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一 太平御覽 卷第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十二

 天部十二

   雪   霰   露

     雪

釋名曰雪綏也水下遇寒凝綏綏然下也

詩曰北風其涼雨雪其滂

又曰上天同雲雨雪雰雰雰雰雪皃也豐年之冬必有積雪

又曰文王以天子之命命將帥歌採薇以遣之昔我往矣

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又曰蜉蝣掘閱麻衣如雪鄭𤣥注曰喻曹昭公君臣朝夕

變易衣服麻衣𭰹衣也

禮曰孟春行冬令則水潦爲敗雪霜大摯

傳曰隱公九年三月庚辰大雪凡平地尺三月今正月也大雪失時也

又曰楚子次於乾谿雨雪王皮冠秦復陶秦所遺羽衣也𬒳

舄執鞭以出

易通卦驗曰乾得坎之蹇則當夏雨雪

詩推度災曰逆天地絶人倫當夏雨雪

大戴禮曰天地積隂溫則爲雨寒則爲雪

春秋元命苞曰隂陽凝而爲雪

史記曰東郭先生乆待詔公車貧困飢寒衣弊履不完行

雪中履有上無下足盡踐地道中人𥬇之

漢書曰漢女者居東海養姑姑女䜛之於姑姑經太守訴

而殺之五月下雪

又曰⿱⺾⿰𩵋禾武使於單于幽武置大窖中絶不與飲食天雨雪

武臥齧雪與氊毛並咽之數日不死匈奴因以爲神

又曰壷廣鞮單于自將領萬𮪍擊烏孫㑹天大雪一日𭰹

文餘人民畜産凍死

續漢書曰赤眉入安定北地逢大雪坑谷皆滿多凍死

晉書曰王恭衣鶴𣰉雪中行時人謂之神仙中人

又曰太𫝊謝安雪驟降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

客兒曰散鹽空中差可擬兄女道韞曰未(⿱艹石)柳絮因風起

又曰東瀛公騰公姓司馬名騰伐石勒於常山屯營時天大雪有

一處方數丈融液恠而掘之得一玉馬髙尺許以爲晉家

之瑞

晉朝雜事曰太康七年河隂雨赤雪二頃

宋書曰大明中元日雪花降殿庭右將軍謝莊下殿雪集

衣白上以爲嘉瑞羣臣皆作雪花詩

崔鴻北涼録曰先酒泉南有銅駞出大雨雪沮渠蒙遜遣

工取之得銅數萬斤

宋齊語曰孫康家貧常映雪讀書

唐書曰郭元振爲安西大都護時西突厥首領烏質勒部

落強盛欵塞通和元振就其牙帳計㑹軍事時天大雪元

振立於帳前與烏質勒言議須㬰雪𭰹風凍元振未嘗移

足烏質勒年老不勝寒苦㑹罷而死

録異傳曰漢時大雪積地丈餘洛陽令自岀案行見民家

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𡊮安門無有行路謂安巳死令人

除雪入戶見安僵臥問何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餓不冝幹人

令以爲賢舉爲孝廉

韓詩外傳曰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獨六出雪花曰霙

皇甫謐髙士傳曰世莫知焦先所出野火燒其廬先因露

寢冬雪大至先袒臥不移人以爲死就視如故

穆天子傳曰日中大雪北風雨雪有凍死人天子作黃竹

詩三章以哀民曰我徂黃竹負閟寒閟閇也音祕

又曰雨雪天子獵於鈃山之西河

漢武內傳曰西主母曰仙之上藥有𤣥霜絳雪

列士傳曰羊角哀左伯桃相與爲死友聞楚王欲徃仕之

道遇雨雪計不俱全乃併衣糧與角哀入樹而死

陸機別傳曰機誅日平地尺雪時人以爲𡨚

曹攄別傳曰攄爲洛陽令於時大雪而宮門夜忽失行馬

攄曰此非他竊理可保明必是門士以療寒驗之而具服

