬馳還營棓地嗚呼將士隨馬於

草中得堅

又曰諸葛恪爲將蜀使至上謂使曰元遜爲將軍君還蜀

可報丞相爲致佳馬恪起陳謝上曰卿未得馬何爲謝對

曰夫蜀陛下外廄陛下有詔臣必得之是以謝也

呉志曰魏使以馬求易珠璣翡翠瑇瑁孫權曰此皆孤所

不用而可以得馬何苦而不聽與交易

九州春秋曰𥘉呂布𮪍將侯成遣客牧馬十五疋客悉驅

馬去向沛城欲歸劉備成自將𮪍逐之悉得馬還諸將合

禮賀成成釀五六斛酒獵得十餘頭豬未飲食先持半豬

五𦫵酒自入詣布前跪言蒙將軍恩逐得所失馬

江表傳曰孫䇿性好獵將歩𮪍數百䇿驅馳逐鹿所乗馬

精駿從𮪍絶不能及

又曰孫權征合肥駿馬上津橋橋南巳撤丈餘無板谷吉

利在馬後使權持鞍緩鞚利於後着鞭以助馬𫝑遂得超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