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如是我闻
本作品收录于《古书隐楼藏书

如是我闻(关窍要旨)

无名氏授 天水子录佩闵一得小艮氏重订

曰 " 如是 " ,盖谓所授功诀也。曰 " 我 " ,无名氏之自谓。其曰 " 闻 " 者,盖明得自口授也。授道而隐姓氏,品高而志谦也。得取寂体而精味之,仙道人道,剖示昭然。编中援引,屡标我祖泥丸李翁,疑编出自西川陈翁口授。然则天水子,或即钦刘郭翁之隐号,藏有习坎精义欤 ! 况按编中载有 " 我宗东华 " ,又有 " 斋心习坎诀说 " ,而竟曰 " 祖仿 " ,则此编出陈翁门下无疑。惜所订本决非天水手录,故多鱼鲁,乃为息心体订,是为我宗一家言也。

道光癸巳天中日后学闵一得谨跋于金盖之书隐楼

金丹说[编辑]

金丹之道,全在静定其心。若不静定,则神志错乱,难调真息。其息不住,身中先天炁隐。三才真炁,无朋不归,行无补益,将何以生药 ? 是以遇事制心,凡有所为,顺听自然。事若未至,不生行念 ; 事若过去,释同冰化。务令此心常若无事,则心静矣。静则自定。

以此定心,独处静室,少坐片时,盘膝握固,塞兑垂帘,回光返照,内观其心,存其心若婴儿,端坐心舍——所谓 " 端坐 " 也者,不过寂静 ;" 存如婴 " 者,不过内外混穆、无识无知之义 ; 所谓收心舍者,不过此中虚朗,况若舍然,只可觉不可见也。倘若泥文执象,便堕幻妄,非真清静矣 !

如法内观,乃见其心,行造自然而然,方是其心真况。

况者,体也,体即道体。泥凡氏曰 :" 道本至虚,体本至无。 " 学知悟此,方可与言其心,而观诀得矣 ! 未得真况,只自无念,必觉鼻息若无,而息归心脐,斯造真况。

既适真况,方可与意归海——海乃元海。归海念纯,胎息亦息,才可举念大阖辟。乃是以我真神运我真气,何关何窍之不开哉 ? 而法惟以意后透。斯时坤炉火发,两肾汤煎,心液下注,海阴化阳,腾腾上升,立破尾闾、夹脊双关,次于风府,而上朝昆仑矣。而其得效之由,由于神游水府,然属意迎元旺,未可谓之天人合发也——丹书名曰 " 玄影 " 。以之乳哺,用以温养,如是如是,谓之神凝胎结、一复一粒——泥丸氏谓 " 自欺 " 云。学者须谨志之,金丹真幻所由分也,何可忽乎哉 !

开关说法[编辑]

人之一身有三关 : 尾闾、夹脊、玉枕是也、闾关在脊尽头处。此一关也,内通肾窍,髓路一条从此关起,号曰漕溪,又曰黄河。按即人道,谓之督脉,窍曰黑道,直由夹脊双关上至脑后,谓之玉枕关,而又谓之铁壁,是以此处窍细而关坚,故有是名。行循穿窍入脑,谓之正透。有或逾岭降入,似无不可,然属二气归黄之仙径,大非初学所可躐等者 ; 有或犯之,后凡杂入,流弊无穷,故须痛戒也。夫此仙径,升由闾前海后,中有一窍,直升达顶,透至盖骨,存留融化,化自直下气海 ; 或有分循任脉而下,分驻绛阙中黄,统归气海,一任自然,勿忘勿助,古哲皆名归化圣功。个中微妙,皆非一言可尽者。

若循黑道,须破三关。三关之中,各有洞房,乃神栖息之所,种种生化寓焉。故有上田上宫、中田中宫、下田下宫之名。上田曰泥丸,中田曰土釜,下田曰华池。

上田方圆一寸二分,虚开一穴,是乃藏神之所。其穴在眉心入内三寸正中之地。眉心为天门,入内一寸为明堂,再入一寸为洞房,更晋一寸为泥丸,是为上田三宫。眉心之下谓之鼻柱,内有金桥,下有两窍,达口通喉,谓之鹊桥。盖喉有内外两管——外有硬喉,谓之气管,乃气出入之喉 ; 内有软喉,谓之食管,乃咽饮食通膈入胃之喉也。其气管有十一节,名曰重楼,直达肺窍,以至于心。心下有一窍,名曰绛宫,是乃龙虎交会之处;直下三寸六房,元英居左,白元居右。亦是空开一穴,内亦方圆一寸二分,乃是藏炁之所、养丹之地——直至脐后约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万四千里。人自心至肾有八寸四分 : 天心三寸六分,地肾三寸六分,申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 ? 脐门曰日门,内有七窍通外肾,乃精气泄漏之窍。脐后肾前正中处,名曰偃月炉,又曰气海。稍下一寸三分,名曰华池,乃是下丹田,是为藏精之所、采药之处——左有明堂,有有洞房。亦是虚开一穴,方圆一寸二分。此处有二窍通内肾,中有一窍通尾闾。一身有形有所之大关大窍则如此,而皆不可认为玄牝也。