王子年拾遺記曰穆王東至大㩬之谷西王母來進嵰

丘儼州甜雪嵰州去玉門三十萬里地多寒雪霜露著木

石之上皆融而甘可以爲菓也

又曰周靈王起昆明之臺召諸方士有二人乗飛遊之輦

上席酣酯天赤旱地裂其一人先唱能爲霜雪王乃請焉

於是引氣一吸則雲起雪飛

又曰廣延之國去燕七萬里在扶桑東其地寒盛夏之日

氷厚至丈常雨青雪 氷霜之色皆如紺碧

沙州記曰自龍涸至大浸川一千九百里晝夜蕭蕭常有

風寒七月雨便是雪遙望四山皓然皆白

西京雜記曰董仲舒曰太平之世雪不封條凌弭毒害而

莊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艹石)氷雪綽約(⿱艹石)處子

曽子曰隂氣勝則凝爲雪

孟子曰滕文公卒葬有日矣天大雨雪至牛目羣臣請㢮

期太子不許惠公諌曰昔王季葬渦山之尾欒水齧其墓

見棺  文王曰先君欲見羣臣百姓矣乃出爲帳三日

而後葬今太子亦冝曰先王欲少留而撫社稷故使雪甚

㢮期而更爲日比文王義也太子曰善

又曰齊宣王見孟子於雪宮王曰賢者亦有此樂乎孟子

曰爲人上而不與民同樂者非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時雨雪三日公𬒳狐白之裘見晏子公

曰恠哉雨雪三日不寒晏子曰古之賢君飽而知人飢溫

而知人寒公曰善乃脫裘發粟以與飢寒者

秦子曰今欲馳光日下顯白雪中不可得也

孫子曰昔衛君重裘累茵而坐見路有負薪而𡘜之者問

何故也對曰雪下衣薄是以𡘜之於是衛君懼見於顔色

曰爲君而不知民熟以我爲君於是開府金出倉粟以賑

淮南子曰欲滅跡而走雪中

金匱曰武王伐紂都洛邑隂寒雨雪十餘日𭰹丈餘甲子

平旦不知何五大夫乗馬車從兩𮪍止門外王使太師尚

父謝五大夫賔幸臨之失不先門方脩法服太師尚父使

人持一器粥出進五車兩𮪍曰先生大夫在內方對天子

寒故進熱粥卻寒粥皆畢使者具以告尚父尚父問武王

曰客可見矣五車兩𮪍四海之神與河伯雨師耳王曰不

知有名乎曰南海神曰祝融東海曰勾芒北海曰𤣥冥西

海曰蓐收河伯雨師請使謁者於殿下門內引祝融五神

皆驚相視而歎

語林曰王子猷居山隂大雪夜開室命酌四望皎然因詠

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在剡乗興棹舟經𪧐方至旣造門

而返或問之對曰乗興而來興盡而返何必見戴安道

汜勝之書曰取雪汁漬原蠶屎五六日待釋手挼之和榖

種之能御旱故謂雪爲五榖精也

山海經曰由首之山小咸之山空桑之山並冬夏有雪

論衡曰雲霧雨之徴也夏則爲露冬則爲霜溫則爲雨寒

則爲霜雨露凍凝者其由地發不從天降

琴操曰曽子耕太山下雨雪不得歸思父母作梁山操

廣志曰雲南郡四五月猶積雪皓代郡以五月山隂猶𪧐

雪八月末復雪

宋玉對問曰客有歌於郢中始曰下俚巴人國中屬而和

者數千人其爲陽春白雲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是

其曲彌髙而和彌寡

宋謝惠連雪賦曰嵗將暮時旣昏寒風積愁雲繁梁王不

恱遊於兎園乃置旨酒命賔友召鄒生延枚叟 -- 臾 ?相如末至

居客之右俄而微霰零宻雪下王乃歌北風於衛詩詠南

山於周雅相如於是避席而起逡廵而揖曰臣聞雪宮建

於東國雪山峙於西域岐昌發詠於來思姬滿申歌於黃

竹曹風以麻衣比色楚謡以幽蘭儷曲SKchar尺則呈瑞於豐

年袤丈則表沴於隂德其爲狀也散漫交錯氛氳蕭索藹

藹浮浮瀌瀌弈弈連翩飛灑徘SKchar委積始縁甍而冒㨂終

開簾而入𨻶旣因方而爲圭亦遇圎而成璧眄隰則萬頃

