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五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六百四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五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五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五十

 刑法部十六

   杖     督   流徒

     杖

尚書堯典曰朴作教刑撲檟楚也不勤道業則撻之

禮記學記曰檟楚二物収其威也

家語曰舜之事父小杖則受大杖則走

後漢記曰明帝時政事嚴峻九卿皆鞭杖左雄上言九卿

位次三事班在大臣行有佩玉之節動有庠序之儀加以

鞭杖誠非古典上即除之

魏志曰楊阜字義山爲大匠卿上䟽欲省宮人諸不見幸

者乃召卿府史問後宮人數吏崔令對曰禁宻不得宣露

阜怒杖百數之曰國家不與九卿爲宻乃與小吏爲宻乎

帝聞而愈敬禪之

又曰周宣字孔和樂安人爲郡吏太守楊沛夢八月一日

曹公當至必與君杖飲以藥酒使宣占之對曰夫杖起弱

藥治人病八月一日賊必除滅至期賊果破

蜀志曰劉琰妻胡入賀太后太后令特留胡經日乃歸胡

有羙色琰疑其與後主有私呼卒伍撾胡至於以杖傳面

而後棄遣胡具以告琰坐下獄有司議卒非撾妻之人面

非受杖之地琰竟棄市

王隱晉書曰武帝以山濤爲司徒頻讓不許出而徑歸家

左丞白褒又奏濤違詔杖褒五十

晉陽秋曰諸葛武侯杖十以上親決宣王聞之喜曰吾無

患矣

後周書曰宣帝自公卿巳下皆𬒳楚撻其間誅戮黜免者

不可勝言每笞箠人以百二十爲度名曰天杖宮人內職

亦如之后妃嬪御雖𬒳寵嬖亦多𬒳杖背於是內外恐懼

人不自安

北史曰盧潛爲黃門鄭子黙奏潛從清河王岳南討岳令

說梁將侯瑱大納瑱賂遺還不奏聞文宣杖潛一百仍

截其𩯭潛顔色不變

三國典略曰齊義寧太守荀仲舉字士髙潁川汝䕃人也

在郡清簡亦工詩詠嘗與長樂王尉粲劇飲齧粲指至骨

齊文宣知之賜杖一百或問其故云我郍許當時正疑是

鹿尾耳

又曰齊馮翊王潤字子澤神武第十四子也廉慎方雅習

於吏職神武嘗稱之曰此是吾家千里駒也𥘉爲定州刺

史開府王廻洛潤督獨孤㧞侵竊官田受納贈賂潤案舉

其事二人上言潤出送臺使登魏文舊壇南望歎息不測

其意武成宣命於州曰馮翊王少小謹慎內外所知不爲

非法朕信之矣登髙逺望人之常情何足可道䑕軰輕相

間搆理應從斬猶以舊人未忍致法廻洛決鞭二百㧞冝

決杖一百

隋書曰髙祖性猜忌素不恱學旣任智而獲大位因以文

法自矜明察臨下恆令左右覘視內外有小過失則加以

重罪又患令史𧷢汚因私使人以錢帛遺之得犯立斬每

於殿庭打人一日之中或至數四嘗怒門事揮楚不甚即

命斬之十年尚書左僕射髙熲治書侍御史柳或等諌以

爲朝堂非殺人之所殿庭非決罰之地帝不納熲等乃盡

詣朝堂請罪曰陛下子育群生務在去弊而百姓無知犯

者不息致陛下決罰過嚴皆臣等不能有所禆益請自退

屏以避賢路帝於是顧謂領左右都督田元曰吾杖重乎

元曰重帝問其狀元舉手曰陛下杖大如指捶楚人三十

者比常杖數百故多致死帝不懌乃令殿內去杖欲有決

罰各付所由

又曰庫狄士文拜具州刺史性清苦不受公料家無餘財

其子嘗噉官廚餅士文枷之於獄累曰杖一百歩送還京

⿰𥘈糴無敢出門

又曰燕榮爲幽州緫管按部道次見藂荊堪爲笞捶命取