盖阳曰玄、阴曰牝,总之为玄窍 ; 不在身,却在身,有无之根、虚实之鼻、阴阳之蒂——儒曰太极、道曰金丹、释曰圆觉是也。只可虚极而现、静笃而辟,万难拟而现、运而辟,法惟直养而直入焉。盖可意会,不可言传。

故尔此窍而外,皆可一依前法 : 握固而冥心,回光而返照,待息一定,随机发意,直下涌泉,机升随升,机止随止,自得化生。谓必升至外肾,会合左有,由脐七窍入存气海,降由下田,仍归肾府 ; 转攻尾闾,闾穿脊透,关破壁穿而入脑。则自任督相会同下金桥而入口,或由眉心鼻柱略存迎罡,汇放入口——口为上池,均宜上池略存。然后经楼达阙——楼乃重楼,阙乃阙盆,胸膺是。由阙留宫而息息——宫乃绛宫,息乃气息。曰 " 息息 " 产,气息若无,静之至,然正以炼液而化血也。个中有真况,凉趣盈宫,方由心后分注两肾。盖此心后,生有二络,从络至肾,血自化精,阴生阳也。原心心血,义属真阴,法惟静极,液乃化血。此步圣功,万不可缺,古哲未之泄也。有或阙前,放灌脏腑,所以润脉络、和营卫,亦是要著 ; 有或心后心前。一同注放,而自汇归气海,以烹以炼者,所以炼精化气,气盛关开,直若无阴然。然上种种,均属自然而然,故能功步后先,丝毫不爽,无或紊遗。

谨按功步,一循人道。盖其升则循督,降则循任。而任为赤道,督为黑道。学必尔循者,吕祖有言 " 欲修仙道,先尽人道。 " 又曰 " 人道不修,仙道远矣 " 。是以一身三宝,皆属后凡,不返不化,终归灭没。而或摄升摄降,无非有形浊质,识神以驭,不汇归炉,每每散滞关窍,适足填黄,攻之忌器,导化不从,为祸非细。法惟用意率气,扫除赤黑二道,抚恤关窍流离,焚贼巢穴,歼贼魁从。故有穿闾破关人行,又有息心止念圣功,所以除暴安良,正以化后返先也。故有 " 欲修仙道,先尽人道 " 之玄训。是似人自情窦开后,玄关窍闭,真元身隐,一身关窍,贼众啸聚,黄中黄道,伏有后凡,势必靖人。故有 " 人道不修,仙道远矣 " 之棒喝。无如世学悟会,泥丸氏悯之,故为宣释如此。此是入门至要之诀,学者必当谨省。

然斯人道,功诀步骤,示若指掌,循行似易,而纯属有为,通理则能,化返不得,非道究竟,道圆无日。且究繁琐如何而可 ? 泥丸氏曰 :" 学于斯道,初则备目,伏揣无遗。如是,一身关窍,举则洞现,入则历循,止则释如,惟空亦无,继则循体循观而循无,终则循若勿循,造至不循自循。此是假法,如是假循,一值时至,真机顿现,斯可随机而顺运焉。个中微妙,全在心清,方识其来非影,我采非妄,归之存之,载生载化、载沉载浮 ; 而况非假况,寂以存之,忘以凝之。金凡作用,可说只此。 " 此乃千圣不泄之圣诀,泥丸氏乃于开关说中泄者,是悯世失心传,冒禁而泄。得当宝秘宝秘,非仅慎传也。得而不行、行而不勤,是皆亵秘,天律良可畏也。