同縞瞻山則千巖俱白於是臺如重璧逵如蓮璐庭列瑤

階林挺瓊樹皓鶴奪鮮白鷼失素

楚辭九辯曰雪霰紛揉女救

又曰䰟 來歸𠔃北方不可止増氷峨峨飛雪千里些

又曰霰雪紛其無恨些雲霏霏而承宇些

司馬相如羙人賦曰時旣西夕𤣥隂晦冥涼風蕭然素雪

飄零

伏系之雪賦序曰結隂凝雪皎如帔素

謝靈運詩曰明月照積雪朔風勁旦哀

樂府歌詩曰皓如山上雪皎如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

相決絶

𢈔肅之雪讃曰皓若天漢色踰玉粲

李顒悲四時曰雲黮徒敢徒對以時興雪聮翩而驟宻

枯林皦如瓊幹空岫㓪若玉室

王韶之詠雪離合曰霰先集𠔃雪霏霏散輝素𠔃被詹庭

曲室寒𠔃朔風厲川陸涸𠔃百籟

     霰

釋名曰霰星也氷雪相搏𥙷各如星而散

說文曰霰積雪也從雨散聲

詩曰如彼雨雪先集維霰霰𭧂雪也箋雲雪自上遇溫氣而摶謂之霰

爾雅曰雨霰爲消雪郭璞注云霰水雪雜下故謂消雪

又曰雨雪相和爲霰

尚書洪範五行傳曰盛隂雨雪凝滯而氷寒陽氣薄之不

相入則散而爲霰故沸湯之在閉器而湛於寒泉則爲氷

及雪之銷亦氷解而散此驗也

韓詩薛君注曰霰霙也

曽子曰隂之專氣爲霰

     露

釋名曰露慮也覆慮物也

許愼說文曰露潤澤也從雨路聲

詩曰厭於接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又曰蒹葭蒼蒼白露爲霜

又曰湛露天子燕諸侯也湛湛露斯匪陽不晞

又曰野有蔓草零露摶徒官𠔃

又曰野有蔓草零露瀼瀼如章

禮曰立秋後五日白露降

又曰季冬行秋令則白露早降

又曰天不愛其道故天降甘露

又曰春雨露旣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心焉如將見之

感時念親也

又曰王所以爲順而弗悖也天降甘露

易通卦驗曰立秋白露下

尚書中候曰堯時甘露降

詩含神霧曰陽氣終白露爲霜宋均曰白露行露也陽終隂用事故曰白露凝爲霜

大戴禮曰露隂陽之氣也夫隂氣勝則凝爲霜雪陽氣勝

則散爲雨露

禮斗威儀曰君治政則軒轅之精散爲甘露

春秋繁露曰恩及於物順於人而甘露降

春秋序曰桀無道露冬下

春秋元命包曰霜以殺木露以潤草

又曰隂陽散爲露

五經通義曰和氣津液凝爲露露從地出

呉越春秋曰子胥諌呉王王怒暮歸舉衣出宮宮中群臣

皆曰天無霖雨宮中無泥露相君舉衣行高何爲 子胥

曰吾以越諌王王心迷不聽吾言宮中生草𣗥霧露沾吾

衣群臣聞之莫不悲傷

漢書曰宣帝元康元年甘露降未央宮大赦天下

又曰平帝永平十七年自春迄夏多甘露降謁元陵太常

丞上言陵樹葉上有甘露令百官採之

又曰成帝幸河東祠后土甘露降京師

又曰宣帝詔曰迺者鳯風集太山陳留甘露降未央宮冝

赦天下

後漢書曰桓帝永康元年秋八月魏郡言嘉禾生甘露降

范曄後漢書曰明帝永平十七年甘露降於原陵

謝承後漢書曰呉郡沈豐爲零陵太守至官一年甘露降

膏潤草木

東觀漢記曰光武帝時甘露降四十五里

又曰明帝永平十七年夢見先帝光烈皇后夢中喜覺悲

不能寐明旦上陵其日甘露降於陵樹帝令百官採之帝

伏御床流涕也

魏志曰明帝鑄承露盤莖長一十二丈銅龍繞其根立於

芳林園甘露乃降

又曰明帝與東阿王詔曰昔先帝時甘露屢降於仁壽殿

前靈芝生芳林園中自吾建承露盤巳來甘露復降芳林

園仁夀殿前

𣈆書曰皇甫謐糿時有甘露降其柳樹謐毎以食之謂蜜

𣈆中興書曰王者敬養𦒿老則甘露降於松栢尊賢容衆

則竹葦受之甘露者仁澤也其凝如脂其羙如飴

