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祖庭广记 (四部丛刊本)/卷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孔氏祖庭广记 卷九
金 孔元措 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蒙古刊本
卷十

孔氏祖庭广记卷第九

     郷官

孔氏郷官其来逺矣考于传记验以谱系并林庙碑刻

始自东汉桓帝以十八代孙树为鲁从事厥后逐代

有之终汉丗十有一人后魏迄唐有八人焉或任兖州

郡守或为曲阜县令开元二十七年以三十五代璲之

任兖州长史诏代代勿绝宋初迄建炎则郷官尤

多太宗淳化四年除四十五代延丗为曲阜县令制

 曰叔敖阴德尚继绝于楚邦臧孙立言犹有后于

鲁国岂 圣人之后可独逺于陵庙乎许州长葛

县令孔延丗锺裔孙之庆仕文理之朝能敦素风

甚有政术宜任桑梓之地以奉烝尝之仪可特授曲阜

 县令仁宗即位诏自今仙源县选孔氏子弟为之崇宁间

敕吏部 文宣王之后常听一人注兖州仙源县官于

 是孔氏郷官不绝至于父子叔侄兄弟更相为代

 五代不见郷官历任年月无复备录姑以唐未至

 故金任郷官者详列于后

唯昉唐元和四年为兖州叅军族孙门

璲之 兖州长史丗次

萱 兖州泗水县令同上

齐卿 兖州功曹叅军同上

唯晊 兖州叅军同上

䇿 曲阜县尉同上

昭俭  兖州司马累宰曲阜同上

光嗣  兖州泗水县令同上

仁玉  周广顺三年任曲阜县令同上

宜 雍熙三年任曲阜县令袭封文宣公同上

延丗  至道三年任曲阜县令同上

冕  祥符元年为兖州叅军族孙

勖字自牧  祥符六年知仙源县事请创立学舎从之同上

道辅  祥符九年知仙源县事同上

圣佑  天圣三年知仙源县丗次

良辅  天圣五年任仙源县主簿同上

彦辅天圣八年任仙源县主簿替亲兄良辅庆历

 八年以卫尉寺丞知仙源县替亲侄宗祯未满闲

 奉敕差修 祖庙

宗愿康定元年知仙源县庆历三年以大理寺丞

 再任丗次

宗祯庆历五年以将作监丞知仙源县

宗翰嘉祐元年以秘书省著作佐郎知仙源县熙

 宁三年以尚书屯田郎中提㸃京东路刑狱公事

 十年以尚书都官郎中提㸃京东路刑狱公事元

 祐元年以朝议大夫知兖州

淘 嘉祐四年以屯田贠外郎知仙源县

宗寿治平四年任仙源县主簿绍圣元年以右宣

 德郎知仙源县

(⿱艹石)蒙熙宁三年以袭封衍 圣公任仙源县主簿

 丗次

若𦫵 元丰元年任仙源县主簿又五年以新太县

 令监修 祖庙赠朝

(⿱艹石)古 元祐四年任仙源县主簿后更名𫝊

(⿱艹石)谷 大观二年以文林郎任仙源县丞

宗哲 大观二年以从事郎任兖州观察推官

宗一 政和三年任仙源县丞

傅 政和五年以朝奉郎任京东路转运司管句文

端节宣和元年以宣教郎任京东路转运司句当

 公事中大夫嘉阁

埙 宣和五年以通奉郎任仙源县丞

端问宣和七年以迪功郎任仙源县丞

松 建炎二年以宣校郎签书泰宁军节度判官𠫊

 公事

 金郷官

(⿱艹石)鉴 天㑹八年以迪功郎任仙源县主簿

瑀 皇綂二年以登仕郎任曲阜县主簿

瑰 皇綂五年以将仕郎任曲阜县主簿

渊 天德二年以承直郎任兖州司法叅军

㺵 天德二年以忠勇校尉任曲阜县尉

大定二十一年授曲阜县令丗次

元措 承安二年二月

敕袭封衍圣公兼曲阜县令仍令丗袭同上





     庙中古迹

先圣庙在鲁城西南隅去城二百馀歩东至旧曲阜

县二里即先圣旧居之宅实鲁哀公所立历代

东封告成行幸儒庙皆驻跸于此自汉唐以来虽

 巨寇扰攘不敢暴犯如赤眉过鲁亦解甲烧香再

 拜而去

