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国际之认识与感想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诸位同学们:

  本人此次赴美,负有两任务,一为代表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和中央研究院,参加美国哈佛大学成立三百周年纪念。一为代表中国出席第六届太平洋国际学会。刚才有同学提议到要扩大庆祝北大的三十八周年纪念。请诸位想想,才三十八周年这是值得庆祝的年岁吗。

  哈佛大学今年是三百周年纪念,这该使我们多么可惊,但是此次该校纪念会上其次序为三十一号,在这个号数之前,仍有三十个三百年以上的学校呢。这真是使我们相信不过的事,譬如说第一,是埃及大学,他成立到今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了,其他也都有八百年六百年,五百年不等的学校。那么我们中国呢,先说本人代表的历史最老的北京大学吧,它在该会的排列单上是四百一十九号,南开大学是四百五十四号,中央研究院是四百九十九号,乃为次序单全部号次的倒数第六名,当时本人非常惭愧。为什么在有五千年文化的古国大学历史却会这样短。假如由北大往前类推,国子监学院太学生等,一直保持到现在,其历史何止数百年。不过中国的教育总是随着政治制度而变迁的,结果弄得连四十年历史的大学都找不到。不过以后我又看到比我们号数还次的五个当中,竟有最出风头的普林斯顿大学附设的高等研究所,和加省大学之理工研究院,是世界数学和理学的研究中心。所以我感到我们的历史虽短,然而还有努力的余地。其次再说第六届太平洋会议,到会代表共十一国,今年开会时使我最大的一个感觉便是在过去几次会议中,对中国问题并不注意,但今年却不同了。可以说大部代表的眼光都是注视在中日问题上,即向抱平和态度,做事圆滑的英国,态度也表现得非常积极。不过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并不要相信人家会援助我们,假如自己不能够自强自立,始终是翻不过身的。所以我们的结论有两点:(一)是中日问题并非单独的东亚问题,乃为一世界问题。(二)中国过去无有力的领导,而处处吃亏,所以世界各国为了使中国门户开放机会均等,不受到某种影响起见才有九国公约的成立,先使中国有自力图强的机会。但在过去几年中,中国无有力的领导,未能利用机会以自强,而受到种种威胁。近两年来民气渐强领导也上了轨道;这也是此次会议对中国态度转变的一大原因。还有一点应说的,便是苏联代表此次在会议席上对其本国军备数目的报告,非常惹人注意。因为其他国家对自己军备都保守秘密,怕人知道,而苏联却这样坦白,猜其用意,乃德日之接近,使苏联有顾东失西之虑,故以诡言威胁欺骗其敌人,使其不敢轻易进攻也。还有许多事情要向诸位报告,但因时间过久,肚子一定很饿了,只好以后找机会慢慢的讲吧。

(本文为1936年12月11日胡适在北大学生会全体大会上的演讲,原载1936年12月12日北平《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