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國際之認識與感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諸位同學們:

  本人此次赴美,負有兩任務,一為代表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和中央研究院,參加美國哈佛大學成立三百周年紀念。一為代表中國出席第六屆太平洋國際學會。剛才有同學提議到要擴大慶祝北大的三十八周年紀念。請諸位想想,才三十八周年這是值得慶祝的年歲嗎。

  哈佛大學今年是三百周年紀念,這該使我們多麼可驚,但是此次該校紀念會上其次序為三十一號,在這個號數之前,仍有三十個三百年以上的學校呢。這真是使我們相信不過的事,譬如說第一,是埃及大學,他成立到今已有九百多年的歷史了,其他也都有八百年六百年,五百年不等的學校。那麼我們中國呢,先說本人代表的歷史最老的北京大學吧,它在該會的排列單上是四百一十九號,南開大學是四百五十四號,中央研究院是四百九十九號,乃為次序單全部號次的倒數第六名,當時本人非常慚愧。為什麼在有五千年文化的古國大學歷史卻會這樣短。假如由北大往前類推,國子監學院太學生等,一直保持到現在,其歷史何止數百年。不過中國的教育總是隨着政治制度而變遷的,結果弄得連四十年歷史的大學都找不到。不過以後我又看到比我們號數還次的五個當中,竟有最出風頭的普林斯頓大學附設的高等研究所,和加省大學之理工研究院,是世界數學和理學的研究中心。所以我感到我們的歷史雖短,然而還有努力的餘地。其次再說第六屆太平洋會議,到會代表共十一國,今年開會時使我最大的一個感覺便是在過去幾次會議中,對中國問題並不注意,但今年卻不同了。可以說大部代表的眼光都是注視在中日問題上,即向抱平和態度,做事圓滑的英國,態度也表現得非常積極。不過對於這種現象我們並不要相信人家會援助我們,假如自己不能夠自強自立,始終是翻不過身的。所以我們的結論有兩點:(一)是中日問題並非單獨的東亞問題,乃為一世界問題。(二)中國過去無有力的領導,而處處吃虧,所以世界各國為了使中國門戶開放機會均等,不受到某種影響起見才有九國公約的成立,先使中國有自力圖強的機會。但在過去幾年中,中國無有力的領導,未能利用機會以自強,而受到種種威脅。近兩年來民氣漸強領導也上了軌道;這也是此次會議對中國態度轉變的一大原因。還有一點應說的,便是蘇聯代表此次在會議席上對其本國軍備數目的報告,非常惹人注意。因為其他國家對自己軍備都保守秘密,怕人知道,而蘇聯卻這樣坦白,猜其用意,乃德日之接近,使蘇聯有顧東失西之慮,故以詭言威脅欺騙其敵人,使其不敢輕易進攻也。還有許多事情要向諸位報告,但因時間過久,肚子一定很餓了,只好以後找機會慢慢的講吧。

(本文為1936年12月11日胡適在北大學生會全體大會上的演講,原載1936年12月12日北平《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