手植桧三株两株在赞德殿前髙六丈馀围一丈四

 尺其文左者左纽右者右纽一株在杏坛东南隅

 髙五丈馀围一丈三尺其枝盘屈如龙形丗谓之

 再生桧晋永嘉三年枯死至隋义宁元年复生唐

 乾封二年又枯死至宋康定元年复生

手植桧赞 炜东皇养白日御元气照道一动化机

 此桧植矫龙怪挺雄质二千年敌金石糺治乱如

 一昔百代公䕃圭璧     太常博士米芾

贞祐甲戌春正月兵火及曲阜焚我 祖庙延及三

桧幸收灰烬之馀携至 阙下分遗妻弟省知除

开封李丗能乃命工刻为 先圣容曁从祀贤像

召元措瞻仰追悼之极再拜以识其歳月云正大

甲申仲秋望日五十一代嗣孙太常博士衍 圣

公元措谨述

天地否而复泰日月晦而复明圣人之道厄而复

亨六籍厄于𥘿至汉而复兴正道厄于晋宋齐梁

陈隋之闲至唐而复兴此自然之理也贞祐𥘉兵

革扰曲阜焚 孔庭桧圣道之废兴固不系于一

木之存亡新宫火三日哭重先祖之㞐也况

圣师之毛植乎衍 圣公收其煨烬之馀李侯刻

而像之知尊事矣(⿱艹石)夫茂其德封而植之是圣道

常在也岂特一木哉三年六月晦门弟子赵秉文

谨记

郓国夫人并官氏殿昔为 先圣宴居之堂按论衡

 及鲁人相传云 孔子将亡遗秘书曰后丗一男

 子自称秦始皇上我堂踞我床顚倒我衣裳至沙

 丘而亡始皇至鲁观 孔子宅至沙丘而崩又按

 丗家 孔子卒诸儒讲郷饮酒大射于 孔子家

其所居堂鲁哀公十七年因立为庙后丗即其庙

藏先圣衣冠琴瑟车书至汉二百馀年不绝昔

太史公尝适鲁观 先圣庙堂车服礼乐诸生习

礼于其家以至低回留之不能去汉景帝时鲁共

 王好治宫室坏 先圣旧宅以广其宫闻金石丝

 竹之声乃不敢坏于其壁中得古文经书此其地

 也

杏坛在 先圣殿前即 先圣教授堂之遗址也昔

汉锺离意为鲁相出私钱万三千付户曹孔䜣修

夫子车身入庙拭几席剑履男子张伯除堂下草

得玉璧七枚伯懐其一以六枚白意意令主簿安

置几前其堂下床首有悬瓮意召䜣问答云

夫子瓮也背有丹书人莫敢发意曰 夫子所以

遗瓮欲以垂示后人因发之得素书文曰后丗修

吾书董仲舒护吾车拭吾履发吾笥㑹稽锺离意

璧有七张伯怀其一意即召问伯果服焉汉明帝

东巡幸 先圣宅亦尝御此命皇太子诸王说经

于堂上后丗尝以为殿 宋天圣二年传大父中

宪监修 祖庙増广殿庭因移大殿于后讲堂旧

基不欲毁折即以瓴瓷为坛环植以杏鲁人因名

 曰杏坛

先圣旧庙有松柏桧历周汉晋荣茂如云至

 金大安三年季冬入东蒙移松一千株

     庙外古迹鲁之古迹至多今止以事系于先圣者载之

防山在庙东三十里周围八里髙二里直山之北三

里馀乃 齐国公墓 先圣生二歳而 齐国公

卒葬于防山 先圣母逝殡于五父之衢邹人挽

父之母告 先圣父墓子曰古者不祔葬焉为不

忍先死者之复见也诗云死则同穴自周公以来

祔葬矣故卫人之祔也离之有以闻焉鲁人之祔

也合之美夫吾从鲁遂合葬于防曰吾闻之 墓

而不坟今某也东西南北之人不可以弗识也吾

见封之(⿱艹石)斧形者矣吾从斧者焉于是封之崇四

尺今墓前有齐国公庙廊庑祭亭凡二十馀闲

每歳时子孙祭飨焉

尼丘山在庙东南五十里周围一十里即 齐国公

与 颜氏祷于此而生 先圣者也 先圣生而

首上圬顶如尼丘山顶之圬宋皇祐二年封山神

为毓圣侯制曰元圣肇兴诞自东鲁虽天之生德

盖云黙定而岳之降神实应精祷兖州泗水县尼

丘山崇冈秀阜云雨所出储丕祐于商后孕全气

于孔族挺毓睿哲为万丗师当崇五等之封俾均

 四渎之秩列于祀典以永神休攸司奉书往申昭

告宜特封毓圣侯仍令夲州差官往彼祭告破系

 省钱増葺祠庙及造庙牌安挂春秋差官致祭

真庙东封王钦(⿱艹石)言祭 文宣王尼丘山山上有

紫云气长八九丈诏遣入内殿头杨怀玉祭谢今

 尼丘山五峰下有 齐国公 先圣并毓 圣侯

