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太平御览 卷第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第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十二

 天部十二

   雪   霰   露

     雪

释名曰雪绥也水下遇寒凝绥绥然下也

诗曰北风其凉雨雪其滂

又曰上天同云雨雪雰雰雰雰雪貌也丰年之冬必有积雪

又曰文王以天子之命命将帅歌采薇以遣之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又曰蜉蝣掘阅麻衣如雪郑𤣥注曰喻曹昭公君臣朝夕

变易衣服麻衣𭰹衣也

礼曰孟春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雪霜大挚

传曰隐公九年三月庚辰大雪凡平地尺三月今正月也大雪失时也

又曰楚子次于干谿雨雪王皮冠秦复陶秦所遗羽衣也𬒳

舄执鞭以出

易通卦验曰干得坎之蹇则当夏雨雪

诗推度灾曰逆天地绝人伦当夏雨雪

大戴礼曰天地积阴温则为雨寒则为雪

春秋元命苞曰阴阳凝而为雪

史记曰东郭先生乆待诏公车贫困饥寒衣弊履不完行

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道中人𥬇之

汉书曰汉女者居东海养姑姑女䜛之于姑姑经太守诉

而杀之五月下雪

又曰⿱⺾⿰𩵋禾武使于单于幽武置大窖中绝不与饮食天雨雪

武卧啮雪与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因以为神

又曰壷广鞮单于自将领万𮪍击乌孙㑹天大雪一日𭰹

文馀人民畜产冻死

续汉书曰赤眉入安定北地逢大雪坑谷皆满多冻死

晋书曰王恭衣鹤𣰉雪中行时人谓之神仙中人

又曰太𫝊谢安雪骤降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

客儿曰散盐空中差可拟兄女道韫曰未(⿱艹石)柳絮因风起

又曰东瀛公腾公姓司马名腾伐石勒于常山屯营时天大雪有

一处方数丈融液怪而掘之得一玉马髙尺许以为晋家

之瑞

晋朝杂事曰太康七年河阴雨赤雪二顷

宋书曰大明中元日雪花降殿庭右将军谢庄下殿雪集

衣白上以为嘉瑞群臣皆作雪花诗

崔鸿北凉录曰先酒泉南有铜驼出大雨雪沮渠蒙逊遣

工取之得铜数万斤

宋齐语曰孙康家贫常映雪读书

唐书曰郭元振为安西大都护时西突厥首领乌质勒部

落强盛款塞通和元振就其牙帐计㑹军事时天大雪元

振立于帐前与乌质勒言议须㬰雪𭰹风冻元振未尝移

足乌质勒年老不胜寒苦㑹罢而死

录异传曰汉时大雪积地丈馀洛阳令自岀案行见民家

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𡊮安门无有行路谓安巳死令人

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冝干人

令以为贤举为孝廉

韩诗外传曰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独六出雪花曰霙

皇甫谧髙士传曰世莫知焦先所出野火烧其庐先因露

寝冬雪大至先袒卧不移人以为死就视如故

穆天子传曰日中大雪北风雨雪有冻死人天子作黄竹

诗三章以哀民曰我徂黄竹负閟寒閟閇也音秘

又曰雨雪天子猎于钘山之西河

汉武内传曰西主母曰仙之上药有𤣥霜绛雪

列士传曰羊角哀左伯桃相与为死友闻楚王欲往仕之

道遇雨雪计不俱全乃并衣粮与角哀入树而死

陆机别传曰机诛日平地尺雪时人以为𡨚

曹摅别传曰摅为洛阳令于时大雪而宫门夜忽失行马

摅曰此非他窃理可保明必是门士以疗寒验之而具服

王子年拾遗记曰穆王东至大㩬之谷西王母来进嵰

丘俨州甜雪嵰州去玉门三十万里地多寒雪霜露著木

石之上皆融而甘可以为果也

又曰周灵王起昆明之台召诸方士有二人乘飞游之辇

上席酣酯天赤旱地裂其一人先唱能为霜雪王乃请焉

于是引气一吸则云起雪飞

又曰广延之国去燕七万里在扶桑东其地寒盛夏之日

冰厚至丈常雨青雪 冰霜之色皆如绀碧

沙州记曰自龙涸至大浸川一千九百里昼夜萧萧常有

风寒七月雨便是雪遥望四山皓然皆白

西京杂记曰董仲舒曰太平之世雪不封条凌弭毒害而

庄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艹石)冰雪绰约(⿱艹石)处子

曽子曰阴气胜则凝为雪

孟子曰滕文公卒葬有日矣天大雨雪至牛目群臣请㢮

期太子不许惠公諌曰昔王季葬涡山之尾栾水啮其墓

见棺  文王曰先君欲见群臣百姓矣乃出为帐三日

而后葬今太子亦冝曰先王欲少留而抚社稷故使雪甚

㢮期而更为日比文王义也太子曰善

又曰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王曰贤者亦有此乐乎孟子

曰为人上而不与民同乐者非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时雨雪三日公𬒳狐白之裘见晏子公

曰怪哉雨雪三日不寒晏子曰古之贤君饱而知人饥温

而知人寒公曰善乃脱裘发粟以与饥寒者

秦子曰今欲驰光日下显白雪中不可得也

孙子曰昔卫君重裘累茵而坐见路有负薪而𡘜之者问

何故也对曰雪下衣薄是以𡘜之于是卫君惧见于颜色

曰为君而不知民熟以我为君于是开府金出仓粟以赈

淮南子曰欲灭迹而走雪中

金匮曰武王伐纣都洛邑阴寒雨雪十馀日𭰹丈馀甲子

平旦不知何五大夫乘马车从两𮪍止门外王使太师尚

父谢五大夫賔幸临之失不先门方脩法服太师尚父使

人持一器粥出进五车两𮪍曰先生大夫在内方对天子

寒故进热粥却寒粥皆毕使者具以告尚父尚父问武王

曰客可见矣五车两𮪍四海之神与河伯雨师耳王曰不

知有名乎曰南海神曰祝融东海曰勾芒北海曰𤣥冥西

海曰蓐收河伯雨师请使谒者于殿下门内引祝融五神

皆惊相视而叹

语林曰王子猷居山阴大雪夜开室命酌四望皎然因咏

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在剡乘兴棹舟经𪧐方至既造门

而返或问之对曰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安道

汜胜之书曰取雪汁渍原蚕屎五六日待释手挼之和榖

种之能御旱故谓雪为五榖精也

山海经曰由首之山小咸之山空桑之山并冬夏有雪

论衡曰云雾雨之徴也夏则为露冬则为霜温则为雨寒

则为霜雨露冻凝者其由地发不从天降

琴操曰曽子耕太山下雨雪不得归思父母作梁山操

广志曰云南郡四五月犹积雪皓代郡以五月山阴犹𪧐

雪八月末复雪

宋玉对问曰客有歌于郢中始曰下俚巴人国中属而和

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云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是

