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六百五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四十九 太平御览 卷之六百五十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五十一

太平御览卷第六百五十

 刑法部十六

   杖     督   流徒

     杖

尚书尧典曰朴作教刑扑槚楚也不勤道业则挞之

礼记学记曰槚楚二物收其威也

家语曰舜之事父小杖则受大杖则走

后汉记曰明帝时政事严峻九卿皆鞭杖左雄上言九卿

位次三事班在大臣行有佩玉之节动有庠序之仪加以

鞭杖诚非古典上即除之

魏志曰杨阜字义山为大匠卿上䟽欲省宫人诸不见幸

者乃召卿府史问后宫人数吏崔令对曰禁宻不得宣露

阜怒杖百数之曰国家不与九卿为宻乃与小吏为宻乎

帝闻而愈敬禅之

又曰周宣字孔和乐安人为郡吏太守杨沛梦八月一日

曹公当至必与君杖饮以药酒使宣占之对曰夫杖起弱

药治人病八月一日贼必除灭至期贼果破

蜀志曰刘琰妻胡入贺太后太后令特留胡经日乃归胡

有羙色琰疑其与后主有私呼卒伍挝胡至于以杖传面

而后弃遣胡具以告琰坐下狱有司议卒非挝妻之人面

非受杖之地琰竟弃市

王隐晋书曰武帝以山涛为司徒频让不许出而径归家

左丞白褒又奏涛违诏杖褒五十

晋阳秋曰诸葛武侯杖十以上亲决宣王闻之喜曰吾无

患矣

后周书曰宣帝自公卿巳下皆𬒳楚挞其间诛戮黜免者

不可胜言每笞棰人以百二十为度名曰天杖宫人内职

亦如之后妃嫔御虽𬒳宠嬖亦多𬒳杖背于是内外恐惧

人不自安

北史曰卢潜为黄门郑子黙奏潜从清河王岳南讨岳令

说梁将侯瑱大纳瑱赂遗还不奏闻文宣杖潜一百仍

截其𩯭潜颜色不变

三国典略曰齐义宁太守荀仲举字士髙颍川汝䕃人也

在郡清简亦工诗咏尝与长乐王尉粲剧饮啮粲指至骨

齐文宣知之赐杖一百或问其故云我郍许当时正疑是

鹿尾耳

又曰齐冯翊王润字子泽神武第十四子也廉慎方雅习

于吏职神武尝称之曰此是吾家千里驹也𥘉为定州刺

史开府王回洛润督独孤㧞侵窃官田受纳赠赂润案举

其事二人上言润出送台使登魏文旧坛南望叹息不测

其意武成宣命于州曰冯翊王少小谨慎内外所知不为

非法朕信之矣登髙逺望人之常情何足可道䑕軰轻相

间构理应从斩犹以旧人未忍致法回洛决鞭二百㧞冝

决杖一百

隋书曰髙祖性猜忌素不恱学既任智而获大位因以文

法自矜明察临下恒令左右觇视内外有小过失则加以

重罪又患令史𧷢污因私使人以钱帛遗之得犯立斩每

于殿庭打人一日之中或至数四尝怒门事挥楚不甚即

命斩之十年尚书左仆射髙颎治书侍御史柳或等諌以

为朝堂非杀人之所殿庭非决罚之地帝不纳颎等乃尽

诣朝堂请罪曰陛下子育群生务在去弊而百姓无知犯

者不息致陛下决罚过严皆臣等不能有所禆益请自退

屏以避贤路帝于是顾谓领左右都督田元曰吾杖重乎

元曰重帝问其状元举手曰陛下杖大如指捶楚人三十

者比常杖数百故多致死帝不怿乃令殿内去杖欲有决

罚各付所由

又曰库狄士文拜具州刺史性清苦不受公料家无馀财

其子尝啖官厨饼士文枷之于狱累曰杖一百歩送还京

⿰𥘈籴无敢出门

又曰燕荣为幽州緫管按部道次见藂荆堪为笞捶命取

之辄以试人人或自陈无咎荣曰后(⿱艹石)有罪当免尓及后

犯细过将挝之人曰前日𬒳杖使君许有罪宥之荣曰无

过尚尔况有过耶搒捶如旧