之輒以試人人或自陳無咎榮曰後(⿱艹石)有罪當免尓及後

犯細過將撾之人曰前日𬒳杖使君許有罪宥之榮曰無

過尚爾況有過耶搒捶如舊

唐書曰開元二年監察御史蔣挺有所犯勑朝堂杖之黃

門侍郎張廷珪曰御史憲司清望耳目之官有犯當殺即

殺當流即流不可決杖可殺不可辱也

又曰開元中前廣州都督裴伷先下獄中書令張嘉貞奏

請決杖兵部尚書張說進曰臣聞刑不上大夫以其近於

君也故曰士可殺不可辱臣今秋廵邊中途聞姜皎朝堂

決杖流皎是三品亦有微功不冝決廷辱以卒伍待之且

律有八議勲貴在焉今伷先不可輕行決罰上然其言嘉

貞不恱退而謂恱曰何言事之深也說曰宰相者時來即

爲豈能長據(⿱艹石)貴臣盡當可杖但恐吾等行當及之此言

非爲伷先乃爲天下士君子也

又曰王遂爲浙西觀察使毎有笞撻其杖率過常制旣遇

禍監軍使封其杖來獻命中人出示於朝以作誡

丗祖曰桓宣武在荊州欲以德𬒳江漢恥以威刑肅物令

史受正從朱衣上過桓室年少從外來雲向從門下過令

史受杖上稍雲根下拂地足意機其不着宣武雲我猶患

其重

傳集曰咸爲左丞楊濟與咸書曰昨遣人相視受罰雲大

重以爲恆然相念杖痕不耐風寒冝深慎護不可輕也當

飲酒令體中常煖爲佳蘇治瘡上急痛故𭔃徃之咸荅違

距上命稽停詔罰退思此罪在於不測𦆵加罰黜退用戰

悸何復以杖重爲劇小人不德所好唯酒冝於飬瘡可數

致也

襄陽耆舊記曰羅尚爲右丞是時左丞處事失武帝意大

怒欲案入重罪事連尚於是尚爲坐受杖一百時論美之

益部耆舊傳曰常播字文平蜀郡江源人仕縣主簿縣長

廣都朱淑以官榖割沒當論重罪播爭獄訟身受杖數千

披肌割膚更歴三獄幽閑二年每將掠拷吏先驗問伏不

播荅言忽得罰無所多問辭終不撓事遂見明也

三輔決録曰丁邯字叔春正直不撓舉孝廉爲郎以令史

次𥙷也丗祖改用孝廉選邯𥙷爲郎邯稱疾不就詔問實

病羞爲郎乎對曰臣實不病以孝廉爲令史職尓丗祖怒

使虎賁杖之數千詔問欲爲郎不邯曰能殺臣者陛下不

能爲郞者臣也詔出不爲郎

    督

晉書曰魏明帝改士庶罰金之令婦人加笞還從鞭督之

例以其刑體祼露故也

晉律曰諸有所督罰五十以下鞭如令平心無私而以辜

死者二嵗刑

晉令曰應受杖而體有瘡者督之也

束晢勸農賦曰乃有老閑舊猥欺狡難覺時雖𬒳考不過

挍督歌對囹圄𥬇向桎梏

     流徒

書曰五流有宅五宅三居謂不忍加刑則流放之(⿱艹石)四㐫

者五刑之流各有所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

外也

又曰流宥五刑流共工於幽州放驩兠於崇山竄三苗於

三危殛鮌於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後魏書曰髙聦有罪怒死徙平州爲民屆瀛州屬刺史王

質獲白兎將獻託聦爲表髙祖見表顧謂王肅曰在下郍

得復有此才而今朕不知也肅曰此髙聦北徒此文或其

所製髙祖悟曰必應然也

隋書曰王伽開皇末爲齊州行參軍𥘉無足稱後𬒳州使

送流囚李叅等七十餘人詣京師時制流人並枷鏁傳送

伽行次滎陽哀其辛苦悉呼而謂之曰汝等雖犯憲法枷

鏁亦大辛苦吾欲與汝等脫去行至京師惣集能不違期

不皆拜謝曰必不敢違伽於是悉脫其枷停援卒與期曰

某日當至京師如致前卻吾當爲汝受死舎之而去流人

感恱依期而至一無離叛上聞而異之於是悉召流人並

令攜負妻子俱入賜宴於殿庭而赦之擢伽爲雍令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