其曲弥髙而和弥寡

宋谢惠连雪赋曰岁将暮时既昏寒风积愁云繁梁王不

恱游于兔园乃置旨酒命賔友召邹生延枚叟 -- 臾 ?相如末至

居客之右俄而微霰零宻雪下王乃歌北风于卫诗咏南

山于周雅相如于是避席而起逡巡而揖曰臣闻雪宫建

于东国雪山峙于西域岐昌发咏于来思姬满申歌于黄

竹曹风以麻衣比色楚谣以幽兰俪曲SKchar尺则呈瑞于丰

年袤丈则表沴于阴德其为状也散漫交错氛氲萧索蔼

蔼浮浮瀌瀌弈弈连翩飞洒徘SKchar委积始縁甍而冒㨂终

开帘而入𨻶既因方而为圭亦遇圎而成璧眄隰则万顷

同缟瞻山则千岩俱白于是台如重璧逵如莲璐庭列瑶

阶林挺琼树皓鹤夺鲜白鷼失素

楚辞九辩曰雪霰纷揉女救

又曰魂 来归𠔃北方不可止増冰峨峨飞雪千里些

又曰霰雪纷其无恨些云霏霏而承宇些

司马相如羙人赋曰时既西夕𤣥阴晦冥凉风萧然素雪

飘零

伏系之雪赋序曰结阴凝雪皎如帔素

谢灵运诗曰明月照积雪朔风劲旦哀

乐府歌诗曰皓如山上雪皎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

相决绝

𢈔肃之雪讃曰皓若天汉色逾玉粲

李颙悲四时曰云黮徒敢徒对以时兴雪聮翩而骤宻

枯林皦如琼干空岫㓪若玉室

王韶之咏雪离合曰霰先集𠔃雪霏霏散辉素𠔃被詹庭

曲室寒𠔃朔风厉川陆涸𠔃百籁

     霰

释名曰霰星也冰雪相搏𥙷各如星而散

说文曰霰积雪也从雨散声

诗曰如彼雨雪先集维霰霰𭧂雪也笺云雪自上遇温气而抟谓之霰

尔雅曰雨霰为消雪郭璞注云霰水雪杂下故谓消雪

又曰雨雪相和为霰

尚书洪范五行传曰盛阴雨雪凝滞而冰寒阳气薄之不

相入则散而为霰故沸汤之在闭器而湛于寒泉则为冰

及雪之销亦冰解而散此验也

韩诗薛君注曰霰霙也

曽子曰阴之专气为霰

     露

释名曰露虑也覆虑物也

许愼说文曰露润泽也从雨路声

诗曰厌于接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又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又曰湛露天子燕诸侯也湛湛露斯匪阳不晞