庙在焉

颜母山在庙东南五十五里周围一十里髙三里乃

齐国公与 颜氏祷于尼丘山尝游此而休息焉

 山去尼丘山五里魏地形志亦言鲁县有颜母祠

堂迄今在焉

鲁城之西南隅即 先圣之旧宅也昔鲁人泛海而

失津至于亶州遇 先圣七十子游于海上特以

归途使告鲁公筑城以备寇鲁人归且以告鲁侯

侯以为诞俄而群鹊数万衘七培城侯始信乃城

曲阜讫而齐寇果至事载十六国春秋其说神异

虽 先圣之所不语然鲁人尚能言之所谓疑传

疑者于是亦缀而不遗

庙东南二里鲁城有门曰髙门昔齐人选女子衣文

衣而舞康乐文马三十驷遗鲁君陈于髙门外季

桓子微服往观受其乐三日不听政郊又不致膰

 俎于大夫 先圣遂适卫史记云髙门诗云皋门鲁国图云稷门

鲁宫城雉门之外曰两观春秋定公二年杜预注雉门公宫

 之南门两观阙也昔 先圣为鲁司寇摄行相事

 于是朝政七日而诛乱政大夫少正卯于两观之

 下者是也

五父衢在庙东南五里昔 先圣 母殡于五父之

衢者此其地也

先圣学堂在庙北五里泗水纒其北洙水由其南皇

览云诸弟子房舎井瓮犹在周敬王三十六年

先圣自卫返鲁于此删诗序书定礼乐系周易至

三十九年因鲁人西狩𫉬麟而春秋绝笔因曽参

孝行而作孝经二经既成 先圣斋戒于此堂下

面北斗而拜告备于天紫微于是降此堂又有赤

虹自上而下化为黄玉有刻文 先圣跪而读之

其辞曰孔提命作应法鲁记所载 孔子讲堂者

 即此堂也昔汉光武东巡过鲁坐 孔子讲堂頋

指子路室谓左右曰此吾太仆之室也今学已废

遗址存焉

矍相圃在庙西南一百二十歩周围二里髙一丈昔

先圣射于矍相之圃观者如堵焉晋太康志曰矍

 相圃在鲁城内县西南近 孔子宅是也今圃中

犹存旧井皆石为之

庙西南二百歩鲁城有门曰归德丗传四方诸侯慕

 先圣之德而至者多入此门故鲁人因以名之

庙东南鲁城有门日端门 先圣将殁谓子贡曰端

门当有血书子贡件𠉀之果有血书云趍作法

孔圣殁周SKchar亡慧东出𥘿人灭胡亥术书既散孔

 不灭子贡以告 先圣趍往而观之化为赤乌飞

 去

庙南十里鲁县有二石阙曰阙里盖里门也后汉董

宪禆将屯兵于鲁侵害百娃光武及拜鲍永为鲁

 郡太守永到大破之惟别帅彭丰不肯下顷之

孔子阙里无故荆𣗥自除从讲堂至里门永异之

谓鲁令及府丞曰方今危急而阙里自开岂

 夫子欲令太守行礼助吾诛无道也乃命人众修

郷射之礼请丰等共观视欲因此擒之丰等亦欲

图永乃持牛酒劳飨而潜挟兵器永觉手格杀丰

 图经载阙里在孔子庙东 南二里有门阙废址𩀱立旧城因名曰阙里

庙东三里有废井围五丈三尺深八十尺石为之按

史记云季桓子穿井得缶中(⿱艹石)羊问 先圣云得

 狗 先圣曰以某所闻羊也木石之怪夔罔魉水

 之怪龙罔象土之怪羵羊也

陋巷在庙东北三百馀歩巷之北有井丗传为颜井

 颜子在陋巷人不堪其忧而颜子不改其乐

 先圣屡贤之此盖颜子所居之地也熙宁闲尝构

亭井之北命曰颜乐亭士大夫闻之如司马温公

 二⿱⺾⿰𩵋禾 -- 苏辈二十馀人或以诗或以文或以歌颂皆揭

 以牌

     林中古迹

先圣没公西赤为之识及掌其殡葬焉唅以踈米三

 贝袭衣一十有一称加朝服一章甫之冠佩象环

 径五寸而綨组绶桐棺四寸柏棺五寸及以告备

 于天所受黄玉葬于鲁城北一里泗水上藏入地

 不及泉而封为偃斧之形髙四尺泗水为之𨚫流

既葬有自燕来观者舎于子夏氏子贡谓之曰吾

 亦人之葬圣人非圣人之葬人子奚观焉昔

夫子言曰吾见封有(⿱艹石)夏屋者见(⿱艹石)斧矣(⿱艹石)从斧

者也马鬛封之谓也今徒一日三斩板而封尚行

 夫子之志而巳何观乎哉皇览曰 孔子冢去城

 一里冢茔百𠭇南北广十歩东西三十歩髙一丈

 二尺如鸟𡖉马今増周围五十馀歩髙一丈五

