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国志/卷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十六 契丹国志
卷之十七 列传
卷之十八 

萧翰[编辑]

萧翰,本国人,述律太后之兄子也,其妹复为太宗后。翰始以萧为姓,自尔契丹后族皆称萧氏。翰最残忍,工骑射。太宗与张敬达交锋,翰等自东北起,冲唐兵为二,唐兵大败,步兵死者万人。

太宗南入大梁,以天时向暑,难久留,欲留亲信一人为节度使。百官请迎太后,太宗曰:“太后族大如古柏根,不可移也。”又欲尽以晋百官自随,恐摇人心,乃诏有职事者从行,馀留大梁。复以汴州为宣武军,翰为节度使。

滋德宫有宫人五十馀人,翰欲取之,宦者张环不与,翰破锁夺宫人,执环烧铁灼之,腹烂而死。

初,翰闻北汉高祖拥兵而南,欲北归,恐中国无主,必大乱,己不得从容而去。时唐明宗子许王从益与王淑妃在洛阳,翰遣高谟翰迎之,矫称太宗命,以从益知南朝军国事,召己赴恒州。从益、淑妃匿于徽陵下宫,不得已而出,至大梁,翰立以为帝,帅诸酋长拜之。立百官,留燕兵千人为从益宿卫,翰乃辞行。

翰至恒州,以兵围张砺之第。麻答以大臣不可专杀,乃止。

麻答[编辑]

麻答,太宗之从弟也。会同九年,契丹攻黎阳,麻答先驱,晋博州刺史周儒以城降。未几,周儒引麻答自马家口济河,营于东岸,攻郓州北津。

又陷德州,擒刺史尹居璠。

太宗南入大梁,以麻答为安国节度使,又以为中京留守。

至恒州,崔廷勋见麻答,趋走拜,起,跪而献酒,麻答踞而受之。

麻答贪残猾忍,民间有珍货美女,必夺而取之。又捕村民,诬以为盗,披面抉目断腕,焚灸而杀之,欲以威众。常以其具自随,左右前后悬人肝胆手足,饮食起居于其间,语笑自若。出入或被黄衣,用乘舆,服御物,曰:“兹事汉人以为不可,吾国无忌也。”又以宰相员不足,乃牒冯道判史馆,李嵩判弘文馆,和凝判集贤,刘煦判中书,其僭妄如此。然契丹或犯法,无所容贷,故市肆不扰。常恐汉人亡去,谓门者曰:“汉有窥门者,即断其首来。”

麻答遣使督运于洺州,洺州防御使薛怀让闻汉高祖入大梁,杀其使者,举州降。高祖遣兵万人会怀让,攻刘铎于邢州,不克。铎请兵于麻答,遣其将杨安及前义武节度使李殷将千骑攻怀让于洺州。怀让婴城自守,安等纵兵大掠于邢、洺之境。契丹所留守不满一千,麻答令所司给万四千人食,收其馀以自入。麻答常疑汉兵,且以为无用,稍稍废省,又损其食以饲胡兵,众心怨愤。汉兵谋攻麻答,然畏契丹尚强,犹豫未决;会杨衮、杨安等军出,契丹留恒州者仅八百人,何福进等遂决计。未几,召冯道、李嵩会葬太宗,汉兵突入府中,焚衙门,与契丹战。会日暮,有村民数千,噪于城外,欲夺北兵宝货妇女,北兵惧而北遁。麻答、刘晞、崔廷勋皆奔定州,与义武节度使耶律忠合。汉有白再荣者,拘人取财,恒州谓之白麻答,虐可知矣。麻答归,世宗鸩杀之。

耶律郎五[编辑]

耶律郎五,即耶律忠,国主族人也。

太宗南攻石晋,郎五扈从,累有战功。太宗入大梁,以郎五为镇宁节度使。

郎五性残虐,澶州人苦之。贼帅王琼率其徒千馀人,袭据南城,北渡浮航,纵兵大掠,围郎五于牙城。郎五闻汉平邺都杜重威,常惧华人为变。未几,郎五与麻答等焚掠定州,悉驱其人弃城北去。方广千里,剽掠殆尽。

论曰:阴山异气,杀伐锺焉,运数所乘,山河改色。太宗德光,铁马中原;翰等诸人,分麾长骛。而谿壑难满,剽掠穷凶,而使忠臣郁愤恚之胸,生灵涂肝脑之血,不亦重可悲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