宋書曰文帝元嘉中甘露頻降狀如細雪

隋書曰李德饒趙郡栢人人也性至孝丁父憂單縗徒跣

後甘露降其樹白鳩巢其廬

豫章𦒿舊傳曰太守陳蕃臨郡二年甘露降

汝南先賢傳曰新蔡鄭敬都尉髙懿㕔前有槐樹有白露

𩔖甘露懿問椽屬皆言是甘露敬曰明府德政未致甘露

但樹汁耳懿不恱稱疾而去

洞冥記曰勒畢國人長三寸有翼善言語戱𥬇因名語國

飲丹露爲漿丹露者日𥘉出有露汁如朱也

又曰東方朔遊吉雲之地漢武帝問朔曰何名吉雲曰其

國俗常以雲氣占吉凶(⿱艹石)吉樂之事則滿室雲起五色照

著於草樹皆成五色露露味甘帝曰吉雲五色露可得以

甞不朔乃東走至夕而還得𤣥黃青露盛之琉璃器以授帝

帝遍賜羣臣得露甞者老者皆少疾病皆愈

又曰元封二年數過國獻能言龜一頭長一尺二寸東方

朔曰唯承樹露以飲之

王子年拾遺記曰崑崙山有甘露望之色如丹着木石則

皎然如霜雪寳器承之如飴人君聖德則下

周處風土記曰白鶴性警至八月露降流於草上滴滴有

聲則鳴

述仙記曰八月一日作五明囊盛取百草頭露以之洗眼

眼明也

老子曰天地相合以降甘露

莊子曰姑射之山有神人焉不食五榖吸風飲露

鶡冠子曰聖徳上及太清下及太寧中及萬靈則膏露下

⿱⺾⿰𩵋禾子曰夫人一代(⿱艹石)朝露之託桐葉耳其與幾何

呂氏春秋日伊尹說湯曰水之美者有三危之露三危西極山名

和之美者掲雩之露掲雩之露其色紫

淮南子曰方諸取露於月高誘曰方諸隂燧也

東方朔神異經曰西北海有人長二千里兩腳中間相去

千里腹圍一千六百里但日飲天酒五斗張華雲天酒甘露也

又曰黃父以霧露爲漿

古史考曰太古之𥘉民吮露精食草木實

劉向說苑曰呉欲伐荊王令曰敢有諌者死舎人有少孺

子者欲諌懷彈於後園露霑其衣者三朝王曰子求何苦

露霑衣如是對曰園中有樹其端有蟬蟬髙居悲鳴飲風

噏露不知螗蜋在其後曲跗方無欲取其蟬而螗蜋又不

知黃雀居其後延頸欲啄之然黃雀又不知臣操彈丸在

其下臣但捕其黃雀不覺露隰衣此者爲窺其利而不思

後患王聞之遂不伐荊

又曰騰虵遊於霧露千里不止

漢武帝故事曰帝作金莖擎玉杯以承雲表之露擬和玉

屑服之以求仙

又曰作銅承露槃上有仙人掌以承露也

蔡邕月令章句曰露者隂液也釋爲露凝爲霜

白虎通曰甘露者美露也降則物無不盛

又曰露者霜之始寒即變爲霜

論衡曰甘露味如飴王者太平之應則降

地鏡圖曰視山川多露無霜其下有美玉

徐整長曆曰北斗當崑崙山氣運注天下春夏爲露

崔豹古今注曰薤露䘮歌也言人命如薤上露易晞滅也

其一章曰薤上露何易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何時歸

瑞應圖曰露色濃甘者爲之甘露王者施德惠則甘露降

其甘草木

又曰甘露者美露也神靈之精仁瑞之澤其凝如脂其甘

如飴一名膏露一名天酒

又曰王者德至於天和氣感則甘露降於松栢

山海經曰仙丘降甘露人常飲之

又曰諸沃之野揺山之民甘露是飲不壽者八百𡻕

列星圖曰天乳一星在氏北主甘露占(⿱艹石)明而(⿰氵閠)則甘露

降不然則否也

楚辭曰朝飲木蘭之墜露夕採秋菊之落英

張衡奏事曰飛塵増山霧露増海

曹植魏德論曰𤣥徳洞幽飛化上蒸甘露以降蜜淳氷凝

覩陽弗晞瓊爵是承獻之帝朝以明聖徴

曹植承露盤銘敘曰夫形能見者莫如髙物不朽者莫如

金氣之清者莫如露盛之安者莫如盤乃詔有司鑄銅建

承露盤於芳林園

東晢集曰薄氷凝池非宗廟之寳零露垂林非綴冕之飾

張載羽扇賦曰濯以雲精拂以芝露





太平御覽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