唐书曰开元二年监察御史蒋挺有所犯敕朝堂杖之黄

门侍郎张廷圭曰御史宪司清望耳目之官有犯当杀即

杀当流即流不可决杖可杀不可辱也

又曰开元中前广州都督裴伷先下狱中书令张嘉贞奏

请决杖兵部尚书张说进曰臣闻刑不上大夫以其近于

君也故曰士可杀不可辱臣今秋巡边中途闻姜皎朝堂

决杖流皎是三品亦有微功不冝决廷辱以卒伍待之且

律有八议勲贵在焉今伷先不可轻行决罚上然其言嘉

贞不恱退而谓恱曰何言事之深也说曰宰相者时来即

为岂能长据(⿱艹石)贵臣尽当可杖但恐吾等行当及之此言

非为伷先乃为天下士君子也

又曰王遂为浙西观察使毎有笞挞其杖率过常制既遇

祸监军使封其杖来献命中人出示于朝以作诫

丗祖曰桓宣武在荆州欲以德𬒳江汉耻以威刑肃物令

史受正从朱衣上过桓室年少从外来云向从门下过令

史受杖上稍云根下拂地足意机其不着宣武云我犹患

其重

传集曰咸为左丞杨济与咸书曰昨遣人相视受罚云大

重以为恒然相念杖痕不耐风寒冝深慎护不可轻也当

饮酒令体中常暖为佳苏治疮上急痛故𭔃往之咸答违

距上命稽停诏罚退思此罪在于不测𦆵加罚黜退用战

悸何复以杖重为剧小人不德所好唯酒冝于飬疮可数

致也

襄阳耆旧记曰罗尚为右丞是时左丞处事失武帝意大

怒欲案入重罪事连尚于是尚为坐受杖一百时论美之

益部耆旧传曰常播字文平蜀郡江源人仕县主簿县长

广都朱淑以官榖割没当论重罪播争狱讼身受杖数千

披肌割肤更历三狱幽闲二年每将掠拷吏先验问伏不

播答言忽得罚无所多问辞终不挠事遂见明也

三辅决录曰丁邯字叔春正直不挠举孝廉为郎以令史

次𥙷也丗祖改用孝廉选邯𥙷为郎邯称疾不就诏问实

病羞为郎乎对曰臣实不病以孝廉为令史职尓丗祖怒

使虎贲杖之数千诏问欲为郎不邯曰能杀臣者陛下不

能为郞者臣也诏出不为郎

    督

晋书曰魏明帝改士庶罚金之令妇人加笞还从鞭督之

例以其刑体祼露故也

晋律曰诸有所督罚五十以下鞭如令平心无私而以辜

死者二岁刑

晋令曰应受杖而体有疮者督之也

束晢劝农赋曰乃有老闲旧猥欺狡难觉时虽𬒳考不过

挍督歌对囹圄𥬇向桎梏

     流徒

书曰五流有宅五宅三居谓不忍加刑则流放之(⿱艹石)四㐫

者五刑之流各有所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

外也

又曰流宥五刑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

三危殛鮌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后魏书曰髙聦有罪怒死徙平州为民届瀛州属刺史王

质获白兔将献托聦为表髙祖见表顾谓王肃曰在下郍

得复有此才而今朕不知也肃曰此髙聦北徒此文或其

所制髙祖悟曰必应然也

隋书曰王伽开皇末为齐州行参军𥘉无足称后𬒳州使

送流囚李叅等七十馀人诣京师时制流人并枷鏁传送

伽行次荥阳哀其辛苦悉呼而谓之曰汝等虽犯宪法枷

鏁亦大辛苦吾欲与汝等脱去行至京师惣集能不违期

不皆拜谢曰必不敢违伽于是悉脱其枷停援卒与期曰

某日当至京师如致前却吾当为汝受死舎之而去流人

感恱依期而至一无离叛上闻而异之于是悉召流人并

令携负妻子俱入赐宴于殿庭而赦之擢伽为雍令




太平御览卷第六百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