泥丸又曰 :" 所事关窍,确有方位,所得征验,确有真况。 " 即如气海,时到气临,便觉下田火炽,两肾汤煎,顶则露洒昆仑,上池泉涌,露滴阙凉,绛涌心液,流合坤火,遍体冲和,下池应之,金波澄澈。其穿闾也,如蛇内钻,一旦透脊,升若车轮 ; 及其枕透脑临,声若海潮,款乃音承,钟磬协焉 ; 已而甘霖霈洒,流池若注,味香而甜 ; 及到眉心,便觉掣胀。斯时以神入心,天门随开,便觉我身八万四千毫窍、三百六十骨节一齐爆开。此即所谓一窍开百窍齐开、大关开众关齐开欤 ! 法于此际,使意引气入鼻柱、降金桥,觉有凉水盈池,切忌用意以吞,只宜随机而咽,自流入肺。倘有些儿气逆,此是平日顺行惯了,一且逆行便不顺从。是宜息心静俟,顷即自顺。则此精气自然灌溉五脏,不仅达胃,又使复归于肾,故得谓曰 " 归根 " 。自肾而转尾闾,复自尾闾而上泥丸,自泥丸而降绛宫,故得谓曰 " 复命 " 。自此而行之,日久,不劳费事,一存一周天,盖有意到杌行之妙。若能行住坐卧常常默运,则精气在内周流旋转,绝无漏泄之患 ; 兼之内气既转,鼻中气息自微,且自三才真气从鼻而入,下接我肾祖气,与之混合,被我一齐运行,自上而下、下而复上,自然补益真气,正是 : 竹破须将竹补宜也。

此一真气,正是融化我人日逐谷气所生精液化成真精。精盛自化真气,气盛自化真神,斯三充满一身,而大药自产。然后踵行采取,亦可自结灵丹,然仅得夫玉液耳 ! 其故何也 ? 纯以导引入手,则所辟所生,关非玄关、窍非玄窍。故其所产,产自色身,不由法身,则所生物,于身则先天,于道则后天。世学不察,故有妄指命门,或指泥丸,或指口鼻,或指上池下池,认为玄牝。岂知斯窍斯关,实属色身有形有所之玄牝,则所得夫天地间气,实属天地间可见之有、可觉之无,于世则先天,于道则后天。学必得夫太极所生,乃可与天地参。此真气也,只可于无啃中得,不可于有心中求。古哲亦常棒喝,闻而得悟者鲜。然非由假,不能造真,上故历为详述功步,并非秘真而泄假也。

金丹要旨[编辑]

夫人一身属阴,惟此先天一气属阳,乃自 huo 的一声,便落下田气海。此一海也,左阳右阴,太极影具 : 故得亦号玄牝。然究属夫后天,敢云其非影乎哉 ! 影则成影,敢谓金丹乎哉 ? 耍知五脏六腑,精液气血,皆非真阳。而此先天一气,不是吹虚呼吸之气,亦无形影气象,故悟真先生以为可见不可用、可用不可见。

此身未受气之先,在母胎中先受此物 ; 受此物,然后生二肾,继生两眼,由而生心生肝生肺生脾、生九窍百骸四肢,而后人象具足。从此化化生生,俨然一小天地。而人第从流,不识还返,故有生老病死。哲人悯之,乃示斋心习坎成诀 : 诚以心即干也,身即坤也,而离位在心,汞所自出 ; 坎位在肾,有铅以生者。其中有窍日命门,南有黄庭,北有关元,古哲言之详矣,谓此中气便是大药者。

即身而论,命门一窍,左阳而右阴,具有太极玄牝玄影,不独气综一身,本与天地玄牝一孔通融。而人每患间隔者,以无真意,且由念杂耳 ! 故凡从事长生,只即命门一地,寂存不贰,时到机随,降降升升,行行止止,一任自然,勿忘勿助,数周运圆,先自归先,后自归后,不劳导引,亦自还返。能循不怠,后全返先,水仙可必。

盖以命门前乃气海,后乃尾闾,闾骨有窍,任督之总经,穿窍后透,谓之循督。透脊达关,会于风府,上朝泥丸,复由泥丸下明堂、开天门、经鼻柱、由鹊桥降,合任于上池,共下重楼,直达绛阙,生生化化,放归下池,合汞入炉,一凭橐龠于中鼓动,谓之在大陶大冶,是为穷极人功。于斯而后,方可升从海后闾前——虚穴而升,名曰归黄,盖以斯穴,黄道之天关,天仙之总持,承而应时采结,乃为圣胎 ; 从而乳哺温养等等,概有成说,学宜详慎,乃得胎圆欲出时也。

然亦遗有成说,学须自间何如耳 ! 倘或孟浪顺出,为祸非细。若未初用继用终用玄诀、祖盖仿夫攒年簇月一诀也,踵而循行,步骤功况,历成熟径。学只一循道体, " 有而不有,觉而勿著,随机静动,则历关窍,自造玄玄,更有何后之得杂,何凡之不化乎 ? 准是行去。自造胎无凡后,故自无况非真,而婴儿出入,有何方所远近高下凡胜乎哉 !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