 尺茔中不生荆𣗥刺人草树以百数皆逺方徒弟

 各持郷土异种所植鲁人丗丗无能名者惟楷木

 为多其馀则皇览所载柞枌雒离女贞五味毚檀

 之木也群弟子三年丧毕或去或留唯子贡庐于

 墓六年自后群弟子及鲁人从冢而家者百有馀

 室因名其居曰孔里丗丗相传歳时奉祠不绝真

 宗东封王钦(⿱艹石)言祭 文宣王诣坟致奠得芝五

 夲诏遣入内殿头杨怀玉祭谢复得芝五夲

先圣坟北有虚墓五闲皆石为之 先圣没戒门弟

 子为虚墓后果遭秦始皇发冢有白兔出于中始

 皇逐之至曲阜西北十八里沟而没鲁人因名其

沟曰白兔沟

祠坛昔 先圣没弟子于冢前以瓴甓为坛方六尺

 至后汉永嘉元年鲁相韩叔节始易之以石至唐

 以封禅石坛易之今四面皆历代题名歳久漫灭

 字不可读

先圣坟东十歩曰二代伯鱼墓又南少东十歩曰三

 代子思墓商人尚右故也真宗幸 孔林頋问二

冢子孙对以伯鱼子思墓帝太息踌蹰而退

驻跸亭在 先圣二代两坟之闲真宗东封回驾幸

阙里頋问 先圣坟何在子孙引导銮舆躬至

 孔圣林奠谒毕坐于亭上宣两府及两制赐茶亭

有古碑字多残缺帝命词臣拂藓辨认盘桓久之

辇路真宗幸 圣林以林木拥道降舆乘马至

 先圣坟释奠再拜今自林前石桥直趍驻跸亭

 有辇路皆甃以石

楷木广志云 夫子没弟子各持其郷土所宜木人

植一本于墓而去冢上特多楷木楷木出南海今

 林中楷木最茂闲有因风摧折者人或得之以为

 手板

    旧庙宅

至圣文宣王庙外三门榜即 宋仁宗御篆也三门

 之后曰书楼藏赐书之楼也楼后御路东西有二

亭其东宋朝修庙碑其西唐碑次仪门门内曰御

赞殿乾兴年傅大父监修庙奏立此殿次后曰杏坛杏坛之后即

 正殿殿榜乃仁宗御飞白也其后 郓国夫人殿

殿东庑泗水侯殿西庑沂水侯殿祖殿廊西门外

齐国公殿其后 鲁国太夫人殿殿后五贤堂

 祖殿廊东门外曰斋㕔即真宗东封回幸儒庙驻

跸之殿奠谒待次之所也回銮次兖州诏去其鹘

许夲家为㕔族人遇仲祭致斋于此遂名曰斋㕔

㕔廊之东门外其南客馆其北客位斋㕔之后斋

堂堂后宅㕔孔氏接见賔客之所由客位东一门

直北曰袭封视事厅㕔后恩庆堂堂乃中丞典郷

 郡日侍致政尚书公㑹孔氏内外亲族之所徂徕

先生石介有碑以纪其事恩庆堂之西曰家庙堂

 之东北隅曰𩀱桂堂先公仲父旧读书于此堂皇

祐元年同赐弟故以名之诸位皆列居于 祖殿

之后并恩庆堂之东西自 祖庙并诸位所居旧

皆敕修后以诸位屋宇日广皆自营葺矣除诸

 位外 祖庙殿庭廊庑等共三百一十六闲

仙人脚明昌元年有异人履玄白舄瞻拜 先圣于

庙门外伫立石上甚有喜色既去其石足迹存焉

有文曰仙人脚次年奉  敕修庙此亦

 金朝崇奉 先圣修庙之应也

泰和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以 先圣降诞之辰前期

 一日率阖族敬诣 尼山庙祭奠日方午刻俄聆

 殿上当空有乐振作比金石丝竹之声凡在一舎

 闲皆闻之而骇然盖

朝廷崇奉

德感所致也

 金修庙制度

 正殿廊庑大中门大成门 郓国夫人殿自皇綂

 大定以来建之其制犹质素至明昌初増后位城

殿殿庑皆以碧瓦为縁外柱以石刻龙为文其藻

 栱之饰涂以青碧每位皆有阁至于栏槛帘栊并

 朱漆之 齐国公位仅与正位同又刱二代三代

 祖殿毓圣侯殿五贤堂奎文阁之属焕然一新与夫

 㕔堂黉舎门庑凡四百馀楹方之前古于此为备

贞祐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兵灾及本庙殿堂廊庑灰烬

 什五祖桧三株亦遭厄数适有四十九丗孙庙学正

 瑭洎族人避于其闲俄有五色云覆其上中有群

鹤翔鸣良乆而去田夫野老无不见之

孔氏祖庭广记卷第九