又曰野有蔓草零露抟徒官𠔃

又曰野有蔓草零露瀼瀼如章

礼曰立秋后五日白露降

又曰季冬行秋令则白露早降

又曰天不爱其道故天降甘露

又曰春雨露既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之心焉如将见之

感时念亲也

又曰王所以为顺而弗悖也天降甘露

易通卦验曰立秋白露下

尚书中候曰尧时甘露降

诗含神雾曰阳气终白露为霜宋均曰白露行露也阳终阴用事故曰白露凝为霜

大戴礼曰露阴阳之气也夫阴气胜则凝为霜雪阳气胜

则散为雨露

礼斗威仪曰君治政则轩辕之精散为甘露

春秋繁露曰恩及于物顺于人而甘露降

春秋序曰桀无道露冬下

春秋元命包曰霜以杀木露以润草

又曰阴阳散为露

五经通义曰和气津液凝为露露从地出

呉越春秋曰子胥諌呉王王怒暮归举衣出宫宫中群臣

皆曰天无霖雨宫中无泥露相君举衣行高何为 子胥

曰吾以越諌王王心迷不听吾言宫中生草𣗥雾露沾吾

衣群臣闻之莫不悲伤

汉书曰宣帝元康元年甘露降未央宫大赦天下

又曰平帝永平十七年自春迄夏多甘露降谒元陵太常

丞上言陵树叶上有甘露令百官采之

又曰成帝幸河东祠后土甘露降京师

又曰宣帝诏曰迺者鳯风集太山陈留甘露降未央宫冝

赦天下

后汉书曰桓帝永康元年秋八月魏郡言嘉禾生甘露降

范晔后汉书曰明帝永平十七年甘露降于原陵

谢承后汉书曰呉郡沈丰为零陵太守至官一年甘露降

膏润草木

东观汉记曰光武帝时甘露降四十五里

又曰明帝永平十七年梦见先帝光烈皇后梦中喜觉悲

不能寐明旦上陵其日甘露降于陵树帝令百官采之帝

伏御床流涕也

魏志曰明帝铸承露盘茎长一十二丈铜龙绕其根立于

芳林园甘露乃降

又曰明帝与东阿王诏曰昔先帝时甘露屡降于仁寿殿

前灵芝生芳林园中自吾建承露盘巳来甘露复降芳林

园仁寿殿前

𣈆书曰皇甫谧糿时有甘露降其柳树谧毎以食之谓蜜

𣈆中兴书曰王者敬养𦒿老则甘露降于松柏尊贤容众

则竹苇受之甘露者仁泽也其凝如脂其羙如饴

宋书曰文帝元嘉中甘露频降状如细雪

隋书曰李德饶赵郡柏人人也性至孝丁父忧单缞徒跣

后甘露降其树白鸠巢其庐

豫章𦒿旧传曰太守陈蕃临郡二年甘露降

汝南先贤传曰新蔡郑敬都尉髙懿㕔前有槐树有白露

𩔖甘露懿问椽属皆言是甘露敬曰明府德政未致甘露

但树汁耳懿不恱称疾而去

洞冥记曰勒毕国人长三寸有翼善言语戏𥬇因名语国

饮丹露为浆丹露者日𥘉出有露汁如朱也

又曰东方朔游吉云之地汉武帝问朔曰何名吉云曰其

国俗常以云气占吉凶(⿱艹石)吉乐之事则满室云起五色照

著于草树皆成五色露露味甘帝曰吉云五色露可得以

尝不朔乃东走至夕而还得𤣥黄青露盛之琉璃器以授帝

帝遍赐群臣得露尝者老者皆少疾病皆愈

又曰元封二年数过国献能言龟一头长一尺二寸东方

朔曰唯承树露以饮之

王子年拾遗记曰昆仑山有甘露望之色如丹着木石则

皎然如霜雪宝器承之如饴人君圣德则下

周处风土记曰白鹤性警至八月露降流于草上滴滴有

声则鸣

述仙记曰八月一日作五明囊盛取百草头露以之洗眼

眼明也

老子曰天地相合以降甘露

庄子曰姑射之山有神人焉不食五榖吸风饮露

鹖冠子曰圣徳上及太清下及太宁中及万灵则膏露下

⿱⺾⿰𩵋禾子曰夫人一代(⿱艹石)朝露之托桐叶耳其与几何

吕氏春秋日伊尹说汤曰水之美者有三危之露三危西极山名

和之美者掲雩之露掲雩之露其色紫

淮南子曰方诸取露于月高诱曰方诸阴燧也

东方朔神异经曰西北海有人长二千里两脚中间相去

千里腹围一千六百里但日饮天酒五斗张华云天酒甘露也

又曰黄父以雾露为浆

古史考曰太古之𥘉民吮露精食草木实

刘向说苑曰呉欲伐荆王令曰敢有諌者死舎人有少孺

子者欲諌怀弹于后园露霑其衣者三朝王曰子求何苦

露霑衣如是对曰园中有树其端有蝉蝉髙居悲鸣饮风

噏露不知螗螂在其后曲跗方无欲取其蝉而螗螂又不

知黄雀居其后延颈欲啄之然黄雀又不知臣操弹丸在

其下臣但捕其黄雀不觉露隰衣此者为窥其利而不思

后患王闻之遂不伐荆

又曰腾蛇游于雾露千里不止

汉武帝故事曰帝作金茎擎玉杯以承云表之露拟和玉

屑服之以求仙

又曰作铜承露盘上有仙人掌以承露也

蔡邕月令章句曰露者阴液也释为露凝为霜

白虎通曰甘露者美露也降则物无不盛

又曰露者霜之始寒即变为霜

论衡曰甘露味如饴王者太平之应则降

地镜图曰视山川多露无霜其下有美玉

徐整长历曰北斗当昆仑山气运注天下春夏为露

崔豹古今注曰薤露䘮歌也言人命如薤上露易晞灭也

其一章曰薤上露何易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何时归

瑞应图曰露色浓甘者为之甘露王者施德惠则甘露降

其甘草木

又曰甘露者美露也神灵之精仁瑞之泽其凝如脂其甘

如饴一名膏露一名天酒

又曰王者德至于天和气感则甘露降于松柏

山海经曰仙丘降甘露人常饮之

又曰诸沃之野揺山之民甘露是饮不寿者八百岁

列星图曰天乳一星在氏北主甘露占(⿱艹石)明而(⿰氵閠)则甘露

降不然则否也

楚辞曰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采秋菊之落英

张衡奏事曰飞尘増山雾露増海

曹植魏德论曰𤣥徳洞幽飞化上蒸甘露以降蜜淳冰凝

睹阳弗晞琼爵是承献之帝朝以明圣徴

曹植承露盘铭叙曰夫形能见者莫如髙物不朽者莫如

金气之清者莫如露盛之安者莫如盘乃诏有司铸铜建

承露盘于芳林园

东晢集曰薄冰凝池非宗庙之宝零露垂林非缀冕之饰

张载羽扇赋曰濯以云精拂以芝露





太平御览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